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六十五

          礼九(军礼)

    亲征凯旋命将出征奏凯受降献俘受俘大阅会阅暨京师训练附

    秋狝日食救护

    三曰军礼。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周官制六军,司九伐,权属司马。而大军旅、大
田役,其礼则宗伯掌之。是因治兵、振旅、茇舍、大阅之教,而寓蒐、苗、狝、狩之仪,
以为社、礿、祊、烝之祭。如是,则讲武为有名,而杀兽为有礼。有清武功燀赫,凡师
征、受成、讲肄、行围诸礼节,厥制綦备。爰■A8古谊,分录事要,著之于篇。古者日
食救护,太仆赞鼓,亦属夏官,今亦类附云。

    亲征天命三年,太祖颁训练兵法书,躬统步骑征明,谒堂子,书七恨告天,是亲征
所由始。

    崇德初元,太宗伐朝鲜,前期誓天、告庙,颁行军律令,分兵为左右翼。至日,驾
出抚近门,陈卤簿,吹螺奏乐。祗谒堂子,三跪九拜。外建八纛,致祭如初。礼毕启行。

    康熙三十五年,讨噶尔丹,躬率六师出中道。前三日,祭告郊、庙、太岁,届期遣
祭道路、砲、火诸神。帝御征衣佩刀,乘骑出宫,内大臣等翊卫。午门鸣钟鼓,军士鸣
角螺,祭堂子、纛神如仪。导迎乐作,奏祐平章。驾出都门,诣陈兵所,声砲二。旗军
继发,王公百官忌送。军士整伍,以次扈跸。每舍周视地势,御营建正中,各营环向,
缭以幔城,南设旌门。远斥堠,严刁斗。置巡警二十一所,内大臣等率亲军宿卫。外设
网城,东、西、南三门。巡警八所,护军统领率羽林军徼循。禁语譁,稽出入。又外布
幕为重营,设四门,重各置十人严守。其从征各官,列幕重营外。大军分翼牧马,禁越
次。驾驻行营,诸军皆止。从官奏事如常。夜漏初下,严更鼓,断行人,内外禁旅番巡。
五漏交,御营鸣钟,前营角声起。初严,外营蓐食治装;再严,前军拔营;三严,左右
军、后军发辎重,从征官俟旌门外。辨色,举砲警跸。六师所过,守土官迎本境,大吏
则出境以迎,外籓王公暨所部绅耆跪接,悉同时巡仪。军行,随时遣祭风、雨、山、川
诸神,军中堠望。圣祖躬巡,整军伍,御旌门,简阅将士,至西巴台,使者奉敕谕噶尔
丹。敌望见大军,弃甲走,帝率前军长驱拖诺,分遣将军进蹑,乃还。

    噶尔丹未悛,是岁秋,驾巡北边,声出塞试鹰,减从。十月,抵白塔,驻南关,蒙
古王以下贡献骆驿。帝赐战胜兵士食,引近御坐遍赉之。次日,益彻御膳犒军。逾月,
至呼坦和硕,渡河,降者踵至。噶尔丹就抚,乃班师。明年,帝三驾北征,启行如初礼,
至横城止。令守土大臣临河迎跸。时哈密俘噶尔丹子送军所,额鲁特部多纳款者,噶尔
丹仰药死,驾自黄河汎舟还。

    凯旋崇德二年,太宗征服朝鲜。班师日,其君臣出城十里外送驾,三跪九拜如礼。
归则遣大臣二人送之。启跸,即军前祭纛。守土官道迎,俟驾过,随军次承命,遥坐赐
酒。将至盛京二十里,会郑亲王等赍奉贺表,遂先除道,张黄幄,俟驾至,伏迎道左。
帝入幄坐,王等跪进表,大学士受之。宣读毕,王等三跪九拜,乃大宴,宴罢启行。至
盛京,礼谒堂子,还宫。

    康熙三十五年,圣祖征噶尔丹,破之,还跸拖诺,捷入,焚香谢天。入行营,大学
士等进贺表,王公百官毕贺。留牧蒙古王等迎驾行礼,喀尔喀札萨克等集营东门请瞻觐,
皆稽首呼万岁。赐茶及宴,赉银物有差。沿途迎献罗拜者,繦至辐凑。至清河,皇子、
王公暨群臣跪迎郊外五里,八旗军校、近畿士民亦焚香悬采,扶携俯伏。命前驱毋警跸,
环集至数百万人,欢声雷动。帝谒堂子如仪。

    明年,朔漠平,班师亦如之。还宫后,遣祭郊、社、宗庙,遍群神,谒陵寝,御殿
受贺。直省官咸进表文,颁诏如制。帝自勒铭鑱石,并建碑太学云。

    命将出征崇德初元,太宗命睿王多尔衮等出师征明,躬自临送,祭堂子、纛神,如
亲征仪。遂至演武场,谕诫将士。顺治元年,命英王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征流寇,赐
敕印。其仪,午门外具卤簿,陛上张黄幄,设御座。陈敕印檐东案,王公百官会集。帝
升座,大将军率出征官诣拜位跪,内院大臣奉宣满、蒙、汉三体敕书,授大将军敕印,
毕,启行。

    十三年,定出师前一日,午门前例颁衣马弓刀,并传集出征各官,面授方略。赐筵
宴。行日,咸戎服俟午门外,颁敕印如初礼。

    康熙十三年,命将分出湖广、四川。礼毕,驾出长安右门送行。出征王率各官行至
陈兵所,礼部设祖帐,光禄寺备茶酒,内大臣等奉引谢恩。首途,如故。或帝不亲送,
则令亲王、内大臣往。噶尔丹之役,先自归化驿召费扬古为抚远大将军,至日赏宴,圣
祖御太和门,大臣隅坐,其出征运粮大臣分坐金水桥北左右。作乐陈百戏,命大将军进
御前,亲赐卮酒。跪受叩饮讫,都统、副都统继进,则令侍卫授酒。参领以下十人一列,
跪饮阶上而已。复命大臣等遍视众军饮宴毕,赐与宴者御用蟒币,馀赐币,兵赐布。同
谢恩出,大学士始以敕印授大将军。

    雍正七年,定命将前一日告庙。行日告奉先殿,并遣官。若先出师疆埸,即军前命
为大将军者,则命正、副使赍敕印往。大将军率属俟教场,事设黄案,陈敕印。大将
军跪,宣敕文正使授敕,宣印文副使授印,大将军以次祗受,转授左右从官,行三跪九
叩礼。礼成,奉入大营。

    乾隆十四年,定命将仪三:一曰授敕印,经略大将军出师,皇帝临轩颁给。二曰祓
社,凡出师前期,告奉先殿,礼堂子,祭纛。三曰祖道,经略启行,皇帝亲饯赐酒,命
大臣送郊外,具祖帐暨宴,仪并详前。徂征仪二:一曰整旅,经略前队列御赐军械,次
令箭,次敕印,次标旗,大队军旅殿。令箭、标旗数皆十二。二曰守土官相见,经略过
境,将军、督、抚蟒服出郭迎候,文自司道、武自总兵以下,跽道右及事。经略正坐,
将军、督、抚侧坐,文司道、武提督以下,行庭参礼。启行候送如前仪。若颁敕印不御
殿,即除卤簿、乐悬,百官无职事者不会集。

    三十四年,命大学士傅恆经略云南军务,高宗不升殿,不礼堂子,不祭纛,不亲送。
内阁学士奉敕印至太和殿,经略等先俟陛阶,大学士二人立殿外。届时经略升陛,印官
从大阁学士入奉敕印出,经略跪受。礼毕,奉敕印官前,经略后,及阶下,置敕印采亭
内,前张黄盖,列御仗,从征侍卫前引,馀俱后随,至经略第止。敕印陈案上。届日
肃队行。

    奏凯天聪初元,朝鲜奏捷,班师。车驾出城,顿武靖营野次。设行幄御营一里外,
率诸贝勒逾行幄数武,立马以待凯旋。既至,遂依次排列,立纛、拜天,入觐,帝出位
迎之。诸贝勒行跪拜礼,赐筵宴。崇德元年,征明凯旋,太宗率群臣出城十里迎劳,王、
贝勒等依次成列,建纛鸣螺,帝率同拜天,三跪九叩。毕,升座。王、贝勒进献捷表,
大学士接受,奉御前读讫,跪叩如仪。颁旨行抱见礼。于是王、贝勒进御前一跪三叩,
赐坐、设宴同。

    顺治二年,南京平,豫王班师还。世祖赴南苑迎劳,树十馀大纛,如初礼。十三年,
定制出征王大臣凯旋,遣王公一人偕大臣郊劳。

    康熙元年,定凯旋次日,帝御殿。礼成。免将军等行礼,筵宴免桌席,止宰牲。

    二十一年,大将军贝子章泰等自云南奏凯,驾至卢沟桥迎劳驻跸,有司治具,翼日
驾莅至,齐众拜天,以为故事。乾隆十四年,定奏凯功成,祭告天地、庙社、陵寝,释
奠先师,勒碑太学,命儒臣辑平定方略垂奕。经略大将军师旋,将入城,遣廷臣郊劳,
帝临轩,经略率有功诸臣谢恩,缴印敕,仪同受敕。宴礼既毕,兵部覈叙勋绩,颁爵赏
有差。

    厥后定边将军兆惠等、定西将军阿桂等奏凯,高宗均驻跸黄新庄行宫,筑台郊劳,
百官咸会。设黄幄正中,南乡,两翼青幕各八,东西乡。台在幄南,其上建左右纛,中
设帝拜褥。东西下马红柱各一。帝御龙衮诣台,鸣螺,奏铙歌乐。将军暨从征大臣、将
士皆擐甲胄,跪红柱外俟驾。帝就拜位立,将军暨群臣班分东西,鸿胪官赞“跪”,则
皆跪。赞“叩,兴”。帝拜天,三跪九叩,将军等如之。毕,帝御幄升座,王公百官立
东班幕下。礼成,帝出幄乘骑,凯歌作,奏鬯皇威章,驾还行宫。馀依康熙间故事。

    咸丰五年,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平高唐乱。还朝日,文宗御养心殿,行抱见礼,慰
劳备至。先是出师颁参赞大臣关防,赐讷库尼素光刀,至是同时献纳。

    受降崇德二年春,朝鲜王服罪请降。乃筑坛汉江东岸,设黄幄,驾出营,乐作。济
江登坛,卤簿具。朝鲜王率陪臣步行来朝,遣官出迎一里外。引入,帝率同拜天,升座。
国王等伏地请罪,赞“行三跪九拜礼”。赐坐,位列亲王上,诸子列贝勒子。锡筵宴,
还其俘,并赐王以下貂服。

    六年,蒙古贝勒等投诚,朝见已,命较射,选力士角牴,赐宴俾尽欢,殊典也。所
贡方物悉卻之。

    乾隆十四年,议制凡军前受降,飞章入告。报可。乃大书露布示中外,筑坛大营左,
南乡。坛南百步外树表,建大旗,书“奉诏纳降”字。降者立其下,经略大将军戎服出,
鼓吹声砲,参赞大臣等骑从。将至坛,降者北面匍伏,经略登坛正坐。参赞佥坐,诸将
旁立,馀皆肃班行。降者膝行诣坛下,俯首乞命,经略宣上德意,量加赏赉。营门鼓吹
殷然,降者泥首谢,兴,退。

    献俘受俘清初太祖、太宗以武功征服边陲,俘虏甚众,其时献受犹无定制也。雍正
二年,讨平青海,俘至京,始定诹吉先献庙、社。俘白组系颈,行及太庙街门外北乡立,
承祭官朝服至,俘伏,仪同时飨。至社稷街亦如之。承祭官入坛致祭,仪同春、秋祈报。
监俘者以俘出。翼日,帝御午门楼受俘,正中设御座,檐下张黄盖,卤簿陈阙门南北,
仗马次之。辇辂陈金水桥南,驯象次之。王公百官咸集,解俘将校立金鼓外,俘后随。
班位既序,帝御龙衮,乘舆出宫,至太和门,大乐铙吹,金鼓振作。登楼升座,赞“进
俘”,丹陛大乐作,奏庆平章。鸿胪寺官引将校入,北面立,赞“行礼”,俘入匍伏。
兵部官跪奏,平定某地所获俘囚,谨献阙下,请旨。制曰:“所献俘交刑部”。刑部长
官跪领旨讫,械系出。丹陛大乐作,王公百官行礼如常仪。若恩赦不诛,则宣旨释缚,
俘叩首,将校引出。是日赐将校宴兵部,次日赐冠履银币有差。凡平定疆宇,受俘仪并
同。

    乾隆时,版图日廓。二十年,剿平准噶尔,获达瓦齐暨青海罗卜藏丹津,先后槛入。
一岁中两行斯典。越五年,底定回疆,讨平攒拉促浸,皆递举盛仪。先后六岁,凯歌四
奏,时论称极盛云。

    大阅天聪七年,太宗率贝勒等督厉众军,练习行阵,是为大阅之始。

    顺治十三年,定三岁一举,著为令。寻幸南苑,命内大臣等擐甲胄,阅骑射,并演
围猎示群臣。

    康熙十二年,阅兵南苑,圣祖擐甲,登晾鹰台,御黄幄,内大臣、都统等各束部曲,
王、贝勒等各率旗属,并自西而东。既成列,枪鸣号发,自东结阵驰以西,按翼分植。
阅毕,命树侯台上,亲发五矢,皆中的,复骑而射,一发即中。释甲赐宴,乃还。厥后
行阅,或卢沟桥,或玉泉山,或多伦诺尔,地无一定,时亦不以三年限也。

    三十四年,复幸南苑行阅,分八旗为三队,帝率皇子擐甲,内大臣等扈从,后建龙
纛三,上三旗侍卫随行。遍阅骁骑、护军、前锋、火器诸营。立马军前,角螺鸣,伐鼓,
行阵舁鹿角进。甲士麾红旗,枪砲齐发。鸣金止,再伐鼓,发枪砲如初。如是者九。初
进率五丈,再进亦如之。至十进,枪砲环发无间。开鹿角成八门,首队出,二队、三队
从。既成列,门阖,角鸣,呼譟进。两翼队皆雁缀进,鸣金收军。立本阵,结队徐旋,
首队殿。罢阅,还行宫,申敕明赏罚。未阅前,赐军士食,既阅,赐酒。

    雍正七年,世宗幸南苑,阅车骑营兵,谕曰:“此第训练一端耳,遇敌决胜,在相
机度势,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岂区区阵伍间遂足以制敌耶?”是日操演,各依方位、
旗色为阵式。后北征,屡以车战胜。

    乾隆二年,大阅,幸南苑,御帐殿。军队既齐,步军整列进。以十丈为率,馀仪同。
令甲,大阅日,行宫外陈卤簿,驾出,作铙歌大乐,奏壮军容章。及还,作清乐,奏鬯
皇威章。凡操时鸣砲三,驾出及还同。即日赐各旗馔筵、羊豕、薪炭。迄嘉庆间,皆如
故事行。

    会阅为康熙三十年创典,时喀尔喀新附,圣祖思训以法度,特命会阅上都七溪,乃
集其部众,并四十九旗籓王、台吉,豫屯百里外。驾出都,上三旗兵从,下五旗兵自独
石来会。布营设哨,三旗护军为一营,居中。八旗前锋为二营,五旗护军为十营,火器
营兵为四营,环御营而屯。前锋为四哨,护军为二十四哨,各设庐帐,绕营而居。蒙古、
喀尔喀诸屯徙近五十里,禁入哨。釐赏九等,序坐七列。网城设宸幄,正中御床,左右
行帐各二,仪仗、乐悬具。依次置宴。蒙古王等居左,喀尔喀居右,顺序习舞,众技毕
陈。乃命喀尔喀汗、济农、诺颜等进御前,赐卮酒,馀令侍卫分送。礼成。翼日各营就
列,陈巨砲,帝擐甲,阅毕宣敕,去其汗号,以王、贝勒、贝子、公名爵分锡之。台吉
分四等,比四十九旗,依等赐赉,恩礼有加,馀如仪。

    京营训练,岁以春、秋季月合操四次,春贯甲,秋常服,营阵规制如大阅。仲春、
孟秋则按旗登城习鸣螺。兵部遣官稽阅,岁为常制。护军骁骑营一岁三校骑射,前锋护
军营三岁一较骑射,内大臣、本旗都统等临视之。至直省讲武,则以督、抚、提、镇为
阃帅,岁季秋霜降日,校阅演武场。先期立军幕,届日黎明,将士擐甲列阵,中建大纛,
阃帅率将士行礼。军门鼓吹,节钺前导,遍阅行阵,还登将台。升帐,中军上行阵图式,
请令合操。遂麾旗,声砲三、鸣角、击鼓。军中闻鼓声前进,鸣金则止。行阵发枪如京
营制。阅毕,试材官将士骑射,申明赏罚,犒劳军士。

    漕河训练同八旗。水师操防,出洋信候,各省不同。岁春、秋季月或夏季,遇潮平
风正,则乘战舰列阵,张颿驭风,鸣角声砲,具如军律。绿营水师同。

    秋狝清自太祖奋迹东陲,率臣下讲武校猎习兵,太宗踵行之。世祖统一区夏,数幸
南苑,令禁旅行围,始立大狩扈从例。

    康熙初元,定车驾行围驻所置护军统领、营总各一人,率将校先往度地势,武备院
设行营,建帐殿。缭以黄髹木城,立旌门,覆以黄幕。其外为网城,宿卫屯置,不越其
所。十年,罢木城,改黄幔。康熙二十年,幸塞外,猎南山。寻出山海关,次乌拉,皆
御弓矢校猎。越二年六月,幸古北口外行围,木兰蒐猎始此。

    木兰在承德府北四百里,属翁牛特。先是籓王进献为蒐猎所,周千三百馀里,林木
葱郁,水草茂,群兽聚以孳畜焉。至是举行秋狝典,间有冬令再出者。三十三年,设
虎枪营,分隶上三旗,置总统、总领。大狩行田,遇有猛兽,列枪以从。并命各省驻防
兵岁番猎以为常。六十一年,复幸塞外行围,赏蒙古王公等衣物,定为恆制。

    雍正八年,令八旗人习步围,旗各行围二三次。

    乾隆初元,置综理行营王公大臣一人,凡启行、校猎、驻跸、守卫诸事皆属之。六
年,御史丛洞奏请暂停行围。谕曰:“古者蒐苗狝狩,因田猎讲武事。皇祖行围,既裨
戎伍,复举政纲。至按历蒙籓,曲加恩意,尤为怀远宏略。且时方用兵,数有徵发,行
围偶辍,旋即兴举。况今承平日久,人习宴安,弓马渐不如旧,岂可不加振厉?是秋木
兰行围,所过州县,宽免额赋十之三,永为例。”围场凡六十馀所,每岁大狝,或十八
九围,或二十围,逾年一易。设围所在,必豫戒期,首某所,迳某所,讫某所收围,并
编定其处。届日官兵赴场布列,祗俟御跸临围。自放围处作重围,令虎枪营士卒及诸部
射生手专射自围内逸出诸兽。

    高宗每行猎,自旧籓四十九旗暨喀尔喀、青海诸部分班从围,绥辑备至。洎平西域,
远籓如左右哈萨克,东西布鲁特,安集延,布哈尔,朝谒踵集,唯恐后时。土尔扈特亦
皆挈部众越数万里来庭。帝尝御布固图昌阿抚慰之,旋赐名曰“伊绵”,国语会极归极
也。

    二十年,更定网城植连帐百七十五,设旌门三,分树军纛曰金龙。去网城连帐外十
许丈为外城,植连帐二百五十四,设旌门四,分树军纛曰飞虎。去外连帐六十丈,周围
警跸,立帐房四十,各建旗帜,八旗护军专司之。其规制详密如此。

    凡秋狝,先期各驻防长官选材官赴京肄习。年例,蒙籓选千二百五十人为虞卒,谓
之“围墙”,以供合围役。

    届期,帝戎服乘骑出宫,扈引如巡幸仪。既驻行营,禁兵士践禾稼、扰吏民,诃止
夜行,违者论如律。统围大臣莅场所,按旗整队,中建黄纛为中军,两翼斜行建红、白
二纛为表,两翼末国语曰乌图哩,各建蓝纛为表,皆受中军节度。管围大臣以王公大臣
领之,蒙古王、公、台吉为副。两乌图哩则各以巴图鲁侍卫三人率领驰行,蝉联环匝,
自远而近。盖围制有二,驰入山林,围而不合曰行围,国语曰阿达密。合围者,则于五
鼓前,管围大臣率从猎各士旅往视山川大小远近,纡道出场外,或三五十里,或七八十
里,齐至看城,是为合围,国语曰乌图哩阿察密。看城者,即黄幔城也。围既合,乌图
哩处虞卒脱帽以鞭擎之,高声传呼“玛尔噶”,蒙语谓帽也。声传递至中军,凡三次,
中军知围合,乃拥纛徐行。

    日出前,帝自行营乘骑先至看城少憩,俟蓝纛至,驾出,御櫜鞬,入中军周览围内
形势。凡疾徐进止,口敕指麾。兽突围,发矢殪之。御前大臣、侍卫皆射其逸围外者,
从官追射。或遇猛兽,虎枪官兵从之。或值场内兽过多,则开一面使逸,仍禁围外诸人
逐射。获兽已,比其类以献。驾还行宫,谓之散围。颁所获于扈从者,大狝礼成,宴赉
有差。

    哨鹿者,凡鹿始鸣,恆在白露后,效其声呼之,可引至。厥制与常日不同。侍卫等
分队为三,约出营十馀里,俟旨停第三队。又四五里,停第二队。又二三里,将至哨鹿
所,则停第一队。时扈从诸臣止十馀骑而已。帝命枪获鹿,群引领俟旨,而三队以次至
御前,高宗蒐猎木兰时,亲御名骏,命侍卫等导入深山中。望见鹿群,命一侍卫举假鹿
头作呦呦声,引牝鹿至,亟发矢殪之,取其血以饮。不唯益壮,亦以习劳也。嘉庆时秋
狝仿此。

    日食救护顺治元年,定制,遇日食,京朝文武百官俱赴礼部救护。康熙十四年,改
由钦天监推算时刻分秒,礼部会同验准,行知各省官司。

    其仪,凡遇日食,八旗满、蒙、汉军都统、副都统率属在所部警备,行救护礼。顺
天府则饬役赴部洁净堂署,内外设香案,露台上炉檠具,后布百官拜席。銮仪卫官陈金
鼓仪门两旁,乐部署史奉鼓俟台下,俱乡日。钦天监官报日初亏,鸣赞赞“齐班”。百
官素服,分五列,每班以礼部长官一人领之。赞“进”,赞“跪,叩,兴”。乐作,俱
三跪九叩,兴。班首诣案前三上香,复位。赞“跪”,则皆跪。赞“伐鼓”,署史奉鼓
进,跪左旁,班首击鼓三声,金鼓齐鸣,更番上香,祗跪候复圆。鼓止,百官易吉服,
行礼如初。毕,俱退。是日礼部祠祭司官、钦天监博士各二人,赴观象台测验。乡日设
香案,初亏复圆,行礼如仪。

    若月食,则在中军都督府救护,寻改太常寺,如救日仪。直省遇日、月食,各按钦
天监推定时刻分秒,随地救护。省会行之督、抚署,府、、州、县行之各公署,并以
教职纠仪,学弟子员赞引,阴阳官报时。至领班行礼,则以督抚及正官一人主之。上香、
伐鼓、祗跪,与京师救护同。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