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二百一 云南土司


    明洪武十四年,大军至滇,梁王走死,遂置云南府。自是,诸郡以次来归,垂及累
世,规制咸定。统而稽之,大理、临安以下,元江、永昌以上,皆府治也。孟艮、孟定
等处则为司,新化、北胜等处则为州,或设流官,或仍土职。今以诸府州概列之土司者,
从其始也。盖滇省所属,多蛮夷杂处,即正印为流官,亦必以土司佐之。而土司名目淆
杂,难以缕析,故系之府州,以括其所辖。而于土司事迹,止摭其大纲有关乎治乱兴亡
者载之,俾控驭者识所鉴焉。
    ○云南土司一
    云南  大理  临安  楚雄  澄江  景东  广南  广西  镇沅  永宁   顺宁蒙化
孟艮  孟定耿马安抚司附  曲靖
    云南,滇国也。汉武帝时始置益州郡。蜀汉置云南郡。隋置昆州,唐仍之。后为南
诏蒙氏所据,改鄯阐府。历郑、赵、杨三氏,至大理段氏,以高智升领鄯阐牧,遂世其
地。元初,置鄯阐万户府。既改置中庆路,封子忽哥为云南王镇之,仍录段氏子孙守其
土。忽哥死,其子嗣封为梁王。
    洪武六年,遣翰林待制王祎等赍诏谕梁王,久留不遣,卒遇害。八年复遣湖广行省
参政吴云往,中途为梁使所害。十四年,征南将军傅友德、蓝玉、沐英率师至云南城,
梁王赴滇池死,定其地。改中庆路为云南府,置都指挥使司,命都督佥事冯诚署司事。
二月诏谕云南诸郡蛮。十五年,友德等分兵攻诸蛮寨之未服者,土官杨苴乘隙作乱,集
蛮众二十余万攻云南城。时城中食少,士卒多病,寇至,都督谢熊、冯诚等撄城固守,
贼不能攻,遂远营为久困计。时沐英方驻师乌撒,闻之,将骁骑还救。至曲靖,遣卒潜
入报城中,为贼所得,绐之曰:“总兵官领三十万众至矣。”贼众惊愕,拔营宵遁,走
安宁、罗次、邵甸、富民、普宁、大理、江川等处,复据险树栅,谋再寇。英分调将士
剿降之,斩首六万余级,生擒四千余人,诸部悉定。二十五年,英卒,命其子春袭封西
平侯,仍镇云南。
    自英平云南,在镇十年,恩威著于蛮徼;每下片楮,诸番部具威仪出郭叩迎,盥而
后启,曰:“此令旨也。”沐氏亦皆能以功名世其家。每大征伐,辄以征南将军印授之,
沐氏未尝不在行间。数传而西平裔孙当袭侯,守臣争之,谓滇人知有黔国公,不知西平
侯也。孝宗以为然,许之。自是,遂以公爵佩印,为故事。诸土司之进止予夺,皆咨禀。
及承平久,文网周密,凡事必与太监抚、按、三司会议后行,动多掣肘,土官子孙承袭
有积至二三十年不得职者。土官复慢令玩法,无所忌惮;待其罪大恶极,然后兴兵征剿,
致军民日困,地方日坏。大学士杨一清等因武定安铨之乱,痛切陈之。黔国公沐绍勋亦
以为言。虽得旨允行,亦不能更革。驯至神宗之世,朝廷惰媮,封疆败坏日甚一日。缅、
莽之叛,皆土官之失职者导之。虽稍奏肤功,而滇南丧败,卒由土官沙定洲之祸。
    沙定洲者,王弄山长官司沙源之子也。源骁勇有将材,万历中,数从征调有功,巡
抚委以王弄副长官事。继以征建水功,以安南长官司废地畀之。后征东川、水西、马龙
山等处,全云南会城,称首功,累加至宣抚使,时号沙兵。定洲,其仲子也。
    崇祯中,元谋土知州吾必奎叛。总兵官沐天波剿之,调定洲从征。定洲不欲行,出
怨言。会奸徒饶希之、余锡朋者逋天波金,无以偿。锡朋常出入土司家,夸黔府富盛。
定洲心动,阴结都司阮韵嘉诸人为内应。既定洲入城辞行,天波以家讳日不视事,定洲
噪而入,焚劫其府。天波闻变,由小窦遁。时宁州土司禄永命在城,方巷战拒贼,从官
周鼎止天波,留讨贼。天波疑鼎为定洲诱己,杀之,其母妻皆走城北自焚死。定洲据黔
府,盘踞会城。劫巡抚吴兆元,使题请代天波镇滇,传檄州县,全滇震动。禄永命与石
屏州龙在田俱引所部去。
    天波走楚雄,金沧副使杨畏知奉调驻城中,谓天波曰:“公何不走永昌,使楚得为
备,而公在彼掎角,首尾牵制之,上策也。”天波从之。定洲至楚雄,城闭不得入,乃
去。遣其党王翔、李日芳等,攻陷大理、蒙化。畏知乘间檄城外居民尽入城,筑陴浚隍,
调土、汉兵守之。定洲闻禄永命等各固守,不敢至永昌,恐畏知截其归路,急还兵攻楚
雄。畏知坐城楼,贼发巨砲击之,烟焰笼城橹,众谓畏知已死,而畏知端坐自如,贼相
惊谓神。畏知伺贼间,辄出奇兵杀贼甚众。贼引去,攻石屏不下,还攻宁州,禄永命战
死。贼计迤东稍稍定,乃复攻楚雄。分兵为七十二营,环城掘濠,为久困计。
    会张献忠死,其部将孙可望率余众由遵义入黔,称黔国焦夫人弟来复仇。民久困沙
兵,喜其来,迎之。定洲解楚雄围,迎战于草泥关,大败,遁阿迷。可望破曲靖及交水,
俱屠之。遂由陆凉、宜良入云南城,分遣李定国徇迤东诸府。而可望自率兵西出,畏知
御于启明桥,兵败,被执。可望闻其名,不杀,语之曰:“吾与尔共讨贼,何如?”畏
知要以三事:“不用献忠伪号,不杀百姓,不掳妇女,吾从尔。”可望皆许之。即折箭
相誓,乃以书谕天波如畏知言,天波亦来归。而李定国之徇临安者,定洲部目李阿楚拒
战甚力。定国穴地置砲,砲发城陷,遂入。驱城中官民于城外白场杀之,凡七万八千余
人,斩获不与焉。当时皆意定国破临安,必袭阿迷,取定洲,乃仅掠临安子女而回,所
过无不屠灭。迤西以畏知在军,得保全。
    始定洲归,屯兵洱革龙,且借安南援自固。会可望与定国不协,声其罪,杖之百,
责以取定洲自赎。定国既至,定洲土目杨嘉方迎定洲就其营宴。定国侦知之,率兵围营,
相拒数日,乃出降。遂械定洲及妻万氏数百人回云南,剥其皮市中。可望遂据滇,而天
波卒走死于缅甸。
    大理,唐叶榆县境也。麟德初,置姚州都督府。开元末,蒙诏皮罗阁建都于此,为
南诏,治太和城。至阁罗凤,号大蒙国,异牟寻改大礼国。其后,郑买赐、赵善政、杨
干贞互篡夺,至五代晋时,段思平得之,更号大理国。元宪宗取云南,至大理,段智兴
降附,乃设都元帅,封智兴为摩诃罗嵯,管领八方。又以刘时中为宣抚使,同智兴安辑
其民。段氏有大理,传十世至宝。闻太祖开基江南,遣其叔段真由会川奉表归款。洪武
十四年,征南将军傅友德克云南,授段明为宣慰使。明遣都使张元亨贻征南将军书曰:
“大理乃唐交绥之外国,鄯阐实宋斧画之余邦,难列营屯,徒劳兵甲。请依唐、宋故事,
宽我蒙、段,奉正朔,佩华篆,比年一小贡,三年一大贡。”友德怒,辱其使。明再贻
书曰:“汉武习战,仅置益州。元祖亲征,祗缘鄯阐。乞赐班师。”友德答书曰:“大
明龙飞淮甸,混一区宇。陋汉、唐之小智,卑宋、元之浅图。大兵所至,神龙助阵,天
地应符。汝段氏接武蒙氏,运已绝于元代,宽延至今。我师已歼梁王,报汝世仇,不降
何待?”
    十五年,征南左将军蓝玉、右将军沐英率师攻大理。大理城倚点苍山,西临洱河为
固。闻王师至,聚众扼下关。下关者,南诏皮罗阁所筑龙尾关也,号极险。玉等至品甸,
遣定远侯王弼以兵由洱水东趋上关,为掎角势,自率众抵下关,造攻具。遣都督胡海洋
由石门间道夜渡河,绕出点苍山后,攀木援崖而上,立旗帜。昧爽,军抵下关者望见,
皆踊跃讠雚噪,蛮众惊乱。英身先士卒,策马渡河,水没马腹,将士随之,遂斩关入。
蛮兵溃,拔其城,酋长段世就擒。世与明皆段宝子也。至京师,帝传谕曰:“尔父宝曾
有降表,朕不忍废。”赐长子名归仁,授永昌卫镇抚;次子名归义,授雁门镇抚。大理
悉定,因改大理路为大理府,置卫,设指挥使司。
    十六年,品甸土酋杜惠来朝,命为千夫长。命六安侯王志、安庆侯仇成、凤翔侯张
龙督兵往云南品甸,缮城池,立屯堡,置邮传,安辑人民。十七年以土官阿这为邓川知
州,阿散为太和府正千夫长,李硃为副千夫长,杨奴为云南县丞。十九年置云南洱海卫
指挥使司,以赖镇为指挥佥事。洱海,本品甸也。兵燹后,人民流亡,室庐无复存者。
镇至,复城池,建谯楼,治庐舍市里,修屯堡、堤防、斥堠,又开白盐井,民始安辑。
二十年诏景川侯曹震及四川都司选精兵二万五千人,给军器农具,即云南品甸屯种,以
俟征讨。永乐以后,云南诸土官州县,率按期入贡,进马及方物,朝廷赐予如制。嘉靖
元年改十二关长官司于一泡江之西,从巡抚何孟春奏也。
    临安,古句町国。汉置县。唐为羁縻牁州地。天宝末,南诏蒙氏于此置通海郡。元
时内附,置阿僰部万户府。至元中改临安路,属临安、广西、元江等处宣慰司。洪武十
四年,征南将军下云南,遣宣德侯金朝兴分道取临安。元右丞兀卜台、元帅完者都及土
官杨政降,改路为府,废宣慰司,置临安卫指挥使司。十七年以土官和宁为阿迷知州,
弄甥为宁州知州,陆羡为蒙自知县,普少为纳娄茶甸副长官;俱来朝贡,因给诰敕冠带
以命之。十八年,临安府千户纳速丁等来朝,人赐米十石。
    永乐九年,溪处甸长官司副长官自恩来朝,贡马及金银器,赐赉如例。自恩因言:
“本司岁纳海七万九千八百索,非土所产,乞准钞银为便。”户部以洪武中定额,难准
折输。帝曰:“取有于无,适以厉民,况彼远夷,尤当宽恤,其除之。”
    宣德五年,中官云仙还自云南,奏设东山口巡检司,以故土官后普觉为巡检。八年,
亏容甸长官司奏:“河底自洪武中官置渡船,路通车里、八百。近年军民有逃逸出境诈
称使者,迫令乘载,往往被害,又沿河时有劫盗出没。乞置巡检司,以故把事袁凯之子
瑀为巡检。”从之。嘉靖元年复设宁州流官知州,掌州事,土知州禄氏专职巡捕。宁州
旧设流官,正德初,土官禄俸阴贿刘瑾罢之。遂交通弥勒州十八寨强贼为乱,为官军捕
诛,其子禄世爵复以罪谕死。抚按请仍设流官,从之。初,临安阿迷州土官普柱,洪武
中为土知州。后设流,录其后觉为东山巡检,既而以他事废。正德二年以广西维摩、王
弄山与阿迷接壤,盗出没,仍令普觉后纳继前职。
    普维籓者,与宁州禄氏构兵,师歼焉。维籓子名声,幼育于官,既长,有司俾继父
职。名声收拾旧部,勇于攻战,从讨奢安有功,仍授土知州,渐骄恣。崇祯五年,御史
赵洪范按部,名声不出迎。已,出戈甲旗帜列数里。洪范大怒,谋之巡抚王伉,请讨,
得旨。官军进围州城,名声恐,使人约降,而阴以重贿求援于元谋土官吾必奎。时官军
已调必奎随征,必奎与名声战,兵始合,佯败走。官军望见,遂大溃,布政使周士昌战
死。朝廷以起衅罪伉,逮治,而名声就抚。然骄恣益甚,当事者颇以为患。已而广西知
府张继孟道出阿迷,以计毒杀之。必奎闻名声死,遂反,连陷武定、禄丰、楚雄诸城。
宁州土官禄永命、石屏州土目龙在田,俱与必奎、名声从征著名,至是,黔国公沐天波
檄之统兵,合剿擒必奎。名声妻万氏,本江西寄籍女,淫而狡。名声死后,改嫁王弄山
副长官沙源之子定洲。名声有子曰服远,与万氏分寨居,定洲诱杀服远,并其地。天波
檄定洲取必奎,定洲不欲行,遂反,详前传。
    临安领州四,县四。其长官司有九,曰纳楼茶甸,曰教化三部,曰溪处甸,曰左能
寨,曰王弄山,曰亏容甸,曰思陀甸,曰落恐甸,曰安南,其地皆在郡东南。西平侯征
安南,取道于此。莲花滩之外即交荒外,而临安无南面之虞者,以诸甸为之备也。但地
多瘴,流官不欲入,诸长官亦不请代袭,自相冠带,日寻干戈。纳楼部内有矿场三,曰
中场、鹅黄、摩诃。封闭已久,亡命多窃取之。其安南长官司,本阿僰蛮所居,旧名褒
古,后名舍资。元为舍资千户所。以地近交址,改安南,属临安路。正德八年,蒙自土
舍禄祥争袭父职,鸩杀其嫡兄禄仁,安南长官司土舍那代助之以兵,遂称乱,守臣讨平
之。事闻,命革蒙自土官,改长官司为新安守御千户所,调临安卫中所官军戍之。
    楚雄,昔为威楚。元宪宗置威楚万户府。至元后,置威楚开南路宣抚司。洪武十五
年,南雄侯赵庸取其地。十七年以土官高政为楚雄府同知,阿鲁为定边县丞。永乐元年,
楚雄府言:“所属蛮民,不知礼义。惟僰种赋性温良,有读书识字者。府州已尝设学教
养,其县学未设。县所辖六里,僰人过半,请立学置官训诲。”从之。
    宣德五年命故土知府高政女袭同知。政初为同知,永乐中来朝,时仁宗监国,嘉其
勤诚,升知府,子孙仍袭同知。政卒,无子,妻袭。又卒,其女奏乞袭知府。帝曰:
“皇考有成命。”令袭同知。
    八年升南安州琅井土巡检李保为州判官;以乡老言:“本州俱罗舞、和泥、乌蛮杂
类,禀性顽犷,以无土官管束,多致流移,差役赋税,俱难理办。众尝推保署州事,抚
绥得宜,民皆向服,流移复归,乞授本州土官。”吏部言:“南安旧无土官,难从其
请。”帝以为治在顺民情,从之。九年,黔国公沐晟等奏:“楚雄所属黑石江及泥坎村
银场,军民盗矿,千百为群,执兵攘夺。楚雄县贼首者些纠合武定贼者惟等,劫掠军民,
杀巡检张祯。又定边县阿苴里诸处强贼,聚众抄掠景东等卫。大理、蒙化、楚雄、姚州
皆有盗出没。”帝敕责晟等,期以三年,讨靖诸为乱者。
    嘉靖四十三年,楚雄叛蛮阿方等兵起,先攻易门所,流劫嶍峨、昆阳、新化各州县,
僭称王,约土官王一心、王行道为援。一心后悔,诣军门请讨贼自效。巡抚吕光洵许之,
招降数百人。官军分道进,擒获贼党。乘胜攻大、小木址二寨,克之,斩阿方首,余贼
悉平。
    澄江,唐为南宁、昆二州地。天宝末,没于蛮,号罗伽甸。宋时,大理段氏号罗伽
部。元置罗伽万户府。至元中,改澄江路。洪武十五年,云南平,澄江归附,改澄江府。
地居滇省之中,山川明秀,蚕衣耕食,民安于业。近郡之罗罗,性虽顽狠,然恭敬上官。
官至,争迎到家,刲羊击豕,罄所有以供之,妇女皆出罗拜,故于诸府独号安静云。
    景东,古柘南也,汉尚未有其地。唐南诏蒙氏始置银生府,后为金齿白蛮所据。元
中统三年讨平之,以所部隶威楚万户。至元中,置开南州。洪武十五年平云南,景东先
归附。土官俄陶献马百六十匹、银三千一百两、驯象二。诏置景东府,以俄陶知府事,
赐以文绮袭衣。十八年,百夷思伦发叛,率众十余万攻景东之北吉寨。俄陶率众御之,
为所败,率其民千余家避于大理府之白崖川。事闻,帝嘉其忠,遣通政司经历杨大用赍
白金文绮赐之。二十三年,沐英讨平思伦发,复景东地,因奏景东百夷要冲,宜置卫。
以锦衣卫佥事胡常守之,俄陶仍旧职。二十四年,帝以景东为云南要害,且多腴田,调
白崖川军士屯守。二十六年命洱海卫指挥同知赖镇守景东,从沐春请也。
    宣德五年置孟缅长官司。时景东奏所辖孟缅、孟梳,地方遐远,屡被外寇侵扰。乞
并孟梳于孟缅,设长官司,授把事姜嵩为长官,以隶景东,岁增贡银五十两。六年,大
侯土知州刀奉汉侵据孟缅地,敕黔国公沐晟遣官抚谕。
    正统中,思任发叛,官军征麓川,知府陶瓚从征有功,进阶大中大夫。弘治十五年
正月,景东卫云雾黑暗,昼夜不别者凡七日,巡抚陈金以闻。命廷臣议考察,以谢天变。
南京刑部、都察院承旨,考黜文武官千二百员。嘉靖中,者东甸称乱,劫景东府印去。
土舍陶金追斩其头目,夺印归。
    景东部皆僰种,性淳朴,习弩射,以象战。历讨铁索、米鲁、那鉴、安铨、凤继祖
诸役,皆调其兵及战象。天启六年,贵州水西安邦彦反,率众二十万入滇境,至马龙后
山,去会城十五里。总兵官调景东土舍陶明卿率兵伏路左。贼分道并至,官兵御之,贼
拒战,势甚锐。明卿乃以象阵从左翼冲出横击,贼溃,追奔十余里。巡抚上功,推明卿
第一。景东每调兵二千,必自效千余,饷士之费,未尝仰给公家,土司中最称恭顺。其
府治东有邦泰山,颇险峻,土官陶姓所世居也。
    广南,宋时名特磨道。土酋侬姓,智高之裔也。元至元间,立广南西路宣抚司。初
领路城等五州,后惟领安宁、富二州。洪武十五年归附,改广南府,以土官侬郎金为同
知。十八年,郎金来朝,赐锦绮钞锭。二十八年,都指挥同知王俊奉命率云南后卫官军
至广南,筑城建卫。郎金父贞佑不自安,结众据山寨拒守。俊遣人招之,不服,时伏草
莽中劫掠,觇官军进退。俊乃遣指挥欧庆等分兵攻各寨,自将取贞佑;又以兵扼间道,
绝其救援。诸寨悉破,众溃,贞佑穷促就擒,械送京师。降郎金为府通判。
    永乐六年,富州土知州沈弦经入贡,值仁孝皇后丧,弦经奉香币致祭。宣德元年,
土官侬郎举来朝,贡马。正统六年,广南贼阿罗、阿思等劫掠,命总兵官沐昂等招抚之。
时富州土官沈政与郎举互讦纠众侵地,帝命昂等勘处。七年,昂奏二人叛逆无实迹,因
有隙相妄奏。兵部请治政等罪,帝以蛮人宥之。政、举相仇杀已十余年,时方征麓川,
惮兵威不敢动。未几,郎举以从征功升同知,死无嗣,四门舍目共推侬文举署事,屡立
战功。万历七年,实授同知。子应祖从征三乡,亲获贼首,诏赏银百两。播州之役,征
其兵三千讨寻甸叛目,皆有功,赐四品服。
    侬氏自文举藉四门舍目推拥之力得授职,后侬氏袭替必因之。土官之政出于四门,
租税仅取十之一。道险多瘴,知府不至其地,印以临安指挥一人署之。指挥出,印封一
室,入取,必有瘟疠死亡。万历末,知府廖铉者,避瘴临安,以印付同知侬仕英子添寿。
添寿死,家奴窃印并经历司印以逃,既而归印于其族叔侬仕祥。时仕英亲弟仕獬例得袭,
索仕祥印,仕祥不与,遂献地与泗城土官岑接,与连婚构兵,灭仕獬家。及仕祥死,子
琳以府印送接,而经历司印又为琳弟琼所有。巡抚王懋中调兵往问,琼惧,还印于通判
周宪,接亦出府印献于官。时兵方调至境,遽遣归。廷议治铉擅离与守巡失抚之罪,琼、
接已输服,勿问,诏可。未几,侬绍汤兄弟争袭,各纠交阯丘象,焚掠一空。
    广西,隋属牂州,后为东僰、乌蛮等部所居。唐隶黔州都督府。后师宗、弥勒二部
浸盛,蒙、段皆莫能制。元宪宗时始内属。至元十二年籍二部为军,置广西路。洪武十
四年归附,以土官普德署府事。二十年,普德及弥勒知州赤善、师宗知州阿的各遣人贡
马,诏赐文绮钞锭。二十四年,布政使张紞奏:“维摩、云龙、永宁、浪渠、越顺等州
县蛮民顽恶,不遵政教,宜置兵戍守,以控制之。”是后,朝贡赐予如制。
    正统六年,总兵官沐昂奏师宗州及广南府贼阿罗、阿思纠合为乱,命昂等招谕,未
几平。成化中,土知府昂贵有罪,革其职,安置弥勒州,乃置流官,始筑土城。嘉靖元
年设云南弥勒州十八寨守御千户所。其部众好掳掠,无纪律,至水西、乌撒用兵,始征
调之。崇祯间,巡按御史傅宗龙由滇入黔,招普兵以行。时滇中最勍称沙普兵,亦曰昂
兵。
    镇沅,古濮、洛杂蛮所居,《元史》谓是和泥、昔朴二蛮也。唐南诏蒙氏银生府地。
其后,金齿僰蛮据之。元时为威远蛮棚府,属元江路总管。洪武十五年,总管刀平与兄
那直归附,授千夫长。建文四年置镇沅州,以刀平为知州。永乐三年,刀平率其子来朝,
贡方物,赐钞文绮。从征八百,又从攻石崖、者达寨外部。整线来降,入贡方物。升为
府,以刀平为知府,置经历、知事各一员。贡赐皆如例。成化十七年,以地方未平,免
镇沅诸土官朝觐。正统元年复免。
    嘉靖中征安铨,调镇沅兵千人,命刀宁息领之。复调其子刀仁,亦率兵千人,征那
鉴,克鱼复寨。初,镇沅印为那氏所夺,至是得印以献,命给之。领长官司一,曰禄谷
寨,永乐十年置。
    永宁,昔楼头夹地,接吐蕃,又名答蓝。唐属南诏,后为麽些蛮所据。元宪宗时
内附,至元间,置答蓝管民官,寻改永宁州,隶北胜府。洪武平云南时,属鹤庆府。二
十九年,改属澜沧卫。十二月,土贼卜百如加劫杀军民,前军都督佥事何福遣指挥李荣
等讨之。其子阿沙遁入革失瓦都寨,官军赍三日粮,深入追之,会天大雨,众饥疲,引
还。
    永乐四年设四长官司,隶永宁土官,以土酋张首等为长官,各给印章,赐冠带彩币。
寻升永宁为府,隶布政司,升土知州各吉八合知府,遣之赍敕往大西番抚谕蛮众。宣德
四年,永宁蛮寨矢不剌非纠四川盐井卫土官马剌非杀各吉八合,官军抚定之。命卜撒袭
知府,复为矢不剌非所杀。已,命卜撒之弟南八袭,马剌非又据永宁节卜、上、下三村,
逐南八,大掠夜白、尖住、促卜瓦诸寨。事闻,帝命都督同知沐昂勒兵谕以祸福,并移
檄四川行都司下盐井卫谕马剌非还所据村寨。正统二年,马剌非为南八所攻,拔乌节等
寨,南八亦言马剌非杀害。诏镇巡官验问,令各归侵地,乃寝。
    永宁界,东至四川盐井卫十五里,西至丽江宝山州,南至浪渠州,北至西番。领长
官司四,曰剌次和,曰瓦鲁之,曰革甸,曰香罗。
    顺宁府,本蒲蛮地,名庆甸。宋以前不通中国,虽蒙氏、段氏不能制。元泰定间始
内附。天历初,置顺宁府并庆甸县,后省入府。洪武十五年,顺宁归附,以土酋阿悦贡
署府事。十七年命阿日贡为顺宁知府。二十三年,土酋猛丘、土知府子丘等,不输征赋,
自相仇杀。大理卫指挥郑祥征蒙化贼,移师至甸头,破其寨。猛丘请降输赋,乃还。猛
丘死,把事阿罗等复起兵相攻击。二十九年,西平侯沐春遣郑祥与指挥李荣等,分道进
讨,擒阿罗等诛之。后贡赐如制。
    顺宁与大侯接境。万历中,大侯土舍奉赦、奉学兄弟不相能。奉学倚妻父土知府猛
廷瑞,与兄赦日构兵。巡抚陈用宾檄参将李先著、副使邵以仁勘处。以仁袭执廷瑞,因
请改顺宁为流官。先著被檄,极言不可讨,被谤语,逮下狱庾死。然廷瑞实无反谋,以
参将吴显忠觇其富,诬以助恶,索金不应,遂谗于巡按张应扬,转告巡抚陈用宾。廷瑞
大恐,不得已斩奉学以献。显忠益诬其阴事,傅以反状,抚按会奏,得旨大剿。廷瑞出,
献印献子以候命,不从。显忠帅兵入其寨,尽取猛氏十八代蓄赀数百万,诱廷瑞至会城
执之,献捷于朝。于是所部十三寨尽愤,始聚兵反,官兵悉剿除之,并杀其子。以仁超
擢右都御史,廕子。未几坐大辟,系狱,应扬亦病卒。人以为天道云。
    顺宁附境有猛猛、猛撒、猛缅,所谓三猛也。猛猛最强,部落万人,时与二猛为难。
其地田少箐多,射猎为业。猛缅地虽广,而人柔弱。部长赐冠带,最忠顺。猛撒微弱,
后折入于耿马云。
    蒙化,唐属姚州都督府。蒙氏时,细奴逻筑城居之,号蒙舍诏。段氏改开南县。元
为州,属大理。洪武十七年以土酋左禾为蒙化州判官、施生为正千夫长。二十三年,西
平侯沐英以蒙化所属蛮火头字青等梗化不服,请置卫。命指挥佥事李聚守蒙化。贼高天
惠作乱,大理卫指挥使郑祥捕斩之,传首云南。
    永乐九年,土知州左禾、正千夫长阿束来朝,贡马,赐予如例。既,左伽从征麓川,
战于大侯,功第一,进秩临安知府,掌州事。正统中,升州为府,以左伽为知府,世袭。
所部江内诸蛮,性柔,颇驯扰,江外数枝,以勇悍称。每应征调,多野战,无行伍。
    成化十七年,巡抚奏地方未宁,免蒙化土官明年朝贡。正统元年诏复免。万历四十
八年,云龙土知州段龙死,子嘉龙立,养子进忠杀嘉龙争袭,流劫杀掠。官军进讨,进
忠从间道欲趋大理,官军擒诛之,改设流官,授段氏世吏目一人。
    孟艮,蛮名孟掯,自古不通中国。永乐三年来归,设孟艮府,隶云南都司,以土酋
刀哀为知府,给印诰冠带。时刀哀遣人来朝,请设治所,岁办差发黄金六十两。六年,
土知府刀交遣弟刀哈哄贡象及金银器。礼部言:“刀交尝构兵攻劫邻境,诈谲不诚,宜
却其贡。”帝曰:“蛮夷能悔过来朝,往事不足责。”命赐钞及绒锦绮帛。是后,贡赐
皆如例。宣德六年,命内官杨琳赍彩币往赐孟艮知府刀光。正统间,孟艮地多为木邦所
并。景泰中,入贡知府名庆马辣,不知于刀氏何属也。
    孟艮在姚关东南二千里外,沃野千里,最殷富。地多虎,农者于树杪结草楼以护稼。
云南知府赵混一尝入其境,待之礼慢,后无复至者。
    孟定,蛮名景麻。至元中,立孟定路军民总管府,领二甸,隶大理、金齿等处宣慰
司。洪武十五年,土酋刀名扛来朝,贡方物,赐绮帛钞币,设孟定府,以刀浑立为知府。
永乐二年,孟定土官刀景发遣人贡马,赐钞罗绮。遣使往赐印诰、冠带、袭衣,复颁信
符、金字红牌。四年,帝以孟定道里险远,每岁朝贡不便,令自今三年一贡,如庆贺谢
恩不拘例。
    初,孟琏与孟定皆麓川地,其土目皆故等夷,恶相属;后改孟琏隶云南,多以互侵
土地仇杀。宣德六年,土知府罕颜法以为言,敕黔国公沐晟遣官抚谕,俾各归侵掠。正
统中,麓川叛,孟定知府刀禄孟遁走。木邦土官罕葛从征有功,总督王骥奏令食孟定之
土。嘉靖间,木邦罕烈据地夺印,令土舍罕庆守之,名为耿马;地之所入,悉归木邦。
万历十二年,官兵取陇川,平孟定故地,以罕葛之后为知府。十五年颁孟定府印。崇祯
末,孟定叛,降于缅甸。其地,自姚关南八日程,西接陇川,东连孟琏,南木邦,北镇
康。土瘠人稀,有马援城在焉。领安抚司一,曰耿马。万历十二年置,以们罕为安抚使。
与孟定隔喳哩江。孟定居南,耿马居北。罕死,弟们罕金护印,屡奉朝贡。时木邦思礼
作乱,侵湾甸、镇康,倚罕金为声援。天启二年,缅人攻猛乃、孟艮,罕金欲救之。缅
移兵攻金,金厚赂之,乃解。后与木邦罕正构难不绝云。
    曲靖,隋恭、协二州地。唐置南宁州,改恭州为曲州,分协州置靖州,至元初,置
磨弥部万户,后改为曲靖路宣慰司。
    洪武十四年,征南将军下云南,元曲靖宣慰司征行元帅张麟、行省平章刘辉等来降。
十五年改曲靖千户所为曲靖军民指挥使司,置曲靖军民府。十六年,沾益州土官安索叔、
安磁等贡马及罗罗刀甲、氈衫、虎皮。诏赐磁、冠带、绮罗衣各一袭并文绮、钞锭。罗
雄州土酋纳居来朝,赐钞币。十七年,亦佐县土酋安伯作乱,西平侯沐英发兵讨降之。
    二十年,越州土酋阿资与罗雄州营长发束等叛。阿资者,土官龙海子也。越州,蛮
呼为苦麻部。元末,龙海居之,所属俱罗罗斯种。王师征南时,英驻兵其地之汤池山。
龙海降,遂遣子入朝,诏以龙海为知州。寻为乱,英擒之,徙辽东,至盖州病死。阿资
继其职,益桀骜,至是叛。帝命英会征南将军傅友德进讨。道过平夷,以其山险恶,宜
驻兵屯守,遂迁其山民往居卑午村,留神策卫千户刘成等将千人置堡其地,后以为平夷
千户所。阿资等率众寇普安,烧府治,大肆剽掠。友德率兵击之,斩其营长。二十二年,
友德等进攻,土官普旦来降。阿资退屯普安,倚崖壁为寨。友德以精兵蹙之,蛮众皆缘
壁攀崖,坠死者不可胜数,生擒一千三百余人,获马畜甚众。阿资遁还越州,复追击败
之,斩其党五十余人。阿资穷蹙请降。初,阿资之遁也,扬言曰:“国家有万军之勇,
我地有万山之险,岂能尽灭我辈。”英乃请置越州、马龙二卫,扼其险要,复分兵追捕,
至是遂降。
    英等以陆凉西南要地,请设卫屯守。命洱海卫指挥佥事滕聚于古鲁昌筑城,置陆凉
卫指挥使司。英又言:“曲靖指挥千户哈刺不花,乃故元守御陆凉千户。今陆凉置卫,
宜调于本卫镇守,庶绝后患。”诏从之。帝以平夷尤当要冲,四面皆诸蛮部落,乃遣开
国公常升往辰阳集民间丁壮五千人,统以右军都督佥事王成,即平夷千户所改置卫。二
十三年置越州卫。二十四年徙越州卫于陆凉州;以英言云南诸蛮皆降,惟阿资恃险屡叛,
宜徙卫军守御。已,阿资复叛。命都督佥事何福为平羌将军,率师进讨,屡败贼众。会
连月淫雨水溢,阿资援绝,与其众降。福择旷地列栅,以置其众。西南有木蓉菁,贼常
出没处,复调普安卫官军置宁越堡镇之,然阿资终不悛。
    二十七年,阿资复反。西平侯沐春及福率兵营于越州城北,遣壮士伏于岐路,而以
兵挑战。蛮兵悉众出,伏起,大败之,阿资脱身遁。初,曲靖土军千户阿保、张琳所守
地,与越州接壤,部众多相与贸易。春使人结阿保等,觇阿资所在及其经行地,星列守
堡,绝其粮道,贼益困。二十八年,福潜引兵屯赤窝铺,遣百户张忠等捣贼巢,擒阿资,
斩之,俘其党,越州乃平。自是以后,诸土官按期朝贡,西南晏然。
    正统二年,曲靖军民知府晏毅言四事:一,土官承袭,或子孙,或兄弟,或妻继夫,
或妾继嫡,皆无豫定次序,致临袭争夺,仇杀连年。乞敕该部移文所司,豫为定序造册,
土官有故,如序袭职。一,请恤阵亡子孙。一,请云南官俸,悉如四川之例。一,均户
口田地。事下所司议行。毅复请设沾益州松韶巡检,从之。
    嘉靖中,罗雄知州者浚杀营长,夺其妻,生子继荣,稍长即持刀逐浚。浚欲置之死,
以其母故不忍。及浚请老,以继荣代袭,继荣遂逐浚。浚诉之镇巡官,命迎浚归。继荣
阳事之,实加禁锢。万历九年调罗雄兵征缅。继荣将行,恐留浚为难,遂弑浚。时沾益
土知州安世鼎死,妻安素仪署州事,亦提兵赴调。继荣与之合营,通焉,且倚沾益兵力
为助。师过越州,留土官资氏家,淫乐不进。知州越应奎白于兵备,将擒之,继荣走,
遂聚众反。攻破陆凉鸭子塘、陡陂诸寨,筑石城于赤龙山,据龙潭为险,广六十里。名
己所居曰“龙楼凤阁”,环以群寨,实诸军士妻女其中。十三年,巡抚刘世曾乃檄诸道
进兵。适刘綎破缅解官回,世曾以兵属綎。綎遂驰赴普鲊营,直捣赤龙寨,斩贼渠帅,
继荣遁去。綎复连破三寨,降其众一万七千人,追奔至阿拜江,斩继荣,贼平。世曾请
筑城,改设流官,乃以何倓为知州,者继仁为巡检。未几,蛮寇必大反,杀继仁,执倓。
参将蔡兆吉等讨定之,乃改罗雄州曰罗平,设千户所曰定雄。
    时沾益安素仪无子,以乌撒土官子安绍庆为嗣。庆死,孙安远袭。土妇设科作乱,
逐安远,纠众焚掠沾益诸堡站,陷平夷卫。天启三年,官兵擒设科,诛之。五年,安边
据沾益,从水西叛。事详《乌撒传》中。
    初,越州阿资罪诛,永乐间以其子禄宁为土县丞,与亦佐沙氏分土而居。其地南北
一百二十里,士马精强,征调银至三千八百两。
    曲靖境内有交水,去平夷卫二舍,与黔接壤,滇师出上六卫必由之道。天启初,水
西用兵,抚臣议:“曲靖锁钥全滇,交水当黔、滇之冲,乃厄塞要地。平夷右所宜移置
交水,去险筑城,俾与平夷卫相望,互为声援,便。”报可。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