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七十八 忠义二


    ○王冕龚谅陈闻诗董伦  王鈇钱泮  钱錞唐一岑硃裒齐恩  孙镗  杜槐  黄钏陈见
等王德  叔沛  汪一中王应鹏  唐鼎苏梦暘韦宗孝  龙旌  张振德章文炳等董尽伦李忠
臣   高光等龚万禄李世勋  翟英等  管良相李应期等 徐朝纲杨以成   孙克恕郑鼎
姬文胤孟承光硃万年  秦三辅等  张瑶王与夔等何天衢杨于陛
    王冕,字服周,洛阳人。正德十二年进士。除万安知县。宸濠反,长吏多奔窜。冕
募勇壮士,得死士数千人,从王守仁攻复南昌。宸濠解安庆围,还救,至鄱阳湖,两军
相拒。濠尽出金制犒士,殊死战,官军不利。冕密白守仁,以小艇实苇于中,拟建昌人
语,就贼舰,乘风举火。濠兵大惊,遂溃败,焚溺死者无算。濠易舟,挟宫人遁。冕部
卒棹渔舟,追执之。宸濠平,守仁封新建伯,而冕未及叙,坐他事落职。既而录前功,
擢兵部主事,巡视山海关。
    嘉靖三年十二月,辽东妖贼陆雄、李真等作乱,突入关。侍吏欲扶冕趋避,冕不可,
曰:“吾有亲在。”急趋母所,执兵以卫。贼至,母被伤,冕奋前救之,被执。胁以刃,
大骂,遂见害。诏赠光禄少卿,有司祠祀。
    世宗嗣位之岁,宁津盗起,转掠至德平。知县龚谅率吏民御之,力屈,被杀。赠济
南通判,恤其家。
    陈闻诗,字廷训,柘城人。嘉靖中举于乡,以亲老,绝意仕进。亲殁,居丧哀毁。
三十二年秋,贼师尚诏陷归德,闻闻诗名,欲劫为帅。已,陷柘城,拥之至,诱说百端,
不屈。引其家数人斩之,曰:“不从,灭而族。”闻诗绐曰:“必欲吾行,毋杀人,毋
纵火。”贼许诺,拥以行。闻诗遂不食,至鹿邑自经死。
    董伦,归德检校也。尚诏入归德,知府及守卫官皆遁。伦率民兵巷战,被执,垂死
犹手刃数贼。妻贾及童仆皆从死。诏赠闻诗凤阳同知,伦归德同知,并立祠死所。
    王鈇,字德威,顺天人。嘉靖二十九年进士。授常熟知县。滨海多大猾,匿亡命作
奸,鈇悉贳其罪。倭患起,鈇语诸猾曰:“何以报我?”咸请效死,于是立耆长,部署
子弟得数百人,合防卒训练。县故无城,鈇率士卒城之。倭来薄,数御却之。已,自三
丈浦分掠常熟、江阴。参政任环令鈇与指挥孔焘分统官民兵三千,破其寨,斩首百五十
有奇,焚二十七艘,余倭皆遁。复掠劳县,将由尚湖还海。鈇愤曰:“贼尚敢涉吾地邪!
必击杀之。”
    会邑人钱泮,字鸣声者,以江西参政里居,仇倭爇其父柩,力从臾赞鈇。乃用小艇
数十蹑倭,倭夹击之隘中,独耆长数人从,皆力斗死。鈇陷淖,瞋目大呼,腹中刃死。
泮被数枪,杀三贼而死。时三十四年五月也。诏赠泮光禄卿,鈇太仆少卿,并廕锦衣世
百户,遣官谕祭,立祠死所,岁时奉祀。
    钱錞,字鸣叔,钟祥人。嘉靖二十九年进士。授江阴知县。初至官,倭已炽。三十
三年入犯,乡民奔入城者万计,兵备道王从古不纳。錞曰:“民死不救,守空城奚为!”
遂开门纵之入,而身自搏战于斜桥,三战却之。明年六月,倭据蔡泾闸,分众犯塘头。
錞提狼兵战九里山,薄暮,雷雨大作,伏四起,狼兵悉奔,錞战死。
    时唐一岑知崇明县,建新城成,议徙居,为千户高才、翟钦所沮。倭突入,一岑战
且詈,遂为乱军所杀。诏赠錞、一岑光禄少卿,錞世廕锦衣百户,岑廕国子生,并建祠
祀。
    硃裒,字崇晋,郧西人。嘉靖中举于乡,署巩县教谕事。迁武功知县,抑豪强,祛
积弊,关中呼为铁汉。迁扬州同知,吏无敢索民一钱。三十四年,倭入犯,击败之沙河,
歼其酋,还所掠牲畜甚众。未几,复大至,薄城东门。督兵奋击,兵溃,死焉。赠左参
政,录一子。
    明年,倭犯无为州,同知齐恩率舟师败倭于圌山北等港,斩首百余级。子嵩,年十
八,最骁勇,击倭至安港,伏发被围,恩家二十余人俱力战死,惟嵩等三人获全。赠恩
光禄丞,录一子,厚恤其家,建祠祀之。
    孙镗,莒州人。商贩吴、越。倭扰松江,谒郡守自请输赀佐军。守荐之参政翁大立,
试以只刀,若飞,录为士兵。击走倭,出参政任环围中。遣人还莒,括家赀,悉召里儿
为爪牙,吴中倚镗若长城。倭舟渡泖浒,镗突出,酣战竟日,援兵不至,还至石湖桥,
半渡,伏大起,镗堕死,中刃死。赠光禄丞,录一子,亦建祠祀。
    杜槐,字茂卿,兹溪人。倜傥任侠。倭寇至,县佥其父文明为部长,令团结乡勇。
槐伤父老,以身任之,数败倭。副使刘起安委槐守余姚、慈溪、定海。遇倭定海之白沙,
一日战十三合,斩三十余人,馘一酋,身被数枪,堕马死。文明击倭鸣鹤场,斩一人,
倭惊遁,称为杜将军。无何,追至奉化枫树岭,战殁。文明赠府经历,槐赠光禄丞,建
祠并祀,廕槐子国子生。
    黄钏,字珍夫,安溪人。由举人历官温州同知。嘉靖三十四年,倭入犯,钏击走之。
知倭必复来,日夜为备。又三年,倭果大至。钏出城逆击,分军为三,钏将中军,其二
军帅皆纨袴子,约左右应援。及与倭遇,倭遣众分掩二军,而以锐卒当中军。钏发劲弩
巨礮,战良久,倭方不支,二军帅望敌而溃。倭合兵击钏,钏腹背受敌,遂被执。胁之
降,不屈,责以金赎,钏笑且骂曰:“尔不知黄大夫不爱钱邪!”倭怒,裸而寸斩之。
子购尸不获,具衣冠葬。事闻,赠浙江参议,官一子,有司建祠。
    是年,倭陷福清,举人陈儿率众御之,与训导邬中涵被执,大骂而死。倭乘胜犯惠
安,知县番禺林咸拒守五昼夜,倭引去。已,复至,咸击之鸭山,穷追逐北,陷伏死。
赠泉州同知,赐祠,任一子。
    其陷兴化,延平同知奚世亮署府事,守逾月,城陷,力战死。赠右参议,廕子,赐
葬。世亮,字明仲,黄冈人。
    先是,三十一年,台州知事溧水武追倭钓鱼岭,力战死,上官不以闻。其子尚宝
诉于朝,乃赠太仆丞,而廕尚实为国子生。
    王德,字汝修,永嘉人。嘉靖十七年进士。历户科给事中。定国公徐延德丐无极诸
县闲田为业,且言私置庄田,不宜以灾伤免赋。德抗疏劾之,俺答围都城,屡陈军国便
宜,悉报可。时城门尽闭,避难者不得入,号呼彻西内。德以为言,民始获入。寇退,
命募兵山东,所得悉骁勇,为诸道最。还朝,会李默长吏部,怒德投刺倨,出为岭南兵
备佥事。与巡抚争事,投劾径归。默复起吏部,用前憾,落职闲住。德乡居,以倭乱,
奉母居城中,倾赀募健儿为保障计。三十七年夏,倭自梅头至,大掠。德偕族父沛督义
兵击之,宵遁。俄一舟突来犯,沛及族弟崇尧、崇修歼焉。亡何,倭复至,大掠。德愤
怒,勒所部追袭至龙湾,军败,手射杀数人,骂贼死。然倭自是不敢越德乡侵郡城矣。
事闻,赠太仆少卿,世廕锦衣百户,立祠曰愍忠。沛赠太仆丞,立祠,予廕。
    汪一中,字正叔,歙人。嘉靖二十三年进士。由开封推官历江西副使。四十年,邻
境贼入寇,薄泰和。一中方宴,投著起曰:“贼鼓行而西,掩我不备,不早计,且无唯
类,岂饮酒时乎!”当路遂以讨贼属之。先是,泰和巡检刘芳力战死,贼怒磔其尸。一
中至,率诸将吏祭曰:“尔职抱关,犹死疆事。吾待罪方面,不灭贼,何以生为!”遂
誓师,列阵鼓之,俘五人,斩首以徇。旦日,阵如前,会贼至,左右军皆溃,贼悉赴中
军,中军亦溃。一中跃马当贼锋,射杀二人,手刃一人,而左胁中枪二,臂中刃三,与
指挥王应鹏、千户唐鼎皆死。妻程投于井,家人出之,丧至,不食五日死。一中赠光禄
卿,给祭葬,谥忠愍,妻程并赠恤如制。
    苏梦暘,万历间,为云南禄丰知县。三十五年十二月,武定贼凤腾霄反,围云南府
城,转寇禄丰。梦暘率民兵出城力战,贼退去。明年元旦,方朝服祝厘,贼出不意袭陷
其城,执之去,不屈死。赠光禄少卿,有司建祠,录一子。
    当禄丰之未陷也,贼先犯嵩明州,吏目韦宗孝出御而败,合门死之。赠本州同知,
廕子入国学。
    有龙旌者,赵州人,由岁贡生为嵩明州学正。贼薄城,被执,骂贼死。赠国子博士。
    张振德,字季修,昆山人。祖情,从祖意,皆进士。情福建副使,意山东副使。振
德由选贡生授四川兴文知县。县故九丝蛮地,万历初,始建士墙数尺,户不满千。永宁
宣抚奢崇明有异志,潜结奸人,掠卖子女。振德捕奸人,论配之,招还被掠者三百余人。
崇明贿以二千金,振德怒却之,裂其牍。
    天启元年方赴成都与乡闱事,而崇明部将樊龙杀巡抚徐可求,副使骆日升、李继周
等。重庆知府章文炳、巴县知县段高选皆抗节死,贼遂据重庆。时振德兼署长宁,去贼
稍远,从者欲走长宁。振德曰:“守兴文,正也。”疾趋入城。长宁主簿徐大礼与振德
善,以骑来迎,振德却之。督乡兵与战,不敌,退集居民城守。会大风雨,贼毁士城入。
振德命妻钱及二女持一剑坐后堂,曰:“若辈死此,吾死前堂。”乃取二印系肘后,北
向拜曰:“臣奉职无状,不能杀贼,惟一死明志。”妻女先伏剑死。乃命家人举火,火
炽自刭。一门死者十二人。贼至火所,见振德面如生,左手系印,右手握刀,忿怒如赴
敌状,皆骇愕,罗拜而去。事闻,赐祭葬,赠光禄卿,谥烈愍。敕有司建祠,世廕锦衣
千户。
    振德既死,兴文教谕刘希文代署县事。甫半载,贼复薄城,誓死不去。妻白亦慷慨
愿同死。城破,夫妇骂贼,并死。
    大礼守长宁,城亦陷。大礼曰:“吾不可负张公。”一家四人仰药死。赠重庆同知,
世廕百户。
    文炳,长泰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历户部郎中,迁知府,治行廉洁,吏民爱之。
贼既杀巡抚可求等,文炳骂贼亦被杀。后知其贤,为觅尸殡而归之,丧出江上,夹岸皆
大哭。赠太仆少卿,再赠太常卿,世廕外卫副千户。
    高选,云南剑川县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适在演武场,闻变,立遣吏归印于署,
厉声叱贼。贼魁戒其下勿杀,而高选骂不绝声,遂遇害。父汝元,母刘,侧室徐及一子
一女,闻变,皆自尽。仆冒死觅主尸,亦被害。初赠尚宝卿,世廕百户。崇祯元年,子
暄援振德例,叩阍请优恤,赠光禄卿,世廕锦衣千户,建祠奉礼。汝元等亦获旌。十五
年复以谥请,赐谥恭节。
    时先后殉难者,灌县知县左重,率壮士追贼成都,力战马蹶,骂贼死。南溪知县王
硕辅,城陷自尽,贼支解之。桐梓知县洪维翰,城陷,夺印,不屈死。典史黄启鸣亦死。
郫县训导赵恺,率众击贼,被刺死。遵义推官冯凤雏,挺身御贼,被创死。遵义司狱苏
朴、威远经历袁一修,义不污贼,坠城死。大足主簿张志誉、典史宁应皋,集兵奋战,
力屈死。所司上其状,赠重、硕辅、维翰尚宝卿,世廕千户。启鸣重庆通判,恺重庆同
知,俱世廕试百户。崇祯十二年,重子廷皋援高选例乞恩,命如其请。
    崇明父子据永宁,贵阳同知嘉兴王昌胤分理永宁卫事,死难。赠佥事,赐祭。崇祯
初,其子监生世骏言:“贼踞永宁,臣父刺血草三揭,缴印上官,以次年五月再拜自缢。
贼恨之,焚其尸。二孙、一孙女及仆婢十三人,同日被害。乞如张振德例,优加恤典。”
报可。
    董尽伦,字明吾,合州人。万历中举于乡,除清水知县,调安定,咸有惠政。秩满,
安定人诣阙奏留,诏加巩昌同知,仍视县事。久之,以同知理甘州军饷,解职归。天启
初,奢崇明反,率众薄城。尽伦偕知州翁登彦固守。贼遣使说降,尽伦大怒,手刃贼使,
抉其晴啖之,屡挫贼锋,城获全。复率众援铜梁有功,寻被檄捣重庆,孤军深入,伏四
起,遂虞死。赠光禄少卿,世廕百户,建祠奉祀,寻改廕指挥佥事。崇祯初,论全城功,
改廕锦衣千户。
    其时里居士大夫死节者,有李忠臣,永宁人,官松潘参政。家居,陷贼。募死士,
密约总兵官杨愈懋,令以大兵薄城,己为内应。事泄,合门遇害。高光,泸州人,尝为
应天通判。城陷,薙发为僧,与子在昆募壮士,杀贼百余。贼怒,追至大叶壩,光骂贼
不屈,与家众十二人同死。胡缜,永宁举人。预策崇明必反,上书当事,不纳。贼起,
被执,严刑锢狱中。弟纬倾家救免,乃纠义徒,潜结贼将张令等,执其伪相。部勒行阵,
自当一面,数斩馘,贼甚畏之。既而为火药焚死。聂绳昌,富顺举人。毁家募义勇御贼,
战死。吴长龄,泸州监生。率众恢复泸州,寻中伏,父子俱战死。胡一夔,兴文人。仕
龙阳县丞,被执,不屈死。皆未予恤。
    龚万禄,贵州人。目不知书,有胆志,膂力过人。从刘綎征杨应龙,先登海龙囤,
署守备,戍建武所。奢崇明反,众推万禄游击将军,主兵事。指挥李世勋,名位先万禄,
亦受节制,戮力固守。崇明谋犯成都,惮万禄牵其后,遣部将张令说降。令与万禄结,
绐崇明以降。崇明果遣他将来戍,万禄胁降之,诱杀无算。复微服走叙州,说副使徐如
珂曰:“贼精骑萃成都,留故巢者悉老弱,诚假万禄万人捣其巢,彼必还救,成都围立
解矣。”如珂奇其计,而不能用。未几,贼悉众攻建武,万禄邀击十里外,兵少败还,
城遂陷。世勋具衣冠再拜,率家属自焚死。万禄手刃两妾、两孙,自刎不殊,乃握槊驰
出,大呼:“我龚万禄也,孰能追我者!”贼相视不敢逼。走至叙州,乞师巡抚硃燮元,
遂以兵复建武。会官军败于江门,贼四面来攻,万禄力战三日,手刃数十人,与子崇学
并死。诏赠都督佥事,立祠赐祭,世廕百户。
    时成都卫指挥翟英扼贼龙泉驿,成都后卫指挥韩应泰赴援成都,遇贼草堂寺,小河
所镇抚郁联若鏖贼城西,茂州百户张羽救援郫县,皆力战死。
    管良相者,乌撒卫指挥也,为人慷慨负奇节。天启初,樊龙等反于四川,巡抚李枟
召至麾下,与筹军事。良相策安邦彦必反,佐枟为固守计。寻以祖母疾,乞假妇,泣语
枟曰:“乌撒孤城,密迩水西,且与安效良相仇。水西有变,祸必首及,良相无子,愿
以死报国。乞建长策,保此一方。”逾月,邦彦果反,围其城,良相固守不下。久之,
外援不至,城陷,自缢死。
    同官李应期、硃运泰、蒋邦俊亦遇害。时普定卫王明重、威清卫丘述尧、平壩卫金
绍勋、壩阳把总简登、龙里故守备刘皋、皋子景并死难,而训导刘三畏,贼至不避,兀
坐斋中,见杀,人称“龙里三刘”。
    徐朝纲,云南晋宁人。万历二十八年举于乡。天启元年,授安顺推官,至即署府事。
明年,安邦彦反,来攻城,朝纲督兵民共守。士官温如璋等开门迎贼,朝纲奋怒督战,
贼执之,逼降,不屈。索其印,骂曰:“死贼奴,吾头可断,印不可得!”贼怒,刀斧
交下而死。其妻闻之,登楼自缢。长子妇急举火焚舍,挈十岁女跃烈焰中死。孙应魁,
年十六,持矛溃围出城觅其祖,遇贼被杀。婢仆从死者十一人。
    五年正月恤殉难诸臣,赠朝纲光禄少卿,廕子入国学。子天凤甫第进士,即奔丧归,
服阕,授户部主事。疏言:“臣家一门,臣死忠,妻死节,妇死姑,孙死祖,婢仆死主。
此从来未有之节烈,乞如张振德例,再加优恤。臣母、臣嫂,一体旌表。”帝深嘉之,
再赠光禄卿,改廕锦衣世千户,赐祭葬,立祠建坊,诸从死者皆附祀。
    同时殉难者:
    杨以成,云南路南人。万历中,由贡生授贵阳通判,理毕节卫事。秩满,进同知,
仍治毕节。邦彦围贵阳,以成具蜡书乞援于云南巡抚沈儆炌。书发而贼已至,战却之。
贼来益众,以成遣吏怀印间道趋省,身督吏民拒守。会援兵至,贼方夜逃,而卫吏阮世
爵为内应,城遂陷。以成仓皇投缳,贼系之去。乃为书述贼中情形,置竹筒中,遣弟以
恭赴云南告变,至散纳溪,贼搜得其书,并以成杀之,家属死者十三人。赠按察佥事,
赐葬。
    郑鼎,字尔调,龙溪人。由乡举为广顺知州。策安邦彦必反,上书当事言状。州故
无城,督民树栅实以士。无何,邦彦果反,来攻城,鼎誓死固守。或言贼势盛,宜走定
番。鼎曰:“吾守土吏也,义当与城存亡。”及贼入,与士官金粲端坐堂上,并为贼
所杀,婢仆从死者六人。吏目胡士统被执,亦不屈死。巡抚李枟上于朝,赠佥事,赐祭。
崇祯元年,以成子举人兴南,鼎子举人昆祯皆援朝纲例,请加恤,并赠光禄卿,世廕锦
衣千户,予祭葬,有司建祠立坊,以恭亦附祀。昆祯后举进士,历御史,尚宝卿。
    时有孙克恕者,字推之,马平人。举于乡,历官贵州副使,分巡思石道。御贼战死,
有虎守其骸不去,蛮人嗟异。事闻,赠太仆卿,赐祭葬。
    姬文胤,字士昌,华州人。举于乡。天启二年授滕县知县。视事甫三日,白莲贼徐
鸿儒薄城,民什九从乱。文胤徒步叫号,驱吏卒登陴,不满三百,望贼辄走,存者才数
十。问何故从贼,曰:“祸由董二。”董二者,故延绥巡抚董国光子也,居乡贪暴,民
不聊生,故从贼。文胤凭城谕曰:“良民以董二故,挺而从贼。吾将执二置诸法,为若
雪愤,可乎?”文胤身长赤面,须髯戟张,贼望见,骇为神人,皆欢呼罗拜。俄而发箭
西隅,毙二贼。视之,延绥沙柳竿也。贼谓文胤绐之,大愤,肉薄登城,众悉溃。文胤
绯衣坐堂皇,嚼齿骂贼。贼前,搏裂冠裳,械系之,骂不屈。三日潜解印,畀小吏魏显
照及家僮李守务,北向拜阙,遂自经。贼搒掠显照索印,显照潜授其父,而与守务骂贼,
并死之。事闻,赠太仆少卿,立祠致祀,录一子,优恤显照、守务家。董二逾城遁去。
    时贼陷邹县,博士孟承光被执,诟詈不屈死。赠尚宝少卿,世廕锦衣千户。承光,
字永观,亚圣裔,世廕《五经》博士也。
    硃万年,黎平人。万历中,举于乡。历莱州知府,有惠政。崇祯五年,叛将李九成
等陷登州,率众来犯。万年率吏民固守。时山东巡抚徐从治、登莱巡抚谢琏并在城中,
被围,坚守数月,从治中礮死。贼诡乞降,琏率万年往受,为所执。万年曰:“尔执我
无益,盍以精骑从我,呼守者出降。”贼以精骑五百拥万年至城下,万年大呼曰:“我
被擒,誓必死。贼精锐尽在此,急发礮击之,毋以我为念!”守将杨御蕃不忍,万年复
顿足大呼,贼怒杀之。城上人见万年已死,遂发畐駮,贼死过半。事闻,赠太常卿,赐
祭葬,有司建祠,官一子。
    初,贼掠新城,知县秦三辅、训导王协中御之,并死。其陷黄县,知县吴世扬骂贼
死,县丞张国辅、参将张奇功、守备熊奋渭皆力战死。陷平度,知州陈所闻自缢死。三
辅、世扬赠光禄少卿,所闻赠太仆少卿,并赐祭葬,建祠,廕子。协中、国辅、奇功亦
赠恤有差。三辅,三原人。世扬,洛阳人。所闻,畿辅人。并起家乙榜。
    张瑶,蓬莱人。天启五年进士。授开封府推官,绝请寄,抑豪强,吏民畏如神。崇
祯四年行取入都,吏科宋鸣梧力援宋玫为给事,而抑瑶,授府同知。瑶怒,疏摭玫行贿
状。吏部尚书闵洪学劾瑶馈遗奔竞,鸣梧复极论之,谪河州判官,未赴。明年正月,李
九成等逼登州,瑶率家众登陴拒守。城陷,瑶犹挥石奋击。贼拥执之,大骂不屈,被杀。
妻女四人并投井死。赠光禄少卿。
    先是,贼陷新城,举人王与羲、张俨然死之。其陷他县者,贡生张联台、蒋时行亦
死之。皆格于例,不获旌。礼部侍郎陈子壮上言:“举贡死难,无恤典,旧制也。然名
既登于天府,恩独后于流官,九泉之下,能无怨恫。比者,武举李调御贼捐躯,已蒙赠
恤。武途如此,文儒安得独遗。乞量赠一官,永为定制。”可之。乃赠与夔、俨然宛平
知县,联台、时行顺天府教授。其后地方死难,若举人李让、吴之秀、贾煜、张庆云,
贡生张茂贞、张茂恂,皆赠官如前制。
    何天衢,字升宇,阿迷州人。有勇略,土酋普名声招为头目,使驻三乡。崇祯三年,
名声反,谋出三路兵,至昆明会战。令天衢自维摩罗平入,以礮手三百人助之。天衢慨
然曰:“此大丈夫报国秋也,吾岂为逆贼用哉!”坑杀礮手数十人,率众归附,署维摩
州同知李嗣泌开城纳之。名声已陷弥勒,闻大惧,急撤两路兵归。巡抚王伉上其事,授
为守备。后数与嗣泌进剿有功。及名声死,妻万氏代领其众,屡攻天衢。天衢屡挫之,
录功,进参将。十三年擢副总兵。万氏赘沙定洲为婿,益以南安兵,且厚赂黔国公用事
者,令毁天衢。天衢请兵饷皆不应,贼悉力攻之,食尽,举家自焚死。
    初,名声之乱,有杨于陛者,剑州人。举于乡。历官武定府同知。巡抚伉令监纪军
事,兵败被执,死之。赠太仆少卿,建祠曰精忠。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