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六十


    金国凤(杨振  杨国柱)  曹变蛟(硃文德  李辅明)  刘肇基(乙邦才马应魁
庄子固)

    金国凤,宣府人。崇祯中,以副总兵守松山。十二年二月,大清以重兵来攻,环城
发砲,台堞俱摧。城中人负扉以行。国凤间出兵突击,辄败还,乃以木石甃补城坏处。
大清兵屡登屡却,遂分兵攻塔山、连山,令锐卒分道穴城。国凤多方拒守,终不下,阅
四旬围解。帝大喜,立擢署都督佥事,为宁远团练总兵官。再论功,署都督同知,廕锦
衣卫千户。是年十月,大清兵复攻宁远。国凤愤将士忄匡怯,率亲丁数十人出据北山冈
鏖战。移时矢尽力竭,与二子俱死。帝闻痛悼,赠特进荣禄大夫,左都督,赐祭葬,有
司建祠,增世职三级。总督洪承畴上言:“国凤素怀忠勇。前守松山,兵不满三千,乃
能力抗强敌,卒保孤城。非其才力优也,以事权专,号令一,而人心肃也。迨擢任大将,
兵近万人,反致陨命。非其才力短也,由营伍纷纭,号令难施,而人心不一也。乞自今
设连营节制之法,凡遇警守城,及统兵出战,惟总兵官令是听。庶军心齐肃,战守有资,
所系于封疆甚大。”帝即允行之。及国凤父子柩归,帝念其忠,命所过有司给以舟车,
且加二祭。其妻张氏援刘綎例,乞加宫保。部议格不行,而请于世职增级外,再廕本卫
试百户世袭,以劝忠臣。帝可之。
    当松山被围,巡抚方一藻议遣兵救援,诸将莫敢应。独副将杨振请行,至吕洪山遇
伏,一军尽覆。振被执,令往松山说降。未至里许,踞地南向坐,语从官李禄曰:“为
我告城中人坚守,援军即日至矣。”禄诣城下致振语,城中守益坚。振、禄皆被杀。事
闻,命优恤。
    振,义州卫人。世为本卫指挥使。天启二年,河东失守,归路梗,其母自缢。振随
父及弟夜行昼伏,渡鸭绿江入皮岛。毛文龙知其父子才,并署军职。文龙死,振归袁崇
焕,为宁远千总。崇祯二年从入卫。救开平有功,进都司佥书。邮马山之战,以游击进
参将。久之,擢副总兵。监视中官高起潜招致之,不往。中以他事,落职。用一藻荐,
复官,及是死难。
    振从父国柱,崇祯九年为宣府总兵官。十一年冬,入卫畿辅,从总督卢象升战贾庄。
象升败殁,国柱当坐罪。大学士刘宇亮、侍郎孙传庭皆言其身入重围,非临敌退却者比。
乃充为事官,戴罪图功。十四年,祖大寿被困锦州,总督洪承畴率八大将往救。国柱先
至松山,陷伏中。大清兵四面呼降,国柱太息,语其下曰:“此吾兄子昔年殉难处也,
吾独为降将军乎!”突围,中矢堕马卒。事闻,赠恤如制。
    国柱二子俱殀。妻何氏以所遗甲胄弓矢及战马五十三匹献诸朝。帝深嘉叹,命授一
品夫人,有司月给米石,饩之终身。
    曹变蛟,文诏从子也,幼从文诏积军功至游击。崇祯四年从复河曲。明年连破贼红
军友等于张麻村、陇安、水落城、唐毛山,又破刘道江等于铜川桥,勇冠诸军。以御史
吴甡荐,进参将。文诏移山西,变蛟从战辄胜。及文诏改镇大同,山西巡抚许鼎臣言:
“晋贼紫金梁虽死,老回回、过天星、大天王、蝎子塊、闯塌天诸渠未灭。变蛟骁勇绝
人,麾下健儿千百,才乃文诏亚,乞留之晋中。”从之。
    七年,群贼入湖广,命变蛟南征。文诏困于大同,又命北援。七月遇大清兵广武,
有战功。其冬,文诏失事论戍,变蛟亦以疾归。明年,文诏起讨陕西贼,变蛟以故官从。
大捷金岭川,鏖真宁之湫头镇,皆为军锋。文诏既战殁,变蛟收溃卒,复成一军。总督
洪承畴荐为副总兵,置麾下,与高杰破贼关山镇,逐北三十余里。又与副将尤翟文、游
击孙守法追闯王高迎祥,与战凤翔官亭,斩首七百余级。又与总兵左光先败迎祥乾州。
迎祥中箭走,斩首三百五十余级。已而迎祥自华阴南原绝大岭,夜出硃阳关。光先战不
利,赖变蛟陷阵,乃获全。九年破闯将澄城。偕光先等追至靖虏卫,转战安定、会宁,
抵静宁、固宁,贼屡挫。其秋追混天星等,败之蒲城。贼西走平凉、巩昌,复击破之。
    十年二月,巡抚孙传庭部卒许忠叛,勾贼混十万谋犯西安。变蛟方西追过天星,闻
乱急还,贼遂遁。传庭已诛迎祥,其党闯将混天星、过天星踞洮、岷、阶、文深谷间。
承畴遣变蛟、光先及祖大弼、孙显祖合击。四月望,入山,遇贼郭家坝,大雨。诸将力
战,贼死伤无算,食尽引还。九月,阶州陷,与光先并停俸。俄擢都督佥事,为临洮总
兵官。当是时,承畴、传庭共矢灭贼。传庭战于东,承畴战于西,东贼几尽。贼在西者,
复由阶、成出西和、礼县。光先、显祖皆无功,独变蛟降小红狼。余贼窜走徽州、两当、
成、凤间,不敢大逞。十月,贼瞷蜀中虚,陷宁羌州,分三道,连陷三十余州县。承畴
率变蛟等由沔县历宁羌,过七盘、朝天二关。山高道狭,士马饥疲,岁暮抵广元,贼已
走还秦。变蛟等回军邀击,斩首五百余级。时兵部尚书杨嗣昌创“四正六隅”之说,限
三月平贼。十一年四月以灭贼逾期,普议降罚,变蛟、光先并镌五级,戴罪办贼。
    贼之再入秦也,其渠魁号六队者,与大天王、混天王、争管王四部连营东犯,混天
星、过天星二部仍伏阶、文,独闯将李自成以三月自洮州出番地。承畴令变蛟偕贺人龙
追之,连战斩首六千七百有奇。番地乏食,贼多死亡。变蛟转战千里,身不解甲者二十
七昼夜。余贼溃入塞。大弼驻洮州,扼战不力。乃走入岷州及西和、礼县山中。变蛟还
剿,贼伏匿不敢出,惟六队势犹张。六月,光先自固原进兵,贼已奔陇州、清水。光先
追至秦州,六队及争管王复走成县、阶州,为变蛟所扼。其别部号三队及仁义王、混天
王降于光先,而自成、六队及其党祁总管避秦兵,复谋犯蜀,副将马科、贺人龙拒之。
将还走阶、文及西乡,惮变蛟,乃走汉中,又为光先所扼。六队、祁总管皆降,惟自成
东遁。承畴令变蛟穷追,而设三伏于潼关之南原。变蛟追及,大呼斫贼。伏尽起,贼尸
相枕藉。村民用大棒击逃者。自成妻女俱失,从七骑遁去。余皆降。是时,曹兵最强,
各镇依之以为固,录关中平贼功,进变蛟左都督。
    十一月,京师戒严,召承畴入卫,变蛟及光先从之。明年二月,抵近畿,帝遣使迎
劳,将士各有赐。未几,战浑河,无功。再战太平砦北,小有斩获。及解严,留屯遵化。
麾下皆秦卒,思归,多逃亡者,追斩之乃定。时张献忠、罗汝才既降复叛,陕西再用兵。
总督郑崇俭乞令变蛟兵西还,帝不许,寻用为东协总兵官。
    十三年五月,锦州告急。从总督承畴出关,驻宁远。七月与援剿总兵左光先、山海
总兵马科、宁远总兵吴三桂、辽东总兵刘肇基,遇大清兵于黄土台及松山、杏山,互有
杀伤。大清兵退屯义州。承畴议遣变蛟、光先、科之兵入关养锐,留三桂、肇基于松、
杏间,佯示进兵状。又请解肇基任,代以王廷臣;遣光先西归,代以白广恩。部议咸从
之,而请调旁近边军,合关内外见卒十五万人备战守。用承畴言,师行粮从,必刍粮足
支一岁,然后可议益兵。帝然之,敕所司速措给。
    征宣府总兵杨国柱、大同总兵王朴、密云总兵唐通各拣精兵赴援。以十四年三月偕
变蛟、科、广恩先后出关,合三桂、廷臣凡八大将,兵十三万,马四万,并驻宁远。
    承畴主持重,而朝议以兵多饷艰,职方郎张若麒趣战。承畴念祖大寿被围久,乃议
急救锦州。七月二十八日,诸军次松山,营西北冈。数战,围不解。八月,国柱战殁,
以山西总兵李辅明代之。承畴命变蛟营松山之北,乳峰山之西,两山间列七营,环以长
壕。俄闻我太宗文皇帝亲临督阵,诸将大惧。及出战,连败,饷道又绝。朴先夜遁。通、
科、三桂、广恩、辅明相继走。自杏山迤南沿海,东至塔山,为大清兵邀击,溺海死者
无算。变蛟、廷臣闻败,驰至松山,与承畴固守。三桂、朴奔据杏山。越数日,欲走还
宁远。至高桥遇伏,大败,仅以身免。先后丧士卒凡五万三千七百余人。自是锦州围益
急,而松山亦被围,应援俱绝矣。九月,承畴、变蛟等尽出城中马步兵,欲突围出,败
还。守半年,至明年二月,副将夏成德为内应,松山遂破。承畴、变蛟、廷臣及巡抚丘
民仰,故总兵祖大乐,兵备道张斗、姚恭、王之桢,副将江翥、饶勋、硃文德,参将以
下百余人皆被执见杀,独承畴与大乐获免。
    文德,义州卫人,后家锦州。崇祯时,积功至松山副将。忤监视中官高起潜,为所
中,斥罢。十一年起故官。及城被围,领前锋拒守甚力,城破竟死。
    三月,大寿遂以锦州降。杏山、塔山连失,京师大震。诏赐诸臣祭葬,有司建祠。
变蛟妻高氏以赠廕请,乃赠荣禄大夫、太子少保,世廕锦衣指挥佥事。
    法司会鞫王朴罪。御史郝晋言:“六镇罪同,皆宜死。三桂实辽左主将,不战而逃,
奈何反加提督?”兵部尚书陈新甲覆议,请独斩朴,勒科军令状,再失机即斩决。三桂
失地应斩,念守宁远功,与辅明、广恩、通皆贬秩,充为事官。
    辅明,辽东人,累官副总兵。崇祯八年从祖宽击贼,连蹙之嵩县、汝州、确山。明
年追破贼于滁州。叙功,加都督佥事。十二年擢山西总兵官,被劾罢。明年从承畴出关,
使代国柱,竟败。十六年为援剿总兵。是冬,大清兵薄宁远,辅明驰援,军败犹力战,
殁于阵。事闻,赠特进荣禄大夫、左都督,世廕锦衣副千户,赐祭葬,列坛前屯祀之。
    朴,榆林卫人。父威,官左都督,九佩将印,为提镇者五十年。兄世钦,里居殉难,
见《尤世威传》中。朴由父廕屡迁京营副将。崇祯六年,贼躏畿南,命朴与倪宠为总兵
官,将京军六千,监以中官杨应朝、卢九德,屡有斩获功,进右都督。明年代曹文诏镇
大同,进左都督。九年秋,都城被兵,诏朴入卫,赉蟒衣彩币,竟无功。十一年加太子
太保。是冬,从总督卢象升入卫,方战栾城、束鹿间。或言大同有警即引兵归。及是救
锦州,以首逃下诏狱。十五年五月伏诛。
    科,起偏裨至大帅,战功亚变蛟,与三桂同守宁远有功。十六年春,督兵入卫,赐
宴武英殿,命从大学士吴甡南征,不果行。明年三月从李建泰西征。李自成兵至,科遂
降,封怀仁伯。
    广恩,初从混天猴为盗。既降,屡立战功。松山败还,代马科镇山海关。是年十一
月,京师戒严,广恩入卫,赉银币羊酒。俄战龙王口,稍有斩获,以捷闻。帝始恶广恩
观望,降旨谯责,而冀其后效,特命叙功。明年四月合八镇兵战螺山,悉溃败。总督赵
光抃请帝召之入,用为武经略。广恩以帝频戮大将,己又多过,惧不敢至,假索饷名,
顿真定。大学士吴甡将南征,密请帝严旨逮治,而己力救,率之剿寇。广恩感甚。无何,
帝遣中官赍二万金犒其军,且谕以温旨。广恩遂骄,不为甡用,大掠临洺关,径归陕西。
帝不得已,命隶督师孙传庭办贼。十月,郏县师覆,加广恩荡寇将军,俾缘道收溃卒以
保潼关。未几,潼关亦破,广恩西奔固原。贼将追蹑及之,即开门降。自成大喜,握手
共饮,封桃源伯。
    通,口辩无勇略。既败归,仍镇密云。其年冬,奉诏入卫,命守御三河、平谷。大
清兵下山东,通尾之而南,抵青州,迄不敢一战。明年复尾而北,战螺山,败绩。已,
命从甡南征。甡未行而斥,乃令通辖蓟镇西协。五月汰密云总兵官,命兼辖中协四路。
寻用孔希贵于西协,而命通专辖中协。十月,关外有警,命率师赴援,以银牌二百为赏
功用。事定,复移镇西协。帝顾通厚,有蟒衣玉带之赐,召见称卿而不名,锡之宴,奖
劳备至。明年,贼逼宣府,命移守居庸,封定西伯。无何,贼犯关,即偕中官杜之秩迎
降,京师遂陷。
    光先,枭将也,与贼角陕西,功最多。自辽左遣还,废不用。后闻广恩从贼,亦诣
贼降。
    又有陈永福者,守开封,射李自成中目。及自成陷山西,令广恩谕之降。永福惧诛,
意犹豫。自成折箭以示信,乃降,封为文水伯。后自成败还山西,永福为守太原,杀晋
府宗室殆尽。
    刘肇基,字鼎维,辽东人。嗣世职指挥佥事,迁都司佥书,隶山海总兵官尤世威麾
下。崇祯七年从世威援宣府,又从剿中原贼。进游击,戍雒南兰草川。明年遇贼,战败
伤臂。未几,世威罢,肇基及游击罗岱分将其兵,与祖宽大破贼汝州,斩首千六百有奇。
后从宽数有功,而其部下皆边军,久戍思归,与宽军噪而走。总理卢象升乃遣之入秦。
其秋,畿辅有警,始还山海,竟坐前罪解职,令从征自效。俄以固守永平功复职,屡迁
辽东副总兵。
    十二年冬,蓟辽总督洪承畴请用为署总兵官,分练宁远诸营卒。兵部尚书傅宗龙稍
持之,帝怒,下宗龙狱,擢肇基都督佥事任之。明年三月,锦州有警。承畴命吴三桂偕
肇基赴松山为声援。三桂困松、杏间,肇基救出之,丧士卒千人。七月与曹变蛟等战黄
土台及松山、杏山。九月,复战杏山,肇基军稍却。承畴甄别诸将,解肇基职,代以王
廷臣。十七年春,加都督同知,提督南京大教场,及福王立,史可法督师淮、扬,肇基
请从征自效。屡加左都督、太子太保。可法议分布诸将,奏荐李成栋、贺大成、王之纲、
李本身、胡茂桢为总兵官。成栋镇徐州,大成扬州,之纲开封。本身、茂桢隶高杰麾下,
为前锋。而令肇基驻高家集,李楼凤驻睢宁,以防河。栖凤本甘肃总兵,以地失留淮、
扬间也。阁标前锋,则用张天禄驻瓜洲。十一月,肇基、栖凤以可法命谋取宿迁。初八
日渡河,复其城。越数日,大清兵围邳州,军城北,肇基军城南,相持半月,大清兵引
去。
    顺治二年三月,大清兵抵扬州,可法邀诸将赴援。独肇基自白洋河趋赴,过高邮不
见妻子。既入城,请乘大清兵未集,背城一战。可法持重,肇基乃分守北门,发砲伤围
者。已而城破,率所部四百人巷战,格杀数百人。后骑来益众,力不支,一军皆没。副
将乙邦才、马应魁、庄子固等皆同死。
    乙邦才,青州人。崇祯中,以队长击贼于河南、江北间。大将黄得功与贼战霍山,
单骑逐贼,陷淖中。贼围而射之,马毙,得功徒步斗。天将暮,仅余二矢。邦才大呼冲
贼走,得功乃得出。邦才授以己马,分矢与之,且走且射,殪追骑十余人,始得及其军。
得功自是知邦才。
    时有张衡者,亦以骁敢名。贼围六安急,总督马士英救之。甫至,斥其左右副将,
而号于军中曰:“孰为乙邦才、张衡者?”两人入谒,即牒补副将,以其兵授之,曰:
“为我入六安,取知州状来报。”两人出,即简精骑二百,夜冲贼阵而入,绕城大呼,
曰:“大军至矣,固守勿懈!”城中人喜,守益坚。两人促知州署状,复夺围出,不损
一骑。
    时颍、寿、六安、霍山诸州县数被寇,邦才大小十余战,咸有功。及可法镇扬州,
携之行。至是战败,自刎死。
    马应魁,字守卿,贵池入。初为小将,率家丁五十人巡村落间。猝遇贼,众惧欲奔。
应魁大声曰:“勿怖死!死,命也。”连发二矢殪二贼,贼即退。可法因拔为副总兵,
俾领旗鼓。每战披白甲,大书“尽忠报国”四字于背,至是巷战死。
    庄子固,字宪伯,辽东人,年十三,杀人亡命。后从军有功,积官至参将。尝从山
西总兵许定国救开封,军半道噪归,定国获罪。子固辑余众,得免议。后可法出镇,用
为副总兵,俾兴屯于徐州、归德间。 子固募壮士七百人,以赤心报国为号。闻扬州被
围,率众驰救,三日而至。城将破,欲拥可法出城,遇大清兵,格斗死。
    他若副将楼挺、江云龙、李豫,参将陶国祚、许谨、冯国用、陈光玉、李隆、徐纯
仁,游击李大忠、孙开忠,都司姚怀龙、解学曾等十余人,皆以巷战死。
    赞曰:金国凤之善守,曹变蛟之力战,均无愧良将材。然而运移事易,难于建功,
而易于挫败,遂至谋勇兼绌,以身殉之。盖天命有归,莫之为而为者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