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九十六


    ○食货二

    △赋役仓库

    赋役一曰赋则。清初入关,首除明季加派三饷。时赋税图籍多为流寇所毁。顺治三
年,谕户部稽覈钱粮原额,汇为赋役全书,悉复明万历间之旧。计天下财赋,惟江南、
浙江、江西为重,三省中尤以苏、松、嘉、湖诸府为最。六年,户科右给事中董笃行请
颁行易知由单。八年,世祖亲政,分命御史巡行各省,察民间利病。苏松巡按秦世桢条
奏八事:曰,田地令业主自丈,明註印册;曰,额定钱粮,俱填易知由单,设有增减,
另给小单,以免奸胥藉口;曰,由单详开总散数目,花户姓名,以便磨对;曰,设立滚
单,以次追比;曰,收粮听里户自纳簿櫃,加钤司府印信;曰,解放先急后缓,勒限掣
销;曰,民差查田均派,与排门册对验;曰,备用银两,不得额外透支,徵解银册,布
政司按季提取,年终报部。自后钱粮积弊,釐剔渐清。

    十一年,命右侍郎王宏祚订正赋役全书,先列地丁原额,次荒亡,次实徵,次起运
存留。起运分别部寺仓口,存留详列款项细数。其新垦地亩,招徠人丁,续入册尾。每
州县发二本,一存有司,一存学宫。赋税册籍,有丈量册,又称鱼鳞册,详载上中下田
则。有黄册,岁记户口登耗,与赋役全书相表里。有赤历,令百姓自登纳数,上之布政
司,岁终磨对。有会计册,备载州县正项本折钱粮,註明解部年月。复采用明万历一条
鞭法。一条鞭者,以府、州、县一岁中夏税秋粮存留起运之额,均徭里甲土贡雇募加银
之额,通为一条,总徵而均支之。至运输给募,皆官为支拨,而民不与焉。颁易知由单
于各花户。由单之式,每州县开列上中下则,正杂本折钱粮,末缀总数,于开徵一月前
颁之。又佐以截票、印簿、循环簿及粮册、奏销册。截票者,列地丁钱粮实数,分为十
限,月完一分,完则截之,钤印于票面,就印字中分,官民各执其半,即所谓串票也。
印簿者,由布政司颁发,令州县纳户亲填入簿,季冬缴司报部。循环簿者,照赋役全书
款项,以缓急判其先后,按月循环徵收。粮册者,造各区纳户花名细数,与一甲总额相
符。奏销册者,合通省钱粮完欠支解存留之款,汇造清册,岁终报部核销。定制可谓周
且悉矣。

    十五年,江西御史许之渐言:“财赋大害,莫如蠹役,官以参罚去,而此蠹役盘踞
如故。请饬抚按清查,甚者处以极刑,庶积弊可冀廓清。”工科给事中史彪古请严禁正
供外加派,并将申饬私派之旨刊入易知由单,俾民共晓。帝以所奏皆切中时弊,下所司
详议以闻。

    圣祖即位,严申州县官隐匿地亩、不纳钱粮、捏报新垦之禁,更定州县催徵议叙经
徵督催各官处分。其州县官挪用正款、捏称民欠,及加派私徵者,罪之。帝以由单款项
繁多,民不易晓,命将上中下等则地每亩应徵银米实数列单内;由单报部,违限八月者,
罪州县卫所及转报官。给事中姚文然上言:“灾荒蠲免,有收完在前奉令在后者,以本
年应蠲钱粮抵次年应纳正赋,名曰流抵,自应载入由单,俾人沾实惠。但部题定额由单,
于上年十一月颁发州县,磨算编造,必在九十月间,而各省题报灾伤,夏灾以六月,秋
灾以九月,部中行查覆奏,咨行抚臣,饬知地方官吏,展转需时,计已在颁发由单之
后,其势无由填入。应请于流抵之下年填入由单,以杜其弊。”下部议行。

    直省徵收钱粮,夏税于五六月,秋粮于九十月,其报部之数,责成各司于奏销时详
加磨勘,按年送京畿道刷卷。自世祖定赋税之制,正杂款繁多,咨题违错,驳令查覆,
印官即借部驳之名,擅行私派;其正赋钱粮本有定额,地方官吏遇有别项需用,辄令设
法,实与加派无二。至是下令严禁,罢州县欠粮、留任候代、完全开复之制。七年,以
夏税秋粮定限稍迟,恐误协饷,仍复旧制,州县开徵后,随收随解。凡各省地丁钱粮,
巡抚于岁终奏销,详列通省钱粮起运存留、拨充兵饷、办买颜料及馀賸之数,造册具报。
其黄册、会计册繁费无益,悉罢之。十五年,严定官民隐田罪例。官吏查出隐田,分别
议叙。人民举首隐地逾十顷者,即以其地与之。

    十八年,令州县每岁将日收钱粮流水簿解司磨对,罢赤历。自顺治间订正赋役全书,
至是二十馀年,户口土田,视昔有加,按户增徭,因地加赋,条目纷繁,易于淆混。二
十四年,下令重修,止载起运存留漕项河工等切要款目,删去丝秒以下尾数,名曰简明
赋役全书。二十六年书成。廷议以旧书遵行已久,历年增减地丁银米,俱有奏销册籍可
稽,新书遂罢颁行。是岁谕各省悉免刊刻由单,以杜派费扰民之弊。

    二十八年,令各省巡抚于每年奏销时,盘查司库钱粮。先是各州县催徵用二联串票,
官民分执,不肖有司句结奸胥,以已完作未完,多徵作少徵,弊窦日滋。至是议行三联
串票,一存有司,一付役应比,一付民执照。其后更刊四联串票,一送府,一存根,一
给花户,一于完粮时令花户别投一櫃以销欠。未几,仍复三联串票之制。各省绅衿本有
优免丁银之例,而豪强土著,往往诡寄滥免,更有绅衿包揽钱粮耗羡,尽入私橐,官民
交累。有诏,诡寄地亩,悉退还业户。三十年,以由单既停,令直省州县卫所照赋役全
书科则输纳数目,勒石署门外。复谕民间隐匿地亩,限两年内自首,寻又展限两年。谕
福建清丈沿海地亩,釐定疆界,湖南幅员辽阔,先饬民人自行丈量,官府再事抽丈,隐
漏者罪之。

    时徵收钱粮,官吏往往私行科派,其名不一。阖邑通里共摊同出者,名曰软抬,各
里各甲轮流独当者,名曰硬驼,于是设滚单以杜其弊。其法于每里之中,或五户或十户
一单,于某名下註明田地若干、银米若干、春秋应各完若干,分为十限,发与甲首,依
次滚催,自封投櫃。一限既定,二限又依次滚催,其有停搁不完不缴者严惩,民以为便。
浙江、湖北、山东诸省匠班银,均归入地丁徵收。四十五年,九江府丈出滨江芦洲地亩
三千馀顷,均按下则起科。

    五十一年,四川巡抚年羹尧上言:“四川钱粮原额百六十一万两有奇,现仅徵及十
分之一,宜立劝惩法,五年内增及原额之四五者准升,不及二分停升,不及一分降调,
无增者褫其职。”御史段曦上疏驳之,略言:“川省自经明季兵燹,地广人稀。我朝勘
定之后,虽叠次清查,增报仅及原额十分之一。近日抚臣加意催查,增至二万六千馀两。
今欲五年内增及原额十之二或十之四五,是增现粮三四倍也。贤能之吏,必罹不及分数
之参处,不肖者抑勒首报,滋扰无穷。请川省隐漏钱粮,彻底清查,不必另立劝惩之
法。”从之。五十九年,谕:“嗣后各州县钱粮,随徵随解。若州县批解后,而布政司
抵充杂派,扣批不发,许州县迳申督抚。”次年,又令各督抚将仓粮亏空,限三年补完。

    圣祖在位六十年,政事务为宽大。不肖官吏,恆恃包荒,任意亏欠,上官亦曲相容
隐,勒限追补,视为故事。世宗在储宫时,即深悉其弊。即位后,谕户部、工部,嗣后
奏销钱粮米石物价工料,必详查覈实,造册具奏。以少作多、以贱作贵、数目不符、覈
估不实者,治罪。并令各督抚严行稽查所属亏空钱粮,限三年补足,毋得藉端掩饰,苛
派民间。限满不完,从重治罪。濒江沿海地,定例十年一清丈。雍正元年,谕令随时清
查,坍者豁免,涨者升科。

    二年,以山西巡抚诺敏、布政使高成龄请提解火耗归公,分给官吏养廉及其他公用。
火耗者,加于钱粮正额之外。盖因本色折银,镕销不无折耗,而解送往返,在在需费,
州县徵收,不得不稍取盈以补折耗之数,重者数钱,轻者钱馀。行之既久,州县重敛于
民,上司苛索州县,一遇公事,加派私徵,名色繁多,又不止于重耗而已。康熙季年,
陕甘总督年羹尧请酌留秦省火耗充各官用度,馀者捐出弥补亏空,圣祖不许。至是诺敏
等复以为言。诏从其请。诺敏又请限定分数。帝以“酌定分数,则将来竟成定例,必致
有增无减。今耗羡与正项同解,州县皆知重耗无利于己,孰肯加徵?若将应得之数扣存,
势必额外取盈,浮于应得之数”。于是定为官给养廉之制。河南巡抚石文焯请将捐穀耗
羡充公,帝曰:“耗羡存库,所以备地方公用也。国家经费,自有常额,岂可以耗羡牵
入正项,致滋另取挪移诸弊乎!”又谕户部曰:“州县亏空钱粮,有阖属百姓代偿者,
名曰乐捐,实无异强派,应饬禁止。”

    苏、松浮粮多于他省,诏蠲免苏州额徵银三十万,松江十五万,永著为例。江苏巡
抚张楷疏言:“江苏每年额赋,除蠲免浮粮外,应实徵银三百五十万有奇。历年积欠八
百八十一万有奇,计已达千二百馀万。竭小民一岁所获,势难全完。现筹徵收之法,本
年新粮,责令全完,旧欠匀作十分,自明年始,年徵其一,十年而毕,每岁奏销时,另
册造报。嘉定一县积欠至百四十馀万,请匀作十五分分徵,上海、昆山、常熟、华亭、
宜兴、吴江、武进、娄、长洲九县皆积至四十万,应匀作十二分分徵,以纾民力。”帝
深纳之。

    各省中赋税繁重,苏、松而外,以浙江嘉、湖二府为最。五年,诏减十之一,共银
八万馀两。又命浙省南、秋等米,每年额徵作十分覈算,别为一本题销,如完解不全,
罪承督各官。各省钱粮完欠细数,官吏多不宣示,胥吏因缘为奸,亏空拖欠,视为故常。
诏各督、抚、布政饬州县官每年将各乡里完欠之数,呈送覆覈,张贴本里,俾民周知。
如有中饱,许人民执串票具控。其分年带徵之项,亦应将花户每年应完之数,详列榜示,
俾不得额外溢徵。七年,蠲浙江额赋十之三,共十万两。其江苏逋赋,自壬子年始,侵
蚀包揽之项,分十年带徵。实在民欠之项,分二十年带徵。本年完纳之项若干,次年即
依其数蠲免额徵之粮。如额外多完,次年亦按多完之数蠲免。

    十一年,安徽巡抚徐本条陈徵粮事宜:一,州县徵收粮櫃,请迳用州县封条;二,
花户完粮,宜仍用三联串票;三,小民零星钱粮,一钱以下者,许其变通完纳制钱。许
之。十二年,修赋役全书。凡额徵地丁钱粮商牙课税内,应支官役俸工驿站料价,以及
应解本折绢布颜料银硃铜锡茶蜡等项,分晰原额新徵总散之数,务为精覈。自后十年修
辑一次。

    江南、湖广等省,芦洲坍涨靡定,定制五年一清丈,不肖官吏,恆藉以纳贿舞弊。
乾隆元年,下诏清查。又禁各省虚报开垦。大学士硃轼请禁民间田地丈量首报。御史蒋
炳奏州县徵粮三弊:一,田亩科则不同,请每年照部颁定额,覈明刊示;一,州县拆封
如有短平,即于袋面註明数目,令花户自行补交;一,州县设立官匠,倾销银两,勒索
包完,侵渔重利,嗣后准花户随处倾销,官匠永行禁革。皆从之。谕改减江南、浙江白
粮十二万石,免苏、松浮粮额银二十万石。

    自山西提解火耗后,各直省次第举行。其后又酌定分数,各省文职养廉二百八十馀
万两,及各项公费,悉取诸此。及帝即位,廷臣多言其不便。帝亦虑多取累民,临轩试
士,即以此发问,复令廷臣及督抚各抒所见。大学士鄂尔泰、刑部侍郎钱陈群、湖广总
督孙家淦皆言:“耗羡之制,行之已久,徵收有定,官吏不敢多取,计已定之数,与未
定以前相较,尚不逮其半,是迹近加赋而实减徵也。且火耗归公,一切陋习悉皆革除,
上官无勒索之弊,州县无科派之端,小民无重耗之累,法良意美,可以垂诸久远。”御
史赵青藜亦言:“耗羡归公,裒多益寡,宽一分则受一分之赐。且既存耗羡之名,自不
得求多于正额之外,请无庸轻议变更。”惟御史柴潮生以为耗羡乃今日大弊。诏从鄂尔
泰诸臣议。先是各省解京饷银,有随平陋规。雍正初,曾有诏禁止。嗣因清查部库亏空
二百五十馀万,怡亲王议以京饷平馀弥补,每饷银千两,收平馀二十五两,俱于耗羡内
动支起解,较从前陋规减省已多。寻以弥补足额,减收其半。至是停止解部,存储司库,
以充本省赈济荒灾及裨益民生之举。自明以来,江南岁额钱粮地丁漕项芦课杂税之外,
复有所谓杂办者,款目甚多,汇入地丁分数奏销。逮编赋役全书,止载应解之款,未列
杂办原委。至是乃妥定章程,以杜浮收,其实在缺额有累官民者豁免之,禁州县徵粮浮
收零尾。

    十二年,大学士讷亲等议江苏钱粮拖欠至二百馀万,不免吏役侵蚀,酌定自首减免
之条。复谕黄廷桂等釐剔江苏催徵诸弊。各省积欠钱粮,岁终奏报,然必待次岁五月奏
销,方能定完欠实数。谕:“嗣后各省每年完欠钱粮,随奏销时覈实具奏,毋庸循岁终
奏闻之例。”二十二年,免江南乾隆十年以前积欠漕项银米地价耗羡。江苏巡抚陈宏谋
奏:“江苏钱粮积年未能归款,由于州县案卷,任书承携贮私室,以致残缺无由查考,
应严饬各州县将卷宗黏连盖印,妥存署中。至江省用款繁多,州县不免借垫,嗣后仍令
随时详请抵兑。逾四月不详报,数达五百两以上者,参处;迟至一年,并府州题参。”
均如所议行。

    三十年,谕:“奏销册前列山地田荡版荒新垦,次列三门九则额徵本折地丁起解存
留,至为明晰。令嗣后刊刻赋役全书,以奏销条款为式,止将十年内新坍新垦者添註,
其琐碎不经名目,概删除之。”户部议定各省徵收钱粮,及一切奏销支放等事。凡银悉
以釐为断,不及釐者,折衷归减。米粮以勺为断,奇零在五秒以上者作为一勺,不及五
秒者删除。搭放俸饷制钱以一文为止,而册内有丝毫忽微虚数,一并删除。至各州县卫
所应徵银两,统令于由总单数下将奇零归减,其单内前列细数,仍存其旧,期与赋役全
书、鱼鳞册数相符。三十三年,谕直省勋田,令民户首报,一体输纳。

    三十六年,以比岁蠲免天下钱粮,民力饶裕,令各督抚值轮免之年,将缓带款项,
务催徵完纳,毋致次年有新旧同徵之累。四十七年,御史郑澂请令督抚清查仓库,如有
亏缺,本员治罪偿补,督抚从重议处,并加倍分赔。仍令各州县将仓库实贮之数,三月
汇报,督抚随时督覈。山东州县恆多亏挪仓库之弊,并有本无亏短,于离任时假捏亏数,
私立欠约,移交后任,以为肥橐之计者。请饬下各督抚,查有前任亏缺、后任有欠约可
凭者,除责成后任弥补外,仍令前任照数追缴入官,以杜短交滥接之弊。帝嘉纳之。嘉
庆初,复令各督抚于地方官交代,如限内未能交清,应将该员截留,俟款项交清,方准
赴任回籍,并禁止私立议单。自是以后,禁网益密矣。御史彭希洛奏各省钱粮多有浮收
之弊。谕嗣后各督抚务于开徵前,按时价覈实换银上库之数,榜示通衢,纳银折钱,听
民自便。

    时各省地方官吏,于应徵钱粮,往往挪移新旧,以徵作欠,自三四年以来,积欠至
两千馀万。有诏将各省历年积欠,在民在官,一体清查,或留贮,或拨解,违者罪之。
户部奏:“近五年各省耗羡盈馀内借款,请责成督抚查明补归原款,并将动支耗羡之款
酌量删减,其各项存贮閒款,并详列以闻。”直隶清查各属历年亏短数达巨万。安徽仓
库亏缺各项银百八十馀万。帝谕新亏各员,自本年始,限四年完缴旧亏。未完者,每年
酌扣司道府州县养廉九五成存库归款。部奏直隶等十五省,除缓徵带徵,其未完地丁馀
尚有八百七十馀万,而十二年分又续增未完地丁银二百九十馀万。帝以上官于经徵之员,
参限将满,即设法调署,俾接署者另行起限,州县藉是规避。令嗣后州县调署,须先查
任内果无应徵未完钱粮,咨部覈明,毋得于参限届满时,违例调署。给事中赵佩湘奏:
“各省亏空,展转清查,多致县宕,请严行饬禁。”先是直隶因州县亏欠仓库,密令
大吏清查,分别追赔。其后各省援例,请立局清查,挪新掩旧,弊窦潜滋,甚有借名弥
补,暗肆朘削者,故佩湘以为言。帝谕直隶三次清查案内未完各款,分期勒令归补,逾
限不完者,即责成所管上司摊赔,自后永罢清查,有渎请者罪之。

    十七年,户部综计各省积欠钱粮及耗羡杂税之数,安徽、山东各四百馀万,江宁、
江苏各二百馀万,福建、直隶、广东、浙江、江西、甘肃、河南、陕西、湖南、湖北积
欠百馀万、数十万、数万不等。帝以大吏督徵不力,切责之,并令户部于岁终将各省原
欠已完未完各数,详列以闻。各省逋赋,以江苏为最多。巡抚硃理奏酌定追补之制,分
年补完,杜绝新亏。然属员掩视拖延如故。直隶自二年至十八年,积欠银三百四十馀万,
米粮等项十四万馀石。总督那彦成疏请酌予蠲免,诏严行申饬。山东州县亏欠新旧六百
馀万两,一县有亏至六万馀两。乃严定科条,亏缺万两者斩监候,二万以上者斩决。所
亏之数,勒限监追,限内全完贷死,仍永不叙用,逾限不完斩无赦。

    御史叶中万请清釐籓库借款,胡承珙请整顿直隶亏空诸弊。时各省籓库,因州县有
急需,往往滥行借款,日久未归,展转挪抵,弊混丛生。而摊捐津贴,名目日增,州县
派累繁多,办事竭蹶,亏欠正项势所必然,虽严刑峻法不能禁也。当乾隆之季,天下承
平,庶务充阜,部库帑项,积至七千馀万。嘉庆中,川楚用兵,黄河泛滥,大役频兴,
费用不赀,而逋赋日增月积,仓库所储,亦渐耗矣。

    道光二年,御史罗宸条陈直省解徵钱粮,请仿盐引茶引法,防官吏侵蚀。帝以纷扰,
不许。革州县粮总、库总,从御史余文铨请也。乾隆初,州县徵收钱粮,尚少浮收之弊。
其后诸弊丛生,初犹不过就斛面浮收,未几,遂有折扣之法,每石折耗数升,渐增至五
折六折,馀米竟收至二斗五升,小民病之。廷议八折徵收,以为限制浮收之计。大学士
汤金钊疏驳之。御史王家相亦言“八折之议,行之常、镇、江、淮、扬、徐等府,或可
尝试,苏、松粮重之地,窒碍孔多”。议遂寝。时东南财赋之区,半遭蹂躏。未被兵州
县,又苦贪吏浮收勒折,民怨沸腾,聚众戕官之事屡起。州县率以抗粮为词,藉掩其浮
勒之咎。江苏苏、松等属,每遇蠲缓,书吏等辄向业户索钱,名曰卖荒。纳钱者,虽丰
收仍得缓徵;不纳者,纵荒歉不获查办。诏并禁之。湖北漕务积弊已久,巡抚胡林翼疏
请折漕革除规费,民间减钱百四十馀万千文,国帑增银四十馀万两,节省提存银三十馀
万两。诏褒美之。

    军兴以后,四川等省,办理借徵,以充兵饷。裕瑞奏请劝谕绅民,按粮津贴,罢借
徵。英桂奏:“交纳钱粮半银半钱之制,而官取民仍以银,每钱二千作银一两,耗银无
出。请于应入拨之地丁,准搭官票,不入拨之耗羡,仍徵实银。”部臣以办法两歧,请
依原章,正杂钱粮,一体搭交官票。然地方官吏仍收实银,而以贱值之票交纳籓库,帝
令严禁。

    同治元年,清查直省钱粮。二年,两江总督曾国籓、江苏巡抚李鸿章疏言:“苏、
松、太浮赋,上溯之,则比元多三倍,比宋多七倍;旁证之,则比毗连之常州多三倍,
比同省之镇江等府多四五倍,比他省多一二十倍不等。其弊由于沿袭前代官田租额,而
赋额遂不平也。国初以来,承平日久,海内殷富,为旷古所罕有,故乾隆中年以后,办
全漕者数十年,无他,民富故也。至道光癸未大水,元气顿耗,然犹勉强枝梧者十年。
逮癸巳大水而后,无岁不荒,无县不缓,以国家蠲减旷典,遂为年例。部臣职在守法,
自宜坚持不减之名,疆臣职在安民,不得不为暗减之术。始行之者,前督臣陶澍、前抚
臣林则徐也。又官垫民欠一款,不过移杂垫正,移缓垫急,移新垫旧,移银垫米,以官
中之钱完官中之粮,将来或豁免,或摊赔,同归无着。故历年粮册,必除去垫欠虚数,
方得徵收实数。苏属全漕百六十万,厥后遂积渐减损。道光辛卯以后十年,连除官垫民
欠,得正额之七八;辛丑以后十年,除垫欠,得正额之五六;咸丰辛亥十年,除垫欠,
仅得正额之四成而已。自粤逆窜陷苏、常,焚烧杀掠,惨不可言。臣亲历新复州县,市
镇丘墟,人烟寥落。已复如此,未复可知。而欲责以数倍他处之重赋,向来暴徵之吏,
亦无骨可敲、无髓可吸矣。细核历年粮数,咸丰十年中,百万以上者仅一年,八十万以
上者六年,皆以官垫民欠十馀万在其中,是最多之年,民完实数不过九十万也。成案如
是,民力如是。惟籥请准减苏、松、太三属粮额,以咸丰中较多之七年为准,折衷定数,
总期与旧额本经之常、镇二属通融覈计,著为定额。即以此后开徵之年为始,永远遵行,
不准再有垫完民欠名目。嗣后非水旱亦不准捏灾,俾去无益之空籍,求有着之实徵。至
苏、松漕粮核减后,必以革除大小户名为清釐浮收之原,以裁减陋规为禁止浮收之委。”
制可。先是太常卿潘祖廕、御史丁寿昌交章言减赋事,皆下部议。覆奏准苏、松减三之
一,常、镇减十之一。大抵苏、松、太一亩之税,最重者几至二斗,轻者犹及一斗。列
朝屡议覈减,率为部议所格。雍正间,从怡亲王请,免苏、松两府额徵银。乾隆间,又
减江苏省浮粮,皆减银而不及米。至是诏下,百姓莫不称庆。

    三年,从闽浙总督左宗棠请,谕绍兴属八县六场,正杂钱粮,统照银数徵解,革除
一切摊捐及陋规,计减浮收钱二十二万有奇,米三百六十馀石。宁波属一五县六场,
减浮收钱十万四千有奇,米八百馀石。四年,浙江巡抚马新贻请豁减金华浮收钱十五万
馀串,米五百馀石,衢州钱十万馀串,米六十馀石,严州钱六万馀串,米六千馀石,洋
银八十馀元,米百馀石,从之。是年宗棠克湖州,疏言南漕浮收过多,请痛加裁汰。事
下部议。覆奏杭、嘉、湖漕粮,请仿江苏例,减原额三十分之八,并确查赋则,按轻重
量为覈减,所有浮收陋规,悉予裁汰。其南匠米石,无庸议减。计三府原额漕白、行月
等米百万馀石,按三十分之八,共减米二十六万六千馀石。国籓请将苏、松等属地丁漕
项一体酌减,不许。

    自乾、嘉以来,州县徵收钱粮,多私行折价,一石有折钱至二十千者。咸丰中,胡
林翼始定核收漕粮,每石不得过六千钱。其后山东亦定每石收钱六千。江苏定每石年内
完者收四千五百,年外收五千。江西收钱三千四百。河南每石折银三两。安徽二两二钱。
漕粮浮收,其来已久。河运、海运,皆有津贴。嘉兴一郡,徵漕一石,有津贴至七钱以
上者。又徵收漕粮,例有漕馀,其数多寡不一,大抵视缺分肥瘠为准。历来本折并收,
而折色浮收,较本色更重。自正额减折价定,遂渐少浮收之弊。

    直隶、奉天多无粮之地,名曰黑地,或旗产日久迷失,或山隅海涘新垦之田。咸丰
季年,宝鋆等查出昌平黑地四百四十馀顷,试办升科。诏直隶总督、盛京将军、顺天、
奉天各府尹一体办理。同治初,令黑地业户各赴所管官署呈报升科,许永远为业。御史
陈俊奏:“直隶、奉天除昌平外,呈报升科者寥寥,盖由地方官吏徵收入己,延不具报,
甚有将报地人抑勒刑逼诸弊。”帝遣大臣分查。大学士倭仁疏陈黑地升科,州县畏难苟
安,请申明赏罚。寻定州县查出隐地逾二十顷优叙,升科地多者奖之;有徇隐匿垦、吏
胥诈赇,以溺职论;其无赖假称委员,恐哧得赃,照例严惩。

    德宗即位之初,复新疆,筹海防,国用日增。户部条陈整顿钱粮之策,略云:“溯
自发逆之平,垂二十年,正杂钱粮,期可渐复原额。乃考覈正杂赋税额徵总数,岁计三
千四百馀万两,实徵仅百四十五万两,赋税亏额如此。财既不在国,又不在民,大率为
贪官墨吏所侵蚀。约而言之,其弊有五:一曰报荒不实,二曰报灾不确,三曰捏作完欠,
四曰徵存不解,五曰交代宕延。覈计近年赋税短徵,以安徽及江苏之江宁为最,苏州、
江西次之,河南又次之。多者所收不及五分,少者亦亏一二分不等。请饬各督抚籓司认
真釐剔,以裕度支。”诏从其请。然终清之世,诸弊卒未能尽革也。

    二十年,中、日之战,赔兵费二万万。二十六年,拳匪肇祸,复赔各国兵费四万五
千万。其后练新军,兴教育,创巡警,需款尤多,大都就地自筹。四川因解赔款,而按
粮津贴捐输之外,又有赔款新捐。两江、闽、浙、湖北、河南、陕西、新疆于丁漕例徵
外,曰赔款捐,曰规复钱价,曰规复差徭,曰加收耗羡,名称虽殊,实与加赋无大异也。

    总计全国赋额,其可稽者:顺治季年,岁徵银二千一百五十馀万两,粮六百四十馀
万石;康熙中,岁徵银二千四百四十馀万两,粮四百三十馀万石;雍正初,岁徵银二千
六百三十馀万两,粮四百七十馀万石;高宗末年,岁徵银二千九百九十馀万两,粮八百
三十馀万石,为极盛云。

    一曰役法。初沿明旧制,计丁授役,三年一编审,嗣改为五年。凡里百有十户,推
丁多者十人为长,馀百户为十甲,甲十人。岁除里长一,管摄一里事。城中曰坊,近城
曰厢,乡里曰里。里长十人,轮流应徵,催办钱粮,句摄公事,十年一周,以丁数多寡
为次,令催纳各户钱粮,不以差徭累之。编审之法,核实天下丁口,具载版籍。年六十
以上开除,十六以上添註,丁增而赋随之。有市民、乡民、富民、佃民、客民之分。民
丁外复有军、匠、灶、屯、站、土丁名。

    直省丁徭,有分三等九则者,有一条鞭徵者,有丁随地派者,有丁随丁派者。其后
改随地派,十居其七。都直省徭里银三百馀万两,间徵米豆。其科则最轻者每丁科一分
五釐,重至一两有馀。山西有至四两馀,巩昌有至八九两者。因地制宜,不必尽同也。
三等九则之法,沿自前明,一条鞭亦同。其法将均徭均费等银,不分银力二差,俱以一
条鞭从事。凡十甲丁粮,总于一里,各里丁粮,总于一州县,而府,而布政司。通计一
省丁粮,均派一省徭役,里甲与两税为一。凡一州县丁银悉输于官,官为佥募,以充一
岁之役,民不扰而事易集。定内外各衙署额设吏役,以良民充之。吏典由各处佥拨,后
改为考取,或由召募投充。役以五年为满,不退者斥革。其府州县额设祗候、禁子、弓
兵,免杂派差役。又有快手、皁隶、门卒、库子诸役,皆按额召募。额外滥充者谓之白
役,白役有禁。然州县事剧役繁,必藉其力,不能尽革也。又定州县铺司及弓兵之制,
禁止私役。禁人民私充牙行、埠头。

    濒河之地,例有夫役守护。顺治四年,以御史佟凤彩言,设直隶沿河堤夫。九年,
河决封丘,起大名、东昌、兗州及河南丁夫数万塞之。十二年,增给河夫工食。河工用
民之例有二:曰佥派,曰召募。佥派皆按田起夫,召募则量给雇值。其后额设之夫,悉
给工食,由佥派而召募,役民给值,较古制为善矣。十七年,禁州县私派里甲之弊。

    康熙元年,令江南苏、松两府行均田均役法。户科给事中柯耸言:“任土作赋,因
田起差,此古今不易常法。但人户消长不同,田亩盈缩亦异,所以定十年编审之法,役
随田转,册因时更,富者无兔脱之弊,贫者无虻负之累。臣每见官役之侵渔,差徭之繁
重,其源皆由于佥点不公,积弊未剔。查一县田额若干,应审里长若干,每里十甲,每
甲田若干,田多者独充一名,田少者串充一名,其最零星者附于甲尾,名曰花户,此定
例也。各项差役,俱由里长挨甲充当,故力不劳而事易集。独苏、松两府,名为佥报殷
实,竟不稽查田亩,有田已卖尽而报里役者,有田连阡陌全不应差者。年年小审,挪移
脱换,丛弊多端。田归不役之家,役累无田之户,以致贫民竭骨难支,逃徙隔属。今当
大造之年,请饬抚臣通行两府,按田起役,毋得凭空佥报,以滋卖富差贫之弊。其他花
分子户、诡寄优免、隔属立户、买充册书诸弊,宜严加禁革。”下部议行。六年,严禁
江西提甲累民。提甲之说,在明曰提编,现年追比已完,复提次甲,责成备办。广信诸
府,有连提数甲者,实与加派无二。以御史戈英言,罢之。

    七年,定驿递给夫例。凡有驿处,设夫役以供奔走,其额视路之冲僻为衡,日给工
食,皆入正赋编徵。此项人夫,大率募民充之,差役稍繁,莫不临时添雇。水驿亦然。
十二年,停河南佥派河夫,按亩徵银,以抵雇值。十六年,河道总督靳辅上言:“河工
兴举,向俱勒州县派雇里民,用一费十。今两河并举,日需夫十馀万,乃改佥派为雇募,
多方鼓舞,数月而工成。”大工用雇募自辅始。是年禁有司派罚百姓修筑城垛。二十九
年,以山东巡抚佛伦言,令直省绅衿田地与人民一律差徭。

    五十一年,谕曰:“海宇承平日久,户口日增,地未加广,应以现在丁册定为常额,
自后所生人丁,不徵收钱粮,编审时,止将实数查明造报。”廷议:“五十年以后,谓
之盛世滋生人丁,永不加赋。仍五岁一编审。”户部议:“缺额人丁,以本户新添者抵
补;不足,以亲戚丁多者补之;又不足,以同甲粮多之丁补之。”

    雍正初,令各省将丁口之赋,摊入地亩输纳徵解,统谓之“地丁”。先是康熙季年,
四川、广东诸省已有行之者。至是准直隶巡抚李维钧请,将丁银随地起徵,每地赋一两,
摊入丁银二钱二釐,嗣后直省一体仿行。于是地赋一两,福建摊丁银五分二釐七毫至三
钱一分二釐不等;山东摊一钱一分五釐;河南摊一分一釐七毫至二钱七釐不等;甘肃,
河东摊一钱五分九釐三毫,河西摊一分六毫;江西摊一钱五釐六毫;广西摊一钱三分六
釐;湖北摊一钱二分九釐六毫;江苏、安徽亩摊一釐一毫至二分二釐九毫不等;湖南地
粮一石,徵一毫至八钱六分一釐不等。自后丁徭与地赋合而为一,民纳地丁之外,别无
徭役矣。惟奉天、贵州以户籍未定,仍丁地分徵。又山西阳曲等四十二州县,亦另编丁
银。

    二年,江西巡抚裴度奏裁里长。时廷臣有言大小衙署,遇有公事需用物件,恣行
科派,总甲串通奸胥,从中渔利;凡工作匠役,皆设立总甲,派定当官,以次轮转;又
设贴差名目,不原赴官者,勒令出银,大为民害。诏并禁止。然日久玩生,滋扰益甚。
乾隆元年,复有诏申禁。又谕各处岁修工程,如直隶、山东运河,江南海塘,四川堤堰,
河南沁河、孟县小金堤等工,向皆于民田按亩派捐,经管里甲,不无苛索,嗣后永行停
止。凡有工作,悉动用帑金。十年,川陕总督庆复奏兴修各属城垣,请令州县捐廉,共
襄其事。帝曰:“各官养廉,未必有馀,名为帮修,实派之百姓,其弊更大。”不许。
乃定各省城工千两以下者,分年修补,土方小工,酌用民力,馀于公项下支修。二十二
年,更定江西修堤力役之法。凡修筑土堤,阖邑共摊,夫从粮徵,听官按堤摊分,募夫
修筑。从巡抚胡宝瑔请也。二十五年,御史丁田树言:“自丁粮归于地亩,凡有差徭及
军需,必按程给价,无所谓力役之征。近者州县于上官迎送,同僚往来,辄封拏车船,
奸役藉票勒派,所发官价,不及时价之半,而守候回空,概置不问,以致商旅裹足,物
价腾踊。嗣后非承辨大差,及委运官物,毋得减发官价,出票封拏,违者从重参处。”
得旨允行。三十二年,以用兵缅甸,经过各地,夫马运送,颇资民力,特颁帑银,每省
十万,分给人民。

    田赋职役,本有经制,大率东南诸省,赋重而役轻,西北赋轻而役重。直隶力役之
征,有按牛驴派者,有按村庄派者,有按牌甲户口科者,间亦有按地亩者。然富者地多
可以隐匿,贫者分釐必科,杂乱无章,偏枯不公。其尤甚者,莫如绅民两歧。有绅办三
而民办七者,有绅不办而民独办者,小民困苦流离,无可告诉。时有议仿摊丁于地之例,
减差均徭,每亩一分,无论绅民,按地均摊。直隶总督颜检力言其不可,并谓:“如议
者所言,每地一亩,摊徵差银一分,其意在藉赋以收减差之实效,不知適藉差而添加赋
之虚名,累官病民,弊仍不免。”疏入,议遂寝。

    咸丰时,粤西役起,征调不时,不得不藉民力。粮银一两,派差银数倍不等。事定,
差徭繁重如故,且钱粮或有蠲缓,差银则歉岁仍徵。

    光绪四年,山西巡抚曾国荃疏陈晋省疮痍难复,请均减差徭以舒民困,其略曰:
“晋省右辅畿疆,西通秦、蜀,军差、饷差、藏差,络绎于道,州县供亿之烦,几于日
不暇给。车马既资之民间,役夫亦责之里甲。而各属办理不同。有阖邑里甲通年摊认者,
资众力以应役,法尚公允。有分里分甲限年轮认者,初年摊之一甲一里,次年摊之二甲
二里,各年差徭多寡不等,即里甲认派苦乐不均。豪猾者恃有甲倒累甲、户倒累户之弊,
将其地重价出售,而以空言自认其粮。三五年后,乘间潜逃,于是本甲既代赔无主之粮,
又代认无主之差,贻害无穷。计惟减差均徭,尚堪略为补救。除大差持传单勘合,循例
支应,其他概不得藉端苛派。如有擅索车马者,治以应得之罪。”从之。五年,阎敬铭
复条陈八事:一,裁减例差借差;二,由臬司发给车马印票;三,喇嘛来往,须有定班;
四,奉使办事大臣,宜禁滥索;五,严除衙蠹地痞;六,令民间折交流差钱,由衙门自
办;七,严查驿马足额备用;八,本省征防各兵,给予长车,由营自办。下所司议行。
八年,张之洞任山西巡抚,复言:“晋省虐民之政,不在赋敛而在差徭。向例每县所派
差钱,大县制钱五六万缗,小县亦万缗不等,按粮摊派,官吏朋分,冲途州县,设立车
櫃,追集四乡牲畜,拘留过客车马,或长年抽收,或临时勒价,居者行者均受其患。现
拟筹款生息,官设差局,严定应差章程,禁止差员滥支。”车櫃陋习遂革。

    先是先代陵墓,皆设陵户司巡查洒扫,例免差徭。又各先贤祠宇,凡有祭田,皆免
其丁粮。军民年七十以上者,许一子侍养,免其杂泛差役。

    顺治二年,免直省京班匠价,并除其匠籍。定绅衿优免例,内官一品免粮三十石、
丁三十,二品免粮二十四石、丁二十四,其下以次递减;外任官减其半。十四年,部议
优免丁徭,本身为止。雍正四年,四川巡抚罗殷泰言,川省各属,以粮载丁,请将绅衿
贡监优免之例禁革。部议驳之。复下九卿议,定绅衿止免本身;其子孙族户冒滥,及私
立儒户官户者,罪之。乾隆元年,申举贡生监免派杂差之令。三十七年,停编审造册。
时丁银既摊入地粮,而续生人丁又不加赋,五年编审,不过沿袭虚文,无裨实政,至是
因李瀚言,遂罢之。翌年,陈辉祖请将民屯新垦丁银随年摊徵。帝以所奏与小民较及锱
铢,非惠下恤民之道,谕嗣后各省办理丁粮,悉仍旧制,毋得轻议更张。

    一曰蠲免赋税。蠲免之制有二:曰恩蠲,曰灾蠲。恩蠲者,遇国家庆典,或巡幸,
或用兵,辄蠲其田赋。

    世祖入关,首免都城居民被兵者赋役三年。顺治二年,以山西初复,免本年田租之
半。三年,收江南,免漕粮三之一。八年,世祖亲政,给还九省加派额外钱粮,免山西
荒地额粮一万五千顷,及直隶、山东、河南、陕西荒残额赋。恩蠲灾蠲之诏,岁数四下。
康熙十年东巡,免跸路所经今年租。十三年,蠲免各省八九两年本折钱粮积欠在民者。
时海内大定,诏用兵以来积欠钱粮悉免之。二十七年南巡,免江南积欠地丁钱粮,及屯
粮芦课米麦豆杂税。三十三年,蠲免广西、四川、贵州、云南四省应徵地丁银米。四十
五年,免直隶、山东本年积欠钱粮,其山西、陕西、甘肃、江苏、浙江、安徽、江西、
湖北、湖南、福建、广东、广西各省,自康熙四十三年以前,未完地丁银二百十二万有
奇,粮十万五千石有奇,悉行蠲免。

    承平日久,户口渐繁,地不加增,民生有不给之虞,诏直省自五十年始,分三年轮
免钱粮一周。三年中计免天下地丁粮赋三千八百馀万。五十六年,免直隶、安徽、江苏、
浙江、江西、湖广、西安、甘肃带徵地丁屯卫银二百三十九万馀两,其安徽、江苏所属
带徵漕项银四十九万馀两,米麦豆十四万馀石,免徵各半。五十七年,以征策妄阿拉布
坦,免陕、甘明年地丁百八十馀万。圣祖尝读汉文帝蠲民田租诏,叹曰:“蠲租乃古今
第一仁政,穷谷荒陬,皆沾实惠。然非宫廷力崇节俭,不能行此。”故在位六十年中,
屡颁恩诏,有一年蠲及数省者,一省连蠲数年者,前后蠲除之数,殆逾万万。

    世宗即位,蠲免江苏各属历年未完民屯地丁芦课等银千二百十馀万。西藏、苗疆平,
免甘肃、四川、广西、云、贵五省田租。又谕国家经费已敷,宜散富于民,乃次第免直
省额赋各四十万。乾隆元年,诏免天下田租,先后免雍正十三年以前各省逋赋、及江南
钱粮之官侵吏蚀者。四年,免直隶本年钱粮九十万,江苏百万,安徽六十万,正耗一体
蠲除。十年,普免天下钱粮二千八百二十四万有奇,援康熙五十一年之例,将各省分为
三年,以次豁免。三十一年,诏次第蠲各省漕米,五年而遍,其例徵折色者亦免之。三
十五年,值帝六旬,明岁又际太后八旬,照十年之例,按各省额赋,分三年轮免一周。

    四十二年,普免天下钱粮,自明年始,分三年轮免,计二千七百五十九万有奇。各
省漕粮,自四十五年普免一次。四十九年,豁免甘肃压欠起运粮银百六十馀万,其存留
项下民欠银粮,起运项下民欠草束,悉免之。五十五年,高宗八旬,诏按各省额徵银数,
将所属各府州县次第搭配三次,按年轮免,三年而竣,一省之中,仍先侭上年灾缓之区,
首先蠲免。五十九年,普免各省应徵漕粮。六十年,普免各省积欠,及因灾缓带银千五
百五十馀万两、粮三百八十馀万石,其奉天、山西、四川、湖南、广西、贵州六省向无
积欠,免下年正赋十之二。又以明年将归政,免嘉庆元年各省应徵地丁钱粮,其省方时
巡跸路所经,辄减额赋十之三。

    仁宗即位,以湖北、湖南教匪苗民蠢动,免次年两省钱粮,并及川、陕被兵之区。
四年,以郊祀升配礼成,普免各省积欠缓徵地丁耗羡,及民欠籽种口粮漕粮银,并积欠
缓徵民借米穀草束。十年,谒祖陵,免跸路所经州县钱粮之半。二十四年,以六旬万寿,
免天下正耗民欠,及缓带银穀,计银二千一百二十九万两有奇、米穀四百馀万石。四川、
贵州两省无民欠,免明年正赋十之二。

    灾蠲有免赋,有缓徵,有赈,有贷,有免一切逋欠。清初定制,凡遇灾蠲,起运存
留均减。存留不足,即减起运。顺治初,定被灾八分至十分,免十之三;五分至七分,
免二;四分免一。康熙十七年,改为六分免十之一,七分以上免二,九分以上免三。雍
正六年,又改十分者免其七,九分免六,八分免四,七分免二,六分免一。然灾情重者,
率全行蠲免。凡报灾,夏灾以六月,秋灾以七月。既报,督抚亲莅灾所,率属发仓先赈,
然后闻。康熙三年,户部奏遇灾之地,先将额赋停徵十之三,以待题免。四年,御史郝
维讷请凡灾地田赋免若干,丁亦如之。其后丁随地起,凡有灾荒,皆丁地并蠲。旨下之
日,州县不即出示,或蠲不及数、纳不留抵者,科以侵欺之罪。乾隆元年,安徽布政使
晏斯盛请“嗣后各省水旱应免钱粮之数,于具题请赈日始,限两月造报,并请将丁银统
入地粮银内覈算蠲免”。从之。圣祖、高宗两朝,叠次普免天下钱粮,其因偏灾而颁蠲
免之诏,不能悉举。仁宗之世,无普免而多灾蠲,有一灾而免数省者,有一灾而免数年
者。文宗以后,国用浩繁,度支不给,然遇疆臣奏报灾荒,莫不立予蠲免。若灾出非常,
或连年饥馑,辄蠲赈兼施云。

    仓库京师及各直省皆有仓库。仓,京师十有五。在户部及内务府者,曰内仓,曰恩
丰;此外曰禄米,曰南新,曰旧太,曰富新,曰兴平,曰海运,曰北新,曰太平,曰本
裕,曰万安,曰储积,曰裕丰,曰丰益。在通州者,曰西仓,曰中仓。各省漕运,分贮
于此。直省则有水次仓七:曰德州,曰临清,曰淮安,曰徐州,曰江宁,各一;惟凤阳
设二。为给发运军月粮并驻防过往官兵粮饷之需。其由省会至府、州、县,俱建常平仓,
或兼设裕备仓。乡村设社仓,市镇设义仓,东三省设旗仓,近边设营仓,濒海设盐义仓,
或以便民,或以给军。大抵京、通两仓所放米,曰官俸,曰官粮,亦名甲米,二者去全
漕十之六。其一,养工匠,名匠米。其一,定鼎时,宗臣封亲王者六,封郡王者二,世
宗之弟封亲王者一,此九王子孙,自適裔外,并有封爵,以世降而随之,统名恩米,二
者去京仓百之一。是以雍正以前,太仓之粟常有馀。

    乾隆二十八年,户部侍郎英廉疏言:“迩年因赈恤屡截留漕运,间遇京师粮贵,复
发内仓米石平粜,储积渐减。请于湖广、江西、江南、浙江产米之区,开捐贡监,均收
本色,收足别贮。遇截漕之年,即于次年照数补运京仓。”下九卿议准,旋复停止。及
嘉庆中,川楚盗起,水旱间作,工匠既倍于昔,而九王之后亦愈衍愈众。咸丰后,复有
粤寇之乱,运道不通,仓储益匮,乱平稍复旧例。

    向京师平粜,有五城米局,八旗米局。五城米局始于康熙。雍正四年,于内城添厂,
并添五城、通州厂各一。乾隆二年,增五城为十厂,寻又添设八厂于四乡。九年,于四
路同知设四厂。八旗米局凡二十四,又通州左右翼两局,皆设于雍正六年。乾隆元年,
并为八局,旋仍旧。十五年,命二十四局分左右翼办理,不拘旗分。十七年,以米价未
平,且有勒买之弊,谕并通州两局停止。

    其直省常平、裕备等仓,顺治十一年,命各道员专管,每年造册报部。十七年,户
部议定常平仓穀,春夏出粜,秋冬籴还,平价生息,凶岁则按数给散贫户。康熙六年,
甘肃巡抚刘斗疏言:“积米年久恐浥烂,请变价籴新穀。”从之。七年,陕西巡抚贾汉
复请将积穀变价生息。帝谕出陈入新,原以为民,若将利息报部,反为民累,著停止生
息。十九年,谕常平仓留本州县备赈,义仓、社仓留本村镇备赈。三十年,户部议令直
隶所捐米石,大县存五千石,中县四千,小县三千;嗣又令再加贮一倍。三十一年,议
定州县积穀,照正项钱粮交代,短少以亏空论。三十四年,议定江南积穀,每年以七分
存仓,三分发粜,并著为通例。四十三年,议定州县仓穀霉烂者,革职留任,限一年赔
完复职;逾年不完,解任;三年外不完,定罪,著落家产追赔。

    时各省州县贮穀之数,山东、山西大州县二万石,中州县万六千石,小州县万二千
石;江西大州县一万二千石;江苏、四川率不过五六千石;而福建现在捐穀二十七万石,
常平又存五十六万石;台湾捐穀及常平为最多,共八十馀万石。令酌留三年兵需,馀变
价充饷。四十七年,议定州县官于额贮外加买贮仓,准其议叙,若捐穀以少报多,或将
现贮米捏作捐输,后遇事发,除本管知府分赔外,原报督抚一并议处。至官将仓穀私借
于民,计赃以监守自盗论,穀石照数追赔。五十四年,议定绅民捐穀,按数之多寡,由
督抚道府州县分别给扁,永免差役。

    雍正三年,以南方潮湿,令改贮一米易二穀。四年,浙闽总督高其倬疏言:“闽省
平籴有二大病:一,交盘之弊不清,各官授受,皆有价无穀,而价又不敷买补;一,平
粜之价太贱,每石减价至一两,且有不及一两者,各属虽欲买补,缘价短束手,而奸民
乘此谋利,往往借价贵,煽惑穷民,竟欲平粜之期,一岁早于一岁,平粜之价,一年贱
于一年。请嗣后视米之程高下,每石以一两二钱或一两三钱,穀则定以六钱五分或六钱,
总以秋成后既平之价为准。”帝韪其言。寻定州县仓厂敖不修,致米穀霉烂者,照侵蚀
科断,并将亏空各州县解任。其穀令自行催还,限以一年,逾限者治罪。五年,定各省
常平仓,每年底令本府州盘查。如春借逾十月不完,或捏造,俱行参处,照数追赔。又
因福建常平仓各属有银穀两空者,有无穀而仅存价者,查实,将亏空之州县官更换。

    十三年,内阁学士方苞上平粜仓穀三事:“一,仓穀每年存七粜三,设遇价昂,必
待申详定价,穷民一时不得邀惠。请令各州县酌定官价,一面开粜,一面详报。一,江
淮以南地气卑湿,若通行存七粜三,恐积至数年,必有数百万霉烂之穀,有司惧罪,往
往以既坏之穀抑派乡户。请饬南省各督抚,验察存仓各穀色,因地分年,酌定存粜分数;
河北五省倘遇岁歉,亦不拘三七之例。一,穀之存仓有鼠耗,盘粮有折减,移动有脚价,
粜籴守局有人工食用,春粜之价即稍有赢馀,亦仅足充诸费。请饬监司郡守岁终稽查,
但数不亏,不得借端要挟,倘逢秋籴价贱,除诸费外,果有赢馀,详明上司别贮,以备
歉岁之用。”下部议行。

    乾隆三年,两江总督那苏图疏言平粜之事,止须比市价酌减一二分。两广总督鄂弥
达亦言:“平粜之价,不宜顿减。盖小民较量锱铢,若平粜时官价与市价悬殊,则市侩
必有藏以待价,而小民藉以举火者,必皆仰资官穀。仓储有限,商贩反得居奇,是欲平
粜而粜仍未平也。从来货积价落,民间既有官穀可籴,不全赖铺户之米,铺户见官穀所
减有限,亦必稍低其价以冀流通。请照市价止减十一,以次递减,期年而止,则铺户无
所操其权,而官穀不至虞其匮。”均报可。七年,谕:“从前张渠奏请减价粜穀,成熟
之年,每石照巿价减五分,米贵之年减一钱。但思歉岁止减一钱,穷民得米仍艰。嗣后
著督抚临时酌量应减若干,奏明请旨。如有奸民贱籴贵粜,严拏究治。”

    十三年,高宗谕大学士、户部曰:“迩来常平仓额日增,有碍民食,嗣后应以雍正
年间旧额为准。”寻议云南不近水次,陕、甘兼备军务,向无定额,请以现额为准。云
南七十万石,西安二百七十万石,甘肃三百七十万石,各有奇。又福建环山带海,商运
不通,广东岭海交错,产穀无几,贵州不通舟楫,积贮均宜充裕,以现额为准,福建二
百五十馀万石,广东二百九十馀万石,贵州五十万石。其馀照雍正年间旧额:直隶二百
一十万石,奉天百二十万石,山东二百九十万石,山西百三十万石,河南二百三十万石,
江苏百五十万石,安徽百八十万石,江西百三十万石,浙江二百八十万石,湖北五十万
石,湖南七十万石,四川百万石,广西二十万石,各有奇,通计十九省贮穀三千三百七
十馀万石,较旧额四千四百馀万石,应减贮千四百馀万石。自是各省或额缺不补。二十
三年,特谕采买还仓。三十一年,各省奏销,报实存穀数,惟江西、河南、广东与十三
年定额相同。其视旧额增多者:湖南百四十三万石,山西二百三十万石,四川百八十五
万石,广西百八十三万石,云南、贵州皆八十馀万石。而浙江视旧额减少二百二十万石,
奉天减少百万,甘肃减少百四十万;其直隶、江苏、安徽、福建、湖北、山东、陕西或
减二十万、或减五六十万。盖聚之难而耗之易如此。

    嘉庆初,仁宗屡下买补之令。四年,谕曰:“国家设立常平仓,若不照额存储,仅
将穀价贮库,猝遇需米之时,岂银所能济用?”命各省采买还仓。十七年,户部浙江司
所存常平仓穀数凡三千三百五十万八千五百七十五石有奇,去乾隆中定额犹不远。至道
光十一年,副都御史刘重麟、御史卞士云先后疏言,各直省州县于常平仓大率有价无穀,
其价又不免侵用。帝命各督抚严覈究治。然据十五年户部奏,查各省常平仓穀实数,仍
止二千四百馀万石,又非嘉庆时可比,况咸丰间天下崩乱之日乎。同治三年谕:“近来
军务繁兴,寇盗蜂起,所至地方辄以粮尽被陷,其故由各州县恣意侵挪,遇变无所依赖。
嗣后各省常平仓,责成督抚认真整顿。”迨光绪初,直隶、河南、陕西、山西迭遭旱灾,
饥民死者日近万人。四年,给事中崔穆之,八年,御史邬纯嘏,复先后请筹办仓穀,于
是各督抚始稍加意焉。

    其社义各仓,起于康熙十八年。户部题准乡村立社仓,市镇立义仓,公举本乡之人,
出陈易新。春日借贷,秋收偿还,每石取息一斗,岁底州县将数目呈详上司报部。六十
年,奉差山西左都御史硃轼奏请山西建立社仓,谕曰:“从前李光地以社仓具奏,朕谕
言易行难。行之数年,果无成效。张伯行亦奏称社仓之益,朕令伊暂行永平地方,其有
效与否,至今未奏。凡建设社仓,务须选择地方敦实之人董率其事。此人并非官吏,借
出之米,还补时遣何人催纳?即丰收之年,尚难还补,何况歉岁?其初将众人米穀扣出
收贮,无人看守,及米石缺空,势必令司其事者赔偿,是空将众人之米弃于无用,而司
事者无故为人破产赔偿也。社仓之法,仅可小邑乡村,若由官吏施行,于民无益。今硃
轼复以此为请,即令伊久住山西,鼓励试行。”雍正二年,谕湖广总督杨宗仁、湖北巡
抚纳齐喀、湖南巡抚魏廷珍等:“前命建社仓,本为民计。劝捐须俟年丰,如值歉岁,
即予展限。一切条约,有司勿预,庶不使社仓顿成官仓。今乃令各州县应输正赋一两者,
加纳社仓穀一石。闻楚省穀石现价四五钱不等,是何异于一两正赋外加收四五钱火耗
耶?”寻议定:凡州县官止任稽查,其劝奖捐输之法,自花红递加扁额以至八品冠带。
如正副社长管理十年无过,亦以八品冠带给之。其收息之法,凡借本穀一石,冬间收息
二斗。小歉减半,大歉全免,祗收本穀。至十年后,息倍于本,祗以加一行息。

    三年,从江苏巡抚何天培请,止颁行社仓五事:一,赈贷均预造排门册存案;一,
正副社长外,再举一殷实者总司其事;一,州县官不许干预出纳;一,所需纸笔,必劝
募乐输,或官拨罚项充用;一,积穀既多,应于夏秋之交,减价平粜,秋收后照时价买
补。

    五年,因湖广社仓亏空,谕:“迩年督抚办社仓最力者,惟湖广总督杨宗仁。今据
福敏盘查,始知原报甚多,而现贮无几。朕思举行此法实难。我圣祖仁皇帝深知之,是
以李光地奏请而未允,张伯行暂行而即罢。盖在富民无藉乎仓,则输纳不前,而贫者又
无馀粟可纳。至于州县官,实心者岂可多得?湖广亏缺之数,倘系州县私用,必严追赔
补,或民间原未交仓,或交仓之数与原报多寡不符,若令照数完纳,恐力未敷,须斟酌
办理。”六年,世宗谕曰:“前岳锺琪请于通省加二火耗内应行裁减每两五分之数,且
暂徵收,发民买穀,分贮社仓,俟数足即行裁减,是以暂收耗羡之中,隐寓劝输之法,
实则应行斟酌之耗羡,即小民切己之赀财,而代民买贮之仓储,即小民自捐之积贮。乃
陕省官员以为收贮在官,即是官物,而胥吏司其出纳者,遂有勒买勒借之弊。今特晓示,
镌石颁布,傥地方官有如前者,以挠扰国政、贻误民生治罪。”

    乾隆四年,户部议准陕西巡抚张楷奏定社仓事例:一,社长三年更换;一,春借时
酌留一半,以防秋歉;一,限每年清还;一,将借户穀数姓名晓示;一,令地方官稽查
交代分赔。五年,议定陕、甘社穀凡系民间者,听自择仓正、副管理。其系加二耗粮内
留五分为社粮者,责成地方官经理,入于交代。自是之后,州县官视同官物,凡遇出借,
层递具详,虽属青黄不接,而上司批行未到,小民无由借领。此后应请令州县于每年封
印后,酌定借期,一面通详,一面出借,其期按耕种迟早以为先后。得旨允行。

    十八年,直隶总督方观承疏言:“义仓始于隋长孙平,至宋硃子而规画详备。虽以
社为名,实与义同例。其要在地近其人,人习其事,官之为民计,不若民之自为计,故
守以民而不守以官,城之专为备,不若乡之多为备,故贮于乡而不贮于城。今使诸有司
于四乡酌设,粟黍从便,并选择仓正、副管理,不使胥吏干预。现据报捐穀数共二十八
万五千三百馀石,合百四十四州县卫所,共村庄三万五千二百一十,为仓千有五。”帝
嘉之。三十七年,户部议准,社仓仍令官经理出纳。

    嘉庆四年,又议准社义各仓出纳,由正、副长经理,止呈官立案。道光五年,安徽
巡抚陶澍疏言:“义仓苟欲鲜弊,惟有秋收后听民间量力输捐,自择老成者管理,不减
粜,不出易,不借贷,专意存贮,以待放赈。”如所议行。其后军兴,各省皆废。同治
六年,特谕兴复。光绪中,惟陕西巡抚冯誉骥所筹建者千六百馀所为最多云。

    其旗仓在东三省者,初皆贮米二千万石。营仓自康熙二十二年始。时山海关各口建
仓,达于黑龙江墨尔根。三十年,令江宁、京口等处各截留漕米十万石存贮。三十六年,
谕沿边卫堡如榆林等处均贮穀。四十九年,以湖南镇筸改协为镇,拨借帑银三千两,买
穀贮仓。五十四年,命贮米密云、古北口。雍正三年,贮穀归化城土拉库。四十七年,
先后命广东提标各营暨诸镇协均贮穀,其后复推行贵州、四川、浙江、福建、河南。十
一年,命喜峰口贮穀。

    乾隆元年,设河标营仓。十一年,又命山东河标设立。盐义仓,自雍正四年始。时
两淮众商捐银二十四万,为江南买穀建仓之用,巡盐御史噶尔泰以闻,并缴公务银八万,
共三十二万。谕以三万赏给噶尔泰,馀照所请,赐名“盐义”。既而浙江众商亦捐银十
万,谕巡抚李卫于杭州建仓。乾隆九年,又准山东票商仿行。

    库之在京师属内务府者,设御用监掌之。顺治十六年改为广储司。十八年,分设缎
库、银库、皮库、衣库。康熙十八年,增设茶库、磁库,合之为六。其属于户部者,曰
银库、曰缎库、曰颜料库,合之为三。此外盛京户部银库,贮金银、币帛、颜料等物,
以供二陵祭祀,及东三省官兵俸饷赏赉之用。各省将军、副都统、城守尉库,各贮官兵
俸饷,及杂税官庄粜买粮价。布政使司库,贮各州县岁徵田赋、杂赋银。按察司库,贮
赃罚银钱。粮道库,贮漕赋银、驿站马夫工料。河道库,贮河饷。兵备道库,贮兵饷。
盐运使司盐课各税务由部差者,有监督库。如道、府、、州、县官兼理者,有兼理徘
库,均贮关钞。地居冲要之分巡道库、府库、直隶州库及分驻苗疆之同知、通判库,均
量地方大小,距省远近,酌量拨司库银分贮。州、县、卫所库,贮本色正杂赋银,存留
者照数坐支,输运者输布政使司库。

    凡诸库每岁出纳之数,皆造册送户部察覈,惟赃罚例输之刑部。河工兵饷又兼达兵、
工两部。户部于直省库储,其别有五。曰封储。如酌留各布政司银两,督抚公同封储,
有急需,题奏动支,擅用论斩是也。此制定于雍正五年。以直隶近京,独无留贮。各省
自三十万至十万,析为三等。其后直隶亦有之。惟盛京户部银库,自乾隆四十二年由京
拨给一千万,永远存贮。四十三年,复命将军兼管。曰分储。如各省道库、府库,封贮
银两,遇州县急需,请领即行发给,一面详报籓司督抚,仍令各州县将支销银两,随案
具详听覈是也。其后各繁剧州县,亦照京县例拨贮,而未有定额。及雍正八年,乃定各
省道、府、州、县分贮之额,自三十万至十万,析为四等。曰留储。如存留属库坐支银
两,拨款给发,例免解司是也。曰解储。如布政使司库,储府、州、县、卫解送正杂赋
银;按察司库,收赃罚银;及将军、副都统、城守尉库,粮道库,收各处移解官兵俸饷
漕项等银是也。曰拨储。如各省兵备道库,岁储由布政司或邻省拨解官兵银,河道库,
岁储本省及邻省拨解官兵俸饷,并岁修抢修银,及伊犁岁需俸饷银,塔尔巴哈台岁需新
饷银,西藏岁需台费银,云南岁需铜本银,贵州岁需铅本银,皆由各省拨解是也。户部
总稽之,俾慎其收发,令各省解部地丁,将足色纹银倾镕元宝,合部颁法马,每枚五十
两,勿加滴珠。

    凡起解饷银,布政使亲同解官兑封押字,令库官钤印,当堂装鞘,给发兵牌。又州
县官钱粮交代,由接任官造具接收册结,同监盘官印结,上司加结送司,详请咨部,不
得逾限。布政使升转离任,将库储钱粮并无亏挪之处附奏,其新任接收,亦具摺奏闻,
仍照例限详题。按察使交代,由巡抚会同籓司查覈详题,且时其盘查,令各督抚于布政
使司库钱粮奏销交代时,亲赴盘查,具结报题。督抚新任亦然。府、州、县库储钱粮奏
销时,所管道、府亲赴盘查结报,不得委查取结,及预示日期,纵令掩饰。

    至户部银库,康熙四十五年,以贮银多,谕将每年新收银别行收贮,至用银时,将
旧银依次取用。乾隆四十一年,户部奏准各直省解京银两,无论元宝、小锭,必錾凿州
县年月及银匠姓名。嘉庆十九年,命各省银解部,随到随交。道光十二年,又命官解官
交。盖向来京饷及捐项,皆由银号交库也,然其弊不易革。同治三年,户部奏准凡由银
号交库者,均收足色银两,锭面錾明某号字样,倘有弊端,即照原数加十倍罚赔。光绪
四年,又奏准嗣后各省督抚并各路统兵大臣赴部领饷,须遵章递印领,盖所以重库储而
杜流弊也。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