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八十一 忠义五


    ○武大烈徐日泰等  钱祚徵  盛以恒高孝志等  颜日愉艾毓初等潘弘刘振世等  陈
豫抱许宣等  刘振之杜邦举  费曾谋等  李乘云余爵等  关永杰侯君擢等  张维世姚若
时等  王世琇颜则孔等许永禧高斗垣等  李贞佐周卜历等  鲁世任张信等  刘禋陈显元
等  何燮左相申等  赵兴基郑元绶等
    武大烈,临潼人。举天启七年乡试。崇祯中,授永宁知县。奸人倚万安郡王恣不法,
大烈痛惩之。十三年十二月,李自成自南阳陷宜阳,知县唐启泰被害,遂攻永宁。大烈
与乡官四川巡抚张论协力捍御。论殁,子吏部郎中鼎延及从父治中讠赞继之。有狱囚勾
贼入,都司马有义弃城走。大烈、鼎延等固守三日,贼夜半登城,执大烈。自成以同乡
欲活之,大烈不屈,索印又不予,乃燔灼以死。鼎延匿眢井免。讠赞及子国学生祚延死
之。主簿魏国辅、教谕任维清、守备王正己、百户孙世英并不屈死。万安王采钅轻亦被
害。
    贼移攻偃师,一日而陷。知县徐日泰大骂不屈,为贼脔割死。启泰,掖县人。日泰,
金谿人。并起家乡举。
    明年正月,贼陷宝丰,知县硃由椷死之。陷密县,知县硃敏汀及里居太仆卿魏持衡、
举人马体健死之。由椷,益府镇国将军常澈子,敏汀亦宗室,并由贡生。敏汀妾张,一
女一孙及臧获数人俱死,与由椷并赠佥事。
    是月,陷洛阳,乡官来秉衡、刘芳奕、常克念、郭显星、韩金声、王明、杨萃、荀
良翰等抗节死。秉衡,天启四年举于乡,未仕。城陷,为贼将刘宗敏所执,令易服,欲
官之,不可。羁南郊民舍,顾见其友,谓之曰:“贼勒我以官,我义不受辱,恨母老子
幼,死不瞑目尔。”贼闻,烧铁索加其胫,终不从,遂被杀,并其母刘、妾吴及幼子俱
杀之。芳奕,慷慨负智略,与秉衡同举于乡,为昌乐知县。解官归,岁大歉,人相食,
倾橐济之。贼渐逼,集义士为干城社,佐有司保障。及城陷,缢死西城戍楼。克念举进
士,为平阳推官,有声。显星举于乡,为翰林待诏。金声、明,皆进士。金声官邯郸知
县,明官行人。萃、良翰皆举人。萃官辰州知府,良翰未仕。
    钱祚徵,字锡吉,掖县人。崇祯中,由乡举历官汝州知州。汝为流贼往来孔道,土
寇又窃据山中。祚徵欲先除土寇,募壮士千人训练,而遣人为好言招抚,夜半取间道直
捣其巢,寇大败。乃令民千家立一大寨,有急鸣钲相救,寇势衰息,其魁遂降。十四年
正月,李自成骤来犯,祚徵乘城守,身中流矢,守益力。月余,大风霾,砲炸楼焚,城
遂陷,骂贼而死。汝人立庙祀之。
    盛以恒,潼关卫人。崇祯十三年举人。知商城县。视事月余,流贼突至,却之。明
年,张献忠陷襄阳,邻境大恐。以恒已迁开封同知,将行,士民恳留之,乃登陴,与乡
官杨所修、洪胤衡、马刚中、段增辉共城守。二月中,贼奄至,适雨雪,守者冻馁不能
战。以恒督家众射贼十七人坠马,贼怒,并力攻,矢中以恒右额,犹裹创拒敌。贼登北
城,家众巷战死且尽,乃被执,骂贼不屈,为贼支解。孙觉及典史吕维显、教谕曹维正
皆死。
    所修,故魏忠贤党也。历左副都御史,入逆案,赎徒为民,至是骂贼死。胤衡,万
历中进士。历官阳和兵备副使,分守北门,力战死。刚中,字九如。崇祯七年进士。除
大同知县,行取授检讨,乞假归。贼入,大骂,被磔死。增辉,字含素,为诸生,以学
行称。朝廷下保举令,被荐,不乐为吏,拟除教授,未谒选归。遇变,骂贼死。
    贼既陷商城,即疾驱犯信阳。城陷,知州高孝志,训导李逢旭、程所闻,里居静海
知县张映宿死之。其陷光山,典史魏光远亦死之。所司请赠恤,未报。
    十五年七月,帝下诏曰:“比州县有司不设守备,贼至即陷,与冲锋陷阵,持久力
诎者殊科。若概援天启间例,优予赠廕,何由旌劝劳臣。自今五品以下,止赠监司,四
品及方面,始赠京卿。著为令。”乃赠以恒副使,孝志参议,维显等赠恤有差。天启中,
州县长吏殉难者,率赠京卿,廕锦衣世职,赐祭葬,有司建祠。崇祯初,改廕国子生,
俾之出仕,而京卿之赠如故,至是始改赠外僚云。
    颜日愉,字华阳,上虞人。万历中,举于乡。崇祯初,除知叶县,有惠政,为上官
所恶,劾罢。部民争诣阙讼冤,乃获叙用。后为静宁知州。罗贼乱,驰请固镇五道兵合
剿。而先率敢死士数人招谕之,贼弛备,遂遣精卒捣其营,贼仓皇溃,斩数百级。黎明,
五道兵继至,复大破之。迁开封同知。流贼势方炽,上官以南阳要冲,举日愉为知府,
大治守具,人心稍固。十四年五月,贼猝至,百余人冒雨登城。日愉击杀之几尽,余贼
引去,城获全。日愉手中一矢,头项被二刃,死城上。事闻,赠太仆卿。贼既不得志去,
遂纵掠旁近州县。其冬再围南阳,攻陷之,参议艾毓初死焉。
    毓初,字孩如,米脂人,户部侍郎希淳曾孙也。崇祯四年进士。授内乡知县。生长
边陲,习战事。六年冬,流寇来犯。埋大砲名“滚地龙”者于城外,城中燃线发之,贼
死无算,遂解去。内乡与领邑淅川多深山邃谷,为盗窟,民居懔懔。毓初至,为设守备,
民得少安。明年冬,唐王聿键上言:“祖制,亲王所封地,有司早晚必谒见。今艾毓初
等皆不谒。”帝怒,悉逮下法司,而敕礼部申典制。已而王被逮,毓初获补官。屡迁至
右参议,分守南阳,与日愉却贼有功。自成用宋献策计,欲取南阳以图关中,复率大众
来寇。毓初偕总兵官猛如虎等坚守。贼攻入南门,会总督杨文岳援军至,贼引退。文岳
去,贼复攻之,食尽援绝,毓初题诗城楼,遂自缢。南阳知县姚运熙、主簿门迎恩、训
导杨气开亦死之。
    明年十月,自成再陷南阳,知府丘懋素骂贼不屈,阖门被害。是月,贼过扶沟,众
议城守,举人刘恩泽初尝以策干当事,多见用。县令騃不解事,恩泽痛哭曰:“吾不幸
从木偶人死。”自题楼壁曰:“千古纲常事,男儿肯让人。”明日,城陷,掷楼下以死。
    潘弘,字若稚,淮安山阳人。起家贡生。崇祯十三年为舞阳知县。时流贼披猖,土
寇亦间发,弘数讨败之。明年十一月,李自成、罗汝才既陷南阳,纵兵覆所属州县,将
攻舞阳,弘谕士民共拒。诸生虑贼屠城,请委曲纾祸,弘叱之去。贼薄城,发砲击之,
多毙。有小校善射,屡却贼。诸生潜遣人约降,贼复至。弘作告先圣文,自誓必死。诸
生潜开门,缚弘以献。贼索印,弘不予。胁降,怒骂不屈,乃支解之。子澄澜痛愤大哭,
投井死。
    时邓州、镇平、内乡、沁阳、新野相继陷。邓州知州刘振世,吏目李国玺,千户余
承廕、李锡,诸生丁一统、张五美、王钟、王子章、海宽、傅彦皆抗节死。镇平知县成
县钟其硕被执,骂贼死。内乡知县南昌龚新、新野知县四川韩醇,并不屈死。
    泌阳凡再陷。是年五月,张献忠破信阳,获左良玉旗帜,假之以登城。知县云南南
宁王士昌怀印端坐,被缚,谩骂死。临昌姚昌祚代之,甫数月,复陷。昌祚手斩数贼,
力屈死。典史雷晋暹率捕卒战死。又有武职王衍范、钱继功、海成俱死难。而邓州于十
年春为张献忠所破,知州孙泽盛、同知薛应龄皆战死,至是亦再陷云。
    陈豫抱,舞阳人。母段早寡,抚豫抱及其弟豫养、豫怀,皆为诸生,力田好学,善
承母志。崇祯十四年,流贼陷舞阳,母先赴井,三子从之。豫抱妻黄携其子默通,豫养
妻马携子默恒、默言俱从之。三世九人,一时尽节。
    时郡邑诸生死者甚众,录其著者。内乡许宣及二弟寀、宫,慷慨好义。贼陷邓州,
宣兄弟结里中壮士,直入其城,擒伪官,坚守许家寨。贼怒,攻破之,寀从母常先投井
死,宣、宫皆詈贼被杀,宫妻钟、寀妻陈并自经,其妹亦骂贼被杀。时称“许氏七烈”。
    贼之攻偃师也,张毓粹率二子佐有司固守,城陷,大骂,俱被杀。妻蔺与三女、二
孙悉赴井死。贼杀武同芳母,同芳喷血大骂,支解而死。刘芳名、刘芳世、蔺之粹、乔
于昆、蔺完馪、王光显、乔国屏、王邦纪、蔺相裔、张一鹭、张一鹏、牛一元皆抗节死。
芳名、完馪妻皆张氏,与邦纪妻高并从死。一鹭、一鹏父亦骂贼死。
    唐县许曰琮,早丧父。母殁,庐墓三年。城破,遁居南山。贼徵之不出,胁以死,
镌其背曰:“誓不从贼”,遂呕血而死。
    刘振之,字而强,慈谿人。性刚方,敦学行,乡人严重之。崇祯初,举于乡,以教
谕迁鄢陵知县。十四年十二月,李自成陷许州。知州王应翼被害,都司张守正,乡官魏
完真,诸生李文鹏、王应鹏皆死。自许以南无坚城。有奸人素通贼,倡言城小宜速降,
振之怒叱退之。典史杜邦举曰:“城存与存,亡与亡,人臣大义,公言是。”振之乃与
集吏民共守。贼大至,城陷,振之秉笏坐堂上。贼索印,不与,缚置雪中三日夜,骂不
绝口,乱刃交下乃死。初,振之书一小简,藏箧中,每岁元旦取视,辄加纸封其上。及
死,家人发箧,乃“不贪财、不好色、不畏死”三语也,其立志如此。赠光禄寺丞。邦
举,富平人。许被屠,鄢陵人恟惧,守者或遁走,邦举捕得,斩以徇。及城陷,自成欲
降之,邦举骂曰:“朝廷臣子,岂为贼用!”贼抉其舌,含血喷之,遂遇害。
    开封属邑多陷,殉难者,有费曾谋、魏令望、柴荐禋、杨一鹏、刘孔晖、王化行、
姚文衡之属。
    曾谋,铅山人,少师宏裔也。由乡举知通许,甫四旬,贼猝至。曾谋召父老曰:
“我死,若辈以城降,可免屠戮。”北向再拜,抱印投井死。令望,字于野,武乡人。
举进士,授商丘知县,调太康。寇至,固守不下。贼怒,攻破之,屠其城,令望阖门自
焚。荐禋,江山举人,知洧川,城陷,大骂死。一鹏,河津人。举崇祯九年乡试,为尉
氏知县,甫数月,政声四起。城破,骂贼死。孔晖,邵阳人。举天启元年乡试,知新郑,
固守不能支,遂死之。士民祀之子产祠。化行,知商水,城陷,被杀。代者文衡,莅任
数月,贼复至,携印赴井死。其小吏,则临颍千总贾廕序、长葛典史杜复春,乡居则长
葛举人孟良屏、诸生张范孔等,汜水举人张治载、马德茂,皆死之。
    李乘云,高阳人,举于乡。崇祯初,知浮山县。流贼数万来寇,乘云手发一矢毙其
魁,众遂遁。屡迁山西佥事。十四年秋,以才调河南大梁道,驻禹州。十二月,李自成
连陷鄢陵、陈留诸县,遂寇禹州。乘云誓死固守,贼多毙于砲。俄以十万众攀堞登,执
乘云使跪,乘云怒叱贼,贼捽而杖之,大骂不绝声。缚诸树攒射之,骂不已,断其舌,
乱刃交下而死。赠光禄卿。州先有徽王府,嘉靖时,王载埨有罪,爵绝,而延津等五郡
王皆被难。
    明年,贼犯开封,监军主事余爵、监军佥事任栋先后战死。栋,永寿人,由贡生为
莱州通判。崇祯四年,李九成等叛,栋佐知府硃万年共守。万年与巡抚谢琏为贼所诱执,
栋与同知寇化、掖县知县洪恩炤助大帅杨御蕃力拒。围解,论功进秩,屡迁保定监军佥
事。十四年从总督杨文岳南征,鸣皋镇之捷,与有功。寻与总兵虎大威破贼平峪,再破
之邓州。明年正月,从解开封围。寻战郾城,大捷。后从援开封,会左良玉大溃于硃仙
镇,贼来追,栋力战,殁于阵。余爵,禹州人。崇祯元年进士。历知抚宁、章丘。迁职
方主事,罢归。杨嗣昌出督师,请爵以故官参谋军事。嗣昌入蜀,命与张克俭同守襄阳。
城陷,爵脱走,从督师丁启睿于河南,破贼邓州。十五年,开封围急,监左良玉军往援,
战败被执,骂贼死。侄敦华亦遇害。栋赠太仆卿,爵太仆少卿。
    关永杰,字人孟,巩昌卫人。世官百户。永杰好读书,每遇忠义事,辄书之壁。状
貌奇伟,类世人所绘壮缪侯像。崇祯四年会试入都,与侪辈游壮缪祠。有道士前曰:
“昨梦神告:‘吾后人当有登第者,后且继我忠义,可语之。’”永杰愕然,颇自喜。
已果登第,授开封推官,强植不阿,民畏爱之。忧归,起官绍兴。迁兵部主事,督师杨
嗣昌荐其才,请用之军前,乃擢睢陈兵备佥事,驻陈州。陈故贼冲,岁被蹂躏,永杰日
夜为儆备。十五年二月,李自成数十万众来攻,永杰与知州侯君擢、乡官崔泌之、举人
王受爵等率士民分堞守。贼遣使说降,斩其头,悬之城上。贼怒,攻破之,永杰格杀数
贼,身中乱刃而死。
    君擢,字际明,成安人,起家举人。城围时,身先士卒,运木石击贼,城濠皆满。
后被缚,骂不绝口死。泌之,鹿邑人。进士。知雄县,调清苑,多所建竖。旧令黄宗昌
为御史,劾周延儒,延儒属保定知府摭宗昌罪。知府以属泌之,泌之曰:“杀人媚人可
乎!”知府愧且怒。会泌之迁户部主事,知府谓其侵陷钱粮三万,不听行。御史行部至,
泌之直前与知府角。御史以闻,下狱遣戍,久之释还。至是,遭变,用铁杖毙贼数人,
自刭死。守备张鹰扬力战被擒,不屈。受爵亦击杀数贼,大骂。并死之。赠永杰光禄卿,
君擢右参议,泌之复故官。受爵,宛平知县。
    有龚作梅者,年十七,父母俱亡,殡于舍。贼火民居,作梅跪柩前焚死。
    张维世,太康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历平阳知府,捕治绛州奸猾数十人,迁副使。
累官右佥都御史,代陈新甲巡抚宣府,视事甫旬日,坐失防,削籍遣戍,已而释还。崇
祯十五年二月,李自成陷睢州,犯太康。维世佐知县魏令望竭力拒守。城陷,抗节死。
    时中州缙绅先后死难者甚众。十三年,登封土寇李际遇因岁饥倡乱,旬日间众数万。
前凤阳通判姚若时居鲁庄,被执,诱之降,大骂死。族诸生不显亦死之。若时子诸生城,
思报父仇,数请兵讨贼。贼执之于路,亦抗骂死。陕州赵良栋,仕蓬莱教谕,罢归,寓
渑池。寇陷渑池,父子挺身骂贼死,子妇与孙亦赴井以殉。陕州之陷,平定知州梁可栋
大骂而死,淮安同知万大成投井死。商水陷,临汾知县张质抗贼死。西平陷,怀仁知县
杨士英死之,子妇王亦死。睢州陷,太平知府杜时髦不屈死。时髦,字观生,崇祯七年
进士。息县陷,贼召前项城教谕王多福欲官之,坚拒不赴。贼逼之,投缳死。其后以国
变死者,有洛阳阮泰,知广灵,解职归。闻京师陷,不食死,妻硃氏从之。睢州杨汝经,
崇祯十年进士。授户部主事,擢井陉兵备佥事。十七年,甘肃陷,巡抚林日瑞殉难,超
拜汝经右佥都御史,代之。行次林县,闻京师陷,将赴南京,至东明,率壮士百余骑还
讨林县伪官。遇贼,战败被执。伪官释其缚,屡说之降,不从,毙之狱。
    王世琇,字昆良,清苑人。崇祯十年进士。授归德推官,迁工部主事。十五年二月,
李自成陷陈州,乘胜犯归德。世琇将行,僚属邀共守,慨然曰:“久官其地,临难而去
之,非谊也。”遂与同知颜则孔、经历徐一源、商丘知县梁以樟、教谕夏世英、里居尚
书周士朴等誓众坚守。贼攻围七日,总督侯恂家商丘,其子方夏率家众斩关出,伤守者,
众遂乱。贼乘之入,世琇、则孔并遇害。则孔女闻之,即自缢。一源分守北城,杀贼多,
城陷,巷战,骂贼死。以樟中贼刃,久而复苏,妻张及子女仆从皆死,以樟竟获免。世
英持刀骂贼,死于明伦堂,妻石亦自刎。同死者,尚书士朴,工部郎中沈试,主事硃国
庆,中书侯忻,广西知府沈仔,威县知县张儒及举人徐作霖、吴伯胤、周士美等六人,
官生沈佖、侯矣等三人,贡生侯恒、沈诚、周士贵等八人,国学生侯悰、沈倜等四人,
诸生吴伯裔、张渭、刘伯愚等一百十余人。试,商丘人,大学士鲤之孙。作霖、伯胤、
伯裔、渭、伯愚,皆郡中名士。则孔,忻州人。一源,海盐人。世英,祥符人。士朴自
有传。贼既破归德,寻陷鹿邑,知县纪懋勋死之。陷虞城,署县事主簿孔亮死之。
    许永禧,曲沃人。由乡举为上蔡知县,多惠政。性耿介,嚬笑无所假。崇祯十五年
春,李自成遣数骑抵城下,胁降,永禧即督吏民城守。贼大呼曰:“今日不降,明日
屠!”众惧,永禧叹曰:“贼势披猖,弹丸邑岂能守,吾一死尽职而已!”众皆泣。明
日,贼果大至,守者惊溃。永禧具袍笏,北面再拜,据案秉烛端坐。贼入,遂自刭。
    时西平、遂平先后皆陷。西平知县高斗垣,繁峙人。崇祯十二年由贡生授官。为人
孤鲠,以清慎得名。城陷,被执不屈死。遂平知县刘英,贵州贡生,誓众死守。城陷,
骂贼死。
    上蔡既陷,有官篆者,以汝宁通判往摄县事。城中民舍尽毁,篆广招流亡,众观望
不敢入。会左良玉驻城南,兵士恣淫掠,众始入城依篆。村民遭难来醖,篆即入良玉营,
责以大义,夺还之。悍卒挟弓刃相向,篆坦腹当之,不敢害,民获完家室者甚众。是年
冬,汝宁陷,贼党贺一龙掠地上蔡。讹传土寇剽掠,篆出御之,陷阵死。篆,胶州人,
起家任子。
    李贞佐,字无欲,安邑人。少受业同里曹于汴之门,以学行著,后举于乡。崇祯十
四年除知郏县。初,李自成焚掠至郏,土寇导之,害前令邵可灼。贞佐至,则练乡兵,
括土寇财充饷,时出郊劳耕者,月课士。邑有姊妹二人抗贼死,拜其冢,祀以少牢。民
王锡胤有孝行,造庐礼之。士民大悦。明年二月,自成复来寇,贞佐集众死守。汝州吏
目顾王家,仁和人,抚贼有功,当迁,汝人乞留以助之。城陷,贞佐走拜其母曰:“儿
不忠不孝,陷母至此。”有劝微服遁者,不可,贼执之去,大骂。见贼杀人,辄厉声曰:
“驱百姓固守者,我也,妄杀何为!”贼割其舌,支解而死,母乔亦死。友人王昱,相
随不去,贼义之。昱收葬贞佐于南郊。岁寒食,乡人倾邑祭奠,广其冢至二亩余。赠河
南佥事。王家亦大声叱贼,贼乱刃斫死。子国诱贼发金墟墓间,用巨石击杀之,贼遂尽
杀郏人。
    郏有陈心学者,授知县,不谒选而归。其友周卜历举乡试,知内黄,以父丧归里。
自成陷郏,执两人欲官之,心学不从被杀。自成谓卜历曰:“为我执知县来,可代汝
死。”曰:“戕人以利己,仁者不为。”贼怒,并杀之。
    汝所辖四邑并陷。宝丰知县张人龙,遵化人。城陷,不屈死。妻年少,悍奴四人欲
乱之。妻饮以酒俾极欢,潜遣婢告丞尉,捕杀奴,乃扶榇旋里。鲁山知县杨呈芳,山海
卫人,有惠政。练总詹思鸾与进士宗麟祥等谋不轨,呈芳捕斩之。城陷,死。伊阳知县
孔贞璞,曲阜人。贼薄城,以守御坚,解围去。他日有事汝阳,道遇贼,被执,亦不屈
死。
    宝丰之陷也,举人李得笥短衣杂众中,为所执。贼谋主牛金星者,故举人也,劝贼
重用举人,贼所至获举人,即授以官。得笥终不自言,贼莫知其为举人也,役使之,不
肯,伺贼寐将刺之,贼觉,被杀。或告贼曰:“此举人也。”贼惧,弃其尸而去。
    时中州举人尽节者,南阳张凤翷、王明物,洛阳张民表,永城夏云醇,商城余容善,
光州王者琯,光山胡植,嵩县王翼明,并骂贼死。
    鲁世任,字愧尹,垣曲人。性端方,事亲孝。从安邑曹于汴学,又交绛州辛全,学
日有闻。天启末举于乡。崇祯十年知郑州,建天中书院,集士子讲肄其中,远近从学者
千人。十三年秋,给事中范士髦荐世任及临城诸生乔己百、内丘太原通判乔中和于朝,
称为德行醇儒,堪继薛瑄、陈献章之后。乞召试平台,置左右备顾问,不报。十五年,
流贼来犯,世任勒民兵御之河干,战败自刭死。士民祀之书院中。
    其年正月,贼陷襄城,知县曹思正被杀,训导张信骂贼不屈死,典史赵凤豸拒贼死。
复陷西华,知县刘伯骖怀印投井死。明年,汜水陷,知县周腾蛟亦死焉。
    伯骖,河间人。由岁贡生得官。贼信急,遣妻奉母归。及城被困,有劝出降者,立
斩之,登陴死守。贼驱其下为十覆,迭攻之,城遂陷,抗节死。
    腾蛟,香河举人。邑兵荒,抚字有术,以其间厘定徭役,民甚便之。城孤悬河畔,
县人吴邦清等于城南立七砦相掎角,摩天砦最险。土寇李际遇伺腾蛟往河北,急据之,
遂攻县城。腾蛟闻,力请于上官,救兵至,始解去。腾蛟念故城难守,迁县治于摩天砦
以扼贼冲。未几,贼大至,持十余日,势且不支,砦临河,可渡以免。腾蛟曰:“吾何
忍舍众独生!”遂自投于河。贼退,人从河滨获其尸,印悬肘间。
    河南凡八郡,三在河北,自六年蹂躏后,贼未再犯。其南五郡十一州七十三县,靡
不残破,有再破三破者。城郭丘墟,人民百不存一。朝廷亦不复设官。间有设者,不敢
至其地,遥寄治他所。其遗黎仅存者,率结山寨自保,多者数千人,少者数百。最大者,
洛阳则际遇,汝宁则沈万登,南阳则刘洪起兄弟,各拥众数万,而诸小寨悉归之。或附
贼,或受朝命,阴阳观望。独洪起尝官副总兵,颇恭顺。其后诸人自相吞并,中原祸乱
于是为极。至十六年四月,帝特下诏蠲五郡赋三年,谕诸人赦其罪,斩伪官者受职,捕
贼徒者赍金,复城献俘者不次擢用,然事已不可为矣。
    刘禋,字诚吾,中部人。祖仕,刑部郎中,以诤大礼廷杖。后与定李福达狱,下吏
遣戍。穆宗朝起太仆少卿,不就。父尔完,历知商丘、名山,有学行。禋性孝,母殁于
名山,四千里扶榇,过剑阁云栈,以肩任之。父少寐,爱听《史记》,禋每夕朗诵,俟
父熟寝乃已,崇祯四年,贼陷中部,禋负父走免。十四年由乡举授登封知县。土寇为乱,
禋练壮士,且守且战,寇不敢近。十五年,李自成陷其城,禋被缚。自成以同郡故欲降
之,禋叱曰:“岂有奕世清白吏肯降贼耶!”自成义之,遣贼将反覆说,禋执弥厉,乃
见杀。赠佥事。
    陈显元者,由副榜授新安知县。恶衣粝食,徒步咨疾苦。以城堞倾颓,寇至不能守,
率士民入保阙门寨。贼檄降,立碎其檄。及来犯,死守月余,力竭而陷。见贼怒骂。贼
大杀寨中人,显元叱曰:“守寨者,我也。百姓何辜,宁杀我!”贼怒,遂支解而死。
    当是时,河南被贼尤酷,故死事者尤多,其传隶未详者,开封之陷,则同知苏茂均,
通判彭士奇,大使徐升、阎生白皆死之。士奇,高要人,由乡举。河南之陷,则先后知
府亢孟桧、王廕长,通判白守文,训导张道脉,灵宝知县硃挺,或被执不屈,或陷城自
尽。孟桧,临汾人。廕长,吴桥人。并由乡举。南阳之陷,则叶县知县张我翼被害,新
野先后知县陈公、丘茂表皆死之。汝宁之陷,武臣则游击硃崇祖,千户刘懋勋、杨绍祖、
袁永基同子世廕,百户叶荣廕、张承德、李衍寿、阎忠国,皆力战死。崇祖妻孙、永基
母王亦死之。岁贡生林景暘,国学生赵得庚、杨道临等,诸生赵重明、费明栋、杨应祯、
李士谔等,皆死之。巡按御史苏京奉诏录上,凡二百四十九人。后因国变,诸籍散佚。
盖武职及州县末秩、举贡诸生,所遗者几什之五六。
    何燮,字中理,晋江人。举于乡。崇祯中,知亳州。州自八年后,寇贼交横,益以
饥馑,民死徙过半。燮尽心拊循,营战守具甚备。未几,山东、河南土寇迭至,燮战卢
家庙,生擒贼魁二人,刳其肠示众,抚降者数千人。十五年二月,李自成陷河南,居民
望风逃窜,城空不能守。贼至,执燮欲降之,骂不屈,断足剖胸而死,悬首市上三日,
耳鼻犹动。贼遂纵兵四出,霍丘、灵璧、盱眙皆陷。
    霍丘,八年春尝陷,至是再陷。知县左相申率兵巷战,力屈死之。巡检吴姓者,斗
死。灵璧知县唐良锐,全州举人。城陷,抗骂死。盱眙,先被陷,贼至,士民悉走,独
主簿胡渊不去。县故无城,渊持戟至龟山寺力斗,殪数人。贼骇欲遁,会马蹶被执,奋
骂而死。渊,永年人,起家贡生。
    赵兴基,云南太和人。崇祯初,以乡举通判庐州。贺一龙、左金王等五部据英、霍
二山,暑入秋出以为常。督师杨嗣昌遣监军佥事杨卓然招之,受侮而返。十四年六月袭
陷英山,知县高在飖抗贼死。十二月陷潜山,知县李胤嘉、典史沈所安素苛急,奸民导
贼执之,并不屈死。所安子亦死焉。
    十五年,张献忠为左良玉所败,走与诸部合,遂以三月攻舒城。逾月城陷,改为得
胜州,据之。遣其党分掠旁邑,游骑日抵庐州城下。兴基与知府郑履祥、经历郑元绶、
合肥知县潘登贵、指挥同知赵之璞、里居参政程楷分门守。监司蔡如蘅贪戾,民不附,
贼谍满城中不能知。五月,提学御史徐之垣以试士至,献忠遣其徒伪为诸生,袭儒冠以
入,夜半举砲,城中大扰。之垣、如蘅及履祥、登贵并缒城走。兴基时守水西门,闻变,
挺刃下戍楼与斗,斩数人,被创死。元绶、楷共守南薰门,元绶力斗死,楷不屈死。之
璞守东门,巷战死。
    贼乘势连陷含山、巢县、庐江及无为、六安,又陷太湖。知县杨春芳、典史陈知训、
教谕沈鸿起、训导娄懋履并死焉。
    庐州城池高深。八年春,贼百方力攻,知府吴太朴坚守不下。后屡犯,终不得志,
至是以计得之。履祥、登贵惧罪,委之兴基。总督史可法察其冤以闻,乃治守令罪,而
赠兴基河南佥事,楷光禄卿,元绶亦赠恤。
    方贼攻舒城,县令适以忧去,里居编修胡守恒与游击孔廷训督民兵共守。会游击纵
所部淫掠,士民遂叛降贼。城将陷,悍卒杀守恒。事闻,赠少詹事,谥文节。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