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七十七 忠义一


    从古忠臣义士,为国捐生,节炳一时,名垂百世,历代以来,备极表章,尚已。明
太祖创业江左,首褒余阙、福寿,以作忠义之气。至从龙将士,或功未就而身亡,若豫
章、康郎山两庙及溪笼山功臣庙所祀诸人,爵赠公侯,血食俎豆,侑享太庙,恤录子孙,
所以褒厉精忠,激扬义烈,意至远也。建文之变,群臣不惮膏鼎镬,赤姻族,以抗成祖
之威棱,虽《表忠》一录出自传疑,亦足以知人心天性之不泯矣。仁宣以降,重熙累洽,
垂二百余载,中间如交阯之征,土木之变,宸濠之叛,以暨神、熹两朝,边陲多故,沉
身殉难者,未易更仆数。而司勋褒恤之典,悉从优厚。或所司失奏,后人得自陈请。故
节烈之绩,咸得显暴于时。迨庄烈之朝,运丁阳九,时则内外诸臣,或陨首封疆,或致
命阙下,蹈死如归者尤众。今就有明一代死义死事之臣,博采旁搜,汇次如左。同死者,
各因事附见。其事实繁多及国家兴亡所系,或连属他传,本末始著,与夫直谏死忠,疏
草传诵人口,概具前帙。至若抒忠胜国,抗命兴朝,稽诸前史,例得并书。我太祖、太
宗忠厚开基,扶植名教,奖张铨之守义,释张春而加礼,洪量同天地,大义悬日月,国
史所载,焕若丹青。诸臣之遂志成仁,斯为无忝,故备列焉。
    ○花云硃文逊  许瑗等  王恺  孙炎王道同  硃文刚  牟鲁裴源硃显忠  王均谅等
 王纲子彦达  王祎吴云  熊鼎  易绍宗  琴彭陈汝石等  皇甫斌子弼  吴贵等  张瑛
熊尚初等  王祯  万琛王祐  周宪子干  杨忠李睿等吴景王源  冯杰  孙玺等  霍恩段
豸  张汝舟等  孙燧  许逵  黄宏马思聪  宋以方万木  郑山  赵楠等
    花云,怀远人。貌伟而黑,骁勇绝伦。至正十三年癸巳,杖剑谒太祖于临濠。奇其
才,俾将兵略地,所至辄克。破怀远,擒其帅。攻全椒,拔之。袭缪家寨,群寇散走。
太祖将取滁州,率数骑前行,云从。猝遇贼数千,云举铍翼太祖,拔剑跃马冲阵而进。
贼惊曰:“此黑将军勇甚,不可当其锋。”兵至,遂克滁州。甲午从取和州,获卒三百,
以功授管勾。乙未,太祖渡江,云先济。既克太平,以忠勇宿卫左右。从下集庆,获卒
三千,擢总管。徇镇江、丹阳、丹徒、金坛,皆克之。过马驮沙,剧盗数百遮道索战。
云且行且斗三日夜,皆擒杀之,授前部先锋。从拔常州,守牛塘营。太祖立行枢密院于
太平,擢云院判。丁酉克常熟,获卒万余。命趋宁国,兵陷山泽中八日,群盗相结梗道。
云操矛鼓噪出入,斩首千百计,身不中一矢。还驻太平。庚子闰五月,陈友谅以舟师来
寇。云与元帅硃文逊、知府许瑗、院判王鼎结阵迎战,文逊战死。贼攻三日不得入,以
巨舟乘涨,缘舟尾攀堞而上。城陷,贼缚云。云奋身大呼,缚尽裂,起夺守者刀,杀五
六人,骂曰:“贼非吾主敌,盍趣降!”贼怒,碎其首,缚诸樯丛射之,骂贼不少变,
至死声犹壮,年三十有九。瑗、鼎亦抗骂死。太祖即吴王位,追封云东丘郡侯,瑗高阳
郡侯,鼎太原郡侯,立忠臣祠,并祀之。
    方战急,云妻郜祭家庙,挈三岁儿,泣语家人曰:“城破,吾夫必死,吾义不独存,
然不可使花氏无后,若等善抚之。”云被执,郜赴水死。侍儿孙瘗毕,抱儿行,被掠至
九江。孙夜投渔家,脱簪珥属养之。及汉兵败,孙复窃儿走渡江,遇偾军夺舟弃江中,
浮断木入苇洲,采莲实哺儿,七日不死。夜半,有老父雷老挈之行,逾年达太祖所。孙
抱儿拜泣,太祖亦泣,置儿膝上,曰:“将种也。”赐雷老衣,忽不见。赐儿名炜,累
官水军卫指挥佥事。其五世孙为辽复州卫指挥,请于世宗,赠郜贞烈夫人,孙安人,立
祠致祭。
    文逊者,太祖养子也。尝与元帅秦友谅攻克无为州。瑗,字栗夫,乐平人。元末,
两举乡第一。太祖驻婺州,瑗谒曰:“足下欲定天下,非延揽英雄,难以成功。”太祖
喜,置幕中,参军事。已,命守太平。鼎,仪征人。初为赵忠养子。忠为总管,克太平,
授行枢密院判,镇池州。赵普胜来寇,忠阵殁。鼎嗣职,复故姓,驻太平。至是,三人
皆死之。
    时有刘齐者,以江西行省参政守吉安。守将李明道开门纳友谅兵,杀参政曾万中、
陈海,执齐及知府宋叔华,胁之降,皆不屈。又破临安,执同知赵天麟,亦不屈,并送
友谅所。友谅方攻洪都,杀三人徇城下。及陷无为州,执知州董曾,曾抗骂不屈,沉之
江。
    王恺,字用和,当涂人。通经史,为元府吏。太祖拔太平,召为掾。从下京口,抚
定新附民。及建中书省,用为都事。杭州苗军数万降,待命严州境。恺驰谕之,偕其帅
至。太祖克衢州,命总制军民事。恺增城浚濠,置游击军,籍丁壮,得万余人。常遇春
屯兵金华,部将扰民,恺械而挞诸市。遇春让恺,恺曰:“民者国之本,挞一部将而民
安,将军所乐闻也。”乃谢恺。时饥疫相仍,恺出仓粟,修惠济局,全活无算。学校毁,
与孔子家庙之在衢者,并新之。设博士弟子员,士翕然悦服。开化马宣、江山杨明并为
乱,先后讨擒之。迁左司郎中,佐胡大海治省事。苗军作乱,害大海。其帅多德恺,欲
拥之而西。恺正色曰:“吾守士,议当死,宁从贼邪!”遂并其子行杀之。年四十六。
    恺善谋断,尝白事,未听,却立户外,抵暮不去。太祖出,怪问之,恺谏如初,卒
从其议。后赠奉直大夫、飞骑尉,追封当涂县男。
    孙炎,字伯融,句容人。面铁色,跛一足。谈辨风生,雅负经济。与丁复、夏煜游,
有诗名。太祖下集庆,召见,请招贤豪成大业。时方建行中书省,用为首掾。从征浙东,
授池州同知,进华阳知府,擢行省都事。克处州,授总制。太祖命招刘基、章溢、叶琛
等,基不出。炎使再往,基遗以宝剑。炎作诗,以为剑当献天子,斩不顺命者,人臣不
敢私,封还之。遗基书数千言,基始就见,送之建康。时城外皆贼,城守无一兵。苗军
作乱,杀院判耿再成,执炎及知府王道同、元帅硃文刚,幽空室,胁降,不屈。贼帅贺
仁德燖雁斗酒啖炎,炎且饮且骂。贼怒,拔刀叱解衣,炎曰:“此紫绮裘,主上所赐,
吾当服以死。”遂与道同、文刚皆见害,时年四十。追赠丹阳县男,建像再成祠。
    道同,由中书省宣使在处州,赠太原郡侯。
    文刚,太祖养子,小字柴舍。变起,欲与再成聚兵杀贼,不及,遂被难。赠镇国将
军,附祭功臣庙。
    牟鲁,乌程人,为莒州同知。洪武三年秋,青州民孙古朴为乱,袭州城,执鲁欲降
之。鲁曰:“国家混一海字,民皆乐业。若等悔过自新,可转祸为福。不然,官军旦夕
至,无遗种矣。我守土臣,义唯一死。”贼不敢害,拥至城南。鲁大骂,遂杀之。贼破,
诏恤其家。
    又有白谦、裴源、硃显忠、王均谅、王名善、黄里、顾师胜、陈敬、吴得、井孚之
属。
    谦,婺源知州。信州盗萧明来寇,谦力不能御,怀印出北门,赴水死。
    源,肇庆府经历。以公事赴新兴,遇山贼陈勇卿,被执,勒令跪。源大骂曰:“我
命官,乃跪贼邪!”遂被杀。洪武三年赠官二等。
    显忠,如皋人。为张士诚将,来降。以指挥佥事从邓愈下河州,抵吐番。从傅友德
克文州,遂留守之。洪武四年,蜀将丁世珍召番数万来攻。食尽无援,或劝走避,显忠
叱不听。攻益急,裹创力战,城破,为乱兵所杀。均谅时为千户,被执不屈,磔死。事
闻,赠恤有差。
    名善,义乌人,高州通判。有海寇何均善曾被戮,洪武四年,其党罗子仁率众潜入
城,执名善,不屈死。
    里,云内州同知。洪武五年秋,蒙古兵突入城。里率兵苍战,死之。
    师胜,兴化人,峨眉知县。洪武十三年率民兵讨贼彭普贵,战死。诏褒恤。
    敬,增城人。洪武十四年举贤良,为曲靖府经历,署剑川州事。邻寇来攻,敬御之。
官兵寡,欲退,敬瞋目大呼,力战死。命恤其家。
    得,全椒人,龙里守御所千户。洪武三十年,古州上婆洞蛮作乱,得与镇守将井孚
守城。贼烧门急攻,二人开门奋击,得中毒弩死,孚战死。赠得指挥佥事,孚正千户,
子孙世袭。
    王纲,字性常,余姚人。有文武才。善刘基,常语曰:“老夫乐山林,异时得志,
勿以世缘累我。”洪武四年以基荐征至京师,年七十,齿发神色如少壮。太祖异之,策
以治道,擢兵部郎。潮民弗靖,除广东参议,督兵饷,叹曰:“吾命尽此矣。”以书诀
家人,携子彦达行,单舸往谕,潮民叩首服罪。还抵增城,遇海寇曹真,截舟罗拜,愿
得为帅。纲谕以祸福,不从,则奋骂。贼舁之去,为坛坐纲,日拜请。纲骂不绝声,遂
遇害。彦达年十六,骂贼求死,欲并杀之。其酋曰:“父忠子孝,杀之不详。”与之食,
不顾,令缀羊革裹父尸而出。御史郭纯以闻,诏立庙死所。彦达以廕得官,痛父,终身
不仕。
    王祎,字子充,义乌人。幼敏慧,及长,身长岳立,屹有伟度。师柳贯、 黄溍,遂
以文章名世。睹元政衰敝,为书七八千言上时宰。危素、张起岩并荐,不报。隐青岩山,
著书,名日盛。太祖取婺州,召见,用为中书省掾史。征江西,祎献颂。太祖喜曰:
“江南有二儒,卿与宋濂耳。学问之博,卿不如濂。才思之雄,濂不如卿。”太祖创礼
贤馆,李文忠荐祎及许元、王天锡,召置馆中。旋授江南儒学提举司校理,累迁侍礼郎,
掌起居注。同知南康府事,多惠政,赐金带宠之。太祖将即位,召还,议礼。坐事忤旨,
出为漳州府通判。
    洪武元年八月,上疏言:“祈天永命之要,在忠厚以存心,宽大以为政,法天道,
顺人心。雷霆霜雪,可暂不可常。浙西既平,科敛当减。”太祖嘉纳之,然不能尽从也。
明年修《元史》,命祎与濂为总裁。祎史事擅长,裁烦剔秽,力任笔削。书成,擢翰林
待制,同知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奉诏预教大本堂,经明理达,善开导。召对殿廷,必
赐坐,从容宴语。未久,奉使吐蕃,未至,召还。
    五年正月议招谕云南,命祎赍诏往。至则谕梁王,亟宜奉版图归职方,不然天讨旦
夕至。王不听,馆别室。他日,又谕曰:“朝廷以云南百万生灵,不欲歼于锋刃。若恃
险远,抗明命,龙骧鹢舻,会战昆明,悔无及矣。”梁王骇服,即为改馆。会元遣脱脱
征饷,胁王以危言,必欲杀祎。王不得已出祎见之,脱脱欲屈祎,祎叱曰:“天既讫汝
元命,我朝实代之。汝爝火余烬,敢与日月争明邪!且我与汝皆使也,岂为汝屈!”或
劝脱脱曰:“王公素负重名,不可害。”脱脱攘臂曰:“今虽孔圣,义不得存。”祎顾
王曰:“汝杀我,天兵继至,汝祸不旋踵矣。”遂遇害,时十二月二十四日也。梁王遣
使致祭,具衣冠敛之。建文中,祎子绅讼祎事,诏赠翰林学士,谥文节。正统中,改谥
忠文。成化中,命建祠祀之。
    绅,字仲缙。祎死时,年十三,鞠于兄绶,事母兄尽孝友。长博学,受业宋濂。濂
器之曰:“吾友不亡矣。”蜀献王聘绅,待以客礼。绅启王往云南求父遗骸,不获即死
所致祭,述《滇南恸哭记》以归。建文帝时,用荐召为国子博士,预修《太祖实录》,
献《大明铙歌鼓吹曲》十二章。与方孝孺友善,卒官。
    子稌,字叔丰。师方孝孺。孝孺被难,与其友郑珣辈潜收遣骸,祸几不测,自是绝
意仕进。初,绅痛父亡,食不兼味。稌守之不变,居丧,不饮酒,不食肉者三年,门人
私谥曰孝庄先生。
    子汶,字允达。成化十四年进士。授中书舍人。谢病归,读书齐山下。弘治初,言
者交荐,与检讨陈献章同召,未抵京卒。
    祎死云南之三年,死事者又有吴云。云,宜兴人。元翰林待制,仕太祖,为湖广行
省参政。洪武八年九月,太祖议再遣使招谕梁王,召云至,语之曰:“今天下一家,独
云南未奉正朔,杀我使臣,卿能为我作陆贾乎?”云顿首请行。时梁王遣铁知院辈二十
余人使漠北,为大将军所获,送京师,太祖释之,令与云偕行。既入境,铁知院等谋曰:
“吾辈奉使被执,罪且死。”乃诱云,令诈为元使,改制书,共绐梁王。云誓死不从,
铁知院等遂杀云。梁王闻其事,收云骨,送蜀给孤寺殡之。
    云子黻,上云事于朝。诏驰传返葬,以黻为国子生。弘治四年五月赠云刑部尚书,
谥忠节,与祎并祠,改祠额曰二忠。
    熊鼎,字伯颍,临川人。元末举于乡,长龙溪书院。江西寇乱,鼎结乡兵自守。陈
友谅屡胁之,不应。邓愈镇江西,数延见,奇其才,荐之。太祖欲官之,以亲老辞,乃
留愈幕府赞军事。母丧除,召至京师,授德清县丞。松江民钱鹤皋反,邻郡大惊,鼎镇
之以静。
    吴元年召议礼仪,除中书考功博士。迁起居注,承诏搜括故事可惩戒者,书新宫壁
间。舍人耿忠使广信还,奏郡县官违法状,帝遣御史廉之。而时已颁赦书,丞相李善长
再谏不纳,鼎偕给事中尹正进曰:“朝廷布大信于四方,复以细故烦御史,失信,且亵
威。”帝默然久之,乃不遣物史。
    洪武改元,新设浙江按察司,以鼎为佥事,分部台、温。台、温自方氏窃据,伪官
捍将二百人,暴横甚。鼎尽迁之江、淮间,民始安。平阳知州梅镒坐赃,辨不已,民数
百咸诉知州无罪。鼎将听之,吏白鼎:“释知州,如故出何?”鼎叹曰:“法以诛罪,
吾敢畏谴,诛无罪人乎!”释镒,以情闻,报如其奏。宁海民陈德仲支解黎异,异妻屡
诉不得直。鼎一日览牒,有青蛙立案上,鼎曰:“蛙非黎异乎?果异,止勿动。”蛙果
勿动,乃逮德仲,鞫实,立正其罪。是秋,山东初定,设按察司,复以鼎为佥事。鼎至,
奏罢不职有司数十辈,列部肃清。鼎欲稽官吏利弊,乃令郡县各置二历,日书所治讼狱
钱粟事,一留郡县,一上宪府,递更易,按历钩考之,莫敢隐者。寻进副使,徙晋王府
右傅。坐累左迁,复授王府参军,召为刑部主事。
    八年,西部朵儿只班率部落内附,改鼎岐宁卫经历。既至,知寇伪降,密疏论之。
帝遣使慰劳,赐裘帽,复遣中使赵成召鼎。鼎既行,寇果叛,胁鼎北还。鼎责以大义,
骂之,遂与成及知事杜寅俱被杀。帝闻,悼惜,命葬之黄羊川,立祠,以所食俸给其家。
    易绍宗,攸人。洪武时,从军有功,授象山县钱仓所千户。建文三年,倭登岸剽掠。
绍宗大书于壁曰:“设将御敌,设军卫民。纵敌不忠。弃民不仁。不忠不仁,何以为臣!
为臣不职,何以为人!”书毕,命妻李具牲酒生奠之,诀而出,密令游兵间道焚贼舟。
贼惊救,绍宗格战,追至海岸,陷淖中,手刃数十贼,遂被害。其妻携孤奏于朝,赐葬
祭,勒碑旌之。
    琴彭,交阯人。永乐中,以乂安知府署茶笼州事,有善政。宣德元年,黎利反,率
众围其城。彭拒守七月,粮尽卒疲,诸将无援者,巡按御史飞章请救。宣宗驰敕责荣昌
伯陈智等曰:“茶笼守彭被困孤城,矢死无贰,若等不援,将何以逃责!急发兵解围,
无干国宪。”敕未至而城陷,彭死之。诏赠交阯左布政使,送一子京师官之。
    时交阯人陈汝石、硃多蒲、陶季容、陈汀亦皆以忠节著。汝石初为陈氏小校,大军
南征,率先归附,积功至都指挥佥事。永乐十七年,四忙士官车绵子等叛。汝石从方政
讨之,深入贼阵,中流矢坠马,与千户硃多蒲皆死。多蒲,亦交址人。事闻,遣行人赐
祭,赙其家,官为置冢。
    皇甫斌,寿州人。先为兴州右屯卫指挥同知,以才调辽海卫。忠勇有智略,遇警,
辄身先士卒。宣德五年十月勒兵御寇,至密城东峪,自旦及晡力战,矢尽援绝,子弼以
身卫父,俱战死。千户吴贵,百户吴襄、毛观并骁勇,出必冲锋,至是皆死。斌等虽死,
杀伤过当,寇亦引退。事闻,诏有司褒恤。
    张瑛,字彦华,浙江建德人。永乐中,举于乡,历刑部员外郎。正统时,擢建宁知
府。邓茂七作乱,贼二千余迫城结砦,四出剽掠。瑛率建安典史郑烈会都指挥徐信军,
分三路袭之,斩首五百余,遂拔其砦。进右参议,仍知府事。烈亦迁主簿。茂七既诛,
其党林拾得等转掠城下,瑛与从父敬御之。贼败,乘胜逐北,陷伏中,敬死,瑛被执,
大骂不屈死。诏赠福建按察使,赐祭,官其子。弘治中,建宁知府刘玙请于朝,立祠致
祭。
    时泉州守熊尚初亦以拒贼被执死。尚初,南昌人。初为吏,以才擢都察院都事,进
经历。正统中,用都御史陈镒荐,擢泉州知府。盗起,上官檄尚初监军,不旬日降贼数
百。已而贼逼城下,守将不敢御。尚初愤,提民兵数百,与晋江主簿史孟常、阴阳训术
杨仕弘分统之,拒于古陵坡。兵败,皆遇害。郡人哀之,为配享忠臣庙。
    王祯,字维祯,吉水人。祖省,死建文难,自有传。成化初,祯由国子生授夔州通
判。二年,荆、襄石和尚流劫至巫山,督盗同知王某者怯不救。祯面数之,即代勒所部
民兵,昼夜行。至则城已陷,贼方聚山中。祯击杀其魁,余尽遁,乃行县抚伤残,招溃
散,久乃得还。甫三日,贼复劫大昌。祯趣同知行,不应。指挥曹能、柴成与同知比,
激祯曰:“公为国出力,肯复行乎?”祯即请往,两人伪许相左右。祯上马,挟二人与
俱,夹水阵。既渡,两人见贼即走。祯被围半日,误入淖中,贼执欲降之,祯大骂。贼
怒,断其喉及右臂而死。从行者奉节典史及部卒六百余人皆死。
    自死所至府三百余里,所乘马奔归,血淋漓,毛尽赤。众始知祯败,往觅尸,面如
生。子广鬻马为归赀,王同知得马不偿直。榇既行,马夜半哀鸣。同知起视之,马骤前
啮项,捣其胸,翼日呕血死,人称为义马。事闻,赠祯佥事,录一子。
    万琛,字廷献,宣城人。慷慨负气节,举于乡。弘治中,知瑞金县。十八年正月,
剧盗大至,县人汹汹逃窜。有劝琛急去者,琛斥之,率民兵数十人迎敌,杀贼二十余人。
相持至明日,力屈被执,骂不绝口,贼攒刺之,乃死。赠光禄少卿,赐祭葬,予廕。
    时有王祐者,为广昌知县,贼至,民尽逃,援兵又不至。祐拔刀自刲其腹曰:“有
城不能守,何生为!”左右奔夺其刀。后援兵集,贼稍退。越七日复突至,祐仓皇赴敌,
死之。
    周宪,安陆人。弘治六年进士。除刑部主事,进员外郎。十七年坐事下诏狱,谪衮
州通判。正德初,复故官,历江西副使。华林、马脑贼方炽,总督陈金檄宪剿之,平马
脑砦及仙女、鸡公岭诸寨,先后斩获千余人。华林贼窘,遣谍者诡言饥困状。宪信之,
移檄会师夹击。他将多观望,宪攻北门,三战,贼稍却,与子干先登逼之。贼下木石如
雨,军溃,宪中枪,干前救,力战堕崖死。宪创重被执,骂不绝口,贼支解之。事始闻,
赠按察使,予祭葬,谥节愍,廕一子,旌干门曰孝烈。嘉靖二年,江西巡抚盛应期请与
黄宏、马思聪并旌,诏附礼忠烈祠。后从给事中李鐸言,命有司岁给其家米二石,帛二
匹。
    杨忠,宁夏人。世官中卫指挥,以功进都指挥佥事,廉介有谋勇。正德五年,安化
王寘鐇反,其党丁广将杀巡抚安惟学,忠在侧,骂曰:“贼狗敢犯上邪!”广怒,杀之,
迄死骂益厉。忠同官李睿闻变,驰至寘鐇所。门闭不得入,大骂,为贼所杀。百户张钦
不从逆,走至雷福堡,亦被杀。皆赠官予廕,表忠、睿曰忠烈之门,钦曰忠节之门。
    吴景,南陵人。弘治九年进士。正德中,历官四川佥事,守江津。重庆人曹弼亡命
播州,纠众寇川南,谋与大盗蓝廷瑞合。六年正月逼江津。御史俞缁遁去,属景及都指
挥庞凤御之。凤邀景俱走,景不可,率典史张俊迎击,手杀三贼,矢被面。急收兵入保,
城已陷,大呼曰:“宁杀我,毋杀士民!”贼强之跪,不屈,遂被杀,俊亦死。巡抚林
俊上其事,诏赠景副使,赐祭葬,立祠江津,予世廕。
    是月,佥事王源行部川北,会蓝廷瑞、鄢本恕等掠通、巴至营山,源率典史邓俊御
之,皆被杀。赠源副使,廕其子。源,五台人,弘治十二年进士。
    明年正月,贼麻六儿将逼川东。副使冯杰追击于苍溪,俘斩颇众。日晡,移营铁山
关,贼乘夜冲突,杰死之。赠按察使,赐祭葬,谥恪愍,世廕百户。
    是时,略阳知县孙玺、剑州判官罗明、梁山主簿时植亦皆死于贼。
    玺,字廷信,代州人。举于乡,知扶风县。都御史蓝章以略阳汉中要地,旧无城,
檄玺往城之。工未毕,贼至,县令严顺欲去,玺拔刀斫坐几曰:“欲去者视此!”乃率
僚属坚守,数日城陷,玺被执,大骂不屈,贼脔杀之。顺逃去,诬玺俱逃,滋于江,以
他人尸敛。玺子启视,非是,讼于朝。勘得死节状,赠光禄少卿,赐祭予廕,抵顺罪。
    明,以吏起家。鄢本恕逼其城,与子介拒守。城陷,父子皆骂贼死。
    植,字良材,通许人。由国子生授官,时摄县事。贼方四等略地,植拒却之,斩获
数十级。逾月复至,相拒数日,城陷,说之降,不屈。胁取其印,不予,大骂被杀。妻
贾闻变即自缢,女九岁,赴火死。明、植皆赠恤如制,而表植妻女为贞烈。
    其时,士民冒死杀贼者,有赵趣、徐敬之、雷应通、袁璋之属。
    趣,梁山诸生。贼攻城,同友人黄甲、李凤、何璟、萧锐、徐宣、杨茂宽、赵采誓
死拒守。城陷,皆死。都物史林俊嘉其义,立祠祀之。
    敬之,亦梁山人。众推为部长,以拒贼陷阵死。
    应通,嘉州人。贼冲百丈关,父子七人倡义死战。被执,俱慷慨就杀。
    璋,江南人。素以勇侠闻。巡抚林俊委剿贼所在有功。后为所执,其子袭挺身救之,
连杀七贼,亦被执,俱死。袭死三日,两目犹瞠视其父。林俊表其门曰父子忠节。总制
彭泽为勒石城隍庙,祀于忠孝祠。
    霍恩,字天锡,易州人。弘治十五年进士。正德中,历知上蔡县。六年,贼四起,
中原郡邑多残破。畿内则枣强知县段豸、大城知县张汝舟,河南则恩及典史梁逵,西平
知县王佐、主簿李铨,叶县知县唐天恩,永城知县王鼎,裕州同知郁采、都指挥詹济、
乡官任贤,固始丞曾基,夏邑丞安宣,息县主簿刑祥,睢宁主簿金声、丘绅,西华教谕
孔环,山东则莱芜知县熊骖,莱州卫指挥佥事蔡显,南畿则灵譬主簿蒋贤,皆抗节死,
而恩、佐、采、环死尤烈。
    恩与梁逵共守,当贼至时,语妻刘曰:“脱有急,汝若何?”刘愿同死,乃筑台廨
后,约曰:“见我下城,即贼入矣。”及城陷,恩拔刀下城,刘台上见之,即缢,未绝,
以簪刺心死。恩被执,贼胁之跪。骂曰:“吾此膝肯为贼屈乎!”贼日杀人以慑之,骂
益厉。贼以刀抉其口,支解之。逵自经死。
    豸,字世高,泽洲人。起家进士。正德中,授兵科都给事中,谪枣强令。贼至,连
战却之。及城陷,中四矢一枪,瞋目大呼,杀贼而死,贼屠其城。汝舟官大城时,与主
簿李铨迎战,皆被杀。
    佐,字汝弼。潞州举人,授西平令。手杀贼数十人,矢毙其渠帅。贼忿,急攻三日,
佐力屈被执,骂不绝口。贼悬诸竿,杀而支解之。天恩知叶县,贼至,与父政等七人俱
死。鼎知永城,城陷,系印于肘,端坐待贼,不屈死。
    采,字亮之,浙江山阴人,进士。由主事谪教谕,迁裕州同知。与济、贤共坚守,
斩获多,城陷被执。采骂不辍,贼碎其辅颊而死。济亦不屈死。贤尝为御史,方里居,
招邑子三千人拒守,骂贼死,一家死者十三人。基为固始丞,被执,使驭马不从,被害。
宣,初授夏邑丞。贼杨虎逼其境,或劝毋往,宣兼程进。抵任七日,贼大至,拒守有功。
城陷,死之。祥已致仕,城陷,骂贼死。声、绅与义士硃用之迎战死。
    环,南宫人。由岁贡生授来安知县,为刘瑾党所陷,左迁西华教谕。被执,贼曰:
“呼我王,即释汝。”厉声曰:“我恨不得碎汝万段,肯媚汝求活耶!”遂被杀。骖为
贼所执,与主簿韩塘俱不屈死。显与三子淇、英、顺俱御盗力战死。
    诸人死节事闻,皆赠官赐祭予廕立祠如制。恩妻刘赠宜人,建忠节坊旌之。天恩、
鼎、基、宣、祥诸人,里贯无考。
    时有郑宝,为郁林州同知,署北流县事。妖贼李通宝犯北流,宝与子宗珪出战,皆
死。
    王振者,为福建黄崎镇巡检。海寇大至,率三子臣、朝、实迎战竞日。伏兵起,振
被杀,尸僵立。三子救之,臣重伤,朝、实皆死。亦予恤有差。
    孙燧,字德成,余姚人。弘治六年进士。历刑部主事,再迁郎中。正德中,历河南
右布政使。宁王宸濠有逆谋,结中官幸臣,日夜诇中朝事,幸有变。又劫持群吏,厚饵
之,使为己用。恶巡抚王哲不附己,毒之,得疾,逾年死。董杰代哲,仅八月亦死。自
是,官其地者惴惴,以得去为幸。代杰者任汉、俞谏,皆岁余罢归。燧以才节著治声,
廷臣推之代。
    十年十月擢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燧闻命叹曰:“是当死生以之矣。”遣妻子还
乡,独携二僮以行。时宸濠逆状已大露,南昌人汹汹,谓宸濠旦暮得天子。燧左右悉宸
濠耳目,燧防察密,左右不得窥,独时时为宸濠陈说大义,卒不悛。阴察副使许逵忠勇,
可属大事,与之谋。先是,副使胡世宁暴宸濠逆谋,中官幸臣为之地,世宁得罪去。燧
念讼言于朝无益,乃托御他寇预为备。先城进贤,次城南康、瑞州。患建昌县多盗,割
其地,别置安义县,以渐弭之。而请复饶、抚二州兵备,不得复,则请敕湖东分巡兼理
之。九江当湖冲,最要害,请重兵备道权,兼摄南康、宁州、武宁、瑞昌及湖广兴国、
通城,以便控制。广信横峰、青山诸窑,地险人悍,则请设通判驻弋阳,兼督旁五县兵。
又恐宸濠劫兵器,假讨贼,尽出之他所。宸濠瞷燧图己,使人赂朝中幸臣去燧,而遣燧
枣梨姜芥以示意,燧笑却之。逵劝燧先发后闻,燧曰:“奈何予贼以名,且需之。”
    十三年,江西大水,宸濠素所蓄贼凌十一、吴十三、闵念四等出没鄱阳湖,燧与逵
谋捕之。三贼遁沙井,燧自江外掩捕,夜大风雨,不克济。三贼走匿宸濠祖墓间,于是
密疏白其状,且言宸濠必反。章七上,辄为宸濠遮狱,不得达。宸濠恚甚,因宴毒燧,
不死。燧乞致仕,又不许,忧惧甚。
    明年,宸濠胁镇巡官奏其孝行,燧与巡按御史林潮冀藉是少缓其谋,乃共奏于朝。
朝议方降旨责燧等,会御史萧淮尽发宸濠不轨状,诏重臣宣谕,宸濠闻,遂决计反。
    六月乙亥,宸濠生日,宴镇巡三司。明日,燧及诸大吏入谢,宸濠伏兵左右,大言
曰:“孝宗为李广所误,抱民间子,我祖宗不血食者十四年。今太后有诏,令我起兵讨
贼,亦知之乎?”众相顾愕眙,燧直前曰:“安得此言!请出诏示我。”宸濠曰:“毋
多言,我往南京,汝当扈驾。”燧大怒曰:“汝速死耳。天无二日,吾岂从汝为逆哉!”
宸濠怒叱燧,燧益怒,急起,不得出。宸濠入内殿,易戎服出,麾兵缚燧。逵奋曰:
“汝曹安得辱天子大臣!”因以身翼蔽燧,贼并缚逵。二人且缚且骂,不绝口,贼击燧,
折左臂,与逵同曳出。逵谓燧曰:“我劝公先发者,知有今日故也。”燧、逵同遇害惠
民门外。巡按御史王金、布政使梁宸以下,咸稽首呼万岁。
    宸濠遂发兵,伪署三贼为将军,首遣娄伯徇进贤,为知县刘源清所斩。招窑贼,贼
畏守吏,不敢发。大索兵器于城中,不得,贼多持白梃。伍文定起义兵,设两人木主于
文天祥祠,率吏民哭之。南赣巡抚王守仁与共平贼。诸逋贼走安义,皆见获,无脱者。
人于是益思燧功。
    燧生有异质,两目烁烁,夜有光。死之日,天忽阴惨,烈风骤起凡数日,城中民大
恐。走收两人尸,尸未变,黑云蔽之,蝇蚋无近者。明年,守臣上其事于朝,未报。世
宗即位,赠礼部尚书,谥忠烈,与逵并祀南昌,赐祠名旌忠,各廕一子。燧子堪闻父讣,
率两弟墀、升赴之,会宸濠已擒,扶柩归。兄弟庐墓蔬食三年,有芝一茎九葩者数本产
墓上。服除,以父死难,更墨衰三年,世称三孝子。
    堪,字志健。为诸生,能文,善骑射。既廕锦衣,中武会试第一,擢署指挥同知。
善用强弩,教弩卒数千人以备边。历都督佥事。事母杨至孝,母年九十余,殁京师。堪
年亦七十,护丧归,在道,以毁卒。巡按御史赵炳然上堪孝行,得旌。堪子钰,亦举武
会试,官都督同知。钰子如津,都督佥事。
    墀,字仲泉,以选贡生历官尚宝卿。升,官尚书。墀孙如游,大学士。如游孙嘉绩,
佥事。升子,鑨、鑛皆尚书,铤侍郎,錝太仆卿。鑨子,如法主事,如洵参政。并以文
章行谊世其家。升、鑨、鑛、如游、如法、嘉绩,事皆别见。
    许逵,字汝登,固始人。正德三年进士。长身巨口,猿臂燕颔,沈静有谋略。授乐
陵知县。六年春,流贼刘七等屠城邑,杀长吏。诸州县率闭城守,或弃城遁,或遗之刍,
粟弓马乞贼毋攻。逵之官,慨然为战守计。县初无城,督民版筑,不逾月,城成。令民
屋外筑墙,墙高过帘,启圭窦,才容人。家选一壮者执刃伺窦内,余皆入队伍,日视旗
为号,违者军法从事。又募死士伏巷中,洞开城门。贼果至,旗举伏发,窦中人皆出,
贼大惊窜,斩获无遗。后数犯,数却之,遂相戒不敢近。事闻,进秩二等。
    时知县能抗贼者,益都则牛鸾,郯城则唐龙,汶上则左经,浚则陈滞,亦所当贼少。
而逵屡御大贼有功,遂与鸾俱超擢兵备佥事。逵驻武定州,州城圮濠平,不能限牛马。
逵筑城凿池,设楼橹,置巡卒。明年五月,贼杨寡妇以千骑犯潍县,指挥乔刚御之,贼
少却。逵追败之高苑,令指挥张勋邀之沧州,先后俘斩二百七十余余人。未几,贼别部
掠德平,逵尽歼之,咸名大著。十二年迁江西副使。时宸濠党暴横,逵以法痛绳之。尝
言于孙燧曰:“宁王敢为暴者,恃权臣也。权臣左右之者,贪重贿也。重贿由于盗薮,
今惟翦盗则贿息,贿息则党孤。”燧深然之,每事辄与密议。及宸濠缚燧,逵争之。宸
濠素忌逵,问许副使何言,逵曰:“副使惟赤心耳。”宸濠怒曰:“我不能杀汝邪?”
逵骂曰:“汝能杀我,天子能杀汝。汝反贼,万段磔汝,汝悔何及!”宸濠大怒,并缚
之,曳出斫其颈,屹不动。贼众共推抑令跪,卒不能,遂死,年三十六。
    初,逵以文天祥集贻其友给事中张汉卿而无书。汉卿语人曰:“宁邸必反,汝登其
为文山乎?”逵父家居,闻江西有变,杀都御史及副使,即为位,易服哭。人怪问故。
父曰:“副使,必吾儿也。”世宗即位,赠左副都御史,谥忠节,廕一子。又录山东平
贼功,复廕一子。嘉靖元年诏逵死事尤烈,改赠逵礼部尚书,进廕指挥佥事。
    长子易,好学有器识。既葬父,日夜号泣,六年而后就廕。人或趣之,易曰:
“吾父死,易乃因得官。”痛哭不能仰视。易子安阝,事亲孝。隆庆中举于乡,数
试礼部不第。有试官与瑒婚姻,慕安阝才,欲收罗之。安阝曰:“若此,何以见先忠节
地下?”许氏子孙不如孙氏贵显,亦能传其家。
    黄宏,字德裕,鄞人。弘治十五年进士。知万安县。民好讼,讼辄祷于神,宏毁其
祠曰:“令在,何祷也。”讼者至,辄片言折之。累迁江西左参议,按湖西、岭北二道。
王守仁讨横水、桶冈贼,宏主饷有功。贼闵念四既降,复恃宸濠势,剽九江上下。宏发
兵捕之,走匿宸濠祖墓中,尽得其辎重以归。宸濠逆节益露,士大夫以为忧,宏正色曰:
“国家不幸有此,我辈守士,死而已。”有持大义不从宸濠党者,宏每阴左右之。宸濠
反,宏被执,愤怒,以手梏向柱击项,是夕卒,贼义而棺敛之。子绍文奔赴,求得其棺,
以伪命治敛,非父志,亟易之,扶归。
    时主事马思聪亦抗节死。思聪,字懋闻,莆田人。弘治末举进士,为象山知县,复
二十六渠,溉田万顷。累迁南京户部主事,督粮江西,驻安仁。值宸濠反,被执系狱,
不屈,绝食六日死。
    世宗立,赠宏太常少卿,思聪光禄少卿,并配享旌忠祠。时有谓宏、思聪死节非真
者。给事中毛玉勘江西逆党,复请表章宏、思聪及承奉周仪,而宏子绍武诉于朝。巡按
御史穆相列上二人死节状甚悉,遂无异议。
    宋以方,字义卿,靖州人。弘治十八年进士。历户部郎中。正德十年迁瑞州知府。
时华林大盗甫平,疮痍未复,以方悉心抚字,吏民爱之。宸濠逆谋萌,而瑞故无城郭,
以方筑城缮守具,募兵三千,日夕训练。宸濠深忌之,有征索又不应,遂迫镇守劾系南
昌狱。明日,宸濠反,出以方,胁之降,不可,械舟中。至安庆,兵败,问地何名,舟
子云“黄石矶”,江西人音,则“王失机”也。宸濠以为不祥,斩以方祭江。后贼平,
其子崇学求遗骸不得,敛衣冠归葬。嘉靖六年,巡抚陈洪谟上其事,诏赠光禄卿,廕一
子,立祠瑞州。
    方宸濠之谋为变也,江西士民受害者不可胜纪。初遣阉校四出,籍民田庐,收缚豪
强不附者。有万木、郑山,俱新建人,集乡人结砦自固。贼党谢重一驰入村,二人执之,
积苇张睢阳庙前,缚人马,生焚之,濠党不敢犯。二人饮江上,为盗凌十一所逼,趣见
宸濠,烙而椎之,皆骂贼死。
    赵楠,南昌诸生。兄模,尝捐粟佐振。宸濠捕模索金,楠代往,胁之,不屈,被掠
死。同邑辜增见迫,抗节不从,一家百口皆死。诸生刘世伦、儒士陈经官、义士李广源,
皆被掠,不屈死。
    叶景恩者,以侠闻,族居吴城。宸濠将作难,捕景恩,胁降之,不从,死狱中。宸
濠兵过吴城,景恩弟景允以三百人邀击贼。贼分兵焚劫景允家,其族景集、景修等四十
九人皆死。
    又有阎顺者,为宁府典宝副。宸濠将反,顺与典膳正陈宣、内使刘良微言不可,为
典宝正涂钦所谮,三人惧诛,潜诣京师上变。群小庇宸濠,下之狱,搒掠备至。宸濠闻
三人赴都,虑事泄,诬奏其罪,且嗾群小必杀之,会已遣戍孝陵,乃免。世宗立,复官。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