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三

          诸王二

    ○太祖诸子一

    广略贝勒褚英子安平贝勒杜度敬谨庄亲王尼堪杜度子?厚贝勒杜尔祜

    贝子穆尔祜恪僖贝子特尔祜怀愍贝子萨弼

    礼烈亲王代善子巽简亲王满达海克勤郡王岳讬硕讬颖毅亲王萨哈璘

    谦襄郡王瓦克达辅国公玛占满达海从子康良亲王杰书

    岳讬子衍禧介郡王罗洛浑显荣贝勒喀尔楚浑镇国将军品级巴思哈

    罗洛浑曾孙平敏郡王福彭萨哈璘子阿达礼顺承恭惠郡王勒克德浑

    勒克德浑子勒尔锦孙锡保

    太祖十六子:孝慈高皇后生太宗,元妃佟佳氏生广略贝勒褚英、礼亲王代善,继妃
富察氏生莽古尔泰、德格类,大妃乌拉纳喇氏生阿济格、睿亲王多尔衮、豫亲王多铎,
侧妃伊尔根觉罗氏生饶馀郡王阿巴泰,庶妃兆佳氏生镇国公阿拜,庶妃钮祐禄氏生镇国
将军汤古代、辅国公塔拜,庶妃嘉穆瑚觉罗氏生镇国公巴布泰、镇国将军巴布海,庶妃
西林觉罗氏生辅国公赖慕布,而费扬古不详所自出。

    广略贝勒褚英,太祖第一子。岁戊戌,太祖命伐安楚拉库路,取屯寨二十以归。赐
号。军夜行,?洪巴图鲁,封贝勒。岁丁未,偕贝勒舒尔哈齐、代善徙瓦尔喀部蜚悠城
新附之阴晦,纛有光,舒尔哈齐疑不吉,欲班师,褚英与代善持不可。抵蜚悠城,收其
屯寨五百户以先行,乌喇贝勒布占泰以万人邀之路。扈尔汉所部止二百人,褚英、代善
策?,令扈尔汉?,今日何惧?且布占泰降虏耳,乃不能复缚之耶?”?马谕之曰:“上
每征伐,皆以寡击皆奋,因分军夹击,敌大败,得其将常柱、瑚里布,斩三千级,获马
五千、甲三千。师还,上嘉其勇,锡号曰阿尔哈图土门,译言“广略”。岁戊申三月,
偕贝勒阿敏伐乌喇,克宜罕山城。布占泰与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岱合兵出乌喇二十里,
望见我军,知不可敌,乃请盟。

    ,诸弟及?臣愬于上,上浸疏之。褚英意不自得,焚?褚英屡有功,上委以政。不恤
表告天自诉,乃坐咀?,幽禁,是岁癸丑。越二年乙卯闰八月,死于禁所,年三十六。
明人以为谏上毋背明,忤旨被谴。褚英死之明年,太祖称尊号。褚英子三,有爵者二:
杜度、尼堪。

    安平贝勒杜度,褚英第一子。初授台吉。天命九年,喀尔喀巴约特部台吉恩格德尔
请内附,杜度从贝勒代善迎以归,封贝勒。天聪元年,从贝勒阿敏、岳讬等伐朝鲜,朝
鲜国王李倧请和,诸贝勒许之。阿敏欲仍攻王京,岳讬持不可;阿敏引杜度欲与留屯,
杜度亦不可:卒定盟而还。三年十一月,从上伐明,薄明都,败明援兵。又偕贝勒阿巴
泰等略通州,焚其舟,至张家湾。十二月,师还,至蓟州,明兵五千自山海关来援。与
代善亲陷阵,伤足,驻遵化。四年正月,明兵?攻,败之,斩其副将,获驼马以千计。?
犹力战,歼其

    七年,明将孔有德、耿仲明降,偕贝勒济尔哈朗、阿济格赴镇江迎以归。诏问伐明
及朝鲜、察哈尔三者何先,杜度言:“朝鲜在掌握,可缓;察哈尔逼则征之;若尚远,
宜取大同边地,秣马乘机深入。”八年,军海州。崇德元年,进封安平贝勒。海州河口
守将伊勒慎报明将造巨舰百馀截辽河,命杜度济师,明兵?,乃还。是冬,上伐朝鲜,
杜度护辎重后行,略皮岛、云从岛、大花岛、铁山。二年二月,次临津江。前一日冰解,
夕大雨雪,冰复合,师毕渡。上闻之曰:“天意也!”从睿亲王多尔衮取江华岛,败其
水师,遂克之。

    三年,多尔衮将左翼、岳讬将右翼伐明,杜度为岳讬副。师进越密云东墙子岭,明
兵迎战,击败之。进攻墙子岭堡,分军破黑峪、古北口、黄崖口、马兰峪。岳讬薨于军,
杜度总军事。会多尔衮军于通州河西,越明都至涿州,西抵山西,南抵济南,克城二十,
降其二。凡十六战皆捷,杀总督以下官百馀,俘二十馀万。还,出青山口,自太平寨夺
隘行。四年四月,师还,赐驼一、马二、银五千,命掌礼部事。略锦州、宁远。五年,
代济尔哈朗于义州屯田,刈锦州禾,遇明兵,败之,克锦州台九、小凌河西台二。明总
督洪承畴以兵四万营杏山城外,偕豪格击败之,追薄壕而还,又歼运粮兵三百。往锦州
诱明兵出战,复击败之,获大凌河海口船,追斩敌之犯义州者。冬,再围锦州。六年,
攻广宁,败松山、锦州援兵。以从多尔衮离城远驻,遣军私还,论削爵,诏罚银二千。
复围锦州,败明兵于松山。是秋,复从上伐明,留攻锦州。七年六月,薨。病革时,诸
王贝勒方集笃恭殿议出征功罪,上闻之,为罢朝。丧还,遣大臣迎奠。雍正二年,立碑
旌其功。

    杜度子七,有爵者五:杜尔祜、穆尔祜、特尔祜、杜努文、萨弼。

    ?厚贝勒杜尔祜,杜度第一子。初封辅国公。从太宗围松山、锦州有功。坐事,降
袭镇国公。复以甲喇额真拜山等首告怨望,削爵,黜宗室。顺治元年,从多铎南征。二
年,复宗室,封辅国公。?功,赐金五十、银二千。五年,从济尔哈朗徇湖广。六年,
败敌永兴,次辰州。进剿广西,定全州。七年,赐银六百。八年,进贝勒。十二年二月,
卒,予谥。子敦达,袭贝子,谥恪恭。子孙递降,以辅国公世袭。敦达八世孙光裕,袭
辅国公。光绪二十六年,德意志等国兵入京师,死难,赠贝子衔,谥勤愍。

    贝子穆尔祜,杜度第二子。天聪九年,师伐明,穆尔祜从贝勒多铎率偏师入宁远、
锦州缀明师,抵大凌河,击斩明将刘应选,追奔至松山,获马二百,克台一,并有功。
崇德元年,封辅国公。七年十月,与杜尔祜同得罪。顺治元年,从多铎南征,破李自成
潼关,先后。二年,?拔两营。贼犯我噶布什贤兵,穆尔祜击败之。又设伏山隘,贼自
山上来袭,败其复宗室,封三等镇国将军,三年,进一等。从多铎征苏尼特部腾机思等,
败之。四年,进辅国公。六年,从尼堪击叛将姜瓖,进贝子。复从尼堪征湖南,赐蟒衣、
鞍马、弓矢。至衡州,尼堪战殁。十一年,论前罪,削爵。卒,子长源,授镇国将军品
级。子孙递降至云骑尉品级,爵除。

    恪僖贝子特尔祜,杜度第三子。崇德四年,封辅国公。六年,从围锦州,败明兵于
松山、杏山间。七年,移师驻塔山,克之。与杜尔祜同得罪。顺治元年,从多尔衮入山
海关,破李自成,逐之至庆都。复从多铎败自成潼关。二年,复宗室,封辅国公,赐金
五十、银二千。六年,进贝子。十五年,卒,予谥。子孙递降,以奉恩将军世袭。

    怀愍贝子萨弼,杜度第七子。杜尔祜得罪,从坐,黜宗室。顺治元年,从多尔衮入
山海关,破李自成有功。二年,复宗室,封辅国公。三年,从勒克德浑南征,略荆州,
屡破敌。师还,赐金五十、银千。六年,从击叛将姜瓖,战朔州,败瓖将姜之芬、孙乾、
高奎等,移师攻宁武,瓖将刘伟等降,进贝子。十二年,卒,予谥。子固鼐,袭镇国公,
谥悼愍。子孙递降,以镇国将军世袭。杜度诸子,惟第六子杜努文无战功。顺治初,封
辅国公。卒。康熙三十七年,追封贝子,亦谥怀愍。子苏努,初袭镇国公。事圣祖,累
进贝勒。雍正二年,坐与廉亲王允禩为党,削爵,黜宗室。

    敬谨庄亲王尼堪,褚英第三子。天命间,从伐多罗特、董夔诸部,有功。天聪九年,
师伐明,从多铎率偏师入锦、宁界缀明师。崇德元年,封贝子。上伐朝鲜,从多铎逐朝
鲜国王李倧至南汉山城,歼其援兵。四年,上伐明,从阿济格等攻塔山、连山。七年,
戍锦州。

    顺治元年四月,从多尔衮入山海关,败李自成,复从阿济格追击至庆都,进贝勒。
复从多铎率师自孟津至陕州,破敌。二年,师次潼关,自成将刘方亮出御,尼堪与巴雅
喇纛章京图赖夹击之,获马三百馀。又偕贝子尚善败敌骑,趋归德,定河南,诏慰劳,
赐弓一。五月,从多铎克明南都,追获明福王由崧。又攻江阴,力战,克之。师还,赐
金二百、银万五千、鞍一、马五。

    三年,从豪格西征。时贺珍扰汉中,二只虎、孙守法扰兴安,?寇蜂起。尼堪次西
安,自栈道进军,珍自鸡头关迎拒,击歼之,疾驰汉中躏其垒,贼走西乡,追击于楚湖,
至汉阴,二只虎奔四川,孙守法奔岳科寨。十一月,复从豪格入四川,斩张献忠于西充。
与贝子满达海分兵定遵义、夔州、茂州、隆昌、富顺、内江、资阳,四川平。五年,师
还。偕阿济格平天津土寇,进封敬谨郡王。六年,命为定西大将军,讨叛将姜瓖,屡败
敌。破瓖所置巡围大同?抚姜辉,其将罗英坛以所部降。多尔衮赴大同招抚姜瓖,承制
进尼堪亲王。旋自左,瓖将杨振威等斩瓖以降,师还。七年,与巽亲王满达海、端重亲
王博洛理六部事。多尔衮遣尚书阿哈尼堪迎朝鲜王弟,阿哈尼堪启尼堪以章京恩国泰代
行,事觉,尼堪坐徇隐,降郡王。八年,复封亲王。又坐不奏阿济格私蓄兵器,降郡王。
寻掌礼部。居数月,再复亲王,掌宗人府事。

    孙可望等犯湖南,命为定远大将军,率师讨之。濒行,赐御服、佩刀、鞍马,上亲
送于南苑。李定国陷桂林,诏入广西剿贼。十一月,师次湘潭,明将马进忠等遁。师乡
衡州,噶布什贤兵击敌衡山县,败敌兵千八百。尼堪督兵夜进,兼程至衡州。诘旦,师
未阵,敌四万馀猝至,尼堪督队进击,大破之,逐北二十馀里,获象四、马八百有奇。
敌设伏林内,中途伏发,师欲退,尼堪曰:“我军击贼无退者。我为宗室,退,何面目
归乎?”奋勇直入,敌围之数重,军失道,尼堪督诸将纵横冲击,陷淖中,矢尽,拔刀
战,力竭,殁于阵。十年,丧归,辍朝三日。命亲王以下郊迎,予谥。是役也,从征诸
将皆以陷师论罪。

    第二子尼思哈,袭。顺治十六年,追论尼堪取多尔衮身后遗财,及不劾尚书谭泰骄
纵罪,以阵亡,留爵。十七年,卒,谥曰悼。第一子兰布,袭贝勒。圣祖念尼堪以亲王
阵亡,进兰布郡王,仍原号。七年,进亲王。兰布取鰲拜女,八年,鰲拜既得罪,兰布
坐降镇国公。十三年,从尚善讨吴三桂于湖南。十七年,卒于军。十九年,追论退缩罪,
削爵。子赖士,袭辅国公。乾隆四十三年,高宗以尼堪功著,力战捐躯,进镇国公,世
袭。

    礼烈亲王代善,太祖第二子。初号贝勒。岁丁未,与舒尔哈齐、褚英徙东海瓦尔喀
部,乌拉贝勒布占泰遣其将博克多将万人要于路。代善见乌喇兵营山上,分兵?斐悠城
新附之缘山奋击,乌喇兵败窜,代善驰逐博克多,自马上左手攫其胄斩之。方雪甚寒,
督战益力,乌喇败兵僵卧相属,复得其将常柱、瑚哩布。师还,太祖嘉代善勇敢克敌,
赐号古英巴图鲁。

    岁癸丑,太祖伐乌喇,克逊扎搭、郭多、郭谟三城。布占泰将三万人越富勒哈城而
营,诸将欲战,太祖犹持重,代善曰:“我师远伐,利速战,虑布占泰不出耳。出而不
战,将志在战,复何犹豫。?谓之何?”太祖曰:“我岂怯战?恐尔等有一二被伤,欲
计万全。今”因麾兵进,与乌喇步兵相距百步许,代善从太祖临阵奋击,大破之,克其
城。乌喇兵溃走,代善追殪过半。布占泰奔叶赫,所属城邑尽降,编户万家。天命元年,
封和硕贝勒,以序称大贝勒。

    太祖始用兵于明,行二日,遇雨,太祖欲还,代善曰:“我师既入明境,遽引还,
将复与修好乎?师既出,孰能讳之?且雨何害,適足以懈敌耳。”太祖从之。夜半雨霁,
昧爽,围抚顺,明将李永芳以城降。东州、玛哈丹二城及台堡五百馀俱下。师还,出边
二十里,明将张承廕率兵来追。代善偕太宗还战,复入边,破其三营,斩承廕及其裨将
颇廷相等。四年,命代善率诸将十六、兵五千,守扎喀关备明。寻引还。

    三月,明经略杨镐大举来侵,遣总兵刘綎将四万人出宽甸,杜松将六万人出抚顺,
李如柏将六万人出清河,马林将四万人出三岔口。太祖初闻明兵分出宽甸、抚顺,以宽
甸有备,亲率师西御抚顺明兵。代善将前军,谍复告明兵出清河,代善曰:“清河道狭,
且崎岖,不利速行,我当御其自抚顺来者。”过扎喀关,太宗以祀事后至,言界凡方筑
城,民应役,之。代善引兵自太兰冈趋界凡,与筑城役屯吉林崖。杜松以二万人来攻,
别军阵萨尔?宜急浒山。代善与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及诸将议以千人助吉林崖军,使陟
山下击,馀军张两翼,右应吉林崖,左当萨尔浒。太祖至,以右翼兵益左翼,先趋萨尔
浒。明兵出,我兵仰射,不移时破其垒。吉林崖军自山驰而下,右翼渡河夹击,破明兵,
斩松等。马林出三岔口,以三万人军于尚间崖,监军道潘宗颜将万人军于飞芬山,松后
部龚念遂、李希泌军于斡珲鄂谟,太祖督兵攻之。代善将三百骑驰尚间崖,见明兵结方
营,掘壕三匝,以火器居前,骑兵继之,严阵而待,遣骑告太祖。太祖已击破念遂等,
亲至尚间崖,令于军,皆下马步战。未毕下,明兵突至,代善跃马入阵,师奋进,斩获
过半。翌日,代善以二十骑先还,诇南路敌远近。太祖亦还,闻刘綎兵深入,命代善率
先至诸军御之。出瓦尔喀什,綎已至阿布达哩冈,太宗率右翼陟山,代善率左翼出其西,
夹击,明兵大溃,斩綎。镐所遣诸军尽败。

    七月,从太祖克铁岭。八月,太祖伐叶赫。叶赫有二城:金台石居其东,布扬古居
其西。师至,太祖攻东城,代善攻西城。东城下,布扬古及其弟布尔杭古乞盟,代善谕
而降之。复偕莽古尔泰迁金州民于复州。?。六年三月,从太祖伐明沈阳,率其子岳讬
战,斩馘甚

    十一年八月,太祖崩,岳讬与其弟萨哈璘告代善,请奉太宗嗣位,代善曰:“是吾
心也!”告诸贝勒定策。太宗辞让再三,代善等请益坚,乃即位。是冬,伐蒙古喀尔喀
扎鲁特部,擒贝勒巴克等,斩鄂尔斋图,俘所属而归。

    天聪元年,从太宗围锦州,拒明山海关援兵,薄宁远,破敌,以暑还师。三年,从
伐明,入洪山口,克遵化,薄明都,明总兵满桂等赴援,击败之德胜门外,克良乡,又
破明兵永定门外。从上阅蓟州形势,明步兵五千自山海关至,与师遇,不及阵,列车楯、
枪?而营,代善率左翼四旗击破之。四年正月,明侍郎刘之纶率兵至遵化,营山上,代
善环山围之,破其七营,之纶走入山,射杀之。五年八月,从上围大凌河,收城外台堡。
九月,明总兵吴襄、监军道张春等将四万人自锦州至,距大凌河十五里,代善从上将二
万人击之,明兵方阵,发枪?,督骑兵突入,矢如雨,明兵大?。襄遁,春收溃兵复阵。
黑云起,风自西来,明兵,师乘之,获春等。春见上不屈,上将?乘风纵火逼我军。大
雨反风,毁其营,明兵死者甚诛之,代善谏,乃赦之。

    初,太祖命四和硕贝勒分直理政事,每御殿,和硕贝勒皆列坐。至是,礼部参政李
伯龙请定朝会班制。时和硕贝勒阿敏已得罪,莽古尔泰亦以罪降多罗贝勒,诸贝勒议不
得列坐。代善曰:“奚独莽古尔泰?上居大位,我亦不当并列。自今请上南面,我与莽
古尔泰侍坐于侧,诸贝勒坐于下。”

    六年四月,从上伐察哈尔,过兴安岭,闻林丹汗远遁,移师攻归化城,趋大同、宣
府,出塞,与沙河堡、得胜堡、张家口诸守将议和而还。八年五月,从伐明,出榆林口,
至宣府边外,分兵自喀喇鄂博克得胜堡,遂自朔州趋马邑,会师大同而还。

    崇德元年,封和硕兄礼亲王。冬,从上伐朝鲜。二年,有司论王克朝鲜,违旨以所
获溢额,上曰:“朕于兄礼亲王敬爱有加,何不体朕意若是?”又曰:“?粮米饲马及
选用护王等事朕虽致恭敬,朕何所喜?必正身行义以相辅佐,朕始嘉赖焉。”四年十一
月,从上猎于叶赫,射麞,马仆,伤足。上下马为裹创,酌金?劳之,因泣下曰:“朕
以兄年高不可驰马,兄奈何不自爱?”罢猎,还,命乘舆缓行,日十馀里,护以归。

    八年,太宗崩,世祖即位。王集诸王、贝勒、大臣议,以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
多尔衮辅政。又发贝子硕讬、郡王阿达礼私议立睿亲王,下法司,诛之。硕讬,王次子;
阿达礼,萨哈璘子,王孙也。顺治元年正月朔,命上殿毋拜,著为例。二年春,至京师。
五年十月,薨,年六十六。赐祭葬,立碑纪功。康熙十年,追谥。乾隆四十三年,配飨
太庙。

    代善子八,有爵者七:岳讬、硕讬、萨哈璘、瓦克达、玛占、满达海、祜塞。祜塞,
初封镇国公,追封惠顺亲王,而满达海袭爵。

    巽简亲王满达海,代善第七子。崇德五年,从围锦州。六年,封辅国公。从肃亲王
豪格围松山,破敌。洪承畴赴援,战,所乘马创,豪格呼曰:“马创矣!亟易马!”明
兵大至,力战,殿而还。明总兵吴三桂倚山为营,满达海合诸军击破之,三桂宵遁。七
年,从济尔哈朗克塔山。八年,授都察院承政。

    顺治元年,从入关,败李自成,进贝子。复从英亲王阿济格逐自成趋绥德。二年,
克沿边三城及延安,自成遁湖广,师还。三年,从豪格讨张献忠,自汉中进秦州,降献
忠将高如砺。师次西充,击斩献忠,与尼堪分剿馀贼。五年,师还。坐徇巴牙喇纛章京
希尔根冒功,议罚银,睿亲王多尔衮令免之。六年,袭爵。降将姜瓖叛大同,满达海与
郡王瓦克达率师讨之,寻授征西大将军。克朔州、马邑、宁武关、宁化所、八角堡、静
乐县,遂与博洛会师,复汾州。瓖诛,大同平。遣兵围平遥、太谷、辽沁,先后克之。
屯留、襄垣、榆社、武乡诸县俱下。睿亲王多尔衮令留瓦克达剿馀寇,满达海还京师。

    八年,世祖亲政,改封号曰巽亲王。诸王分治部务,满达海掌吏部。九年二月,薨,
予谥。十六年,追论满达海于奏削多尔衮封爵后,夺其财物;掌吏部,惧谭泰骄纵,未
论劾:削谥仆碑,降爵为贝勒。

    子常阿岱,初袭亲王。降贝勒。康熙四年,薨,谥怀愍。子星尼,袭贝子,再袭辅
国公。星尼子星海,袭镇国公。并坐事夺爵。乾隆四十三年,追录满达海功,命星海孙
福色铿额以辅国将军世袭。常阿岱既降爵,以从弟杰书袭亲王。

    康良亲王杰书,祜塞第三子。初袭封郡王。顺治八年,加号曰康。十六年,袭爵,
遂改号康亲王。康熙十三年六月,命为奉命大将军,率师讨耿精忠。师至金华,温州、
处州已陷。精忠将徐尚朝以五万人犯金华,王令都统巴雅尔、副都统玛哈达迎击,破之。
尚朝复来犯,巴雅尔会总兵陈世凯破贼垒积道山,歼二万馀,复永康、缙云。精忠将沙
有祥踞桃花岭,梗处州道,玛哈达率军击之,有祥溃走。十四年,复处州及仙居。尚朝
等犹踞宣平、松阳,屡窥处州。都统拉哈达偕诸将御之,破贼于石塘,于石佛岭,于大
王岭东陇隘口上套寨、下五塘诸地。诏宁海将军傅喇塔自黄岩规温州,趣杰书自衢州入,
杰书疏言:“处州有警,兵单不能骤进。”上谕曰:“王守金华,将及二载,徒以文移
往来,不亲统兵规剿,贼何自灭?宜刻期进取。”

    十五年,自金华移师衢州,精忠将马九玉屯大溪滩拒师。杰书督诸将力击之,伏起,
兵负扉为蔽,杰书谈笑自若,诸军皆踊跃奋?刃相接。杰书坐古庙侧指挥,纛为火器所
穿,击,精忠兵大败,溪水为赤。杰书令偃旗鼓,一日夜行数百里,乘月攻克江山,进
徇常山,次仙霞关。精忠将金应虎收舟泊隔岸,师不得渡。令循滩西上,视水浅乱流,
涉。精忠兵不战,溃,应虎降。进拔浦城,檄精忠谕降。师复进,拔建阳,抚定建宁、
延平二府。精忠遣其子显祚迎师,杰书承制许以不死,精忠出降。十月,师入福州,精
忠请从师讨郑锦自赎,入告,诏许之。

    锦将许耀以三万人屯乌龙江南小门山、真凤山,杰书遣拉哈达等击走之。疏言:
“精忠从师出剿,其弟昭忠、聚忠,宜留一人于福州,辖其属。”又言:“福建制兵已
设如额,精忠所率兵不少,左右两镇兵可并裁去。温州总兵祖弘勋、籓下总兵曾养性,
宜别除授。”上命昭忠为镇平将军,驻福州,馀并如所请。杰书遣兵败锦将吴淑于浦塘,
复邵武。师复进,泰宁、汀州及所属诸县皆下。十六年,拉哈达败锦军于白茅山、太平
山,破二十六垒,克兴化,复泉州、漳州。奏入,诏褒杰书功。杰书令拉哈达等率兵与
精忠进次潮州,规广东。锦兵陷平和,逼海澄,副都统穆赫林等守御越七旬,援不至,
与长泰并陷。杰书请罪,诏俟师还议之。锦兵复破同安、惠安,杰书遣军讨复之,并复
长泰,破敌于柯铿山、万松关,又寨。十八年,战郭塘、欧溪头,屡破敌。敌犯江东桥,
击?之。副?遣别将破敌江东桥、石都统吉勒塔布败敌鰲头山,沃申克东石城。十九年,
沃申抚定大定、小定、玉洲、石马诸地,克海澄。水师提督万正色克海坛,拉哈达等克?
门、金门,都统赉塔克铜山。锦以残兵还台湾。

    精忠既降,复有异志,杰书疏请逮治。上令杰书讽精忠请入觐,亦召杰书师还,留
八旗兵三千分守福州、泉州、漳州。十月,至京师,上率王大臣至卢沟桥迎劳之。二十
一年,追论金华顿兵及迟援海澄罪,夺军功,罚俸一年。二十九年,率兵出张家口,屯
归化城,备噶尔丹。三十六年闰三月,薨,予谥。

    子椿泰,袭。椿泰豁达大度,遇下以宽。善舞六合枪,手法矫捷,敌十数人。四十
八年,薨,谥曰悼。

    子崇安,袭。雍正间,官都统,掌宗人府。九年,率兵驻归化,备噶尔丹。寻命护
抚远大将军印,召还,十一年,薨,谥曰修。杰书子巴尔图,袭。乾隆十八年,薨,年
八十,谥曰简。

    崇安子永恩,袭。四十三年,复号礼亲王。永恩性宽易而持己严,袭爵垂五十年,
淡泊勤俭,出处有恆。嘉庆十年,薨,谥曰恭。

    子昭梿,袭。昭梿好学,自号汲修主人,尤习国故。二十一年,坐陵辱大臣,滥用
非刑,夺爵,圈禁。二十二年,命释之。从弟麟趾,袭,父永諲,永恩弟也。亦嗜文学,
能诗。追封礼亲王。麟趾,道光元年,薨,谥曰安。孙全龄,袭,父锡春,追封礼亲王。
全龄,三十年,薨,谥曰和。

    子世铎,袭。同治间,授内大臣、右宗正。光绪十年,恭亲王奕罢政,太后谘醇
亲王奕枻诸王孰可任,举世铎对。乃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并诏紧要事件会同奕枻商办。
德宗。二十年,太后万寿,赐亲?亲政,世铎请解军机大臣,奉太后旨,不许。十九年,
命增护。二十六年,上奉太后西巡,世铎不及从。召赴行在,复以病未至。二十?王双
俸,再增护七年七月,罢直,授御前大臣。逊位后三年,薨,谥曰恪。子诚厚,袭。薨,
谥曰敦。

    克勤郡王岳讬,代善第一子。初授台吉。天命六年,师略奉集堡,将还,谍告明军
所在,岳讬偕台吉德格类击败之。上克沈阳,明总兵李秉诚引退,师从之,至白塔铺。
岳讬后至,逐北四十里,歼明兵三千馀。喀尔喀扎鲁特贝勒昂安执我使送叶赫,被杀。
八年,岳讬同台吉阿巴泰讨之,斩昂安及其子。十一年,复从代善伐扎鲁特,斩其部长
鄂尔斋图,俘其。封贝勒。?

    天聪元年,偕贝勒阿敏、济尔哈朗伐朝鲜,克义州、定州、汉山三城。渡嘉山江,
克安州,次平壤,其守将弃城走。再进,次中和,谕朝鲜国王李倧降。阿敏欲直攻王京,
岳讬密与济尔哈朗议驻平山,再使谕倧。倧原岁贡方物,岳讬谋曰:“吾曹事已集,蒙
古与明皆吾敌,设有警,可不为备乎?宜与盟而归。”既盟,告阿敏。阿敏以未与盟,
纵兵掠。岳讬曰:“盟成而掠,非义也。”劝之不可。复令倧弟觉与盟,乃还师。

    从上伐明,又从围宁远,并有功。复败明兵于牛庄。二年,略明边,隳锦州、杏山、
高桥三城。自十三站以东,毁堠二十一,杀守者三十人。师还,上迎劳,赐良马一。三
年,略明锦州、宁远,焚其积聚。上伐明,岳讬与济尔哈朗率右翼兵夜攻大安口,毁水
门入,败马兰营援兵于城下。及旦,见明兵营山上,分兵授济尔哈朗击之,岳讬驻山下
以待。复见明兵自遵化来援,顾济尔哈朗曰:“我当击此。”五战皆捷。寻次顺义,击
破明总兵满桂等。薄明都,复从代善击败援兵。偕贝勒萨哈璘围永平,克香河。四年,
还守沈阳。

    五年三月,诏询诸贝勒:“国人怨断狱不公,何以弭之?”岳讬奏:“刑罚舛谬,
实在臣等。请上擢直臣,近忠良,绝谗佞,行黜陟之典,使诸臣知激劝。”是岁初设六
部,命掌兵部事。上攻大凌河,趋广宁,岳讬偕贝勒阿济格率兵二万别自义州进,与师
会。固山额真叶臣围城西南,岳讬为之应。祖大寿请降,以子可法质。可法见诸贝勒,
将拜,岳讬曰:“战则仇敌,和则弟兄,何拜为?”因问何为死守空城,曰:“畏屠戮
耳!”岳讬善谕之,遣归。越三日,大寿乃降。上议取锦州,命偕诸贝勒统兵四千,易
汉服,偕大寿作溃奔状,夜袭锦州。会大雾,乃止。

    六年正月,岳讬奏:“前克辽东、广宁,汉人拒命者诛之,后复屠灤州、永平,是
以,归顺者必多。 ?人怀疑惧。今天与我大凌河,正欲使天下知我善抚民也。臣愚以为
善抚此当先予以室家,出公帑以赡之。倘蒙天眷,奄有其地,仍还其家产,彼必悦服。
又各官宜令诸贝勒给庄一区,每牛录令取汉男妇二人、牛一头,编为屯,人给二屯。出
牛口之家,各牛录复以官值偿之。至明诸将士弃其乡土,穷年戍守,畏我诛戮。今慕义
归降,善为抚恤,毋令失所,则人心附,大业成矣。”疏入,上嘉纳之。

    寻偕济尔哈朗等略察哈尔部,至归化城,俘获以千计。又偕贝勒德格类行略地,自
耀州至盖州南。七年,又偕德格类等攻旅顺口,留兵驻守。师还,上郊劳,以金?酌酒
赐之。八年,上阅兵沈阳,岳讬率满洲、蒙古十一旗兵,列阵二十里许,军容整肃,上
嘉之。从上征察哈尔,有疾先还。九年,略明山西,岳讬复以病留归化城。土默特部来
告,博硕克图汗子俄木布遣人偕阿噜喀尔喀及明使者至,将谋我。岳讬伏兵邀之,擒明
使者,令土默特捕斩阿噜喀尔喀匿马驼者。部分土默特壮丁,立队伍,授条约。寻与诸
贝勒会师,偕还。

    崇德元年四月,封成亲王。八月,坐徇庇莽古尔泰、硕讬,及离间济尔哈朗、豪格,
论死,上宽之,降贝勒,罢兵部。未几,复命摄部事。二年八月,上命两翼较射,岳讬
言不能执弓,上勉之再三,始引弓,弓堕地者五,乃掷去。诸王论岳讬骄慢,当死,上
再宽之,降贝子,罚银五千。

    三年,复贝勒。从上征喀尔喀,至博硕堆,知扎萨克图汗已出走,乃还。八月,伐
明,授岳讬扬武大将军,贝勒杜度副之,统右翼军;统左翼者睿亲王多尔衮也。至墙子
岭,明兵入堡,外为三寨,我师克之。堡坚不易拔,用俘卒言岭东西有间道,分兵攻其
前,缀明师,潜从间道逾岭入,克台十有一。师深入,徇山东,下济南,岳讬薨于军。
四年,多尔衮奏捷,无岳讬名。上惊问,始闻丧,大恸,辍膳,命毋使礼亲王知。丧还,
上至沙岭遥奠;还宫,辍朝三日。诏封为克勤郡王,赐驼五、马二、银万。康熙二十七
年,立碑纪功。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

    岳讬子七,有爵者五:罗洛浑、喀尔楚浑、巴尔楚浑、巴思哈、祜里布。巴尔楚浑、
祜里布并恩封贝勒,巴尔楚浑谥和惠,祜里布谥刚毅。

    衍禧介郡王罗洛浑,岳讬第一子。初袭贝勒。崇德五年,迎蒙古多罗特部苏班岱、
阿尔巴岱于杏山,遇明兵,搏战破之,赐御?良马一。寻围锦州。复从伐明,克松山,
赐蟒缎。八年,坐嗜酒妄议,敏惠恭和元妃丧不辍丝竹,削爵。旋复封,命济尔哈朗、
多尔衮戒谕之。顺治元年,从定京师,进衍禧郡王。三年,偕肃亲王豪格征四川,薨于
军。康熙间,追谥。

    子罗科铎,袭。八年,改封号曰平郡王。十五年,从信郡王多尼徇云南,屡破明将
李定国、白文选。十六年,赐蟒衣、弓刀、鞍马,旌其劳。康熙二十一年,薨,谥曰比。
子纳尔图,袭。二十六年,以殴毙无罪人及折人手足,削爵。弟纳尔福,袭。四十年,
薨,谥曰悼。子纳尔苏,袭。五十七年,从抚远大将军允昷收西藏,驻博罗和硕,寻
移古木。六十年,摄大将军事。雍正元年,还京。四年,坐贪婪,削爵。子福彭,袭。

    平敏郡王福彭既袭爵,授右宗正,署都统。十一年,命军机处行走。授定边大将军,
率师讨噶尔丹策零。师次乌里雅苏台,奏言:“行军,驼马为先。今喀尔喀扎萨克贝勒
等远献驼马,力请停偿直。彼不私其所有,而宗室王、公、贝勒皆有马,岂不内媿于心?
臣有马五百,原送军前备用。”十二年,率将军傅尔丹赴科布多护北路诸军。寻召还。
十三年,复命率师驻鄂尔坤,筑城额尔德尼昭之北。寻以庆复代,召还。乾隆初,历正
白、正黄二旗满洲都统。十三年,薨,予谥。

    子庆宁,袭。十五年,薨,谥曰僖。无子。以纳尔苏孙庆恆袭,授右宗正。坐旗员
冒借官银,降贝子。四十年,复王爵。四十三年,复号克勤郡王。四十四年,薨,谥曰
良。以讷尔图孙雅朗阿袭。五十九年,薨,谥曰庄。子恆谨,袭。嘉庆四年,以不避皇
后乘舆,夺爵。以弟恆元子尚格袭。恆元追封克勤郡王。尚格,道光四年以病乞休,十
三年,薨,谥曰简。子承硕,袭,十九年,薨,谥曰恪。

    子庆惠,袭。咸丰八年,授正黄旗汉军都统。十年,上幸热河,命留京办事。英国
兵熸圆明园,其将巴夏礼先为我师所擒,庆惠释之,疏请恭亲王奕入城议抚。十一年,
薨,内大臣。德宗大婚,加亲王衔。孝?谥曰敬。子晋祺,袭。历左宗人、右宗正、都
统、领侍钦皇后万寿,赐四团龙补服,并岁加银二千。二十六年,薨,谥曰诚。子崧杰,
袭,宣统二年,薨,谥曰顺。子晏森,袭。

    显荣贝勒喀尔楚浑,岳讬第三子。顺治元年,从多尔衮击李自成于山海关。二年,
封降,豪格?镇国公。三年,从豪格讨张献忠,偕贝子满达海率师进剿。献忠将高如砺
等率歼献忠,喀尔楚浑在事有功。五年,授都统。六年,从尼堪讨叛将姜瓖,围宁武,
破敌,进贝勒。八年,摄理籓院事。卒,予谥显荣。子克齐,方一岁,袭爵,历七十一
年卒,年七十二。子鲁宾,初封贝子。事圣祖,授左宗正。从征噶尔丹,罢宗正。雍正
元年,袭爵。四年,坐狂悖,削爵。复封辅国公。乾隆八年,卒,年七十四,谥恪思。
子孙以奉恩将军世袭。

    镇国将军品级巴思哈,岳讬第五子。崇德四年,封镇国将军。顺治六年,进贝勒。
九年,从尼堪征湖南,赐蟒衣、鞍马、弓矢。尼堪战死衡州,屯齐代为定远大将军,巴
思哈与合军自永州趋宝庆,败敌周家坡。十一年,追论尼堪败绩失援罪,削爵。十二年,
授都统。寻授镇国公品级。十五年,从多尼下云南。师次贵州,破敌。十六年,薄云南
会城,同贝勒尚善克镇南州玉龙关、永昌府腾越州,赐蟒袍、鞍马。十七年,师还。追
议在永昌纵兵扰民,降镇国将军品级。十八年,卒。

    硕讬,代善第二子。初授台吉。天命六年,从伐明,攻奉集堡。十年,偕贝勒莽古
尔泰援科尔沁。十一年,从代善伐喀尔喀巴林部,又伐扎噜特部,皆有功,授贝勒。天
聪元年,从贝勒阿敏等伐朝鲜。又从上伐大凌河,围锦州。四年,师克永平,偕阿敏驻
守。阿敏引还,硕讬坐削爵。五年,从攻锦州,明兵攻阿济格营,硕讬力战,伤于股,
上亲酌金?劳之。明兵趋大凌河,硕讬击败张春,复伤于手。?劳,赐采缎十、布百。八
年,从代善自喀喇鄂博攻得胜堡,克之。又击败朔州骑兵。偕萨哈璘略代州,拔崞县,
分克原平驿。寻封贝子。崇德元年,从伐朝鲜,围南汉山城,败援兵二万馀。二年,偕
阿济格攻克皮岛。三年,偕济尔哈朗攻宁远。四年,坐僭上越分,降辅国公。偕阿尔格
伐明,俘获无算,论功,赐驼、马各一。五年六月,从多尔衮围锦州。坐离城久驻,又
遣卒私归,议削爵。上让之曰:“尔罪多矣!朕屡宥,尔屡犯,若不关己者。后当任法
司治之,不汝宥也!”改罚银千。寻复封贝子。太宗崩,硕讬与阿达礼谋立睿亲王多尔
衮,谴死,黜宗室。

    颖毅亲王萨哈璘,代善第三子。初授台吉。天命十年,察哈尔林丹汗攻科尔沁,萨
哈璘将精骑五千赴援,解其围。十一年,从代善伐喀尔喀巴林部,又伐扎噜特部,皆有
功,授贝勒。天聪元年,上伐明,率巴雅喇精骑为前队。上自大凌河至锦州,明兵走,
萨哈璘邀击塔山粮运,败明兵二万人。攻宁远,击明总兵满桂,萨哈璘力战,被创。?
歼之。复率偏师三年,上伐明,次波罗河屯。代善等密请班师,上不怿。萨哈璘与岳讬
力赞进取,由是克遵化,薄明都。十二月,萨哈璘略通州,焚其舟,次张家湾。复围永
平,克香河。四年,永平言将屠城,斩以徇。旋谕降迁安、灤州、建?既下,萨哈璘与
济尔哈朗驻守。永平人李春旺昌、台头营、鞍山堡诸地。明兵自乐亭、抚宁攻灤州,萨
哈璘率军赴援,明兵引退。贝勒阿敏来代,乃还师。

    五年,诏诸贝勒指陈时政,萨哈璘言:“图治在人。人主灼知邪正,则臣下争尚名
节,惟皇上慎简庶僚,任以政事。遇大征伐,上亲在行间,诸臣皆秉方略。若遣军,宜
选贤能者为帅,给符节,畀事权,仍限某官以下干军令,许军法从事。”初设六部,掌
礼部事。六年,略归化城,俘蒙古千馀。指授蒙古诸贝勒牧地,申约法。

    七年六月,诏问征明及察哈尔、朝鲜三者何先,萨哈璘言:“当宽朝鲜,拒察哈尔,
而专征明。察哈尔虽不加兵,如蟲食穴中,势且自尽。至于明,我少缓,则彼守益固。
臣意视今岁秋成图进取,乘彼禾稼方熟,因粮于敌,为再进计。量留兵防察哈尔。先以
骑兵往来袭击蹂躏,再简精兵自一片石入山海关,则宁、锦为无用;或仍自宁、锦入,
断北京四路,度地形,据粮足之地。乘机伺便,二三年中,大勋集矣。”寻略山海关。
八年,偕多尔衮迎降将尚可喜,招抚广鹿、长山二岛户口三千八百有奇。从伐明,萨哈
璘自喀喇鄂博攻克得胜堡。略代州,夜袭崞县,拔之。王东、板镇二堡民弃堡遁。复击
败代州兵。会上大同,籍俘获以闻。

    九年,偕多尔衮、岳讬、豪格等收察哈尔林丹汗子额尔克孔果尔额哲,师次托里图,
收其全部。师还,岳讬驻归化城。萨哈璘偕多尔衮、豪格入明边,略山西。事详多尔衮
传。诸贝勒大臣屡请上尊号,不许。既收察哈尔,复请,上仍不许。萨哈璘令内院大臣
希福等奏曰:“臣等屡请,未蒙鉴允,夙夜悚惶,罔知所措。伏思皇上不受尊号,咎在
诸贝勒不能殚竭忠信,展布嘉猷,为久大计。今诸贝勒誓改行竭忠,辅开太平之基,皇
上宜受尊号。”上曰:“善。萨哈璘为朕谋,开陈及此,实获我心。诸贝勒应誓与否,
尔掌礼部,可自主之议告朝鲜,萨哈璘因言:“诸贝勒?。”翌日,萨哈璘集诸贝勒于
朝,书誓词以进。上命以亦当遣使,示以各国来附,兵力强盛。”上嘉纳之。

    崇德元年正月,萨哈璘有疾,上命希福谕曰:“?子弟中,整理治道,启我所不及,
助我所不能,惟尔之赖。尔其静心调摄,以副朕望!”萨哈璘对曰:“蒙皇上温旨眷顾,
窃冀仰荷恩育,或可得生。即不幸先填沟壑,亦复何憾。但当大勋垂集,不能尽力国家,
乃展转?蓐,为可恨耳!”希福还奏,上恻然曰:“国家岂有专事甲兵以为治理者?
倘疆土日辟,克成大业,而明哲先萎,孰能助朕为理乎?”病革,屡临视,见其羸瘠,
泪下,萨哈璘亦悲痛不自胜。五月,卒。上震悼,入哭者四,自辰至午乃还。仍于庭中
设幄坐,不御饮食,辍朝三日。祭时,上亲奠,痛哭。诏褒萨哈璘明达敏赡,通满、汉、
蒙古文义,多所赞助,追封颖亲王。上御翔凤楼,偶假寐,梦人请曰:“颖亲王乞赐牛
一。”故事,亲王薨,初祭以牛。萨哈璘以追封,未用,上命致祭如礼。康熙十年,追
谥。

    萨哈璘子三:阿达礼、勒克德浑、杜兰。杜兰,恩封贝勒,坐事,降镇国公。

    阿达礼,萨哈璘第一子。袭郡王。崇德三年,从伐喀尔喀。五年五月,偕济尔哈朗
驻义州,迎来归蒙古多罗特部,明锦州杏山、松山兵出拒,击败之。师还,赐御?良马
一。六年,围锦州,降城中蒙古台吉诺木齐、吴巴什等,败明援兵于锦州南山西冈。明
兵复自松山。围松山,明兵来犯,击败之,斩千四百馀级。七年,明?沿海进援,我兵
薄城下,击歼其将夏承德约内应,夜半,我军梯登,遂克松山。?功,赐鞍马一、蟒缎
九十。寻管礼部,与议政。先是,上御笃恭殿,王以下皆侍立,硕讬奏定仪制,上御殿
及赐宴,亲王以下皆跪迎,上升阶方起,驾还清宁宫亦如之。贝勒阿巴泰伐明蓟州,偕
多铎屯宁远缀明师。八年,太宗崩,坐与硕讬谋立睿亲王,谴死。

    顺承恭惠郡王勒克德浑,萨哈璘第二子。阿达礼谴死,缘坐,黜宗室。顺治元年,
复宗室,封贝勒。二年,命为平南大将军,代豫亲王多铎驻江宁。时明鲁王以海据浙东
称监国,其大学士马士英等率兵渡钱塘江窥杭州,勒克德浑遣兵击?之。复遣梅勒额真
珠玛喇击士英馀杭,和讬击明总兵方国安富阳,两军合营杭州城三十里外。士英、国安
复率兵渡江,又为梅勒额真济席哈所败,溺死者无算。十一月,明唐王聿键所置湖广总
督何腾蛟招李自成馀部,分据诸府县,命勒克德浑偕镇国将军巩阿岱率师讨之。三年正
月,师次武昌,遣护军统领博尔辉等督兵进击,战临湘,歼敌千馀。次岳州,降明将黑
运昌。至石首,敌渡江犯荆州,遣尚书觉罗郎球等以偏师出南岸,伺敌渡,狙击之。师
乘夜疾驰,诘旦抵城下,。薄暮,郎球等亦尽夺敌舟以归。翌日,分遣奉国将军巴?分
两翼躏敌营,大破之,斩获甚布泰等逐敌,自安远、南漳、喜?山、关王岭至襄阳,击
斩殆尽。次彝陵,自成弟孜及诸将、牛万二千馀。捷闻,?田见秀、张耐、李佑、吴汝
义等率马步兵五千,诣军前降,获马、优诏班师,赐金百、银二千。五年九月,进封顺
承郡王。寻偕郑亲王济尔哈朗督兵攻湘潭,拔之,擒腾蛟。移师入广西,攻全州。破赵
廉,克永安关。逐土寇曹槓子,又败之于道州。七年,师还,赐金五十、银五千。八年,
掌刑部事。九年三月,薨。康熙十年,追谥。

    子勒尔锦,袭。康熙十一年,掌宗人府事。十二年,吴三桂反,命为宁南靖寇大将
军,率师讨之。十三年,驻荆州。三桂兵陷沅州、常德,分兵抵巴东,逼襄阳,遣都统
鄂内率兵防守。三月,三桂将刘之复率舟师犯彝陵,夹江立五营,遣护军统领额司泰等
水陆并击,大败之。四月,三桂将陶继智复自宜都来犯,又败之。七月,败三桂将吴应
麒等。十四年五月,三桂兵犯均州,遣都统伊里布击败之。六月,叛将杨来嘉来犯,列
阵山巅,自山沟下断舟多,请益战舰以断运道。”上从?我师道,师击之,斩三千馀级。
疏言:“敌逼彝陵,兵之。七月,三桂将王会等合来嘉犯南漳,遣伊里布与总督蔡毓荣
会师击之。八月,疏言:“贼立垒掘堑,骑兵不能冲突。当简绿旗步兵,造轻箭帘车、?
车并进,填壕发?,继以满洲兵,庶可灭贼。”上复从之。十月,复兴山。十二月,请
发禁旅益师,上责其迁延。十五年,自荆州渡江,破敌于文村、于石首,复战太平街,
师败绩,退保荆州。九月,遣副都统塞格复郧西。十八年,设随征四营,辖新增兵万二
千。

    三桂既死,复渡江克松滋、枝江、宜都及澧州,进取常德,敌焚庐舍、舟监先遁,
所置巡抚李益阳、按察院陈宝钥等降。遣兵至青石渡,吴世璠将潘龙迎战。师左右夹击,
追至。复衡山。攻归州,败世璠将廖进忠于马黄山,追至西?平峪铺,斩馘无算,敌堕
崖死者甚壤,复归州、巴东。十九年,诏趣取重庆。疏请留将军噶尔汉于荆州,亲率师
赴重庆。中途引还,具疏自劾,请解大将军任,赴沅州军自?,上责令还京师。下吏议,
以老师糜饷,坐失事机,削爵。子勒尔贝,袭。二十一年,薨。弟扬奇,袭。二十六年,
薨。弟充保,袭。三十七年,薨。弟布穆巴,袭。五十四年,坐以御赐鞍马给优人,削
爵。以从父诺罗布袭。

    。累官至杭州将军。袭爵。五十六年,薨,?诺罗布,勒克德浑第三子。初授头等
侍谥曰忠。

    子锡保,嗣。雍正三年,掌宗人府事,在内廷行走。四年,谕曰:“顺承郡王锡保
才具优长,乃国家实心效力之贤王,可给与亲王俸。”授都统。坐徇贝勒延信罪不举劾,
又逮治迟误,夺亲王俸,降左宗正。七年三月,师讨噶尔丹策零,命锡保署振武将军印,
驻军阿尔台。九年,上以锡保治军勤劳,进封顺承亲王,命守察罕叟尔。噶尔丹策零遣
其将大策零敦多卜、小策零敦多卜、多尔济丹巴入犯科布多,次克噜伦,侵掠喀尔喀游
牧。蒙古亲王策棱等合师邀击,遣台吉巴海夜入大策零敦多卜营挑战,击斩其将喀喇巴
图鲁,大策零敦多卜等自哈布塔克拜达克遁归。锡保疏报,得旨嘉?。十一月,授靖远
大将军。十年七月,策棱等败敌额尔德尼昭。十一年,疏请城乌里雅苏台,从之。寻以
噶尔丹策零兵越克尔森齐老,不赴援,罢大将军,削爵。

    子熙良,初封世子。以锡保罪,并夺。寻命袭郡王。乾隆九年,薨,谥曰恪。子泰
斐英阿,袭。授都统、左宗正。二十一年,薨,谥曰恭。子恆昌,袭。四十三年,薨,
谥曰慎。子伦柱,袭。道光三年,薨,谥曰简。子春山,袭。咸丰四年,薨,谥曰勤。
子庆恩,袭。穆宗大婚,赐三眼孔雀翎。光绪七年,薨,谥曰敏。子讷勒赫,袭。德宗
大婚,赐食全俸。孝钦皇后万寿,岁加银二千。逊位后,薨,谥曰质。

    谦襄郡王瓦克达,代善第四子。天聪元年,师攻宁远,击败明总兵满桂,瓦克达力
战,被创。崇德五年,从多尔衮围锦州,敌兵樵采,瓦克达以十馀骑击斩之。六年,洪
承畴以十三万人援锦州,次松山,敌骑来夺我红衣?,瓦克达偕满达海战?之,天雨,复
战,又败之。进击承畴步兵,噶布什贤什长费雅思哈失马,瓦克达与累骑而出。甲喇章
京哈宁阿坠马,创甚,敌围之数重,瓦克达入其阵,挈以归。硕讬谴死,缘坐,黜宗室。

    顺治元年,从多尔衮入山海关,追击李自成至庆都。复从阿济格自边外趋绥德。二
年,?,自成遁湖广,蹑至安陆。贼方乘船遁,瓦克达偕巴牙喇纛章京鰲拜涉水登岸,
射殪贼夺其船以济大军。三年,?功,复宗室,援三等镇国将军。从多铎剿苏尼特部腾
机思、腾机特等,至图拉河,斩腾机思孙三、腾机特子二,及喀尔喀台吉十一,并获其
辎重。至布尔哈图山,复与贝子博和讬合军,进斩千馀级,俘八百馀人,获驼、马、牛、
羊无算。又击败喀尔喀土谢图汗兵。四年,进封镇国公。

    五年,上念宗室贫乏,瓦克达赐银六千,进封郡王。喀尔喀部二楚虎尔扰边,从阿
济格防大同。复从讨叛将姜瓖,围浑源。六年,偕满达海攻朔州,发?隳其城。移攻宁
武,瓖将刘伟、赵梦龙守焉,纵火,弃城走。瓖将杨振威斩瓖降阿济格,伟、梦龙亦降
于瓦克达,静乐及宁化所、八角堡诸寨悉平。十月,代满达海为征西大将军,剿山西馀
寇。明大学士李建泰既降,复叛,踞太平。围之二十馀日,穷蹙,出降。诏诛建泰及其
兄弟子侄,籍家产入官。连复平阳属县三十六。七年,师还。八年,加封号,掌工部,
预议政。九年,坐事,解部任,罢议政。薨。康熙十年,追谥。

    瓦克达尝驻军平阳,戢军安民。既薨,平阳人建祠以祀。薨之明年,授其子留雍、
哈尔萨三等奉国将军品级。康熙六年,留雍、哈尔萨诉瓦克达功多,授哈尔萨镇国公,
留雍镇国将军。八年,留雍复以己爵卑,讼不平。议政王等言前爵夤缘辅政所得,宜并
黜革,上命并降奉国将军品级。二十一年,哈尔萨复诉瓦克达爵乃功封,例得袭。命袭
镇国公,并封其子海青辅国公。哈尔萨累迁右宗正。二十五年,诏责其钻营,与海青并
夺爵。又以留雍袭镇国公。三十七年,复以惰,夺爵。乾隆四十三年,高宗录瓦克达功,
命其四世孙洞福以镇国将军世袭。

    辅国公玛占,代善第六子。天聪九年,多铎自广宁入宁远、锦州缀明师,玛占在事
有功。崇德元年,从阿济格入长城,至安州,克十二城。师还,上郊劳,赐酒一金?,
封辅国公。三年,从岳讬自墙子岭毁边城,入密云,连克台堡,越燕京趋山东,卒于军。
四年,丧归,赐银二千、驼马各一。无子,未立后。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