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六十一

          礼五(吉礼五)

    宗庙之制时飨祫祭加上谥号东西庑配飨醇贤亲王庙

    谒陵

    宗庙之制清初尊祀列祖神御,崇德建元,立太庙盛京抚近门东。前殿五室,奉太祖
武皇帝、孝慈武皇后。后殿三室,奉始祖泽王、高祖庆王、曾祖昌王、祖福王,考、妣
俱南乡。并设床榻、衾枕、楎椸、帷幔,如生事仪。太宗受尊号,躬率群臣祭告,其太
牢、少牢色尚黑。复嗣考祭仪,定祭品,牛一,羊一,豕一,簠、簋各二,笾、豆各十
有二,炉一,镫二,各帛一,登、鉶、尊各一,玉爵三,金匕一,金箸二。帛共篚,牲
共俎。尊实酒,疏布冪勺具。阶前设乐部,分左、右悬。祀日陈法驾卤簿。

    世祖定燕京,建太庙端门左,南乡。硃门丹壁,上覆黄琉璃,卫以崇垣,周二百九
十一丈。凡殿三,前殿十一楹,阶三成,陛皆五出。一成四级,二成五级,三成中十一,
左、右各九。中奉太祖、太后神龛。中殿九楹,同堂异室,奉列圣、列后神龛。后界硃
垣,中三门,左、右各一。为后殿,亦九楹,奉祧庙神龛,俱南乡。前殿两庑各十五楹,
东诸王配飨,西功臣配飨。东庑前、西庑南燎炉各一。中后殿两庑庋祭器。东庑南燎炉
一。戟门五,中三门内外列戟百二十,左、右门各三。其外石梁五。桥北井亭三,南神
库、神厨。西南奉祀署,东南宰牲亭。其盛京太庙尊为四祖庙云。

    顺治四年,定盛京守庙首领马法秩视拖沙喇哈番,馀马法视护军校。

    五年冬,追尊泽王为肇祖,庆王为兴祖,昌王为景祖,福王为显祖,与四后并奉后
殿,致祭如时飨仪。

    八年,孝端文皇后祔庙,奉神主祗见太祖、太后暨太宗,代行三跪九拜礼,位次太
宗,复一跪三拜。毕,遂行大飨。祀后殿则遣官。凡升祔,先一日遣告,至日祗见、奉
安、大飨,著为例。十八年,世祖祔庙,位次太祖西旁,东乡。康熙九年,孝康章皇后
祔庙,位次世祖。二十七年,孝庄文皇后祔庙,届期世祖及章后神主避立于旁,始行祗
见礼,位次文后。凡祔庙主,以卑避尊,后仿此。五十七年,孝惠章皇后升祔,议者以
孝康祔庙久,欲位其次。大学士王掞议曰:“陛下圣孝格天,曩时太皇太后祔庙,不以
跻孝端上,今肯以孝康跻孝惠上乎?”议者不从,帝果以为非是,令改正焉。

    雍正元年,礼臣言:“古帝王升祔太庙,必以皇后配飨。周祀閟宫,汉于别寝,唐、
宋有坤仪、奉慈殿以展孝思。自是配庙者,皇后字上一字与庙谥同,祀别庙者,但有谥
无庙号。其配位或一帝一后,或一帝二后。宋太宗、徽宗则四后先后升祔,礼制不同。
本朝太祖三后,唯孝慈祔庙称高后,太宗二后,孝端、孝庄并称文后,世祖三后,孝惠、
孝康并称章后,孝献但祀孝陵飨殿,定制然也。今圣祖祔庙,仁孝作配,允宜同飨。第
庙谥曰仁,与尊谥衤复,改题孝诚,与孝恭体备母仪,并宜同祔。其孝昭、孝懿,应集
廷臣详议。”寻议定:“夏、商逮六朝,皆一帝一后,唐睿宗二后,宋太祖三后,太宗
四后。祔庙之制,硃子诸儒咸无异说。谨按前典,孝昭、孝懿应与孝诚、孝恭并称仁皇
后,同祔太庙。”从之。

    案仪,一元后,一继立,一本生,并列如序。首孝诚,次孝昭,次孝懿,次孝恭。
于此奉帝、后神主,以次安东旁,西乡,位次太宗。

    乾隆二年,世宗暨孝敬后祔庙,位西旁,东乡,居世祖次。四十二年,孝圣后升祔,
次孝敬。

    明年,高宗诣盛京,徙建四祖庙大清门东,南北袤十一丈一尺五寸,东西广十丈三
尺五寸。正殿五楹,东、西配庑各三楹。正门三,东、西门各一。敕大臣监视落成。

    嘉庆四年,高宗暨孝贤、孝仪二后祔庙,位东旁,西乡,次圣祖。道光元年,仁宗
暨孝淑后祔庙,位西序,东乡,次世宗。

    三十年,宣宗遗谕及祔庙事,略谓:“礼经天子七庙,周礼小宗伯辨庙祧昭穆,汉
七庙六室,唐九代十一室,宋九世十二室,议礼纷纷,不一而足。我朝首太祖讫仁宗,
巍然七室,不参酌今古,必至贻笑后嗣。朕薄德承基,何敢上拟祖考,祔庙断不可行。
其奉先殿、寿皇殿、安佑宫为古原庙,制可仍旧。”乃下廷臣议,于是礼亲王全龄等主
遵成宪。侍郎曾国籓亦言:“万难遵从。古者祧庙,为七庙亲尽言,有亲尽不祧者,则
必世德作求,不在七庙数。若殷三宗,周文、武是也。大行皇帝于皇上为祢庙,非七庙
亲尽比,而功德弥纶,又当与列祖、列宗同为百世不祧之室。且诸侯大夫尚有庙祭,况
尊如天子,敢废祔典?”帝俞其请。诏曰:“天子七庙,特礼之常制,非合不祧之室言
也。皇考祔庙称宗,于制为允。”遂于咸丰二年,奉宣宗暨孝穆、孝慎、孝全三后祔庙,
位东序,西乡,次高宗。明年,奉孝和睿皇后升祔,次孝淑。

    文宗少时为康慈太后抚育,十一年帝崩,穆宗体大行遗志,上尊谥曰孝静。同治建
元,祔庙次孝全。四年,文宗暨孝德后祔庙,位西序,东乡,次仁宗。于时太庙中殿,
九楹咸序。

    洎穆宗崩御,而祔次尚虚。光绪三年,惇亲王奕脤等躬往相度,集议所宜。侍讲张
佩纶请仿殷、周制,立太宗世室,百世不祧。展后殿旁垣左右各建世室。侍郎袁保恆谓
周制世室在太祖庙旁,居昭穆上,后世同堂异室,以近祖为尊。请以中殿太祖左右为世
室九楹,东西各展两楹,别建昭穆六代亲庙。太祖居中,两旁各六楹,为左右世室。太
祖至穆宗同为百世不祧,不必俟亲尽递升。其左右隙地,更建两庙,各三楹,为三昭三
穆,循次继入,藉省迁移。鸿胪寺卿徐树铭言:“古者庙前寝后,庙以祭飨,今前殿是;
寝以藏衣冠,今中殿、后殿是。兹所当议者,藏衣冠寝殿耳。应就中殿左建寝殿,祭飨
仍在前殿。列祖、列宗,百世不祧,若建世室后殿旁,反嫌居太祖上。唯增寝室,则昭
穆序矣。”其他条议,大率主世室者多。有谓后殿宜增殿宇,移四祖神主其中。改为世
室,移太宗居中一室。穆宗祔庙,奉安中殿西第四室者,通政使锡珍说也。有谓中殿两
旁建世室,东二西一,中奉太祖主,七庙东一庙奉太宗,二庙奉圣祖;西一庙奉世祖。
前殿两旁建六亲庙,世宗以下奉之,斯昭穆不紊。少詹事文治说也。有谓中殿两旁建昭
穆二世室,但建方殿,纵横各五楹,移太宗居昭世室,世祖居穆世室,皆北面中一楹。
圣祖居昭世室,东面第一楹。中殿仍奉太祖。昭穆各四楹,列圣神位依序上移。穆宗升
祔,居昭第三楹。司业宝廷说也。已,阁议以纷更庙制,未可从。

    礼亲王世铎等谓:“与其附会古典,不如恪守成规。太庙中殿九楹,中楹仍旧,东
西各四楹,请如道光初故事,增修改饰。东次楹又次楹为昭位,太宗暨二后、圣祖暨四
后、高宗暨二后、宣宗暨四后神主序焉。西次楹又次楹为穆位,世祖暨二后、世宗暨二
后、仁宗暨二后、文宗、孝德后神主序焉。将来穆宗、孝哲后升祔,位居宣宗次。”议
上,醇亲王奕枻韪之,奏言:“寓尊崇于变通,较诸说为当。第庙楹有限,国统无穷,
增修尚非至计。祧庙为历朝经制,无可避忌。请敕自今以往,毋援百世不祧之文,当循
亲尽则祧之礼,庶钜典与天地常存。”于时徐树铭力主宣宗遗谕,以汉、唐增室为非,
今用奉先殿增龛成案,亿万年后,势难再加。宜遵祖训,豫定昭穆。内阁学士锺佩贤亦
以为言,鸿胪寺少卿文硕且请建穆宗寝庙,而文治、宝廷尤力争并龛简陋,非永制。两
宫太后不获已,再下王大臣议,兼询直隶总督李鸿章。鸿章言:“周官,匠人营国,世
室、明堂,皆止五室。郑注,五室并在一堂。据此,则硃子所图世室、亲庙以次而南,
未尽合制。至建寝殿、增方殿,古制所无,礼亲王等所言,未为无见。我朝庙制,祖宗
神灵,协会一室,一旦迁改,神明奚安?太庙重垣,庭墀殿陛,各有恆式。准古酌今,
改庙非便。因时立制,自以援奉先殿增龛例为宜。议者或嫌简略,准古礼祔庙迭迁,亦
止改涂易檐,并不大更旧庙。今之龛座,犹晋、宋时坎室,晋华垣建议庙堂以容主为限,
无拘常数。王导、温峤往复商榷,始增坎室。宋增八室,蔡襄为图。今之增龛,何以异
是?”又谓:“奉先殿即古原庙,与太庙殊。然雍正时奏定奉先殿神牌与太庙■A2若画
一。成宪可循,不得谓增龛之制独不可仿行太庙也。至祧迁虽常典,而藏主之室,礼无
明文。郑康成言周祧主藏于太庙及文武世室,是已祧之主与不迁之祖同处一庙,故庙亦
名祧。晋藏西储夹室,当时疑其非礼,后世缘为故事。儒家谓古祧夹室,殆为肊辞。庙
既与古不同,祧亦未容轻议。唯醇亲王所陈,为能导皇上以大让,酌庙制以从宜。”自
此议遂定。

    五年,穆宗暨孝哲后祔庙,位东序,西乡,次宣宗。七年,孝贞后升祔,次孝德。
宣统元年,孝钦后升祔,次孝贞。是岁考议德宗祔庙事,礼臣言:“兄弟同昭穆,但主
穆位空一室。”其馀议礼诸臣,重宗统者,以为异昭穆不便;重皇统者,复以为同昭穆
不合。而大学士张之洞独主:“古有祧迁之礼,则兄弟昭穆宜同。今无祧迁之礼,则兄
弟昭穆可异。”议乃定。其秋,诏曰:“我朝庙制,前殿自太祖以下七世皆南乡,宣宗
以下三世分东西乡,与古所谓穆北乡、昭南乡不同。穆、德二庙,同为百世不祧,宜守
硃子之说,以昭穆分左右,不以昭穆为尊卑。礼缘义起,毋因经说异同,过事拘执。德
宗祔庙,中殿奉西又次楹又五室穆位,前殿位次西旁文宗坐西乡东穆位。体先朝兼祧之
旨,慰列圣在天之灵,垂为定制。奉先殿位序亦如之。”

    时飨太宗建国初,遇清明、除夕,躬谒太祖陵,即时飨所由始。崇德元年,建太庙
成,凡四孟时飨,每月荐新,圣诞、忌辰、清明、中元、岁暮俱致祭。五月献樱桃,命
荐太庙。凡新进果穀,皆先荐乃进御,著为令。顺治元年,定时飨制,孟春择上旬日,
三孟用朔日,乐章六奏。二年,命祭太庙如奉先殿仪,读祝、致祭。遣官祭福陵、昭陵、
四祖庙,止上香烛、供酒果,不读祝。七月朔,秋祭太庙、四祖庙,中元祭陵,并用牛、
羊。寻定四祖庙祭例视京师,牲用生。又飨太庙用熟牛,罢晋胙。八年,定亲飨制,饮
福、受胙如圜丘。奏乐备文、武佾舞。康熙十二年,从礼臣言,祭太庙,质明将事。二
十四年春,亲飨毕,谕曰:“往见赞礼郎宣祝,至朕名,声不扬。礼称父前子名,子孙
通名祖父,岂可慢易?嗣后垂为戒。”

    雍正十一年,世宗以庙飨无上香,奠帛、爵无跪献,命大学士礼臣议增。寻议言:
“大祀莫重郊坛,孝享莫大配天。宗庙典礼,宜视社稷。祭社稷日,皇帝亲诣上香,太
庙自宜一例。至帛、爵俱不亲献,皇帝立拜位前,所以亚郊坛也。仍旧仪便。”报可。

    又定太庙神牌如奉先殿制,供奉居中。请牌用太常官,献帛、爵用侍卫,寻改用宗
室官。

    高宗嗣位,定三年持服内,飨庙御礼服作乐如故,唯斋戒用素服,冠缀缨。乾隆二
年,用礼臣言,祝版书列圣尊谥。香帛送燎时行中路,帝转立东旁,俟奉祝帛官出,复
位,如祀郊坛式。寻定每日上香,守庙官行礼。朔望用太常官。嗣改宗室王公番行。十
二年,谕太庙献帛、爵用宗室官,俾习礼仪、镕气质。敕宗人府王公监视,后复定后殿
献帛、爵用觉罗官。

    向例,飨庙,帝乘舆出宫,至太和门外改乘辇。入街门,至神路右,步入南门,诣
戟门幄次。入升东阶,进前殿门,就拜位。礼成,出如初。凡入门皆左。三十七年,帝
年渐高,略减仪节。入庙时,改自阙左门辇入西北门,至庙北门外,舆入。至戟门外东
阶下。步入门,升阶进殿。行礼毕,出亦如之。

    嘉庆四年,定时飨前殿座次。太祖、太宗、世祖皇考、妣皆南乡,圣祖皇考、妣东
位西乡,世宗皇考、妣西位东乡,高宗皇考、妣东次西乡。以后帝、后位次仿此。八年
孟春时飨,礼臣卜吉初六日,仁宗以前三日致斋。会逢高宗忌辰,服色未协,命改初八
日。嗣是春飨皆择正月初八、九、十等日行之。

    道光四年,谕庙飨谢福胙如祀社稷仪,王公百官随行三跪九拜礼。穆宗、德宗初立,
时飨、祫祭遣亲王代,逮亲政始躬莅。宣统朝摄政王摄行。

    祫祭历代禘、祫分祭,礼说缤纷,罔衷古训。清制有祫无禘。除夕飨庙,实始太宗,
世祖本之,著为祭典。顺治十六年,左副都御史袁懋功请举祫祭,以彰孝治。乃定岁除
前一日大祫,移后殿、中殿神主奉前殿。四祖、太祖南乡,太宗东位西乡。先一日遣官
告后殿、中殿,致斋视牲。届日世祖亲诣,礼如时飨,自是岁以为常。寻定祫祭乐舞陈
殿外。

    康熙时,御史李时谦请行禘祭。礼臣张玉书上言:“考礼制言禘不一,有谓虞、夏
禘黄帝,殷、周禘喾,皆配祭圜丘者;有谓祖所自出为感生帝,而祭之南郊者;有谓圜
丘、方泽、宗庙为三禘者:先儒皆辩其非。而宗庙之禘,说尤不一。或谓禘止及毁庙,
或谓长发诗为殷禘,雍诗为周禘,而亲庙、毁庙兼祭者。唯唐赵匡、陆淳以为禘异于祫,
不兼群庙。王者立始祖庙,推祖所自出之帝,以始祖配之,故名禘。至三年一祫,五年
一禘,说始汉儒,后人宗之。汉、唐、宋禘礼,并未考始祖所自出,止五岁中合群庙之
祖,行祫禘于宗庙而已。大抵夏、商以前有禘祭,而厥制莫详。汉、唐以后有禘名,而
与祫无别。周以后稷为始祖,以帝喾为所自出,而太庙中无喾位,故祫祭不及。至禘祭
乃设喾位,以稷配焉。行于后代,不能尽合。故宋神宗罢禘礼。明洪武初或请举行,众
议不果。嘉靖中,乃立虚位,祀皇初祖帝,以太祖配,事涉不经,礼亦旋罢。国家初定
鼎,追上四祖尊称,立庙崇祀,自肇祖始。太祖功德隆盛,当为万世庙祖,而推所自出,
则缔造大业,肇祖最著。今太庙祭礼,四孟分祭前、后殿,以各伸其尊。岁暮祫飨前殿,
以同将其敬。一岁屡申祼献,仁孝诚敬,已无不极。五年一禘,可不必行。”遂寝其议。

    乾隆三十七年大祫,帝亲诣肇祖位前上香,馀遣皇子亲王分诣,复位行礼如常仪。
诣庙节文减之如时飨。六十年将届归政,九庙俱亲上香。嘉庆四年,定岁暮祫祭,前殿
座位视时飨。咸丰八年,文宗疾甫平,亲王代行祫祭,然先祭时犹亲诣拜跪焉。其因时
祫祭者,古礼天子三年丧毕,合先祖神飨之,谓之吉祭。雍正二年,吏部尚书硃轼言:
“皇上至仁大孝,丧三年如一日,今服制竟,请祫祭太庙,即吉释哀。”制可。明年二
月,帝诣庙行祫祭,如岁暮大祫仪。自后服竟行祫祭仿此。

    加上谥号崇德元年,太宗受尊号,追封始祖为泽王、高祖庆王、曾祖昌王、祖福王,
上太祖武皇帝、孝慈皇后尊谥。即日躬祀太庙。翼日,百官表贺。顺治元年,进太祖、
孝慈后、太宗玉册、玉宝,奉安太庙。册长八寸八分,广三寸九分,厚四分。册数十,
面底二页镌升降龙。宝方四寸二分,厚一寸五分,纽高二寸七分,长四寸二分,广三寸
五分,宝盝金质。凡太庙册、宝皆用玉,色青白,册文用骊体,宝文如谥号,曰“某祖
某宗某皇帝之宝”,后曰“某皇后之宝”。

    五年,追尊泽王肇祖原皇帝,妣原皇后;庆王兴祖直皇帝,妣直皇后;昌王景祖翼
皇帝,妣翼皇后;福王显祖宣皇帝,妣宣皇后。奉安讫,致礼如时飨。越三日,庆贺如
仪。七年,上孝端文皇后尊谥。九年,进四祖帝后册宝。十八年,上世祖尊谥,前期斋
戒,遣官祭告天地、宗庙、社稷。

    届日,帝素服御太和门,阅册、宝讫,大学士奉安采亭,校尉舁行,导以御杖,驾
从之。王公百官各于所立位跪俟,随行。至寿皇殿大门外降辇,入左门,采亭入右门。
大学士二人跪奉册宝陈案上,帝就位,率群臣行三跪九叩礼。赞引奏“跪”,奏“进
册”,奉册大学士跪左,进帝跪献。毕,授右跪大学士陈中案。奏“进宝”,如初。奏
“宣册”,宣册官跪宣:“上尊谥曰体天隆运英睿钦文大德弘功至仁纯孝章皇帝,庙号
世祖。”宣册讫,奏“宣宝”,仪亦如之。行礼三跪九叩,致祭同时飨。毕,奉绢册、
宝、祝帛如燎所焚之。大学士二人,奉香册、宝导梓宫奉安,一跪三叩,翼日颁诏天下。
凡上大行帝后尊谥,香册、香宝献几筵后,奉安山陵,绢册、宝送燎,玉册、玉宝卜吉
藏之太庙,后仿此。

    初太祖尊谥曰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武皇帝,太宗曰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
温仁圣睿孝文皇帝。圣祖缵业,加太祖“睿武弘文定业”六字,更庙号高皇帝;太宗
“隆道显功”四字,庙号如故。用礼臣言,俟世祖祔飨后行礼。明年,上慈和皇太后尊
谥。二十七年,上孝庄太皇太后尊谥。五十七年,上孝惠皇太后尊谥,后,圣祖嫡母也。
祔庙日,命安神位慈和上。

    六十一年冬,世宗谕廷臣:“皇考继统,本应称宗,但经云:祖有功,宗有德。皇
考手定太平,论继统为守成,论勋业为开创,宜崇祖号,以副丰功。其确议之。”议言:
“按礼经: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喾,祖颛顼而宗尧。而舜典云:舜格文祖。注曰尧庙。归
格艺祖,复释为尧之祖。合之祖颛顼,则有三祖矣。宋陈祥道云:凡配天者皆得称祖。
国语展禽谓有虞氏祖高阳而郊尧,尧所以称文祖也。颛顼至尧,并黄帝子孙,故皆称祖。
又周礼大宗伯:祫、禘、追享、朝享。解云:古者朝庙合群祖而祭焉,故祫曰朝飨,以
合群祖为不足,复禘其所自出,故禘曰追飨。夫祖所自出,始祖也,其下曰群祖,则自
始祖以下皆可称祖矣。”又谥议:“帝王功业隆盛,得援祖有功古义称为祖。窃谓唯圣
可扬峻德,唯祖可显隆功。”议上,称旨。雍正初元,遂上尊谥,庙号圣祖。复谕:
“太祖、太宗、世祖三圣相承,功高德盛;孝庄、孝康、孝惠翼运启期,懿徽流庆;宜
并加谥,俾展孝思。”于是加谥太祖曰端毅,太宗曰敬敏,世祖曰定统建极,而孝慈、
孝端及三后并尊谥焉。

    于时工部奉神主庙室,魨漆饰金,中书、翰林官各一人书新谥。奏遣大学士二人行
填青礼,先期祗告天地、社稷。至日,世宗礼服诣太庙行上尊谥礼。毕,还宫,易衮服,
诣奉先殿致祭,后仿此。六年,镌造列圣、列后玉宝、玉册暨圣祖皇考、妣册、宝成,
奉之太庙。其仪,太庙洁室设黄案,张采幔两旁,中陈册、宝,王大臣朝服将事,帝御
礼服恭阅,一跪三拜,安奉采亭,舆导如前仪。供案讫,帝入行礼如初。册、宝集中殿,
分藏金匮。帝以次上香,一跪三拜,礼成。

    高宗践阼,加列圣、列后尊谥,谕言:“宗庙徽称有制,报本忱悃靡穷。藉抒至情,
不为恆式。”

    乾隆四十五年,以列朝册、宝玉色参差,命选工琢和阗精璆。越二年工竣,祗阅讫,
奉太庙如礼。其旧藏十六分,命赉送盛京太庙,尊藏玉检金绳。自是帝、后祔庙,皆别
备册、宝送盛京,永为制。

    嘉庆四年,仁宗守遗训,著制,凡列圣尊谥已加至二十四字、列后尊谥已加至十六
字不复议加。

    功臣配飨,所以显功,宗亲郡王配东庑,文武大臣配西庑。崇德元年,追封皇伯祖
礼敦巴图鲁为武功郡王,巴图鲁其名也,配东庑,福晋与焉。并以直义公费英东、弘毅
公额亦都配西庑。顺治元年,西庑增祀武勋王扬古利,位直义上。九年,复增祀忠义公
图尔格、昭勋公图赖,昭勋为直义子,忠义为弘毅子,父子配侑,世尤荣之。十一年,
东庑增祀通达郡王雅尔哈齐、慧哲郡王额尔衮、宣献郡王界堪,通达位武功上,而慧哲、
宣献两福晋亦并侑云。

    康熙九年,定祀东庑用太牢,岁以为常。

    雍正二年,西庑增祀文襄公图海。定功臣配飨仪,前期告太庙。届日陈采亭,列引
仗,奉主至庙西阶。拜位在阶下,三跪九拜。奉主大臣摄行,还纳龛位,一跪三拜。

    八年,怡亲王允祥配东庑。定王配飨仪,奉主以郡王,迎主用采亭吾仗,至庙东阶,
拜位在阶上。代行礼毕,降自东阶,馀如西庑。

    九年,进加费英东信勇公,图尔格果毅公,图赖雄勇公,图海忠达公。乾隆中,西
庑增祀襄勤伯鄂尔泰,超勇亲王策凌,大学士张廷玉,蒙古王、汉大臣侑食自此始。

    四十三年,诏:“祖宗创业艰难,懿亲荩臣,佐命殊功,从古未有。当时崇封锡爵,
酬答从优。以后有及身缘事降削者,有子孙承袭易封者,不为追复旧恩,心实未惬。”
于是睿亲王多尔衮以元勋懿戚,横被流言,特旨昭雪。礼烈亲王代善,后人改封为巽,
已复改为康,郑献亲王济尔哈朗改为简,豫通亲王多铎改为信,肃裕亲王豪格改为显,
克勤郡王岳讬改为衍禧,又改为平,均非初号。悉命复旧,并配祀东庑。礼王位宣献下,
睿王等以次列序,位怡王上,而徙策凌列怡王次。

    嘉庆元年,西庑增大学士傅恆、福康安、协办大学士兆惠。福康安即傅忄互子,并
封郡王,异姓世臣,被恩最渥。

    道光三年,复增大学士阿桂,功臣凡十有二人。

    同治四年,东庑增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功王凡十有三人。

    凡时飨,帝上香时,分献官上香配位前,各分献不拜。三献毕,退。祫祭同。

    醇贤亲王庙光绪十六年,醇贤亲王奕枻薨,中旨引高宗濮议辨,应称所生曰“本生
父”,没称“本生考”,立庙不祧,祀以天子之礼,合乎“父为士,子为大夫,葬以士,
祭以大夫”古义,斯尊亲两全矣。乃定称号曰“皇帝本生考”。复定庙祀典,建庙新赐
邸第,额曰醇贤亲王庙。正殿七楹,东、西庑殿,后寝室,各五楹。中门三。门内焚帛
亭、祭器亭,其外宰牲亭、神库、神厨。大门三。殿宇正门中覆黄琉璃,殿脊及门四周
上覆绿琉璃。其祀仪、乐舞、祭器、祭品视天子礼。凡时飨以四仲月朔,袭王承祭。帝
亲行,则袭王陪祀。诞辰、忌日,帝亲诣行礼。

    谒陵有清肇迹兴京,四祖陵并在京西北,称兴京陵。太祖定辽阳,景祖、显祖二陵
徙盛京东南,称东京陵。嗣是太祖陵当盛京东北,称福陵;太宗陵当盛京西北,称昭陵。
崇德间,定岁暮、清明祭兴京陵,用牛一,遣守陵官行礼。东京陵用牛二,遣宗室、觉
罗大臣行礼。福陵用牛一、羊二,遣大臣行礼。国忌、诞辰、孟秋望日,燃香烛,献酒
果,奠帛、读祝、行礼。朔、望用牛一,具香烛、酒果,遣守陵官致祭,不读祝、奠帛。

    顺治八年,封兴京陵山曰启运,东京陵山曰积庆,福陵山曰天柱,昭陵山曰隆业,
并从祀方泽,置陵官、陵户。定祀仪,冬至用牛一、羊一、豕一,馀同前。清明、岁暮、
孟秋望日亦如之。十三年,诏立界碑,禁樵采。十五年,移东京陵改祔兴京,罢积庆山
祀。明年,尊称为永陵,飨殿、暖阁如制。

    康熙二年,相度遵化凤台山建世祖陵,曰孝陵。先是世祖校猎于此,停辔四顾曰:
“此山王气葱郁,可为朕寿宫。”因自取佩鞢掷之,谕侍臣曰:“鞢落处定为穴。”至
是陵成,皆惊为吉壤。岁以清明、中元、冬至、岁暮为四大祭。并改建福陵、昭陵地宫。
工竣,以奉安祗告,致祭如大飨。安神位隆恩殿,制龛座、宝床、帷幔、衾褥、楎椸如
太庙式。

    凡因公谒陵,三品以上官罗城门外行礼。遇祭日,二品以上许入城随守陵官陪祭。
归,谒辞。

    凡谒陵,东迳石门,王、贝勒在隆恩门外三跪九拜,当直官启门,贝子以下、三品
官以上则否,皆奉祀官为导,遇祭日免。是时三陵建功德碑,嗣凡起陵,皆立碑,如故
事。

    八年,定四时大祭,遣多罗贝勒以下,奉国将军、觉罗男以上行礼。

    明年秋,奉太皇太后、皇太后率皇后谒孝陵。前一日,躬告太庙,越日启銮。陈卤
簿,不作乐。既达陵所,太皇太后坐方城东旁,奠酒举哀。皇太后率皇后等诣明楼前中
立,六肃、三跪、三拜,随举哀、奠酒,复三拜。还行宫。凡皇太后谒陵仿此。次日,
帝复谒隆恩殿,行大飨礼。又次日,殿前设黄幄,焚楮帛,读文致祭,礼成。还京,仍
告太庙。越二日,御太和殿,百官表贺。

    明年秋,车驾至盛京,谒福陵、昭陵毕,召将军等赐以酒,并谕守陵总管、副总管
曰:“尔等职司典祀,凡祭品必亲虔视,务尽诚敬,副朕孝思。”还御大清门受贺,燕
赉群臣,颁守陵官军。其永陵遣王大臣致祭,复遣官分诣颖亲王、克勤郡王、直义公费
英东诸勋贵墓酹酒。还京日,仍告庙如仪。

    二十一年,滇平,诣两京谒陵,如初礼。还京,祗告奉先殿。自是靖寇难,谒陵告
祭以为常。

    六十年,御极周甲,命世宗率皇子、皇孙诣盛京,皇子祭昭陵,皇孙祭永陵,帝亲
往福陵大祭。

    雍正元年,定圣祖陵曰景陵。其明年,清明谒祭如典。八年冬至,会圣祖忌辰,礼
臣言准陵寝大祭,用太牢,献帛、爵,读祝文。遣官承祭具朝服。十三年清明、冬至大
飨,改遣公爵番行。七月望日,将军、侍郎等承祭,其朔、望、忌辰,则定总管掌关防
承祭,行三跪九叩礼。

    乾隆元年,命宗室辅国将军等六人徙驻沈阳,给田庐,岁时致祀。二年,谕改朔、
望承祭贝勒、公、大臣番行。复虑仪节不齐,增赞礼郎二人导引退,仍不赞。三年清明,
谒世宗泰陵。

    六年,定三陵四时大飨。忌辰祭飨,题派移驻将军二人行礼。七年,增置三陵爵垫,
备礼仪。

    八年,定谒陵如太庙亲祀仪,载入仪注。已,奉皇太后谒祖陵,礼节准康熙时例。
自后三谒皆如之。

    四十三年秋,先后谒永陵、福陵,因谕:“睠怀辽沈旧疆,再三周历,心仪旧绪,
蕲永勿谖。夫奕升平景运,皆昔日艰难开创所贻。后世子孙,当览原巘而兴思,拜松
楸而感悟。默念天眷何以久膺,先泽何以善继。知守成之难,兢业无坠。庶熙洽之盛,
亿万斯年。不然,轻故都,惮远涉。或偶诣祖陵,漠不动心,视同览古,是忘本也。盛
京根本重地,发祥所自,后世不可不躬亲阅历,其毋负朕言!”

    嘉庆五年清明,诣昌瑞山谒高宗裕陵,先敷土,次大飨。陵寝官豫取洁土储筐,俟
帝如更衣次易缟素,执事从官素服,冠去缨,随至方城。有司进黄布护履,帝纳履,从
臣亦如之,自东磴道升至宝城石栏东,陵寝大臣合土以筐,随驾至敷土处跪进。帝拱举,
敷毕,授筐,降,脱履。于是更袍服,冠缀缨,执事官俱易。礼臣请行大飨,帝诣隆恩
殿行礼。读祝,三献。

    凡清明日谒陵敷土,在丧服期,帝亲行。十年,帝初谒永陵,御素服,诣启运殿后
阶,三跪九拜,有司进奠几,三拜三奠爵。讫,举哀。翼日朝服行大飨。谒福陵、昭陵
亦如之。后复以祭器乖误,革盛京礼部侍郎世臣职。因谕“丰沛旧都,大臣不应忘卻”。
下其谕各公署,其重祀如此。

    道光八年,谒裕陵、昌陵,军机大臣随入门,命著为例。九年,奉皇太后诣盛京谒
三陵,如仪。

    咸丰元年谒东陵,五年谒西陵,孝贞皇后谒泰陵,陵寝女官为导,入门皆由左,至
明楼前行礼,六肃三跪三拜。女官进奠几,后三拜三奠爵,西飨举哀。次谒昌陵、慕陵
如初礼。同、光间悉依此行。

    凡孝陵、景陵以下,世宗曰泰陵,高宗裕陵,仁宗昌陵,宣宗慕陵,文宗定陵,穆
宗惠陵,并在直隶易、遵化二州,称东西陵,东陵凤台山,封昌山;西陵太平峪,封永
宁山;并祀方泽。设奉祀官,置庄园。

    隆恩殿大飨用祝币,其日燃明镫,用牛一、羊二、尊四,帝、后同案位,设奉先制
币一,羹饭脯醢器十八,饼果器六十五。牲实俎,帛实筐。酒实尊,承以舟。疏布冪勺
具。皇贵妃祔祀,则西旁东乡,素帛一,减饼果十一器。

    凡冬至暨庆典不举哀。遣官祭飨用朝服。升降自西阶,出入皆门右。皇子谒陵,至
下马碑降骑,至隆恩门外升左阶。三跪九拜,不赞,不奠酒。

    妃园寝设官如制,建飨殿,设神位。四时遣官尊酒,二跪六拜,不赞。出人殿左门。
朔、望则奉祀官行礼。光绪间,帝谒西陵,诣庄顺皇贵妃寝园,一跪三拜三奠酒。并谕
礼臣,祭品仪节从优。是后清明、中元、冬至、忌辰遣王公致祭,饼果增至六十五器。

    宣统初,德宗葬兴隆峪,号崇陵。

    皇太子园寝与妃园寝同。嘉庆间,帝亲临端慧皇太子园寝,三奠三爵,从臣随行礼,
每奠一拜。载其仪入会典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