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纪二

          太宗本纪一

    太宗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敬敏昭定隆道显功文皇帝,讳皇太极,太祖第
八子,母孝慈高皇后。上仪表奇伟,聪睿绝伦,颜如渥丹,严寒不栗。长益神勇,善骑
射,性耽典籍,谘览弗倦,仁孝宽惠,廓然有大度。

    天命元年,太祖以上为和硕贝勒,与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为
四大贝勒。上居四,称四贝勒。

    太祖崩,储嗣未定。代善与其子岳讬、萨哈廉以上才德冠世,与诸贝勒议请嗣位。
上辞再三,久之乃许。

    天命十一年丙寅九月庚午朔,即位于沈阳。诏以明年为天聪元年。初,太祖命上名,
臆制之,后知汉称储君曰“皇太子”,蒙古嗣位者曰“黄台吉”,音并闇合。及即位,
咸以为有天意焉。

    辛未,誓告天地,以行正道,循礼义,敦友爱,尽公忠,勖诸大贝勒等。甲戌,谕
汉官民有私计遁逃及令奸细往来者,虽首告勿论,后惟已逃被获者论死。丙子,谕曰:
“工筑之兴,有妨农务,前以城郭边墙,事关守御,有劳民力,良非得已。兹后止葺颓
坏,不复兴筑,俾民专勤南亩。满洲、汉人,毋或异视,讼狱差徭,务使均一。贝勒属
下人,毋许边外行猎。市税为国费所出,听其通商贸易,私往外国及漏税者罪之。”丁
丑,令汉人与满洲分屯别居。先是汉人十三壮丁为一庄,给满官为奴。至是,每备御止
留八人,馀悉编为民户,处以别屯,择汉官廉正者理之。设八固山额真,分领八旗。以
纳穆泰为正黄旗固山额真,额驸达尔汉为镶黄旗固山额真,额驸和硕图为正红旗固山额
真,博尔晋为镶红旗固山额真,额驸顾三泰为镶蓝旗固山额真,托博辉为正蓝旗固山额
真,彻尔格为镶白旗固山额真,喀克笃礼为正白旗固山额真。又设十六大臣,赞理庶政,
听八旗讼狱。又设十六大臣,参理讼狱,行军驻防则遣之。乙未,蒙古科尔沁土谢图汗
奥巴遣使来吊。

    冬十月己酉,以蒙古喀尔喀札鲁特部败盟杀掠,私通于明,命大贝勒代善等率精兵
万人讨之,先贻书声其罪,上送至蒲河山而还。癸丑,别遣楞额礼、阿山率轻兵六百入
喀尔喀巴林地,以张军势。丙辰,科尔沁土谢图汗奥巴及代达尔汉等十四贝勒各遣使来
吊。达硃户征卦尔察部,获其人口牲畜以归。明宁远巡抚袁崇焕遣李喇嘛及都司傅有爵
等来吊,并贺即位。甲子,大贝勒代善等大破札鲁特,斩其贝勒鄂尔斋图,获贝勒巴克
及其二子并拉什希布等十四贝勒而还。

    十一月辛未,上发沈阳迎大贝勒代善,师次铁岭樊河界。癸酉,行饮至礼,论功,
颁赉将士。戊寅,上还沈阳。察哈尔阿喇克绰忒部贝勒图尔济率百户来归。乙酉,遣方
吉纳、温塔石偕李喇嘛往报袁崇焕,且遗书曰:“顷停息干戈,遣使吊贺,来者以礼,
故遣官陈谢。昔皇考往宁远时,曾致玺书言和,未获回答。如其修好,答书以实,勿事
文饰。”崇焕不以闻,而令我使赍还。卓礼克图贝勒之子卫徵巴拜扌巂其家属来归。科
尔沁贝勒青巴图鲁桑阿尔斋、台吉满珠什哩各赍鞍马牛羊来吊。

    十二月庚子,禁与蒙古诸籓售卖兵仗。壬戌,黑龙江人来朝贡。

    天聪元年春正月丙子,命二贝勒阿敏,贝勒济尔哈朗、阿济格、杜度、岳讠乇、硕
托率兵征朝鲜。上曰:“朝鲜累世得罪,今明毛文龙近彼海岛,纳我叛民,宜两图之。”
复遣方吉纳、温塔石遗书明袁崇焕,言兴师由七大恨,并约其议和,及每岁餽报之数。

    二月己亥,以书招谕蒙古奈曼部衮出斯巴图鲁。

    三月壬申,阿敏等克朝鲜义州,别遣兵捣铁山,明守将毛文龙遁走。又克安州,进
至平壤城,渡大同江。朝鲜国王李倧遣使迎师。阿敏等数其七罪,仍遣使趣和。倧惧,
率妻子遁江华岛,其长子李★遁全州。阿敏复遣副将刘兴祚入岛面谕倧。倧遣其族弟原
昌君李觉献马百匹、虎豹皮百、锦苎各四百、布一万五千。庚子,与朝鲜盟,定议罢兵。
壬申,明袁崇焕遣杜明忠偕方吉纳等以书来,并李喇嘛书,欲释恨修好。惟请减金币之
数,而以我称兵朝鲜为疑。辛巳,阿敏等遣使奏捷。乙酉,命留满洲兵一千、蒙古兵二
千防义州,满洲兵三百、蒙古兵一千防镇江城。并谕李倧曰:“我留兵义州者,防毛文
龙耳。”阿敏等旋师,以李觉归。

    夏四月甲辰,遗袁崇焕书曰:“释恨修好,固所原也。朝鲜自尊轻我,纳我叛亡,
我迟之数年,彼不知悔,是以兴讨。天诱其衷,我军克捷。今已和矣,而尔诡言修好,
仍遣哨卒侦视,修葺城堡。我国将帅,实以此致疑。夫讲信修睦,必藉物以成礼,我岂
贪而利此,使尔国力不支?可减其半。岁时餽答,当如前议,则两国之福也。”书成,
闻崇焕方筑塔山、大凌河、锦州等城,遂罢遣使,而以书付杜明忠还。更责崇焕曰:
“两国修好,当分定疆域。今又修葺域垣,潜图侵逼。倘战争不息,天以燕、云畀我,
尔主不幸奔窜,身败名裂,为何如也。自古文臣不更事者徒为大言,每丧师殃民,社稷
倾覆。前者辽左任用非人,而河东西土地尽失,今尚谓不足戒而谋动干戈耶?”癸丑,
阿敏等自朝鲜凯旋,上迎于武靖营,赐阿敏御衣一袭,馀各赐马一匹。乙卯,论征朝鲜
将士功,擢赏有差。戊辰,上还沈阳。乙丑,以书谕察哈尔台吉济农及奈曼衮出斯巴图
鲁来和。

    五月戊辰,遣朝鲜国王弟李觉归国,设宴饯之,并赐鞍马裘带等物。辛未,上闻明
人于锦州、大凌河、小凌河筑城屯田,而崇焕无报书,亲率师往攻之。乙亥,至广宁,
乘夜进兵。丙子,明大凌河、小凌河兵弃城遁,遂围锦州。明台堡兵二千馀人来降,悉
纵之归。丁丑,明镇守辽东太监纪用、总兵赵率教遣人诣师请命。上开诚谕之,并许纪
用亲来定议。用不答,遂攻锦州。垂克,明援兵至,退五里而营,遣人调沈阳兵益师。
庚寅,固山额真博尔晋等以兵至。癸巳,攻宁远城,歼其步卒千馀人。既,明总兵满桂
出城而阵,上欲击之,三大贝勒均谏止。上怒,趣诸将戴兜鍪,率阿济格疾驰而进,败
其前队,追至宁远城下,尽殪之。诸贝勒不及胄而从,济尔哈朗、萨哈廉、瓦克达俱被
创。锦州守兵亦出城合战,我军复迎击之。游击觉罗拜山、备御巴希阵殁,上临其丧,
哭而酹之。我军还驻双树铺。乙未,复至锦州。

    六月己亥,攻锦州,值天溽暑,士卒死伤甚众。庚子,班师。丁未,上还沈阳。是
岁,大饥,斗米值银八两,银贱物贵,盗贼繁兴。上恻然曰:“民饥为盗,可尽杀乎!”
令鞭而释之,仍发帑赈民。

    秋七月己巳,蒙古敖汉琐诺木杜棱、塞臣卓礼克图、奈曼衮出斯巴图鲁举国来附。
朝鲜国王李倧遣使报谢,并献方物,命阿什达尔汉等往报之,寻以义州归朝鲜。是月,
明袁崇焕罢归。

    八月辛亥,察哈尔阿喇克绰忒部贝勒巴尔巴图鲁、诺门达赉、吹尔扎木苏率众来归。
是月,明熹宗崩,其弟信王嗣位,是为庄烈帝。

    九月甲子朔,谕国家大祀大宴用牛外,其屠宰马骡牛驴者悉禁之。

    冬十一月庚午,察哈尔大贝勒昂坤杜棱来降。辛巳,萨哈尔察部来朝贡。

    十二月甲午朔,察哈尔阿喇克绰忒贝勒图尔济伊尔登来降。

    二年春正月戊子,格伊克里部长四人率其属来朝。

    二月癸巳朔,以额亦都子图尔格、费英东子察哈尼俱为总兵官。朝鲜国王李倧遣其
总兵官李兰等来献方物,并米二千石,更以一千石在中江平粜。庚子,以往喀喇沁使臣
屡为察哈尔多罗特部所杀,上率师亲征。丁未,进击多罗特部,败之,多尔济哈谈巴图
鲁被创遁,获其妻子,杀台吉古鲁,俘万一千二百人还。丁巳,以战胜,用八牛祭天。

    三月戊辰,上还沈阳,贝勒阿敏等率群臣郊迎,行抱见礼。以弟多尔衮、多铎从征
有功,赐多尔衮号墨尔根戴青,多铎号额尔克楚虎尔。庚寅,以赐名之礼宴之。戊子,
给国人无妻者金,使娶。以贝勒多尔衮为固山贝勒。

    夏四月丙辰,巴林贝勒塞特尔,台吉塞冷、阿玉石、满硃习礼率众来归。明复以袁
崇焕督师蓟、辽。崇焕素弗善毛文龙。时文龙据皮岛,招集辽民,有逃亡则杀以冒功,
遂得擢总兵,便宜行事。后更致书与我通好。上遣科廓等赉书往报。既,文龙执科廓等
送燕京。崇焕以文龙私通罪绐杀之。

    五月辛未,明人弃锦州。贝勒阿巴泰等率兵三千略其地,隳锦州、杏山、高桥三城,
毁十三站以东墩台二十一。先是顾特塔布囊以其众自察哈尔逃匿蒙古地,遇归附者辄杀
之。辛巳,命贝勒济尔哈朗、豪格率兵讨顾特塔布囊。乙酉,顾特伏诛,俘其人口牲畜
以万计。长白山迤东滨海虎尔哈部头目里佛塔等来朝。

    八月辛卯,与喀喇沁部议和定盟。乙未,赐奈曼贝勒衮出斯号达尔汉,札鲁特喀巴
海号卫徵。乙卯,朝鲜来贡。

    九月庚申,徵外籓兵共征蒙古察哈尔。癸亥,上率大军西发。丙寅,次辽阳。敖汉、
奈曼、喀尔喀、札鲁特、喀喇沁诸贝勒、台吉各以兵来会。己巳,驻师绰洛郭尔。甲戌,
宴来会诸贝勒。科尔沁诸贝勒不至。土谢图汗额驸奥巴、哈谈巴图鲁、满硃习礼如约,
请先侵掠而后合军。上怒,遣使趣之。时奥巴违命,径归。满硃习礼及台吉巴敦以所俘
来献,上赐满硃习礼号达尔汉巴图鲁,巴敦号达尔汉卓礼克图,厚赉之。丙子,进兵击
席尔哈、席伯图、英、汤图诸处,克之,获人畜无算。

    冬十月辛卯,还师。丙申,谕敖汉、奈曼、巴林、札鲁特诸贝勒,毋得要杀降人,
违者科∶。壬寅,上还沈阳。以刘兴祚诈称缢死,逃归明,系其母及妻子于狱。

    十二月丁亥朔,遗土谢图汗额驸奥巴书,数其罪。巴牙喇部长伊尔彪等来朝贡。蒙
古郭畀尔图、札鲁特贝勒塞本及其弟马尼各率部来归。

    三年春正月庚申,土谢图汗奥巴来请罪,宥而遣之。辛未,敕科尔沁、敖汉、奈曼、
喀尔喀、喀喇沁诸部悉遵国制。丁丑,谕诸贝勒代理三大贝勒直月机务。

    二月戊子,谕三大贝勒、诸贝勒、大臣毋得科敛民间财物,犯者治罪。己亥,合葬
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于沈阳之石嘴头山,妃富察氏祔。喀尔喀札鲁特贝勒戴青、桑
土、桑古尔、桑噶尔寨等率众来附。甲辰,上南巡,阅边境城堡,圮薄者修筑之。戊申,
次海州,有老人年一百三岁,妻一百五岁,子七十三岁,召见赐牛种。辛亥,上还沈阳。

    三月戊午,申蒙古诸部军令。

    夏四月丙戌朔,设文馆,命巴克什达海及刚林等繙译汉字书籍,库尔缠及吴巴什等
记注本朝政事。

    五月丁未,奈曼、札鲁特诸贝勒越界驻牧,自请议罚。上宥之。

    六月乙丑,议伐明,令科尔沁、喀尔喀、札鲁特、敖汉、奈曼诸部会兵,并令预采
木造船以备转饷。丁卯,喀喇沁布尔噶都戴青、台吉卓尔毕,土默特台吉阿玉石等遣使
朝贡。辛巳,土默特台吉卓尔毕泰等来朝贡。

    秋七月辛卯,喀尔喀台吉拜浑岱、喇巴泰、满硃习礼自科尔沁来朝。甲午,孟阿图
率兵征瓦尔喀。乙未,库尔喀部来朝贡。

    八月庚午,颁八旗临阵赏罚令。乙亥,谕曰:“自古及今,文武并用,以文治世,
以武克敌。今欲振兴文教,试录生员。诸贝勒府及满、汉、蒙古所有生员,俱令赴试。
中式者以他丁偿之。”

    九月壬午朔,初试生员,拔二百人,赏缎布有差,免其差徭。癸未,贝勒济尔哈朗
等略明锦州、宁远诸路还,俘获以三千计。丙戌,阿鲁部杜思噶尔济农始遣使来通好。
癸卯,喀喇沁布尔噶都来朝贡。

    冬十月癸丑,上亲征明,徵蒙古诸部兵以次来会。庚申,次纳里特河,察哈尔五千
人来归。壬戌,次辽河。丙寅,科尔沁奥巴以二十三贝勒来会。上集诸贝勒大臣议征明
与征察哈尔孰利,皆言察哈尔远,于是征明。辛未,次喀喇沁之青城。大贝勒代善、三
贝勒莽古尔泰止诸贝勒帐外,入见密议班师。既退,岳讬等入白诸将在外候进取。上不
怿,因曰:“两兄谓我兵深入,劳师袭远,若粮匮马疲,敌人环攻,无为归计。若等见
及此,而初不言,朕既远涉,乃以此为辞。我谋且隳,何候为!”岳讬坚请进师。八固
山额真诣代善、莽古尔泰议,夜半议定。谕曰:“朕承天命,兴师伐明,拒者戮,降者
勿扰。俘获之人,父母妻子勿使离散。勿淫人妇女,勿褫人衣服,勿毁庐舍器皿,勿伐
果木,勿酗酒。违者罪无赦。固山额真等不禁,罪如之。”乙亥,次老河,命济尔哈朗、
岳讬率右翼兵攻大安口,阿巴泰、阿济格率左翼兵攻龙井关。上与大贝勒代善、三贝勒
莽古尔泰率大兵继之。丁丑,左翼兵克龙井关,明副将易爱、参将王遵臣来援,皆败死。
汉兒庄、潘家口守将俱降。戊寅,上督兵克洪山口。辛巳,上至遵化。莽古尔泰率左翼
兵自汉兒庄来会。遗书明巡抚王元雅劝降。

    十一月壬午朔,右翼诸贝勒率师来会。先是济尔哈朗等克大安口,五战皆捷,降马
兰营、马兰口、大安营三城,明罗文峪守将李思礼降。山海关总兵赵率教以兵四千来援,
阿济格迎击斩之。甲申,诸贝勒攻遵化,正白旗小校萨木哈图先登,大兵继之,遂克其
城。明巡抚王元雅自经死。上亲酌金卮赐萨木哈图,擢备御,世袭罔替,赐号巴图鲁,
有过赦免,家固贫,恤之。蒙古兵扰害罗文峪民。令曰:“凡贝勒大臣有掠归降城堡财
物者斩,擅杀降民者抵罪,强取民物,计所取倍偿之。”己丑,叙克城功,将士赏赉有
差。壬辰,参将英俄尔岱、文馆范文程留守遵化,大军进逼燕京。有蒙古兵杀人而褫其
衣,上命射杀之。甲午,徇蓟州。乙未,徇三河。丙申,左翼贝勒赴通州视渡口。明大
同、宣府二镇援兵至顺义,贝勒阿巴泰、岳讬击败之。顺义降。上至通州,谕明士民曰:
“我国夙以忠顺守边,叶赫与我同一国耳,明主庇叶赫而陵我,大恨有七。我知终不相
容,故告天兴师。天直我国,赐我河东地。我太祖皇帝犹原和好,与民休息。尔国不从,
天又赐我河西地。及朕即位,复徇尔国之请,遂欲去帝称汗,趣制国印,而尔国不从。
今我兴师而来,顺者抚,逆者诛。是尔君好逞干戈,犹尔之君杀尔也。天运循环,无往
不复,有天子而为匹夫,亦有匹夫而为天子者。天既佑我,乃使我去帝号。天其鉴之!”
辛丑,大军逼燕京。上营于城北土城关之东,两翼营于东北。明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
兵侯世禄屯德胜门,宁远巡抚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屯沙窝门。上率右翼大贝勒代善,
贝勒济尔哈朗、岳讬、杜度、萨哈廉等,领白甲护军、蒙古兵进击桂、世禄,遣左翼大
贝勒莽古尔泰、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豪格等,领白甲护军、蒙古兵迎击崇
焕、大寿,俱败之。癸卯,遣明归顺王太监赉书与明议和。乙巳,屯南海子。戊申,袁
崇焕、祖大寿营于城东南隅,树栅为卫,我军偪之而营。上率轻骑往视。诸贝勒请攻城,
谕曰:“路隘且险,若伤我士卒,虽得百城不足多也。”因止弗攻。初,获明太监二人,
令副将高鸿中,参将鲍承先、宁完我等受密计。至是,鸿中、承先坐近二太监耳语云:
“今日撤兵,乃上计也。顷上单骑向敌,敌二人见上语良久乃去。意袁都堂有约,此事
就矣。”时杨太监佯卧窃听。翌日纵之归,以所闻语明帝,遂下崇焕于狱。大寿惧,率
所部奔锦州,毁山海关而出。诸贝勒大臣请攻城,上曰:“攻则可克,但恐伤我良将劲
卒,余不忍也。”遂止。

    十二月辛亥朔,大军经海子而南,且猎且行,趣良乡,克其城。壬子,总兵吴讷格
克固安。辛酉,遣贝勒阿巴泰、萨哈廉以太牢祀金太祖、世宗陵。丙寅,复趋燕京,败
明兵于卢沟桥,歼其众。明总兵满桂、孙祖寿、黑云龙、麻登云以兵四万栅永定门之南。
丁卯黎明,师毁栅入,斩桂、祖寿及副将以下三十馀人,擒黑云龙、麻登云,获马六千,
分赐将士。戊辰,遣达海赉书与明议和。壬申,贝勒阿巴泰、济尔哈朗略通州,焚其舟,
攻张家湾,克之。达海赉议和书二分置安定、德胜门外。乙亥,复遣人赉书赴安定门。
俱不报。丙子,驻师通州。丁丑,岳讬、萨哈廉、豪格率兵四千围永平。遂克香河、马
兰峪诸城,复叛去。己卯,大军趣永平。

    四年春正月辛巳朔,大军至榛子镇、沙河驿,俱降。壬午,至永平。先是,刘兴祚
自我国逃归,匿崇焕所。至是,率所扌巂满洲兵十五人、蒙古兵五百欲往守沙河。闻大
兵至,改趣永平之太平寨,袭杀喀喇沁兵于途。上怒其负恩,遣贝勒阿巴泰等禽斩之,
裂其尸以徇。癸丑,上授诸将方略,乘夜攻城。城中火药自发,敌军大乱,黎明克之。
贝勒济尔哈朗等入城安抚。丙戌,上率诸将入城,官民夹道呼万岁。贝勒济尔哈朗、萨
哈廉守永平。以降官白养粹为永平巡抚,孟乔芳、杨文魁为副将,纵乡民还其家。是日,
上率大军趣山海关。敖汉、奈曼、巴林、札鲁特诸部兵攻昌黎,不克。台头营、鞍山堡、
迁安、灤州以次降。建昌参将马光远来归。丁酉,明兵攻遵化,贝勒杜度击败之。明兵
入三屯营,先所下汉兒庄、喜峰口、潘家口、洪家口复叛。庚子,达海等复汉兒庄,贝
勒阿巴泰守之。辛丑,喀喇沁布尔噶都为明兵所围,遣军往救,未至,布尔噶都自击败
之。其帅明兵部尚书刘之纶领兵至,树栅。我军砲毁其栅。之纶屯山中。大贝勒代善围
之,劝之纶降,不从。破其营,之纶被箭死。壬寅,移师马兰峪,毁其近城屯堡。丙午,
喀喇沁苏布地上书明帝,论和好之利,且劝以爱养边民、优恤属国之道。不报。乐亭复
叛。

    二月辛亥朔,谕贝勒诸臣,凡将士骁勇立功者,勿与攻城之役。甲寅,宴明降将麻
登云等于御幄,谓之曰:“明主视尔等将士之命如草芥,驱之死地。朕屡遣使议和,竟
无一言相报,何也?”登云对曰:“明帝幼冲,大臣各图自保,议和之事,傥不见听,
罪且不测,故惧不敢奏。”上曰:“若然,是天赞我也,岂可弃之而归。但驻兵屯守,
妨农时为可悯耳。且彼山海关、锦州防守尚坚,今但取其无备城邑可也。”己未,遗书
明帝,仍申和好,并致书明诸臣,劝其急定和议,至是凡七致书矣。甲子,明榆林副将
王世选来降。上班师,贝勒阿巴泰、济尔哈朗、萨哈廉及文臣索尼、宁完我等守永平,
鲍承先守迁安,固山额真图尔格、那木泰等守灤州,察喀喇、范文程等守遵化。驻灤三
日,论功行赏。壬申,谕曰:“天以明土地人民予我,其民即吾民,宜饬军士勿加侵害,
违者治罪。”上至永平,降官郎中陈此心谋遁,事觉论斩,上赦之,听其所往。

    三月壬午,上还沈阳。庚寅,遣二贝勒阿敏、贝勒硕讬率兵五千往守永平四城,贝
勒阿巴泰等还。庚子,阿鲁四子部遣使来盟。

    夏四月壬子,明兵攻灤州,不克。己卯,贝勒阿巴泰、济尔哈朗等自永平还。上问
是役俘获较前孰多,对曰:“此行所获人口甚多。”上曰:“财帛不足喜,惟多得人为
可喜耳。”

    五月己丑,谕诸臣厚抚俘众。壬辰,阿敏、硕讬等弃永平四城归。时明监军道张春、
锦州总兵祖大寿等合兵攻灤州。那穆泰、图尔格、汤古代等出战,屡败明兵,然兵少,
阿敏、硕讬畏不往援,明兵用砲攻灤州,那穆泰等不能支,弃城奔永平。会天雨,我军
溃围出,无马被创者死四百馀人。阿敏、硕讬闻之恐,遂杀降官白养粹等,尽屠城中士
民,收其金币,乘夜出冷口。察哈喇等亦弃遵化归。上方命贝勒杜度趋永平协守,且敕
阿敏善抚官民,无侵暴,将整兵亲往。庚子,闻阿敏弃城,且大肆屠戮,乃止。

    六月甲寅,收系弃城诸将,数其罪。乙卯,御殿宣阿敏十六罪。众议当诛。上不忍
致法,幽之。硕讬、汤古代、那穆泰、巴布泰、图尔格等各夺爵、革职有差。诸将中有
力战杀敌者释之。先是阿敏既屠永平官民,以其妻子分给士卒。上曰:“彼既屠我归顺
良民,又奴其妻子耶!”命编为民户,以房舍衣食给之。

    秋九月戊戌,申谕诸大臣满、汉官各勤职业。

    冬十月辛酉,谕编审各旗壮丁,隐匿者罚之。

    十一月甲午,那堪泰部虎尔噶率家属来归,阿鲁四子部诸贝勒来归。壬寅,阿鲁伊
苏忒部闻上善养民,留所部于西拉木轮河,而偕我使臣察汉喇嘛来朝。

    十二月戊辰,科尔沁贝勒图美卫徵来朝。

    五年春正月庚辰,谕已故功臣无后者,家产给其妻自赡。壬午,铸红衣大砲成,钅
隽曰“天祐助威大将军”。军中造砲自此始。乙未,以额驸佟养性总理汉人军民事,汉
官听其节制。己亥,幸文馆,入库尔缠直房,问所修何书。对曰:“记註所行政事。”
上曰:“如此,朕不宜观。”又览达海所译武铨,见投醪饮河事,曰:“古良将体恤士
卒,三军之士乐为致死。若额驸顾三台对敌时,见战士殁者,以绳曳之归,安能得人死
力乎!”庚子,朝鲜贡物不及额,却之,以书责其罪。

    二月庚申,敕边臣谨斥堠。甲戌,孟阿图征瓦尔喀,奏捷。

    三月乙亥朔,镶蓝旗固山额真、额驸顾三台罢,以太祖弟之子篇古代之。书谕大贝
勒代善、三贝勒莽古尔泰及贝勒诸大臣,求直言过失。丁亥,阅汉兵。甲午,诛刘兴祚、
兴治家属,赦其母。丁酉,朝鲜复遣使来贡。辛丑,遣满达尔汉、董讷密遗朝鲜王书,
索战船助攻明。不许。

    六月癸亥,定功臣袭职例。黑龙江伊札讷、萨克提、伽期讷、俄力喀、康柱等五头
目来朝。

    秋七月甲戌,黑龙江虎尔哈部四头目来朝贡。庚辰,始设六部,以墨勒根戴青贝勒
多尔衮,贝勒德格类、萨哈廉、岳讬、济尔哈朗、阿巴泰等管六部事。每部满、汉、蒙
古分设承政官,其下设参政各八员,启心郎各一员,改巴克什为笔帖式,其尚称巴克什
者仍其旧。更定讦告诸贝勒者准其离主例,其以细事讦诉者禁之。谕贝勒审事冤抑不公
者坐罪。除职官有罪概行削职律,嗣后有罪者,分别轻重降罚有差。并禁官民同族嫁娶,
犯者男妇以奸论。又谕贝勒诸大臣省过改行,求极谏。甲申,闹雷虎尔哈部四头目来朝
贡。癸巳,定小事赏罚例,令牛录额真审理,大者送部。明总兵祖大寿等筑大凌河。檄
诸蒙古各率所部来会征之。己亥,大军西发,命贝勒杜度、萨哈廉、豪格留守。庚子,
渡辽河,申诫诸将恤士卒。

    八月壬寅朔,次旧辽河而营,蒙古诸部率兵来会。癸卯,集蒙古诸贝勒,申前令,
无擅杀掠。于是分兵两路,贝勒德格类、岳讬、阿济格以兵二万由义州入屯锦州、大凌
河之间,上自白土场入广宁。丁未,会于大凌河,乘夜攻城。令曰:“攻城恐伤士卒,
当掘壕筑垒困之。彼若出,与之战,外援至,迎击之。”乃分八旗兵合围,令蒙古兵承
其隙。辛亥,明马步兵五百人出城,达尔哈击败之。壬子,射书城中,招蒙古人出降。
癸丑,明兵出城诱战。图赖先入,达尔哈继之,四面环攻,贝勒多尔衮亦率兵入。城内
砲矢俱发,图赖被创,副将孟坦、屯布禄、备御多贝、侍卫戈里战殁。上以图赖等轻进,
切责之。以红衣砲攻明台,兵降者相继。乙卯,遗祖大寿书曰:“往者我欲和,尔国君
臣以宋为鉴,不我应。尔国非宋,我亦非金,何不达若此。朕今厌兵革,更以书往,惟
将军裁之。”大寿不答。丁巳,明松山兵二千来援,阿山、劳萨、土鲁什击败之。甲子,
贝勒阿济格、硕托遮击明援兵。丁卯,明锦州兵六千来攻阿济格营。会大雾,觌面不相
识。忽有青气冲敌营,辟若门,我军乘雾进,大战,败之,擒游击一,尽获其甲仗马匹。
辛未,上诣贝勒阿济格营,酌金卮劳诸将。明兵突出,师夹击,又大败之。

    九月丁亥,上以兵趋锦州,见尘起,上命诸军勿行,自率摆牙喇兵二百,与贝勒多
铎缘山潜进。明锦州兵七千突出进上前。上甫擐甲,从者不及二百人,渡河冲敌军。敌
不能当,溃走。诸军继至,又大败之,斩一副将而还。己丑,复以书招祖大寿。庚寅,
上设伏山内,诱大寿出,将擒之,大寿惊遁,自是闭城不出。时城中穀止百石,马死尽,
煮马肉为食,以鞍代爨。乙未,明太仆寺卿监军道张春,总兵吴襄、锺纬等,以马步兵
四万来援,壁小凌河。戊戌,明援兵趋大凌河,距城十五里。上率两翼骑兵冲击之,不
动。右翼兵猝入张春营,敌遂败,吴襄及副将桑阿尔寨先奔。张春等复集溃兵立营,会
大风,敌乘风纵火,将及我军,天忽雨,反风,复战,遂大破之,生擒张春及副将三十
三人。春不屈,乞死,上赦不杀。是役也,祖大寿仍以我为诱敌,故城中无应者。是夕
黑云龙遁去。

    冬十月丁未,以书招祖大寿、何可刚、张存仁。己酉,再遗大寿书。壬子,以红衣
砲攻于子章台。台最固,三日台毁,守台将王景降,于是远近百馀台俱下。甲寅,遣降
将姜新招祖大寿。大寿亦遣游击韩栋来会。癸亥,议三贝勒莽古尔泰上前持刃罪,降贝
勒,夺所属五牛录。乙丑,祖大寿约我副将石廷柱议降。丙寅,大寿遣其子可法为质。
戊辰,大凌河举城降,独副将何可刚不从。大寿掖可刚至军前杀之,夜至御营,上优遇
之,大寿遂献取锦州策。己巳,遣兵随大寿夜袭锦州,会大雾,失伍,还。

    十一月庚午朔,纵大寿还锦州。戊寅,毁大凌河城。己卯,班师。乙酉,上还沈阳。
丙戌,察哈尔侵阿鲁西拉木轮地,贝勒萨哈廉、豪格移师征之,会察哈尔已去,乃还。

    闰十一月庚子朔,谕曰:“我兵之弃永平四城,皆贝勒等不学无术所致。顷大凌河
之役,城中人相食,明人犹死守,及援尽城降,而锦州、松、杏犹不下,岂非其人读书
明理尽忠其主乎?自今凡子弟年十五岁以下、八岁以上,皆令读书。”遣库尔缠等责朝
鲜违约罪。庚戌,禁国中不得私立庙寺,喇嘛僧违律者还俗,巫觋星士并禁止之。

    十二月壬辰,参将宁完我请设言官,定服制。上嘉纳之。丙申,用礼部参政李伯龙
言,更定元旦朝贺行礼班次。

    六年春正月癸亥,阅汉兵。

    二月壬申,定仪仗制。丁丑,谒太祖陵,行时享礼。戊子,谕海州等处城守官三年
一赴沈阳考察。丁酉,谕户部贝勒德格类以大凌河汉人分隶副将以下,给配抚养。给还
贝勒莽古尔泰所罚人口。

    三月戊戌,赉大凌河诸降将有差。命达海分析国书音义。庚戌,定讦告诸贝勒者轻
重虚实坐罪例,禁子弟告父兄、妻告夫者,定贝勒大臣赐祭葬例。丁巳,征察哈尔,徵
蒙古兵,颁军令。

    夏四月戊辰朔,上率大军西发,阿巴泰、杜度、扬古利、伊尔登、佟养性留守。己
巳,次辽河。丙子,次西拉木轮河。己卯,次札滚乌达,诸蒙古部兵以次来会。乙酉,
次哈纳崖。察哈尔汗林丹闻我师至,大惧,驱归化城富民牲畜渡河西奔,尽委辎重而去。
庚寅,次都勒河,闻察哈尔林丹远遁,上趋归化城。丙申,大军自阿济格和尔戈还趋察
哈尔。

    五月癸卯,谕诸部贝勒大臣勿轻进,勿退缩,勿杀降,勿分散人妻子,勿夺人衣服
财物。甲辰,次布龙图布喇克。丁未,劳萨奏报察哈尔遁去已久,逐北三日无所见。上
自布龙图旋师。戊申,定议征明。丙辰,次硃兒格土。时粮尽,忽逢黄羊遍野,遂合围
杀数万,脯而食之。无水,以一羊易杯水而饮。上命各牛录持水迎给之。庚申,次木鲁
哈喇克沁,贝勒阿济格率左翼略宣府、大同,贝勒济尔哈朗率右翼略归化城,上与大贝
勒代善、贝勒莽古尔泰统大军继进。甲子,上至归化城,两翼兵来会。是日,大军驰七
百里,西至黄河木纳汉山,东至宣府,自归化城南至明边境,所在察哈尔部民悉俘之。

    六月丁卯朔,蒙古部民窜沙河堡,上以书谕明守臣索之。明归我男妇三百二十、牲
畜千四百有奇。辛未,宁完我、范文程、马国柱合疏言:“伐明之策,宜先以书议和,
俟彼不从,执以为辞,乘衅深入,可以得志。”上嘉纳之。甲戌,大军发归化城,趋明
边。丁丑,明沙河堡守臣使赉牲币来献。己卯,库尔缠等自得胜堡,爱巴礼等由张家口,
分诣大同、宣府议和。书曰:“我之兴兵,非必欲取明天下也。辽东守臣贪黩昏罔,劝
叶赫陵我,遂婴七恨。屡愬尔主,而辽东壅不上闻。我兵至此,欲尔主察之也。及攻抚
顺,又因十三省商贾各遗以书,虑其不克径达,则各以书进其省官吏,冀有一闻。乃纵
之使去,寂焉不复。语云:‘下情上达,天下罔不治;下情上壅,天下罔不乱。’今所
在征讨,争战不息,民死锋镝,虽下情不达之故,抑岂天意乎?我今闻诚相告,国虽褊
小,惟欲两国和好,互为贸易,各安★猎,以享太平。若言不由衷,天其鉴我。前者屡
致书问,愤疾之词,固所不免。此兵家之常,不足道也。幸速裁断,实国之福。我驻兵
十日以待。”庚辰,驻大同边外。库尔缠偕明得胜堡千总赉牲币来献。上不纳。复遗书
明守臣曰:“我仰体天意,原申和好。尔果爱民,宜速定议。若延时不报,纵欲相待,
如军中粮尽何。至书中称谓,姑勿论,我逊尔国,我居察哈尔之上可耳。”癸未,趋宣
府,守臣以明主所给察哈尔缎布皮币一万二千五百归我。庚寅,驻张家口外,列营四十
里。癸巳,明巡抚沈棨、总兵董继舒遣人赉牛羊食物来献。上宴之,遂定和议,大市于
张家口。科尔沁部兵三人潜入明边,盗牛驴,斩其首者,鞭二人,贯耳以徇。甲午,明
巡抚沈棨遣使来请盟。命大臣阿什达尔哈等莅之,刑白马乌牛,誓告天地。礼成,遣启
心郎祁充格送明使归。明以金币来献。晋封皇子豪格为和硕贝勒。是月,辽东大水。

    秋七月丁酉朔,复以书约明张家口守臣信誓敦好,善保始终,且谓和议辽东地方在
内,尔须遣官往告。上率大军还。庚子,至上都河,明以和议成,来餽礼物,酌纳之。
辛丑,蒙古诸贝勒辞归。庚戌,次摆斯哈兒。游击巴克什达海卒。庚申,上还沈阳。

    八月丁卯,召明诸生王文奎、孙应时、江云入宫,问以和事成否。三人皆言,明政
日紊,和议难必。且中原盗贼蜂起,人民离乱。劝上宣布仁义,用贤养民,乘时吊伐,
以应天心。癸酉,六部署成,颁银印各一。甲午,命固山额真察民疾苦,清理刑狱。察
哈尔檮纳楚虎尔来归。

    九月癸卯,修复盖州城,移民实之。甲寅,命户部贝勒德格类、兵部贝勒岳讬展耀
州旧界至盖州迤南。

    冬十月乙丑朔,幸开原。甲戌,还沈阳。遣卫徵囊苏喇嘛赴宁远,赉书致明帝曰:
“我国称兵,非不知足而冀大位,因边臣欺侮,致启兵衅。往征察哈尔时,过宣府定和
议,我遂执越境盗窃之人戮之塞下,我之诚心可谓至矣。前边臣未能细述,今欲备言,
又恐疑我不忘旧怨,如遣信使来,将尽告之。若谓已和,不必语及往事,亦惟命。”又
与明诸臣书曰:“宣府守臣与我盟时,约我毋侵辽东,誓诸天地。今尔乃有异议,天可
欺乎?执政大臣宜通权变,慎勿徒事大言,坐失事机。若坚执不从,惟寻师旅,生灵荼
毒,咎将谁归?”

    十一月壬寅,明宁远守臣以我所遗书封固,不敢以陈,请露封,许之。辛亥,阿禄
部都思噶尔济农所属祁他特吹虎尔台吉来附。壬子,遣使往朝鲜定岁贡额。

    十二月乙丑,定朝服及官民常服制。三贝勒莽古尔泰卒。乙亥,吴巴海征兀札喇遣
使告捷。

    七年春正月庚子,谕各牛录额真以恤贫训农习射。辛丑,朝鲜来贡,不及额。丁未,
复书责之。戊申,皇长女下嫁敖汉部贝勒都喇尔巴图鲁子台吉班第。乙卯,征兀札喇师
还。

    二月癸亥朔,阿鲁科尔沁汗车根率固木巴图鲁、达尔马代衮等举国来附。己卯,库
尔缠有罪,诛。癸未,土鲁什、劳萨等略宁远。

    三月丁酉,筑★场、揽盘、通远堡、岫岩四城。辛丑,郭尔罗斯部台吉固木来朝。
丙辰,明故总兵毛文龙部将孔有德、耿仲明遣使来约降。

    夏四月乙丑,察哈尔两翼大总管塔什海虎鲁克寨桑来附。乙亥,使参将英俄尔岱等
借粮朝鲜济孔有德军,不从。

    五月乙未,吴喇忒台吉土门达尔汉等来朝。壬子,贝勒济尔哈朗、阿济格、杜度率
兵迎孔有德、耿仲明于镇江,命率所部驻东京。

    六月壬戌,谕将士毋侵扰辽东新附人民,违者孥戮之。癸亥,召孔有德、耿仲明入
觐,厚赉之。丙寅,遣英俄尔岱遗朝鲜王书曰:“往之借粮,贵国王以孔有德等昔隶毛
氏,无输粮养敌之理。今有德归我,粮已足给。惟兵卒守船,輓运维艰,近距贵国,以
粮给之甚便。朕思王视明为父,视朕为兄,父兄相争数年,而王坐观成败,是外有父兄
之名,而内怀幸祸之意。若力为解劝,息兵成好,不惟我两国乐见太平,即贵国亦受其
福。若仍以兵助明,合而御我,则构兵实自王始。”己巳,谕官民冠服遵制画一。癸酉,
以孔有德为都元帅,耿仲明为总兵官,并赐敕印。戊寅,英俄尔岱奏报朝鲜用明人计,
借兵倭国,又于义州南岭筑城备我。集诸贝勒大臣议之,皆言宜置朝鲜而伐明。己卯,
贝勒岳讬、德格类率右翼楞额礼、叶臣,左翼伊尔登、昂阿喇及石廷柱、孔有德、耿仲
明将兵取明旅顺口。甲申,东海使犬部额驸僧格来朝贡。丁亥,谕曰:“凡进言者,如
朕所行未协于义,宜直言勿讳。政事或有愆忌,宜开陈无隐。六部诸臣,奸伪贪邪,行
事不公,宜行纠劾。诸臣有艰苦之情,亦据实奏闻。苟不务直言,远引曲喻,剿袭纷然,
何益于事?”

    秋七月辛卯朔,谕满洲各户有汉人十丁者授棉甲一,以旧汉军额真马光远统之。壬
辰,阿禄部孙杜棱子台吉古木思辖布,寨桑吴巴什、阿什图、巴达尔和硕齐等,吴喇忒
部台吉阿巴噶尔代皆来朝贡。甲辰,贝勒岳讬等奏克旅顺口。

    八月庚申朔,英俄尔岱等自朝鲜还,以复书允粮济我守船军士。壬戌,贝勒阿巴泰、
阿济格、萨哈廉、豪格等略明山海关外。庚辰,贝勒德格类、岳讬师还。丁亥,以副将
石廷柱为总兵官。

    九月庚子,贝勒阿巴泰等师还。上以其不深入,责之。癸卯,英俄尔岱等往朝鲜互
市。庚戌,明登州都司蔡宾等来降。

    冬十月壬戌,遣使外籓蒙古各部,宣布法令。丙寅,大阅。丁卯,发帑赉八旗步兵。
己巳,谕曰:“置官以来,吏、户、兵三部办事尽善,刑部讯狱稽延,罔得实情,礼部、
工部皆有缺失。夫启心郎之设,欲其随事规谏,启乃心也。乃有差谬而不闻开导,何
耶?”又曰:“尔等动以航海取山东攻山海关为言。航海多险,攻坚易伤,是以空言相
赚,不啻为敌计耳。兵事无藉尔言,惟朕与诸贝勒有过,当极言耳。”又谕文馆诸儒臣
曰:“太祖始命巴克什额尔德尼造国书,后库尔缠增之。虑有未合,尔等职司纪载,宜
悉心订正。朕嗣大位,凡皇考行政用兵之大,不一一详载,后世子孙何由而知,岂朕所
以尽孝道乎?”丙子,授明降将马光远为总兵官,王世选、麻登云为三等总兵官,马光
先、孟乔芳等各授职有差。癸未,明广鹿岛副将尚可喜遣使来约降。

    十一月甲辰,英俄尔岱复赉书往朝鲜,责以违约十事。戊申,遣季思哈、吴巴海往
征朝鲜接壤之虎尔哈部。辛亥,上猎于叶赫。

    十二月辛未,上还沈阳。

    八年春正月庚寅,谕蒙古诸贝勒令遵我国定制。黑龙江羌图里、嘛尔干率六姓来朝
贡。癸巳,诏宗人自兴祖直皇帝出者为六祖后,免其徭役。乙未,正黄旗都统、一等总
兵官楞额礼卒。癸卯,汉备御诉汉人徭役重于满洲,户部贝勒德格类以闻。上命礼部贝
勒萨哈廉集众谕其妄。汉总兵官石廷柱等执备御八人请罪,上曰:“若加以罪,则后无
复言者。”并释之。戊申,塔布囊等征察哈尔溃众于席尔哈、席伯图。己酉,蒿齐忒部
台吉额林臣来归。丁巳,免功臣身故无嗣者丁之半,妻故始应役,著为令。

    二月壬戌,定丧祭例,妻殉夫者听,仍予旌表;逼妾殉者,妻坐死。遣贝勒多尔衮、
萨哈廉往迎降将尚可喜,使驻海州。丁卯,都元帅孔有德劾耿仲明不法状,谕解之。戊
辰,遣阿山等略锦州。

    三月丁亥朔,日有食之,绿虹见。辛卯,命谭泰、图尔格略锦州。壬辰,副将尚可
喜率三岛官民降,驻海州。己亥,大阅。甲辰,遣英俄尔岱往朝鲜互市。令孔有德、耿
仲明、尚可喜帜用白镶皁,以别八旗。壬子,考试汉生员。

    夏四月辛酉,升授太祖诸子汤古代等副将、参将、备御有差。又以哈达、乌喇二部
之后无显职,授哈达克什内为副将,乌喇巴彦为三等副将。诏以沈阳为“天眷盛京”,
赫图阿喇城为“天眷兴京”。改定总兵、副将、参将、游击、备御满字官名。丁丑,尚
可喜来朝,命为总兵官。乙亥,以太祖弟之子拜尹图为总管。辛巳,初命礼部考试满洲、
汉人通满、汉、蒙古书义者,取刚林等十六人为举人,赐衣一袭,免四丁。乙酉,金继
孟等自明石城岛来降,以隶尚可喜。

    五月丙戌朔,黑龙江巴尔达齐来贡。庚寅,察哈尔台吉毛祁他特来朝。定满、汉马
步军名。丙申,议征明,诸贝勒请从山海关入。上曰:“不然,察哈尔为我军所败,其
贝勒大臣将归我,宜直趋宣、大以逆之。”乃集各都统部署军政,遣国舅阿什达尔哈徵
科尔沁兵,以书招抚遗众之在明境者。壬寅,定百官功次,赐敕书,其世袭及官止本身
者,分别开载有差。甲辰,季思哈、吴巴海征虎尔哈部奏捷。命贝勒济尔哈朗留守盛京,
贝勒杜度守海州,吏部承政图尔格等渡辽河,沿张古台河驻防,并扼敌兵,俱授方略。
毕,上率大军前发。己酉,次都尔鼻,诸蒙古外籓兵以次来会。甲寅,次讷里特河。

    六月辛酉,颁军令于蒙古诸贝勒及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曰:“行军时勿离纛,
勿諠譁,勿私出劫掠。抗拒者诛之,归顺者字之。勿毁庙宇,勿杀行人,勿夺人衣服,
勿离人夫妇,勿淫人妇女。违者治罪。”先是,察哈尔林丹西奔图白特,其部众苦林丹
暴虐,逗遛者什七八,食尽,杀人相食,屠劫不已,溃散四出。至是,络绎来附者前后
数千户。辛未,次库黑布里都,议觉罗布尔吉、英俄尔岱擅杀察哈尔布颜图部众罪,并
夺其赐。甲戌,次喀喇拖落木,命贝勒德格类率兵入独石口,侦居庸关,期会师于朔州。
戊寅,谕蒙古诸贝勒曰:“科尔沁噶尔珠塞特尔等叛往索伦,为其族兄弟等追获被杀,
朕心恻然。朕欲宣布德化,使人民共登安乐。今诸贝勒虽以罪诛,亦朕教化所未洽也。”
又命减阿鲁部达喇海等越界驻牧罪。壬午,察哈尔土巴济农率其民千户来归。喀尔喀部
巴噶达尔汉来归。甲申,命大贝勒代善等率兵入得胜堡,略大同,西至黄河,副都统土
鲁什、吴拜等迳归化抚察哈尔逃民,俱会师朔州。

    秋七月己丑,命贝勒阿济格、多尔衮、多铎等入龙门,会宣府,上亲统大军自宣府
趋朔州,期四路兵克期并进。辛卯,毁边墙。壬辰,入上方堡,至宣府右卫,以书责明
守臣负盟之罪,仍谕其遣使议和。癸巳,驻城东南。时阿济格攻龙门,未下,令略保安。
丁酉,营东城,遗明代王书,复约其遣使议和。代善攻得胜堡,克之。明参将李全自缢
死。进攻怀仁、井坪,皆不克,遂驻朔州。丙午,上围应州,令代善等趣马邑。土鲁什
至归化城,察哈尔林丹之妻率其八寨桑以一千二百户来降。庚戌,阿济格等攻保安州,
克之。壬子,德格类入独石口,取长安岭,攻赤城,不克,俱会师于应州。

    八月乙卯,命诸将略代州。萨哈廉袭崞县,拔之。丙辰,硕托入圆平驿。甲子,阿
巴泰等取灵丘县之王家庄,克之。礼部承政巴都礼战殁。又攻应州之石家村堡,克之。
丙寅,上发应州,闻明阳和总督张宗衡、大同总兵曹文诏驻怀仁,度是夜必奔大同,令
土鲁什、吴拜伏兵邀之。师行迟,宗衡等逸去。上怒责之。戊辰,上至大同,遗书文诏,
令赞和议。又遗书众官,索察哈尔馀孽之在明者。文诏挑战,击败之。贝勒阿巴泰等拔
灵丘。明代王母杨氏与张宗衡、曹文诏以书来请和。辛未,遣使以书报之。壬申,代善
率师来会。癸酉,驻师大同,遣明宗室硃乃廷及俘获僧人入城。三索报书,俱不答。纵
乃廷妻子及硃乃振还。丁丑,营四十里铺,得明间谍书北楼口,为书报之曰:“来书以
满洲为属国,即予亦未尝以为非也。惟辽东之官欺凌我国,皇帝惑于臣下之讠狂,虽干
戈十数年来,无一言询及,使我国之情不达,若遣一信使判白是非,则兵戈早息矣。欲
享太平,只旦暮间事。不然,尔国臣僚壅蔽欺罔,虚报斩伐,以吾小国果受伤夷,讵能
数侵,岂皇帝之聪明独不能一忖度耶?原和之诚,黑云龙自知之,虑其恐结怨于大臣不
尽告耳。”己卯,大军至阳和。明总兵曹文诏诡以书讠狂张宗衡,伪言砲伤我兵,得纛
一杆等语,为我逻者所获。上乃遗宗衡书曰:“予谓尔明当有忠臣义士实心谋国者,乃
一旦虚讠狂至此,岂不愧于心乎?今与公等约,我兵以一当十,能约期出战,当勒兵以
俟。若讠狂言欺君,贻害生灵,祸蘖将无穷矣。”壬午,次怀远。癸未,驻左卫。

    闰八月丙戌,以书责明宣府太监欺君误国罪。丁亥,副都统土鲁什被创卒。攻万全
左卫,克之。庚寅,班师。察哈尔噶尔马济农等遣使乞降,言其汗林丹病殂,汗子及国
人皆欲来归,于是命阿什达尔哈等往侦之。丁酉,移军旧上都城。庚戌,移军克蚌。辛
亥,察哈尔寨桑噶尔马济农等率其国人六千奉豆土门福金来归。

    九月戊辰,留守贝勒济尔哈朗疏报季思哈、吴巴海征虎尔哈俘一千三百馀人。阿鲁
部毛明安举国来附。辛未,渡辽河。壬申,上还盛京。

    冬十月己丑,建太祖陵寝殿,树松,立石兽。壬辰,论征宣、大将士功罪。己亥,
科尔沁台吉吴克善来归其妹,纳之。庚戌,以八年征讨克捷,为文告太祖。壬子,朝鲜
国王李倧遣使以书来。上以其言不逊,复书切责之。

    十一月乙丑,六部官考绩升授有差。

    十二月癸未朔,朝鲜国王以书来谢罪。壬辰,命副都统霸奇兰、参领萨木什喀征黑
龙江未服之地。丙申,分定宗室、额驸等专管佐领有差。丁酉,墨勒根喇嘛以嘛哈噶喇
金像来贡,遣使迎至盛京。癸卯,察哈尔祁他特车尔贝、塞冷布都马尔等各率所部人民
来归。遣吴巴海、荆古尔代征瓦尔喀。甲辰,佐领刘学诚疏请立郊坛,勤视朝。上曰:
“疏中欲朕视朝勤政是也。至建立郊坛,未知天意所在,何敢遽行,果成大业,彼时议
之未晚也。”

    九年春正月丁卯,上亲送科尔沁土谢图济农等归国。癸酉,免功臣徭役。丁丑,诏
太祖庶子称“阿格”,六祖子孙称“觉罗”,觉罗系红带以别之。有詈其祖父者罪至死。

    二月壬午,令诸臣荐举居心公正及通晓文艺可任使者。丁亥,编喀喇沁部蒙古壮丁
为十一旗,每旗设都统一员,下以副都统、参领二员统之。戊子,谕曰:“迩来进言者
皆请伐明,朕岂不以为念。然亦须相机而行。今察哈尔新附,人心未辑,城郭未修,而
轻于出师,何以成大业。且大兵一举,明主或弃而走,或惧而请和,攻拒之策,何者为
宜?其令高鸿中、鲍承先、宁完我、范文程等酌议以闻。”己丑,沈佩瑞请屯田广宁、
闾阳,造舟輓粟,为进取计。上嘉纳之。乙未,范文程、宁完我请荐举不实宜行连坐法。
丁未,命多尔衮、岳讬、豪格、萨哈廉将精骑一万,收察哈尔林丹之子额尔克孔果尔额
哲。

    三月戊辰,谕曰:“顷民耕耨愆期,盖由佐领有事筑城,民苦烦役所致。嗣有滥役
妨农者治其罪。”庚午,察哈尔寨桑巴赖都尔等一千四百馀人来归。

    五月乙卯,霸奇兰、萨木什喀征黑龙江虎尔哈部,尽克其地,编所获人口以归,论
功升赏有差。癸亥,上以西征诸贝勒经宣、大境,度明必调宁、锦兵往援,遣贝勒多铎
率师入宁、锦挠之。己巳,命文馆译宋、辽、金、元四史。壬申,贝勒多铎奏报歼明兵
五百人于锦州松山城外,杀其副将刘应选。丙子,贝勒多尔衮、岳讬、萨哈廉、豪格等
奏报兵至西喇硃尔格,遇察哈尔囊囊太妃暨台吉琐诺木等以一千五百户降,遂抵额尔克
孔果尔额哲所居,其母率额哲迎降。

    六月乙酉,贝勒多铎凯旋,赐良马五,赏从征将士有差。丁酉,吴巴海、荆古尔代
师还,论功亦如之。明登州黄城岛千总李进功来降。辛丑,谕曰:“太祖以人民付朕,
当爱养之。诸贝勒非时修缮,劳苦百姓,民不得所,浸以逃亡,是违先志而长敌寇也。
今朝鲜宾服,察哈尔举国来附,苟不能抚辑其众,后虽拓地,何以处之?贝勒大臣其各
戢骄纵以副朕意!”壬寅,察哈尔台吉琐诺木率其属六千八百人来归。癸卯,谕曰:
“太祖禁贝勒子弟郊外放鹰,虑其践田园、扰牲畜也。今违者日众。语曰:‘涓涓不塞,
将成江河。’其严禁之。”

    秋七月癸酉,论汉人丁户增减,擢参领李思忠等六员官,高鸿中等十一员黜罚有差。

    八月庚辰,贝勒多尔衮、岳讬、萨哈廉、豪格以获传国玉玺闻。先是元顺帝北狩,
以玺从,后失之。越二百馀年,为牧羊者所获。后归于察哈尔林丹汗。林丹亦元裔也。
玺在苏泰太妃所。至是献之。时岳讬以疾留归化城,多尔衮等率兵略明山西,自平虏卫
入边,毁长城,略忻州、代州,至崞县。甲申,绘太祖实录图成。乙巳,上率大贝勒代
善及诸贝勒多尔衮等师次平虏堡。丁未,渡辽河,阅巨流河城堡。

    九月癸丑,贝勒多尔衮等师还,献玉玺,告天受之。额尔克孔果尔额哲及其母来朝。
庚午,上还宫。壬申,召诸贝勒大臣数代善罪。众议削大贝勒号及和硕贝勒,夺十佐领,
其子萨哈廉夺二佐领,哈达公主降庶人,褫其夫琐诺木济农爵号。上皆免之。

    冬十月己卯,以明议和不成,将进兵,遣使赉书谕明喜峰口、董家口诸边将。管户
部事和硕贝勒德格类卒。癸未,命吴巴海、多济里、札福尼、吴什塔分将四路兵征瓦尔
喀。

    十一月丁未朔,命额尔克孔果尔额哲奉母居孙岛习尔哈。

    十二月辛巳,哈达公主莽古济之仆冷僧机首告贝勒莽古尔泰生时与女弟莽古济、弟
德格类谋逆,公主之夫琐诺木及屯布禄、爱巴礼与其事。会琐诺木亦自首。讯得实,莽
古济、莽古尔泰子额必伦及屯布禄、爱巴礼皆伏诛。莽古尔泰馀子、德格类子俱为庶人。
琐诺木自首免罪。授冷僧机三等副将。丁酉,谒太祖陵。甲辰,贝勒萨哈廉与诸贝勒及
大贝勒代善盟誓,请上尊号。上不许。会蒙古贝勒复来请。上曰:“朝鲜兄弟国,宜告
之。”

    十年春正月壬戌,皇次女下嫁额尔克孔果尔额哲。

    二月丁丑,八和硕贝勒与外籓四十九贝勒各遗书朝鲜,约其国王劝进尊号。戊子,
遣使至明边松棚路、潘家口、董家口、喜峰口、赉书致明帝,索其报书。定诸臣帽顶饰。
庚寅,宁完我以罪免。

    三月丙午朔,清明节,谒太祖陵。辛亥,改文馆为内国史、内祕书、内弘文三院。
乙卯,遣贝勒阿济格、阿巴泰筑噶海城。庚申,吴什塔等征瓦尔喀,遣使奏捷。谕曰:
“蒙古深信喇嘛,实乃妄人。嗣后有悬转轮结布幡者,宜禁止之。”乙丑,英俄尔岱等
自朝鲜还,言国王李倧不接见,亦不纳书,以其报书及所获倧谕边臣书进。诸贝勒怒,
欲加兵。上曰:“姑遣人谕以利害,质其子弟,不从,兴兵未晚也。”丁卯,外籓蒙古
十六国四十九贝勒及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俱以请上尊号至盛京。

    夏四月己卯,大贝勒代善,和硕贝勒济尔哈朗、多尔衮、多铎、岳讬、豪格、阿巴
泰、阿济格、杜度率满、汉、蒙古大臣及蒙古十六国四十九贝勒以三体表文诣阙请上尊
号曰:“恭维我皇上承天眷祐,应运而兴。当天下昏乱,修德体天,逆者威,顺者抚,
宽温之誉,施及万姓。征服朝鲜,混一蒙古。遂获玉玺,受命之符,昭然可见,上揆天
意,下协舆情。臣等谨上尊号,仪物俱备,伏原俞允。”上曰:“尔贝勒大臣劝上尊号,
历二年所。今再三固请,朕重违尔诸臣意,弗获辞。朕既受命,国政恐有未逮,尔等宜
恪恭赞襄。”群臣顿首谢。庚辰,礼部进仪注。壬午,斋戒,设坛德盛门外。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