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九十九


    ○食货五

    △钱法茶法矿政

    钱法太祖初铸“天命通宝”钱,别以满、汉文为二品,满文一品钱质较汉文一品为
大。天聪因之。世祖定鼎燕京,大开铸局,始定一品。于户部置宝泉局,工部置宝源局。
“顺治通宝”钱,定制以红铜七成、白铜三成搭配鼓铸。钱千为万,二千串为一卯,年
铸三十卯。每钱重一钱。二年,增重二分,定钱七枚准银一分,旧钱倍之。民间颇病钱
贵,已更定十枚准一分。各省、镇遵式开铸,先后开山西、陕西、密云、蓟、宣、大同、
延绥、临清、盛京、江西、河南、浙江、福建、山东、湖广及荆州、常德、江宁三府铸
局。五年,停盛京、延绥二局。六年,移大同局于阳和。七年,开襄阳、郧阳二府铸局。
八年,停各府、镇铸。十年,复开密云、蓟、宣、阳和、临清铸局。初户部以新铸钱足
用,前代惟崇祯钱仍暂行,馀准废铜输官,偿以直,并禁私铸及小钱、伪钱,更申旧钱
禁。嗣以输官久不尽,通令天下,限三月期毕输,逾限行使,罪之。

    是年廷议疏通钱法,以八年增重一钱二分五釐为定式,幕左汉文“一釐”二字,右
宝泉铸一字曰“户”,宝源曰“工”,各省、镇并铸开局地名一字,如太原增“原”字、
宣府增“宣”字之类,钱千准银一两,定为画一通行之制。禁私局,犯者以枉法赃论。
时官钱壅滞,通以敛散法,酌定京、外局钱,配搭俸饷。钱粮旧制徵银七钱三,皆著为
令。而直省局钱不精,私铸乘之,卒壅不行,悉罢铸,专任宝泉、宝源,精造一钱四分
重钱,幕用满文,俾私铸艰于作伪。现行钱限三月销毁。更定私铸律,为首及匠人罪斩
决,财产没官,为从及知情买使,总甲十家长知情不首,地方官知情,分别坐斩绞,告
奸赏银五十两。

    十七年,复直省铸,令准重钱式,幕兼用满、汉文。康熙元年,铸纪元钱,后凡嗣
位改元,皆铸如例。高宗内禅,铸乾隆钱十二,嘉庆钱十八,非常例也。自改铸一钱四
分钱,奸民辄私销,乃定律罪之比私铸。遂禁造铜器,为私销也。十八年,申严其禁,
军器、乐器之属,许造用五斤以下者。时重钱销益少,直苦昂。二十三年,允钱法侍郎
陈廷敬纠复一钱旧制。久之,钱贵如故,乃申定钱直禁,银一两易钱毋得不足一千,然
钱直终不能平。季年银一两易钱八百八十至七百七十。乃发五城平粜钱易银以平其价。

    自旧钱申禁,而闽地僻远,犹杂制钱行之。二十四年,巡抚金鋐以为言,学士徐乾
学疏称:“自古皆古今钱相兼行使,听从民便。”因历数历代旧事,谓“自汉五铢以来,
未尝废古而专用今。隋销古钱,明天启后尽括古钱充铸,钱之变也。且钱法敝,可资古
钱以澄汰,故易代仍听流通。矧闽处岭外,宜听民行使”。上韪其言,尽宽旧钱废钱之
禁。是年定旗籍私铸私销罪如律。四十一年,以循旧制改轻钱,私铸复起,廷臣请罢小
制钱,仍铸一钱四分重钱,新旧钱暂兼行,新钱千准银一两,旧钱准七钱。诏从之。然
私铸竟不能止。

    四十五年,山东请铸大钱。会获得常山私铸,上以私铸不尽大钱,必多私销,宜先
收后禁,乃令钱粮银一两折收二千文,钱尽,折收铜器。户部以新钱不敷,请展至五年
后毁旧铸。越二年,襄阳私铸钱潜贮漕艘入京,大理卿塔进泰奉命会查,疏请严禁收毁,
再犯私铸私贩罪如律,船户运弁罪同私铸,地方官知情,斩决,没其家;失察,夺职。
法益加严。

    官局用铜,自四十四年兼采滇产。雍正元年,巡抚杨名时请岁运滇铜入京。廷议即
山铸钱为便,因开云南大理、霑益四局,铸运京钱,幕文曰“云泉”。上以钱为国宝,
更名“宝云”,并令直省局钱,幕首“宝”字,次省名,纯满文。其后运京钱时铸时罢。

    乾隆二年,以钱价久不平,饬大兴、宛平置钱行官牙以平钱价。上念私销害尤甚,
益厉行铜器禁。官非三品以上不听用,旧有铜器限三年内输官,逾限以私藏禁物论,已
禁仍造,罪比盗铸为从。遂通令禁造铜器。寻益严限制,惟一品始听用,馀悉禁之,藏
匿私用,皆以违禁论。十二年,上以钱重则私销,轻则私铸,令复一钱二分旧制。十三
年,定翦钱边律罪为绞监候。先是尚书海望以铜禁病民,疏陈四弊,高宗然之,遂罢禁
铜收铜令。

    复以京师钱价昂,银一两仅易八百文,诏发工部节慎库钱平价。御史陶正靖疏陈钱
价不平,弊由经纪蠹害钱法,遽命革除之。浙江布政使张若震言钱贵弊在私毁。如使配
合铜铅,参入点锡,铸成青钱,则销者无利。试之验,因采其议,铸与黄钱兼行。定私
铸铅钱禁,为首及匠人绞监候,为从及知情买使,减一等。申严贩运及囤积制钱之禁,
凡积钱至百千以上,以违例论。上谕廷臣曰:“今之言禁者,亦第补偏救弊,非能正本
清源也。物之定直以银不以钱,而官民乃皆便钱不便银,趋利之徒,以使低昂为得计,
何轻重之倒置也?嗣是宜重用银,凡直省官修工程,民间总置货物,皆以银。”

    二十二年,两广总督李侍尧请禁旧钱、伪钱。上以民间杂用吴三桂“利用”、“洪
化”、“昭武”诸伪钱,第听自检出,官为易之以充铸,旧钱仍听行使。二十四年,回
部平,颁式于叶尔羌,铸“乾隆通宝”,枚重二钱,幕铸叶尔羌名,左满文,右回文,
用红铜,并毁旧普尔钱充铸。越二年,阿克苏请铸,如叶尔羌例。复允西藏开铸银钱,
重一钱与五分二种,文曰“乾隆宝藏”,幕用唐古忒字,边郭识年分。以上二类钱,第
行之回、藏,内地不用。二十九年,令回部铸钱,永用乾隆年号。

    时至中叶,钱直昂,直省皆增炉广铸,价暂趋于平。会铜运迟滞,市侩居奇增直,
害钱法,通饬督抚毋得轻请停炉减卯。季年私铸益多,四川、云、贵为渊薮,流布及江、
浙。云、贵官钱亦以不善罢铸。又自律严私铸,常宽之以收毁,莠民恃以行诈,私钱日
出不穷。五十七年,湖广总督毕沅请收买毋立限。上谓湖北乃私铸总汇,不图禁绝而预
思所以卸过,命严稽私贩,仍予宽限二年。五十九年,以官私钱错出,钱贱,乃暂罢直
省铸,私钱通限一年收缴,而吏胥缘为奸。嘉庆元年,复直省铸。至十年,直省未尽复
卯,钱复贵,通饬各督抚按卯鼓铸。然嗣是局私私铸相踵起,京局钱至轮郭肉好糢糊脆
薄,“宝苏”铸中杂沙子,掷地即碎,而贵州、湖广私铸盛行,江苏官局私局秘匿。至
道光间,闽、广杂行“光中”、“景中”、“景兴”、“嘉隆”诸夷钱,奸民利之,辄
从仿造。贵阳大定官局亦别铸底大钱,钱法自是益坏。

    时华洋互市,以货易银,番船冒禁,岁漏出以千万计,御史黄中模、章沅咸以为言。
而大髻、小髻、蓬头、蝙蝠、双柱、马剑各种番银,亦潜输内地以规利,自闽、广通行
至黄河以南。而洋商复挟至各省海口,阳置货而阴市银,至洋银日多,纹银日少而贵。
上患之,命粤督申严禁约,然所禁不及洋银,仿铸之广板、福板、杭板、吴庄、行庄,
耗华银如故。御史黄爵滋请并禁使出洋,更立专条,议从重科。十七年,诏沿江沿海督
抚、海关监督,饬属严稽偷漏,定功过,行赏罚,而海内银卒耗竭,每两易钱常至二千。
廷臣谋所以重钱以杀银之势,而议格不行。

    先是道光中叶,银外泄而贵,朝野皆欲行大钱以救之。广西巡抚梁章钜疏言其利。
文宗即位,四川学政何绍基力请行大钱以复古救时。上意初不谓然,卒与官票、宝钞行
焉。钞尝行于顺治八年,岁造十二万八千有奇。十年而罢。嘉庆间,侍讲学士蔡之定请
行钞。咸丰二年,福建巡抚王懿德亦以为请。廷议以窒碍难行,卻之。是时银亏钱匮重,
而军需河饷糜帑二千数百万,筹国计者,率以行官票请。次年,命户部集议。惠亲等请
饬部制造钱钞与银票相辅并行。票钞制以皮纸,额题“户部官票”,左满、右汉,皆双
行,中标二两平足色银若干两,下曰“户部奏行官票”。凡原将官票兑换银钱者,与银
一律,并准按部定章程,搭交官项。伪造者依律治罪。边文龙。钞额题“大清宝钞”,
汉字平列,中标准足制钱若干文,旁八字为“天下通宝,平准出入”,下曰“此钞即代
制钱行用,并准按成交纳地丁钱粮一切税课捐项,京、外各库一概收解”。边文如票。
大钱当千至当十,凡五等,重自二两递减至四钱四分。当千、当五百,净铜铸造,色紫;
当百、当五十、当十,铜铅配铸,色黄。百以上文曰“咸丰元宝”,以下曰“重宝”,
幕满文局名。四年,以乏铜,兼铸当五铁钱及制钱。已而更铸铅制钱。乾隆间,京局用
铜,滇、洋兼资,后专行滇运。时以道梗铜滞,故权宜出此。定议票银一两抵制钱二千,
钞二千抵银一两,票钞亦准是互相抵,民间完纳丁粮税课及一切官款,亦准五成,京、
外应放库款如之。大钱上下通行如票钞,抵银如制钱之数,输官以三成,铁钱通用如大
钱。阻挠罪以违制,伪造钞票斩监候,私铸加严。通饬京、外设置官钱局。寻以直省延
不奉行,嗣后议于各府置钞局,发大钱于行店,俾钱钞通融互易以便民,丁粮搭收票钞,
零星小户银钞尾零,搭交铜铁大钱,皆先从直隶、山东实行。官吏折勒骫法,商民交易
不平价,从严处治。七年,令顺天直隶各属钱粮,自本年上忙始,以实银四成、宝钞三
成、当十铜铁大钱三成搭交,一切用项,亦按成搭放。寻从户部议,自本年下忙始,直
隶照银七票三徵收,大钱三成即纳在钞票三成内,交票交钱听便。

    然钞法初行,始而军饷,继而河工,搭放皆称不便,民情疑阻。直省搭收五成,以
款多抵拨既艰,搭放遂不复肯搭收。民间得钞,积为无用,京师持钞入市,非故增直,
即匿货,持向官号商铺,所得皆四项大钱,不便用,故钞行而中外兵民病之。其后京师
以官号七折钱发钞,直益低落,至减发亦穷应付,钞遂不能行矣。大钱当千、当五百,
以折当过重最先废,当百、当五十继废,铁钱以私票梗之而亦废,乃专行当十钱。盗铸
丛起,死罪日报而不为止。局钱亦渐恶,杂私铸中不复辨,奸商因之折减挑剔,任意低
昂。商贩患得大钱,皆裹足,三成搭收,徒张文告,屡禁罔效。法弊而挠法者多,固未
有济也。当十钱行独久,然一钱当制钱二,出国门即不通行。咸丰之季,铜苦乏,申禁
铜、收铜令。同治初,铸钱所资,惟商铜、废铜,当十钱减从三钱二分。光绪九年,复
减为二钱六分。

    时孝钦显皇后锐意欲复制,下廷臣议,以滇铜运不如额,姑市洋铜,交机器局试铸。
户部奏称机器局铸钱并京局开炉之不便,懿旨罪其委卸,卒命直隶总督李鸿章于天津行
之,重准一钱,遂赏唐炯巡抚衔,专督云南铜政。十四年,广东试铸机器钱,以重库平
七分识于幕。二十四年,命直省铸八分钱。而京师以制钱少,行当十钱如故。三十二年,
铸铜币当十钱,民不乐用,于是创铸银、铜圆,设置银行,思划一币制,与东西洋各国
相抗衡。

    初,洋商麕集粤东,西班牙、英吉利银钱大输入,总督林则徐谋自铸图抵制,以不
適用而罢。嗣是墨西哥、日本以国币相灌输。光绪十四年,张之洞督粤,始用机器如式
试铸,李鸿章继任续成之,文曰“光绪元宝,库平七钱二分,广东省造”,幕绞龙。并
铸三钱六分、一钱四分四釐、七分二釐、三分六釐四种小银圆。中国自行银钱自此始。
湖北、江西、直隶、浙江、安徽、奉天、吉林以次开铸。寻以广东、湖北、江西所铸最
称便用,许以应解京饷拨充铸本。直省未开铸者,饬从附铸。京、外收放库款,准搭三
成。因命刘坤一、张之洞、陶模筹议三局造铸事宜。已复由户部核定,七省所铸规模成
色苦参差,不利通行。会造币总厂成,拟撤其三,而留江南、直隶、广东为分厂。初铸
准重墨圆,议者颇非之。之洞始于湖北试行一两银币。户部亦以中国立算,夙准两钱分
釐,因定主币为库平一两,而以五钱、一钱小银币暨铜圆、制钱辅助之,令总分厂如式
造行。

    铜元铸始闽、广,江苏继之。时京局停铸,命各运数十万入京,由户部发行备用。
沿江、沿海省分,并饬筹款附铸。而直省陆续开铸,造币总厂反后成。总厂拟铸之币凡
三品:曰金,曰银,曰铜。最先铸铜币。自当制钱二十降至当二,自重四钱降而四分,
凡四种,文视直省小异大同。直省曰“光绪元宝”,总厂初同直省,嗣定曰“大清铜
币”,皆识某所造,幕皆龙文,紫铜铸,直省间亦用黄铜。凡私造铜币、伪造纸币,罪
视制钱加等。初铸铜元,为补制钱之不足,旋艳其馀利,新政饷需皆取给焉,竞铸争售,
乃至不能敷铸本。两江总督周馥首疏其弊,户部为立法限制之。继与政务处上补救八事。
旋以开铸者多至十七省,省至二三局,恐终难言画一,乃令山东归并直隶,湖北归并湖
南,江南、安徽归并江宁,浙江归并福建,广西归并广东,合奉天、河南、四川、云贵
为九厂,由部派员会办,遣大臣周历察核,与户部筹定会办事宜。顾铜元以积贱,当十
钱仅能及半数,民私局私颇丛奸弊。应准银者,铜元折合,类致亏损,物价翔贵,民生
日益凋敝。省与省复相轧,至不相流通。山东巡抚袁树勋继陈十害。时总厂初铸铜币,
尚留宝泉铸六分制钱。广东请改铸一文钱,由总厂颁式通行。三十四年,命各铜元厂加
铸一文新钱,如铜圆式,盖存一文旧制,藉为铜圆补救也。

    自大理少卿盛宣怀奏设通商银行,议者以东西洋各国皆有国立银行,能持国内外财
政,二十九年,允户部请,设置官银行,以部专其名,纠合官商资本四百万,通用国币、
发行纸币、官款公债皆主之。寻为发行纸币,并开纸、印刷二厂。会户部改度支,更银
行名曰“大清”,设正副监督各一,造币总厂亦如之。银行内并附设储蓄银行。画一币
制,载入各国新定商约。部议宜先审定银币,试行效,则积金铸币三品之制,可使同条
共贯。第计元计两,尚持两端。德宗下其事于督抚。適有以实行商约速定币制请者,下
政务处核议,各督抚亦先后议上。主两者至十一省,主圆者仅八省。度支部前亦颁布用
两,遂定一两为主币。复由部设币制调查局,而审慎于铸造推行、画一成色分量之间。
至宣统二年,仍前定名曰“圆”,银币一圆为主币,五角、二角五、一角三种,镍币五
分一种,铜币二分、一分、五釐、一釐四种,为辅币。银币重七钱二分,馀递降。并撤
直隶银铜造币厂,而留汉口、广东、成都、云南四厂。前所铸大小银元,暂照市价行使,
将来由总厂银行收换改铸。

    三品之制,首金,次银。光绪中叶,英金磅岁腾长,每磅自华银四两一钱六分五釐
增至八两有奇。御史王鹏运、通政司参议杨宜治尝建议积金仿铸。三十年,户部疏请备
造币之用,纳官者皆准金。出使大臣汪大燮极言用金之利。孙宝琦则请对内用银,对外
必预计用金。廷臣之论国币者,亦以不臻至用金,币制不为完善,皆请速定用本位金,
卒未能实行云。

    茶法我国产茶之地,惟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四川、两湖、云、贵为最。
明时茶法有三:曰官茶,储边易马;曰商茶,给引徵课;曰贡茶,则上用也。清因之。
于陕、甘易番马。他省则召商发引纳课,间有商人赴部领销者,亦有小贩领于本籍州县
者。又有州县承引,无商可给,发种茶园户经纪者。户部宝泉局铸刷引由,备书例款,
直省预期请领,年办年销。茶百斤为一引,不及百斤谓之畸零,另给护帖。行过残引皆
缴部。凡伪造茶引,或作假茶兴贩,及私与外国人买卖者,皆按律科罪。

    司茶之官,初沿明制。陕西设巡视茶马御史五:西宁司驻西宁,洮州司驻岷州,河
州司驻河州,庄浪司驻平番,甘州司驻兰州。寻改差部员,又令甘肃巡抚兼辖,后归陕
甘总督管理。四川设盐茶道。江西设茶引批验大使,隶江宁府。

    岁徵之课,江苏发引江宁批发所及荆溪县属张渚、湖汊两巡检司。安徽发引潜山、
太湖、歙、休宁、黟、宣城、宁国、太平、贵池、青阳、铜陵、建德、芜湖、六安、霍
山、广德、建平十七州县。江西发引徽商及各州县小贩。此三省税课,均于经过各关按
则徵收。浙江由布政使委员给商,每引徵银一钱,北新关徵税银二分九釐二毫八丝,汇
入关税报解。又每岁办上用及陵寝内廷黄茶共百一十馀篓,由办引委员于所收茶引买价
内办解。湖北由咸宁、嘉鱼、蒲圻、崇阳、通城、兴国、通山七州县领引,发种茶园户
经纪坐销。建始县给商行销。坐销者每引徵银一两,行销者徵税二钱五分,课一钱二分
五釐,共额徵税课银二百三十两有奇。行茶到关,仍行报税。湖南发善化、湘阴、浏阳、
湘潭、益阳、攸、安化、邵阳、新化、武冈、巴陵、平江、临湘、武陵、桃源、龙阳、
沅江十七州县行户,共徵税银二百四十两。陕、甘发西宁、甘州、庄浪三茶司,而西安、
凤翔、汉中、同州、榆林、延安、宁夏七府及神木亦分销焉。每引纳官茶五十斤,馀
五十斤由商运售作本。每百斤为十篦,每篦二封,共徵本色茶十三万六千四百八十篦。
改折之年,每封徵折银三钱。其原不交茶者,则徵价银共五千七百三十两有奇。亦有不
设引,止于本地行销者,由各园户纳课,共徵银五百三十两有奇。四川有腹引、边引、
土引之分。腹引行内地,边引行边地,土引行土司。而边引又分三道,其行销打箭炉者,
曰南路边引;行销松潘者,曰西路边引;行销邛州者,曰邛州边引。皆纳课税,共课
银万四千三百四十两,税银四万九千一百七十两,各有奇。云南徵税银九百六十两。贵
州课税银六十馀两。凡请引于部,例收纸价,每道以三釐三毫为率。盛京、直隶、河南、
山东、山西、福建、广东、广西均不颁引,故无课。惟茶商到境,由经过关口输税,或
略收落地税,附关税造销,或汇入杂税报部。此嘉庆前行茶事例也。

    厥后泰西诸国通商,茶务因之一变。其市场大者有三:曰汉口,曰上海,曰福州。
汉口之茶,来自湖南、江西、安徽,合本省所产,溯汉水以运于河南、陕西、青海、新
疆。其输至俄罗斯者,皆砖茶也。上海之茶尤盛,自本省所产外,多有湖广、江西、安
徽、浙江、福建诸茶。江西、安徽红绿茶多售于欧、美各国。浙江绍兴茶输至美利坚,
宁波茶输至日本。福州红茶多输至美洲及南洋群岛。此三市场外,又有广州、天津、芝
罘三所,洋商亦麕集焉。盖茶之性喜燠恶寒,喜湿恶燥,又必避慓烈之风,最適于中国。
泰西商务虽盛,然非其土所宜,不能不仰给于我国,用此骎骎遍及全球矣。

    其业此者,有总商,有散商。领引后,行销各有定域。亦有兼行票法者,如四川自
乾隆五十二年开办堰工茶票后,名目甚繁,然第行于产多或销暢之区,非遍及各州县也。
惟甘商旧分东、西二櫃,东櫃多籍隶山西、陕西,西櫃则回民充之。自咸丰中回匪滋事,
继以盗贼充斥,两櫃均无人承课。总督左宗棠勘定全省,乃奏定章程,以票代引。遴选
新商采运湖茶,是曰南櫃。时领票止八百馀张。嗣定为三年一案,领票准加不准减。计
自光绪十三年至二十七年,逐案加增。三十年,又于湖票外更行销伊、塔之晋票。迄于
宣统二年,茶务日盛。

    茶之与盐,办法略相似。惟盐为岁入大宗,故掌国计者第附于盐而总核之。其始但
有课税,除江、浙额引由各关徵收无定额外,他省每岁多者千馀两,少祗数百两或数十
两。即陕、甘、四川号为边引,亦不满十万金。咸丰以来,各省次第行釐,光绪十二年,
福建册报至十九万馀两,他省款亦渐多,未几收数复绌。宣统三年豫算表所载,茶税特
百三十馀万而已。

    顺治初元,定茶马事例。上马给茶篦十二,中马给九,下马给七。二年,差御史辖
五茶马司。时商人多越境私贩,番族利其值贱,趋之若鹜。兼番僧驰驿往来,夹带私茶
出关,吏不能诘。户部奏言:“陕西以茶易马,明有照给金牌勘合之例。今可勿用,但
定价值。至番僧所至,如官吏纵容收买私茶,听巡按御史参究。”茶马御史廖攀龙又言:
“茶马旧额万一千八十八匹,崇祯三年增解二千匹,请永行蠲免。”并从之。四年,命
巡视茶马满、汉御史各一,直隶河宝营地当张家口之西,明时鄂尔多斯部落曾于此交易
茶马,旋封闭。至是,户部差理事官履勘,以状闻。谕仍准互市。七年,以甘肃旧例,
大引篦茶,官商均分,小引纳税三分入官,七分给商。谕嗣后各引均由部发,照大引例,
以为中马之用。又旧例大引附六十篦,小引附六十七斤。定为每茶千斤,概准附百四十
斤,听商自卖。

    十三年,以甘肃所中之马既足,命陈茶变价充饷。十四年,复以广宁、开成、黑水、
安定、清安、万安、武安七监马蕃,命私马私茶没入变价。原留中马支用者,悉改折充
饷。十八年,从达赖喇嘛及根都台吉请,于云南北胜州以马易茶。康熙四年,遂裁陕西
苑马各监,开茶马市于北胜州。七年,裁茶马御史,归甘肃巡抚管理。十九年,以军需
急,加福建茶课银三百五十九两,至二十六年豁免,并除湖广新增茶税银。时四川产茶
多,其用渐广,户部议增引,迄康熙末,天全土司、雅州、邛、荣经、名山、新繁、大
邑、灌县并有所增。

    二十四年,刑科给事中裘元佩言洮、岷诸处额茶三十馀万篦,可中马万匹。陈茶每
年带销,又可中数万匹。请遣员专管。三十六年,遂差部员督理茶马事务。四十年,以
陕西私茶充斥,令严查往来民人,凡携带私茶十斤以下勿问,其驮载十斤以上无官引者
论罪。四十四年,以奸商恃有前例,皆分带零运,私贩转多,饬照旧缉捕,停差部员,
仍归甘肃巡抚兼理。自康熙三十二年,因西宁五司所存茶篦年久浥烂,经部议准变卖。
后又以兰州无马可中,将甘州旧积之茶,在五镇俸饷内,银七茶三,按成搭放。寻又定
西宁等处停止易马,每新茶一篦折银四钱,陈茶折六钱,充饷。至六十一年,复增西宁、
庄浪、岷州、河州茶引,各处所存旧茶,悉令变卖。

    雍正三年,遂议自康熙六十一年始,五年内全徵本色,五年后即将旧茶变卖。嗣是
出陈易新,总以五年为率。四年,定陕西行茶,改令产茶地方官给发船票,照商人引目
茶数开明,如于部引外搭行印票,及附茶不遵定额者,照私盐律论,查验失察故纵,均
加处分。八年,命陕西商运官茶,于旧例每百斤准附带十四斤外,再加耗茶十四斤。又
谕:“四川茶税皆论园论树,夫树有大小,园有宽狭,岂能一致?若据以为额,未得其
平。应照斤两收纳,著该抚详议。”寻议:“旧例每斤徵课二釐五毫,今但徵四丝九忽
有奇,前后悬绝,应酌减其半,无论边、土、腹引,俱纳银一釐二毫五丝。”时川茶行
销,引尚不敷,于是复增,各府、州、县再行给发。九年,命西宁五司复行中马法。十
年,又命中马应见发茶。时安徽亦增引,照四川例,以馀引暂存司库,遇不敷时,配给
行运。十三年,复停甘肃中马。始定云南茶法,以七斤为一筒,三十二筒为一引,照例
收税。

    乾隆元年,令甘肃官茶改徵折色,每篦输银五钱。时西宁五司陈茶充牣,令每封减
价二钱,刻期变卖。二年,以江西南昌等三十二州县地不产茶,四川成都、彭、灌等县
滞销,其引或停或减,并豁除课银。七年,免甘肃地震处之课,乃命西宁五司徵本色。
八年,免四川天全所欠乾隆七年前之羡馀截角,成都、彭、灌等县之未完银两。十一年,
甘肃巡抚黄廷桂奏言:“西宁、河州、庄浪三司,番、民错处,惟茶是赖。迩年以粮易
茶,计用茶六万五千五百馀封,易杂粮三万八千一百馀石,请著为例。”报可。十三年,
定甘肃应徵茶封,每年收二成本色、八成折色,并申明水陆各路运商验引截角法,推行
安徽、浙江、四川、云南、贵州。二十四年,从甘肃巡抚吴达善言,命西宁五司茶封,
照康熙三十七年例,搭放各营俸饷。二十五年,吴达善又言:“甘省茶课向为中马设。
今其制已停,在甘、庄二司地处冲衢,西河二司附近青海,犹有销路,惟洮司偏僻,商
销茶斤,历年俱改别司售卖,而交官茶封,仍归洮库,往往积至数十万封,始请疏销。
应将洮司额颁茶引,改归甘、庄二司给商徵课,俟洮司库贮搭饷完日,即行裁汰。”

    二十七年,陕甘总督杨应琚复条上疏销事宜四:“一,官茶应改徵折价也。查甘肃
库贮官茶,向例如存积过多,改徵折色。今五司库内,自乾隆七年至二十四年,已存百
五十馀万封。经前抚臣吴达善奏准每封作价三钱,搭放兵饷,已搭放四十馀万封。在市
肆官茶日多,非十年之久,不能全数疏销。且每年商人又增配二十四万封,商茶既多,
官茶益滞。莫若将商交二成官茶五万四千馀封,照例每封徵折价三钱,俟陈茶销售将完,
再徵本色。一,商茶应准减配也。查甘肃茶法,商人每引交茶五十斤,无论本折,即系
额课。外有充公银三万九千馀两,亦系按年交纳,无殊正供。至商人自卖茶封,每引止
应配正茶五十斤,连附茶共配售三十馀万封,商人即以配售之茶纳课。经吴达善奏准增
配以纾商力,并无课项。第茶封既增,又有搭放兵饷之官茶,势致愈积愈多,难免停本
亏折。今商人原每引止五封,内应减无课茶十五万八千三百十六封,共止配茶四十万九
千四百四十封,二成本色茶封既议改徵折价,无庸配运。一,陈积茶封应召商减售也。
查各司俱有陈茶,而洮司为多。现每封四钱发售,商民裹足。请仍照原议,每封定价三
钱,召商变卖。一,内地、新疆应一体搭放也。查乾隆二十四年吴达善奏准满、汉各营
以茶封搭饷。至新疆茶斤,向资内地。今官茶以沿途站车輓运,无庸脚费,其自肃州运
至各处,将脚价摊入茶本之内,较之买自商贾,尚多减省。”疏入,议行。

    二十九年,裁甘肃巡抚,茶务归陕甘总督兼理。三十四年,以甘省库贮官茶渐少,
复徵本色一成。三十六年,又以伊犁等处安插投诚土尔扈特等众,赏给茶封,仍议照旧
徵收二成。三十八年,四川总督刘秉恬奏准三杂谷等处土司买茶,以千斤为率,使仅敷
自食,不能私行转售。四川设边引,商人纳税领运于松潘等处销售,无论土司蛮商,俱
准赴边起票贩运。嘉庆七年,以陕西神木官销茶引久经拨归甘省商销,令豁除旧存羡馀
名目。四川教匪滋扰,蠲除大宁、广元、太平、通江、南江五州县茶税。十年,复免大
宁、太平、通江、巫山四县税课。十七年,以甘肃库茶充羡,定商纳官茶,全徵折色。
二十二年,谕:“闽、皖、浙商人贩运武夷、松罗茶赴粤销售,向由内河行走,近多由
海道贩运,夹带违禁货物私卖。饬令茶商仍由内河行走,永禁出洋贩运,违者治罪、茶
入官。”

    道光三年,谕:“那彦成奏定新疆行茶章程,经户部议覆,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砖
茶不得侵越新疆各城售卖。兹将军果勒丰阿等奏,此项砖茶,由归化城、张家口请领部
票纳税而来,已六十馀年,未便遽行禁止。惟新疆既为官茶引地,商茶究有碍官引,令
嗣后商民每年驮载砖茶一千馀箱,前赴古城,仍照例给票,无许往他处售卖。”六年,
谕:“前因新疆各城运茶,前将军等请给引招商纳课。兹据庆祥等奏称,各城无殷实之
户,若遽令承充官商,必致运课两误。著北路商民专运售杂茶,并在古城设局抽税,即
以所收银抵兰州茶商课。俟试行三年,再行定额。至附茶仍由甘商运销。”八年,钦差
大臣那彦成言:“甘肃官茶,年例应出关二十馀万封。近来行销至四五十万封,皆以无
引私茶影射,价复递加,每附茶一封,售银七八两至十馀两不等。请嗣后每封定价,阿
克苏不得过四两,喀什噶尔不得过五两,并于嘉峪关外及阿克苏等处设局稽查。”诏如
所请。九年,命甘肃茶务责成镇迪道总司稽查,奇台县就近经管。

    咸丰三年,闽浙总督王懿德奏请闽省商茶设关徵税。五年,福建巡抚吕佺孙复言:
“闽茶向不颁给执照,徵收课税。自道光二十九年,直隶督臣讷尔经额以闽商贩运,官
私莫辨,议由产茶之崇安县给照,经过关隘,验税放行。嗣因产茶不止一处,商人散赴
各县购买,绕道出贩,复经抚臣王懿德奏请,自咸丰三年为始,凡出茶之沙、邵武、建
安、瓯宁、建阳、浦城、崇安等县,一概就地徵收茶税,由各县给照贩运,先后下部议
准。前岁因粤匪窜扰,江、楚茶贩不前,暂弛海禁,各路茶贩,遂运茶至省,不从各关
经过,不特本省减税,即浙、粤、江西亦形短绌。臣履任后,遍询茶商获利,较前不啻
倍蓰。商利益厚,正赋转亏。现粤匪未平,军需孔急,众商身拥厚赀,什一取盈,初无
所损。且徵诸贩客,不致扰累贫民,完自华商,无虑纠缠洋税,以天地自然之利,为国
家维正之供,迥非加增田赋者比。但闽茶不止数县,必在附省扼要处所设关增卡,给印
照以凭查核。连界各省,亦应一体设立,俾免趋避。请自咸丰五年始,凡贩运茶斤,概
行徵税,所收专款,留支本省兵饷。惟创行伊始,多寡未能预定,俟行一二年后,再行
比较定额。”自此闽税始密。然至十年,犹未报部,经部饬催,乃按期奏报。六年,允
伊犁将军扎拉芬泰请,伊犁产茶,设局徵税,充伊犁兵饷之用。十一年,广东巡抚觉罗
耆龄奏请抽收落地茶税。

    同治元年,饬下湖南、湖北、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各督抚,详查本省产
茶及设茶庄处所,妥议章程具奏。二年,两江总督曾国籓疏,略言:“江西自咸丰九年,
定章分别茶釐、茶捐。每百斤除境内抽釐银二钱,出境又抽一钱五分有零外,向于产茶
及设立茶庄处所劝办茶捐,每百斤捐银一两四钱或一两二钱不等,填给收单,准照筹饷
事例汇齐请奖。臣仍照旧章办理。本年据九江关署监督蔡锦青详,请遵照户部奏准,饬
将盐、茶、竹、木四项统徵关税,已于三月起徵。江西茶叶运至九江,有华商、洋商之
分。洋商既完子口半税,固不抽釐,华商既纳浔关正税,亦未便再令完釐。臣即照部章,
于义宁州开办落地税。惟原奏内大箱净茶科则稍重,分别核减。参酌茶捐向章,每百斤,
义宁州等处徵一两四钱,河口镇徵一两二钱五分,概充臣营军饷,由臣刊发税单护票,
委员经收。或业户自行完纳,或茶庄代为完税领单,至发贩时,统由茶庄缴销税单。华
商换给护票,洋商即凭运照,贩至各处销售。除华商完纳九江关税、洋商完纳子口半税
外,经过江西、安徽各釐卡,验明放行。如此办理,与户部原奏、总理衙门条约,一一
符合。税单虽系茶庄经手,税银实为业户所出。洋商不得藉口于子口半税,而禁中国之
业户不完中国之地税。华商既免逢卡抽釐,亦不至纷纷私买运照,冒充洋商。”得旨允
行。

    五年,户部奏准甘省引滞课悬,暂于陕西省城设官茶总店,潼关、商州、汉中设分
店。商贩无引之茶,到陕呈报。上色茶百斤收课银一两,中色六钱,下色四钱。所收解
甘弥补欠课。七年,议准归化城商人贩茶至恰克图,假道俄边,前赴西洋各国通商,请
领部照,比照张家口减半,令交银二十五两,每票不得过万二千斤。十一年,议准甘省
积欠旧课,仍追旧商。召募之新商试新课。其杂课、养廉、充公、官礼四项缓徵。十三
年,议准甘省仿淮盐之例,以票代引,不分各省商贩,均令先纳正课,始准给票。其杂
课归并釐税项下徵收。各项名色概予删除。行销内地者,照纳正课三两外,于行销地各
完釐税,每引以一两数钱为度,多不过二两。出口之茶,则另于边境局卡加完釐一次,
以示区别。

    光绪十年,户部统筹财政,于茶法略言:“据总理衙门单开,光绪八、九等年出口
茶数多至万九千馀万斤。查道光年间英国所收茶税,约每百斤收银五十两,而我之出口
税仅纳二两五钱,不及十一。拟照甘肃茶封之例,每五十斤就园户徵银三钱。增课既多,
洋人无所藉口。或照宁夏、延、榆、绥等处茶引每道徵银三两九钱之例,于产茶处所设
局验茶,发给部颁茶照,每照百斤,徵银三两九钱,经过内地关卡,另纳釐税,验照盖
戳放行,不准重衤复影射。所有茶照,按年豫行赴督请领,原照一年后作废。或于产茶
处所验茶发给部照,既完课三两,再倍收银三两九钱,前后共徵七两八钱,一切杂费均
予豁除。惟于各海关及边卡,凡应纳洋税,仍照向章完纳。若在内地行销贩运,无论经
过何省何处釐卡关榷,均免再徵。则改釐为课,改散为总,既便稽查,复免侵渔。惟园
户及贩商若何防其走漏,应令各省参酌定章,覆奏办理。”

    十二年,以山西商人在理籓院领票,诡称运销蒙古地方,实私贩湖茶,侵销新疆南
北两路。一票数年,循环转运,往往逃釐漏税。经部奏准,嗣后领票,讠主明“不准贩
运私茶”字样。如欲办官茶,即赴甘肃领票缴课完釐。倘复运销私茶,查出没官。

    是时泰西诸国嗜茶者众,日本、印度、意大利艳其利厚,虽天时地质逊于我国,然
精心讲求种植之法,所产遂多。盖印度种茶,在道光十四年,至光绪三年乃大盛。锡兰、
意大利其继起者也。法兰西既得越南,亦令种茶,有东山、建吉、富华诸园。美利坚于
咸丰八年购吾国茶秧万株,发给农民,其后愈购愈多,岁发茶秧至十二万株,足供其国
之用。故我国光绪十年以前输出之数甚钜,未几渐为所夺。印度茶往英国者,岁约七十
三万二千石,价约二千四万两。吾国茶往者八十九万八千石,价约千八百六十八万两。
印度茶少于华,而价反多。迨二十二年我国运往,乃止二十一万九千四百馀石而已。日
本之茶,多售于美国,亦有运至我国者。光绪十三年,我茶往日本者万二千馀石,而彼
茶进口万六千馀石。其专尚华茶取用宏多者惟俄。盖自哈萨克、浩罕诸部新属于彼,地
加广,人加众,需物加多,而茶尤为所赖。光绪七年定约,允以嘉峪关为通商口岸,而
往来益盛。十年后我国运往之茶,居全数三之一。十三年,并杂货计,出口价九百二万
两有奇,而进口价仅十一万八千馀两,凡输自我者八百九十万两。然十二年茶少价多,
十三年茶多价少,华商已有受困之势,厥后亦兼购于他国,用此华茶之利骤减。盖我国
自昔视茶为农家馀事,惟以隙地营之,又采摘不时,焙制无术,其为他人所倾,势所必
至。

    三十三年,茶叶公会以状陈于度支部,税务司亦以茶税减少为言,于是命筹整理之
策。宣统初,农工商部遂有酌免税釐之议。汉口、福州皆自外国购入制茶机器,且由印
度聘熟练教师。江西巡抚又筹款贷与茶户。自是销入欧洲及北阿非利加洲者乃稍暢旺。

    夫吾国茶质本胜诸国,往往涩味中含有香气,能使舌本回甘,泰西人名曰“胆念”,
他国所产鲜能及此。故日本虽有茶,必购于我,荷兰使臣克罗伯亦言爪哇、印度、锡兰
茶皆不如华茶远甚。然则奖励保护,无使天然物产为彼族人力所夺,是不能不有望于今
之言商务者。

    矿政清初鉴于明代竞言矿利,中使四出,暴敛病民,于是听民采取,输税于官,皆
有常率。若有碍禁山风水,民田庐墓,及聚众扰民,或岁歉穀踊,辄用封禁。

    世祖初开山东临朐、招远银矿,顺治八年罢之。十四年,开古北、喜峰等口铁矿。
康熙间,遣官监采山西应州、陕西临潼、山东莱阳银矿。二十二年,悉行停止。并谕开
矿无益地方,嗣后有请开采者,均不准行。世宗即位,群臣多言矿利。粤督孔毓珣、粤
抚杨文乾、湘抚布兰泰、广西提督田畯、广东布政使王士俊、四川提督黄廷桂相继疏请
开矿,均不准行,或严旨切责。十三年,粤督鄂弥达请开惠、潮、韶、肇等府矿,下九
卿议行。上以妨本务停止。盖粤东山多田少,而矿产最繁,土民习于攻采。矿峒所在,
千百为群,往往聚众私掘,啸聚剽掠。故其时矿东开矿,较他省尤为厉禁。

    乾隆二年,谕凡产铜山场,实有裨鼓铸,准报开采。其金银矿悉行封闭。先是,五
年允鲁抚硃定元请,开章丘、淄川、泰安、新泰、莱芜、肥城、宁阳、滕、峄、泗水、
兰山、剡城、费、莒、蒙阴、益都、临朐、博山、莱阳、海阳各州县煤矿,而藁城知县
高崶请自备赀开峄、滕、费、淄、沂、平阴、泰安银铜铅矿则禁之。然贵州思安之天庆
寺、镇远之中峰岭,陕西之哈布塔海哈拉山,甘肃之扎马图、敦煌、沙洲南北山,伊犁
之皮里沁山、古内、双树子,乌鲁木齐之迪化、奎腾河、呼图壁、玛纳斯、库尔喀喇乌
苏、条金沟各金矿,贵州法都、平远、达摩山,云南三嘉、丽江之回龙、昭通之乐马各
银矿,相继开采。嘉庆四年,给事中明绳奏言民人潘世恩、苏廷禄请开直隶邢台银矿。
上谓:“国家经费自有正供,潘世恩、苏廷禄觊觎矿利,敢藉纳课为词,实属不安本
分。”命押递回籍,明绳下部议。六年,保宁以请开塔尔巴哈台金矿,明安以请开平泉
州铜矿,均奉旨申饬。

    道光初年,封禁甘肃金厂、直隶银厂。盖其时岁入有常,不轻言利。惟云南之南安、
石羊、临安、个旧银厂,岁课银五万八千馀两;其馀金矿岁至数十两,银矿岁至数千两
而止。又旋开旋停,兴废不常,赋入亦鲜。铜铅利关鼓铸,开采者多邀允准,间有蠲除
课税者。广东自康熙五十四年封禁矿山,至乾隆初年,英德、阳春、归善、永安、曲江、
大埔、博罗等县,广州、肇庆两府,铜铅矿均行开采。百馀年来,云、贵、两湖、两粤、
四川、陕西、江西、直隶报开铜铅矿以百数十计,而云南铜矿尤甲各行省。盖鼓铸铅铜
并重,而铜尤重。秦、鄂、蜀、桂、黔、赣皆产铜,而滇最饶。

    滇铜自康熙四十四年官为经理,嗣由官给工本。雍正初,岁出铜八九十万,不数年,
且二三百万,岁供本路鼓铸。及运湖广、江西,仅百万有奇。乾隆初,岁发铜本银百万
两,四五年间,岁出六七百万或八九百万,最多乃至千二三百万。户、工两局,暨江南、
江西、浙江、福建、陕西、湖北、广东、广西、贵州九路,岁需九百馀万,悉取给焉。
矿厂以汤丹、碌碌、大水、茂麓、狮子山、大功为最,宁台、金钗、义都、发古山、九
度、万象次之。大厂矿丁六七万,次亦万馀。近则土民远及黔、粤,仰食矿利者,奔走
相属。正厂峒老砂竭,辄开子厂以补其额。故滇省铜政,累叶程功,非他项矿产可比。

    道光二十四年,诏云南、贵州、四川、广东等省,除现在开采外,如尚有他矿原开
采者,准照现开各厂一律办理。二十八年,复诏“四川、云、贵、两广、江西各督抚,
于所属境内确切查勘,广为晓谕。其馀各省督抚,亦著留心访查,酌量开采,不准讬词
观望。至官办、民办、商办,应如何统辖弹压稽查之处,朝廷不为遥制”。一时矿禁大
弛。咸丰二年,以宽筹军饷,招商开采热河、新疆及各省金银诸矿。三年,诏曰:“开
采矿产,以天地自然之利还之天地,较之一切权宜弊政,无伤体制,有裨民生。当此军
饷浩繁,左藏支绌,各督抚务当权衡缓急,于矿苗丰旺之区,奏明试办。”时军兴饷乏,
当时开采者,仅新疆噶尔,蒙古达拉图、噶顺、红花沟之金矿,直隶珠窝山、遍山线、
室沟、土槽子、锡蜡片、牛圈子沟,蒙古哈勒津、罗圈沟、库察山、长杭沟之银矿,新
疆迪化、罗布淖尔、三个山之铜锡矿数处。同治七年,吉林请开火石岭子等处煤矿,以
伏莽未靖,格部议不果行。十三年,以滇矿经兵燹久废,谕饬开办,从滇督岑毓英请也。

    是年海防议起,直隶总督李鸿章、船政大臣沈葆桢请开采煤铁以济军需,上允其请,
命于直隶磁州、福建台湾试办。光绪八年,两江总督左宗棠亦言北洋筹办防务,制造船
砲,及各省机器轮船所需煤铁,最为大宗,请开办江苏利国驿煤铁。报闻。嗣是以次修
筑铁路,煤铁益为当务之急。于是煤矿则吉林大石头顶子、乱泥沟、半拉窝、鸡沟、二
道河、陶家屯、石牌岭,黑龙江太平山、察汉敖拉卡伦,直隶开平、唐山,内丘县之上
坪、永固、磁窑沟、南阳寨,临城县之冈头、石固、胶泥沟、杨家沟、新庄、竹壁、牟
村、焦村,宣化府之鸡鸣、玉带、八宝寺山,阜平县炭灰铺村,曲阳县白石沟、野北村,
张家口海拉坎山、马连圪达,宛平县青龙涧、碑碣子,承德府榆树沟,奉天海龙府远
来、义和、进宝、玉盛、永顺、永益、万利、人和、同德、顺发,锦州府大窑沟,锦西
砀石沟,本溪县王干沟,兴京蜜蜂沟,辽阳州窑子峪,江西萍乡、永新、馀干,山
东峄县,安徽贵池、广德、繁昌、东流、泾县,湖北荆门,河南禹州,山西平定、凤台,
浙江桐庐、馀杭,江苏上元、句容,湖南湘乡、祁阳,广西富川、贺县、奉议、恩阳、
南宁、那坡,陕西白水、澄城、同官、宜君、邠州、陇州、淳化。铁矿则直隶迁安县、
灤州,湖北大冶,广西永宁州,江西永新县,云南开、广两府,贵州青谿,皆先后开采,
而秦、晋商民零星开采,尤难悉数。

    二十二年,诏开办各省金银矿厂。自光绪初年,开直隶窑沟银矿,甘肃西宁、甘、
凉,黑龙江漠河观音山、奇乾河各金矿外无闻焉。自明令颁行而后,金矿则直隶之平泉
州属转山子,建昌县属金厂沟,抚宁县属双山子,泺平县属宽沟,丰宁县大营子、西碾
子沟,翁牛特旗之红花沟、水泉沟、拐棒沟,而迁安县所产尤旺。奉天之凤凰、安东、
辽阳、通化、宽甸、怀仁、铁岭、开原、通化、海城、锦县,蒙古之贺连沟、大小槽、
碾沟、除虎沟、硃家沟、板桥子、珠尔琥珠、克勒司、布恭、特勒基、哈拉格囊图、奎
腾河、图什业图汗,四川之冕沟,湖南之平江,浙江之诸暨,黑龙江之黑河,新疆之和
阗、焉耆。银矿则四川之天全、卢山、大穴山头,皆报明开采。

    而铜、锡、铅、锑、石油、硫磺、雄黄等矿,亦接踵而起。铜则云南迤东汤丹、茂
麓正厂六,子厂十一。迤西回龙、得宝正厂八,子厂九。楚雄永北及云武所属万宝、双
龙,又永安顺宁、临安、开化、曲靖各厂,均招商承采。而江西赣州,陕西镇安,湖南
绥宁,新疆拜城、库车亦有铜厂。锡则广东儋州,广西南丹土州、富川、贺县。铅则湖
南常宁、湘乡、临武,四川会理,浙江镇海、奉化、象山、宁海、太平。锑则湖南益阳、
邵阳、新化、沅陵、慈利、湘乡、祁阳、新安、溆浦,贵州铜仁,四川秀山,广东曲江、
防城、乳源,广西南太、泗镇、陵阳都。石油则陕西延长,甘肃玉门,新疆库尔喀喇乌
苏。硫磺则山西阳曲,奉天辽阳、锦州。雄黄则湖南慈利。或官办,或商办,或官商合
办。或用土法,或用西法。

    九年,诏各省煤矿招商集股举办。自是云南、四川均设招商及矿务局,贵州设矿务
公商局,山西设矿务公司。粤东琼州之铜矿,浙江宁波之铅矿,皆率招商集股开办。开
办历数十年,惟开平、萍乡之煤,大冶之铁,规模宏远。次则平江之金,益阳之锑,常
宁之铅,犹为民利。漠河金矿所产虽富,岁解部银仅二十万两。滇铜自十三年命唐蜅督
办,岁运京铜不过百馀万,各省鼓铸,犹以重直购洋铜。铁产为汉阳厂鍊钢造轨,略供
轮路之需。粤、桂、晋出铁虽饶,以提鍊不精,国内制造,仍多购自英厂。

    二十四年,诏设矿务铁路总局于京师,以王文韶、张廕桓主之。奏定章程二十二,
准华商办矿,假贷洋款,及华洋合股,设立公司。自是江西萍乡煤矿则借德款,湖北大
冶铁矿则借日本款,浙江宝昌公司则借义款,直隶临城煤矿则借比款。当其议定合同,
于抵押息金外,辄须延聘矿师,甚者涉及用人管理。至直隶井陉、安徽宣城煤矿,山西
盂平、泽、潞、平阳,四川江北煤铁矿,新疆塔城,直隶霍家地、厂子沟金矿,广西上
思,贵州正安铅铁,福建邵武、建宁、汀州,直隶八道河,奉天尾明山,及吉林新旧矿,
均华洋合办,一经订约,时生轇轕。若福公司之于晋矿,其尤甚者也。二十四年,河南
豫丰公司以其专办怀庆左右黄河以北各矿之权,山西商务局以其专办盂平、泽、潞、平
阳煤铁各矿之权,同时让与办理。一公司垄断两省矿务,更议修铁道自晋讫汴,因矿及
路,利权损失,争持三年,始允合办。汴既侵攘华官主权,晋复干涉人民开采。全晋绅
民,坚持废约。迟之又久,始以银二百七十馀万赎回。他如陕西延长,四川富顺、巴、
万石油矿,湖南常宁龙王山,湖北兴国龙角山矿,均因商民私相授受,酿成交涉。

    自议订胶济、东清路约,附路十三里内华人无开矿权。而开平煤矿,漠河观音山金
矿,复因内乱为外人所侵占。开平煤矿,自光绪元年直隶总督李鸿章集官商之力,经营
二十年,效力大著。二十六年,拳匪乱后,洋员德璀琳因督办张翼委其保护,与矿师胡
华私立卖约,而张翼亦即签押移交,转以加招洋股中外合办奏闻。由是而唐山西山、半
壁店、马家沟、无水庄、赵各庄、林西各矿,秦皇岛口岸地亩附属之承平、建平、永平
金银矿,悉操于英公司。严诏责令收回,赴英控诉,卒未就绪。三十四年,筹办灤州煤
矿,英公司阻挠之。乃劫为营业联合之法,合设开灤总局。观音山金矿,亦因拳乱为俄
人占据。三十二年,始以俄银万二千卢布赎回。

    二十八年,外务部改定矿章,凡华洋商人得一体承办矿务,惟必禀部批准,乃为允
行之据。是年皖抚聂缉椝许英人凯约翰承办歙、铜陵、大通、宁国、广德、潜山矿产,
嗣以专办铜陵之铜官山,订约定期百年,占地三十八万四千馀亩。皖中绅民合力争之,
始以银四十万两赎回自办。法人弥乐石亦于是年以勘办全滇矿务请于滇督及外务部,皆
拒之,仍获澂江、临安、开化、云南、楚雄、元江、永北等府、、州矿权以去。继是
英商立乐德以合办东、昭两府金银矿不获,遂援弥乐石例,索广南、曲靖、丽江、大理、
顺宁、普洱、永昌七府矿,亦坚拒未允。一时举国上下,咸以保全矿产为言。由是蜀设
保富公司,华洋承办川省矿务,购地转租事宜属之。闽设商政局,旋奏设矿务总公司,
凡请办各矿场,查核准驳之权属之。山西保晋公司,安徽矿务总局,类能集合殷富,鸠
赀开办。湘、鄂则于所属矿地勘明圈购,以杜私售。

    二十五年,江南筹办农工矿路各学堂,两湖复筹设高等矿业学堂。三十一年,商部
以洋商私占矿地矿山,疏请申明约章,以维权限。寻奏设各省矿政调查局,以勘明全国
矿产、严禁私卖为先务。鄂督张之洞条上矿务正章七十四,附章七十三。盖自二十四年
以来,矿章屡易,每因矿务龃,洋商辄引为口实。二十九年,商约大臣吕海寰与各国议
订商约,许以开采矿产之利,但必须遵守中国矿章。而中国矿章,则比较各国通行者为
之准则,特诏张之洞拟定。乃取英、美、德、法、比利时、西班牙矿章参互考证,区别
地面地腹,釐定矿界矿税,分晰地股银股,暨华洋商,限制至周;尤注重于中国主权,
华民生计,地方治理。阅数年乃成,下部议行,中国矿章始具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