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六十三

          礼七(嘉礼一)

    登极仪授受仪太后垂帘仪亲政仪大朝仪常朝仪御门听政附

    太上皇帝三大节朝贺仪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三大节朝贺仪

    大宴仪上尊号徽号仪尊封太妃太嫔仪附册立中宫仪册纪嫔仪附

    册皇太子仪太子千秋节附册诸王仪册公主附

    二曰嘉礼。属于天子者,曰朝会、燕飨、册命、经筵诸典。行于庶人者,曰乡饮酒
礼。而婚嫁之礼,则上与下同也。周官“以嘉礼亲万民”,体国经野,罔不繇此。兹举
其大者,附以仪之同者,著于篇。

    登极仪清初太祖创业,建元天命,正月朔即位,贝勒、群臣集殿前,按翼序立。皇
帝御殿,皆跪。八大臣出班,跪进上尊号表,侍臣受,跪御前宣读。帝降座,焚香告天,
率贝勒、群臣行礼,三跪九叩,毕,复座,贝勒等各率旗属庆贺。太宗践阼亦如之。

    天聪十年,改元崇德,建国号曰大清。前期誓戒三日,筑坛,备卤簿。届日,帝率
群臣诣天坛祗告。礼成,奉御宝官先行,帝自中阶登坛升座,贝勒等三跪九叩。毕,众
跪,贝勒分左右列。奉宝官跪献,帝受宝,转授内院官,群臣行礼如初。毕,皆跪,宣
读官奉满、蒙、汉三体表文立坛东,以次毕读,群臣行礼讫,复位,奏乐,驾还宫。翼
日帝御殿,群臣表贺,三跪九叩,次执事官行礼如前仪。于是赐宴,颁赦诏。八年,世
祖嗣服,遣官告坛、庙如初礼,唯不设卤簿,不作乐,不赐宴。

    顺治元年十月朔,定鼎燕京,先期太常官除坛壝,司礼监设座案。届日,遣官告庙、
社,备大驾卤簿,帝御祭服,出大清门,诣南郊,告天地。礼成,导入天坛东幄次易礼
服。御座,群臣跪,礼部尚书引大学士一人升自东阶,正中北面跪,学士一人自案上奉
宝授大学士,祗受,致辞云:“皇帝君临万国,诸王文武群臣不胜欢忭。”讫,转授学
士,学士跪受,陈于案,复位。群臣礼毕,驾还宫。鸿胪寺官设御案皇极门中,檐东设
表案,王、贝勒等序立内金水桥北,文武官序立桥南,俱东西乡。乐作,帝御座则止。
鸣鞭。执事官阶上行礼毕,就位。王率群臣进表,行礼毕,鸣鞭,驾还宫。越九日甲子,
颁诏如制。

    圣祖缵业,分遣官祭告天地、宗社,帝衰服诣几筵行三跪九叩礼,祗告受命。御侧
殿易礼服,诣太皇太后、皇太后两宫,各行三跪九叩礼。遂乘舆出乾清门,御中和殿,
内大臣等执事官行礼。复御太和殿,王公百官上表行礼如仪。不宣读,不作乐,不设宴。
王公入,赐茶毕,还宫。反丧服,就苫次,颁诏。世宗承大统,一如前仪,惟罢赐茶。
高宗以后,储宫嗣立者并同。

    授受仪古内禅仪。初高宗享国日久,尝谕年至八十六岁即归政。逮乾隆六十年,诏
曰:“自古帝王内禅,非其时怠荒,即其时多故,仓猝授受,礼无可采。今国家全盛,
其详议典礼以闻。”于是诹吉定储位,以明年为嗣皇帝元年。礼臣上仪注。先期遣官祭
告庙、社,届日所司设御座太和殿。左右几二,正中宝案,稍南东西肆;东楹诏案,西
楹表案,南北肆;黄案居丹陛中。槛内敷嗣皇帝拜褥。殿前陈卤簿,门外步辇。午门外
五辂、驯象、仗马、黄盖、云盘,檐下设中和韶乐,门外丹陛大乐。内阁学士奉传位诏
陈东案,礼部官陈贺表西案,大学士等诣乾清门请宝陈左几,大学士二人分立两檐下,
王公百官序立。朝鲜、安南、暹罗、廓尔喀使臣列班末。钦天监官诣乾清门报时,嗣皇
帝朝服出毓庆宫,时后扈内大臣二人率侍卫二十人集乾清门外,导引礼部长官二人立门
阶下,前引大臣十人立殿后阶下。太上皇帝礼服乘舆出,嗣皇帝从诸臣前引后扈。午门
鸣钟鼓,至殿后降舆。太上皇帝御中和殿升座,嗣皇帝殿内西乡立,鸿胪寺官引执事大
臣按班,不赞,行九叩礼。侍班者趋出,就外朝位,中和韶乐作,奏元平章。太上皇帝
御太和殿,嗣皇帝侍立如初。乐止,阶下鸣鞭三,丹陛大乐作,奏庆平章。嗣皇帝诣拜
位立,王公立丹陛上,百官及陪臣立丹墀下,鸣赞官赞“跪”,嗣皇帝率群臣跪。赞
“宣表”,宣表官入,奉表至檐下正中跪,大学士二人左右跪,展表,乐止。宣讫,还
奉原案,退。赞“兴”,嗣皇帝退立左旁,西乡,大学士二人导近御前跪。左大学士请
宝,跪奉太上皇帝,太上皇帝亲授嗣皇帝,嗣皇帝跪受,右大学士跪接,陈右几。嗣皇
帝诣拜位,乐作,赞“跪,叩,兴”,率群臣行九叩礼。赞“退”,乐止,礼成。鸣鞭
如初。中和韶乐作,奏和平章。太上皇帝还宫。内监豫设乐悬,太上皇帝御内殿,公主,
福晋,暨皇孙、皇曾元孙未锡爵者,行礼庆贺。

    嗣皇帝易礼服,祗俟保和殿暖阁,内阁学士豫奉传位诏及御宝陈太和殿中案,礼部
官奉登极贺表陈东案,扈引者集保和殿外。钦天监报时,嗣皇帝御中和殿,执事者按班
行礼,不赞。礼毕,嗣皇帝御太和殿登极。作乐,止乐,宣表,行礼,悉准前式。礼毕,
退,复位。大学士进,奉诏,出中门,授礼部尚书。尚书跪受,兴,奉置黄案,行三叩
礼。复奉诏陈云盘,仪制司一人跪受,兴,自中道出。礼成,俱退,嗣皇帝还宫。大学
士等诣乾清门送宝,礼部恭镌诏书颁行。

    垂帘仪咸丰十一年,文宗崩,穆宗幼冲嗣位。御史董元醇奏请皇太后暂权朝政,称
旨,命王大臣等议垂帘仪制。议上,懿旨犹谓“垂帘非所乐为,唯以时事多艰,王大臣
等不能无所禀承,姑允所请”云。于是仲冬月朔,帝奉两宫皇太后御养心殿听政,王公
大臣集殿门外,行礼如仪。凡召见内外臣工,两宫皇太后、皇帝同御养心殿,太后前垂
帘。或召某臣进见,议政王、御前大臣番颁之。引见外官,则御养心殿前殿,议政王、
御前大臣率侍卫等按班分立,太后前垂帘设案,进各员衔名,豫拟谕旨,分别录注。皇
帝前设案,各长官依例进绿头签,议政王等奉陈案上,引见如常仪。皇太后简单内某名
钤印,已,授王大臣传旨。其臣工请安摺,并具三分以进。各省、各路军事摺报,凡应
降谕旨者,议政王等请旨缮拟后,次日呈阅颁行。唯撰拟文句,仍本帝意,宣示臣工,
宜书曰“朕”。

    同治十三年,德宗入继文宗,王公大臣复请两宫皇太后垂帘,悉准同治初成式。光
绪六年,慈安皇太后薨,慈禧皇太后始专垂帘,制十三年归政,德宗以时艰尚棘,凡召
见、引见,仍升座训政,设纱屏以障焉。

    亲政仪同治十二年正月,两宫皇太后归政,穆宗行亲政典礼,先期遣告天、地、庙、
社,届日陈皇太后仪驾、皇帝法驾卤簿,设表案慈宁宫门,槛内敷皇帝拜褥,太和殿内
东旁设诏案,东次表案,丹陛中案各一。午门外设龙亭、香亭,内阁学士奉皇帝庆贺表
文纳诸椟,捧出。大学士从至永康左门外,大学士接椟,至慈宁门,升东阶,陈案上,
退。内侍举案入,庋慈宁宫宝座东,内阁学士奉诏陈殿中黄案,礼部官奉王公百官贺表
陈东次黄案。凡将军、提、镇贺表置龙亭内。鸿胪寺官引和硕亲王以下,入八分公以上
暨蒙古王公等集隆宗门外,不入八分公以下二品大臣以上集长信门外,三品以下集午门
外。钦天监报时,帝御礼服乘舆出隆宗门,至永康左门外降,王以下随行,至慈宁门,
帝升东阶,及门左,西乡立。日讲官四人在西阶,东乡立。前引大臣率侍卫在仪驾末,
分左右立。皇太后出御慈宁宫,中和乐作,奏豫平章,升座,乐止。帝就拜位,丹陛乐
作,奏益平章。王公大臣侍卫等循次乡上立,赞“拜跪”,帝率群臣三跪九拜。时西楹
下置御史二,鸣赞官二。仪驾末及午门外御史、礼部官、鸣赞官各二,藉以侍仪。永康
左门及诸门内外并置鸣赞官,接续外传。午门外各官随同行礼,鸣赞官赞“礼成”,帝
复位。王大臣各复位立,皇太后还宫,礼部尚书奏“礼成”,然后帝还宫。俄复出御中
和殿,执事官行礼毕,趋出就外朝立,帝御太和殿,乐作,升座,乐止,鸣鞭三,王公
百官行礼。其宣表、颁诏并如前制。光绪十三年德宗亲政仿此。

    大朝仪天命元年,始行元旦庆贺,制朝仪。天聪六年,行新定朝仪,此班朝所繇始,
崇德改元,定元旦进表笺及圣节庆贺仪。顺治八年,定元旦、冬至、万寿圣节为三大节。
康熙八年,定正朝会乐章,三大节并设。大朝行礼致庆,王以下各官、外籓王子、使臣
咸列班次,所司陈卤簿、乐悬如制。太和殿东具黄案。质明,王、贝勒、贝子集太和门,
不入八分公以下官集午门外。礼部奉表置亭内,校尉舁行至午门外陈两旁,奉表入太和
殿列案上。鸿胪卿引王、贝勒等立丹陛。鸣赞官引群臣暨进表官入两掖门,序立丹墀。
朝鲜、蒙古诸臣自西掖门入,立西班末。纠仪御史立西檐下东乡者二人,丹陛、丹墀东
西相乡者各四人,东西班末八人,鸣赞官立殿檐者四人,陛、墀皆如之。丹陛南阶三级,
銮仪卫官六人司鸣鞭。钦天监报时,皇帝出御中和殿,执事官行礼毕,趋外朝视事。驾
出,前导、后扈如仪。午门鸣钟鼓,中和乐作,御太和殿,乐止。内大臣分立前后,侍
卫又次其后护守之。起居注官四人立西旁金柱后,大学士,学士,讲、读学士,正、少
詹事立东檐下。御史、副佥都御史立西檐下,銮仪卫官赞“鸣鞭”,鸣赞官赞“排班”,
王公百官就拜位立跪。宣表官奉表出,至殿下正中北乡跪,大学士二人展表,宣表官宣
讫,置原案,丹陛乐作,群臣皆三跪九叩。退,就立原次。鸿胪寺官引朝鲜等使臣,理
籓院官引蒙古使臣就拜次,三跪九叩,丹陛乐作,礼毕,乐止,退立如初。赐坐,群臣
暨外臣皆就立处一跪三叩,序坐。赐茶毕,复鸣鞭三,中和乐作,驾还宫。乐止,群臣
退。

    初制,外官元日朝觐,集保和殿前行礼,康熙二十六年后罢。乾隆六年,定行在圣
节朝贺行礼。二十四年,定大朝百官班次,设立红漆木牌。五十四年,增置都察院长官
二人,科、道三十六人,分立品级山旁整朝序。又高宗初年,文三品、武二品以上赐茶,
馀惟记注官、外国使臣与焉。嘉庆二年罢赐茶。令甲,元旦、万寿节午时设宴,冬至节
次日受贺。万寿节先谒太庙,次诣皇太后宫行礼,毕,受贺。直省文武官值三大节,俱
设香案,朝服望阙行礼,满、蒙、汉军分两翼,汉官分文东武西。

    常朝仪太祖丙辰建元后,益勤国政,五日一视朝,焚香告天,宣读古来嘉言懿行及
成败兴废所由,训诫臣民,然未垂为定制也。崇德初,始定仪注,设大驾卤簿,王以下
各官朝服,俟帝出宫,乐作。御殿,升座,乐止。赐坐,诸臣各依班次,一叩就座。部、
院官出班奏事毕,驾还宫。顺治九年,给事中魏象枢言:“故事有朔、望朝,有早朝、
晚朝、内朝、外朝,今纵不能如往制,请一月三朝,以副厉精图治至意。”杨簧亦言:
“旧例百官每月十一朝,似太繁数,今每日入朝奏事,较十一朝不为少,应定每月初五、
十五、二十五日行朝参礼。”自是遂定逢五视朝制。寻定见朝、辞朝、谢恩各官,俱常
朝日行礼。帝御太和殿,引见毕,赐坐赐茶,悉准常仪。如是日不御殿,各官行礼午门
外。外籓来朝暨贡使,亦常朝日行礼,如速返,则不拘朝期,即赴午门行礼,外官应速
赴任者亦然。

    又定常朝御殿,王公入殿中旁坐如次。康熙八年,定公、侯、伯以下各官为六班,
按次列坐,后复改为九班。九年,谕都察院纠察王大臣失仪。二十年,置常朝纠仪御史
及司员。雍正二年,遣侍卫四人监察朝班,定视朝日天未明,鸿胪寺官二人引左右翼官
入西掖门依班坐。鼓严,起立听赞,自仗南引进,整齐班列,行礼如仪。乾隆初,敕大
小各官依内廷官例,黎明坐班。十六年,谕部院大臣董率庶僚,常朝按期赴班,毋旷阙。

    光绪九年,更定朝制,凡新除授各官,鸿胪寺列衔名交内阁,届日礼部尚书、鸿胪
卿请驾御殿,导各官谢恩行礼,王公百官侍卤簿后。不御殿,文武官则坐班午门外。其
时刻,春冬以辰正,夏秋以卯正,遇雨雪及国忌则免。坐班日,鸿胪寺官按翼定位,王
公集太和门外,东西各二班,百官集午门外,东西各九班,纠仪御史吏、礼司员各四人,
分列班首末,并西面北上。届时吏、礼司员受职名,纠仪官环班稽察,复位坐。有间,
以次出。

    御门听政仪,清初定制,每日听政,必御正门,九卿科道齐集启奏,率以为常。雍
正初,始定御门典礼,凡部院所进本有未经奉旨者,摺本下内阁,积若干,传旨某日御
门办事。是日,乾清门正中设御榻、黼扆、本案一。黎明,部院奏事大臣暨陪奏官属毕
集庭内。帝升座,侍卫左右立,记注官升西阶,部院官升东阶,各就列跪,尚书前,侍
郎后,陪奏官又后。尚书一人奉本匣折旋而进,诣本案前,跪陈于案,兴,少退,趋东
楹,转入班首。跪,口奏某事,毕,兴,少退,率属循阶左降。其奏事次序,户、礼、
兵、工四部轮班首上,三法司直第三班,吏部直第六班,宗人府则列部院前,翰詹科道
及九卿会奏则居部院后,各依班进奏如初。至吏部奏事,兼带领各部番直司员八人,引
见毕,始退。内阁侍读学士二人升东阶,诣案前跪,举本匣,兴,退。翰詹科道暨侍卫
俱退。时钦派读本满学士一人,奉摺本匣升东阶,折旋而退,大学士从,依班次跪。记
注官少进东乡立,奉匣学士诣案前跪启匣,取摺本依次启奏,帝降旨宣答。大学士等承
旨讫,兴,自东阶降,记注官自西阶降。驾还宫。奏事时,令翰林官记注,自顺治二年
始。

    先是奏事春夏以卯正,秋冬以辰初。康熙二十一年,命展御门晷刻,春夏改辰初,
秋冬辰正。越二年,御史卫执蒲请以五日或二三日为期,圣祖谕:“政治务在精勤,始
终不宜有间。”二十五年,置科道各二人侍班,列起居注官上。二十七年,省起居注官,
其侍班翰林,令启奏摺本时即退。雍正初,复设起居注官,增二人。又令编检四人侍班,
列科道上。乾隆二年,命修撰、编、检依科道例,悬数珠,肃朝仪。嘉庆十八年,谕宣
本承旨时,御前大臣及侍卫毋退,著为令。

    太上皇帝三大节朝贺仪嘉庆元年,高宗传位仁宗,尊为太上皇帝,定朝贺仪。届日
陈法驾、卤簿、乐悬如授受仪,太和殿设三案,表亭舁至午门,庆贺表文陈东案,笔砚
陈西案。质明,王公百官朝服,外国使臣服本国服,集阙下。皇帝礼服,俟保和殿暖阁。
太上皇帝乘舆出,至太和殿北阶降,中和韶乐作,奏元平章,御殿升座,乐止。帝殿内
西乡立,鸣鞭三,赞“排班”,丹陛大乐作,奏庆平章。帝就拜位,北乡,时鸿胪官分
引群臣暨外使肃班立,赞“进”,赞“跪,叩,兴”。帝率群臣行三跪九叩礼。毕,帝
旋位立,众退,复班次,乐止。鸣鞭,中和韶乐作,奏和平章。太上皇帝还宫,乐止。
帝御殿,群臣进表行礼如仪。

    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三大节朝贺仪顺治八年,定元旦慈宁宫阶下设皇太后仪杖、
乐器,皇太后御宫,乐作。升座,乐止。帝率内大臣、侍卫诣宫行三跪九叩礼。毕,公
主、福晋以下,都统、子、尚书命妇以上,行六肃三跪三叩礼。作乐如初,大设筵宴。
冬至、圣寿节同,唯冬至罢宴。康熙八年,定元日太皇太后、皇太后仪驾、中和韶乐、
丹陛大乐全设。帝率王公大臣、侍卫暨都统、子、尚书以上官,先朝太皇太后宫,次诣
皇太后宫,行礼如仪。毕,皇后率公主、福晋、命妇行礼亦如之。二十一年,谕京、外
进表官集午门外行礼。寻置纠仪御史,分列宫门外、午门外仪驾末,严监视。

    乾隆十二年,定庆贺皇太后许二品命妇入班,寻谕世爵朝贺增入男爵。嘉庆二十五
年,谕值皇太后三大节,将军、督、抚、提、镇具表庆贺,罢递黄摺祝文。道光元年元
旦,大学士先进皇帝庆贺表文,帝始率群臣诣宫行礼。同治元年,皇太后、皇帝同御慈
宁宫受贺,明年,改御养心殿。王、公、二品以上官,集慈宁门外,三品以下集午门外,
朝鲜使臣列西班末,按班行礼,不赞。冬至、圣寿节同。唯遇大庆年,俟皇太后升殿后,
增用宣表例。光绪二年,皇太后圣寿,皇帝亲进表文,馀仪同。

    皇后向无受群臣贺仪,顺治间,定元旦庆贺,仪仗全设。皇后诣皇太后宫行礼毕,
还宫,自公主及命妇俱诣皇后宫朝贺。冬至、千秋节同。康熙时,定皇后先诣太皇太后
宫,次皇太后宫行礼,还宫升座,自公主迄镇国将军夫人,公、侯迄尚书命妇,咸朝服
行礼。雍正六年,始令皇后千秋节王公百官咸蟒袍补服,后准此行。摄六宫事皇贵妃千
秋节,仪同皇后。

    大宴仪凡国家例宴,礼部主办,光禄寺供置,精膳司部署之。建元定鼎宴,崇德初,
太宗改元建号,设宴笃恭殿。顺治元年,定鼎燕京,设筵宴、设宝座皇极门正中,帝升
座,赐百官坐,赐茶、进酒,俱一跪一叩。宴毕谢恩如初礼。是日赐宴,有内监数辈先
行拜舞,谕:“朝贺大典,内监不得沿明制入班行礼。”裁抑宦官自此举始。

    元日宴,崇德初,定制,设宴崇政殿,王、贝勒、贝子、公等各进筵食牲酒,外籓
王、贝勒亦如之。顺治十年,令亲王、世子、郡王暨外籓王、贝勒各进牲酒,不足,光
禄寺益之,御筵则尚膳监供备。康熙十三年罢,越数岁复故。二十三年,改燔炙为肴羹,
去银器,王以下进肴羹筵席有差。

    雍正四年,定元旦宴仪,是日巳刻,内外王、公、台吉等朝服集太和门,文武各官
集午门。设御筵宝座前,内大臣、内务府大臣、礼部、理籓院长官视设席。丹陛上张黄
幔,陈金器其下,卤簿后张青幔,设诸席。鸿胪寺官引百官入,理籓院官引外籓王公入。
帝御太和殿,升座,中和韶乐作,王大臣就殿内,文三品、武二品以上官就丹陛上,馀
就青幔下,俱一叩,坐。赐茶,丹陛大乐作,王以下就坐次跪,复一叩。帝饮茶毕,侍
卫授王大臣茶,光禄官授群臣茶,复就坐次一叩。饮毕,又一叩,乐止。展席冪,掌仪
司官分执壶、爵、金卮,大乐作,群臣起。掌仪司官举壶实酒于爵,进爵大臣趋跪,则
皆跪。掌仪司官授大臣爵,大臣升自中陛,至御前跪进酒。兴,自右陛降,复位,一叩,
群臣皆叩。大臣兴,复自右陛升,跪受爵,复位,跪。掌仪司官受虚爵退,举卮实酒,
承旨赐进爵大臣酒。王以下起立,掌仪司官立授卮,大臣跪受爵,一叩,饮毕,俟受爵
者退,复一叩,兴,就坐位,群臣皆坐。乐止,帝进馔。中和清乐作,分给各筵食品,
酒各一卮,如授茶仪。乐止,蒙古乐歌进。毕,满舞大臣进,满舞上寿。对舞更进,乐
歌和之。瓦尔喀氏舞起,蒙古乐歌和之,队舞更进。每退俱一叩。杂戏毕陈。讫,群臣
三叩。大乐作,鸣鞭,韶乐作,驾还宫。

    冬至宴,顺治间制定如元旦仪,后往往停罢。元会宴,凡元正朝会,岁有常经,遇
万寿正庆,或十年国庆,特行宴礼。乾隆三十五年、五十五年,圣制元会作歌,宴仪如
前。惟行酒后,庆隆舞进,司章歌作,司舞饰面具,乘禺马,进扬烈舞。司弦筝阮节抃
者,以次奏技。喜起舞,大臣入,行三叩礼,循歌声按队起舞,歌阕,笳吹进,番部合
奏进,内府官引朝鲜俳,回部、金川番童陈百戏,为稍异耳。

    千秋宴,为康熙五十二年创典,设暢春园。凡直省现官、致仕汉员暨士庶等,年六
十五以上至九十者咸与。遣子孙、宗室执爵授饮,分给食品,谕毋起立,以示优崇。乾
隆五十年,设宴乾清宫,自王、公讫内、外文、武大臣暨致仕大臣、官员、绅士、兵卒、
耆农、工商与夫外籓王、公、台吉,回部、番部土官、土舍,朝鲜陪臣,齿逾六十者,
凡三千馀人。其大臣七十以上,馀九十以上者,子孙得扶掖入宴。年最高者,如百五岁
司业衔郭锺岳等,得随一品大臣同趋黼座,亲与赐觞。宴罢,颁赏珍物有差。嘉庆初元
再举,设宴皇极殿,与宴者三千五十六人,邀赏者五千人。上自榑槐,下逮袀袯,以至
蒙、回、番部、朝鲜、安南、暹罗、廓尔喀陪价,略其年甲,咸集丹墀,诚盛典也。

    大婚宴,顺治八年,大婚礼成,设宴如元旦仪。并进皇太后筵席牲酒,嗣后仿此。

    耕耤宴,顺治十一年举行,命曰“劳酒”。

    凯旋宴,自崇德七年始。顺治十三年定制,凡凯旋陛见获赐宴。乾隆中,定金川,
宴瀛台;定回部,宴丰泽园;及平两金川,锡宴紫光阁。其时所俘番童有习锅庄及甲斯
鲁者,番神傩戏,亦命陈宴次,后以为常。道光八年,回疆奠定,锡宴正大光明殿,是
日大将奉觞上寿,帝亲赐酒,命侍卫颁从征大臣酒,馀如常仪。

    宗室宴,乾隆十一年,设宴瀛台,赐宗室王公,遵旨长幼列坐,行家人礼,并引至
淑清院流杯亭游览,赐酒果。四十八年,设宴乾清宫,命皇子、王、公等暨三、四品顶
戴宗室千三百有八人入宴。其因事未与宴者咸与赏,都凡二千人。嘉庆九年,设筵惇叙
殿,略同瀛台宴。

    外籓宴,岁除日设保和殿,赐蒙古王、公等,凡就位、进茶、馔爵、行酒、乐舞、
谢恩,并如元会仪。其来朝进贡,送亲入觐,或御赐恩宴,或宴礼部,取旨供备。至诸
国朝贡,如朝鲜、安南、琉球、荷兰遣使来京,亦有例宴。乾隆间,缅甸使臣陪宴万树
园,以其国乐器五种合奏。厥后凡遇筵宴,备陈准部、回部、安南、缅甸、廓尔喀乐。

    又顺治中,定制乡试宴顺天府,会试及进士传胪宴礼部。馀如临雍、经筵、修书、
初举日讲、临幸翰林院、缮写神牌,亦赐宴如例。衍圣公、正一真人来朝,纂实录、会
典皆于礼部设宴云。

    上尊号徽号仪清初太祖、太宗建元,群臣皆上尊号,其礼即登极仪也。康熙中,臣
民合辞拟上尊号。至六旬圣寿,复籥请。圣祖谕言无裨治道,皆不允行。迄高宗敉定边
陲,王大臣犹以上尊号请,亦未俞纳。惟新君践阼,奉母后为皇太后、皇太后为太皇太
后,则上尊号。国家行大庆,则上徽号,或二字、或四字,递进以致推崇。

    顺治八年,上孝庄皇后尊号,其徽号曰“昭圣慈寿”。先期祭告,帝躬上奏书。届
期太和殿陈皇帝法驾,慈宁宫陈皇太后仪驾,供设咸备。王公集太和门,大臣集右翼门,
各官集午门,分翼立。帝升殿,中和韶乐作,奏海上蟠桃章,帝阅册、宝毕,执事官分
置亭内,銮仪校舁行,前册亭,后宝亭。帝率群臣从驾至慈宁门,入宫立陛东,礼部侍
郎、内阁学士奉册、宝入,大学士奉宣读册、宝文入,侍立左旁,帝就拜位,王公百官
依班位序立。皇太后御宫,中和韶乐作,奏豫平章,升座,乐止。赞“跪”,帝率群臣
跪。奏“进册”,大学士右旁跪进,兴,退,帝受册,恭献,大学士左旁跪接,兴,陈
中案。奏“进宝”,如前仪。赞“宣册”,宣册官至案前北面跪,启函宣读讫,仍纳之,
兴,退。赞“宣宝”同,仍置原案。女官四人举案陈宫阶上。丹陛大乐作,奏益平章,
帝率群臣三跪九叩。午门外各官承传随班行礼。礼成,皇太后起座,中和韶乐作,奏履
平章,还宫。皇后率六宫、公主以下诣宫庆贺。翼日,帝御太和殿,王公百官上表庆贺,
颁诏如制。是岁大婚礼成,加上徽号礼亦如之。

    康熙初元,加上徽号,时以谅阴,不奏书,不行礼,不朝贺。凡大婚、亲政、册立
皇后、武功告成、皇太后大庆、上徽号并如常仪。

    乾隆四十一年,金川平,上徽号,皇太后谕帝春秋高,不宜过劳,令豫陈册宝,至
时行礼,罢宣读表文,后仿此。

    道光九年,平回疆,上皇太后徽号,缅甸国王遣使进金叶贺表,缅王进表自此始。

    尊封太妃进册宝如前仪,唯内监举案陈太妃座前,帝行礼,太妃起避立座旁。次日
御殿受贺同。若遣官将事,礼部尚书朝服诣内阁,册宝舁出,偕大学士送之,至宫门外,
内监入献太妃、太嫔,受讫,礼成。册宝初制用金,康、乾时兼用嘉玉,道光后专以玉
为之。凡尊封皇贵妃、贵太嫔,并用册宝,太妃用册印,太嫔用册。

    册立中宫仪崇德初元,孝端文皇后以嫡妃正位中宫,始行册立礼。是日设黄幄清宁
宫前,幄内陈黄案,其东册宝案。王公百官集崇政殿,皇帝御殿阅册宝。正、副使二人
持节,执事官举册宝至黄幄前,皇后出迎。使者奉册宝陈案上,西乡立,宣读册文,具
满、蒙、汉三体,以次授右女官,女官跪接献皇后,后以次跪受,转授左女官,亦跪接,
陈黄案。次宣宝、受宝亦如之。使者出,复命,皇后率公主、福晋、命妇至崇政殿御前
六肃三跪三叩。毕,还宫升座,妃率公主等行礼,王公百官上表庆贺,赐宴如常仪。

    康熙十六年,册立孝昭仁皇后,前期补行纳采、大徵如大婚礼。亲诣奉先殿告祭,
天地、太庙后殿则遣官祭告。至日设节案太和殿中,东西肆;左右各设案一,南北肆。
帝御殿阅册宝,王公百官序立,正、副使立丹陛上,北乡,宣制官立殿中门左。宣制曰:
“某年月日,册立妃某氏为皇后,命卿等持节行礼。”于是正、副使持节前行,校尉舁
册宝亭出协和门,至景运门,以册宝节授内监,奉至宫门,皇后迎受。行礼毕,内监出,
还节使者,使者复命,帝率群臣诣太皇太后、皇太后宫行礼。翼日,皇后礼服诣两宫及
帝座前行礼。

    乾隆二年,册立孝贤纯皇后,如常仪。命颁诏,著为家法。

    嘉庆元年,立孝淑睿皇后,册命日,会太上皇帝千秋宴讫还宫,帝、后诣前行礼。
帝御殿,正、副使持节,礼成,先诣太上皇宫门前复命,馀如常仪。

    册封妃、嫔,亦自崇德初元始,四妃同日受封,届时命使持节册封如礼。妃等率公
主、福晋、命妇诣帝前六肃三跪三叩,后前亦如之,妃前则行四肃二跪二叩,妃等相对
各二肃一跪一叩。康熙时,贵妃、七嫔与中宫同日封,诸嫔有册无宝。乾隆十三年,定
皇妃摄六宫事,体制宜崇,祭告如册中宫仪。次日朝皇太后,拜跪甬路左旁。道光三年,
谕嗣后封嫔罢祭告,即与妃同日受封亦然,著为令。

    册立皇太子仪康熙十四年,立嫡子允礽为皇太子,先期祭告,玉帛香版,皆皇帝躬
视。届日御殿传制,与册立中宫同。正使授册,副使授宝。行礼毕,正、副使复命。帝
率皇太子祭告奉先殿,皇太子拜褥敷槛外,并诣帝、后宫行礼。翼日,帝御殿受贺、颁
诏如常仪。王公进笺皇太子前致庆,皇太子诣武英殿与亲、郡王等行礼。外省文武官并
笺贺如仪。

    遇太子千秋节,太子先诣奉先殿致祭,随诣皇帝前行礼,还毓庆宫,旋御惇本殿受
贺。王公百官二跪六叩,毕,还宫,群臣退。

    厥后允礽废立,迄晚年储位未定。五十年后,大学士王掞七上密疏,请建国本,六
十年,复申前请,触圣怒。至乾、嘉后,始明宣不立储贰谕旨,开国固未尝有也。

    册封诸王仪崇德元年,定册封日,王、贝勒序立崇政殿前,内院官奉制册、印陈于
案,俟旨授封。诸王等皆跪,宣册官、奉册官并立案东,次第宣毕,奉册、印授诸王等。
王等祗受,转授从官,复位。礼毕,随奉册官赴清宁宫,诣帝、后前行礼,三跪九叩。
遂出大清门,诸王等互贺,俱二跪六叩。还邸,福晋、夫人各行庆贺。府僚致贺诸王,
二跪六叩,贝勒僚属一跪三叩。

    康熙十二年定制,凡册封,简正、副使二人,前一日,殿堂上设节案,香案,册宝
案,堂前仪卫、乐悬备陈。届期,正、副使诣太和殿奉节出,校尉舁册宝亭赴王府,王
率府僚跪迎门外。正、副使奉册宝节分陈各案,立节案东,王立案西。行礼毕,王诣香
案前跪,听宣制册,使者授册宝,王祗受,复位,行礼如初。使者奉节复命,王率府僚
跪送,迎送俱用乐。封亲王曰宝,郡王曰印,贝勒有制册无印。行礼谢恩并同。初制,
封亲王世子用金册,郡王镀金银册,贝勒授诰命,旋改用纸制册。咸丰十年,谕册封亲
王用银质镀金,以恭亲王奕王爵世袭,仍制金册。

    册封公主,封使至,公主率侍女迎仪门右,使者奉制册入,陈门前黄案上,移置堂
前幄内。公主升西阶,六肃三跪三叩,宣讫,授侍女,公主跪受,行礼如初。使者复命,
仍送仪门外。是日帝升殿,公主至御前,次入后宫,并六肃三跪三叩。又次诣诸妃前,
各四肃二跪二叩,还府,府属庆贺,馀如封亲王仪。凡固伦公主、和硕公主,同辈者封
长公主,长者封大长公主,并给金册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