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一百四


    ○河渠四

    △直省水利

    清代轸恤民艰,亟修水政,黄、淮、运、永定诸河、海塘而外,举凡直省水利,亦
皆经营不遗馀力,其事可备列焉。

    顺治四年,给事中梁维请开荒田、兴水利,章下所司。十一年,诏曰:“东南财赋
之地,素称沃壤。近年水旱为灾,民生重困,皆因水利失修,致误农工。该督抚责成地
方官悉心讲求,疏通水道,修筑堤防,以时蓄泄,俾水旱无虞,民安乐利。”

    康熙元年,重修夹江龙兴堰,又凿大渠以广灌溉。二年,修和州铜成堰,龙首、通
济二渠。交城磁瓦河涨,水侵城,筑堤障之。三年,修嘉定楠木堰。九年,修郿县金渠、
宁曲水利。十二年,重修城固五门堰。十九年,濬常熟白茆港、武进孟渎河。二十三年,
修五河南湖堤坝。二十七年,修徽州鱼梁坝。三十七年,命河督王新命修畿辅水利。

    三十八年,圣祖南巡,至东光,命直隶巡抚李光地察勘漳河、滹沱河故道。覆疏言:
“大名、广平、真定、河间所属,凡两河经行之处,宜开濬疏通,由馆陶入运。老漳河
与单家桥支流合,至鲍家嘴归运,可分子牙河之势。”三十九年,帝巡视子牙河堤,命
于阎、留二庄间建石闸,随时启闭。御史刘珩言,永平、真定近河地,应令引水入田耕
种。谕曰:“水田之利,不可太骤。若剋期齐举,必致难行。惟于兴作之后,百姓知其
有益,自然鼓励效法,事必有成。”四十年,李光地言:“漳河分四支,三支归运皆弱,
一支归淀独强。遇水大时,当用挑水坝等法,使水分流,北不至挟滹沱以浸田,南不至
合卫河以害运。”如所请行。

    四十三年,挑杨村旧引河。先是子牙河广福楼开引河时,文安、大城民谓有益,青
县民谓不便,各集河干互控。至是河成,三县民皆称便。天津总兵官蓝理请于丰润、宝
坻、天津开垦水田,下部议。旋谕曰:“昔李光地有此请,朕以为不可轻举者,盖北方
水土之性迥异南方。当时水大,以为可种水田,不知骤涨之水,其涸甚易。观琉璃河、
莽牛河、易河之水,入夏皆涸可知。”次年部臣仍以开垦为请,谕以此事暂宜存置,可
令蓝理于天津试开水田,俟冬后踏勘。

    四十八年,濬郑州贾鲁河故道,自东赵讫黄河涯口新庄。于东赵建闸一,黄河涯口
筑草坝石闸各一。甘肃巡抚舒图言:“唐渠口高于身,水势不暢,应引黄河之水汇入宋
澄堡。如水不足用,更于上游近黄处开河引水,酌建闸坝,以资蓄泄。”从之。江苏巡
抚于准言:“丹阳练湖,冬春泄水济运,夏秋分灌民田。自奸民图利,将下湖之地佃种
升科,民田悉成荒瘠。请复令蓄水为湖,得资灌溉。”从之。五十七年,以沛县连年被
水,命河督赵世显察勘。世显言:“金乡、鱼台之水,由沛之昭阳湖历微山湖,从荆山
口出猫兒窝入运。近因荆山口十字河淤垫,致低田被淹。应将沙淤濬通,再于十字河上
筑草坝。若遇运河水浅,即令堵塞,俾水全归微山湖,出湖口闸以济运,则民田漕运两
有裨益。”从之。

    世宗时,于畿辅水利尤多区画。雍正三年,直隶大水,命怡亲王允祥、大学士硃轼
相度修治。因疏请濬治卫河、淀池、子牙、永定诸河,更于京东之灤、蓟,京南之文、
霸,设营田专官,经画疆理。召募老农,谋导耕种。四年,定营田四局,设水利营田府,
命怡亲王总理其事,置观察使一。自五年分局至七年,营成水田六千顷有奇。后因水力
赢缩靡常,半就湮废。是年命侍郎通智、单畴书,会同川督岳锺琪,开惠农渠于查汉托
护,以益屯守,复建昌润渠于惠农渠东北。六年,浚文水近汾河渠,引灌民田,开嵩明
州杨林海以泄水成田。八年,帝以宁夏水利在大清、汉、唐三渠,日久颓坏,命通智同
光禄卿史在甲勘修。是年修广西兴安灵渠,以利农田,通行舟。濬陈、许二州沟洫。

    十年,云贵总督鄂尔泰言:“滇省水利全在昆明海口,现经修濬,膏腴田地渐次涸
出。惟盘龙江、金棱、银棱、宝象等河俱与海口近,亟宜建筑坝台。”又言:“杨林海
水势暢流,周围草塘均可招民开垦。宜良江头村旧河地形稍高,宜另开河道以资灌溉。
寻甸河整石难凿,宜另濬沙河,俾得暢流。东川城北漫海,水消田出,亦可招垦。”均
从之。十二年,营田观察使陈时夏言:“文安、大城界内修横堤千五百馀丈,营田四十
八顷俱获丰收。但恐水涸即成旱田,请于大堤东南开建石闸,北岸多设涵洞,以资宣
泄。”从之。

    乾隆元年,大学士嵇曾筠请疏濬杭、湖水利。两广总督鄂弥达言:“广、肇二属沿
江一带基围,关系民田庐舍,常致冲坍,请于险要处改土为石,陆续兴建。”下部议行。
江南大雨水,淮阳被淹,命濬宿迁、桃源、清河、安东及高邮、宝应各水道。二年,命
总督尹继善筹画云南水利,无论通粤通川及本省河海,凡有关民食者,及时兴修。陕西
巡抚崔纪陈凿井灌田以佐水利之议。谕令详筹,勿扰闾阎。

    三年,大学士管川陕总督事查郎阿言:“瓜州地多水少,民田资以灌溉者,惟疏勒
河之水,河流微细。查靖逆卫北有川北、巩昌两湖,西流合一,名蘑菇沟。其西有三道
柳条沟,北流归摆带湖。请从中腰建闸,下濬一渠,截两沟之水尽入渠中,为回民灌田
之利。”贵州总督张广泗请开凿黔省河道,自都匀经旧施秉通清水江至湖南黔阳,直达
常德,又由独山三脚坉达古州,抵广西怀远,直达广东,兴天地自然之利。均下部议行。
四年,安徽布政使晏斯盛言,江北凤、颍以睢水为经,庐州以巢湖为纬,他如六安旧有
堤堰,滁、泗亦多溪壑,概应动帑及时修濬,从之。川陕总督鄂弥达等言:“宁夏新渠、
宝丰,前因地震水涌,二县治俱沉没。请裁其可耕之田,将汉渠尾展长以资灌溉。惟查
汉渠百九十馀里,渠尾馀水无多,若将惠农废渠口修整引水,使汉渠尾接长,可灌新、
宝良田数千顷。”上嘉勉之。

    五年,河督顾琮言:“前经总河白锺山奏称‘漳河复归故道,则卫河不致泛溢,为
一劳永逸之计’。臣等确勘,自和兒寨东起,至青县鲍家嘴入运之处止,计程六百馀里,
河身淤浅,两岸居民稠密。若益以全漳之水,势难容纳,则改由故道,于直隶不能无患,
然不由故道,又于山东不能无患。惟有分泄防御,使两省均无所害,庶为经久之图。”
总办江南水利大理卿汪漋言:“盐城东塘河及阜宁、山阳各河道,高邮、宝应下游,及
串场河、溱潼河,俱淤浅,应挑濬。其串场河之范堤,及拼茶角二场堤工,俱逼海滨,
应加宽厚。扬州各闸坝应疏筑,限三年告成。”均如所请行。安徽巡抚陈大受言:“江
北水利关系田功。原任籓司晏斯盛奏定兴修,估银四十馀万。窃思水利固为旱涝有备,
而缓急轻重,必须熟筹。各州县所报,如河圩湖泽,及大沟长渠,工程浩繁,民力不能
独举,自应官为经理。其馀零星塘荅,现有管业之人,原皆自行疏濬,朝廷岂能以有
限钱粮,为小民代谋畚锸?”上韪之。河南巡抚雅尔图言:“豫省水利工程,惟上蔡估
建堤坝,系防蔡河异涨之水。其馀汝河、滍河堤堰,应令地主自行修补。至开濬汝河、
颍河等工,请停罢以节糜费。”报闻。

    六年春,雅尔图言:“永城地洼积潦,城南旧有渠身长三万一千馀丈,通澮河,年
久淤浅。现乘农隙,劝谕绅民挑濬,俾水有归。”又言:“前奉谕旨,开濬省城乾涯河,
复于中牟创开新河一,分贾鲁河水势,由沙河会乾涯河,以达江南之涡河而汇于淮,长
六万五千馀丈,今已竣工。”赐名惠济。

    九年,御史柴潮生言:“北方地势平衍,原有河渠淀泊水道可寻。如听其自盈自涸,
则有水无利而独受其害。请遣大臣赍帑兴修。”命吏部尚书刘于义往保定,会同总督高
斌,督率办理。寻请将宛平、良乡、涿州、新城、雄县、大城旧有淀渠,与拟开河道,
并堤埝涵洞桥闸,次第兴工。下廷议,如所请行。先是御史张汉疏陈湖广水利,命总督
鄂弥达查勘。至是疏言:“治水之法,有不可与水争地者,有不能弃地就水者。三楚之
水,百派千条,其江边湖岸未开之隙地,须严禁私筑小垸,俾水有所汇,以缓其流,所
谓不可争者也。其倚江傍湖已辟之沃壤,须加谨防护堤塍,俾民有所依以资其生,所谓
不能弃者也。其各属迎溜顶冲处,长堤连接,责令每岁增高培厚,寓疏濬于壅筑之中。”
报闻。

    十一年,大学士署河督刘于义等疏陈庆云、盐山续勘疏濬事宜,下部议行。青州瀰
河水涨,冲开百馀丈决口,旋堵。博兴、乐安积水,挑引河导入溜河。十二年夏,宿迁、
桃源、清河、安东之六塘河,及沭阳、海州之沭河,山水涨发,地方被淹,命大学士高
斌、总督尹继善,会同河臣周学健往勘。议于险处加宽挑直,建石桥,开引河,官民协
力防护,从之。十三年,湖北巡抚彭树葵言:“荆襄一带,江湖袤延千馀里,一遇异涨,
必借馀地容纳。宋孟珙知江陵时,曾修三海八櫃以潴水。无如水浊易淤,小民趋利者,
因于岸脚湖心,多方截流以成淤,随借水粮鱼课,四围筑堤以成垸,人与水争地为利,
以致水与人争地为殃。惟有杜其将来,将现垸若干,著为定数,此外不许私自增加。”
报闻。十四年,云南巡抚图尔炳阿以疏凿金沙江底绩,纂进金沙江志。

    十七年,江苏巡抚庄有恭言:“苏州之福山塘河,太仓之刘河,乃常熟等八州县水
利攸关,岁久不修,旱涝无备。请于附河两岸霑及水利各区,按亩酌捐,兴工修建。”
得旨嘉奖。十八年,陕甘总督黄廷桂言:“巴里坤之尖山子至奎素,百馀里内地亩皆取
用南山之水,自山口以外,多渗入沙碛,必用木槽接引,方可暢流。请于甘、凉、肃三
处拨种地官兵千名,前往疏濬。”如所请行。以江南、山东、河南积年被水,而山东之
水汇于淮、徐,河南之水达于凤、颍,须会三省全局以治之,命侍郎裘曰修、梦麟往来
察阅,会江苏、安徽、河南各巡抚计议。寻曰修言:“包、澮二河在宿、永连界处,为
泄水通商之要道。入安徽境内有石桥六,应加宽展。洪河、睢河与虹县之柏家河、下江
之林子河、罗家河,应补修子堰。凤台之裔沟、黑濠、泾泥三河应挑深,使暢达入淮。”
梦麟言:“砀山、萧县、宿迁、桃源、山阳、阜宁、沭阳共有支河二十馀,应分晰疏
濬。”均从之。

    二十三年,豫省开濬河道工竣,允绅民请,于永城建万岁亭,并御制文志之。山东
巡抚阿尔泰言:“济宁、汶上、嘉祥毗连蜀山湖,地亩湮没约千馀顷,拟将金线、利运
二闸启闭,使湖水济运,坡水归湖,可以尽数涸出。”得旨嘉奖。二十四年,濬京师护
城河及圆明园一带河。御史李宜青请疏濬畿辅水源,命直隶总督方观承条议以闻。观承
言:“东西二淀千里长堤,即宋臣何承矩兴堰遗迹。今昔情形有异。倘泥往迹,害将莫
救。如就淀言利,则三百馀里中水村物产,视昔加饶,惟遇旱而求通雨泽于水土之气,
则人事有当尽者耳。”四川总督开泰言:“灌县都江大堰引灌成都各属及眉、邛二州田
亩,宁远南有大渡河,自冕宁抵会理三口,与金沙江合,支河杂出,堰坝最多,俱应相
机修濬。”部议从之。

    初,御史吴鹏南请责成兴修水土之政,命各督抚经画。浙江巡抚庄有恭言水之大利
五,江、湖、海、渠、泉。他省得其二三,而浙实兼数利。金、衢、严三郡,各有山泉
溪涧,灌注成渠,堰坝塘荡,无不具备。惟仁和、钱塘之上中市、三河垸、区塘、苕溪
塘,海盐之白洋河、汤家铺庙、泾河,长兴之东西南漊港,永嘉之七都新洲陡门、九都
水湫、三十四都黄田浦陡门,实应修举,以收已然之利。至杭州临平湖、绍兴夏盖湖,
有关田畴大利,应设法疏挑,或召佃垦种,再体勘办理。”允之。

    二十五年,阿尔泰疏言:“东省水利,以济运为关键,以入海为归宿。济、东、泰、
武之老黄河、马颊、徒骇等河,兗、沂、曹之洸、涑等河,共六十馀道,皆挑濬通暢。
运河民埝计长七百馀里,亦修整完固。青、莱所属乐安、平度、昌邑、濰县、高密等州
县,应挑支河三十馀,俱节次挑竣。莱州之胶莱河,纳上游诸水,高密有胶河,亦趋胶
莱,易致漫溢,应导入百脉湖,以分水势。沂州属兰、郯境内应开之武城等沟河二十五
道,又续挑之响水等沟河二十五道,引洼地之水由江南邳州入运,并已工竣。”帝嘉之。

    二十六年,河东盐政萨哈岱言:“盐池地洼,全恃姚暹渠为宣泄。近因渠身日高,
涨漫南北堤堰禁墙内。黑河实产盐之本,年久浅溢。涑水河西地势北高南下,倘汛涨南
趋,则盐池益难保护。五姓湖为众水所汇,恐下游阻滞,逆行为患。均应及时疏通。”
从之。明年,帝南巡,谕曰:“江南滨河阻洳之区,霖潦堪虞,而下游蓄泄机宜,尤以
洪泽湖为关键。自邵伯以下,金湾及东西湾滚坝,节节措置,特为三湖旁疏曲引起见。
若溯源絜要,莫如广疏清口,乃及今第一义。至六塘河尾闾横经盐河以达于海,所有修
防事宜,该督、抚、河臣会同盐政,悉心覈议以闻。”

    二十八年,帝以天津、文安、大城屡被霪潦,积水未消,命大学士兆惠督率经理。
又以曰修前办豫省水利有效,命驰往会勘,复命阿桂会同总督方观承酌办。阿桂等以
“子牙河自大城张家庄以下,分为正、支二河,支河之尾归入正河,形势不顺。请于子
牙河村南斜向东北挑河二十馀里;安州依城河为入淀尾闾,应挑长二千二百馀丈;安、
肃之漕河,应挑长三千七百馀丈。其上游之姜女庙,应建滚水石坝,使水由正河归淀。
新安韩家埝一带为西北诸水汇归之所,应挑引河十三里有奇”。如所议行。

    二十九年,改建惠济河石闸。修湖北溪镇十里长堤,及广济、黄梅江堤。濬江都堰,
开支河一,使涨水径达外江。三十二年,修筑淀河堤岸,自文安三滩里至大城庄兒头,
长二千七百馀丈。山东巡抚崔应阶言:“武定近海地洼,每遇汛涨,全恃徒骇、马颊二
河分流入海。徒骇下游至霑化入海处,地形转高,难议兴挑。勘有坝上庄旧漫口河形地
势顺利,应开支河,俾两道分泄。”江苏巡抚明德言:“苏州南受浙江诸山经由太湖之
水,北受扬子江由镇江入运之水,伏秋汛发,多致漫溢。请修吴江、震泽等十县塘路。”
均从之。

    三十三年,滹沱水涨,逼临正定城根,添筑城西南新堤五百七十馀丈,回水堤迤东
筑挑水坝五。河神祠前筑鱼鳞坝八十丈。藁城东北两面,滹水绕流,顺岸筑埽三百六十
丈,埽后加筑土埝。三十五年,挑濬苏郡入海河道,白茆河自支塘镇至滚水坝,长六千
五百三十馀丈;徐六泾河自陈荡桥至田家坝,长五千九百九十馀丈。三十六年,濬海州
之蔷薇、王家口、下坊口、王家沟四河。以直隶被水,命侍郎袁守侗、德成分往各处督
率疏消。尚书裘曰修往来调度,总司其事。山东巡抚徐绩查勘小清河情形,请自万丈口
挑至还河口,计四十里,使正、引两河分流,由河入泊,由泊达沟归海。诏如所议行。
广西巡抚陈辉祖言:“兴安陡河源出海阳山,至分水潭,旧筑铧嘴以分水势,七分入湘
江为北陡,三分入漓江为南陡,于进水陡口内南北建大小天坪,以资蓄泄,复建梅阳坪,
以遏旁行故道,并以引灌粮田。近因连雨冲陷,请修复土石各工。”下部知之。

    三十八年,挑濬禹城漯河、高密百脉湖引河。四十年,修筑武昌省城金河洲、太乙
宫滨江石岸。江南旱,高、宝皆歉收。总督高晋,河督吴嗣爵、萨载合疏言:“嗣后洪
湖水势,应以高堰志椿为准,各闸坝涵洞相机启放,总使运河存水五尺以济漕,馀水侭
归下河以资灌溉。”从之。四十一年,修西安四十七州县渠堰共千一百馀处。总督高晋
言:“瓜洲城外查子港工接连回澜坝,江岸忽于六月裂缝,坍塌入江约百馀丈,西南城
墙塌四十馀丈。现在水势已平,拟将瓜洲量为收进,让地于江,并沿岸筑土坝以通纤
路。”谕令妥善经理。

    四十二年,山西巡抚觉罗巴延三言:“太原西有风峪口,旁俱大山,大雨后山水下
注县城,猝难捍御。请自峪口起,开河沟一,直达汾水,所占民田止四十馀亩,而太原
一城可期永无水患。”四十三年,疏濬湖州漊港七十二。修昌邑海堤,居民认垦堤内硷
废地千二百馀顷。濬镇洋刘河,自西陈门泾上头起,至王家港止。四十四年,改建宣化
城外柳川河石坝,并添筑石坦坡。漳河下游沙庄坝漫口,淹及成安、广平,水无归宿。
于成安柏寺营至杜木营,绕筑土埝千一百馀丈。

    四十七年,云南巡抚刘秉恬言:“邓川之瀰苴河,上通浪穹,下注洱海,中分东西
两湖。东湖由河入海,河高湖低,每遇夏秋涨发,回流入湖,淹没附近粮田。绅民倡捐,
将湖尾入海处堵塞,另开子河,引东湖水直趋洱海,又自青石涧至天洞山,筑长堤、建
石闸,使河归堤内,水由闸出,历年所淹田万一千二百馀亩,全行涸出。”得旨嘉奖。
又言:“楚雄龙川江自镇南发源,入金沙江。近年河溜逼城,请于相近镇水塔挑濬深通,
导引河溜复旧。又澂江之抚仙湖下游,有清水、浑水河各一,浑水之牛舌石坝被冲,汇
流入清,以致为害。请于牛舌坝东另开子河,以泄浑水,并将河身改直,使清水暢达。”
上奖勉之。

    五十年,河南巡抚何裕城言:“卫河历汲、淇、滑、濬四县,滨河田亩,农民筑堤
以防淹浸,不能导河灌田。辉县百泉地势卑下,而获嘉等县较高,难以纡回导引。其馀
汲县、新乡并无泉源,祗有凿井一法,既可灌田,亦藉以通地气,已派员试开。”濬贾
鲁、惠济两河。修宁夏汉延、唐来、大清、惠农四渠。五十一年,山东商人捐资挑濬盐
河,并于东阿、长清、齐河、历城建闸八。

    五十三年,荆州万城堤溃,水从西北两门入,命大学士阿桂往勘。寻疏言:“此次
被水较重,土人多以下游之窖金洲沙涨逼溜所致,恐开挑引河,江水平漾无势,仍至淤
闭。请于对岸杨林洲靠堤先筑土坝,再接筑鸡嘴石坝,逐步前进,激溜向南,俟洲坳刷
成兜湾,再趁势酌挑引河,较为得力。”报闻。五十四年,濬通惠河、朝阳门外护城河
及温榆河。五十五年,培修千里长堤,潴龙河、大清河、卢僧河等堤,凤河东堤,及西
沽、南仓、海河等叠道,改建丰城东西是石工。筑潜江仙人旧堤千二百八十馀丈。挑
濬永城洪河。

    五十七年,两江总督书麟等言:“瓜洲均系柴坝,江流溜急,接筑石矶,不能巩固。
请于回澜旧坝外,抛砌碎石,护住埽根,自裹头坍卸旧城处所靠岸,亦用碎石抛砌,上
面镶埽。嗣后每年挑溜,可期溜势渐远。”得旨允行。又言:“无为州河形兜湾,应将
永成圩坝加筑宽厚。拟于马头埂开挖河口三十丈,曾家脑至东圩坝旧河亦展宽三十丈,
俾河流顺暢。”上韪之。改萧山荷花池堤为石工,堵河内民堰漫口五十馀丈,修复丰城
江岸石堤。五十九年,荆州沙市大坝,因江流激射,势露顶冲,添建草坝。

    嘉庆五年,挑濬檿牛河、黄家河,及新安、安、雄、任丘、霸、高阳、正定、新乐
八州县河道。六年,京师连日大雨,拨内帑挑濬紫禁城内外大城以内各河道,及圆明园
一带引河。文安被水,命直督陈大文详议。疏言:“文地极洼,受水浅,地与河平,自
建治以来,别无疏濬章程。惟查大城河之广安横堤,为文邑保障,迤南有河间千里长堤,
可资外卫。两堤之中,有新建闸座,以泄河间漫水。再于地势稍下之龙潭湾,开沟疏濬,
或不致久淹。”从之。

    八年,伊犁将军松筠言:“伊犁土田肥润,可耕之地甚多,向因乏水,今拟设法疏
渠引泉,以资汲灌。应请广益耕屯,以裕满兵生计,并借官款备办耕种器物。”如所请
行。十一年,疏筑直隶千里长堤,及新旧格淀堤。十二年,湖广总督汪志伊言:“堤垸
保卫田庐,关系紧要。汉阳等州县均有未涸田亩,未筑堤塍。应亟筹勘办,以兴水利而
卫民田。”从之。十六年,以畿辅灾歉,命修筑任丘等州县长堤,并雄县叠道,以工代
赈。十七年,濬武进孟渎河。挑阜宁救生河,太仓刘河。修天津、静海两县河道。濬东
平小清河,及安流、龙拱二河,民便河。十八年。江南河道总督初彭龄疏陈江省下河水
利,宜加修理。得旨允行。十九年,大名、清丰、南乐三县七十馀庄地亩,久为卫水淹
没,村民自原出夫挑挖,请官为弹压。御史王嘉栋疏言:“杭、嘉、湖被旱歉收,请开
濬西湖,以工代赈。”皆允之。二十一年,疏濬吴淞江。二十二年,章丘民言,长白、
东岭二山之水,向归小清河入海。自灰坝被冲,水归引河,章丘等县屡被水灾。命礼部
侍郎李鸿宾往勘。次年,巡抚陈预疏言:“小清河以章丘、邹平、长山、新城为上游,
高苑、博兴、乐安为下游,正河及支派沟多有淤垫。请先疏濬上游,并将浒山等二泊一
湖挑挖宽深,则水势不至建瓴直注,下游亦不骤虞漫溢。”得旨允行。建沔阳石闸,挑
引渠,以时启闭。

    二十五年,修都江堰。御史陈鸿条陈兴修水利营田事宜,命直隶、山东、山西、河
南各督抚一体筹画兴举。修襄阳老龙石堤。库车办事大臣嵩安疏报别什托固喇克等处挑
渠引水,垦田五万三千馀亩。有诏褒勉。

    道光元年,修湖州黑窑厂江堤,濬泾阳龙洞渠、凤阳新桥河。二年,加筑襄阳老龙
石堤。濬正定柏棠、护城、泄水、东大道等河,并修斜角、回水等堤。兴修杭州北新关
外官河纤道。直隶总督颜检请筑沧州捷地减河闸坝,濬青县、兴济两减河,修通州果渠
村坝埝。皆如议行。疏濬铜山荆山桥河道,及南乡奎河。挑江都三汊河子、盐河五闸淤
浅,及沙漫州江口沙埂。修丰城及新建惠民桥堤。三年,修汾河堤堰,并移筑李绰堰,
改挖河身。修天门、京山、锺祥堤垸,及监利樱桃堰、荆门沙洋堤。挑挖热河旱河,并
添修荆条单坝。堵文安崔家窑、崔家房漫口。修河东盐池马道护堤,并濬姚暹渠、李绰
堰、涑水河。刑部尚书蒋攸銛言:“上年漳河漫水下流,由大名、元城直达红花堤,溃
决堤埝,由馆陶入卫,应亟筹议。”命大学士戴均元驰勘。寻奏言:“元城引河穿堤入
卫,河身窄狭,应挑直展宽,以暢其流。红花堤以下新刷水沟五百馀丈,应挑成河道,
以期分泄。”又:“漳自南徙合洹以来,卫水为其顶阻,每遇异涨,民埝不能捍御,以
致安阳、内黄频年冲决。今漳北趋,业已分杀水势。拟于樊马坊、陈家村河幹北岸筑坝
堵截,使分流归并一处。自柴村桥起,接连洹河北岸,建筑土坝,樊马坊以下王家口添
筑土格土坝,以免串流南趋,使漳、洹不致再合。”诏皆从之。

    四年,筑德化、建昌、南昌、新建四县圩堤。修培荆州万城大堤横塘以下各工,及
监利任家口、吴谢垸漫决堤塍。给事中硃为弼请疏浚刘河、吴淞,及附近太湖各河。御
史郎葆辰请修太湖七十二漊港,引苕、霅诸水入湖以达于海。御史程邦宪请择太湖泄水
最要处所,如吴江堤之垂虹桥、遗爱亭、庞山湖,疏剔沙淤,剷除荡田,令东注之水源
流无滞。先后疏入,命两江总督孙玉庭、江苏巡抚韩文绮、浙江巡抚帅承瀛会勘。玉庭
等言:“江南之苏、松、常、太,浙江之杭、嘉、湖等属,河道淤垫,遇涨辄溢。现勘
水道形势,疆域虽分两省,源委实共一流。请专任大员统治全局。”命江苏按察使林则
徐综办江、浙水利。

    御史陈澐疏陈畿辅水利,请分别缓急修理。给事中张元模请于赵北口连桥以南开桥
一座,以古赵河为引河,并挑北卢僧河,以分减白沟之独流。帝命江西巡抚程含章署工
部侍郎,办理直隶水利,会同蒋攸銛履勘。含章请先理大纲,兴办大工九。如疏天津海
口,濬东西淀、大清河,及相度永定河下口,疏子牙河积水,复南运河旧制,估修北运
河,培筑千里长堤,先行择办。此外如三支、黑龙港、宣惠、滹沱各旧河,沙、洋、洺、
滋、洨、唐、龙凤、龙泉、潴龙、檿牛等河,及文安、大城、安州、新安等堤工,分年
次第办理。又言勘定应濬各河道,塌河淀承六减河,下达七里海,应挑宽罾口河以泄北
运、大清、永定、子牙四河之水入淀。再挑西堤引河,添建草坝,泄淀水入七里海,挑
邢家坨,泄七里海水入蓟运河,达北塘入海。至东淀、西淀为全省潴水要区,十二连桥
为南北通途,亦应择要修治。均如所请行。濬虞城惠民沟,夏邑巴清河、永城减水沟。
玉庭言:“三江水利,如青浦、娄县、吴江、震泽、华亭承太湖水,下注黄浦,各支河
浅滞淤阻,亟应修砌。吴淞江为太湖下注幹河,由上海出闸,与黄浦合流入海。因去路
阻塞,流行不暢,应于受淤最厚处大加挑浚。”得旨允行。

    五年,陕西巡抚卢坤疏报咸宁之龙首渠,长安之苍龙河,泾阳之清、冶二河,盩厔
之涝、峪等河,郿县之井田等渠,岐山之石头河,宝鸡之利民等渠,华州之方山等河,
榆林之榆溪河、芹河,均挑濬工竣,开复水田百馀顷至数百顷不等。修监利江堤,襄阳
老龙石堤。已革御史蒋时进畿辅水利志百卷。直隶总督蒋攸銛疏陈防守千里长堤善后事
宜,报闻。安阳、汤阴广润陂,屡因漳河决口淤垫,命巡抚程祖洛委员确勘挑渠,将积
水引入卫河,使及早涸复。筑荆州得胜台民堤。

    七年,闽浙总督孙尔准言:“莆田木兰陂上受诸渠之水,下截海潮,灌溉南北洋平
田二十馀万亩。近因屡经暴涨,泥沙淤积,陡门石堤损坏,以致频岁歉收。现经率同士
民捐资修培南北两岸石工告竣。”得旨嘉奖。濬汉川草桥口、消涡湖口水道。御史程德
润言荆山王家营屡决,下游各州县连年被灾。请饬相度修筑。命湖广总督嵩孚筹议,因
请仿黄河工程切滩法,平其直射之溜势,再将下游沙洲开挑引河,破其环抱,以顺正流。
帝恐与水争地,虚糜无益,命刑部尚书陈若霖等往勘。覆言:“京山决口三百二十馀丈,
锺祥溃口百七十馀丈,正河经行二百馀年,不应舍此别寻故道。惟有挑除胡李湾沙塊,
先暢下游去路,将京山口门挽筑月堤,展宽水道,锺祥口门于堵闭后,添筑石坝二,护
堤攻沙。”帝韪之,命嵩孚驻工督办。

    八年,河南巡抚杨国桢言:“汤河、伏道河并广润陂上游之羑河、新惠等河,向皆
朝宗于卫,因故道久湮,频年漫溢。现为一劳永逸之计,因势利导,悉令暢流。又南阳
白河、淅川、丹江水势浩瀚,俱切近城根,亟应筑碎石、磨盘等坝二十馀道,分别挑溜
抵御。”均如所请行。挑濬冀州东海子淤塞沟身,以工代赈。

    九年,修宿迁各河堤岸,丹阳下练湖闸坝。濬宿州奎河。筑喀什噶尔新城沿河堤岸。
两江总督蒋攸銛言:“徐州河道,如萧县龙山河,邳州睢宁界之白塘河,邳州旧城民便
河,砀山利民、永定二河,又沛县堤工,邳州沂河民埝,丰县太行堤,皆最要之工,请
次第估办兴挑。”从之。十年,修湖北省会江岸,并添建石坝。挑濬漳河故道。修保定
南关外河道,及徐河石桥、河间陈家门堤。濬东平小清河,及安流、龙拱二河。修公安、
监利堤。

    十一年,修南昌、新建、进贤圩堤,及河间、献县河堤,天门汉水南岸堤工。桐梓
被水,开濬戴家沟河道。命工部尚书硃士彦察勘江南水患,疏请修筑无为及铜陵江坝。
给事中邵正笏言江湖涨滩占垦日甚,谕两江总督陶澍、湖广总督卢坤等饬属详勘,其沙
洲地亩无碍水道者,听民认垦,否则设法严禁。十二年,挑除星子蓼花池淤沙,疏通沟
道,并筑避沙堑坝。修筑南昌、新建圩堤,又改丰城土堤为石。

    十三年,湖广总督讷尔经额请修襄阳老龙及汉阳护城石堤,武昌、荆州沿江堤岸。
两江总督陶澍请修六合双城、果盒二圩堤埂,濬孟渎、得胜、湾港三河,并建闸座。均
如议行。户部请兴修直隶水利城工,命总督琦善确察附近民田之沟渠陂塘,择要兴修,
以工代赈。御史硃逵吉言,湖北连年被水,请疏江水支河,使南汇洞庭湖,疏汉水支河,
使北汇三台等湖,并疏江、汉支河,使分汇云梦,七泽间堤防可固,水患可息。御史陈
谊言,安陆滨江堤塍冲决为害,请建五闸坝,挑濬河道,以泄水势。疏入,先后命讷尔
经额、尹济源、吴荣光等遴员详勘。

    十四年,修良乡河道桥座。濬沔阳天门、牛氾支河,汉阳通顺支河,并修筑滨临江、
汉各堤。濬石首、潜江、汉川支河,修荆州万城大堤,华容等县水冲官民各垸。濬砀山
利民、永定二河。筑南昌、新建、进贤、建昌、鄱阳、德安、星子、德化八县水淹圩堤。
修潜江、锺祥、京山、天门、沔阳、汉阳六州县临江溃堤,以工代赈。修邳、宿二州县
沂河堤埝、及王翻湖等工。濬太仓、七浦及太湖以下泖淀,并修元和南塘宝带桥。

    十六年,濬河东姚暹渠。修库车沿河堤坝。濬海盐河道。又贷江苏司库银濬盐城皮
大河、丰县顺堤河,并修筑堤工,从两江总督林则徐等请也。命大学士穆彰阿、步军统
领耆英、工部尚书载铨,勘估京城内外应修河道沟渠。十七年,修武昌沿江石岸,锺祥
刘公菴、何家潭老堤,潜江城外土堤,及丰城土石堤工,并建小港口石闸石埽。十八年,
修黄梅堤。濬丰润、玉田黑龙河。

    十九年,修武昌保安门外江堤,蕲州卫军堤,汉阳临江石堤。叶尔羌参赞大臣恩特
亨额覆陈巴尔楚克开垦屯田情形。先是,帝允伊犁将军特依顺保之请,命于巴尔楚克开
垦屯田。嗣署参赞大臣金和疏陈不便,复命恩特亨额详筹。至是,疏言:“该处渠身仅
三百二十八里有奇,沿堤两岸培修,水势甚旺,足资灌溉。并派屯丁分段看守,遇水涨
时,有渠旁草湖可泄,不致淹漫要路。”谕:“照旧妥办,务于屯务边防实有裨益。”
伊犁将军关福疏报,额鲁特爱曼所属界内塔什毕图,开正渠二万五千七百馀丈,计百四
十馀里,得地十六万四千馀亩,实属肥腴,引水足资灌溉。诏褒勉之。

    是岁汉水盛涨,汉川、沔阳、天门、京山堤垸溃决。二十年,总督周天爵疏报江、
汉情形,拟疏堵章程六:一,沙滩上游作一引坝,拦入湖口,再作沙是障其外面,以
堵旁泄;一,江之南岸改虎渡口东支堤为西堤,别添新东堤,留宽水路四里馀,下达黄
金口,归于洞庭,再于石首调弦口留三四十里沮洳之地,泻入洞庭;一,江之北岸旧有
闸门,应改为滚坝,冬启夏闭;一,襄阳上游多作挑坝,撑水外出,再于险要处所,加
筑护堤护滩;一,襄阳河四面堤畔,应用砖石多砌陡门,夏令相机启闭;一,襄河水势
浩大,应添造滚坝,冬启夏闭,于两岸低洼处所,引渠纳水。下所司议行。是年修华容、
武陵、龙阳、沅江四县官民堤垸,又修荆州大堤,及公安、监利、江陵、潜江四县堤工。

    二十二年,堵鹿邑涡河决口。先是,黄水决口,大溜直趋涡河,将南岸观武集、郑
桥、刘洼庄、古家桥及淮宁之阎家口、吴家桥、徐家滩、娄家林、季家楼堤顶漫塌,太
和民田悉成巨浸,阜阳以次州县亦被漫淹。至是,安徽巡抚程楙采言:“豫工将次合龙,
涡河决口若不及时兴修,下游受害益深。请敕河南抚臣迅筹堵筑。”从之。湖广总督裕
泰等疏报江水盛涨,冲陷万城堤以上之吴家桥水闸,并决下游上渔埠头大堤,直灌荆州
郡城,仓库监狱均被淹漫。水消退后,而埠头漫口较宽,势难对口接筑。拟修挽月堤一,
并先于上下游各筑横堤一。如所请行。修筑库伦堤坝,及邹县横河口、李家河口民堰。

    二十三年,直隶总督讷尔经额疏陈直隶难以兴举屯政水利,略云:“天津至山海关,
户口殷繁,地无遗利。其无人开垦之处,乃沿海硷滩,潮水咸濇,不足以资灌溉。至全
省水利,历经试垦水田,屡兴屡废,总由南北水土异宜,民多未便。而开源、疏泊、建
闸、修塘,皆需重帑,未敢轻议试行。但宜于各境沟洫及时疏通,以期旱涝有备,或开
凿井泉,以车戽水,亦足裨益田功。”如所议行。修海阳寮哥宫、涸溪、竹崎头堤工。

    二十四年,修江夏江堤。濬海州沭河。七月,荆州江势汎涨,李家埠内是决口,
水灌城内。江陵虎渡口汛江支各堤亦多漫溢。谕总督裕泰筹款修筑。九月,万城大堤合
龙。伊犁将军布彦泰等言:“惠远城东阿齐乌苏废地可垦复良田十馀万亩,拟引哈什河
水以资灌注,将塔什鄂斯坦田庄旧有渠道展宽,接开新渠,引入阿齐乌苏东界,并间段
酌挑支河。”又言:“伊拉里克地亩与喀喇沙尔属蒙古游牧地以山为界,该处河水一道,
由山之东面流出,距游牧地尚隔一山,于蒙古生计无碍,堪以开垦。请濬大渠支渠并泄
水渠,引用伊拉里克河水。”又言:“奎屯地方宽广,有河一道,系由库尔喀喇乌苏南
山积雪融化汇流成河,近水地亩早有营屯户民承种。又苏沁荒地有万馀亩,土脉肥润,
祗须挑渠引水,可以俱成沃壤。”均如所请行。

    二十五年,濬贾鲁河,修汶上马踏湖民堰。命喀喇沙尔办事大臣全庆查勘和尔罕水
利,疏言:“和尔罕地本膏腴,宜将西北哈拉木扎什水渠并东南和色热瓦特大渠接引,
可资耕种。中隔大小沙梁,业已挑通,宜于冲要处砌石钉椿,使沙土不致坍卸,渠道日
深,足以灌溉良田。”又言:“伊拉里克地居吐鲁番所辖托克逊军台之西,土脉腴润,
谓之板土戈壁,其西为沙石戈壁。二百馀里,至山口出泉处,有大阿拉浑、小阿拉浑两
水,汇成一河。从前渠道未开,水无收束,一至沙石戈壁,散漫沙中,而板土戈壁水流
不到,转成荒滩。今将极西之水导引而东,在沙石戈壁凿成大渠三段,复于板土戈壁多
开支渠,即遇大汛,水有所归。又吐鲁番地亩多系掘井取泉,名曰卡井,连环导引,其
利甚溥。惟高埠难引水逆流而上,应听户民自行挖井,冬春水微时,可补不足。”下廷
臣议行。

    二十六年,乌鲁木齐都统惟勤请修理喀喇沙尔渠道坝堤,并陈章程四,命伊犁将军
萨迎阿覆覈,尚无流弊,诏如所请行。六塘河堤冲溃,各州县连年被水,命两江总督璧
昌等覈办。覆言,海州境内六塘河及蔷薇河淤垫冲决,田庐受淹,于运道宣防,大有关
系,应从速借款挑筑,允之。修温榆河果渠村坝埽。二十七年,扎萨克郡王伯锡尔呈献
私垦地亩,内有生地四千八百三十馀亩,接濬新渠二,添开支渠二,以资分灌。

    二十八年,两江总督李星沅请修沛县民埝埽坝,裕泰请修江夏堤工、锺祥廖家店外
滩岸,直隶总督讷尔经额请修筑万全护城石坝,均如所请。御史杨彤如劾河南抚臣三次
挑挖贾鲁河决口,费几百万,迄无成功,请敕查办。诏褫鄂顺安以下职。新任巡抚潘铎
疏言:“贾鲁河工程应以复硃仙镇为修河关键。惟硃仙镇内及街南北河道淤垫最甚,今
议添办柴稭埽工,以防两岸淤沙。其淤沙最深处,挑濬较难,另择乾土十数里,改道以
通旧河,责成各员赔修,限四十五日工竣。”从之。

    二十九年,江苏巡抚傅绳勋言:“阴雨连绵,积水无从宣泄,以致江、淮、扬等属
堤圩多被冲破。请仿农政全书櫃田之法,以土护田,坚筑高峻,内水易于车涸,劝民举
行,以工代赈,并查勘海口,开挖闸洞泄水。”帝嘉勉之。三十年,修襄阳老龙石堤,
及汉阳堤坝,武昌沿江石岸,潜江土堤、锺祥高家堤。御史汪元方以浙江水灾,多由棚
民开山,水道淤阻所致,疏请禁止。谕巡抚吴文镕严查,并命江苏、安徽、江西、湖广
各督抚一体稽查妥办。

    咸丰元年,浙江巡抚常大淳疏陈清理种山棚民情形,略言:“浙西水利,馀杭、南
湖骤难濬复,应先开支河、修石闸,以资蓄泄。上游治而下游之患亦可稍平。浙东则绍
兴之三闸口外,鄞县、象山等河溪,现经筹挑。”报闻。三年,太常卿唐鉴进畿辅水利
备览,命给直隶总督桂良阅看,并著于军务告竣时,酌度情形妥办。

    同治元年,御史硃潮请开畿辅水利,并以田地之治否,定府县考绩之殿最。命直隶
总督文煜等将所辖境内山泉河梁淀湖及可开渠引水地方详查,并妥议章程。寻覆疏言:
“有可举行之处,或碍于地界,或限于力量,或当掘井制车,或须抽沟筑圩,均设法催
劝,推行尽利。”三年,江苏士民殷自芳等以“山阳、盐城境内市河、十字河、小市河
蜿蜒百里,东注马家荡,沿河民田数千顷,旱则资其灌溉,潦则资其宣泄。自乾隆六年
大挑以后,迄今百馀年,河淤田废,水旱均易成灾。垦请挑濬筑墟,引运河水入市河,
以苏民困”。命两江总督、江苏巡抚覈办。

    五年,御史王书瑞言,浙江水利,海塘而外,又有漊港。乌程有三十九氵娄,长兴
有三十四漊。自逆匪窜扰后,泥沙堆积,漊口淤阻,请设法开濬。又言苏、松诸郡与杭、
嘉、湖异派同归,湖州处上游之最要,苏、松等郡处下游之最要。上游阻塞,则害在湖
州,下游阻塞,则害在苏、松,并害及杭、嘉、湖。请饬江苏一并勘治。从之。六年,
濬清河张福口引河。八年,安徽巡抚吴坤修言,永城与宿州接壤之南股河,久经淤塞,
下接灵壁,低洼如釜,早成巨浸,水无出路,拟查勘筹办。从之。

    九年,濬白茆河道,改建近海石闸。江苏绅民请濬复淮水故道,命两江总督、江苏
巡抚、漕运总督会筹。覆疏言:“挽淮归故,必先大濬淤黄河,以暢其入海之路,继开
清口,以导其入黄,继堵成子河、张福口、高良涧三河,以杜旁泄。应分别缓急兴工,
期以数年有效。”下部议,从之。是年内阁侍读学士锺佩贤亦以疏濬海港为请。于是浙
抚杨昌濬言:“漊港年久淤塞,查明最要次要各工,分别估修,拟趁冬隙时,先将寺桥
等九港及诸、沈二漊趕办,其馀各工及碧浪湖工程,次第筹画,应与吴江长桥及太湖出
水各口同时修濬。”得旨允行。

    十年,修龙洞旧渠,并开新渠以引泾水。江苏巡抚张之万请设水利局,兴修三吴水
利。于是重修元和、吴县、吴江、震泽桥窦各工。最大者为吴淞江下游至新闸百四十丈,
别以机器船疏之。凡太仓七浦河,昭文徐六泾河,常熟福山港河、常州河,武进孟渎、
超瓢港,江阴黄田港、河道塘闸、徒阳河、丹徒口支河,丹阳小城河,镇江京口河,均
以次分年疏导,几及十年,始克竣事。先是侯家林决口,河督乔松年以为时较晚,请来
年冬举办。至是,巡抚丁宝桢言,此处决口不堵,必致浸淹曹、兗、济十馀州县,若再
向东南奔注,则清津、里下河一带更形吃重,请亲往督工堵筑。诏奖勉之。

    十二年,以直隶河患频仍,命总督李鸿章仿雍正间成法,筹修畿辅水利。旋议定直
隶诸河,皆以淀池为宣蓄。西淀数百里河道,为民生一大关键,先堵赵村决口,筑磁河、
潴龙河南堤,以御外水,挑濬卢僧、中亭两河,分减大清河水势,以免倒灌。并疏通赵
王河道,将苟各庄以上巨堤及下口鹰嘴坝各建闸座。是年秋,直隶运河堤决,内阁学士
宋晋请择修各河渠,以工代赈,从之。十三年,挑濬天津陈家沟至塌河淀边减河三千七
百馀丈,又自塌河淀循金钟河故道斜趋入蓟运河,开新河万四千一百馀丈,俾通省河流
分溜由北塘归海。石庄户决口,夺溜南趋,命宝桢速筹堵筑。旋以决口骤难施工,请在
迤下之贾庄建坝堵合,即于南北岸普筑长堤。而北岸濮州之上游为开州,并饬直督合力
筹办。

    光绪元年,濬文安胜芳河,修菏泽贾庄南岸长堤及北岸金堤。二年,濬张家桥新旧
泗河。三年,濬济宁夏镇迤南十字河。给事中夏献馨请修水利以裕民食,谕各督抚酌夺
情形,悉心区画。四年,修补滨江黄柏山至樊口四十里老堤,并于樊口内建石闸。五年,
修都江堰堤,灌县、温江、崇庆旧淹田地涸复八万二千馀亩。

    七年,挑濬大清河下游,使水暢入东淀,并于献县硃家口古羊河东岸另辟滹沱减河,
使水归子牙河故道,达津入海。濬宝坻、武清境内北运减河。大学士左宗棠请兴办顺直
水利,以陕甘应饷之军助直隶治河之役。总督李鸿章言:“近畿水利,受病过深,凡永
定、大清、滹沱、北运、南运五大河,及附丽之六十馀支河,原有闸坝堤埝,无一不坏,
减河引河,无一不塞,而节宣诸水之南泊、北泊、东淀、西淀,早被浊流填淤,仅恃天
津三岔口一线海河,迤逦出口。平时既不能暢消,秋冬海潮顶托倒灌,节节皆病。修治
之法,须先从此入手。五大河中,以永定之害为最深。其大清、北运、南运,须分别挑
濬筑堤,修复减河。滹沱趋向无定,自来未设堤防。同治七年,由藁城北徙,以文安大
洼为壑,其故道之难复,上游之难分,下游之难泄,曾国籓与臣详陈有案。东西淀宽广
数百里,淤泥厚积,人力难施。频年以来,修复永定河金门闸坝,裁湾切滩,加筑是
段。大清河则于新、雄境内开卢僧减河,霸州、文安境内接开中亭、胜芳等河,分泄上
游盛涨;于任丘开赵王减河,分泄西淀盛涨;又于文安左各庄至台头挑河身二十馀里,
以暢下游去路。滹沱河则于河间及文安挖开引河二,又于献县硃家口另辟减河三十馀里,
均归子牙河达津。北运河则于通州筑坝,挽潮白河归槽,于香河王家务、武清筐兒港修
复石坝,以泄涨水,于天津霍家嘴疏濬引河,以通下口。又于武清、宝坻挑挖王家务、
筐兒港两减河,以资暢泄。南运河则于青、沧、静海修堤二百馀里,于静海新官屯另辟
减河六十馀里,使别途出海。又于天津城东永定、大清、滹沱、北运交会之陈家湾,开
河百馀里,分泄四大河之水,迳达北塘入海。其无极、蠡、博、高阳一带,则坚筑珠龙
河是,以防滹沱北越。任丘至天津一带,则加筑千里堤、格淀堤,使河自河而淀自淀。
又于广平开洺河,顺德挑澧河,赵州濬、槐、午诸河。此外河道受害较深者,均酌量
疏筑。今宗棠请以随带各营移治上游,正可辅直隶之不逮。此后应修何处,当随时会商,
实力襄助。”疏入,命恭亲王奕、醇亲王奕枻会同办理。是年加修子牙河堤万七千四
百馀丈,文安西堤二千九百馀丈,展宽静海东堤二千四百馀丈。

    九年,安徽学政徐郙言:“江、皖两省水患频仍,亟须挑泗、沂为导淮先路,仿抽
沟法,循序疏治,由大通口引河入海,泄水较易。”命宗棠、昌濬会商筹办。寻疏覆言:
“天下无有利无害之水,疏旧黄河,分减泗、沂,近年已著成效,自当加挑宽深,兼疏
大通口以暢出海之途,设复淮局于清江,派员提调。估计分年分段兴办,去其太甚之害,
留其本然之利。江北于皖省为下游,下游利,上游自无不利矣。”报闻。

    十年,河南巡抚鹿传霖言:“豫省地势平衍,卫、淇、沁、潭襟带西北,淮、汝、
涡、颍交汇东南,如果一律疏通,加以沟渠引灌,农田大可受益。今河道半皆壅滞,沟
渠亦多荒废,拟借人力以补天灾,派员分赴各州县履勘筹画,或疏或濬,志在必成,使
民间晓然于有利农田,自能踊跃用命。”诏如所请行。宗棠言:“兴修江南水利各工,
最大者为硃家山、赤山湖。硃家山自浦口至张家堡,接通滁河,绵亘百二十馀里。赤山
湖自道士坝、蟹子坝至三汊河下游,亦绵亘百二十里。两年工竣,不惟沿江圩田均受其
利,而粮艘货船亦可由内河行,尤属农商两便。”下部知之。十一年七月,以张曜所部
十营、冯南斌二营、蒋东才四营,濬京师内外护城河,十一月竣工。十三年,河决郑州,
全溜注淮,因濬张福口引河,及兴化之大周闸河、丁溪场之古河口、小海三河,俾由新
阳、射阳等河入海。十四年,凿广西江面险滩,由苍梧迄阳朔七百馀里,共开险滩三十
五。

    十六年,江苏巡抚刚毅以宝山蕴藻河道失修,迤西大坝壅遏水脉,请兴工挑筑。给
事中金寿松言利少害多,命总督曾国荃妥筹。覆疏言,拟拆去同治间所筑土坝,以通嘉
定、宝山之水道,仍规复咸丰间所建旧闸,以还嘉定之水利。另开引河以通河流,俾得
随时宣泄。下部知之。挑濬馀杭南湖,并疏濬苕溪。华州罗纹河下游各村连年遭水,沿
河数百顷良田尽成泽国。巡抚鹿传霖请由吴家桥北大荔之胡村,开渠引水注渭,则其流
舒暢,被淹民田,即可涸复耕作,从之。

    给事中洪良品以直隶频年水灾,请筹疏濬以兴水利。事下总督筹议。鸿章言:“原
奏大致以开沟渠、营稻田为急,大都沿袭旧闻,信为确论,而于古今地势之异致,南北
天时之异宜,尚未深考。夫以太行左转,西北万峰矗天,伏秋大雨,口外数千里千溪万
派之水,奔腾而下,畿南一带地平土疏,顷刻辄涨数尺或一二丈,冲荡泛溢,势所必然。
圣祖虑清浊河流之不可制也,乃筑千里堤、格淀是,使淀与子牙河各行一路。世宗虑
永定河南行之淤淀也,令引浑河别由一道,改移下口。其馀官堤民堤,今昔增筑,综计
不下三四千里,沙土杂半,险工林立,每当伏秋盛涨,兵民日夜防守,甚于防寇,岂有
放水灌入平地之理?今若语沿河居民开渠引水,鲜不错愕骇怪者。且水田之利,不独地
势难行,即天时亦南北迥异。春夏之交,布秧宜雨,而直隶彼时则苦雨少泉涸。今釜阳
各河出山处,土人颇知凿渠艺稻。节届芒种,上游水入渠,则下游舟行苦浅,屡起讼端。
东西淀左近洼地,乡民亦散布稻种,私冀旱年一穫,每当伏秋涨发,辄遭漂没。此实限
于天时,断非人力所能补救者也。以近代事考之,明徐贞明仅营田三百九十馀顷,汪应
蛟仅营田五十顷,董应举营田最多,亦仅千八百馀顷,然皆黍粟兼收,非皆水稻。且其
志在垦荒殖穀,并非藉减水患。今访其遗迹,所营之田,非导山泉,即傍海潮,绝不引
大河无节制之水以资灌溉,安能藉减河水之患,又安能广营多穫以抵恃大之入?雍正间,
怡贤亲王等兴修直隶水利,四年之间,营治稻田六千馀顷,然不旋踵而其利顿减。九年,
大学士硃轼、河道总督刘于义,即将距水较远、地势稍高之田,听民随便种植。可见直
隶水田之不能尽营,而踵行扩充之不易也。恭读乾隆二十七年上谕‘物土宜者,南北燥
湿,不能不从其性。傥将洼地尽改作秧田,雨水多时,自可藉以储用,雨泽一歉,又将
何以救旱?从前近京议修水利营田,始终未收实济,可见地利不能强同’。谟训昭垂,
永宜遵守。即如天津地方,康熙间总兵蓝理在城南垦水田二百馀顷,未久淤废。咸丰九
年,亲王僧格林沁督师海口,垦水田四十馀顷,嗣以旱潦不时,迄未能一律种稻,而所
费已属不赀。光绪初,臣以海防紧要,不可不讲求屯政,曾饬提督周盛传在天津东南开
挖引河,垦水田千三百馀顷,用淮勇民夫数万人,经营六七年之久,始获成熟。此在潮
汐可恃之地,役南方习农之人,尚且劳费若此。若于五大河经流多分支派,穿穴堤防濬
沟,遂于平原易黍粟以秔稻,水不应时,土非泽埴,窃恐欲富民而適以扰民,欲减水患
而適以增水患也。”

    十七年,刚毅言:“吴淞江为农田水利所资,自道光六年浚治后,又经六十馀年,
淤垫日甚。前年秋雨连旬,河湖汎滥,积涝竟无消路。去年十月,派员开办,并调营勇
协同民夫,分段合作,约三月内可告竣。”报闻。鸿章又言:“宝坻青龙湾减河,自香
河之王家务经宝坻至宁河入海。去岁霪雨兼旬,河流狂涨,横堤决岸,宝坻受害独深。
广安桥以下,河身浅窄,大宝庄以上,并无河槽,应与昔年所开之普济河、黄庄新河一
律挑深,添建石闸。”沈秉成、松椿言:“淮南堰圩所管之洪泽湖,关系水道利病盐
漕诸务。今全湖之水下趋,毫无节制。现勘得应行先办之工,曰修复三坝,曰修整束水
堤,曰展挑三福口,计三项工程,不过数万两可以集事。或有议于礼河迤西蔡家庄建滚
水石坝,使水可蓄泄,较有把握。惟巨款难筹,应暂缓办。”均诏如所请。堵筑吴桥宣
惠河缺口二。河陕汝道铁珊,以阌乡北滨黄河,城垣屡被冲坍,因于城外筑大石坝,挑
溜护城。

    十八年,疏凿福山港、徐六泾二河,及高浦、耿泾、海洋塘、西洋港四河。山东巡
抚福润言:“小清河为民田水利所关,年久淤塞。前抚臣张曜筹议疏通,因工涨款绌,
仅修下游博兴之金家桥至寿光海道,长百馀里。其上游工程,应接续兴挑,庶使历城等
县所受各水,悉可入海。今拟规复小清河正轨,而不拘牵故道,由金家桥而西取直,择
洼区接开正河,历博兴、高苑、新城、长山、邹平至齐东曹家坡,长九十七里,又于金
家桥迤下开支河二十四里,至柳桥,以承济麻大湖上游各河之水,引入新河,计长四千
二百馀丈。”诏从之。

    二十年,崇明海岸被潮冲啮,逼近城墙。于青龙港东西两面设立敌水坝四,加建木
桥,叠砌石塊,以御风潮。二十一年,署两江总督张之洞言:“黄河支流之减水河洪河,
自虞城、夏邑、永城经砀山、萧县,达宿州、灵壁、泗州之睢河,而注于洪湖。其间湖
港纷歧,皆下注睢河。乾隆年间,以睢河不能容,导水为三,曰北股、中股、南股。中
股为睢河正流。咸丰初,黄河日益淤垫,渐及改徙,豫、江、皖各河亦逐段淤阻,水潦
泛溢为害,尤以永、萧、砀为甚。同治间建议疏河,恆以工程过大,屡议屡辍。今拟改
道办法,导北股河之水以达灵壁岳河,导中股、南股河之水合流入宿州运粮沟,以达澮
河,而运粮一沟恐不能容纳,应治沱河梁沟以复其旧,使各河之水皆顺轨下注洪湖,不
致横溢,则各属水患永息矣。”诏如所请行。

    二十二年,御史华煇疏陈兴修水利八事:曰引泉,曰筑塘,曰开渠,曰通湖,曰开
井,曰蓄水,曰用车,曰填石。下所司议。二十四年,濬太仓刘河,自殷港门至浦家港
口四千一百馀丈。二十八年,江西巡抚李兴锐言:“近年水患频仍,皆由鄱阳湖日见淤
浅,而长江昔宽今狭,骤遭大雨,疏泄不及,遂至四溢为灾。请于冬晴水浅时,购制挖
泥机器轮船数艘,将全湖分别挑挖。其上游河道亦一律择要疏治。既为防水患起见,亦
为兴商务张本。”从之。修湖北省城北路堤红关至春山八段,南路堤白沙洲至金口十段,
以御外江之汎涨。建石闸数座,以备内湖之宣泄。又于附郭沿江十馀里,一律增修石剥
岸。濬小清河,开徒阳河百二十馀里。

    宣统元年,署直隶总督那桐言:“通州鲇鱼沟堤岸,自光绪九年决口,流入港沟而
归凤河。嗣后屡堵屡溃。至二十四年大汛复决,迄今未能堵闭,以致武清百数十村频年
溃没。今拟于鲇鱼沟暂建滚水坝,俾全溜不致旁趋。倘遇盛涨,即将土埝挑除,俾资分
泄。一面将上游堤坝挑补整齐,疏濬青龙湾等处引河,以减盛涨,筑拦水埝以御浑流,
修估龙凤河以疏积潦。滚水坝工程应即兴办。其修堤及疏引河,应于本年秋后部署,来
年二月兴工。拦水埝及龙凤河,应于来年秋后部署,次年二月兴工。均限伏汛前报竣。”
下部议行。湖广总督陈夔龙请修复江、襄溃口,略谓:“江、襄各堤,以潜江之袁家月
堤为最要。此次溃口,堤身冲刷,顿落四百馀丈,回流湍急,附近悉成泽国,应及时筑
合。此外郭家嘴、禹王庙溃堤,及天门黑牛渡、沔阳吕蒙营、公安高李公、松滋杨家脑、
监利河龙庙各堤工,均拟派员督办筹修,以期巩固。”从之。

    宁夏满营开垦马厂荒地,先治唐渠,以裕潴停之地。挑濬百二十馀里,曰正渠;自
靖益堡开支口,引水西北行四十馀里而入之沟,曰新渠;沿渠列小口四十,挟水以归诸
田,曰支渠。唐渠以西,沦为泽国,非沟以宣之不为功。自杏子湖起,穿沟二百八十馀
里,建大小石闸、木闸四十二,石桥、木桥三十三,经始上年九月,至本年八月告成,
名曰湛恩渠,约成腴田二十万亩。是年,东三省总督、奉天巡抚合词请修辽河,先从双
台子河堤入手,次年续修鸭岛、冷家口工程,并挑挖海口拦江沙,与辽河工程同时举办。
下部知之。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