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一百十四


    ○兵十

    △训练

    清代训练军士,综京、外水陆各营,咸有成规。而历朝整军经武之谕,则随时训练,
因地制宜。兹分述之。

    其定期训练者,为领侍卫府三旗亲军训练之制,镶黄旗、正黄旗、正白旗每月分期
习骑射二次,习步射四次。八旗骁骑营训练之制,每月分期习射六次,都统以下各官亲
督之。春秋二季,擐甲习步射,由本旗定期。擐甲习骑射,由部臣定期。春月分操二次,
合操一次,秋月合操二次,预奏操期。仲春孟秋,登城操习,兵部稽察之。岁以为常。
八旗汉兵训练之制,于春秋月试砲于卢沟穚,各旗咸出砲十位演放,五日而毕。越三年,
鸟枪营兵与砲兵合演枪砲藤牌于卢沟桥。其春秋季常操,四旗合操四次,八旗合操二次,
初冬则分遣各旗演习步围。前锋营训练之制,月习步射六次,春秋擐甲习骑射二次,左
右翼各分前锋之半,兼习鸟枪,月习十次,均由统领督率。每年秋季,前锋统领会同护
军统领奏闻,率所属兵演习步围二、三次。护军营训练之制,月习步射六次,春秋擐甲
习骑射二次,与前锋同。圆明园八旗护军营训练之制,月习步射六次,春秋习骑射,兼
习鸟枪。步军营及巡捕营训练之制,八旗步军习步射,城门骁骑习鸟枪,均以春秋操演。
内九门,外七门,咸设砲位。每届三年,随同八旗兵运砲至卢沟桥演放。巡捕营参将、
游击,月考其属之弓矢,守备等各练其汛兵。春秋兼习鸟枪,与城门骁骑同。内府三旗
训练之制,月习步射六次,春秋擐甲习射二次,立冬后,内府护军及尚虞处执事等演习
步围,别选三旗护军习马射各技。火器营训练之制,月习步射六次,骑射六次,马上技
艺六次。统辖鸟枪砲兵护军骁骑各官,按日于本旗考验。至合操之日,八旗分左右翼列
阵,环施枪砲。秋季至卢沟桥演砲五日。健锐营训练之制,月习云梯鸟枪各艺六次,骑
射步射鞭刀等艺六次,馀日于本期习枪箭。值驻跸圆明园,左右翼各以舟演习水战。旗
营校阅之时,自七月开操至次年四月,设教场于九门外,将军、都统、副都统掌校阅骑
射枪砲之事,第其优劣,以为赏罚。春秋合操,与京营同。

    陆路绿旗营训练之制,总督所属为督标兵,巡抚所属为抚标兵,提督所属为提标兵,
总兵所属为镇标兵。每岁秋季霜降日,先期各营将弁肃伍赴教场,设军幕。届时军士擐
甲列阵,中军建大纛于场中,统兵大臣于将台上传令合操,中军扬旗麾众,台下举砲三,
军中鸣角伐鼓,步骑甲士列队行阵,施放火枪,连环无间,如京营之制。若长矛、藤牌、
扁刀、短刀之属,各因其地之宜,以教士卒,咸有成法。阅竟,试材官将士骑射技勇,
申明赏罚,犒军,释甲归伍。漕运总督标、河道总督标训练之制,咸与京营同,各营将
弁率其所属,按日督练。八旗水师营训练之制,每年春秋二季,将军、都统、副都统督
率官兵,分驾战舰,奉天、福建、浙江、广东水师,各赴海口,齐齐哈尔、墨尔根、江
宁省水师,各赴江面,天津水师赴海口洋面。每年自四月至八月,于潮平风顺时,张帆
起碇,列阵出洋,以次鸣砲操演,馀日各率所属讲习水务。其绿旗水师营,有内河水师、
江海水师,出洋会哨,信候各省不同。每岁春秋之季,乘舰列阵,扬帆驶风,鸣角发砲,
操演咸如军律。

    其随时训练者,天聪七年,太宗始举大阅之典。八旗护军、汉军马步、满洲步军咸
集。分八旗为左右翼,汉军、满洲步兵为二营,四方环立,前设红衣砲三十位。上擐甲
乘马,诸贝勒率护军如对严敌,亲军为后盾。传令闻砲而进,闻蒙古角声而退。次汉军
马步,次满洲步军,进攻砲军。大阅礼成。严申退后之令。崇德八年,大阅于沈阳北郊,
前列汉军砲手,次满洲步兵、蒙古步兵,次骑兵,次守城应援兵,次守城砲兵,绵亘二
十里,闻砲合战。上亲临简阅,步伐止齐,军容整肃。

    顺治七年,诫各将领勿以太平而忘武备,弓马务造精良。十一年,定每年阅操赏银
之制。定骑射各兵分期演习之制。定督、抚、提、镇奖赏优等弁兵之制。

    康熙十一年,令各省营伍,须武职大员巡察。嗣后各镇臣以巡察之期上闻,不得扰
累各营。十二年,以汉军不能骑射者甚多,每旗宜增练火器。寻议八旗汉军骁骑,每佐
领下,增鸟枪兵十八名。十六年,令各营于安营驻宿之道,驰骋奔走之劳,皆须习练,
不得仅拘操演成法,直省提、镇,每岁督选标兵行围,以习劳苦。十九年,定每年演放
红衣大砲之期。二十八年,定演砲之制。每年九月朔,八旗各运大砲十位至卢沟桥西,
设枪营、砲营各一,都统率参领、佐领、散秩官、骁骑砲手咸往。工部修砲车,治火药。
日演百出,及进步连环枪砲。越十日开操。太常寺奏简都统承祭,兵部奏简兵部大臣验
操。各旗演砲十出,记中的之数。即于砲场合队操演,严鼓而进,鸣金而止,枪砲均演
九进十连环,鸣螺收阵还营。三十年,定春操之制。每旗出砲十位,火器营兵千五百名。
汉军每旗出砲十位,鸟枪兵千五百名。每佐领下之护军鸟枪兵、护军骁骑,每参领下之
散秩官、骁骑校,及前锋参领、护军参领、侍卫等,更番以从。既成列,演放鸟枪,鸣
螺进兵,至所指处,分兵殿后而归。五十年,定火器营合操阵式。八旗砲兵、鸟枪兵,
护军骁骑,分立十六营。中列镶黄、正黄二旗,次六旗,按左右翼列队,将台在中,两
翼各建令纛为表。每旗鸟枪护军在前,次砲兵,次鸟枪兵,次骁骑。台下鸣海螺者三,
以次整械结队出营。施号枪三,台下及阵内海螺递鸣,乃开阵演枪砲九次至十次,砲与
鸟枪连环无间。

    雍正四年,改定卢沟桥演枪砲为三年一次,均演一月。兵校等火药器用,由工部预
储。五年,以满洲夙重骑射,不可专习鸟枪而废弓矢,有马上枪箭熟习者,勉以优等。
七年,以直隶营汛多演空枪,通饬直省将帅,令各营以铅子演准。八年,刘汝麟建议,
汉军应习步围。寻谕各旗兵于初冬行步围,每旗行二、三次,统以各旗大臣,步行较猎,
侍卫、打牲人等,一律学习。九年,以八旗官兵未能精整,统兵各官,择不堪骑射者,
立为一营,稍优者,别立一营。每营千人,勤加操练,化弱为强。又以兵丁重在步行,
凡八旗兵给限一年习步,以日行百四十里为率,优者赏之。十年,以边陲用兵,操演加
勤,免各旗轮班值日,专习骑射长枪。十二年,定八旗汉军骁骑演习鸟枪之制。春季二
月为始,秋季八月为始,各习枪四十五日,本旗四翼仍合操二次。

    乾隆四年,定旗兵合操之制。每年春季,本旗各营官兵,于本旗教场分操二次,八
旗各营官兵,于镶黄、正黄二旗教场合操一次。至秋季合各营大操,其队伍号令,旗纛
器械,均遵大阅之制。六年,议准八旗骁骑营步射由本旗定期,骑射由兵部定期。八年,
令八旗汉军至卢沟桥演放枪砲,于九月朔为始,演放一月,简都统大臣监视,日演十出,
兵部阅操之日,每旗各演百出,演毕,合操枪砲。其金鼓号令,悉如大阅之制。十年,
以沿海水师,经大臣察阅,其操演多属具文,未谙水务,通饬将军、督、抚、提、镇,
实心训练甄别。十四年,以旗兵习练云梯,随征金川有功,凯旋后,别立健锐营,云梯
兵千名为一营,统以大臣,专练云梯、鸟枪、马步射及鞭刀等艺,并随侍行围。又于昆
明湖设趕缯船,以前锋军习水战驾船驶风之技。是年,莽阿纳上言,整顿边省营伍章程:
一、步弓均改五力以上,一、马射与步射一式,一、马兵骑射宜枪箭二技,一、鸟枪专
练准头,一、枪兵兼习弓矢,一、定优劣赏罚,一、预储军械,以固边陲。十七年,定
八旗汉军藤牌兵之制,春季与旗兵一律操演,遇大阅及诸营合操,则守护砲位,入队演
习。三十六年,令鸟枪兵宜遵定例,于演枪时,检回铅子,以励勤能。三十八年,定各
营增演马上四箭四枪之制。三十九年,以金川用兵,京城之健锐、火器二营,功绩最多,
令各省绿营习鸟枪兵弁,悉仿火器营进步连环之法操练,不得虚演阵式。寻定各营枪兵
升补之序,以资鼓励。四十年,令健锐营兵月习枪十二日,定三等为赏罚。四十三年,
令各省习枪兵弁,仿京营火器操练之法,各总兵于巡阅时,有进步连环精熟者纪功。四
十四年,令各省绿营兵习射,以五矢中三为一等。五十年,以绿营阵法,向习两仪四象
方圆等旧式,无裨实用,改仿京营阵式,由提督颁发各标镇,如式教演。各营每月定期
合操,并演九进十连环之阵。其堆拨应差兵丁,暇日一律练习。又以各省巡抚标兵,向
供给使,训练甚稀,饬各抚臣实力整理。其旧式之藤牌兵,均兼习鸟枪。五十五年,令
军机大臣会同兵部,审定演放砲位步数及惩劝之例。

    嘉庆二年,罢水师冬令凫水习艺,以恤兵艰。四年,令水营兵丁一律兼习陆战。又
令新疆屯田之兵,每营分半屯种,馀悉回营操练。令各省督抚,修理营汛墩台。督操将、
备,加力振奋。九年,令各统兵官习射以六力弓为度,习枪以迅速命中为度,申明教诫,
力挽积习,不得养尊处优。十一年,令德楞泰等兵丁,以十成之一兼习长矛,其制不得
逾丈。

    道光元年,令各军均习长矛步枪,不得专精马枪。是年,杨芳上言:“兵丁于练骑
射枪矛之外,加以车骑合步连环三项,融结参合,日操一队,以五队更番演习,六日合
操为一阵。直隶额兵,抽练四成,得一万五千三百馀人,成二百四十队,按图操演,以
齐勇怯而节进退。”允之。二年,以广东营伍废弛,严饬抚臣,实力练习,不得多立章
程。四年,罢撤梅花车砲阵式,专习部颁九进连环阵式。五年,允英和之请,以八旗圈
马四百匹,改拨巡捕营,令满洲、蒙古马兵演习骑射,春秋二季,步军统领会同左右翼
总兵简阅,三年后亲临大阅,八年,令那彦成等回疆增设防兵,筹给饷糈,议定操兵章
程,并于喀什噶尔防兵内,抽练二千名,伊犁满兵亦勤习骑射,由参赞大臣及总兵督操。
十五年,以山西满、汉营伍废弛,严饬阅兵大臣严明甄别。是年,常大淳上言,新疆、
湖南、广东、四川各营伍,日久生玩,满营则奢靡自逸,汉营则粮额多虚。由于拔补之
循私,操演之不实,以国家养兵之资,为众人雇役之用。请饬将军、督、抚,力除积习。
遇剿匪保案,不得冒滥,以励戎行。允之。并令各州县额设民壮,一律充补训练。十七
年,令各省民壮,每月随营操演,授以纪律,以辅兵力所不及。十八年,令盛京满洲兵
各勤操务,遇行围之时,不得有雇役情弊。十九年,以四川各营,技疏胆怯,致夷匪日
张,特简大臣,督率镇、道,亲往校阅。二十二年,令天津增兵六千馀人,饬各将、备
率新旧兵丁,悉加练习,首火砲,次鸟枪刀矛,辅以马队。遇警则各营联合南北砲台。
命精能武员,专司稽察,讲求方略。二十六年,令各州县民壮,随营调考刀矛杂技。三
十年,令各督、抚、提、镇,汰老弱冗滥之兵,抽练精壮,俾各营皆有选锋劲旅。不得
以工匠仆役,虚占兵粮。

    咸丰元年,奕山等以伊犁及乌鲁木齐二处满洲营增练鸟枪,拟定考验章程,并绿营
一律办理。三年,综各省绿营额兵共六十馀万人,除征调之兵,所馀存营者,汰弱留强,
定期分练。各省驻防旗兵亦如之。五年,令健锐、火器、圆明园八旗营,及前锋、护军、
八旗汉军营,饬阅兵大臣核实校令,分别劝惩。又令僧格林沁等增满洲火器营操演阵式。
十一年,以盛京、吉林、黑龙江马队官兵,日就疲弱,饬将军、副都统,无论在城在屯,
一体挑练,可造者多方鼓励,贫苦者酌量周恤,遇行围兵数不足,以馀丁随同操演。

    同治元年,以上海、宁波等海口官兵,延欧洲人训练,令曾国籓、李鸿章、左宗棠
等,酌选武员数十人,在上海、宁波习外国兵法,以副、参大员统之,学成之后,自行
教练中国兵丁。又以广东、福建营伍久弛,饬耆龄、刘长佑等于旗、绿营营内,择骁勇
员弁,习外国兵法。天津练军亦如之。其内地营兵,仍遵旧章,随时训练。是年,令文
煜等定京营绿旗兵枪队砲车合阵之制。四年,醇郡王等训练神机营兵及练兵三万馀人,
操演渐著成效,绿营亦就整肃。令仍隶醇郡王节制,督操阅兵大臣,一并阅看。是年,
令崇厚率洋枪队千五百人赴畿南,饬天津镇、芦台镇选择标兵,增练新式洋枪。六年,
以丁宝桢所拟训练马队章程十四条,饬特普钦于黑龙江所属、富明阿于吉林所属打牲人
内,招募壮丁三千人,遵章速练马队,以剿捻匪。曾经出师回旗之员,分起训练,入关
候调。十年,曾国籓建议,用兵十馀年,绿营几同虚设。查阅江南营伍,约有四宗:曰
经制绿营,曰新设水师,曰挑练新兵,曰留防勇营。凡陆兵四十一营,水师十一营,新
兵十一营,防勇十二营,兵数实存二万四千馀人。旧习宜改者,约有四端:一、兵丁应
差与操演分为二事,应差以分塘分汛为额,操演以分营分哨为额。一、绿营饷薄兵疲,
宜仿新军练军之制,裁兵加饷。一、旧用鸟枪土药,不利战阵,各营宜以次悉改洋枪。
一、水师不得仍沿马兵、战兵、守兵之名,各省水师,皆应筹造船之费,以船为家,但
兼陆操,不得居陆,外海、内洋、里河水师,器械船只,力求精整。凡此皆事关全局,
请特旨通行内外臣工,合议遵行。是年,令长江水师,及外海、内洋、里河水师,均应
专习枪砲,不得藉口演习弓矢,致开陆居之渐。沿海兵轮水师,亦免习弓矢。十二年,
沈葆桢以各兵轮虽分驻各省,而操演徵调必应声势联络,请饬兵轮统领,躬历各海口,
随时调操。十三年,李鸿章以八旗、绿营兵,用弓矢刀矛抬枪鸟枪旧法训练,固难制胜,
即新练各军,用洋枪者已少,用后膛枪及炸砲者更少,可靖内匪,而不可御外侮。曾国
籓曾拟以新械练兵,沿海七省,共练陆兵九万人,沿江三省,共练三万人,计年饷八百
万两,总理衙门议以制胜之洋枪队练习水战,丁日昌议合各省练精兵十万人,皆以费重
未能遽行。陆军与水师规制各殊,训练亦异,水师犹可陆战,陆军不能操舟。请以现有
陆营,一律选练洋枪,裁绿营疲弱之额,加新军之饷,沿海防营,悉改后膛枪,于海岸
要口,屯大支劲旅,专讲操练及筑垒诸事。各海口修洋式沙土砲台,置十馀寸口大砲,
择良将劲兵练习,以命中及远为度,以固海疆。

    光绪五年,李鸿章以德国陆军步队尤精,得力在每日林操,熟演料敌应变之法,夏
秋大操,熟演露宿野战攻守之法。其法备于一哨,扩而充之,可营可军。前于海防营内,
选游击等七员,赴德国学习林操及迎敌、设伏、布阵、绘图各法三年馀,学成回国。乃
于亲军营内,挑选哨队,仿德国一哨之制,依法教练,渐次扩充。九年,李鸿章始创设
水师学堂于天津,习驾驶等艺。十一年,张之洞酌定海防各营操练章程,旧式刀叉弓矢
已无实用,改用新操,一练卧枪,一练过山砲队,一练掘造地营,一练安放水雷,一练
修筑砲台,一练临敌散队,一练洋式火箭,一练安设行军电线,一练疾步逾濠越岭,一
练夜战,一练坚守地营及濬濠筑墙一切工程。是年,李鸿章以外洋留学生回华,于操法、
阵法、电学、水雷、旱雷,均有心得,饬分赴各营教练弁兵,并设武备学堂。十二年,
张之洞以广东省驻防营,于光绪六年,选甲兵千五百人,改练洋枪洋砲及阵法,乃裁汰
旗营水师,附入步军,编为两翼,合阵操演。饬制造局移解新式枪砲,增练砲队。十三
年,李鸿章以北洋武备学堂学生,于砲台、营垒、马队、步队、砲队诸新法,咸有成就,
饬令回营,转相传授。是年,张之洞始于广东设水师、陆师学堂,水师分管轮及驾驶攻
战二种,陆师分马步、枪砲、营造三种,兼采各国之长。二十年,张之洞之南洋水师学
堂著有成效,加以奖励。又于江宁省设陆军学堂,讲求地理、测量、营垒诸术,马、步、
砲队诸法。

    二十一年,张之洞建议,旧营积弊太深。人皆乌合,来去无恆,一弊也。兵皆缺额,
且充杂差,二弊也。里居不确,良莠不分,三弊也。摊派刻扣,四弊也。新式枪砲,抛
弃损坏,五弊也。营垒工程,不知讲求,六弊也。营弁习尚奢华,七弊也。若以洋将统
之,期其额必足,人必壮,饷必裕,军火必精,技艺必嫺,勇丁不供杂差,将领不得滥
充,此七者练兵之必要。所聘德国武将三十五人已来华,即仿德国营制,设步队八营,
二百五十人分为五哨,马队二营,一百八十骑分为三哨,砲队二营,二百人分为四哨,
工程队一营百人,医官、枪匠等咸备。凡勇丁二千八百六十人,饷四十四万两。俟操练
有效,推广加练,增至万人。以此军洋将移练第二军,俾次第以成劲旅。是年,胡燏芬
建议,新练各军,宜用一律枪砲。北洋先练五万人为大军,南洋练三万人,广东、湖北
练二万人,馀省万人,操法军械,务归一律,以便徵调。各省应一律设立武备学堂。

    二十二年,始以新法训练海陆各军。各省设立学堂,同时举办。是年,张之洞始裁
撤湖北武防等三旗,改练洋操二营,工程队一营,仿直隶武毅军新练洋操章程,参用德
国军制,聘德国武员为教习,以开风气。是年,盛宣怀建议,全国绿营兵岁饷千馀万,
练勇岁饷亦千馀万,凡八十馀万人,徒耗财力,无裨实用,宜悉行裁撤。共练新军三十
万人,就各省情形轻重,定兵数多寡,徵募训练,悉仿西法。旋总理衙门以各省营伍,
骤难尽裁,先就北洋新练两军,及江南自强军、湖北洋操队,切实教练。俟裁兵节饷,
次第推广。饬两江、两湖督臣,较准制造局枪砲画一办理。又于武昌城设武备学堂,聘
洋员教习。

    二十四年,令各省稽察缺额摊派之弊,严行革除。至操练之法,宜不拘成格,尽力
变通,饬督办军务王大臣议之。寻以神机营、火器营、健锐营、武胜新队,操演嫺熟,
赏统兵大臣有差。令满、蒙、汉各军骁骑营、两翼前锋、护军营,五成改习洋操,五成
改用洋枪,八旗汉军砲队营、藤牌营,一并改练,神机营汰弱留强,共练马步兵万人。
其阵法器械营制饷章,酌仿泰西兵制。是年秋,上亲诣团河及天津大阅新操。又令各省
增水师学堂学额,增造练船,习驾驶诸术。二十五年,以北洋各军训练三年,饬统兵大
臣取各种操法,绘图贴说以闻。步队以起伏分合为主。砲队以攻坚挫锐为期。马队以出
奇驰骤为能。工程队以扩地利、备军资为事。以平时操练之法,备异日战阵之需。二十
六年,邓华熙于安徽省城设立武备学堂,习枪砲战阵诸学。

    二十七年,以各省制兵防勇,积弊甚深,饬将军、督、抚,就原有各营,严行裁汰,
精选若干营,分为常备、续备、巡警等军,更定饷章,一律操习新式枪砲。又令南北洋、
湖北之武备学堂,山东之随营学堂,酌量扩充,认真训练。是年,刘坤一、张之洞等,
以二十年来,各省练习洋操,屡经整顿,而旧日将领,于新操多未谙习。东西各国教将
练兵要旨,约有十二:一曰教士以礼,使知有耻自重,一曰调护士卒起处饮食,一曰讲
明枪砲弹药质性源流之法,一曰枪砲线路取准之法,一曰掘濠筑垒避枪砲之法,一曰马
步砲各队择地借势之法,一曰测量绘图之法,一曰队伍分合转变之法,一曰守卫侦探之
法,一曰行军工程制造之法,一曰筹备行军衣粮辎重之法,一曰行军医药之法。各疆臣
均应选择统领、营、哨各官,均切实研究。练兵固亟,练将尤要。数年以后,非武备学
堂出身者,不得充将弁。更请仿英、法之总营务处,日本之参谋部,于都城专设衙门,
掌全国水陆兵制、饷章、地理绘图、操练法式、储备粮饷、转运舟车、外交侦探等事。
平日之预筹,临时之调度,悉以此官掌之。兼采众长,务求实用。令内外臣工合议。二
十八年,设北洋行营将弁学堂,实演战击诸法。此历朝训练之规也。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