列传四

          诸王三

    太祖诸子二

    镇国勤敏公阿拜镇国克洁将军汤古代子镇国公聂克塞

    莽古尔泰辅国?厚将军塔拜

    饶馀敏郡王阿巴泰子安和亲王岳乐温良贝子博和讬博洛

    博和讬子贝子彰泰阿巴泰孙悼愍贝子苏布图

    镇国恪僖公巴布泰德格类巴布海阿济格

    辅国介直公赖慕布

    镇国勤敏公阿拜,太祖第三子。天命十年,偕塔拜、巴布泰伐东海北路呼尔哈部,
俘千五百户,还,太祖出城迎劳,授牛录章京。天聪八年,授梅勒额真。崇德三年,授
吏部承政。四年,封三等镇国将军。六年,驻防锦州。八年,以老,罢承政。顺治四年,
进二等。五年二月,卒。十年,追封谥。

    阿拜子有爵者三:巩安,袭三等镇国将军,进辅国公;干图、灝善封辅国公,干图
谥介直。巩安、灝善之后,皆以奉恩将军世袭。

    镇国克洁将军汤古代,太祖第四子。事太宗,授固山额真。取永平四城,汤古代偕
图尔格、纳穆泰守灤州。天聪四年,明兵攻灤州急,贝勒阿敏怯不敢援,遣巴都礼率数
百人突围进,夜三鼓,入灤州。既,明兵以?坏城,城楼火,汤古代等弃城奔永平。既
还,太宗廷诘之,汤古代引罪请死。太宗曰:“汝不能全师而归,杀汝何益?”下所司
论罪,免死,罢固山额真,夺所属人口,籍其家。八年,授三等梅勒章京。崇德四年,
封三等镇国将军。五年,卒。

    子二:穆尔察,初封三等奉国将军,袭爵,进二等。卒,谥恪恭。聂克塞,袭穆尔
察三等奉国将军。从多铎略宁远,从多尔衮定京师,逐李自成至庆都,皆有功,累进镇
国公。坐事降三等镇国将军。康熙四年,卒。无子,爵除。

    莽古尔泰,太祖第五子。岁壬子,从太祖伐乌喇,克六城,莽古尔泰请渡水击之,
太祖曰:“止!无仆何以为主?无民何以为君?我且削之。”遂毁六城,移军富勒哈河。
越日,于乌喇河建木城,留兵千守焉。天命元年,授和硕贝勒,以序称三贝勒。

    四年,明经略杨镐遣总兵杜松以六万人出抚顺关,刘綎以四万人出宽甸。莽古尔泰
从太祖御松界凡,伏兵萨尔浒谷口,伺明兵过将半击之,我军据吉林崖,明兵营萨尔浒
山,复偕贝勒代善等以千人益吉林崖,而合师攻萨尔浒,大破之,松战死。又从太祖还
军击斩綎。八月,从伐叶赫。五年,太祖伐明,略懿路、蒲城,令莽古尔泰以所部逐敌,
率健锐百人追击明兵,至浑河乃还。六年,镇江守将陈良策叛投毛文龙,莽古尔泰偕代
善迁金州民复州。十年,攻克旅顺口。

    察哈尔林丹汗侵科尔沁部,围克勒珠尔根城,莽古尔泰赴援,至农安塔,林丹汗遁。
十一年,太祖伐喀尔喀巴林部,先命诸贝勒略锡拉穆楞,皆以马乏不能进;莽古尔泰独
领兵夜渡击之,俘获无算。

    塔山粮运。三年,从太宗征明,阿巴泰自龙井?,又以偏师?天聪元年,攻明右屯关
入,攻汉兒庄。莽古尔泰偕多尔衮、多铎为继,降其城,旋谕降潘家口守将。上克洪山
口,逼遵化。莽古尔泰自汉兒庄合军击败明总兵赵率教,擒其副将臧调元。师进次通州,
薄明都,明诸道兵入援。莽古尔泰遣巴牙喇兵前行,与多铎殿,值明溃卒来犯,击歼之。
从上阅蓟州,破山海关援兵。四年二月,克永平、遵化。还,与明兵遇,败之。

    五年,从围大凌河,正蓝旗围其南,莽古尔泰与德格类率巴牙喇兵策应。明总兵吴
襄、监军道张春赴援,距城十五里而营。莽古尔泰从上击之,获春等。当围大凌河时,
莽古尔泰以所部兵被创,言于上。上偶诘之曰:“闻尔所部兵每有违误。”莽古尔泰恚
曰:“宁有是耶?”上曰:“若告者诬,当治告者;果实,尔所部兵岂得无罪?”言已,
将起乘马,莽古尔泰曰:“上何独与我为难?我固承顺,乃犹欲杀我耶?”抚佩刀,频
目之。贝勒德格类,其母弟也,斥其悖,拳殴之,莽古尔泰益怒,抽刃出鞘。左右挥之
出,上愤曰:“是固尝弑其母以邀宠者!”诸贝勒议莽古尔泰大不敬,夺和硕贝勒,降
多罗贝勒,削五牛录,罚银万及甲胄、雕鞍马十、素鞍马二。

    六年,从伐察哈尔,林丹汗遁。移师伐明,略大同、宣府。十二月,卒,上临丧,
漏尽三鼓,始还;又于中门设幄以祭,哭之恸,乃入宫。

    九年,莽古尔泰女弟莽古济格格所属冷僧机告莽古尔泰与德格类、莽古济格格盟誓
怨望,将危上,以莽古济格格夫琐诺木为证。搜得牌印十六,文曰“大金国皇帝之印”。
追夺莽古尔泰爵。莽古济格格及莽古尔泰子额必伦坐死,馀子并黜宗室。

    辅国?厚公塔拜,太祖第六子。天命十年,伐东海北路呼尔哈部有功,授三等甲喇
章京。天聪八年,进一等。寻封三等辅国将军。崇德四年九月,卒。顺治十年,追封谥。
塔拜子八,有爵者三:额克亲、班布尔善、巴都海。额克亲,崇德元年,从阿济格伐明,
偪燕京。明兵自涿州来拒,亲陷阵,破之。四年,封三等奉国将军。寻袭爵。五年,从
多尔衮攻锦州,复从多铎追击明兵于塔山。六年,上围锦州,败洪承畴兵十三万。移军
近松山,掘壕困之。明总兵曹变蛟夜突上营,额克亲偕内大臣锡翰力御,卻之。?功,
赐银八十。顺治元年,从多尔衮入山海关,破李自成,有功,累进镇国公。七年,授正
白旗满洲固山额真,复进贝子。八年,坐附罗什博尔惠谄媚诸王造言构衅,削爵,黜宗
室。九年,复入宗室,授内大臣。十二年,卒。班布尔善,累进封辅国公。以附鰲拜,
谴死。附见鰲拜传。巴都海,亦封辅国公,谥恪僖。

    饶馀敏郡王阿巴泰,太祖第七子。初授台吉。岁辛亥,与费英东、安费扬古率师伐
东海窝集部乌尔固辰、穆棱二路,俘千馀人,还。天命八年,偕台吉德格类等伐扎噜特
部,渡辽河,击部长昂安。昂安携妻子引牛车遁,师从之,昂邦章京达音布战死。阿巴
泰继进,还,太祖郊劳,并赉从征将士。?斩昂安及其子,俘其

    太宗即位,封贝勒。阿巴泰语额驸扬古利、达尔汉曰:“战则擐甲胄,猎则佩弓矢,
何不得为和硕贝勒?”语闻,上曰:“尔等宜劝之,告朕何为?”天聪元年,察哈尔昂
坤杜棱来归,与宴。阿巴泰不出,曰:“我与诸小贝勒同列。蒙古贝勒明安巴克乃位我
上,我耻之!”上以语诸贝勒,贝勒代善与诸贝勒共责之曰:“德格类、济尔哈朗、杜
度、岳讬、硕讬早从五大臣议政,尔不预焉。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先帝时使领全旗,
诸贝勒皆先尔入八分。尔今为贝勒,得六牛录,已逾分矣!乃欲与和硕贝勒抗行,得和
硕贝勒,不更将觊觎耶?”阿巴泰引罪,罚甲胄、雕鞍马四、素鞍马八。

    二年,与岳讬、硕讬伐锦州,明师退守宁远,克墩台二十一,毁锦州、杏山、高桥
三城,还。三年,从伐明,自喀喇沁波罗河屯行七日,偕阿济格率左翼四旗及蒙古军攻
龙井关,夜半克之。明将易爱自汉兒庄赴援,击斩之,取其城。会上克洪山口,逼遵化,
败明山海关援兵,克之。复趋通州,明总兵满桂、侯世禄屯顺义,阿巴泰偕岳讬击走之,
获马千馀、驼百,顺义亦下。

    时袁崇焕、祖大寿以兵二万屯广渠门外,阿巴泰偕莽古尔泰等率师攻之。闻敌伏兵
于右,诸贝勒相约入隘必趋右,若出中路,与避敌同。豪格趋右,败伏兵,转战至城壕。
阿巴泰出中路,亦破敌,与豪格师会。罢战,诸贝勒议违约罪,阿巴泰当削爵。上曰:
“阿巴泰非怯,以顾其二子,与豪格相失,朕奈何加罪于吾兄?”宥之。徇通州,焚其
舟,略张家湾。四年,从上围永平,与济尔哈朗邀斩?。从上至蓟州,明兵五千自山海
关至,奋击,歼其叛将刘兴祚。寻命守永平。明兵攻灤州,偕萨哈璘赴援,明兵引退,
代还。

    五年,初设六部,掌工部事。从上围大凌河,正黄旗围北之西,镶黄旗围北之东,
阿巴泰率巴牙喇兵为策应。大寿降,阿巴泰偕德格类、多尔衮、岳讬以兵四千易汉装,
从大寿夜袭锦州,二更行,?发不绝声。锦州人闻之,谓大凌河兵逸,争出应之,师纵
击,斩馘甚。雾,两军皆失伍,乃引还。七年,筑兰磐城,赐御用蟒衣一、紫貂皮八、
马一。诏问征?明及朝鲜、察哈尔三者何先,阿巴泰请先伐明。八月,略山海关,俘数
千人还。上迎劳,责其不深入。八年,从征宣府,至应州,克灵丘及王家庄。九年,阿
巴泰病手痛,上曰:“尔自谓手痛不耐劳苦。不知人身血脉,劳则无滞。惟家居佚乐,
不涉郊原,手不持弓矢,忽尔劳动,疾痛易生。若日以骑射为事,宁复患此?凡有统帅
之责者,非躬自教练,士卒奚由奋?尔毋媮安,斯克敌制胜,身不期强而自强矣。”

    崇德元年,封饶馀贝勒。偕阿济格等伐明,克雕鹗堡、长安岭堡,薄延庆,分兵克
定兴、安肃、容城、安州、雄、东安、文安、宝坻、顺义、昌平十城。五十六战皆捷,
俘十数万。师还,上出城十里迎劳,酌以金?。上伐朝鲜,留防噶海城。三年,上伐喀
尔喀,阿巴泰与代善留守,筑辽阳都尔弼城,复治盛京至辽河道,道广十丈,高三尺,
濬壕夹之。副多尔衮率师伐明,毁边墙入,越明都趋涿州,直抵山西。复东趋临清,克
济南。略天津、迁安,出青山关,还。赐马二、银五千。四年,偕阿济格略锦州、宁远。

    五年,偕多尔衮屯田义州,分兵克锦州城西九台,刈其禾;又克小凌河西二台。偕
杜度伏兵宁远,截明运道,夺米千石。移师败明杏山、松山兵。时大军更番围锦州,阿
巴泰屡往还其间。六年,坐从多尔衮去锦州三十里为营及遣士卒还家,论削爵,夺所属
户口。诏宽之,罚银二千。寻从上破洪承畴援兵十三万。七年,锦州降,偕济尔哈朗围
杏山,克之,还守锦州。?功,赐蟒缎七十。

    十月,授奉命大将军伐明,内大臣图尔格副之。自黄崖口入边,败明将白腾蛟等于
蓟州,破河间、景州。趋兗州,擒斩明鲁王以派等。分徇莱州、登州、青州、莒州、沂
州,南至海州。还略沧州、天津、三河、密云。凡克城八十八,降城六,俘三十六万,
得金万二千、银二百二十万有奇。八年五月,师还,上遣济尔哈朗、多尔衮等郊迎三十
里,赐银万。顺治元年四月,进郡王。二年,统左右两翼兵镇山东,剿满家洞土寇,寻
还。三年,薨。康熙十年,追谥。

    阿巴泰子五,有爵者四:尚建、博和讬、博洛、岳乐,而岳乐袭爵。

    安和亲王岳乐,阿巴泰第四子。初封镇国公。顺治三年,从豪格徇四川,击斩张献
忠。六年,封贝勒。八年,袭爵,改号安郡王。九年,掌工部事,与议政。十年,命为
宣威大将军,驻归化城,规讨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寻行成,入贡,乃罢兵。十
二年,掌宗人府事。十四年,进亲王。

    康熙十三年,吴三桂、耿精忠并反,犯江西。命为定远平寇大将军,率师讨之,自
江西规广东,次南昌,遣兵复安福、都昌。十四年,复上高、新昌。战抚州唐埠、七里
冈、五桂寨、徐汊,屡破敌,复馀干、东乡。诏移师湖南,疏言:“江西为广东咽喉,
当江南、湖三千,固??广之冲,今三十馀城皆陷贼。三桂于醴陵造木城,增伪总兵十馀
人,兵七万、守萍乡诸隘。若撤抚州、饶州、都昌诸路防兵尽赴湖南,则诸路复为贼有。
否则,兵势单弱,不能长驱。广东诸路,恐亦多阻。臣欲先平江西,无?顾忧,然后移
师。”疏闻,上令速定江西。岳乐督兵攻建昌,精忠将邵连登率数万人迎战长兴乡,击
走之,克建昌,并下万年、安仁。师进克广信,再进克饶州,破敌景德镇,复克浮梁、
乐平。分兵徇宜黄、崇仁、乐安,皆下。并谕降泰和、龙泉、永新、庐陵、永宁及湖广
茶陵诸县。师再进,克靖安、贵溪。疏言:“三桂闻臣进取,必固守要害,非绿旗兵无
以搜险,非红衣?无以攻坚。请令提督赵国祚等率所部从臣进讨,并敕发新造西洋?二
十。”又疏言:“精忠将张存遣人称有兵八千屯顺昌,俟大军入闽为应。”诏以简亲王
喇布专主福建军事,而趣岳乐赴长沙。

    十五年,岳乐师克萍乡,遂薄长沙。疏言:“敌船集长沙城下,我师无船,难以应
敌。长沙附近林木颇盛,请先拨战舰七十艘,仍令督抚委员伐木造船。”如所请。八月,
诏曰:“朕闻王复萍乡,直抵长沙,甚为嘉悦。王其善抚百姓,使困苦得纾;即胁从者
皆朕赤子,当加意招徠。”十六年,遣兵破敌浏阳,斩千馀级,克平江。十七年,破敌
七家洞。三桂将林兴珠等自湘潭来降。九月,三桂既死,诏趣岳乐进师。岳乐请赴岳州
调度诸军。上命大将军察尼规取岳州,而令岳乐仍攻长沙。十八年正月,岳州降。长沙
贼亦弃城遁,遂入长沙,遣兵复湘潭。寻会喇布军克衡州、宝庆,分兵守焉。复与喇布
合军攻武冈,破敌宝庆岩溪,斩级数百,获舟四十。师次紫阳河,敌于对岸结营,师迳
渡,分兵出敌后夹击之,敌溃走。三桂将吴国贵、胡国柱以二万人守隘,发?殪国贵,
夺隘。贝子彰泰逐敌至木瓜桥,遂克武冈及枫木岭。诏召岳乐还京师,以敕印付彰泰。
十九年正月,下诏褒岳乐功。岳乐至京师,上于卢沟桥南二十里行郊劳礼。

    顺治初,故明外戚周奎家有自称明太子者,使旧宫人及东宫官属办视非是。三桂反,
京师又有硃慈璊者,自称三太子,私改元广德,纠党举火为乱,事败,慈璊走免。鞫其
党,谓其真姓名为杨起隆。及岳乐驻师枫木岭,于新化僧寺得硃慈灿,自言为庄烈帝长
子,闯难奔南京,福王置诸狱,释为民,从朽木和尚为僧,往来永州、宝庆间。以三桂
悖逆反覆,将募兵声讨,三桂死,乃止。至是,岳乐携慈灿来京,诏令慈璊党相见,复
不相识,乃斩之。

    二十年,仍掌宗人府事。二十七年,偕简亲王雅布往苏尼特防噶尔丹。二十八年二
月,薨,予谥。二十九年,贝勒诺尼讦岳乐掌宗人府,听谗,枉坐诺尼不孝罪,追降郡
王,削谥。

    岳乐子二十,有爵者三:蕴端、玛尔浑、经希。蕴端封勤郡王,坐事降贝子;复坐
事夺爵。经希封僖郡王。岳乐得罪,降镇国公,卒,停袭。玛尔浑,袭爵。玛尔浑好学
能文章,蕴端亦善诗词。玛尔浑又辑宗室王公诗为宸萼集,一时知名士多从之游。四十
八年,薨,谥曰懿。子华?,袭。五十八年,薨,谥曰节。雍正元年十二月,诏曰:
“曩安郡王岳乐谄附辅政大臣,每触忤皇考,蒙恩始终宽宥,而其诸子全不知感,倾轧
营求,妄冀封爵。玛尔浑、华?相继夭折,爵位久悬。岳乐诸子伍尔占、诸孙色亨图等,
怨望形于辞色。廉亲王允禩又复逞其离间,肆为谗言。安郡王爵不准承袭。”乾隆四十
三年,高宗以阿巴泰、岳乐屡著功绩,封华?孙奇昆辅国公,世袭。

    温良贝子博和讬,阿巴泰第二子。初封辅国公。崇德元年,从征朝鲜,围南汉山
城,。三年,从伐明,自董家口略明都西南六府,入山西界。移师?偕尼堪击走其援兵,
斩殪甚克济南。师还,赐银二千。七年,从阿巴泰伐明,自黄崖口入。及还,赐银三千。
顺治元年,从入关,破李自成,进贝子。三年,从多铎击喀尔喀苏尼特部腾机思、腾机
特等。五年九月,卒,予谥。子六,彰泰,袭贝子。

    彰泰袭爵,进封。康熙十三年春,吴三桂陷湖南,上命贝勒尚善为大将军,率师下
岳州,以彰泰参赞军务。十五年,诏责行师延缓。彰泰与尚善议水陆并进,遣额司泰等
破敌洞庭湖,获舟五十馀。敌立椿套湖峡口阻我师。十七年,督兵伐椿,棹轻舟破敌柳
林嘴,发?毁其船。八月,尚善卒于军,贝勒察尼代为大将军,授彰泰抚远将军。九月,
督兵出南津港。十月,破敌陆石口,屯白米滩,绝三桂兵运道。十八年,三桂将陈珀等
以乏食出降,吴应麒走衡州。都统珠满等克湘阴,彰泰克华容、石首。会安亲王岳乐复
长沙,简亲王喇布复衡州,诏彰泰与会师。自衡州进攻武冈,击破三桂将吴国贵等。十
一月,召岳乐还京师,命彰泰代为定远平寇大将军。

    十九年,复沅州,靖州,三桂所置绥宁诸将吏及附近土司俱降。疏言:“将军蔡毓
荣调遣汉兵,今进取贵州,若不相闻,恐碍事机。”诏毓荣军事关白大将军。十月,次
镇远,关,截其隘,而与毓荣督兵躏敌垒。所遣兵亦夺十向口,破敌大岩门,逐之至?
遣兵攻镇远,趋贵阳。三桂孙世璠及应麒等俱走还云南。迭克安?,遂复镇远。进下平
越及新添?偏桥顺、石阡、都匀、思南诸府。十一月,复永宁,破敌安笼铺,逐之至鸡
公背山铁索桥,师驻贵阳。诏趣彰泰进规云南。

    二十年正月,渡盘江,破敌沙子哨,进次腊茄坡,复新兴所,逐北三十里,克普安、
霑益。大将军赉塔自广西入曲靖,会于嵩明州,合围云南会城,距三十里。世璠将胡国
柄、刘起龙等以万馀人列象阵拒战。赉塔军其右,彰泰军其左,自卯达午,殊死战,破
敌阵,斩、走马街、双塔寺、得胜桥、重关诸地?国柄、起龙等,俘获无算。令诸军分
扼南坝、萨石,于是大理、临安、永顺、姚安、武定世璠所置将吏,相继诣军前降。

    世璠将马宝、胡国柱等自四川,夏国相自广西,还救云南,彰泰遣兵迎击,宝次姚
安,亦乞降。国柱走鹤庆、丽江,希福攻云龙州,国柱自经死。国相走广西,李国樑等
围之西板桥,国相亦降,与宝同槛送京师。将军赵良栋师自四川至,彰泰偕赉塔及良栋
等屡破敌南坝、得胜桥、太平桥、走马街诸地。师薄城环攻,世璠自经死,其将何进忠
等出降。彰泰戒将士毋杀掠,入城安抚,收仓库,戮世璠尸,函首献阙下。云南平。授
左宗正。二十一年十月,师还,上迎劳卢沟桥南二十里。

    二十二年,议初下岳州迁延罪,以功不坐。赐金二十、银千。二十四年,坐滥举宗
人府属官,罢左宗正。二十九年正月,卒。子屯珠,袭镇国公。授左宗正、礼部尚书。
五十七年,卒。赠贝子,谥恪敏。孙逢信,以辅国公世袭。

    博洛,阿巴泰第三子。天聪九年,从伐明,有功。崇德元年,封贝子。二年,与议
政。三年,授理籓院承政。从攻宁远,趋中后所。明将祖大寿袭我军后,巴牙喇纛章京
哈宁阿等与相持,博洛突前奋击,大寿引?。五年,从济尔哈朗迎来归蒙古苏班岱,击
败明兵,赐良马。寻与诸王更番围锦州。六年,洪承畴以十三万人援锦州,博洛偕阿济
格击之,至塔山,获笔架山积粟;又偕罗洛浑等设伏阿尔斋堡,击败明将王朴、吴三桂。

    顺治元年,从入关,破李自成,进贝勒。从多铎征河南。二年,破自成潼关。多铎
南征,下江宁,分师之半授博洛,下常州、苏州,趋杭州,屡败明兵。师临钱塘江岸,
明兵以为江潮方盛,营且没,会潮连日不至,明潞王常淓以杭州降,淮王常清亦自绍兴
降。克嘉兴,徇吴江,破明将吴易,攻江阴亦下。师还,赐金二百、银万五千、鞍马一。

    三年,命为征南大将军,率师驻杭州。明鲁王以海监国绍兴,明将方国安营钱塘江
东,亘二百里。师无舟,会江沙暴涨,固山额真图赖等督兵径涉,国安惊遁,以海走台
州。师入绍兴,进克金华,击杀明蜀王盛浓等,再进克衢州,浙江平。明唐王聿键据福
建,博洛率师破仙霞关,克浦城、建宁、延平。聿键走汀州,遣阿济格、尼堪、努山等
率师从之,克汀州,擒聿键及曲阳王盛渡等。明将姜正希以二万人夜来袭,击之?,斩
万馀级。又破敌分水关,克崇安。梅勒额真卓布泰等克福州,斩所置巡抚杨廷清等,降
其将郑芝龙等二百九十馀人、马步兵十一万有奇。师复进,下兴化、漳州、泉州诸府。
十一月,遣昂邦章京佟养甲徇广东,克潮州、惠州、广州,击杀明唐王聿及诸王世子
十馀人,承制以养甲为两广总督。四年,师还,进封端重郡王。五年,以所获金币、人
口赉焉。

    偕阿济格防喀尔喀,徇大同,讨叛将姜瓖。六年正月,偕硕塞援代州,克其郛。三
月,瓖将马得胜以五千自北山逼我师,博洛率千馀骑应之,与巴牙喇纛章京鰲拜等奋击,
大破之,斩馘过半,瓖闭城不敢出。睿亲王多尔衮自京师至军议抚,承制进亲王,命为
定西大将军。移师汾州,下清源、交城、文水、徐沟、祁诸县,战平阳、绛州;又遣军
克孝义,战寿阳、平遥、辽州、榆次:屡捷。英亲王阿济格、敬谨亲王尼堪围大同,巽
亲王满达海、谦郡王瓦克达定朔州、宁武。召博洛还京师,疏言:“太原、平阳、汾州
所属诸县虽渐次收复,然未下者尚多,恐撤军后,贼乘虚袭踞,请仍留守御。”上从之。
瓖既诛,与满达海合军克汾州,复岚、永宁二县,战绛州孟城驿、老君庙诸地,尽歼瓖
馀党,乃还师。七年,偕满达海、尼堪同理六部事。再坐事,降郡王。世祖亲政,复爵。
寻命掌户部。九年三月,薨,谥曰定。

    子齐克新,袭。十六年,追论博洛分多尔衮遗财,又掌户部时尚书谭泰逞私揽权,
不力阻,夺爵、谥,齐克新降贝勒。十八年,卒,谥怀思。无子,爵除。博洛子塔尔纳
封郡王,卒,谥敏思。坐博洛罪,追夺爵。

    悼愍贝子苏布图,阿巴泰孙。父尚建,追封贝子,谥贤?。苏布图初封辅国公。顺
治二年,从勒克德浑驻江宁,移师征湖广。三年,从定荆州、襄阳有功,赐金五十、银
千,进贝子。五年,复从济尔哈朗徇湖广,卒于军,谥悼愍。子颜龄,封镇国公。卒。
无子,爵除。苏布图弟强度,封贝子,谥介洁,亦不袭。

    镇国恪?公巴布泰,太祖第九子。天命十年,偕阿拜、塔拜伐东海北路呼尔哈部,
有功。十一年,命理正黄旗事。天聪四年,从阿敏驻永平。明兵攻灤州,巴布泰不能御,
坐罢。八年,授梅勒额真。从伐明,克保安州。巴布泰匿所获不以闻,复坐罢。崇德六
年,授三等奉国将军。顺治元年,从入关,逐李自成至庆都。二年,进一等。三年,从
勒克德浑伐湖广,战安远、南漳、西峰口、关王岭、襄阳,屡破敌。四年,进辅国公。
六年,偕务达海讨姜瓖,进镇国公。十二年正月,卒,予谥。子噶布喇,封辅国公;祜
锡禄,袭三等镇国将军。其后并以奉恩将军世袭。

    德格类,太祖第十子。初授台吉。天命六年,师略奉集堡,将还,有一卒指明兵所
在,德格类偕岳讬、硕讬进击之,击败明将李秉诚。复偕台吉寨桑古阅三岔河桥,至海
州,城中官民张乐舁舆迎德格类等,令军士毋扰民,毋夺财物,毋宿城上,毋入民居。
翌日,遣视三岔河者还报桥毁无舟楫,乃还。八年,偕阿巴泰伐喀尔喀扎噜特部。十一
年,复从代善伐扎噜特部。天聪三年,偕济尔哈朗略锦州,焚其积聚。?功,进和硕贝
勒。

    五年,初设六部,掌户部事。从围大凌河,德格类率师策应,击破明监军道张春。
十。六年,偕济尔哈朗等略归化城。复?月,祖大寿降,偕阿巴泰等伪为明军袭锦州,
击斩甚偕岳讬略地,自耀州至盖州迤南。七年,攻克旅顺口。八年,从伐明,抚定蒙古
来归人户。克独石口。攻赤城,未拔。入保安州,会师应州,还。九年十月,卒。上临
其丧,痛悼之,漏尽三鼓乃还。设幄坐其中,撤馔三日。

    逾月,莽古尔泰既卒,为冷僧机所讦,以大逆削籍,德格类坐同谋,追削贝勒。子
邓从豪格征张献忠,战死,世祖诏其子辉尔食一等阿?什库,并坐,削宗籍;德克西克,
以侍思哈尼哈番俸。子五,云柱,授一等阿达哈哈番。康熙五十二年,圣祖命复宗籍,
赐红带。

    巴布海,太祖第十一子。初授牛录章京。天聪八年,授一等甲喇章京。尝命偕镇国
将军阿拜祭陵,巴布海不待阿拜,先往祭。牛未至,取民牛代,以祭牛偿民,民以小不
受,讼焉,罚银三十偿民,又不与,再讼。巴布海闻上,上责其愚黯,且谓其受制于妻,
妻,扬古利女也。崇德四年,授梅勒额真,封镇国将军。七年,巴布海语固山额真谭泰
曰:“原罢我梅勒额真。堪为梅勒额真者,多于草木!”谭泰语折之,誓曰:“若口与
心违者,天日鉴之!”图海奉命差择牛录贫富,巴布海曰:“我所领牛录甚富。”语闻,
巴布海曰:“我非太祖之子欤?谭泰等顾厚诬我。”廷鞫皆实,罪当死,上宽之,但夺
爵。世祖即位,有为飞书讦谭泰者,投一等公塔瞻第。鞫其仆,谓得之巴布海家。内监
逮讯,不承,巴布海及其妻并子阿喀喇皆坐死,籍其家予谭泰。顺治九年,谭泰诛,乃
以其孥及遗产畀巴布泰。

    阿济格,太祖第十二子。初授台吉。天命十年,从贝勒莽古尔泰伐察哈尔,至农安
塔。十一年,偕台吉硕讬伐喀尔喀巴林部,复从贝勒代善伐扎鲁特,皆有功,授贝勒。
天聪元塔山粮运。会师锦州,薄宁远,?年,偕贝勒阿敏伐朝鲜,克五城。从上伐明,
偕莽古尔泰明兵千馀人为车营,掘壕,前列火器,阿济格击歼之。总兵满桂出城阵,上
欲进击,诸贝勒以距城近,谏不可,独阿济格请从。上督阿济格驰击明骑兵至城下,诸
贝勒皆惭,奋不及胄,亦进击其步军,明兵死者大半。二年,以擅主弟多铎婚,削爵,
寻复之。

    三年,偕济尔哈朗略明锦州、宁远,焚其积聚,俘三千。复从上伐明,克龙井关,
下汉兒庄城,克洪山口。进次遵化,击斩明总兵赵率教。薄明都,袁崇焕、祖大寿以兵
二万赴援,屯广渠门外,师逐之,迫壕,阿济格马创,乃还。寻偕阿巴泰等略通州,至
张家湾。寻从上阅蓟州,遇明山海关援兵,阿济格偕代善突入敌阵,大破之。

    四年,复从伐明,趋广宁,会师大凌河。夜围锦州,明兵袭阿济格营,雾不见人,
阿济格严阵待。青气降,雾豁若门辟,急纵击,获明裨将一、甲械及马二百馀。上酌金?
亲劳之,授围城方略。寻闻明增兵,上命扬古利率八旗巴牙喇兵之半以益军。大寿弟大
弼逐我军中侦骑近上前,上擐甲与战,阿济格驰至,明兵步骑鹓出,奋击?之,斩明裨
将一。上以所统兵付阿济格,明监军道张春援至,又战于大凌河,截杀过半,逐北四十
里。

    六年,从伐察哈尔,林丹汗遁。上移师伐明,令阿济格统左翼及蒙古兵略大同、宣
府,尽得张家口所贮犒边财物。七年,城通远堡,迎降将孔有德,拒明及朝鲜兵。诏问
攻明及朝鲜、察哈尔三者何先,阿济格言当攻明。偕阿巴泰略山海关,诏责其不深入,
阿济格言;“臣欲息马候粮,诸贝勒不从。”上曰:“汝果坚不还,诸贝勒将弃汝行
乎?”八年,从伐明,克保安,拔灵丘。

    崇德元年,进武英郡王。偕饶馀贝勒阿巴泰及扬古利伐明,自雕鹗堡入长安岭,薄
延庆。越保定至安州,克昌平、定兴、安肃、宝坻、东安、雄、顺义、容城、文安诸县,
五十六战皆捷,俘人畜十馀万。又遣固山额真谭泰等设伏,斩遵化三屯营守将,获马百
四十馀。得优旨,赐鞍马一。师还,上迎劳地载门外十里,见阿济格劳瘠,为泪下,亲
酌金?劳之。上伐朝鲜,命守牛庄。二年,硕讬攻皮岛未下,阿济格督所部水陆并进,
克之。上遣使褒劳。

    四年,从伐明,阿济格扬言欲以红衣?攻台,守者惧,四里屯、张刚屯、宝林寺、
旺民屯、于家屯、成化峪、道尔彰诸台俱下。寻还守塔山、连山,俘人马千计。复偕阿
巴泰略锦州、宁远。六年,偕济尔哈朗围锦州。守郛蒙古台吉吴巴什等议举城降,祖大
寿觉之,击蒙古兵,阿济格夜登陴助战,明兵败,徙蒙古降者于义州。屡击败明兵,赐
银四千。

    洪承畴率诸将王朴、吴三桂等援锦州,号十三万。上亲视师,营松山。明兵奔塔山,
阿济格追击之,获笔架山积粟,又偕多尔衮克敌台四,擒明将王希贤等,朴、三桂仅以
身免。明兵犹守锦州、松山、杏山、高桥诸地,上还盛京,命阿济格偕杜度、多铎等围
之。承畴二千皆降。七年,围?环射之,明兵败还,城闭不得入,其?夜出松山袭我军,
阿济格等督杏山,遣军略宁远。三桂以四千人驻塔山、高桥,不战而退,纵兵四击,又
迭败之。八年,复,攻城西,斩馘四千馀?偕济尔哈朗攻宁远,军城北,布云梯发?,
城?,克之;抵前屯,明总兵黄色弃城遁,复克之。

    顺治元年,从入关破李自成,进英亲王,赐鞍马二。命为靖远大将军,自边外入陕
西,断自成归路,八战皆胜,克城四,降城三十八。时自成为多铎所败,弃西安走商州。
诏多尚二十万,规取南京。阿济格以师从之?铎趋淮、扬,而命阿济格率师讨自成。自
成南走,及于邓州,复南至承天、德安、武昌、富池口、桑家口、九江,屡破敌,自成
走死,斩其将刘宗敏,俘宋献策。宗敏,自成骁将;献策,自成所倚任,号军师者也。

    明将左良玉子梦庚方驻军九江,师至,执总督袁继咸等,率马步兵十万、舟数万,
诣军门降。是役凡十三战,下郡县:河南十二,湖广三十九,江西、江南皆六。捷闻,
上使赴军慰劳,诏曰:“王及行间将士驰驱跋涉,悬崖峻岭,深江大河,万有馀里,劳
苦功高。寇氛既靖,宜即班师。其招抚馀兵,或留或散,王与诸大臣商榷行之。”诏未
至,阿济格率师还京师。睿亲王多尔衮责阿济格不候诏班师,又自成未死时,先以死闻,
遣人数其罪;又在午门张盖坐,召而斥之。复议方出师时,胁宣府巡抚李鉴释逮问赤城
道硃寿?及擅取鄂尔多斯、土默特马,降郡王。寻复之。五年,剿天津、曹县土寇。十
一月,率师驻大同,姜瓖叛,督兵讨之。旋命为平西大将军,率固山额真巴颜等讨瓖。
六年,瓖将刘迁犯代州,遣博洛赴援,围乃解。

    多尔衮至大同视师,时阿济格两福晋病卒,命归视,阿济格曰:“摄政王躬摄大政,
为国不遑,吾敢以妻死废国事?”阿济格自以功多,告多尔衮曰:“辅政德豫亲王征流
寇至,追腾机思不取,功绩未著,不当优异其子。郑亲?庆都,潜身僻地,破潼关、西
安不歼其王乃叔父之子,不当称‘叔王’。予乃太祖之子,皇帝之叔,宜称‘叔王’。”
多尔衮斥其妄,令勿预部务及交接汉官。寻复偕巩阿岱攻大同,会降将杨振威斩瓖降,
隳其城睥睨五尺,乃还。八年正月,多尔衮薨于喀喇城,阿济格赴丧次,诸王夜临,独
不至,召其子郡王劳亲以兵胁多尔衮所属使附己。丧还,上出迎,阿济格不去佩刀。劳
亲兵至,阿济格张纛与合军。多尔衮左右讦阿济格欲为乱,郑亲王济尔哈朗等遣人于路
监之。还京师,议削爵,幽禁。逾月,复议系别室,籍其家,诸子皆黜为庶人。十月,
监守者告阿济格将于系所举火,赐死。

    阿济格子十一,有爵者三:和度、傅勒赫、劳亲。和度,封贝子,先卒。劳亲与阿
济格同赐死。

    傅勒赫,初封镇国公。坐夺爵,削宗籍。十八年,谕傅勒赫无罪,复宗籍。康熙元
年,追封镇国公。子构孳、绰克都,并封辅国公。绰克都,事圣祖。从董额讨王辅臣,
守汉中,攻秦州,师无功。授盛京将军,又以不称职,夺爵。上录阿济格功,以其子普
照仍袭辅国公,坐事夺爵,以其弟经照仍袭辅国公。雍正间,普照亦以军功复爵,卒。
世宗谕曰:“普照军前?力,且其兄女为年羹尧妻,故特予封爵。今羹尧负恩诛死,此
爵不必承袭。”居数年,经照亦坐事,夺爵。普照、经照皆能诗。乾隆四十三年,命阿
济格之裔皆复宗籍。经照子孙递降,以奉恩将军世袭。

    辅国介直公赖慕布,太祖第十三子。天聪八年,授牛录章京。崇德四年,与议政。
七年,从阿济格伐明,败宁远兵。上御笃恭殿赉师,阿济格不待赏先归。赖慕布坐不劝
阻,夺职,罢议政。顺治二年,封奉恩将军。三年,卒。十年五月,追封谥。子来祜,
袭。累进辅国公。坐事,夺爵。高宗以其孙扎昆泰袭奉恩将军,一传,命停袭。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