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八十 忠义四


    ○张允登郭景嵩  郭应响  张光奎杨于楷等  李中正马足轻等方国儒王绍正常存畏
 刘定国  何承光高日临等  庞瑜董三谟等尹梦鰲赵士宽等  卢谦张有俊等  龚元祥子
炳衡  姚允恭  王信史记言李君赐等  梁志仁单思仁等  王国训胡尔纯等  黎弘业马如
蛟等  张绍登张国勋等  王焘魏时光   蒋佳徵吴畅春等徐尚卿王时化等  阮之钿  郝
景春子鸣銮等  张克俭邝曰广等  徐世淳子肇梁  余塙等
    张允登,汉州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历知咸宁、咸阳,有善政。其成进士,出汤
宾尹之门,宾尹弗善也,而东林以宾尹故,恶之。举卓异,得刑部主事,累迁河西兵备
副使。鄜、延岁饥,亟遭盗,允登拊循备至,士民德之。崇祯四年闰十一月督饷至甘泉,
降卒潜与流贼通,杀知县郭永固,劫饷。允登力御,不敌死。鄜人素服迎其丧,哭声震
十里,罢市三日。
    当是时,流贼日炽,总督洪承畴往来奔击,日不暇给。逾月陷宜君,又陷葭州,佥
事郭景嵩死之。明年二月陷鄜州,兵备副使郭应响死之。应响,福清人,万历丙午举乡
试第一。宁塞余贼来犯,应响御之,斩贼常山虎等十五人。至是,混天猴率众夜突至,
应响登北关,集士卒拒守,手杀三贼,力不支遂死。事闻,赠光禄寺少卿,谥忠烈,予
祭葬,廕一子入监读书。
    张光奎,泽州人。仕至山东右参政。崇祯五年,流贼躏山西,监司王肇生以便宜署
歙人吴开先为将,使击贼,战泽州城西。贼败去,从沁水转掠阳城。开先恃勇渡沁,战
北留墩下,击斩数百人,砲尽无援,一军尽没。贼乃再犯泽州,光奎方里居,与兄守备
光玺、千总刘自安等率众固守八日,援兵不至,城陷,并死之。泽,大州也,远近为震
动。事闻,赠光禄卿,光玺等赠恤有差。
    是岁,紫金梁等寇辽州,里居行人杨于楷与主事张友程,佐知州信阳李呈章拒守,
力屈城陷,于楷被执,骂贼死。呈章、友程及举人赵一亨、侯标并死之。明年六月,贼
陷和顺,里居昌平副使乐济众被伤,不屈,投井死。赠于楷光禄少卿,济众太仆少卿。
有徐明扬者,浮梁人,由选贡生为平顺知县。六年四月,贼来犯,设策守御,城破不屈
死。
    李中正,卢氏人。万历末,举会试,以天启二年赴廷对,授承天府推官,迁兵部主
事。崇祯初,谢病归。六年,群盗大乱河北。其冬,乘冰渡河,遂由渑池犯卢氏。中州
承平久,不设备。骤闻贼至,吏民惶駴,知县金会嘉弃城遁。十二月,贼入城,中正勒
家众及里中壮士奋击,众寡不敌,力战死。贼纵掠城中,执举人靳谦书,使跪,不屈,
大骂而死。
    贼以是冬始入河南,自是屡陷名城,杀将吏无算,乡官举贡多被难。其宜阳马足轻,
灵宝许煇,新安刘君培、马山、李登英,偃师裴君合,陕州张我正、张我德,孟津孙挺
生,嵩县傅世济、李佩玉,上蔡刘时宠辈,则先后以布衣抗节显。
    足轻,性孝友。弟惑妇言,迫分产,乃取田硗薄者自予。万历末,岁大凶,出粟六
百石以振,焚券千余。崇祯六年冬,流贼渡河而南,挈家避之石龙崖。三女皆殊色,虑
贼污,悉投崖死。足轻被执,厉声大骂。贼怒,并三子杀之。家众皆遇害,惟存次子骏
一人,后登乡荐。煇为县阴阳官,为贼所掠,大骂见杀。
    君培有义行,携子及从孙避难,道遇贼,欲杀其从孙。君培曰:“我尚有男,此子
乃遗孤,幸舍之而杀我。”贼如其言,二子获免。
    山性刚直,土寇于大中陷新安,获山,使负米。叱曰:“我天朝百性,肯为贼负米
邪!”大骂而死。登英亦以骂贼死。
    君合幼孤,母苦节,孝养惟谨。贼至,聚众保沙岸寨。攻围十昼夜不克,说之降,
大骂不从。寨破,被磔。
    我正素豪侠,集众保乡里,一方赖之。十四年勒众御贼,馘三人。俄贼大至,众悉
奔,奋臂独战。贼爱其男,欲生致之,诟骂自刎死。我德知贼至,恐妻子受辱,驱一家
二十七人登楼自焚。
    挺生精星术,预卜十五年有寇祸,编茅河渚以居。贼踪迹得之,语其妻梁氏曰:
“此匹夫徇义之秋也。”夫妇对泣,诟贼而死。世济与兄世舟并为土寇于大中所执,将
杀之。兄弟相抱泣,贼议释其一,世济即夺贼刀自杀,世舟获免。
    佩玉者,御史兴元孙也。崇祯末,中州尽残,佩玉结遗民捍乡井,与邻寨相掎角,
往往尾贼后,夺其辎重。贼惮之,不敢出其境。后大举围别寨,佩玉往救,力战而死,
里人聚哭之。
    时宠有孝行。贼陷城,其父宗祀以年老不能行,命之速避,遂自杀。时宠恸哭,刺
杀一子、三女,夫妇并自刭。其妹适归宁,亦从死,一家死者八人。
    方国儒,字道醇,歙县人。四岁失父,奉母以孝闻。天启元年举于乡。崇祯间,授
保康知县。流贼大入湖广,将吏率望风先奔。保康小邑素无兵,七年正月贼至,国儒急
率乡兵出御,力不支,城遂陷。亡何,贼退,国儒还入城。逾月复至,督吏民固拒。贼
至益众,复陷。国儒官服坐堂上,被执大骂,身中七刃死。
    贼陷竹谿,训导王绍正死之。谷城举人常存畏会试赴京,道遇贼,欲劫为首领,骂
不绝口死。他贼犯兴山,知县刘定国坚守。城将陷,遣吏怀印送上官,骂贼死。
    何承光,贵州镇远人。万历四十年举于乡。崇祯中,历夔州同知。七年二月,贼由
荆州入夔门,犯夔州。副使周士登在涪州,城中仓猝无备,通判、推官、知县悉遁。承
光摄府事,率吏民固守,力竭城陷。承光整冠带危坐,贼入杀之,投尸于江。事闻,赠
承光夔州知府。
    自贼起陕西,转寇山西、畿辅、河南、北及湖广、四川,陷州县以数十许,未有破
大郡者,至是天下为震动。
    其他部自汉中犯大宁,知县高日临见势弱不能守,啮指书牒乞援上官,率众御之北
门。兵败被执,大骂不屈,贼碎其体焚之。训导高锡及妻女,巡检陈国俊及妻,皆遇害。
日临,字俨若,鄱阳恩贡生。
    贼陷夔州,他贼即以次日陷巫山,通江巡检郭缵化阵没,通江指挥王永年力战死。
至四月,守备郭震辰、指挥田实击贼百丈关,兵败被执,骂贼死。
    庞瑜,字坚白,公安人。家贫,躬耕自给。夏转水灌田,执书从牛后,朗诵不辍。
由岁贡生授京山训导。崇祯七年擢陕西崇信知县。县无城,兵荒,贫民止百余户。瑜知
贼必至,言于监司陆梦龙,以无兵辞。瑜集士民筑土垣以守,流涕誓死职。闰八月天大
雨,土垣尽圮。贼掩至,瑜急解印遣家人赍送上官,端坐堂上以待。贼至,捽令跪。瑜
骂曰:“贼奴敢辱官长!”拔刀胁之,骂益厉。贼掠城中无所有,执至野外,剖心裂尸
而去。赠固原知州。
    时贼尽趋秦中,长吏多殉城者。
    山阳陷,知县董三谟,黎平举人也,及父嗣成、弟三元俱死之,妻李氏亦携子女偕
死。赠光禄丞,立祠,与嗣成、三元并祀,妻女建坊旌表。
    吉永祚,辉县人。为凤县主簿,谢事将归。会贼至,知县弃城遁,永祚倡义拒守。
城陷,北面再拜曰:“臣虽小吏,尝食禄于朝,不敢以谢事逃责。”大骂死之。子士枢、
士模皆死。教谕李之蔚、乡官魏炳亦不屈死。永祚赠汉中卫经历,余赠恤有差。
    娄琇知泾州。闰八月,城陷死,赠太仆少卿。
    蒲来举知甘泉。贼来犯,守备孙守法等拥兵不救。城破,来举手刃一贼,伤六贼而
后死。赠光禄少卿。
    吕鸣世,福建人。由恩贡生为麟游知县。兵燹后,拊居民有恩。城陷,贼不忍加害,
自绝食六日卒。
    有宋绪汤者,耀州诸生,被获,大骂死。
    尹梦鰲,云南太和人。万历时举于乡。崇祯中知颍州。八年正月方谒上官于凤阳,
闻流贼大至,立驰还。贼已抵城下,乃偕通判赵士宽率民固守。城北有高楼瞷城中,诸
生刘廷传请先据之,梦鰲以为然。而廷传所统皆市人,不可用。贼遂据楼以攻,且凿城,
颓数丈,城上人皆走,止之不可。梦鰲持大刀,独当城坏处,杀贼十余人,身被数刃。
贼众毕登,遂投城下乌龙潭死,弟侄七人皆死之。
    廷传者,故布政使九光从子,任侠好义,亦骂贼死。九光子廷石分守西城,中贼刃
未绝,口授友人方略,令缮牍上当事,旋卒。
    士宽,字汝良,掖县人。由门廕为凤阳通判,驻颍州。以正旦诣郡城,闻警,一日
夜驰三百里返州。城陷,率家众巷战,力竭,亦投乌龙潭死。妻李携三女登楼自焚,仆
王丹亦骂贼死。乡官尚书张鹤鸣、弟副使鹤胜、子大同,中书舍人田之颖,知县刘道远,
光禄署正李生白,训导丁嘉遇,举人郭三杰,诸生韩光禄等,皆死之。
    光祖,进士献策父也,被执,贼捽使跪。叱曰:“吾生平读书,止知忠义。”遂大
骂。贼杀之,碎其尸。妻武偕一妹、一女并献策妻李赴井死。妾李方有娠,贼剖腹剔胎
死。次子定策、孙日曦骂贼死,独献策获存。时被难者共一百三人,城中妇人死节者三
十七人,烈女八人。颍州忠烈,称独盛云。
    颍州卫隶河南,流贼至,指挥李从师、王廷俊,千户孙升、田三震,百户罗元庆、
田得民、王之麟俱乘城战死。贼既陷颍州,屠其民。其别部即以是月由寿州犯凤阳。
    凤阳故无城,中都留守硃国相率指挥袁瑞徵、吕承廕、郭希圣、张鹏翼、周时望、
李郁、岳光祚,千户陈弘祖、陈其忠、金龙化等,以兵三千逆贼上窑山,多斩获。俄贼
数万至,矢集如蝟,遂败,国相自刎死,余皆阵没。贼遂犯皇陵,大肆焚掠。
    知府颜容暄囚服匿于狱,释囚获之,容暄大骂,贼杖杀之。血浸石阶,宛如其像,
涤之不灭。士民乃取石立冢,建祠奉祀。
    推官万文英卧病,贼索之。子元亨,年十六,泣语父曰:“儿不得复事亲矣!”出
门呼曰:“若索官,何为?我即官也。贼絷之。顾见其师万师尹亦被絷,绐贼曰:“若
欲得者,官尔。何絷此贱隶?”贼遂释之。元亨乃极口大骂。贼怒,断胫死,文英获免。
    容暄,漳浦人。文英,南昌人。皆进士。一时同死者,千户陈永龄、百户盛可学等
四十一人,诸生六十六人。举人蒋思宸闻变,投缳死。
    后给事中林正亨录上其状,赠梦鰲光禄少卿,士宽光禄丞,余赠恤有差。
    卢谦,字吉甫,庐江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授永丰知县。擢御史,出为江西右参
政,引疾归。崇祯八年二月,流贼犯庐江,士民具财帛求免,贼伪许之。俄袭陷其城,
谦服命服,危坐中门。贼至,欲屈之,骂曰:“吾朝廷宪臣,肯为贼屈邪?鼠辈灭亡在
即,安敢无礼!”贼怒杀之,投尸于池,池水尽赤。举人张受、毕尹周亦不屈被杀。是
年正月,贼陷霍丘,县丞张有俊,教谕倪可大,训导何炳,乡官田既庭、戴廷对,举人
王毓贞死焉。贼陷巢县,知县严觉被执不屈,一门皆死。二月犯太湖,知县金应元据城
东大濠以守。奸人导贼渡濠,执应元,斫之未殊,自经死。训导扈永宁亦死之。谦赠光
禄卿,余赠恤如制。觉,归安人。应元,浙江山阴人。皆举人。
    龚元祥,字子祯,长洲人。举于乡。崇祯四年为霍山教谕,厉廉隅,以名教自任,
与训导姚允恭友善。八年,贼陷凤阳,元祥偕县令守御。贼掩至,令逸去,元祥督士民
固守。或劝之避,元祥曰:“食禄而避难,不忠。临危而弃城,不义。吾平日讲说者谓
何?倘不测,死尔。”及贼陷城,元祥整衣冠危坐。贼至,侃侃谕以大义。贼欲屈之,
厉声曰:“死即死,贼辈何敢辱我!”贼怒,执之去,骂不绝口,遂遇害。子炳衡号呼
骂贼,贼又杀之。阅五日,允恭敛其尸,即自缢,适令至,解免。越日,贼复入,允恭
卒死之。事闻,赠元祥国子助教,建祠曰忠孝,以其子配。允恭亦被旌。
    王信,陕西宁州人。父殁,庐墓三年。母殁,信年已六十,足不逾阈者三年。崇祯
初,由岁贡生除灵璧训导,迁真阳知县。八年二月出抚土寇,会流贼猝至,被执,使谕
降罗山、真阳。信大骂不从,断头剖腹而死。阅四日,其子来觅,犹舒指握子手。赠光
禄丞,建祠奉祀。
    史记言,字司直,当涂人。崇祯中举人,由长沙知县迁知陕州。陕当贼冲,记言出
私财募士,聘少室僧训练之。八年冬十一月,流贼犯陕,记言御之,斩数十级,生擒二
十余人。老回回愤,率数万人攻城,不克,乘雪夜来袭,而所练士方调他郡,城遂陷。
记言纵火自焚,两僧掖之出曰:“死此,何以自明?”乃越女墙下。贼追获之,令降,
叱曰:“有死知州,无降知州也!”遂被杀。指挥李君赐杀数贼而死。训导王诚心,里
居教谕张敏行、姚良弼,指挥杨道泰、阮我疆,镇抚陈三元,亦不屈死。是月,贼陷卢
氏,知县白楹自刭。十年九月陷渑池,知县李迈林死之。记言赠光禄少卿,余赠恤有差。
    梁志仁,南京人,保定侯铭之裔也。万历末年举于乡。崇祯六年授衡阳知县,调罗
田。贼大扰湖广,志仁日夕儆备。罗汝才谓左右曰:“罗田城小易克,然梁君长者,吾
不忍加兵。俟其去,当取之。”会邑豪江犹龙与贼通,志仁捕下狱。犹龙知必死,潜导
汝才别校来攻。八年二月猝攻城。志仁急偕典史单思仁、教谕吴凤来、训导卢大受督民
守御。城陷,志仁持长矛巷战,杀六贼。力屈被絷,抑使跪。骂曰:“我天子命官,肯
屈膝贼辈邪!”贼怒,碎其支体,焚之。妻唐被逼,大骂,夺贼刀不得,口啮贼手,遂
遇害。思仁等亦不屈死。汝才在英山,闻之,驰至罗田,斩其别校,曰:“奈何擅害长
者!”以锦绣敛其夫妇尸。凤来,福建举人。大受,宝庆贡生。诏赠志仁蕲州知州,思
仁罗田主簿,凤来国子助教,大受学录,廕子,祭葬有差。
    王国训,字振之,解州人。天启二年进士。历知金乡、寿张、滋阳、武清。坐大计,
久之,补调扶风。国训性刚严,耻干进,故官久不迁。崇祯八年秋,贼来犯,偕主簿夏
建忠、典史陈绍南、教谕张弘纲、训导陈繻婴城固守。阅两月,外援不至,城陷,骂贼
死。建忠等亦不屈死。赠国训光禄少卿,建忠等皆赠恤。
    当是时,大帅曹文诏、艾万年等并战殁,贼势益张,关中诸州县悉残破。八月,贼
陷永寿,杀知县薄匡宇。寻陷咸阳,杀知县赵跻昌。
    其时长吏以死闻者,陇州知州胡尔纯,自经死。延长知县万代芳与教谕谭恩、驿丞
罗文魁协力守城,城陷皆死之。代芳妻刘、妾梁从死。尔纯,山东人,赠光禄少卿。代
芳赠光禄丞,妻妾建坊旌表。恩等亦赐祭。
    有孙仲嗣者,肤施人,由贡生为阶州学正。当事知其才,委以城守。贼大至,尽瘁
死守。城破,与妻子十余人并死之。赠国子博士。又有杨呈秀,华阴人。由进士历官顺
庆知府,大计罢归。贼攻城,佐有司御贼以死,赠恤如制。
    黎弘业,字孟扩,顺德人。由举人知和州。崇祯八年,流贼犯和州,御却之。十二
月复至,与乡官马如蛟募死士,登陴固守。城将陷,弘业系印于肘,跪告其母曰:“儿
不肖,贪微官以累母,奈何!”母李泣谕曰:“汝勿以我为意,事至此,有死而已。”
遂自缢。妻杨、妾李及女四人继之。弘业北面恸哭再拜,自刎未殊,濡颈血大书曰:
“为臣尽忠,为子尽孝,何惜一死。”贼入,伤数刃而死。赠太仆少卿,任一子。判官
钱大用偕妻妾子妇俱死。吏目景一高被创死。学正康正谏,祁门人,举人。偕妻汪、子
妇章赴水死,赠国子监丞。训导赵世选不屈死,赠国子学录。
    马如蛟,字腾仲,州人。天启二年进士。授浙江山阴知县,有清操。崇祯元年征授
御史,劾罢魏忠贤党徐绍吉、张讷。出按四川,蜀中奸民悉以他人田产投势家,如蛟列
上十事,永革其弊。还朝,监武会试。武举董姓者,以技勇闻于帝,及入试,文不中程,
被黜。帝怒,黜考官,如蛟亦落职。八年论平邦彦功,复故官,以父忧未赴。流贼至,
如蛟倾赀募士,佐弘业固守。麾壮士出击,两战皆捷。贼将奔,会风雪大作,不辨人色,
守者皆溃,贼遂入城。如蛟急下令,能击贼者,予百金,须臾得百余人。巷战,贼多伤,
力屈,遂战死。兄盐运司判官如虬、诸生如虹及家属十四人皆死。事闻,赠太仆少卿,
官一子。
    张绍登,字振夫,南城人。崇祯中举人,知应城县。九年,贼来犯,偕训导张国勋、
乡官饶可久悉力御之。国勋曰:“贼不一创,城不易守。”率壮士出击,力战一日夜,
斩获甚众。贼去,邑侍郎王瑊之子权结怨于族党,怨家潜导贼复来攻。国勋佐绍登力守,
而乞援于上官。副将邓祖禹来救,守西南,国勋守东北,绍登往来策应。会贼射书索权,
权惧,斩北关以出,贼乘间登南城。绍登还署,端坐堂上,贼至,奋拳击之。群贼大至,
乃被杀。贼渠叹其忠,以冠带覆尸,埋堂侧。
    国勋,黄陂岁贡生。贼既入,朝服北面拜,走捧先圣神主,拱立以待。贼遂焚文庙,
投国勋于烈焰中。祖禹亦不屈死。
    可久,幼孤,事母孝,举于乡。知大兴县。崇祯初,疏请更《三朝要典》,时奄宦
擅权,谪光禄典簿。迁应天府推官、刑部主事,历知府,丁艰归。贼入,语妻程曰:
“臣死忠,妇死节,分也。”于是妻女相对自经。可久被执,贼强之拜,曰:“头可断,
膝不可屈也!”遂遇害。瑊为贼支解。
    事闻,赠绍登尚宝少卿,国勋国子学正。
    王焘,字浚仲,昆山人。少孤贫,九岁为人后。族人有谋其产者,焘举以让之,迎
养嗣祖母及母惟谨。万历末,举于乡,由教谕历随州知州。州经群盗焚掠,户不满千。
焘训民兵,缮守具。土寇李良乔为乱,歼灭之。十年正月,大贼奄至。焘且守且战,击
斩三百余人。贼攻益力,相持二十余日。天大风雪,守者多散。焘知必败,入署,整冠
带自经。贼焚其署,火烛不及焘死所,尸直立不仆,贼望见骇走。已,觅州印,得之焘
所立尺士下。事闻,赠太常少卿。福王时,赐谥烈愍,建双忠祠,与同邑蔡懋德并祀。
    有魏时光者,南昌人。善舞双刀。崇祯九年夏,为广济典史。邑遭残破,长吏设排
兵三百人,委之教练。其冬,贼据蕲州河口,惮时光不敢渡。时光益募死士,夜袭其营,
手杀数贼,贼不敢逼。俄贼大至,部卒皆散,时光单骑据高坡,又杀数人。贼环绕之,
靷断被执,不屈死。其兄陈于上官,却不奏。兄愤发病死,友人收殓之,哭尽哀,曰:
“弟为国死,兄为弟死,吾独不能表暴之乎!”具牍力陈,乃奏闻。赠广济主簿,予恤
典。
    蒋佳徵,灌阳人。天启四年举于乡。崇祯中,知盱眙县,有声。县故无城,佳徵知
贼必至,训民为兵。十年秋,贼果来犯,设伏要害,亲率兵往诱,贼歼甚众。贼怒,环
攻之,力战死。母闻之,亦投缳死。兵部议赠奉训大夫、尚宝少卿。未几,巡按御史言
佳徵子忠母义,宜赐谥廕,以植伦常。乃建表忠祠,并母奉祀。
    同时江北死难者,有吴畅春。崇祯八年为潜山天堂寨巡检,练乡兵防贼。明年冬,
贼至,夜设燎,大惊去之。逾年,贼再至,畅春死守,力屈,仰天叹曰:“吾得死所
矣!”手刃数贼,被执不屈死。赠迪功郎、安庆府经历,廕子所镇抚。
    又有王寅,钱塘人。膂力绝人,举武乡试,以父征播功为千户。崇祯中,擢抚标守
备。见步卒脆弱,诧曰:“曩戚将军练浙兵,闻天下,今若尔邪!”督教之,卒始可用。
十年迁龙江都司,调赴泗州护祖陵。贼来犯,寅曰:“贼众我寡,及其未集,可破也。”
卷甲疾趋,至盱眙,斩其先锋一人。战自午迄申,贼来益众,与守备陈正亨陷阵死。赠
镇国将军、都指挥佥事。正亨赠昭勇将军、指挥使。并官一子。
    徐尚卿,南平人。举于乡,知剑州。崇祯十年十月,李自成、惠登相等以数十万众
入四川,大将侯良柱败殁于广元,遂攻陷昭化,知县王时化死之。尚卿知贼必至,集士
民泣曰:“城必不能守,若辈速去,吾死此。”众泣,请偕去,尚卿不可。阅二日,城
陷,投缳死,吏目李英俊从之。贼遂长驱陷江油、彰明、安县、罗江、德阳、汉州,吏
民皆先遁。寻掠郫县,主簿张应奇死之。陷金堂,典史潘孟科死之。是月也,贼陷州县
三十六,以死事闻者四人。事定,赠尚卿右参议,时化光禄丞,应奇按察司知事,孟科
将仕郎,并赐恤典。时化,湖广人,举乡试第一。
    阮之钿,字实甫,桐城诸生。崇祯中,下诏保举人才,同郡谕德刘若宰以之钿应,
授谷城知县。十一年正月,之钿未至,张献忠袭陷其城,据以求抚。总理熊文灿许之,
处其众数万于四郊,居民汹汹欲窜。之钿至,尽心调剂,民稍安,乃上疏言:“献忠虎
踞邑城,其谋叵测。所要求之地,实兵饷取道咽喉,秦、蜀交会脉络,今皆为所据。奸
民甘心效用,善良悉为迫胁。臣守土牧民之官,至无土可守,无民可牧。库藏殚虚,民
产被夺,无赋可征。名虽县令,实赘员尔。乃庙堂之上专主抚议,臣愚妄谓抚剿二策可
合言,未可分言,致损国威,而挫士气。”时不能用。贼众渐出野外行劫,之钿执之以
告其营将,稍置之法。及再告,皆不应,曰:“官司不给饷耳,得饷自止。”由是村民
徙亡殆尽,遂掠及阛阓。稍拒,辄挺刃相向,日有死者,一城大嚣。监军佥事张大经奉
文灿令来镇抚,亦不能禁。
    明年,献忠反形渐露,之钿往说之曰:“将军始所为甚悖,今幸得为王臣,当从军
立功,垂名竹帛。且不见刘将军国能乎?天子手诏进宫,厚赍金帛,此赤诚效也。将军
若疑天朝有异论,之钿请以百口保。何嫌何疑,而复怀他志。”献忠素衔之钿,遂恶言
极骂之。之钿忧愤成病,题数语于壁,自誓以死,遂不视事。至五月,献忠果反,劫库
纵囚,毁其城。之钿仰药未绝,献忠遣使索印,坚不予,贼遂杀之。旋纵火焚公署,骸
骨为烬。而大经为贼劫去,不能死。迨玛瑙山战败,偕贼将曹威等出降,士论丑之。之
钿后赠尚宝少卿。
    郝景春,字和满,江都人。举于乡,署盐城教谕,坐事罢归。起陕西苑马寺万安监
录事,量移黄州照磨,摄黄安县事。甫三日,群贼奄至,坚守八日夜,始解去。
    崇祯十一年,擢知房县。罗汝才率九营之众请降于熊文灿,文灿受之。汝才犹豫,
景春单骑入其营,偕汝才及其党白贵、黑云祥歃血盟。汝才诣军门降,分诸营于竹谿、
保康、上津,而自与贵、云祥居房县之野。当是时,郧阳诸属邑,城郭为墟,独房赖景
春拊循,粗可守。及大众杂处,居民日惴惴。景春乃与主簿硃邦闻、守备杨道选修守具,
辑诸营。
    明年五月,张献忠反谷城,约汝才同反。景春子鸣銮,诸生也,力敌万夫,谓父曰:
“吾城当贼冲,而羸卒止二百,城何以守?”乃擐甲诣汝才曰:“若不念香火盟乎?慎
毋从乱。”汝才佯诺。鸣銮觉其伪,归与道选授兵登陴,而献忠所遣前锋已至,击斩其
将上天龙。遣使缒城乞援于文灿,凡十四往,不报。
    已而贼大至,献忠兵张白帜,汝才兵张赤帜,俄二帜相杂,环城力攻。贵、云祥策
马呼曰:“以城让我,保无他也。”献忠又以张大经檄谕降,景春大骂碎之。鸣鸾且守
且战,阅五日,贼多死。乃负板穴城,城将崩,鸣銮热油灌之。又击伤献忠左足,杀其
所爱善马。乃用间入贼垒,阴识献忠所卧帐,将袭擒之。指挥张三锡启北门揖汝才入,
道选巷战死。大经使汝才说景春降,怒不答。问库藏储蓄安在,叱曰:“库藏若有物,
城岂为汝陷!”贼怒,杀一典史、一守备恐之,卒不屈,与鸣銮俱被杀。仆陈宜赤死之。
邦闻及其家人并不屈死。事闻,赠景春尚宝少卿,建祠奉祀,道选等亦赠恤。已,帝召
见辅臣贺逢圣,备述其死事状,改赠太仆少卿。三锡后为官军所获,磔死。
    张克俭,字禹型,屯留人。崇祯四年进士。授辉县知县。六年春,贼犯武安,守备
曹鸣鹗战死,遂犯辉县。克俭乘城固守,贼不能下,屯百泉书院,三日而去。迁兵部主
事,被荐召对,称旨。十二年擢湖广佥事,监郧、襄诸军。杨嗣昌镇襄阳,深倚仗之。
张献忠、罗汝才之败也,小秦王、浑世王、过天星等皆降,嗣昌处之房、竹山中,命克
俭安辑。而诸贼得免死牌,莫肯散,自择便地,连营数百里。时河南、北大饥,流民就
食襄、汉者日数万,降卒多阑入流民中。克俭深忧之,上书嗣昌曰:“襄阳自古要区,
本朝筦钥献陵,视昔尤重。近两河饥民云集,新旧降丁逼处其间,一夫叫呼,即足致乱。
况秦兵以长、武之变,西归郧、房。军府粗立,降营棋置,奚啻放虎自卫。紫、汉、西、
兴,初无重门之备,何恃不恐。”嗣昌不以为意,报曰:“昔高仁厚六日降贼百万,迄
擒阡能,监军何怯耶?”及嗣昌入蜀,委克俭以留务。录破贼功,加右参议,监军如故。
未几,以本官移守下川南道,郧阳巡抚袁继咸奏留之。
    十四年二月擢右佥都御史,巡抚河南。未闻命,献忠令人假督府军符诳入襄阳城。
克俭不能辨,夜分,贼从中起,焚襄王府。克俭仓皇奔救,为贼所执,大骂死。推官邝
曰广、摄县事李大觉、游击黎民安死焉。
    曰广,番禺人。崇祯十年进士。居官有守。奉檄核军储于荆州,甫还任而难作,中
刃死,妻子女俱遇害。大觉,字觉之,金谿人。由乡举知谷城,兼署襄阳县。闻变,系
印于肘,缢死堂上。民安,大觉同县人。城中火起,率所部千余人搏战,矢尽被缚,抗
骂死。独知府夏邑王承曾遁免。
    初,献忠败于玛瑙山,其妻敖氏、高氏被获,他将搜山,又获其军师潘独鰲,皆系
襄阳狱。承曾年少轻佻,每夕托问贼中情形,与献忠二妻笑语。狱吏又多纳贼金,禁防
尽弛,独鰲等脱桎梏恣饮。嗣昌移牒戒之,承曾笑曰:“是岂能飞至耶?”及是,独鰲
果从狱中起,承曾率众夺门走。事闻,命逮治。时河南亦大乱,久逮不至,未知所终。
    徐世淳,字中明,秀水人。父必达,字德夫,万历二十年进士。知溧水县,筑石臼
湖堤,奏除齐泰姻戚子孙军籍二十六家。累迁吏部考功郎中,与吏科给事中储纯臣同领
察事。纯臣受赃吏赇,当大计日,必达进状请黜纯臣,面揖之退,一座大惊。迁光禄丞,
陈白粮利弊十一事,悉允行。进少卿,巡漕御史孙居相以船坏不治,请雇民船济运,必
达争止之。天启初,以右佥都御史督操江军。白莲贼将窥徐州,必达募锐卒会山东兵击
破之。迁兵部右侍郎,以拾遗罢归,卒。
    世淳,崇祯中举人。十三年冬,历随州知州。州尝被贼,居民萧然。世淳知贼必复
至,集士民誓以死守。会岁大荒,士多就食粥厂,叹曰:“可使士以馁失礼乎?”分粟
振之。溃兵过随索饷,世淳授兵登陴,而单骑入见军帅曰:“军食不供,有司罪也。杀
我足矣,请械我以见督师。”帅气夺,敛众去。
    明年三月,张献忠自襄阳来犯,世淳寝食南城谯楼,晓夜固守,告急于巡抚宋一鹤。
一鹤遣兵来援,为监司守承天者邀去。守月余,援绝力穷,贼急攻南城,而潜兵堕北城
以入。世淳命子肇梁薶印廨后,勒马巷战,矢贯颐,耳鼻横断,坠马,乱刃斫死。肇梁
奔赴,且哭且骂,贼将杀之,呼州人告以薶印处,乃死。世淳妾赵、王及臧获十八人皆
死。后赠太仆少卿,建祠,以肇梁祔。
    随自十年正月陷,及是再陷,至七月复陷,判官余塙死焉。三陷之后,城中几无孑
遗。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