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七十六 文苑四


    ○李维桢郝敬  徐渭屠隆  王穉登俞允文  王叔承  瞿九思唐时升娄坚  李流芳
程嘉燧  焦竑黄辉  陈仁锡   董其昌莫如忠邢侗  米万钟  袁宏道钟惺  谭元春王惟
俭李日华  曹学佺曾异撰王志坚  艾南英章世纯  罗万藻  陈际泰  张溥张采
    李维桢,字本宁,京山人。父裕,福建布政使。维桢举隆庆二年进士,由庶吉士授
编修。万历时,《穆宗实录》成,进修撰。出为陕西右参议,迁提学副使。浮沉外僚,
几三十年。天启初,以布政使家居,年七十余矣。会朝议登用耆旧,召为南京太仆卿,
旋改太常,未赴。闻谏官有言,辞不就。时方修《神宗实录》,给事中薛大中特疏荐之,
未及用。四年四月,太常卿董其昌复荐之,乃召为礼部右侍郎,甫三月进尚书,并在南
京。维桢缘史事起用,乃馆中诸臣惮其以前辈压己,不令入馆,但超迁其官。维桢亦以
年衰,明年正月力乞骸骨去。又明年卒于家,年八十。崇祯时,赠太子太保。
    维桢弱冠登朝,博闻强记,与同馆许国齐名。馆中为之语曰:“记不得,问老许;
做不得,问小李。”维桢为人,乐易阔达,宾客杂进。其文章,弘肆有才气,海内请求
者无虚日,能屈曲以副其所望。碑版之文,照耀四裔。门下士招富人大贾,受取金钱,
代为请乞,亦应之无倦,负重名垂四十年。然文多率意应酬,品格不能高也。
    邑人郝敬,字仲舆。父承健,举于乡,官肃宁知县。敬幼称神童,性跅弛,尝杀人
系狱。维桢,其父执也,援出之,馆于家。始折节读书,举万历十七年进士。历知缙云、
永嘉二县,并有能声。征授礼科给事中,乞假归养。久之,补户科,数有所论奏。
    山东税监陈增贪横,为益都知县吴宗尧所奏,帝不罪。敬上言:“开采不罢,则陛
下明旨不过为愚弄臣民之虚文。乞先停止,然后以宗尧所奏下抚按勘核,正增不法之
罪。”不听。顷之,山东巡抚尹应元亦极论增罪,帝怒,切责应元,斥完尧为民。敬再
上言:“陛下处陈增一事,甚失众心。”帝怒,夺俸一年。帝遣中官高寀榷税京口,暨
禄榷税仪真,敬复力谏。宗尧之劾增也,增怒甚,诬讦其赃私,词连青州一府官僚,旁
引商民吴时奉等,请皆籍没,帝辄可之。敬复力诋增,乞速寝其奏,亦不纳。坐事,谪
知江阴县。贪污不检,物论皆不予,遂投劾归,杜门著书。崇祯十二年卒。
    徐渭,字文长,山阴人。十余岁仿扬雄《解嘲》作《释毁》,长师同里季本。为诸
生,有盛名。总督胡宗宪招致幕府,与歙余寅、鄞沈明臣同宪书记。宗宪得白鹿,将献
诸朝,令渭草表,并他客草寄所善学士,择其尤上之。学士以渭表进,世宗大悦,益宠
异宗宪,宗宪以是益重渭。宗宪尝宴将吏于烂柯山,酒酣乐作,明臣作《铙歌》十章,
中有云“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如草不闻声”。宗宪起,捋其须曰:“何物沈生,雄快
乃尔!”即命刻于石,宠礼与渭埒。督府势严重,将吏莫敢仰视。渭角巾布衣,长揖纵
谈。幕中有急需,夜深开戟门以待。渭或醉不至,宗宪顾善之。寅、明臣亦颇负崖岸,
以侃直见礼。
    渭知兵,好奇计,宗宪擒徐海,诱王直,皆预其谋。藉宗宪势,颇横。及宗宪下狱,
渭惧祸,遂发狂,引巨锥剚耳,深数寸,又以椎碎肾囊,皆不死。已,又击杀继妻,论
死系狱,里人张元忭力救得免。乃游金陵,抵宣、辽,纵观诸边厄塞,善李成梁诸子。
入京师,主元忭。元忭导以礼法,渭不能从,久之怒而去。后元忭卒,白衣往吊,抚棺
恸哭,不告姓名去。
    渭天才超轶,诗文绝出伦辈。善草书,工写花草竹石。尝自言:“吾书第一,诗次
之,文次之,画又次之。”当嘉靖时,王、李倡七子社,谢榛以布衣被摈。渭愤其以轩
冕压韦布,誓不入二人党。后二十年,公安袁宏道游越中,得渭残帙以示祭酒陶望龄,
相与激赏,刻其集行世。
    寅,字仲房。明臣,字嘉则。皆有诗名。
    屠隆者,字长卿,明臣同邑人也。生有异才,尝学诗于明臣,落笔数千言立就。族
人大山、里人张时彻方为贵官,共相延誉,名大噪。举万历五年进士,除颍上知县,调
繁青浦。时招名士饮酒赋诗,游九峰、三泖,以仙令自许,然于吏事不废,士民皆爱戴
之。迁礼部主事。
    西宁侯宋世恩兄事隆,宴游甚欢。刑部主事俞显卿者,险人也,尝为隆所诋,心恨
之。讦隆与世恩淫纵,词连礼部尚书陈经邦。隆等上疏自理,并列显卿挟仇诬陷状。所
司乃两黜之,而停世恩俸半岁。隆归,道青浦,父老为敛田千亩,请徙居。隆不许,欢
饮三日谢去。
    归益纵情诗酒,好宾客,卖文为活。诗文率不经意,一挥数纸。尝戏命两人对案拈
二题,各赋百韵,咄嗟之间二章并就。又与人对弈,口诵诗文,命人书之,书不逮诵也。
    子妇沈氏,修撰懋学女,与隆女瑶瑟并能诗。隆有所作,两人辄和之。两家兄弟合
刻其诗,曰《留香草》。
    王穉登,字伯谷,长洲人。四岁能属对,六岁善擘窠大字,十岁能诗,长益骏发有
盛名。嘉靖末,游京师,客大学士袁炜家。炜试诸吉士紫牡丹诗,不称意。命穉登为之,
有警句。炜召数诸吉士曰:“君辈职文章,能得王秀才一句耶?”将荐之朝,不果。隆
庆初,复游京师,徐阶当国,颇修憾于炜。或劝穉登弗名袁公客,不从,刻《燕市》、
《客越》二集,备书其事。
    吴中自文征明后,风雅无定属。穉登尝及征明门,遥接其风,主词翰之席者三十余
年。嘉、隆、万历间,布衣、山人以诗名者十数,俞允文、王叔承、沈明臣辈尤为世所
称,然声华烜赫,穉登为最。申时行以元老里居,特相推重。王世贞与同郡友善,顾不
甚推之。及世贞殁,其仲子士肃坐事系狱,穉登为倾身救援,人以是重其风义。万历
中,诏修国史,大学士赵志皋辈荐穉登及其同邑魏学礼、江都陆弼、黄冈王一鸣。有诏
征用,未上,而史局罢。卒年七十余。子留,字亦房,亦以诗名。
    俞允文,字仲蔚,昆山人。其父举进士,官大理评事。允文年十五为《马鞍山赋》,
援据该博。年未四十,谢去诸生,专力于诗文书法。与王世贞善,而不喜李攀龙诗,其
持论不苟同如此。
    王叔承,字承父,吴江人。少孤,治经生业,以好古谢去。贫,赘妇家,为妇翁所
遂,不予一钱,乃携妇归奉母,贫益甚。入都,客大学士李春芳所。性嗜酒,春芳有所
撰述,觅之,往往卧酒楼,欠伸弗肯应。久之,乃谢归。太仓王锡爵,其布衣交也。再
召,会有三王并封之议,叔承遗书数千言,谓当引大义以去就力争,不当依违两端,负
主恩,辜物望。锡爵得书叹服。其诗,极为世贞兄弟所许。卒于万历中。
    瞿九思,字睿夫,黄梅人。父晟,嘉靖三十二年进士。历官广平知府。凿长渠三百
里,引水为四闸,得田数十万亩。卒于官。九思十岁从父宦吉安,事罗洪先。十五作
《定志论》。后从同郡耿定向游,学益进。举万历元年乡试。居二年,县令张维翰违制
苛派,民聚殴之,维翰坐九思倡乱。巡按御史向程劾维翰激变。吏部尚书张瀚言御史议
非是,九思遂长流塞下。子甲,年十三,为书数千言,历抵公卿,讼父冤。甲弟罕,亦
伏阙上书求宥。屠隆作《讼瞿生书》,遍告中外,冯梦祯亦白于楚中当事,而张居正故
才九思,乃获释归。三十七年,以抚按疏荐,授翰林待诏,力辞不受。诏有司岁给米六
十石,终其身。乃撰《乐章》及《万历武功录》,遣罕诣阙上之。卒年七十一。九思学
极奥博,其文章不雅驯,然一时嗜古笃志之士亦鲜其俦。甲,字释之,年十九举于乡,
早卒。罕,字曰有,七岁能文。白父冤时,往返徒步,不避寒馁,天下称双孝。崇祯时,
辟举知州。
    唐时升,字叔达,嘉定人。父钦训,与归有光善,故时升早登有光之门。年未三十,
谢举子业,专意古学。王世贞官南都,延之邸舍,与辨晰疑义。时升自以出归氏门,不
肯复称王氏弟子。及王锡爵枋国,其子衡邀时升入都,值塞上用兵,逆断其情形虚实,
将帅胜负,无一爽者。家贫,好施予,灌园艺蔬,萧然自得。诗援笔成,不加点窜,文
得有光之传。与里人娄坚、程嘉燧并称曰“练川三老”。卒于崇祯九年,年八十有六。
    娄坚,字子柔。幼好学,其师友皆出有光门。坚学有师承,经明行修,乡里推为大
师。贡于国学,不仕而归。工书法,诗亦清新。四明谢三宾知县事,合时升、坚、嘉燧
及李流芳诗刻之,曰《嘉定四先生集》。
    流芳,字长蘅,万历三十四年举于乡。工诗善书,尤精绘事。天启初,会试北上,
抵近郊闻警,赋诗而返,遂绝意进取。
    程嘉燧,字孟阳,休宁人,侨居嘉定。工诗善画。与通州顾养谦善。友人劝诣之,
乃渡江寓古寺,与酒人欢饮三日夜,赋《咏古》五章,不见养谦而返。崇祯中,常熟钱
谦益以侍郎罢归,筑耦耕堂,邀嘉燧读书其中。阅十年返休宁,遂卒,年七十有九。谦
益最重其诗,称曰松圆诗老。
    焦竑,字弱侯,江宁人。为诸生,有盛名。从督学御史耿定向学,复质疑于罗汝芳。
举嘉靖四十三年乡试,下第还。定向遴十四郡名士读书崇正书院,以竑为之长。及定向
里居,复往从之。万历十七年,始以殿试第一人官翰林修撰,益讨习国朝典章。二十二
年,大学士陈于陛建议修国史,欲竑专领其事,竑逊谢,乃先撰《经籍志》,其他率无
所撰,馆亦竟罢。翰林教小内侍书者,众视为具文,竑独曰:“此曹他日在帝左右,安
得忽之。”取古奄人善恶,时与论说。
    皇长子出阁,竑为讲官。故事,讲官进讲罕有问者。竑讲毕,徐曰:“博学审问,
功用维均,敷陈或未尽,惟殿下赐明问。”皇长子称善,然无所质难也。一日,竑复进
曰:“殿下言不易发,得毋讳其误耶?解则有误,问复何误?古人不耻下问,愿以为
法。”皇长子复称善,亦竟无所问。竑乃与同列谋先启其端,适讲《舜典》,竑举“稽
于众,舍己从人”为问。皇长子曰:“稽者,考也。考集众思,然后舍己之短,从人之
长。”又一日,举“上帝降衷,若有恒性”。皇长子曰:“此无他,即天命之谓性也。”
时方十三龄,答问无滞,竑亦竭诚启迪。尝讲次,群鸟飞鸣,皇长子仰视,竑辍讲肃立。
皇长子敛容听,乃复讲如初。竑尝采古储君事可为法戒者为《养正图说》,拟进之。同
官郭正域辈恶其不相闻,目为贾誉,竑遂止。竑既负重名,性复疏直,时事有不可,辄
形之言论,政府亦恶之,张位尤甚。二十五年主顺天乡试,举子曹蕃等九人文多险诞语,
竑被劾,谪福宁州同知。岁余大计,复镌秩,竑遂不出。
    竑博极群书,自经史至稗官、杂说,无不淹贯。善为古文,典正驯雅,卓然名家。
集名《澹园》,竑所自号也。讲学以汝芳为宗,而善定向兄弟及李贽,时颇以禅学讥之。
万历四十八年卒,年八十。熹宗时,以先朝讲读恩,复官,赠谕德,赐祭廕子。福王时,
追谥文端。子润生,见《忠义传》。
    黄辉,字平倩,一字昭素,南充人。竑同年进士。幼颖异,父子元,官湖广,御史
属讯疑狱,辉检律如老吏。御史闻而异之,命负以至,授钱谷集,一览辄记。稍长,博
极群书。年十五举乡试第一。久之,成进士,改庶吉士。馆课文字多沿袭熟烂,目为翰
林体,及李攀龙、王世贞之学行,则又改而从之。辉刻意学古,一以韩、欧为师,馆阁
文稍变。时同馆中,诗文推陶望龄,书画推董其昌,辉诗及书与齐名。至征事,辉十得
八九,竑以闳雅名,亦自逊不如也。
    由编修迁右中允,充皇长子讲官。时帝宠郑贵妃,疏皇后、长子,长子生母王恭妃
几殆。辉从内竖征知其状,谓同里给事中王德完曰:“此国家大事,旦夕不测,书之史
册,谓朝廷无人,吾辈为万世僇矣。”德完奋然,属辉具草上之,下狱,廷杖濒死。辉
周旋橐饘,不避险阻,人或危之。辉曰:“吾陷人于祸,可坐视乎?”辉雅好禅学,多
方外交,为言者所论。时已为庶子掌司经局,遂请告归。已,起故官,擢少詹事兼侍读
学士,卒官。
    陈仁锡,字明卿,长洲人。父允坚,进士。历知诸暨、崇德二县。仁锡年十九,举
万历二十五年乡试。闻武进钱一本善《易》,往师之,得其指要。久不第。益究心经史
之学,多所论著。天启二年以殿试第三人授翰林编修。时第一为文震孟,亦老成宿学。
海内咸庆得人。明年丁内艰,庐墓次。服阕,起故官,寻直经筵,典诰敕。魏忠贤冒边
功,矫旨锡上公爵,给世券。仁锡当视草,持不可,其党以威劫之,毅然曰:“世自有
视草者,何必我!”忠贤闻之怒。不数日,里人孙文豸以诵《步天歌》见捕,坐妖言锻
炼成狱,词连仁锡及震孟,罪将不测。有密救者,得削籍归。崇祯改元,召复故官。旋
进右中允,署国子司业事,再直经筵。以预修神、光二朝实录,进右谕德,乞假归。越
三年,即家起南京国子祭酒,甫拜命,得疾卒。福王时,赠詹事,谥文庄。仁锡讲求经
济,有志天下事,性好学,喜著书,一时馆阁中博洽者鲜其俦云。
    董其昌,字玄宰,松江华亭人。举万历十七年进士,改庶吉士。礼部侍郎田一俊以
教习卒官,其昌请假,走数千里,护其丧归葬。迁授编修。皇长子出阁,充讲官,因事
启沃,皇长子每目属之。坐失执政意,出为湖广副使,移疾归。起故官,督湖广学政,
不徇请嘱,为势家所怨,嗾生儒数百人鼓噪,毁其公署。其昌即拜疏求去,帝不许,而
令所司按治,其昌卒谢事旭。起山东副使、登莱兵备、河南参政,并不赴。
    光宗立,问:“旧讲官董先生安在?”乃召为太常少卿,掌国子司业事。天启二年
擢本寺卿,兼侍读学士。时修《神宗实录》,命往南方采辑先朝章疏及遗事,其昌庆搜
博征,录成三百本。又采留中之疏切于国本、籓封、人才、风俗、河渠、食货、吏治、
边防者,别为四十卷。仿史赞之例,每篇系以笔断。书成表进,有诏褒美,宣付史馆。
明年秋,擢礼部右侍郎,协理詹事府事,寻转左侍郎。五年正月拜南京礼部尚书。时政
在奄竖,党祸酷烈。其昌深自引远,逾年请告归。崇祯四年起故官,掌詹事府事。居三
年,屡疏乞休,诏加太子太保致仕。又二年卒,年八十有三。赠太子太传。福王时,谥
文敏。
    其昌天才俊逸,少负重名。初,华亭自沈度、沈粲以后,南安知府张弼、詹事陆深、
布政莫如忠及子是龙皆以善书称。其昌后出,超越诸家,始以宋米芾为宗。后自成一家,
名闻外国。其画集宋、元诸家之长,行以己意,洒洒生动,非人力所及也。四方金石之
刻,得其制作手书,以为二绝。造请无虚日,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争购宝之。精于品
题,收藏家得片语只字以为重。性和易,通禅理,萧闲吐纳,终日无俗语。人儗之米芾、
赵孟頫云。同时以善书名者,临邑刑侗、顺天米万钟、晋江张瑞图,时人谓刑、张、米、
董,又曰南董、北米。然三人者,不逮其昌远甚。
    莫如忠,字子良。嘉靖十七年进士。累官浙江布政使。洁修自好。夏言死,经纪其
丧。善草书,诗文有体要。是龙,字云卿,后以字行,更字廷韩。十岁能文,长善书。
皇甫汸、王世贞辈亟称之。以贡生终。刑侗,字子愿。万历二年进士。终陕西行太仆卿。
家资钜万,筑来禽馆于古犁丘,减产奉客,遂致中落。妹慈静,善仿兄书。米万钟,字
友石。万历二十三年进士。历官江西按察使。天启五年,魏忠贤党倪文焕劾之,遂削籍。
崇祯初,起太仆少卿,卒官。张瑞图者,官至大学士,逆案中人也。
    袁宏道,字中郎,公安人。与兄宗道、弟中道并有才名,时称“三袁”。宗道,字
伯修。万历十四年会试第一。授庶吉士,进编修,卒官右庶子。泰昌时,追录光宗讲官,
赠礼部右侍郎。
    宏道年十六为诸生,即结社城南,为之长。闲为诗歌古文,有声里中。举万历二十
年进士。归家,下帷读书,诗文主妙悟。选吴县知县,听断敏决,公庭鲜事。与士大夫
谈说诗文,以风雅自命。已而解官去。起授顺天教授,历国子助教、礼部主事,谢病归。
久之,起故官。寻以清望擢吏部验封主事,改文选。寻移考功员外郎,立岁终考察群吏
法,言:“外官三岁一察,京官六岁,武官五岁,此曹安得独免?”疏上,报可,遂为
定制。迁稽勋郎中,后谢病归,数月卒。
    中道,字小修。十余岁,作《黄山》、《雪》二赋,五千余言。长益豪迈,从两兄
宦游京师,多交四方名士,足迹半天下。万历三十一年始举于乡。又十四年乃成进士。
由徽州教授,历国子博士、南京礼部主事。天启四年进南京吏部郎中,卒于官。
    先是,王、李之学盛行,袁氏兄弟独心非之。宗道在馆中,与同馆黄辉力排其说。
于唐好白乐天,于宋好苏轼,名其斋曰白苏。至宏道,益矫以清新轻俊,学者多舍王、
李而从之,目为公安体。然戏谑嘲笑,间杂俚语,空疏者便之。其后,王、李风渐息,
而钟、谭之说大炽。钟、谭者,钟惺、谭元春也。
    惺,字伯敬,竟陵人。万历三十八年进士。授行人,稍迁工部主事,寻改南京礼部,
进郎中。擢福建提学佥事,以父忧归,卒于家。惺貌寝,羸不胜衣,为人严冷,不喜接
俗客,由此得谢人事。官南都,僦秦淮水阁读史,恒至丙夜,有所见即笔之,名曰《史
怀》。晚逃于禅以卒。
    自宏道矫王、李诗之弊,倡以清真,惺复矫其弊,变而为幽深孤峭。与同里谭元春
评选唐人之诗为《唐诗归》,又评选隋以前诗为《古诗归》。钟、谭之名满天下,谓之
竟陵体。然两人学不甚富,其识解多僻,大为通人所讥。元春,字友夏,名辈后于惺,
以《诗归》故,与齐名。至天启七年始举乡试第一,惺已前卒矣。
    王惟俭,字损仲,祥符人。万历二十三年进士。授潍县知县,迁兵部职方主事。三
十年春,辽东总兵官马林以忤税使高淮被逮,兵部尚书田乐等救之。帝怒,责职方不推
代者,空司而逐,惟俭亦削籍归。家居二十年,光宗立,起光禄丞。三迁大理少卿。
    天启三年八月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值徐鸿儒之乱,民多逃亡,辽人避难来者,
亦多失所,惟俭加意绥辑。五年三月擢南京兵部右侍郎,未赴。入为工部右侍郎,魏忠
贤党御史田景新劾之,落职闲住。
    惟俭资敏嗜学。初被废,肆力经史百家。苦《宋史》繁芜,手删定,自为一书。好
书画古玩。万历、天启间,世所称博物君子,惟俭与董其昌并,而嘉兴李日华亚之。日
华,字君实,嘉兴人。万历二十年进士。官至太仆少卿。恬澹和易,与物无忤。惟俭则
口多微词,好抨击道学,人不能堪。尝与时辈宴集,征《汉书》一事,具悉本末,指其
腹笑曰:“名下宁有虚士乎!”其自喜如此。
    曹学牷,字能始,侯官人。弱冠举万历二十三年进士,授户部主事。中察典,调南
京添注大理左寺正。居冗散七年,肆力于学。累迁南京户部郎中,四川右参政、按察使。
蜀府毁于火,估修资七十万金,学牷以《宗籓条例》却之。又中察典,议调。天启二年
起广西右参议。初,梃击狱兴,刘廷元辈主疯颠。学牷著《野史纪略》,直书事本末。
至六年秋,学牷迁陕西副使,未行,而廷元附魏忠贤大幸,乃劾学牷私撰野史,淆乱国
章,遂削籍,毁所镂板。巡按御史王政新,以尝荐学牷,亦勒闲住。广西大吏揣学牷必
得重祸,羁留以待。已,知忠贤无意杀之,乃得释还。崇祯初,起广西副使,力辞不就。
    家居二十年,著书所居石仓园中,为《石仓十二代诗选》,盛行于世。尝谓“二氏
有藏,吾儒何独无”,欲修儒藏与鼎立。采撷四库书,因类分辑,十有余年,功未及竣,
两京继覆。唐王立于闽中,起授太常卿。寻迁礼部右侍郎兼侍讲学士,进尚书,加太子
太保。及事败,走入山中,投缳而死,年七十有四。诗文甚富,总名《石仓集》。万历
中,闽中文风颇盛,自学牷倡之,晚年更以殉节著云。
    其同邑后起者,曾异撰,字弗人,晋江人,家侯官。父为诸生,早卒。母张氏,以
遗腹生。家CI甚,纺绩给晨夕。异撰起孤童,事母至孝。岁饥,采薯叶杂糠籺食之,
母妻尝负畚锄乾草给爨。然性介甚,长吏知其贫,欲为地,不屑也。吴兴潘曾纮督学政,
上其母节行,获旌于朝。及曾纮巡抚南、赣,得王惟俭所撰《宋史》,招异撰及新建徐
世溥更定,未成而罢。异撰久为诸生,究心经世学,所为诗,有奇气。崇祯十二年举乡
试,年四十有九矣,再赴会试还,遂卒。
    王志坚,字弱生,昆山人。父临亨,进士。杭州知府。志坚举万历三十八年进士,
授南京兵部主事,迁员外郎、郎中。暇日要同舍郎为读史社,撰《读史商语》。迁贵州
提学佥事,不赴,乞侍养归。天启二年起督浙江驿传,奔母丧归。崇祯四年复以佥事督
湖广学政,礼部推为学政第一。六年卒于官。
    志坚少与李流芳同学,为诗文,法唐、宋名家。通籍后,卜居吴门古南园,杜门却
扫,肆志读书,先经后史,先史后子、集。其读经,先笺疏而后辨论。读史,先证据而
后发明。读子,则谓唐、宋而后无子,当取说家之有裨经史者补之。读集,则定秦、汉
以后古文为五编,考核唐、宋碑志,援史传,捃杂说,以参核其事之同异、文之纯驳。
其于内典,亦深辨性相之宗。作诗甚富,自选止七十余首。
    弟志长,字平仲,举于乡,亦深于经学。
    艾南英,字千子,东乡人。七岁作《竹林七贤论》。长为诸生,好学无所不窥。万
历末,场屋文腐烂,南英深疾之,与同郡章世纯、罗万藻、陈际泰以兴起斯文为任,乃
刻四人所作行之世。世人翕然归之,称为章、罗、陈、艾。天启四年,南英始举于乡。
座主检讨丁乾学、给事中郝土膏发策诋魏忠贤,南英对策亦有讥刺语。忠贤怒,削考官
籍,南英亦停三科。
    庄烈帝即位,诏许会试。久之,卒不第,而文日有名。负气陵物,人多惮其口。始
王、李之学大行,天下谈古文者悉宗之,后钟、谭出而一变。至是钱谦益负重名于词林,
痛相纠驳。南英和之,排诋王、李不遗余力。两京继覆,江西郡县尽失,南英乃入闽。
唐王召见,陈十可忧疏,授兵部主事,寻改御史。明年八月卒于延平。
    章世纯,字大力,临川人。博闻强记。举天启元年乡试。崇祯中,累官柳州知府,
年已七十矣,闻京师变,悲愤,遘疾卒。
    罗万藻,字文止,世纯同县人。天启七年举于乡。崇祯中行保举法,祭酒倪元璐以
万藻应诏,辞不就。福王时为上杭知县。唐王立于闽,擢礼部主事。南英卒,哭而殡之,
居数月亦卒。
    陈际泰,字大士,亦临川人,父流寓汀州武平,生于其地。家贫,不能从师,又无
书,时取旁舍儿书,屏人窃诵。从外兄所获《书经》,四角已漫灭,且无句读,自以意
识别之,遂通其义。十岁,于外家药笼中见《诗经》,取而疾走。父见之,怒,督往田,
则携至田所,踞高阜而哦,遂毕身不忘。久之,返临川,与南英辈以时文名天下。其为
文,敏甚,一日可二三十首,先后所作至万首,经生举业之富,无若际泰者。崇祯三年
举于乡。又四年成进士,年六十有八矣。又三年除行人。居四年,护故相蔡国用丧南行,
卒于道。
    张溥,字天如,太仓人。伯父辅之,南京工部尚书。溥幼嗜学。所读书必手钞,钞
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
沃汤数次。后名读书之斋曰“七录”,以此也。与同里张采共学齐名,号“娄东二张”。
    崇祯元年以选贡生入都,采方成进士,两人名彻都下。已而采官临川。溥归,集郡
中名士相与复古学,名其文社日复社。四年成进士,改庶吉士。以葬亲乞假归,读者若
经生,无间寒暑。四方啖名者争走其门,尽名为复社。溥亦倾身结纳,交游日广,声气
通朝右。所品题甲乙,颇能为荣辱。诸奔走附丽者,辄自矜曰:“吾以嗣东林也。”执
政大僚由此恶之。里人陆文声者,输赀为监生,求入社不许,采又尝以事抶之。文声诣
阙言:“风俗之弊,皆原于士子。溥、采为主盟,倡复社,乱天下。”温体仁方枋国事,
下所司。迁延久之,提学御史倪元珙、兵备参议冯元扬、太仓知州周仲连言复社无可罪。
三人皆贬斥,严旨穷究不已。闽人周之夔者,尝为苏州推官,坐事罢去,疑溥为之,恨
甚。闻文声讦溥,遂伏阙言溥等把持计典,己罢职实其所为,因及复社恣横状。章下,
巡抚张国维等言之夔去官,无预溥事,亦被旨谯让。
    至十四年,溥已卒,而事犹未竟。刑部侍郎蔡奕琛坐党薛国观系狱,未知溥卒也,
讦溥遥握朝柄,己罪由溥,因言采结党乱政。诏责溥、采回奏,采上言:“复社非臣事,
然臣与溥生平相淬砺,死避网罗,负义图全,谊不出此。念溥日夜解经论文,矢心报称,
曾未一日服官,怀忠入地。即今严纶之下,并不得泣血自明,良足哀悼。”当是时,体
仁已前罢,继者张至发、薛国观皆不喜东林,故所司不敢复奏。及是,至发、国观亦相
继罢,而周延儒当国,溥座主也,其获再相,溥有力焉,故采疏上,事即得解。
    明年,御史刘熙祚、给事中姜埰交章言溥砥行博闻,所纂述经史,有功圣学,宜取
备乙夜观。帝御经筵,问及二人,延儒对曰:“读书好秀才。”帝曰:“溥已卒,采小
臣,言官何为荐之?”延儒曰:“二人好读书,能文章,言官为举子时读其文,又以其
用未竟,故惜之耳。”帝曰:“亦未免偏。”延儒言:“诚如圣谕,溥与黄道周皆偏,
因善读书,以故惜之者众。”帝颔之,遂有诏征溥遗书,而道周亦复官。有司先后录上
三千余卷,帝悉留览。
    溥诗文敏捷。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毫,俄顷立就,以故名高一时。卒时,
年止四十。
    采,字受先,与溥善。溥性宽,泛交博爱。采特严毅,喜甄别可否,人有过,尝面
叱之。知临川,摧强扶弱,声大起。移疾归,士民泣送载道。知州刘士斗、钱肃乐严重
之,以奸蠹询采,片纸报,咸置之法。福王时,起礼部主事,进员外郎,乞假去。南都
失守,奸人素衔采者,群击之死,复用大锥乱刺之。已而苏,避之邻邑,又三年卒。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