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六十七

          礼十一(凶礼一)

    皇帝丧仪皇后丧仪贵妃等丧仪

    五曰凶礼。三年之丧,自天子以至于庶人,无贵贱一也。有清孝治光昭,上自帝后
丧仪,下逮士庶丧制,称情立文,详载会典与通礼。兹依次类编,累朝损益,皎然若鉴
焉。

    皇帝丧仪天命十年,太祖崩。远近臣民,号恸如丧考妣。越五日,奉龙轝出宫,安
梓宫沈阳城中西北隅。国制,除夕、元旦备陈乐舞,至是悉罢。时东邦甫建,制阙未详。

    崇德八年,太宗崩。男自亲王讫牛录章京、朝鲜世子,女自公主讫奉国将军妻,集
清宁宫前,诣几筵焚香,跪奠酒三,起立,举哀。固山额真、昂邦章京、承政以下官及
命妇集大清门外,序立举哀。次日,奉梓宫崇政殿,王公百官朝夕哭临三日。其斋所,
王、贝勒、贝子、公归第,部、院官宿署,閒散诸臣赴笃恭殿,固山额真等官及命妇,
翌日暮还家。

    世祖登极,年甫六龄,会天大寒,侍臣进貂裘,卻弗御,帝曰:“若黄里,朕自衣
之。唯红,故不服耳。”是日不设卤簿,不作乐。王大臣等谓已即位,冠宜缀缨,于是
军民皆缀缨。服官者暂停婚嫁宴会,民间不禁。乃颁哀诏朝鲜、蒙古,制曰:“我皇考
盛德弘业,侯服爱戴。本年某月日,龙驭上宾,中外臣民,罔弗哀悼。属在籓服,咸使
闻知。祭葬礼仪,悉从俭朴。仍遵古制,以日易月,二十七日释服。”诏到,国王以下
举行丧礼如故,时犹在关外也。

    顺治十八年,世祖崩,圣祖截发辫成服,王、公、百官、公主、福晋以下,宗女、
佐领、三等侍卫、命妇以上,男摘冠缨截发,女去妆饰翦发。既大敛,奉梓宫乾清宫,
设几筵,朝、晡、日中三设奠,帝亲诣尚食祭酒,三拜,立,举哀。王、公、大臣、公
主、福晋、县君、宗室公夫人诣几筵前,副都统以上序立乾清门外,汉文官赴景运门外,
武职赴隆宗门外,咸缟素,朝夕哭临,凡三日。外籓陪臣给白布制服。至四日,王公百
官斋宿凡二十七日。过此则日哭临一次,军民服除。音乐、嫁娶,官停百日,军民一月。
百日内票本用蓝笔,文移蓝印。禁屠宰四十九日。京城自大丧日始,寺、观各声钟三万
杵。越日颁遗诏天安门,★臣素服,三跪九拜。宣毕,举哀。礼部謄黄,颁行各省。听
选官、监生、吏典、僧道,咸素服赴顺天府署,朝夕哭临三日。诏至各省,长官帅属素
服出郊跪迎,入公廨行礼,听宣举哀,同服二十七日除,命妇亦如之。军民男女十三日
除。馀俱如京师。

    殷奠,列馔筵二十一,酒尊十一,羊九,楮币九万。读文。帝诣几筵哭,内外传哭,
奠酒,率众三拜,举哀,焚燎。设启奠如殷奠仪。届日奉梓宫登大升轝,三祭酒,并祭
所过门、桥。帝号泣从,群臣依次随行。将至景山,内外集序,俟灵驾至,跪举哀。奉
安寿皇殿讫,设几筵,帝三祭酒,每祭一拜,哀恸无已。皇太后再三抚慰,始还宫。明
日行初祭,帝释服。又明日行绎祭,周月行月奠,自是百日内月奠,期年内月奠,仪并
视殷奠,唯所陈品币有差。期年满月致祭,不读文。

    上尊谥庙号,祗告郊庙社稷。届日殡宫外陈卤簿,作乐,大学士奉册宝陈案上,三
叩,退。帝素服御太和门,阅讫,一跪三拜,退立东旁。大学士诣案前,复三叩,奉册、
宝列采亭内,如初礼。校尉舁行,御仗前导,车驾从。王公百官先集协和门外,跪迎,
随行寿皇殿大门外,册宝亭入,至檐前,帝入自左门,礼部长官先奉绢册宝陈中案,退。
大学士诣亭前三叩,奉香册宝陈左案。帝就位,率众三跪九拜,大学士从左案奉册跪进,
帝献册,授右旁大学士,跪受,陈中案上。进宝亦如之。乃宣册,宣册官奉绢册宣讫,
三叩,退。宣宝仪同。帝率众行礼如初。复诣几筵前致祭,奠帛,读文,三献爵,如仪。
焚绢册宝,礼成。翌日颁诏如制。百日内外集序,读文、哭奠如初祭。

    是日题神主,大学士一人进观德殿,诣祔庙神主前上香,奉主至寿皇殿外陈案上,
并三叩。满、汉大学士各一人,诣香案前复三叩。填青讫,行礼如初。奉主登黄轝,至
观德殿前止。大学士进殿,诣祔奉先殿神主前三叩,奉主登安轝,随黄轝后,出景山东
门,入东华门,帝素服跪迎景运门内,从至乾清门,轝止。帝诣两神主前各三叩,先后
陈案上,三献,九拜,礼成。诹吉升祔,祥吉礼。

    大祭如初祭仪。毕,帝升殿,延见群臣。清明、中元、冬至、岁除,并以时致奠。

    既卜葬吉,将奉移山陵,前三日,遣告天地、宗社。前一日,设祖奠,仪如启奠。
先是王大臣援引古礼,止驾远送,不许。至是奉太后懿旨,不获已,勉遵慈命。届日内
外齐集,帝诣梓宫奠酒,尽礼尽哀。辅臣率执事官奉梓宫登轝启行,卤簿前导,册宝后
随,帝攀号。俟过,步至东安门外泣奠,群臣从之。所过门、桥皆致祭。途中宿次,朝
夕奠献,亲王行礼,群臣举哀。百里内守土官素服跪迎道右。至陵,奠献如在途。

    大葬前期,遣辅臣及三品以上官诣陵陈祭。先三日,祗告如常告仪。届日辅臣诣梓
宫告迁,三奠酒,奉梓宫登轝,群臣序立,跪举哀。俟轝过,哭从。至地宫,王大臣奉
梓宫入,册宝陈左右,掩石门。辅臣率众三奠酒,举哀,卤簿仪仗焚。飨殿成,奉安世
祖神位,致祭如时飨。届二十七月,诣太庙祫祭,如岁暮祫祭礼。

    康熙六十一年,圣祖崩,大敛,命王公大臣入乾清门瞻仰梓宫,并命皇子、皇孙行
礼丹墀上,公主、福晋等咸集几筵殿前,帝及诸皇子成服。以东庑为倚庐,颁遗诏,谕
礼臣增订仪节。届时帝立乾清宫外,西乡,大学士奉遗诏自中道出,帝跪,俟过,还苫
次。大学士出乾清门,礼部尚书三拜跪受,馀如故时遗诏。

    二十七日释服,帝曰:“持服乃人子之道,二十七日服制,断难遵从。”群臣以万
几至重,请遵遗诏除服。不允。复疏云:“从来天子之孝,与士庶不同。孝经曰,天子
以德教加于百姓、施于四海为孝。书称高宗谅阴,晋杜预谓释服后心丧之文。盖人君主
宗庙社稷,祭为吉礼,必除服后举行。若二十七日不除,祀典未免有阙。”复叩首固请,
始俞允。既释服,仍移御养心殿,斋居素服三年。灵驾奉安寿皇殿,日三尚食。退观德
殿席地坐,有事此进奏。晡奠毕,始还倚庐。

    群臣议进尊谥,帝亲刺指血圈用“圣祖”字。礼臣进仪注未惬意,更定。前期并祗
告奉先殿,至日阅册、宝讫,帝行一跪三拜礼,东次西乡立,俟册宝亭行始还宫,豫至
殡殿倚庐恭俟。会朝鲜贡祭品,设几筵前。群臣咸集,鸿胪寺官引来使入,立仪仗南,
北乡,三跪九拜。遣官读文,三祭酒,每祭一拜,众及来使咸举哀行礼。来使复行二跪
六拜礼,焚燎,退。外籓敖汉王请谒梓宫,报可。自是蒙籓使者皆得入谒以为常。

    雍正初元,将奉移景陵飨殿,廷臣援宋、明二代礼,谓嗣皇帝不亲送梓宫,帝不允。
礼臣议奉安地宫后,题太庙神主,令亲王敬奉还京。帝曰:“明季帝王不亲送梓宫,故
令王大臣代行。朕既亲往,自宜亲奉以还焉。”先奉移二日,并遣告后土、昌瑞山神。

    届日,帝诣梓宫祭酒,率众三拜,举哀毕,趋立大门东旁。梓宫出,跪,举哀。登
大升轝,帝跪左。礼臣祭轝,三叩。灵驾发,帝步随。至景山东门,俟宿次。至景陵,
帝跪迎红门外,举哀。徒步从,抵三洞桥,跪俟。降大升轝登小轝,安奉飨殿,设几筵,
列册、宝。三祭酒,三拜,礼成。帝不忍别,群臣以皇太后为言。无已,翌日还跸。王
大臣请御门听政,帝以梓宫未永安,命暂缓。固请之,始行。

    既卜葬,届日晨帝诣景陵奠献,躃踊哀恸,祭酒三拜,趋陵寝门外跪哭以俟。龙輴
入地宫,复祭酒三拜,出俟幄次。题主、虞祭如常仪,归奉主升祔太庙。二十七月将届
满,允吏部尚书硃轼请,祫祭太庙,颁示臣民。

    世宗崩,丧礼悉依景陵故事。越日朝奠,特简王、贝子、公数人入内瞻仰,馀集乾
清宫廊下行礼。嗣后王公大臣、额驸暨台吉初至者,均得请旨瞻仰。又命宗室三十人、
觉罗二十人番上奠献申哀慕。

    颁遗诏,大学士奉至乾清宫檐下,帝亲受之,陈案上,三拜。大学士诣黄案前亦三
拜。诏出中门,帝跪迎,俟过,始还苫次。诏至直省,军民男女改素服二十七日。梓宫
奉移雍和宫,帝徒步随行,群臣谏阻不获,遂留居是宫。至二十七日后始还。月内日叩
谒,月外间日一次,二月外三日一次。

    时帝欲行三年之丧,廷臣请以日易月,不许。命详稽典礼。寻议上:“一,祭祀,
按礼记王制‘丧三年不祭,唯祭天地社稷,越紼行事’。註谓‘不敢以卑废尊’。是知
三年内本应亲行。明吕坤谓祖宗不轻于父母,奉祭不缓于居丧,何可久废?诚以天亲一
理,宗庙之祭,亦当并举。谨议:凡遇郊庙、社稷、奉先殿大祀,皇帝躬诣行礼,或遣
官恭代,皆作乐。先期斋戒,素服,冠缀缨纬,视祝版,御礼服。朝日,夕月,飨帝王、
先师、先农,遣官行礼,咸礼服作乐。届日冠服如斋期。宫内祭神,百日后举行。经筵、
耕耤,释服后举行。一,朝会,典礼攸关,元旦朝正,万国瞻仰,朝仪最重。谨议:二
十七月内,遇元旦朝贺,吉服升太和殿,不宣表,不作乐,常朝亦然。一,御门听政,
典制至钜。昔宋仁宗行三年丧,临朝改服。孝宗时,二十七日后,百官请听政,援书被
冕服出应门语固请,乃许。稽之史册,自古为然。谨议:常事及引见俱在便殿,百日后
乃御门。一,冠服,按谅阴之制,先儒谓古无可考。史载魏孝文帝、唐德宗释服后仍素
服练巾听政,宋仁宗虽用以日易月制,改服临朝,宫中实行三年之丧。盖缟素不可以临
朝。前代行三年丧者,亦唯宫中素服而已。谨议:百日内服缟素,百日外易素服,诣几
筵仍服缟素,御门莅官听政或诣皇太后宫俱素服,冠缀缨纬。升殿受朝则易吉。祭祀及
一切典礼俱礼服。二十七月服满,如百日礼,致祭释服。一,宫中服制,帝后齐体,服
制不容有异。二十七日后后素服,遇典礼易礼服,诣几筵仍缟素。妃嫔亦如之。皇子与
诸王同。一,在京王公百官,二十七日除服。遇典礼及朝会、坐班吉服,在署治事、入
朝奏事俱素服,冠缀缨纬。诣几筵去冠缨。各署进本章用硃印。”制可。

    乾隆元年正旦,以御极初元,御太和殿常朝,次年仍罢,著为例。将移泰陵,帝诣
梓宫行礼毕,皇太后亦三祭酒,馀如故。向例清明、中元、岁暮、国忌皆朝服行礼毕,
素服举哀,唯冬至不更素服。帝以梓宫未葬,且在服内,允礼臣请。承祭执事各官不缀
冠缨,仍用素服。

    嘉庆四年,居高宗丧,如泰陵故事,唯遗诏到直省,文武官率绅耆摘缨素服出郊跪
迎,入公署行礼。听宣毕,举哀,始成服,哭临三日。官吏军民自大事日始,百日不薙
发。大葬,帝躬引梓宫御龙輴入地宫。复以朝正大礼元年已行,二十七月内不再举。

    仁宗崩热河,越六日,梓宫至京,始大敛,奉安淡泊敬诚殿。又四日,颁遗诏,礼
官奉安龙亭,驿送入都。旧制,自太后以下二十七日后俱素服,孝和睿皇后改服缟素,
百日后始易。丧将至,群臣出郊哭迎,帝先返,至安定门、东华门,并祗俟哭迎。步随
入大内,奉安乾清宫。允礼臣议,丧服已届二十七日,改大祭后除服。又几筵前奠献,
陈法驾卤簿,百官会集暨各署用蓝印,俱大祭后停罢。

    宣宗崩,梓宫奉移圆明园,安正大光明殿。会衍圣公至京,遇二周月致祭,命赴园
随行礼。

    文宗崩热河,依宣宗故事,梓宫移东陵。穆宗年尚幼,群臣援康熙二年例,止帝远
送。同治二年释服,奉两宫皇太后懿旨,诸庆典及筵宴,俟山陵事毕再行。穆宗、德宗
崩,并循斯例。

    自世宗亲营泰陵吉壤,工需动用内帑,并谕毋建石像,惜人力。宣宗葬慕陵,规制
简约。至同治时,侍郎宋晋言定陵工程宜法慕陵,虽廷臣囿于成宪,而制度毋稍逾侈,
时称其俭。宣统初,为德宗营崇陵,颁帑数百万,亲贵主其事,移以营私第,致逾三年
未成。逊国后,当道拨款营治,及葬,工甫半,故较旧制为略云。

    皇后丧仪太祖癸卯年九月,皇后叶赫纳喇氏崩。越三载,葬尼雅满山。天聪三年,
与太祖合葬福陵,制甚简也。入关后,凡遇列后大事,特简大臣典丧仪,会礼臣详议。

    顺治六年四月,太宗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崩,梓宫奉安宫中,正殿设几筵,建丹旐门
外右旁。首亲王讫骑都尉,公主、福晋、命妇咸集。世祖率众成服,初祭、大祭、绎祭、
月祭、百日等祭,与大丧礼同。七年,上尊谥曰孝端文皇后,葬昭陵。

    圣祖母慈和皇太后佟佳氏,康熙二年二月崩。初违豫,帝时年十一,朝夕侍。及大
渐,废餐辍寐。至是截发成服,躃踊哀号,水浆不入,近侍感泣。日尚三食,王公大臣
二次番哭。停嫁娶,辍音乐,军民摘冠缨,命妇去装饰,二十七日。馀凡七日。四日后,
入直官摘冠缨,服缟素。五日颁诏,文武官素服泣迎,入公署三跪九拜,听宣举哀,行
礼如初。朝夕哭临三日,服白布,军民男女素服如京师。上尊谥曰孝康章皇后。梓宫移
坝上,帝祭酒行礼攀号,太皇太后、皇太后念帝冲龄,止亲送。与世祖合葬孝陵,升祔
太庙。

    十二年五月,皇后赫舍里氏崩,辍朝五日,服缟素,日三奠,内外会集服布素,朝
夕哭临三日。移北沙河巩奉城殡宫,帝亲送。自初丧至百日,亦躬亲致祭。时用兵三籓,
虑直省举哀制服易惑观听,免治丧,馀如故。册谥仁孝。三周后,致祭如陵寝。后葬昌
瑞山。世宗登极,谥曰孝诚仁皇后。

    十七年二月,皇后钮祜禄氏崩,丧葬视仁孝后,册谥孝昭。世宗加谥曰仁。

    二十六年,世祖母博尔济吉特氏崩。先是太皇太后违豫,帝躬侍,步祷南郊,原减
算益慈寿。亲制祝文,词义垦笃。太常宣读,涕泗交颐。既遭大丧,悲号无间。居庐席
地,毁瘠过甚,至昏晕呕血。自是日始,内外咸集,日三哭临,四日后日二哭临。官民
斋宿凡二十七日。寺、观各声钟三万杵。文移蓝印,题本硃印,诏旨蓝批答。值除夕、
元旦,群臣请帝暂还宫,不许。唯令元旦辍哭一日。礼臣议上尊谥曰孝庄文皇后。帝以
升遐未久,遽易徽号为尊谥,心实不忍。谕俟奉安寝园,称谥以祭。及梓宫启攒夕,攀
慕不胜,左右固请升辇,坚不就驾,断去车靷,恸哭步送。遇舁校番上,辄长跽伏泣,
直至殡宫,颜悴足疲,凄感衢陌。又传旨还宫日仍居乾清门外幕次。并定志服三年丧,
不忍以日易月。群臣交章数请除服,国子生五百馀人咸以节哀顺礼为请,帝骨立长号,
勉释衰绖,而有触辄痛,阅三年不改。

    初太皇太后病笃时,谕帝曰:“太宗梓宫奉安已久,卑不动尊,未便合葬。若别营
茔域,不免劳费。我心恋汝父子,不忍远去,必安厝遵化为宜。”帝遂相孝陵南建飨殿,
奉安梓宫,称暂安奉殿,设官奉祀如孝陵制。至世宗改建地宫,号昭西陵,始大葬。

    圣祖仁皇后佟佳氏,二十八年七月崩,时由妃立后第二日也。帝辍朝亲临,制四诗
悼之,谥曰孝懿,丧仪如孝昭。

    世祖皇后博尔济吉特氏,五十六年十二月崩。先是疾大渐,礼臣请如孝康后丧礼。
帝言:“孝康升遐,朕甫十岁,辅臣治丧,礼恐未备。后见仁孝后丧仪,条理颇晰,如
遇大事,其悉议以行。”及崩,会帝病足,舁近几筵,就榻成服。哭而晕,有间苏。群
臣环跽叩劝,乃勉舁侧殿。将移殡宫,设启奠,礼臣请遣皇子代。帝曰:“此初祭,朕
必亲奠,宁寿宫中岂能复行此礼耶?”至日遣代奠爵,仍舁几筵旁榻上行礼。梓宫启行,
舁榻哭送,出宁寿宫西门,仰望不见灵驾,乃止哀,还苫次。大祭,足疾少愈,即亲诣
殡宫行礼。谥曰孝惠章皇后,葬孝东陵。

    雍正元年,世宗母仁寿皇太后乌雅氏崩,丧礼如孝惠,谥曰孝恭仁皇后,与圣祖合
葬景陵。时帝遭圣祖丧,斋居养心殿。服竟,仍终太后丧。辅臣援圣祖丧礼请服阕行祫
祭,帝曰:“父母之丧,人子之心则一,帝后之礼,国家之制迥殊。今届皇妣释服期,
诹日祭告奉先殿,无颁谕中外为也。”

    九年九月,世宗皇后那拉氏崩,帝服缟素十三日除,奉移田村,三周年后,殡宫时
奠与沙河殡宫礼同,唯承祭各官改补服。高宗立,上尊谥曰孝敬宪皇后。乾隆二年,与
世宗合葬泰陵。

    十三年三月,帝奉皇太后东巡,皇后富察氏从,还至德州崩,亲制悼亡篇。丧将至,
王公大臣诣通州芦殿会集,皇子祭酒,举哀行礼。既至,群臣素服跪迎朝阳门,公主近
支王福晋集储秀宫,诸王福晋及命妇集东华门外,咸丧服跪迎梓宫,奉安长寿宫。帝亲
临成服,辍朝六日。

    中宫之丧,自孝诚仁皇后后,直省治丧仪制久未举行。至是王大臣言:“周礼为王
后服衰,註谓诸臣皆齐衰,是内外臣工无异也。明会典载后丧仪,十三布政使司暨直隶、
礼部请敕差官讣告。外省官吏军民,服制与京师同。今大行皇后崩逝,正四海同哀之日,
应令外省文武官持服如制。”从之。册谥孝贤。

    五月,廷臣奏言:“后虽俪体,礼统所尊,升殿视朝,事关典制。孝贤皇后丧仪,
应遵祖制,百日后皇帝升殿,文武百官及外籓使臣朝服行礼如常仪。帝两月除沐礼,御
门听政,群臣朝服不挂珠,礼毕仍素服。百日后如御门,群臣常服挂珠,庶协礼制分
义。”帝曰:“孝贤皇后丧仪,朕皆斟酌古今,不参私意。考明嘉靖七年孝洁陈皇后之
丧,张璁援引古礼,谓‘丧服自期以下诸侯绝,特为旁期言。若妻丧本三年报服,杀为
期年,固未尝绝。上宜为后服期丧’云云。今据议奏,如升殿作乐,凡大朝祀典,自当
如例。唯常日视朝,但鸣钟鼓,乐悬而不作。至明年正月,将届期年,一切典礼如常
仪。”

    时沂州营都司姜兴汉、锦州知府金文醇国恤期内薙发,所司以闻,下部逮治。并申
明祖制,禁百日内薙发,违者处斩。谕载入会典。

    三十一年,皇后那拉氏薨,时帝幸热河,留京王大臣以闻。诏言:“后自册立以来,
尚无失德。去年侍太后南巡,性忽改常,未尽孝道,理应废黜。今仍存其名号,丧仪依
贵妃例,内务府大臣承办。”

    仁宗母魏佳氏,四十年正月在贵妃位崩,诏称令懿皇贵妃,命皇八子、十二子、十
五子、皇孙绵德等穿孝,葬胜水峪。嗣立仁宗为皇太子,遂赠谥孝仪皇后,升祔奉先殿,
后复上庙谥为纯皇后,乃升祔太庙。

    高宗母崇庆皇太后钮祜禄氏,四十二年正月崩,帝衰服百日,如世宗丧,馀仍素服。
亲拟尊谥曰孝圣宪皇后。礼臣上丧仪,援雍正九年例,二十七日内遇郊庙大事,素服致
祭,乐设不作。帝曰:“郊庙典重,不应因大丧而稍略。”复下军机大臣议。旋议上:
“遇郊庙大祀,遣官致祭,仍作乐,朝服行礼,常祀素服致祭,乐设不作。”制可。颁
遗诏,自到省会日始,停嫁娶,王公百官百日,军民一月。辍音乐,王公百官一年,军
民百日。馀如故。

    先是历代丧礼,百日后服色礼制,未载会典,至是命军机大臣会典丧仪王大臣详议。
议上御殿视朝仪注。得旨:“元正朝会,二十七月内不必举行。其常日视朝,百日后行
之。”

    又议定御用服色:“一,百日内缟素。百日释服后,二十七月内素服。诣几筵,冠
摘缨。一,百日内遇祭郊、社、日坛,遣官将事。斋戒日,素服冠缀缨。百日外,亲诣
行礼。又斋期,常服不挂珠。阅祝版,先期宿坛,常服挂珠。祭日朝服作乐,还宫乐设
不作。一,百日外祭事御龙袍褂。百日内祭奉先殿冠缀缨、青袍褂,百日外珠顶冠、蓝
袍、金龙褂。一,二十七月内祭月坛、帝王、先师、先农,俱遣官行礼。一,宫中祀大
神,百日后亲诣行礼,龙袍、蓝褂、挂珠。一,二十七日外,遇元旦,前后七日貂褂挂
珠,百日外,御门听政,常服不挂珠。一,二十七日外百日内,召见及引见俱在便殿,
服缟素。遇万寿节。七日常服。一,阅视大行皇太后册、宝,素服冠缀缨,先期斋戒带
牌。一,阅视玉牒,朝服。一,十二月封宝,正月开宝,御龙褂。一,文武传胪不升殿。
一,经筵、耕耤,二十七月后举行。一,山陵礼制,二十七月内谒陵,青袍褂,冠摘缨,
其往返在途,冠并缀缨。一,内廷主位,二十七日释缟素后,二十七月内常服。遇元旦
万寿,俱七日吉服。百日内遇亲蚕,遣王福晋恭代。朝服,百日外二十七月内,依旧行
礼,吉服。其文武百官,二十七日缟素,百日内素服,冠缀缨,夏用雨缨冠,诣几筵仍
摘缨。一,百日内祭郊庙、社稷、日坛,遣官恭代。先期省牲、视牲咸素服。祭日,承
祭、执事各官咸朝服。作乐。百日外二十七月内,亲诣行礼。斋戒日常服挂珠,阅祝版、
省视牲、宿坛并补褂。冬貂褂挂珠。祭日,朝服作乐。一,百日外祭堂子,俱蟒袍、补
褂、挂珠。百日内祭奉先殿,青袍褂,冠缀缨。百日外补褂、挂珠。一,百日外祭月坛、
帝王、先师、先农,遣官行礼,皆素服斋戒。祭日,朝服,作乐。百日内素服行礼,乐
设不作。一,二十七月内遇元旦谒堂子,百官皆蟒袍、补褂、挂珠。其前后三日及万寿
前后七日皆常服挂珠。一,二十七日外百日内引见官,青袍褂。百日外青褂。一,百日
外二十七月内,遇升殿、常朝、坐班俱朝服。遇朔、望常服挂珠。一,奉移山陵,随从
官在途青袍褂、冠摘缨。礼成后,神主还京,并百日后随从谒陵,在途俱青袍褂,冠缀
缨。谒陵日如之。还京时,仍短襟袍、马褂。一,百日内雨衣、雨冠均青色。百日外雨
冠按品级,雨衣仍青色。皇子以下同。”制可。

    四月,葬泰东陵,梓宫迳泰陵,命暂停道旁,帝代向陵寝行礼,著为令。

    至陵翼日行飨奠礼。初,帝以会典旧称“遣奠”,称名未当,命儒臣稽所自昉。大
学士言:“遣奠之称,礼经并无明文,唯见诸孔颖达士丧礼疏,唐以后相沿用之。盖颖
达第用仪礼葬日将行苞牲体之车名为遣车,遂取遣字为奠名,牵合无当。复考仪礼,将
行之祭,‘彻巾苞牲。’郑康成註:‘象既飨而归宾俎也。’又礼记杂记:‘大飨既飨,
卷三牲之俎归于宾馆,所以为哀也。’郑註:‘既飨归宾俎,言孝子哀亲之去也。’是
将行之祭,本用飨礼,旧称遣奠,似不若作飨奠为长。”敕下部更正从之。

    四十四年四月,帝诣陵释服。谕曰:“朕昔遭皇考大故,思持服三年,因遵圣母慈
谕,断以百日。然缟素虽释,其服仍存。嗣值圣母大丧,百日后即不存,非厚前薄后也。
盖彼时年力正壮,可终三年丧制。今春秋望七,设存之而弗克尽礼,于心转不安也。”

    仁宗皇后喜塔腊氏,嘉庆二年二月崩,奉太上皇敕旨,丧仪如皇后。改为辍朝五日,
素服七日。奠醊时,皇子等成服如制。官民俱素服七日,不摘缨,不蓄发。寻谕辍朝期
内,仍进章疏,毋废引见诸事。其奏事官暨引见官,俱常服不挂珠。凡停嫁娶、辍音乐,
官二十七日,军民七日,馀如仪。册谥孝淑,嗣葬太平峪。

    十三年正月,宣宗皇后钮祜禄氏崩,时在福晋位,暂安王佐村园寝,二十五年帝即
位,追封孝穆皇后。拟改园寝为陵寝,礼部言:“园寝规制未备,忌辰大祭,朔、望小
祭,请如孝淑后殡宫例举行。”制可。遂命大学士戴均元等勘定宝华峪,嗣以地宫渗水,
道光十一年,改葬龙泉峪。

    越二年,宣宗皇后佟佳氏崩,帝辍朝九日,素服十三日,册谥孝慎。又越二年,卜
葬,与孝穆后同吉壤。

    二十年正月,皇后钮祜禄氏崩,帝服青袍褂十三日除,临奠仍素服。谥孝全。亦葬
龙泉峪。

    二十九年十二月,仁宗皇合钮祜禄氏崩,谥曰孝和睿皇后。时帝年七十,二十七日
释缟素,数日而崩。咸丰三年,葬昌西陵。

    方孝和后崩次日,文宗后萨克达氏崩福晋位,内府治丧,殡田村。次年正月帝即位,
追封孝德皇后,其丧仪先期豫改,如大丧礼。同治四年,与文宗合葬定陵。

    康慈皇贵太妃,宣宗皇贵妃也。咸丰五年七月,尊为皇太后。俄崩,帝持服百日如
制。加谥孝静,升祔奉先殿,改慕陵妃园为慕东陵。同治初元,加庙谥曰成,升祔太庙。

    光绪元年二月,嘉顺皇后蒙古阿鲁特氏崩,去穆宗丧未百日,帝释缟素后,率群臣
服丧二十七日,仪如故事。谥曰孝哲毅皇后。五年,与穆宗合葬惠陵。

    慈安皇太后,钮祜禄氏,文宗后也。七年二月崩,谥曰孝贞显皇后,葬定东陵。

    三十四年十月,慈禧太皇太后后德宗一日崩,诏礼部从优具议。寻议百日内上谕用
蓝笔,章疏十五日后具奏。王、公、百官、公主、福晋、命妇二十七日内日三哭临。官
停嫁娶期年,辍音乐二十七月,京师军民二十七日罢祭祀,馀如大丧礼。谥曰孝钦显皇
后,葬定东陵。

    贵妃等丧仪顺治初,定制,妃、殡之丧,内务府掌行,临时请旨。

    康熙四年,寿康太妃博尔济吉特氏薨,帝辍朝三日,大内及宗室咸素服。王、公、
大臣、公主、福晋、命妇毕集。初祭,陈楮币十四万,画缎万,馔筵三十有一,牛一,
羊十八,酒九尊,读文致祭。次日绎,陈楮币万,馔筵五,羊三,酒三尊。大祭同初祭。
奉移豫祭,陈楮币二万,馔筵十三,羊五,酒五尊。岁时致祭如例。

    九年,慧妃博尔济吉特氏薨,辍朝三日,大内、宗室咸素服。三日不祀神。妃宫中
女子翦发,内监截发辫,成服,二十七日除。又定金棺至殡宫,初祭陈楮币十四万,画
缎千,帛九千,馔筵二十一,羊十九,酒十九尊,设采仗行礼。奉移则陈楮币三万,馔
筵十三,羊、酒各五。不直班官员跪迎十里外,俟过随行。次日行奉安礼,如奉移仪。

    十三年,太宗懿静太贵妃博尔济吉特氏薨,帝摘冠缨,躬诣致祭,馀同太妃仪。

    三十五年,温僖贵妃钮祜禄氏薨,辍朝五日。命所生皇子成服,大祭日除,百日薙
发,馀如制。

    雍正三年,敦肃皇贵妃年氏薨,辍朝五日。特简王公大臣典丧仪,遣近支王公七,
内务府总管一,散秩大臣二,侍卫九十,内府三旗佐领,官民男女咸成服。大祭日除,
薙发。日三设奠,内外齐集,百日后至未葬前,日中一设奠,朔望仍三奠,命内管领妻
祭酒三爵。奉移日,礼部长官祭轝。金棺启行,王公百官从。礼部长官祭所过门、桥。
初祭陈楮币十八万,帛九千,画缎千,馔筵三十五,羊、酒各二十一。大祭同。

    又定贵妃晋封皇贵妃,未受册封前薨,罢制金册宝,以绢册宝书谥号。遣正、副使
读文致祭,先期遣告太庙后殿、奉先殿。届日内外会集,正、副使赴内阁诣册宝案前一
跪三叩,奉册宝出,至午门外陈采舆内,复三叩。校尉舁至殡宫大门外,正、副使行礼
如初。奉册宝入中门,陈案上。正使诣香案前三上香,宣讫,读文致祭如仪。乾隆二年,
奉移金棺从孝敬后葬泰陵。

    八年,寿祺皇贵太妃佟佳氏薨,礼部以辍朝五日请,诏改十日。摘冠缨,亲诣行礼,
谥悫惠,馀同贵妃仪。

    二十九年,忻妃戴佳氏薨,诏加恩如贵妃例治丧。先是,晋封时金册宝已镌字,未
授受,至是陈设金棺前,其绢册宝增书贵妃字焚之。又谕:“嗣后贵妃以上薨逝,王公
大臣俱步送暂安处,妃、嫔豫往,满大臣年老艰步履者如之。”故事,皇贵妃金棺至园
寝,始制神牌,甚稽时日,三十三年谕:“嗣后遇大祭,即往园寝制造,俟金棺至,刻
字填青,大学士等监视。奉安后,陵寝官朝服行礼,奉设飨殿。著为令。”

    四十年,奏定皇贵妃以下五等丧。凡请辍朝、素服日期,传行内外齐集,请遣承祭
大臣,奉安地宫前期祭告陵寝及金棺前,并所过门、桥奠酒诸事,均礼部掌行。其追封
赠谥制牌,会同二部奏办,馀归内府掌仪司牒礼、工二部襄治之。

    四十九年,裕皇贵太妃耿氏薨,诏罢朝,仍亲诣奠酒行礼,谥纯懿,馀如故。

    嘉庆四年,庆贵妃陆氏薨,帝念其抚育如生母,特追封庆恭皇贵妃,下所司议赠谥
典礼。寻议上,豫期工部制绢册宝,寝陵官制神牌,遣告太庙、奉先殿暨高宗几筵,俟
高宗梓宫移山陵次日,遣正、副使诣园寝配殿致祭。九年,议定皇贵妃丧,罢坤宁宫致
祭酌减为五日,贵妃二日,妃、嫔不停止。

    道光十三年,仁宗諴僖皇贵妃刘氏薨,不辍朝,不素服,命僧格林沁穿孝,谥和裕。

    同治五年十一月初七日,琳皇贵太妃乌雅氏薨,会初十日慈禧太后万寿,命大内、
宗室王公百官展期十二日素服一日。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