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六十一


    左良玉(邓  贺人龙)  高杰(刘泽清)  祖宽

    左良玉,字昆山,临清人。官辽东车右营都司。崇祯元年,宁远兵变,巡抚毕自肃
自经死,良玉坐削职回卫。已,复官。总理马世龙令从游击曹文诏援玉田、丰润,连战
洪桥、大堑山,直抵遵化。论恢复四城功,与文诏等俱进秩,隶昌平督治侍郎侯恂麾下。
大凌河围急,诏昌平军赴援,总兵尤世威护陵不得行,荐良玉可代率兵往。已,恂荐为
副将,战松山、杏山下,录功第一。
    良玉少孤,育于叔父。其贵也,不知其母姓。长身赪面,骁勇,善左右射。目不知
书,多智谋,抚士卒得其欢心,以故战辄有功。时陕西贼入河南,图怀庆。廷议令良玉
将昌平兵往剿,大指专办河南。会贼寇修武、清化者窜入平阳,因檄良玉入山西御之,
颇有斩获。河南巡抚樊尚璟以良玉驻泽州,扼豫、晋咽侯,可四面为援兵。诏从之。时
曹文诏将陕西兵,帝令良玉受尚璟节制,与文诏同心讨贼,有急则秦兵东,豫兵西,良
玉兵从中横击。
    六年正月,贼犯隰州,陷阳城。良玉败之于涉县之西陂。二月,良玉兵与贼战武安,
大败。尚璟罢,以太常少卿玄默代之。三月,贼再入河内,良玉自辉县逐之。贼奔修武,
杀游击越效忠,追参将陶希谦,希谦坠马死。良玉击之万善驿,至柳树口大败之,擒贼
首数人,贼遂西奔。河南额兵仅七千,数被贼,折亡殆尽。良玉将昌平兵二千余,数战,
虽有功,势孤甚。总兵邓方立功莱州,乃命将川兵益以石砫土司马凤仪兵驰赴良玉,
与共角贼。已而凤仪以孤军战没于侯家庄。
    当是时,贼势已大炽,纵横三晋、畿辅、河北间。诸将曹文诏、李卑、艾万年、汤
九州、邓、良玉等先后与贼战,胜负略相当。良玉、办河南,屡破之于官村,于沁
河,于清化,于万善。良玉又扼之武安八德,斩获尤多。会帝命倪宠、王朴为总兵,将
京营兵六千赴河南,以中官杨进朝、卢九德监其军,而别遣中官监良玉等军。职方郎中
李继贞曰:“良玉、李卑身经百战,位反在宠、朴下,恐闻而解体。”乃令良玉、卑署
都督佥事,为援剿总兵官,与宠、朴体相敌。京营兵至,共击贼,数有功。良玉败贼济
源、河内,又败之永宁青山岭银洞沟,又自叶县追至小武当山,皆斩贼魁甚众。然诸将
以中官监军,意弗善也。
    其冬,贼西奔者复折而东。良玉、九州扼其前,京营兵尾其后,贼大困,官军连破
之柳泉、猛虎村。贼张妙手、贺双全等三十六家诡词乞抚于分巡布政司常道立,因监军
进朝以请。诸将俟朝命,不出战。会天寒河冰合,贼遂从渑池径渡,巡抚默率良玉、九
州、卑、兵待之境上。贼乃窜卢氏山中,由此自郧、襄入川中,折而掠秦陇,复出没
川中、湖北,以犯河南,中原益大残破,而三晋、畿辅独不受贼祸者十年。
    贼既渡河去,良玉与诸将分地守。陈奇瑜、卢象升方角贼秦、楚,七年春夏间,中
州幸无事。既而奇瑜失李自成于车箱,廷议合晋、豫、楚、蜀兵四面剿之。贼乃分军三:
一向庆阳,一趋郧阳,而一出关趋河南。趋河南者又分为三,郡邑所在告急。良玉扼新
安、渑池,他将陈治邦驻汝州,陈永福扼南阳,皆坐甲自保而已,不能大创贼也。贼每
营数万,兵番进,皆因粮宿饱;我兵寡备多,馈饷不继。贼介马驰,一日夜数百里;我
步兵多,骑少,行数十里辄疲乏,以故多畏贼。而良玉在怀庆时,与督抚议不合,因是
生心,缓追养寇,多收降者以自重。督抚檄调,不时应命,稍稍露跋扈端矣。十二月遇
贼于磁山,大战数十,追奔百余里。
    八年正月,河南贼破颍州,毁凤阳皇陵。其陷鹿邑、柘城、宁陵、通许者,良玉在
许州不能救。四月,督师洪承畴在汝州,令诸将分地遮贼。尤世威守雒南,陈永福控卢
氏、永宁,邓、尤翟文、张应昌、许成名遏湖广。以吴村、瓦屋乃内乡、淅川要地,
令良玉与汤九州以五千人扼之。未几,邓圯以兵哗死,而曹文诏讨陕贼,败没于真宁。
贼益张,遂超卢氏,奔永宁。巡抚默被逮未去,檄良玉自内乡与陈治邦、马良文等援卢
氏。八月败贼于鄢陵。九月蹑贼于郏之神垕山。贼连营数十里,番休更战,以疲我兵,
良玉收其军而止。贼再攻密,良玉自郏援之,乃去。十月,良玉抵灵宝,合辽东总兵祖
宽兵剪贼于涧口、焦村。焦村,硃阳关地也。十一月,李自成出硃阳关,张献忠久据灵
宝,闯王高迎祥亦与合。良玉、宽御之灵宝,不能支,陕州陷。贼东下攻洛阳,良玉、
宽从巡抚陈必谦救洛阳,贼乃去。迎祥、自成走偃师、巩。献忠走嵩、汝。良玉出雒追
迎祥、自成。宽分击献忠救汝。会总理卢象升至自湖广,与宽大败贼汝西,令裨将破贼
于宜阳黄涧口。
    九年二月,贼败于登封郜城镇,走石阳关,与伊、嵩之贼合。故总兵九州由嵩县深
入,与良玉夹剿。良玉中道遁归,九州乘胜穷追四十里,无援败殁,良玉反以捷闻。五
月,象升遣祖宽、李重镇随陕西总督洪承畴西行。良玉军最强,又率中州人,故独久留
之。而以其骄亢难用,用孔道兴代其偏将赵柱驻灵宝,防雒西;良玉与罗岱驻宜、永,
防雒东。七月,良玉兵抵开封,由登封之唐庄深入击贼,自辰鏖至申,贼不支西走。陈
永福方败贼于唐河,贼至田家营,良玉渡河击之,斩获颇众。九月,巡抚杨绳武劾良玉
避贼,责令戴罪自赎。
    十年正月,贼老回回合曹操、闯塌天诸部沿流东下,安庆告警,诏良玉从中州救之。
良玉道剿杀南阳土寇杨四、侯驭民、郭三海,急抵六安,与贼遇。部将岱、道兴乘胜连
战,大破贼。贼走霍、潜山。会马爌、刘良佐亦屡败贼于桐城、庐州、六安,贼在滁、
和者亦西遁,江北警少息。应天巡抚张国维三檄良玉入山搜剿,不应,放兵掠妇女。屯
舒城月余,河南监军太监力促之,始北去,贼已饱掠入山矣。已,淅川陷,良玉拥兵不
救。以六安破贼功,诏落职戴罪,寻复之。贼东下袭六合,攻天长,分掠瓜洲、仪真,
破盱眙。良玉坚不肯救,令中州士大夫合疏留己。帝知出良玉意,不能夺也。十月,总
理熊文灿至安庆,部檄以良玉军隶焉,良玉轻文灿不为用。
    十一年正月,良玉与总兵陈洪范大破贼于郧西。张献忠假官旗号袭南阳,屯于南关。
良玉适至,疑而急召之,献忠逸去。追及,发两矢,中其肩,复挥刀击之,面流血。其
部下救以免,遂逃之谷城。未几,请降,良玉知其伪,力请击之,文灿不许。九月,文
灿剿郧、襄诸贼,良玉与洪范及副将龙在田击破之双沟营,斩首二千余级。十二月,河
南巡抚常道立调良玉于陕州。贼乘卢氏虚,遁入内、淅。是月,许州兵变,良玉家在许,
歼焉。
    十二年二月,良玉率降将刘国能入援京师,诏还讨河南贼。兵过灞头、吴桥,大掠,
太监卢九德疏闻,诏令戴罪。已而破贼马进忠于镇平关。进忠降。又与国能再破贼李万
庆于张家林、七里河,万庆亦降。七月,献忠叛去,良玉与罗岱追之,使岱为前锋,己
随其后。逾房县八十里,至罗猴山,军乏食。伏起,岱马挂于藤,抽刀断之,蹶而复进,
弃马登山,贼围急,矢尽被获。良玉大败奔还,军符印信尽失,弃军资千万余,士卒死
者万人。事闻,以轻进贬三秩。
    十三年春,督师杨嗣昌荐良玉虽败,有大将才,兵亦可用,遂拜平贼将军。当是时,
贼分为三:西则张献忠,踞楚、蜀郊;东则革里眼、左金王等四营,豕突随、应、麻、
黄;南则曹操、过天星等十营,伏漳、房、兴、远间。闰正月,良玉合诸军击贼于枸坪
关,献忠败走,良玉乃请从汉阳、西乡入蜀追之。嗣昌谋以陕西总督郑崇俭率贺人龙、
李国奇从西乡入蜀,而令良玉驻兵兴平,别遣偏将追剿,良玉不从。嗣昌檄良玉曰:
“贼势似不能入川,仍当走死秦界耳。将军从汉阳、西乡入川,万一贼从旧路疾趋平利,
仍入竹、房,将何以御?不则走宁昌,入归、巫,与曹操合,我以大将尾追,促贼反楚,
非算也。”良玉报曰:“蜀地肥衍,贼渡险任其奔轶,后难制。且贼入川则有粮可因,
回郧则无地可掠,其不复窜楚境明矣。夫兵合则强,分则弱。今已留刘国能、李万庆守
郧,若再分三千人入蜀,即驻兴平,兵力已薄,贼来能遏之耶?今当出其不意疾攻之,
一大创自然瓦解,纵折回房、竹间,人迹断绝,彼从何得食?况郧兵扼之于前,秦抚在
紫、兴扼之于右,势必不得逞。若宁昌、归、巫险且远,曹操、献忠不相下。倘穷而归
曹,必内相吞,其亡立见。”良玉已于二月朔涉蜀界之渔溪渡矣。嗣昌度力不能制,而
其计良是,遂从之。
    时献忠营太平县大竹河,良玉驻渔溪渡。未几,总督崇俭引其兵来会。贼移军九滚
坪,见玛瑙山峻险,将据之。良玉始抵山下,贼已踞山颠,乘高鼓噪。良玉下马周览者
久之,曰:“吾知所以破贼矣。”分所进道为三,己当其二,秦兵当其一。令曰:“闻
鼓声而上。”两军夹击,贼阵坚不可动。鏖战久之,贼大溃,坠崖涧者无算。追奔四十
里,良玉兵斩扫地王曹威、白马邓天王等渠魁十六人。献忠妻妾亦被擒,遁入兴山、归
州之山中,寻自盐井窜兴、归界上。是役也,良玉功第一。事闻,加太子少保。四月,
良玉进屯兴安、平利诸山,连营百里。诸军惮山险,围而不攻。久之,献忠自兴、房走
白羊山而西,与罗汝才合。七月,良玉乘胜击过天星,降之。过天星者,名惠登相,既
降,遂始终为良玉部将。
    初,良玉受平贼将军印,浸骄,不肯受督师约束。而贺人龙屡破贼有功,嗣昌私许
以人龙代良玉。及良玉奏玛瑙山捷,嗣昌语人龙须后命。人龙大恨,具以前语告良玉,
良玉亦内恨。当献忠之败走也,追且及,遣其党马元利操重宝啖良玉曰:“献忠在,故
公见重。公所部多杀掠,而阁部猜且专。无献忠,即公灭不久矣。”良玉心动,纵之去。
监军万元吉知良玉跋扈不可使,劝嗣昌令前军蹑贼,后军继之,而身从间道出梓潼扼归
以俟济师,嗣昌不用。贼既入蜀之巴州,人龙兵噪而西归。召良玉兵合击,九檄皆不至。
    十四年正月,诸军追贼开县之黄陵城。参将刘士杰深入,所当披靡。献忠登高望,
见无秦人旗帜,而良玉兵前部无斗志,独士杰孤军。乃密选壮士潜行箐谷中,乘高大呼
驰下,良玉兵先溃,总兵猛如虎溃围出。嗣昌方悔不用元吉言,而献忠已席卷出川,西
绝新开驿置,楚、蜀消息中断,遂以计绐入襄阳城。襄王被执,嗣昌不食卒。贼濒死复
纵,迄以亡国者,以良玉素骄蹇不用命故也。二月,诏良玉削职戴罪,平贼自赎。五月,
献忠陷南阳,即攻沁阳破之。良玉至南阳,贼遁去。良玉不戢士,沁人脱于贼者,遇官
军无噍类。既而献忠陷郧西,掠地至信阳,屡胜而骄。良玉乃从南阳进兵,复大破之,
降其众数万。献忠中股,负重伤夜遁。而是时,李自成方残襄城,围良玉于郾城,几陷。
会陕西总督汪乔年出关,自成乃辍围,与乔年战襄阳城外。乔年军尽覆,良玉不能救。
帝既斩贺人龙以肃军攻,专倚良玉办贼。
    十五年四月,自成复围开封,乃释故尚书初荐良玉者侯恂于狱,起为督师,发帑金
十五万犒良玉营将士,激劝之。良玉及虎大威、杨德政会师硃仙镇,贼营西,官军营北。
良玉见贼势盛,一夕拔营遁,众军望见皆溃。自成戒士卒待良玉兵过,从后击之。官军
幸追者缓,疾驰八十里。贼已于其前穿堑深广各二寻,环绕百里,自成亲率众遮于后。
良玉兵大乱,下马渡沟,僵仆溪谷中,趾其颠而过。贼从而蹂之,军大败,弃马骡万匹,
器械无算,良玉走襄阳。帝闻良玉败,诏恂拒河图贼,而令良玉以兵来会。良玉畏自成,
迁延不至。九月,开封以河决而亡。帝怒恂,罢其官,不能罪良玉也。开封既亡,自成
无所得,遽引兵西,谋拔襄阳为根本。
    时良玉壁樊城,大造战舰,驱襄阳一郡人以实军,诸降贼附之,有众二十万。然亲
军爱将大半死,而降人不奉约束,良玉亦渐衰多病,不复能与自成角矣。自成乘胜攻良
玉,良玉退兵南岸,结水寨相持,以万人扼浅洲。贼兵十万争渡,不能遏。良玉乃宵遁,
引其舟师,左步右骑而下。至武昌,从楚王乞二十万人饷,曰:“我为王保境。”王不
应,良玉纵兵大掠,火光照江中。宗室士民奔窜山谷,多为土寇所害。驿传道王扬基夺
门出,良玉兵掠其赀,并及其子女。自十二月二十四日抵武昌,至十六年正月中,兵始
去。居人登蛇山以望,叫呼更生,曰:“左兵过矣!”良玉既东,自成遂陷承天,傍掠
诸州县。
    当是时,降兵叛卒率假左军号恣剽掠,蕲州守将王允成为乱首,破建德,劫池阳,
去芜湖四十里,泊舟三山、荻港,漕艘盐舶尽夺以载兵。声言诸将寄帑南京,请以亲信
三千人与俱。南京诸文武官及操江都御史至陈师江上为守御。士民一夕数徙,商旅不行。
都御史李邦华被召,道湖口,草檄告良玉,以危词动之。而令安庆巡抚发九江库银十五
万两,补六月粮,军心乃定。邦华入见帝,论良玉溃兵之罪,请归罪于王允成。帝乃令
良玉诛允成,而奖其能定变。良玉卒留允成于军中,不诛也。良玉留安庆久之,徐溯九
江上。闻献忠破湖广,沉楚王于江,坐视不救。
    八月乃入武昌,立军府招徠,下流粗定,分命副将吴学礼援袁州。江西巡抚郭都贤
恶其淫掠,檄归之,而自募土人为戍守。会贼陷长沙、吉州,复陷袁州、岳州,良玉遣
马进忠援袁州,马士秀援岳州。士秀率水师败贼岳州城下,二城遂并复。时帝命兵部侍
郎吕大器代侯恂为总督,恂解任,中道逮下狱。良玉知其为己故,心鞅鞅,与大器龃龉。
贼连陷建昌诸府,大器无兵不能救,良玉亦不援。进忠与贼战嘉鱼,再失利,良玉军遂
不振。会献忠从荆河入蜀,良玉遣兵追之,距荆州七十里。荆、襄诸贼因自成入关,尽
懈。良玉侦知,乃遣副将卢光祖上随、枣、承德,而惠登相自均、房,刘洪起自南阳,
掎贼后,收其空虚地以自为功。
    十七年三月,诏封良玉为宁南伯,畀其子梦庚平贼将军印,功成世守武昌。命给事
中左懋第便道督战,良玉乃条日月进兵状以闻。疏入,未奉旨,闻京师被陷,诸将汹汹,
以江南自立君,请引兵东下。良玉恸哭,誓不许。副将士秀奋曰:“有不奉公令复言东
下者,吾击之!”以巨舰置砲断江,众乃定。
    福王立,晋良玉为侯,廕一子锦衣卫正千户,且并封黄得功、高杰、刘泽清、刘良
佐为诸镇,俱廕子世袭,而以上流之事专委良玉,寻加太子太傅。时李自成败于关门,
良玉得以其间稍复楚西境之荆州、德安、承天。而湖广巡抚何腾蛟及总督袁继咸居江西,
皆与良玉善,南都倚为屏蔽。
    良玉兵八十万,号百万,前五营为亲军,后五营为降军。每春秋肄兵武昌诸山,一
山帜一色,山谷为满。军法用两人夹马驰,曰:“过对”。马足动地殷如雷,声闻数里。
诸镇兵惟高杰最强,不及良玉远甚。然良玉自硃仙镇之败,精锐略尽,其后归者多乌合,
军容虽壮,法令不复相慑。良玉家歼于许州,其在武昌,诸营优娼歌舞达旦,良玉塊然
独处,无姬侍。尝夜宴僚佐,召营妓十余人行酒,履濆交错,少焉左顾而欬,以次引出。
宾客肃然,左右莫敢仰视。其统驭有体,为下所服多此类。而是时,良玉已老且病,无
中原意矣。
    良玉之起由侯恂。恂,故东林也。马士英、阮大铖用事,虑东林倚良玉为难,谩语
修好,而阴忌之,筑板矶城为西防。良玉叹曰:“今西何所防,殆防我耳。”会朝事日
非,监军御史黄澍挟良玉势,面触马、阮。既返,遣缇骑逮澍,良玉留澍不遣。澍与诸
将日以清君侧为请,良玉踌躇弗应。亡何,有北来太子事,澍借此激众以报己怨,召三
十六营大将与之盟。良玉反意乃决,传檄讨马士英,自汉口达蕲州,列舟二百余里。良
玉疾已剧,至九江,邀总督袁继咸入舟中,袖中出密谕,云自皇太子,劫诸将盟,继咸
正辞拒之。部将郝效忠阴入城,纵火残其城而去。良玉望城中火光,曰:“予负袁公。”
呕血数升,是夜死。时顺治二年四月也。诸将秘不发丧,共推其子梦庚为留后。七日,
军东下,朝命黄得功渡江防剿。
    初,梦庚自立,佯语继咸至池州侯旨。抵池,继咸密以疏闻,道梗不得达。惠登相
者,初为贼,既降,为良玉副将。诸军自彭泽下,连陷建德、东流,残安庆城,独池州
不破,贻书登相曰:“留此以待后军。”登相大诟曰:“若此,则我反不如前为流贼时
矣,如先帅末命何!”檄其军返。梦庚见黑旗船西上,索轻舸追及之,登相与相见大恸。
以梦庚不足事,引兵绝江而去,诸将乃议旋师。时大清兵已下泗州,逼仪真矣。梦庚遂
偕澍以众降于九江。
    邓,四川人。天启初,从军,积功得守备。安邦彦反,追贼织金,勇冠诸将。
已,败织绩河滨。鲁钦败殁,贼犯威清。夜斫营走贼,进都司佥书。讨败苗酋李阿二。
自贵州用兵,裨将杨明楷、刘志敏、张云鹏并骁勇,不得为大将,惟以功名闻。
    崇祯初,屡迁四川副总兵,与侯良柱共斩安邦彦。京师有警,率六千人勤王,共复
遵、永四城。加署都督佥事,世廕千户。寻擢总兵官,镇守遵化。战喜峰口及洪山,并
有功,进秩为真。五年春,叛将乱登、莱,王洪等无功。自请行,命为援剿总兵官,
与洪及刘国柱御贼沙河,战相当。已而遁走,贼乘之,大败。寻与诸将金国奇等复登、
莱二城,录功进署都督同知。
    戍遵化久,思归。及登、莱事竣,复以为言。会贼入河北,言者请令剿,怏
怏而行。给事中范淑泰劾虐民,帝不问,旋遣近侍监其军。至济源,射杀王自用于
善阳山,即贼紫金梁也。顷之,贼逼磁州,拒却之彭城镇。与左良玉击贼清池、柳庄,
贼走林县。部将杨遇春邀贼,中伏死。贼用其旗,并诱杀他将,自是轻。俄与良玉
逐贼沙河,贼围汤阴,被困土樵窝,良玉救乃免。已,共破贼官村、沁河、清化、万
善,移师畿南,败贼白草关。贼犯平山,败之红子店、马种川。贼遁青石岭败之红涧村、
醉汉口。贼犯临城,败之鱼桂岭。
    当是时,贼蔓河溯及畿南,天子特遣倪宠、王朴将京军,而保定梁甫,河南左良玉,
汤九州合军足殄贼。群帅势相轧,彼此观望,托山深道岐以自解,莫利先入,贼遂由
渑池南渡。而诸帅各有近侍为中军,事易掩饰,所报功多不以实也。十一月,贼南遁,
追败之渑池扣子山,至宜阳、卢氏而还。是月以为保定总兵官,代梁甫。
    七年正月以贼尽入郧、襄,命援剿,解南漳围。寻败贼胡地冲,斩闯天王、九条
龙、草上飞、抓山虎、双翼虎。剿房县、竹山、南漳贼,战狮子崖、石漳山,斩一只虎、
满天飞。已,击贼洵阳乜家沟,连战皆捷,获首功一千有奇。八月叙五峰山破贼功,进
右都督。不善驭军,军心亦不附,噪于郧西,渡河以避之,总督陈奇瑜犒慰乃定。
奇瑜集诸将讨竹山、竹溪诸贼,频有功。十一月,贼大入河南,命援剿。
    八年春,贼陷新蔡,知县王信骂贼死,追败贼 罗山。是时,贼陷凤阳,命自
黄州速援安庆。及桐城被围,竟不至。御史钱守廉劾剿贼罗山,杀良冒功,命总督洪
承畴核之。四月,承畴至汝州,令戍樊城,防汉江。是月,部将王允成以克饷鼓噪,
杀其二仆。惧,登楼越墙堕地死。
    由小校,大小数百战,所向克捷。以久戍觖望,恣其下淫掠。大学士王应熊以乡
里庇之,益无所惮。其死也,人以为逸罚云。
    贺人龙,米脂人。初以守备隶延绥巡抚洪承畴麾下。崇祯四年,承畴受贼降,命人
龙劳以酒,伏兵击斩三百二十人。其冬,张福臻代承畴,遣人龙剿贼党雄,斩获二百有
奇。明年夏,从福臻擒贼孙守法。其秋,以所部援剿山西。六年春,与总兵尤世禄复辽
州。已,败贼垣曲、绛县。进都司佥书。又连破贼水头镇、花池塞、汤湖村。会山西贼
几尽,乃还陕西。从巡抚陈奇瑜讨平延川贼,浮斩一千有奇。奇瑜擢总督,以人龙自随。
    七年四月击贼隰州,擒克天虎,进参将。奇瑜追贼郧、襄、兴、汉,人龙并有功。
贼轶车箱峡,陷陇州西去,奇瑜遣人龙救之。甫入陇州,李自成复至,环攻。以人龙同
里闬,遣其将高杰移书令反,人龙不报。固守两月,左光先救至,围始解。十二月败贼
中庄。明年正月,凤阳陷,总督洪承畴遣人龙驰救,败贼睢州。进副总兵。承畴以陕西
急,率人龙入关。商、洛贼马光玉等薄西安,距大军五十里。承畴命人龙入子午谷,邀
贼之南;别将刘成功、王永祥邀贼之北;张全昌从咸阳绕兴平东。贼以此不敢南遁,尽
走武功、扶风,又渡渭走郿县。承畴追至王渠镇,贼方掠南山。人龙、成功等与战,追
奔三十里,至大泥峪,贼弃马登山走。七月,高迎祥、张献忠掠秦安、清水,人龙偕全
昌破之张家川。已而失利,都司田应龙等死。八月,高杰降,承畴令人龙及游击孙守法
挟之趋富平,乘夜击败贼。人龙寻移守延绥。
    九年七月从巡抚孙传庭大破贼盩啡,擒迎祥。九月,惠登相等屯宝鸡,承畴遣人龙
等往击,战于贾家村。追奔,为贼所截。川将曾荣耀等来援,败去,人龙坐褫官立功。
十年,小红狼围汉中,瑞王告急。承畴率人龙兵由两当趋救,贼解去,诏复人龙官。徽、
秦逸贼东趋平、凤,人龙蹑至柳林,不利。贼窥西安,人龙御之,斩获多。其冬,自成、
登相入四川,承畴率人龙等往援。岁暮至广元,贼已逼成都,自成别由松潘还陕右。
    十一年,承畴督人龙等自阶、文穷追,自成走入西羌界,人龙与曹变蛟等大战二十
七日。自成引残卒入塞,窜山中,谋入四川,为人龙及马科所追。突汉中,扼于左光先。
其党祁总管降,自成几灭。详《变蛟传》。其冬,京师戒严,擢人龙总兵官,帅师入卫。
人龙所部多降贼,至山西而噪,寻抚定。抵京,与变蛟等奏捷于太平。明年事定,还陕
西。其秋,张献忠、罗汝才叛,谋入陕。人龙及副将李国奇等扼之兴安,乃入川东。杨
嗣昌檄陕西总督郑崇俭率人龙、国奇军会剿。十二月,人龙击贼,大败之。
    十三年二月与左良玉大破贼玛瑙山,人龙得一千三百余级,降贼将二十五人。六月,
汝才、登相犯开县,总兵郑嘉栋击之仙寺岭,人龙击之马弱溪,共斩首一千二百。汝才、
登相东西走,追之不能及。时贼尽集于川,监军万元吉令川将守巴、巫诸隘,人龙、国
奇及楚将张应元、汪云龙、张奏凯专主追击。及应元军入夔,营土地岭,人龙逗留不至,
诸军遂大败,人龙竟还陕。已而献忠、汝才陷剑州,趋广元,将从间道入汉中。人龙拒
之阳平、百丈二关,贼乃退。十二月,嗣昌至重庆,三檄人龙会师,不至。
    初,嗣昌恶左良玉,许人龙代为平贼将军。及战玛瑙山,良玉功第一,嗣昌语人龙
姑待之。人龙大觖望,效良玉所为,不奉约束,嗣昌亦不能制。贼陷泸州而北,人龙屯
小市厢,隔一水不击。贼遂越成都走汉州德阳,人龙军大噪而归。
    十四年三月,嗣昌卒,丁启睿代,令人龙、国奇出当阳,击败自成于灵宝山中。人
龙子大明战殁。九月,总督傅宗龙统人龙、国奇军出关,次新蔡,遇贼孟家庄。将战,
人龙先走,国奇战不胜,亦走,宗龙遂殁。十五年正月,总督汪乔年出关击贼,人龙及
郑嘉栋、牛成虎从。至襄城遇贼,复不战走,乔年亦殁。帝大怒,欲诛之,虑其为变,
姑夺职,戴罪视事。及孙传庭督师陕西,帝授以意。人龙驻咸阳虞祸,晓夜为备。传庭
以人龙家米脂,其宗族多在贼中,未可轻发,在道佯上疏曰:“人龙臣旧将,愿贳其罪,
俾从臣自效。”帝亦佯许之。人龙稍自安。传庭至陕,密与巡抚张尔忠谋,以五月朔召
人龙计事,数其罪斩之。其部将周国卿将精卒二百人与同党魏大亨、贺国贤、高进库等
将逃还泾阳取其孥,与贼为乱。尔忠遣参将孙守法先入泾阳,质其妻子。国卿穷,谋斩
大亨等以降。尔忠密闻之大亨,遂斩国卿,函送其首。他部将高杰、高汝利、贺勇、董
学礼等十四人俱仍故官,一军乃定。
    高杰,米脂人。与李自成同邑,同起为盗。崇祯七年闰八月,总督陈奇瑜遣参将贺
人龙救陇州,被围大困。自成令杰遗书约人龙反,不报。使者归,先见杰,后见自成。
比围城两月不拔,自成心疑杰,遣别部将往代,杰归守营。自成妻邢氏武多智,掌军资,
每日支粮仗。杰过氏营,分合符验。氏伟杰貌,与之通,恐自成觉,谋归降。次年八月
遂窃邢氏来归。洪承畴以付人龙,使其游击孙守法挟以破贼,取立效为信,自是杰常隶
人龙麾下。十三年,张献忠败于玛瑙山,窜兴、归界上,杰随人龙及副将李国奇大败之
盐井。
    十五年,人龙以罪诛,命杰为实授游击。十月,陕西总督孙传庭至南阳,自成与罗
汝才西行逆之。传庭以杰与鲁某为先锋,遇于冢头,大战败贼,追奔六十里。汝才见自
成败来救,绕出官军后。后军左勷望见贼,怖而先奔,众军皆奔,遂大溃,杰所亡失独
少。
    十六年进副总兵,与总兵白广恩为军锋,两人皆降将也。广恩鸷鰲,素不奉约束,
而杰尤凶暴。朝廷以杰为自成所切齿,故命隶传庭办贼。九月从传庭克宝丰,复郏县。
时官军乘胜深入,乏食。降将李际遇通贼,自成帅精骑大至。传庭问计于诸将,杰请战,
广恩不可。传庭以广恩为怯,广恩不怿,引所部遁去。官军接战,陷伏中。杰登岭上望
之曰:“不可支矣。”亦麾众退。军遂大奔,死者数万。广恩走汝州不救,杰乃随传庭
走河北。已而自山西渡河,转入潼关,广恩已先至。十一月,自成攻关,广恩力战。而
杰怨广恩以宝丰之败不救己,亦拥众不肯救。广恩战败,关遂破,传庭被杀。自成破西
安,据之。杰北走延安,贼将李过追杰。杰东走宜川,河冰适合,遂渡,入蒲津以守。
贼至,冰解不得渡,乃免。广恩既败,走固原,为贼将追及,遂以城降。十七年进杰总
兵。帝令总督李化熙率杰兵驰救山西,而蒲州、平阳已陷久,杰退至泽州,沿途大掠,
贼遂薄太原。
    京师陷,杰南走,福王封杰兴平伯,列于四镇,领扬州,驻城外。杰固欲入城,扬
州民畏杰不纳。杰攻城急,日掠厢村妇女,民益恶之。知府马鸣騄、推官汤来贺坚守月
余。杰知不可攻,意稍怠。阁部史可法议以瓜州予杰,乃止。九月命杰移驻徐州,以左
中允卫胤文兼兵科给事中监其军西讨。徐州土贼程继孔被擒至京师,乘李自成乱逃归,
十二月,杰擒斩之。加太子少傅,廕一子,世袭锦衣佥事。
    初,杰伏兵要击黄得功于土桥,得功几不免,两镇遂相仇怨,事见《得功传》。杰
争扬州时,可法颇为所窘。至是,杰感可法忠,与谋恢复。议调得功与刘泽清二镇赴邳、
宿防河,杰自提兵直趋归、开,且瞰宛、洛、荆、襄,以为根本。遂具疏上之,语激切。
且云:“得功与臣犹介介前事。臣知报君雪耻而已,安能与同列较短长哉!”然得功终
不欲为杰后劲,而泽清尤狡横难任。可法不得已,调刘良佐赴徐与杰为声援。
    顺治二年正月,杰抵归德。总兵许定国方驻睢州,有言其送子渡河者。杰招定国来
会,不应。复邀巡抚越其杰、巡按陈潜夫同往睢州,定国始郊逆。其杰讽杰勿入城,杰
心轻定国,不听,遂入城。十一日,定国置酒享杰。杰饮酣,为定国刻行期,且微及送
子事。定国益疑,无离睢意。杰固促之行,定国怒,夜伏兵传砲大呼。其杰等急遁走,
杰醉卧帐中未起,众拥至定国所杀之。先是,杰以定国将去睢,尽发兵戍开封,所留亲
卒数十人而已。定国伪恭顺,多选妓侍杰,而以二妓偶一卒寝。卒尽醉,及闻砲欲起,
为二妓所掣不得脱,皆死。明日,杰部下至,攻城,老弱无孑遗。定国走降大清军。
    杰为人淫毒,扬民闻其死,皆相贺。然是行也,进取意甚锐,故时有惜之者。始朝
廷许诸镇与闻国是,故杰屡条奏救降贼者,及请释武愫于狱,不允。复疏荐吴甡、郑三
俊、金光辰、姜埰、熊开元、金声、沈正宗等。大抵其时武臣风尚多类此。杰死,赠太
子太保,以其子元爵袭兴平伯。
    刘泽清,曹县人。以将材授辽东宁、前卫守备,迁山东都司佥书,加参将。崇祯三
年,大清兵攻铁厂,欲据以绝丰润粮道。援守三屯总兵杨肇基遣泽清来援,未至铁厂一
十五里,遇大兵,力战,自辰至午不决。得济师,转战至遵化,夹击,遂得入城。叙功,
加二级至副总兵。五年以侵克军粮被劾,诏立功冲要地。六年迁总兵。其冬加左都督,
恢复登州有功。八年诏统山东兵防漕。九年,京师戒严,统兵入卫,令驻新城为南北控
扼,复命留守通州。加左都督、太子太师。
    十三年五月,山东大饥,民相聚为寇,曹、濮尤甚。帝命泽清会总兵杨御蕃兵剿捕
之。八月降右都督,镇守山东防海。泽清以生长山东,久镇东省非宜,请辞任。帝令整
旅渡河,合诸镇星驰援剿。
    十六年二月,贼围开封久,泽清赴援。以硃家寨去汴八里,提五千人南渡,倚河为
寨,疏水环之,欲以次结八寨达大堤,筑甬道,馈饟城中。壁垒未成,贼来争。相持三
日,互有杀伤。泽清即命拔营去,惶扰奔迸,士争舟,多溺死者。
    泽清为人性恇怯,怀私观望。尝妄报大捷邀赏赐,又诡称堕马被伤,诏赉药资四十
两。命赴保定剿贼,不从,日大掠临清。率兵南下,所至焚劫一空。寇氛日急,给事中
韩如愈、马嘉植皆谋奉使南归。如愈常劾泽清,过东昌,泽清遣人杀之于道,无敢上闻
者。
    京师陷,泽清走南都,福王以为诸镇之一,封东平伯,驻庐州。时武臣各占分地,
赋入不以上供,恣其所用,置封疆兵事一切不问。与廷臣互分党援,干预朝政,排挤异
已,奏牍纷如,纪纲尽裂,而泽清所言尤狂悖。王初立,即援靖康故事,请以今岁五月
改元,又请宥故辅周延儒助饷脏银。都御史刘宗周劾诸将跋扈状,泽清遂两疏劾宗周,
且曰:“上若诛宗周,臣即卸职。”朝廷不得已,温诏解之。又请禁巡按不得拿访追脏,
请法司严缉故总督侯恂及其子方域,朝廷皆曲意从之。
    顺治二年四月,扬州告急,命泽清等往援,而泽清已潜谋输款矣。大清恶其反覆,
磔诛之。
    泽清颇涉文艺,好吟咏。尝召客饮酒唱和。幕中蓄两猿,以名呼之即至。一日,宴
其故人子,酌酒金瓯中,瓯可容三升许,呼猿捧酒跪送客。猿狰狞甚,客战掉,逡巡不
敢取。泽清笑曰:“君怖耶?”命取囚扑死阶下,剜其脑及心肝,置瓯中,和酒,付猿
捧之前。饮酹,颜色自若。其凶忍多此类。
    祖宽,辽东人。少有勇力。给侍祖大寿家,从军有功,累官宁远参将。部卒多塞外
降人,所向克捷。
    崇祯五年七月,叛将李九成等围莱州急,诏发关外兵讨之。宽与靳国臣、祖大弼、
张韬率兵抵昌邑。巡抚硃大黄典获贼书,约宽等为内应,以示宽等。皆誓灭贼以自明,
乃用宽、国臣为前锋。宽至沙河与贼遇,众寡不敌,稍却。会国臣至,拔刀大呼直前,
宽、大弼、韬咸殊死战,大败贼兵,逐北抵城下,立解莱州围。是月晦,进兵黄县。贼
倾巢出战,宽等复大败之,遂与刘泽清等筑长围以困登州。明年二月,贼始平。语详
《大典传》。宽以解围功,进都督佥事。再叙功,世廕外卫副千户,进副总兵。
    八年秋,命为援剿总兵官,督关外兵三千讨流贼。十月至河南,巡抚陈必谦、监纪
推官汤开远令与左良玉抵灵宝,至则挫张献忠于焦村。无何,高迎祥、李自成至,与献
忠合攻阌乡。宽赴救,贼解而趋灵宝,断良玉、宽军不相应,遂东陷陕州,攻洛阳。良
玉、宽至,迎祥、自成、献忠皆走。良玉追迎祥,而宽分击献忠,夜督副将祖克勇等趋
葛家庄,黎明遇贼,大破之。贼奔嵩县九皋山,宽伏二军于山沟诱之。贼趋下,伏发,
斩馘九百有奇。寻与副将刘肇基、罗岱遇贼汝州圪料镇,复大败贼,伏尸二十余里,斩
馘千六百有奇。献忠愤,合迎祥、自成兵,与宽战龙门、白沙,截官军为二。宽自断后,
士卒殊死斗,自晨至夜分,复大捷,斩馘一千有奇。迎祥、自成乃走窥光州,宽督副将
李辅明蹑其后。贼走攻确山,宽等驰救,大破之,斩馘五百八十有奇。自成等遂东走庐
州,攻围七昼夜。明年正月,宽等至,贼奔全椒,遂围滁州。南京太仆卿李觉斯、知州
刘大巩力御之。而宽等军至,奋击大呼,诸军无不一当百,自晨至晡,贼大败。从城东
五里追至关山之硃龙桥,横尸枕藉,水为不流。二月,又从总理卢象升破贼七顶山,歼
自成精卒殆尽。象升移军南阳,命宽备邓州。会贼渡汉江,入郧、襄,余众三万匿内乡、
淅川山中。象升命宽与祖大乐等入山搜讨。
    边军强憨,性异他卒,不可以法绳。往时官军多关中人,与贼乡里,临阵相劳苦,
抛生口,弃辎重,即纵之去,谓之“打活仗”。边军不通言语,逢贼即杀,故多胜。然
所过焚庐舍,淫妇女,恃功不戢;又利野战,惮搜山;且见贼远窜,非旬朔可定,自以
为客将,无持久心。宽卒方过河,噪而逸。象升激劝再三,始听命。至党子口,仍按甲
不行。而总兵李重镇素恇怯,冀卸责,众益思归。象升乃力陈入山搜剿之难,请令宽、
重镇赴关中讨贼。会总督洪承畴亦请之,宽等遂移军陕西,隶承畴麾下。八月,京师被
兵,召入卫。钅录滁州功,进右都督,赉银币。事定,命赴宁远协守。
    十一年冬,诏宽率师援畿辅。及山东告急,宽逗遛。明年正月,济南失守,褫职被
逮,坐失陷籓封,竟弃市。
    宽敢战有功,称骁将。性刚使气,不为文吏所喜,卒致大辟,莫为论救。
    赞曰:左良玉以骁勇之材,频歼剧寇,遂拥强兵,骄亢自恣,缓则养寇以贻忧,急
则弃甲以致溃。当时以不用命罪诸将者屡矣,而良玉偃蹇偾事,未正刑章,姑息酿患,
是以卒至称兵犯阙而不顾也。高杰、祖宽皆刚悍难驯,恃功不戢,而杰尤为凶骜。然杰
被戕于锐意进取之时,宽受诛于力战赴援之后,死非其罪,不能无遗憾焉。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