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纪三

          太宗本纪二

    崇德元年夏四月乙酉,祭告天地,行受尊号礼,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清,改元崇德,
群臣上尊号曰宽温仁圣皇帝,受朝贺。始定祀天太牢用熟荐。遣官以建太庙追尊列祖祭
告山陵。丙戌,追尊始祖为泽王,高祖为庆王,曾祖为昌王,祖为福王,考谥曰承天广
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武皇帝,庙号太祖,陵曰福陵;妣谥曰孝慈昭宪纯德贞顺成天
育圣武皇后。追赠族祖礼敦巴图鲁为武功郡王,追封功臣费英东为直义公,额亦都为弘
毅公,配享。丁亥,群臣上表贺。谕曰:“朕以凉德,恐负众望。尔诸臣宜同心匡辅,
各共厥职,正己率属,克占忠诚,立纲陈纪,抚民恤众,使君明臣良,政治咸熙,庶
克荷天之休命。”群臣顿首曰:“圣谕及此,国家之福也。”以受尊号礼成,大赦。己
丑,多济里、扈习征瓦尔喀师还,赏赉有差。朝鲜使臣归国。初,上受尊号,朝鲜使臣
罗德宪、李廓独不拜。上曰:“彼国王将构怨,欲朕杀其使臣以为词耳,其释之。”至
是遣归,以书谕朝鲜国王责之,命送子弟为质。丁酉,叙功,封大贝勒代善为和硕兄礼
亲王,贝勒济尔哈朗为和硕郑亲王,多尔衮为和硕睿亲王,多铎为和硕豫亲王,豪格为
和硕肃亲王,岳讬为和硕成亲王,阿济格为多罗武英郡王,杜度为多罗安平贝勒,阿巴
泰为多罗饶馀贝勒;诸蒙古贝勒巴达礼为和硕土谢图亲王,吴克善为和硕卓礼克图亲王,
固伦额驸额哲为和硕亲王,布塔齐为多罗札萨克图郡王,满硃习礼为多罗巴图鲁郡王,
衮出斯巴图鲁为多罗达尔汉郡王,孙杜棱为多罗杜棱郡王,固伦额驸班第为多罗郡王,
孔果尔为冰图王,东为多罗达尔汉戴青,俄木布为多罗达尔汉卓礼克图,古鲁思辖布为
多罗杜棱,单把为达尔汉,耿格尔为多罗贝勒,孔有德为恭顺王,耿仲明为怀顺王,尚
可喜为智顺王。辛丑,朝鲜使臣置我书于通远堡,不以归。札福尼征瓦尔喀师还。

    五月丙午,以希福为内弘文院大学士,范文程、鲍承先俱为内秘书院大学士,刚林
为内国史院大学士。壬子,贝勒萨哈廉卒,辍朝三日。癸丑,始荐樱桃于太庙。丁巳,
设都察院,谕曰:“朕或奢侈无度,误诛功臣;或畋猎逸乐,不理政事;或弃忠任奸,
黜陟未当;尔其直陈无隐。诸贝勒或废职业,黩货偷安,尔其指参。六部或断事偏谬,
审谳淹迟,尔其察奏。明国陋习,此衙门亦贿赂之府也,宜相防检。挟劾人,例当加
罪。馀所言是,即行;所言非,不问。”壬戌,追封萨哈廉为和硕颖亲王。己巳,以张
存仁为都察院承政,祖泽洪为吏部承政,韩大勋为户部承政,姜新为礼部承政,祖泽润
为兵部承政,李云为刑部承政,裴国珍为工部承政。都统伊尔登罢。以图尔格为镶白旗
都统。庚午,武英郡王阿济格、饶馀贝勒阿巴泰、公扬古利等率师征明。上御翔凤阁面
授方略,且诫谕之。癸酉,师行。

    六月甲戌朔,授蒙古降人布尔噶都等世职有差。己卯,命豫亲王多铎管礼部事,肃
亲王豪格管户部事。甲申,封萨哈廉子阿达礼为多罗郡王。丙戌,以国舅阿什达尔汉为
都察院承政,尼堪为蒙古承政。

    秋七月己未,檄外籓蒙古兵征明。辛酉,阿济格等会师出延庆州,俘人畜一万五千
有奇。

    八月丁丑,遣官祭孔子。辛巳,成亲王岳讬、肃亲王豪格以罪降多罗贝勒。癸未,
睿亲王多尔衮,豫亲王多铎,贝勒岳讬、豪格举师征明。

    九月戊申,明兵入A2场,命吴善、季思哈率兵御之。己酉,阿济格等奏我军经保定
至安州,克十二城,五十六战皆捷,生擒总兵巢丕昌等人畜十八万。庚申,伊勒慎等追
明兵至娘娘宫渡口,见敌船甚众,不敢进,奏闻。命宜荪往援,复遣杜度率师助之。辛
酉,蒙古达赖、拜贺、拜音代等自塔山来降。己巳,阿济格等师还。

    冬十月癸酉,多尔衮等师还。丁亥,遣大学士希福等往察哈尔、喀尔喀、科尔沁诸
部稽户口,编佐领,谳庶狱,颁法律,禁奸盗。戊戌,朝鲜国王李倧以书来。卻之。

    十一月戊申,复命岳讬管兵部事,豪格管户部事。己酉,卫寨桑等自蒙古喀尔喀部
还,偕其使卫徵喇嘛等来贡。辛亥,徵兵外籓。癸丑,谕曰:“朕读史,知金世宗真贤
君也。当熙宗及完颜亮时,尽废太祖、太宗旧制,盘乐无度。世宗即位,恐子孙效法汉
人,谕以无忘祖法,练习骑射。后世一不遵守,以讫于亡。我国娴骑射,以战则克,以
攻则取。往者巴克什达海等屡劝朕易满洲衣服以从汉制。朕惟宽衣博鮹,必废骑射,当
朕之身,岂有变更。恐后世子孙忘之,废骑射而效汉人,滋足虑焉。尔等谨识之。”乙
卯,太祖实录成。乙丑冬至,大祀天于圜丘。以将征朝鲜告祭天地、太庙。己巳,颁军
令,传檄朝鲜。

    十二月辛未朔,外籓蒙古诸王贝勒率兵会于盛京。郑亲王济尔哈朗留守,武英郡王
阿济格驻牛庄备边,饶馀贝勒阿巴泰驻噶海城收集边民防敌。壬申,上率礼亲王代善等
征朝鲜,大军次沙河堡,睿亲王多尔衮、贝勒豪格分兵自宽甸入长山口。癸酉,遣马福
塔等率兵三百为商贾装,潜往围朝鲜国都,多铎及贝子硕讠乇、尼堪以兵千人继之,郡
王满硃习礼、布塔齐引兵来会。己卯,贝勒岳讬、公扬古利以兵三千助多铎军。上率大
军距镇江三十里为营,令安平贝勒杜度、恭顺王孔有德等护辎重居后。庚辰,渡镇江至
义州。壬午,上至郭山城。其定州游击来援,度不敌,自刎死。郭山降。癸未,至定州。
定州亦降。乙酉,至安州,以书谕朝鲜守臣劝降。己丑,多铎等进围朝鲜国都。朝鲜国
王李倧遁南汉山城。多铎等复围之,并败其诸道援兵。辛卯,瓦尔喀叶辰、麻福塔居朝
鲜,闻大军至,以其众来归。丁酉,上至临津江,会天暖冰泮,不可渡,忽骤雨,冰结,
大军毕渡。己亥,命都统谭泰等搜剿朝鲜国都,留蒙古兵与俱。上以大军合围南汉城。

    是岁,土默特部古禄格楚虎尔,鄂尔多斯部额林臣济农、台吉土巴等俱来朝。

    二年春正月壬寅,朝鲜全罗道总兵来援,岳讬击走之。遣英俄尔岱、马福塔赍敕谕
朝鲜阁臣,数其前后败盟之罪。甲辰,大军渡汉江,营于江浒。丁未,朝鲜全罗、忠清
二道合兵来援,多铎、扬古利击走之。扬古利被创卒。庚戌,多尔衮、豪格军克长山,
连战皆捷,以兵来会,杜度等运砲车亦至。朝鲜势益蹙,李倧以书数乞和。上许其出降。
倧上书称臣,逡巡不敢出。壬戌,多尔衮军入江华岛,得倧妻子,护至军前。复谕倧曰:
“来则室家可完,社稷可保,朕不食言,否则不能久待。”倧闻江华岛陷,妻子被俘,
南汉城旦夕且下,乃请降。庚午,朝鲜国王李倧率其子★及群臣朝服出降于汉江东岸三
田渡,献明所给敕印。上慰谕赐坐,还其妻子及群臣家属,仍厚赐之。命英俄尔岱、马
福塔送倧返其国都,留其子★、淏为质。

    二月壬申,班师。贝子硕讬、恭顺王孔有德等率朝鲜舟师取明皮岛。朝鲜国王李倧
表请减贡额。诏免丁丑、戊寅两年贡物,自己卯秋季始,仍贡如额。甲戌,谕多尔衮等
禁掠降民,违者该管官同罪。辛卯,上还盛京。癸巳,谕户部平粜劝农。

    三月甲辰,杀朝鲜台谏官洪翼汉、校理尹集、修撰吴达济,以败盟故。丁未,武英
郡王阿济格率师助攻皮岛。戊午,罢盖州城工。

    夏四月己卯,睿亲王多尔衮以朝鲜质子李★、李淏及朝鲜诸大臣子至盛京。辛巳,
阿济格师克皮岛,斩明总兵沈世魁、金日观。甲申,安平贝勒杜度率大军后队还。丁酉,
命固山贝子尼堪、罗讬、博洛等预议国政。增置每旗议政大臣三人,集★群臣谕之曰:
“向者议政大臣额少,或出师奉使,而朕左右无人,卑微之臣,又不可使参国议。今特
择尔等置之议政之列,当以民生休戚为念,慎毋怠惰,有负朝廷。前蒙古察哈尔林丹悖
谬不道,其臣不谏,以至失国。朕有过失,尔诸臣即当面诤。使面从而退有后言,委过
于上,非纯臣也。”又谕曰:“昔金熙宗循汉俗,服汉衣冠,尽忘本国言语,太祖、太
宗之业遂衰。夫弓矢我之长技,今不亲骑射,惟耽宴乐,则武备浸弛。朕每出猎,冀不
忘骑射,勤练士卒。诸王贝勒务转相告诫,使后世无变祖宗之制。”

    闰四月癸卯,蒙古贡异兽,名齐赫特。壬子,武英郡王阿济格师还。

    五月庚午,朝鲜国王李倧遣使奉表谢恩赎俘获。丁亥,遣朝鲜从征皮岛总兵林庆业
归国,以敕奖朝鲜王。丁酉,章京尼堪等征瓦尔喀,降之,师行迳朝鲜咸镜道,凡两月
始达,至是还。

    六月辛丑,授喀喇沁归附人阿玉石等官。明千总王国亮、都司胡应登、百总李忠国
等自海岛来降。莽古尔泰子光衮获罪,伏诛。乙卯,谕曰:“顷朝鲜之役,兵行无纪,
见利即前,竟忘国宪。自今宜思所以宣布法纪修明典制者。”丙辰,以臣朝鲜,克皮岛,
祭告太庙、福陵。丁巳,朝鲜国王李倧请平值赎俘,不许。甲子,论诸将征朝鲜及皮岛
违律罪。礼亲王代善论革爵,宥之。郑亲王济尔哈朗以下论罚有差。

    秋七月己巳,遣喀凯等分道征瓦尔喀。癸酉,户部参政恩克有罪,伏诛。辛巳,诫
谕汉官以空言欺饰者。智顺王尚可喜自皮岛师还。壬午,大赦。癸未,优恤朝鲜、皮岛
阵亡将士扬古利等,赠官袭职有差。乙酉,明都司高继功等自石城岛来降。庚寅,追封
皇后父科尔沁贝勒莽古思为和硕福亲王。壬辰,以朝鲜及皮岛之捷宣谕祖大寿。乙未,
分汉军为两旗,以总兵官石廷柱、马光远为都统,分理左右翼。

    八月丙申朔,再恤攻皮岛、朝鲜阵亡将士洪文魁等,赠官袭职有差。癸丑,贝勒岳
讬以罪降贝子,罚金,解兵部任。丙辰,命睿亲王多尔衮、饶馀贝勒阿巴泰筑都尔鼻城。
己未,遣阿什达尔汉等往蒙古巴林、札鲁特、喀喇沁、土默特、阿鲁诸部会理刑狱。

    九月辛未,出猎抚安堡,以书招明石城岛守将沈志祥。己丑,兵部参政穆尔泰以罪
褫职。贝勒豪格以逼勒蒙古台吉博洛罪,罚金,罢管部务。

    冬十月乙未朔,初颁满洲、蒙古、汉字历。丙午,厄鲁特顾实车臣绰尔济遣使来贡,
厄鲁特道远,以元年遣使,是年冬始至。庚申,遣英俄尔岱、马福塔、达云赍敕册封李
倧为朝鲜国王。

    十一月庚午,祀天于圜丘。朝鲜国王李倧遣使来贡,复表请归其世子,并陈国中灾
变困穷状。上不许,敕谕赐赉之。丁丑,乌硃穆秦济农闻上善养民,率贝勒等举国来附。
癸未,追封扬古利为武勋王。庚寅,出猎打草滩。

    十二月甲辰,叶克书、星讷率师征卦尔察。癸丑,征瓦尔喀诸将奏捷。戊午,蒿齐
忒部贝勒博罗特、托尼洛率属来归。阿济格遣丹岱等败明兵于清河。

    是岁,虎尔哈部托科罗氏、克益克勒氏、耨野勒氏,黑龙江索伦部博穆博果尔,黑
龙江巴尔达齐,精格里河扈育布禄俱来朝。

    三年春正月辛未,命贝子岳讬仍为多罗贝勒,管领旗务。丁亥,以德穆图为户部承
政。甲午,皇第九子生,是为世祖章皇帝。

    二月丁酉,亲征喀尔喀,豫亲王多铎、武英郡王阿济格从,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
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安平贝勒杜度居守。丁未,次喀尔占,外籓诸王贝勒等以师来
会。喀尔喀闻之,遁去。上行猎达尔那洛湖西,驻跸。乙卯,次奎屯布喇克。庚申,明
东江总兵沈志祥率石城岛将佐军民来降。壬戌,遣劳萨以书告明宣府守臣趣互市,且以
岁币归我。

    三月甲子朔,次博硕堆,命留守诸王筑辽阳城。甲戌,次义奚里。庚辰,至登努苏
特而还。壬午,次上都河源,河西平地涌泉高五尺。

    夏四月甲午朔,次布克图里,叶克书等征黑龙江告捷。乙未,至辽河。丁酉,次杜
棱城,明山海关太监高起潜遣人诡议和。戊戌,次札哈纳里忒。己亥,次察木哈。庚子,
次俄岳博洛。都尔鼻城工竣,改名屏城。辛丑,杜尔伯特部卦尔察札马柰等来朝贡。壬
寅,至辽阳,阅新城。乙巳,上还盛京。叶克书、星讷征黑龙江师还。癸丑,命明降将
沈志祥以其众志成城居抚顺。甲寅,尼噶里等征虎尔哈师还。

    五月癸酉,修盛京至辽河道路,以睿亲王多尔衮、饶馀贝勒阿巴泰董其役。乙亥,
礼亲王代善属下人觉善有罪,郑亲王济尔哈朗等请诛之,议削代善爵。以细故不许,并
贷觉善。

    六月庚申,始设理籓院,专治蒙古诸部事。

    秋七月壬戌朔,谕诸王大臣曰:“自古建国,皆立制度,辨等威。今亲王、郡王、
贝勒、贝子、公主、额驸名号等级,均有定制,乃皆不遵行,违弃成宪,诚何心耶?昔
金太祖、太宗兄弟一心,克成大统。朕当创业之时,尔等顾不能同心体国恪守典常乎?”
诸王皆引罪。丁卯,喀尔喀使臣达尔汉囊苏喇嘛归,谕之曰:“朕以兵讨不庭,以德抚
有众。天以蒙古诸部与朕,尔喀尔喀乃兴兵犯归化,甚非分也。尔不获已,有逃窜偷生
耳。尔所能至,我军岂不能至?其速悔罪来归,否则不尔宥也。”壬申,达雅齐等往明
张家口议岁币及互市。丁丑,谕礼部曰:“凡有不遵定制变乱法纪者,王、贝勒、贝子
议罚,官系三日,民枷责乃释之。出入坐起违式,及官阶名号已定而仍称旧名者,戒饬
之。有效他国衣冠、束发裹足者,治重罪。”又谕大学士希福等曰:“朕不尚虚文,惟
务实政。今国家殷富,政在养民。凡新旧人内穷困无妻孥马匹者,或勇敢可充伍、以贫
不能披甲者,许各陈诉,验实给与。”禁以阵获良家子女鬻为乐户者。丙戌,更定部院
官制,专设满洲承政,以阿拜为吏部承政,英俄尔岱为户部承政,满达尔汉为礼部承政,
宜荪为兵部承政,郎球为刑部承政,萨木什喀为工部承政,贝子博洛为理籓院承政,阿
什达尔汉为都察院承政。命布颜为议政大臣。

    八月甲午,礼部承政祝世昌以罪褫职,谪戍边外。丙申,吴拜、沙尔虎达连击败明
兵于红山口、罗文峪,又败其密云兵,歼之。丁酉,地震。戊申,授中式举人罗硕等十
名佐领品级,免四丁,一等至三等秀才授护军校品级,免二丁,各赐朝衣绸布有差,未
入部者免一丁。庚戌,阿鲁阿霸垓部额齐格诺颜等、蒿齐忒部博洛特诺木齐等并来朝贡。
癸丑,以睿亲王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统左翼兵,贝勒豪格、阿巴泰副之,贝勒岳讬为
扬武大将军,统右翼兵,贝勒杜度副之,分道伐明。谕之曰:“主帅为众所瞻,自处以
礼,而济之以和,则蒙古、朝鲜、汉人之来附者,自心悦而诚服。若计一己之功,而不
恤国之名誉,非所望焉。”丁巳,岳讬、杜度师行。己未,以巴图鲁准塔为蒙古都统。

    九月癸亥,多尔衮、豪格、阿巴泰师行。壬申,上亲向山海关以挠明师。徵孔有德、
耿仲明、尚可喜兵。丁丑,定优免人丁例。丁亥,幸演武场,阅兵较射。

    冬十月丁酉,岳讬师自墙子岭入,遇明兵。明总兵官吴国俊败走。戊戌,多尔衮军
入青山关。己亥,上统大军发盛京。甲辰,次浑河,科尔沁、喀喇沁各率兵来会。丙午,
遣沙尔虎达等率师趣义州。己酉,命济尔哈朗、多铎各率师分趣前屯卫、宁远、锦州,
上亲向义州。辛亥,索海率师围大凌河两岸十四屯堡。壬子,上次义州,遣孔有德、耿
仲明、尚可喜、石廷柱、马光远以砲克其五台。乙卯,次锦州。丙辰,多铎克桑噶尔寨
堡,杀其守将。孔有德等攻石家堡、戚家堡,并克之。戊午,孔有德等攻锦州西台,台
中砲药自发,台坏,克之。

    十一月己未朔,多铎将与济尔哈朗合师径中后所,会祖大寿往援北京,乘夜袭我师。
庚申,多铎、济尔哈朗还至中后所。大寿惧,不敢出。石廷柱、马光远攻李云屯、柏士
屯、郭家堡、开州、井家堡,俱克之。孔有德招降大福堡,又攻大台,克之。辛酉,大
军入山海关。壬戌,上次连山。癸亥,攻五里河台,明守备李计友等率众降。丁卯,上
至中后所,遇祖大寿收兵入城。使告之曰:“别将军数载,甚思一见。至于去留,终不
相强。将军与我角胜,为将之道应尔。朕不以此介意,亦原将军勿疑。”戊辰,再遣使
谕大寿,皆不答。己巳,济尔哈朗克摸龙关及五里堡屯台。庚午,班师。庚辰,次图尔
根河,遣蒙古军各归其部。丙戌,上还京。丁亥,地震。

    十二月戊戌,刑部承政郎球有罪解任,以都察院参政索海代之。

    是岁,土默特部古禄格,杜尔伯特部卦尔察札马奈,席北部阿拜、阿闵,兀札喇部
井瑙、马考、札柰、桑吉察,鄂尔多斯部额林臣济农,阿鲁阿霸垓部额齐格诺颜,蒿齐
忒部博洛特诺木齐,黑龙江博穆博果尔、瓦代噶凌阿均来朝贡。

    四年春正月乙丑,贝子硕讬以罪降辅国公。甲戌,皇第三女固伦公主下嫁科尔沁额
驸祁他特。己卯,封沈志祥为续顺公。蒙古喇克等自锦州来归。丁亥,苏尼特部台吉噶
布褚等率部人来归。是月,明以洪承畴总督蓟、辽。

    二月丁酉,命武英郡王阿济格率师征明。壬寅,上亲统大军继之。丙午,次翁启尔
浑。阿济格遣使奏捷。蒙古奈曼等部率十三旗兵来会。庚戌,营松山。孔有德、耿仲明、
尚可喜、石廷柱、马光远以砲击城外诸台,克之。遣塔布囊布颜率师防乌欣河口。壬子,
上登松山南冈,授诸将方略。癸丑,列砲攻城,雉堞悉毁。明副将金国凤拒守不下。上
命竖云梯急攻之。代善请俟明日,上从之。明人复完城堞,我军不得入。乙卯,命阿济
格、尼堪、罗托等师围塔山、连山。

    三月戊午朔,明军援杏山,我兵邀击之,斩五十人。己未,穿地道攻松山城。乙丑,
命纳海等驰略杏山。石廷柱、马光远攻观民山台,降之。丙寅,多尔衮、杜度等疏报自
北京至山西界,复至山东,攻济南府破之,蹂躏数千里,明兵望风披靡,克府一州三县
五十七,总督宣、大卢象升战死,擒德王硃由賸、郡王硃慈漻、奉国将军硃慈党、总督
太监冯允升等,俘获人口五十馀万,他物称是。是役也,扬武大将军贝勒岳讬、辅国公
玛瞻卒于军。上闻震悼,辍饮食三日。乙亥,多尔衮、杜度又报自迁安县出青山关,遇
明兵,二十四战皆胜。己卯,复攻松山城。明太监高起潜、总兵祖大寿自宁远遣副将祖
克勇、徐昌永等率兵趋锦州。阿尔萨兰等击败之。上闻,驰赴锦州督师,斩徐昌永于阵,
擒祖克勇。甲申,解松山围。乙酉,驻锦州。多尔衮等师还盛京。

    夏四月戊子朔,阿济格略连山。壬辰,会于锦州。癸巳,渡大凌河驻跸。己亥,杜
度等师还。辛丑,上还盛京,哭岳讬而后入,辍朝三日。戊申,以库鲁克达尔汉阿赖、
马喇希为蒙古都统。甲寅,以索浑、萨璧翰为议政大臣。丙辰,追封多罗贝勒岳讬为多
罗克勤郡王。

    五月戊午,以贝子篇古有罪,削爵。己未,郑亲王济尔哈朗率兵略锦州、松山、杏
山。辛酉,苏尼特台吉莽古斯、俄尔寨率众来归。丁卯,席特库、沙尔虎达等败明兵于
锦州。辛未,济尔哈朗奏入明边,九战皆捷。丙子,济尔哈朗师还。庚辰,以镇国公艾
度礼为都统。辛巳,召豫亲王多铎数其罪,宥之,惟坐其征明失利,及不亲送睿亲王出
师,降多罗贝勒。

    六月戊子,蒙古阿兰柴、桑噶尔寨等告岳讬生前与其妻父琐诺木谋不轨。代善、济
尔哈朗、多尔衮皆请穷治。上以岳讬已死,不问,并贷琐诺木勿治。庚寅,遣马福塔、
巴哈纳册封朝鲜国王李倧妻赵氏为朝鲜王妃,其长子★为世子。丙申,分汉军为四旗,
以石廷柱、马光远、王世选、巴颜为都统,改纛色。辛亥,焚哈达、叶赫、乌喇、辉发
前所受明敕书于笃恭殿。壬子,以伊尔登、噶尔马为议政大臣,星讷兼议政大臣。

    秋七月丁巳,遣官赉书与明帝议和,并令硃由賸等各具疏进,许其议成释还。辛未,
朝鲜国王李倧克熊岛,执加哈禅来献。乙亥,谕满、汉、蒙古有能冲锋陷阵先登拔城者,
以马给之。

    八月己丑,授宗室固山贝子、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奉国将军等爵有差。甲
午,命贝勒豪格管户部事,杜度管礼部事,多铎管兵部事,萨尔纠等率兵征库尔喀部。
乙巳,归化城土默特诸章京以所得明岁币来献。

    九月乙卯朔,以孙达理等八十三人从睿亲王入关有功,各授官有差,赐号巴图鲁。
乙丑,都统杜雷有罪,褫职。己巳,复封贝勒豪格为和硕肃亲王。癸酉,阿济格、阿巴
泰、杜度率兵略锦州、宁远。甲戌,封岳讬子罗洛宏为多罗贝勒。丙子,以宗室赖慕布、
杜沙为议政大臣,英俄尔岱为都统,马福塔为户部承政。

    冬十月丙戌,豪格、多铎率兵复略锦州、宁远。庚寅,苏尼特部墨尔根台吉腾机思
等率诸贝勒、阿霸垓部额齐格诺颜等各率部众,自喀尔喀来归。辛卯,出猎哈达。癸丑,
以刘之源为都统,喀济海为议政大臣。

    十一月甲寅朔,豪格疏报参领阿蓝泰率蒙古人来归,遇明兵于宁远北冈,击败之,
斩明总兵金国凤。辛酉,遣索海、萨木什喀等征索伦部。丁卯,出猎叶赫。

    十二月甲午,上还京。

    是岁,黑龙江额纳布、墨音、额尔盆等,喀尔喀部土谢图、俄木布额尔德尼等,喀
尔喀、苏尼特、乌硃穆秦、科尔沁、克西克腾、土默特诸部,遣使俱来朝贡。

    五年春正月甲子,命朝鲜质子李★归省父疾,仍令遣别子及★子来质。遣翁阿岱、
多济里等戍锦州。

    闰正月癸未朔,令各旗都统分巡所属屯堡,察穷民,理冤狱。

    二月丙辰,遣多济里以宁古塔兵三百往征兀札喇部。丁巳,户部承政马福塔卒,以
车尔格代之,觉罗锡翰为工部承政。丙寅,朝鲜国王第三子橑来质。

    三月丙戌,遣劳萨、吴拜等略广宁。己丑,劳萨、吴拜以逗遛议罚有差。萨木什喀
等征虎尔哈部,克雅克萨城。己亥,命济尔哈朗、多铎筑义州城,驻兵屯田,进逼山海
关。辛丑,户部参政硕詹徵朝鲜水师粮米赴大凌、小凌二河。乙巳,索海、萨木什喀征
索伦部奏捷。

    夏四月壬子朔,罢元旦、万寿诸王贝勒献物。乙亥,索海、萨木什喀征索伦师还,
上宴劳于实胜寺。庚辰,上视师义州。

    五月癸未,渡辽河。乙酉,硕詹以朝鲜水师至。癸巳,上至义州。丁酉,蒙古多罗
特部人苏班代等自杏山遣人约降。上命济尔哈朗等率军迎之,戒曰:“此行勿领多人,
敌见我兵少,必来拒战。我分兵为三,以前队拒战,后二队为援。”至杏山,祖大寿果
遣刘周智、吴三桂列阵逼我。济尔哈朗等伪卻,纵兵反击,大败之。戊戌,命劳萨、吴
拜等略海边。索伦部三百三十七户续来降。壬寅,上率师攻克五里台。乙巳,以红衣砲
攻锦州。丁未,刈其禾而还。庚戌,驾还京。

    六月乙丑,多尔衮、豪格、杜度、阿巴泰、济尔哈朗等屯田义州。戊辰,朝鲜世子
李★至。先是,朝鲜遣总兵官林庆业等载米同我使洪尼喀等自大凌河运三山岛,遇风,
覆没者半,与明兵战又失利,乃命陵輓至盖州、耀州,留其兵千五百人于海州。癸酉,
多济里、喀柱征兀札喇部师还。遣朝鲜王次子李淏归省。

    秋七月庚辰朔,叙征索伦功,索海等赏赉进秩有差。癸未,定征索伦违律罪,萨木
什喀等黜罚有差。乙酉,多尔衮等奏克锦州十一台,请分兵为两翼屯驻。癸巳,明总督
洪承畴以兵四万壁杏山,遣骑挑战,多尔衮等击败之。乙未,遣吴拜往助多尔衮军。丙
午,席特库、济席哈等率师征索伦部。上幸安山温泉。己酉,多尔衮奏败明兵于锦州,
杜度又败之宁远。

    八月己未,遣希福等至张家口互市。乙亥,多尔衮奏败明兵于锦州,又败之大凌河。

    九月乙酉,上还宫。丙戌,命济尔哈朗、阿济格、阿达礼、多铎、罗洛宏代围锦州、
松山。辛卯,多尔衮奏败明兵于松山。癸卯,重修凤凰城。

    冬十月壬戌,遣英俄尔岱等往朝鲜责罪。壬申,万寿节,大赦。

    十一月戊寅朔,诏免朝鲜岁贡米十之九。乙酉,济尔哈朗奏败明兵于塔山、杏山及
锦州城下。癸巳,阿敏卒于幽所。戊戌,朝鲜国王次子李淏来质。

    十二月庚戌,命多尔衮、豪格、杜度、阿巴泰代围锦州。己未,遣朝鲜国王三子李
橑归。席特库、济席哈征索伦部,擒博穆博果尔,俘九百馀人。壬申,英俄尔岱等至自
朝鲜,械系其尚书金声黑尼等四人以归。

    是岁,喀尔喀部查萨克图遣使来朝贡。

    六年春正月庚辰,朝鲜国王李倧上表谢罪。壬辰,席特库、济席哈等师还。癸巳,
晋席特库为三等总兵官。甲午,皇四女固伦公主雅图下嫁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子
弼尔塔噶尔额驸。丁酉,二等副将劳萨有罪,革硕翁科罗巴图鲁号,降一等参将。

    二月己未,以八旗佐领下人多贫乏,令户部察明奏闻。谕佐领毋沉湎失职。其有因
饮酒失业者四十八人并解任。谕诸王大臣教子弟习射。丙寅,多尔衮等奏败明兵。

    三月己卯,济尔哈朗等代围锦州。丁酉,降和硕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为多罗
郡王,多罗贝勒阿巴泰、杜度以下罚银有差。是时,祖大寿为明守锦州,屡招之不应。
上令诸王迭出困之。而多尔衮等驻营锦州三十里外,又时遣军士还家,故有是命。己亥,
遣朝鲜总兵柳琳等率兵助济尔哈朗军。壬寅,济尔哈朗奏克锦州外城。初,我军环锦州
而营,深沟高垒,绝明兵出入,城中大惧。蒙古贝勒诺木齐、台吉吴巴什等请降,且约
献东关为内应。祖大寿觉之,谋执吴巴什等。于是诸蒙古大譟,与明兵搏战。我军自外
应之,遂克其外城。大寿退保内城。甲辰,诺木齐、吴巴什等以蒙古六千馀人来归,至
盛京。

    夏四月丁未,遣阿哈尼堪等率兵诣锦州助济尔哈朗军。济尔哈朗奏败明援兵于松山。
庚戌,遣孔有德、尚可喜助围锦州。多尔衮等闻锦州蒙古降,请效力赎罪。不许。

    五月丁丑,明总督洪承畴以兵六万援锦州,屯松山北岗。济尔哈朗等击走之,斩首
二千级。丁亥,索伦部巴尔达齐降。己丑,遣希福等阅锦州屯营濠堑。壬寅,谕驻防归
化城都统古禄格等增筑外城,建敌楼,浚深濠,以备守御。

    六月丁未,命多尔衮、豪格代围锦州。辛酉,济尔哈朗、多尔衮等合军败明援兵于
松山。丙寅,遣学士罗硕以祖泽润书招祖大寿。庚午,多尔衮等又奏败明援兵于松山。

    秋七月戊寅,赐中式举人满洲鄂谟克图、蒙古杜当、汉人崔光前等朝衣各一袭,一
二三等生员缎布有差。甲申,遣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下副都统率兵助围锦州。乙酉,
议围锦州功罪,亲王以下赏罚有差。

    八月甲辰朔,叙克锦州外城诸将功,晋鰲拜、劳萨、伊尔登等秩,复劳萨硕翁科罗
巴图鲁号。乙巳,我军与明合战,明阳和总兵杨国柱败死。祖大寿自锦州分所部为三,
突围不得出。丁未,封乌硃穆秦部多尔济济农为和硕苏勒亲王,阿霸垓部多尔济额齐格
诺颜为卓礼克图郡王。丁巳,上以明洪承畴、巡抚邱民仰等援锦州兵号十三万,壁松山,
上亲率大军御之。济尔哈朗留守。诸王、贝勒、大臣以明兵势众,劝上缓行。上笑曰:
“但恐彼闻朕至,潜师遁耳。若不去,朕破之如摧枯拉朽也。”遂疾驰而进。戊午,渡
辽河。洪承畴以兵犯我右翼,豪格击败之。壬戌,上至戚家堡,将赴高桥,召多尔衮以
兵来会。多尔衮请驻跸松、杏间。上从之,幸松山。明以一军驻乳峰山,由乳峰至松山,
列步军七营,骑兵则环城东西北,壁垒甚坚。我师自乌欣河南山至海,横截大路而军。
上谓诸将曰:“敌众,食必不足,见我断其饷道,必无固志,设伏待之,全师可覆也。”
癸亥,明兵来犯,击卻之。又败之塔山,获其积粟十二屯。甲子,明兵再犯,又卻之。
时承畴以饷乏,欲就食宁远。上知其将遁,分路设伏,戒诸将严阵以待,扼其归宁远及
奔塔山、锦州路。是夜,明吴三桂等六总兵果潜师先奔,昏黑中为我伏兵所截,大溃。
惟曹变蛟、王廷臣返松山。乙丑,又克其四台。王朴、吴三桂奔杏山。曹变蛟弃乳峰山,
乘夜袭上营,力战,变蛟中创走。己巳,吴三桂、王朴自杏山奔宁远,遇我伏兵,又大
败之,三桂、朴仅以身免。是役也,斩首五万,获马七千,军资器械称是。承畴收败兵
万馀人入松山,婴城守,不能战。我军遂掘壕围之。是日,札鲁特部桑噶尔以兵至。

    九月乙亥,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以兵至。命多尔衮、豪格分兵还守盛京。戊
寅,略宁远。乙酉,关雎宫宸妃疾。上将还京,留杜度、阿巴泰等围锦州,多铎、阿达
礼等围松山,阿济格等围杏山。丙戌,驾还。庚寅,宸妃薨。辛卯,上还京。

    冬十月癸卯朔,日有食之。甲辰,遣阿拜驻锦州南乳峰山。丁未,遣孔有德、耿仲
明、尚可喜等助围锦州。己巳,追封宸妃为元妃,谥敏惠恭和。壬申,封苏尼特墨尔根
台吉腾机思为多罗墨尔根郡王。

    十一月乙亥,命多尔衮、罗讬、屯齐驻锦州,豪格、满达海等驻松山。

    十二月甲寅,济尔哈朗、多尔衮奏败洪承畴于松山。

    七年春二月癸卯,上出猎叶赫。戊申,明德王硃由賸卒,以礼葬之。戊午,阿济格
奏败明兵于宁远。辛酉,豪格、阿达礼、多铎、罗洛宏奏拔松山,擒明总督洪承畴,巡
抚邱民仰,总兵王廷臣、曹变蛟、祖大乐,游击祖大名、大成等。先是,承畴援绝,屡
突围不得出,其副将夏承德约降,且请为内应,以子夏舒为质。戊午夜半,豪格等梯城
破之。捷闻,上以所俘获分赉官军,收军器贮松山城。壬戌,上还宫。

    三月癸酉,杀邱民仰、王廷臣、曹变蛟。谕洪承畴、祖大乐来京,而纵大名、大成
入锦州。己卯,克锦州,祖大寿以所部七千馀人出降。乙酉,阿济格等奏明遣职方郎中
马绍愉来乞和,出明帝敕兵部尚书陈新甲书为验。上曰:“明之笔札多不实,且词意夸
大,非有欲和之诚。然彼真伪不可知,而和好固朕夙原。朕为百万生灵计,若事果成,
各君其国,使民安业,则两国俱享太平之福。尔等以朕意传示之。”乙未,谕多尔衮、
豪格驻杏山、塔山,济尔哈朗、阿济格、阿达礼等还京。

    夏四月丁未,敕谕吴三桂等降。庚戌,大小二日并出,大者旋没。辛亥,济尔哈朗、
多尔衮、豪格等奏克塔山。甲子,奏克杏山。毁松山、杏山、塔山三城。济尔哈朗等班
师。以阿巴泰守锦州。

    五月己巳朔,济尔哈朗等奏明遣马绍愉来议和,遣使迓之。癸酉,洪承畴、祖大寿
等至,入见请死。上赦之,谕以尽忠报效,承畴等泣谢。上问承畴曰:“明帝视宗室被
俘,置若罔闻。阵亡将帅及穷蹙降我者,皆孥戮之。旧规乎?抑新例乎?”承畴对曰:
“昔无此例,近因文臣妄奏,故然。”上曰:“君暗臣蔽,枉杀至此。夫将士被擒乞降,
使其可赎,犹当赎之,奈何戮其妻子!”承畴曰:“皇上真仁主也。”戊寅,禁善友邪
教,诛党首李国梁等十六人。壬午,明使马绍愉等始至。

    六月辛丑,都察院参政祖可法、张存仁言:“明寇盗日起,兵力竭而仓廪虚,征调
不前,势如瓦解。守辽将帅丧失八九,今不得已乞和,计必南迁。宜要其纳贡称臣,以
黄河为界。”上不纳。以书报明帝曰:“向屡致书修好,贵国不从,事属既往,其又何
言。予承天眷,自东北海滨以讫西北,其间使犬、使鹿产狐产貂之地,暨厄鲁特部、斡
难河源,皆我臣服,蒙古、朝鲜尽入版图,用是昭告天地,正位改元。迩者兵入尔境,
克城陷阵,乘胜长驱,亦复何畏。余特惓惓为百万生灵计,若能各审祸福,诚心和好,
自兹以往,尽释宿怨,尊卑之分,又奚较焉。古云:‘情通则明,情蔽则暗。’使者往
来,期以面见,情不壅蔽。吉凶大事,交相庆吊。岁各以地所产互为餽遗,两国逃亡亦
互归之。以宁远双树堡为贵国界,塔山为我国界,而互市于连山適中之地。其自海中往
来者,则以黄城岛之东西为界。越者各罪其下。贵国如用此言,两君或亲誓天地,或遣
大臣莅盟,唯命之从。否则后勿复使矣。”遂厚赉明使臣及从者,遣之。后明议中变,
和事竟不成。癸卯,谕诸王贝勒,凡行兵出猎,践田禾者罪之。甲辰,设汉军八旗,以
祖泽润等八人为都统。以贝子罗讬为都察院承政,吴达海为刑部承政,郎球为礼部承政。
乙巳,多罗安平贝勒杜度卒。

    秋七月庚午,谕诸王、贝勒、大臣曰:“尔等于所属贤否,当已详悉。知而不举,
何以示劝?太祖时,苏完札尔固齐费英东等见人有善,先自奖励,然后举之;见人不善,
先自斥责,然后劾之。故人无矜色,无怨言。今未有若斯之公直者矣。”王贝勒等皆谢
罪。辛未,承攻索海以罪褫职。壬申,以纽黑为议政大臣。丙子,叙功,晋多罗睿郡王
多尔衮、肃郡王豪格复为和硕亲王,多罗贝勒多铎为多罗郡王,郑亲王济尔哈朗以下赏
赉有差。戊寅,遣辅国公博和讬代戍锦州。乙酉,议济尔哈朗以下诸将征锦州违律罪。
上念其久劳,悉宥之。谕刑部慎谳狱。己丑,命多罗郡王阿达礼管礼部事。

    八月己亥,铸砲于锦州。癸卯,镇国将军巴布海有罪,废为庶人。癸丑,论克锦州、
松山、杏山、塔山诸将功,晋秩有差。

    九月,叙外籓诸王、贝勒、大臣从征锦州功,赏赉有差。丁丑,遣贝子罗讠乇等代
戍锦州。壬午,命沙尔虎达等征虎尔哈部。

    冬十月癸卯,遣英俄尔岱等鞫朝鲜阁臣崔鸣吉等罪。辛亥,以阿巴泰为奉命大将军,
与图尔格率师伐明。壬子,师行。丁巳,上不豫,赦殊死以下。己未,令多铎、阿达礼
驻兵宁远。以敕谕吴三桂降。又命祖大寿以书招之。三桂,大寿甥也。甲子,命郑亲王
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武英郡王阿济格裁决庶政,其不能决者奏闻。

    十一月丁丑,多铎奏击败吴三桂兵。丙申,阿巴泰奏自墙子岭入克长城,败明兵于
蓟州。

    闰十一月甲辰,上还京。己酉,沙尔虎达等降虎尔哈部一千四百馀人。丙辰,遣巴
布泰等更戍锦州。己未,以宗室韩岱为兵部承政。定围猎误射人马处分例。

    十二月丁卯,上出猎叶赫。乙亥,遣金维城率师戍锦州。丁丑,驻跸开库尔。上不
豫,诸王贝子请罢猎,不许。丙戌,月晕生三珥。丁亥,日晕生三珥。癸巳,上还京。

    是岁,杜尔伯特部札萨克塞冷来朝。

    八年春正月丙申朔,上不豫,命和硕亲王以下,副都统以上,诣堂子行礼。辛亥,
沙尔虎达等师还,论功赏赉有差。甲寅,明宁远总兵吴三桂答祖大寿书,犹豫未决,于
是复降敕谕之。乙卯,遣谭布等更戍锦州。辛酉,多罗贝勒罗洛宏以罪削爵。

    二月乙丑朔,日有食之。甲戌,葬敏惠恭和元妃。庚寅,禁建寺庙。

    三月丙申,敕朝鲜臣民毋与明通。丙午,地震,自西隅至东南有声。庚戌,上不豫,
赦死罪以下。遣阿尔津等征黑龙江虎尔哈部,叶臣等更戍锦州。辛酉,更定六部处分例。

    夏四月癸酉,遣金维城等更戍锦州。甲戌,多铎请暂息军兴,辍工作,务农业,以
足民用。-80-

    五月丙申,复封罗洛宏为多罗贝勒。先是,图白忒部达赖喇嘛遣使修聘问礼,留京
八月,至是,遣还,并赉其来使。庚子,努山败明兵界岭口。癸卯,阿巴泰奏我军入明,
克河间、顺德、兗州三府、州十八、县六十七,降州一、县五,与明大小三十九战,杀
鲁王硃衣珮及乐陵、阳信、东原、安丘、滋阳五郡王,暨宗室文武凡千馀员,俘获人民、
牲畜、金币以数十万计,籍数以闻。丁巳,阿尔津征虎尔哈奏捷。

    六月癸酉,多罗饶馀贝勒阿巴泰师还,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武英郡王
阿济格郊迎之。甲戌,赐阿巴泰及从征将士银缎有差。己卯,谕诸王贝勒曰:“治生者
务在节用,治国者重在土地人民。尔等勿专事俘获以私其亲。其各勤农桑以敦本计。”
艾度礼代戍锦州。丁亥,朝鲜国王李倧请戍锦州兵岁一更。庚寅,谕户、兵二部清察蒙
古人丁,编入佐领,俱令披甲。

    秋七月戊戌,阿尔津等师还,论功赏赉有差。谕诸王勿以黄金饰鞍勒。定诸王、贝
勒、贝子、公第宅制。壬寅,定诸王贝勒失误朝会处分例。丙辰,定外籓王、贝勒、贝
子、公等与诸王、贝勒、贝子、公相见礼。丁巳,以征明大捷,宣谕朝鲜。辛酉,命满
达海掌都察院事。

    八月丙寅,贝子罗讬有罪论辟,免死,幽之。戊辰,以宗室巩阿岱为吏部承政,郎
球为礼部承政,星讷为工部承政。庚午,上御崇政殿。是夕,亥时,无疾崩,年五十有
二,在位十七年。九月壬子,葬昭陵。冬十月丁卯,上尊谥曰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
圣睿孝文皇帝,庙号太宗,累上尊谥曰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敬敏昭定隆道显
功文皇帝。

    论曰:太宗允文允武,内修政事,外勤讨伐,用兵如神,所向有功。虽大勋未集,
而世祖即位期年,中外即归于统一,盖帝之诒谋远矣。明政不纲,盗贼凭陵,帝固知明
之可取,然不欲亟战以剿民命,七致书于明之将帅,屈意请和。明人不量强弱,自亡其
国,无足论者。然帝交邻之道,实与汤事葛、文王事昆夷无以异。呜呼,圣矣哉!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