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硃燮元(徐如珂  刘可训  胡平表  卢安世  林兆鼎)  李枟(史永安刘锡元)王
三善(岳具仰等  硃家民)  蔡复一(沈儆炌)(袁善  周鸿图  段伯炌胡从仪

    硃燮元,字懋和,浙江山阴人。万历二十年进士。除大理评事。迁苏州知府、四川
副使,改广东提督学校。以右参政谢病归。起陕西按察使,移四川右布政使。
    天启元年,就迁左。将入觐,会永宁奢崇明反,蜀王要燮元治军。永宁,古兰州地。
奢氏,倮罗种也,洪武时归附,世为宣抚使。传至崇周,无子,崇明以疏属袭,外恭内
阴鸷,子寅尤骁桀好乱。时诏给事中明时举、御史李达征川兵援辽,崇明父子请行,先
遣土目樊龙、樊虎以兵诣重庆。巡抚徐可求汰其老弱,饷复不继,龙等遂反。杀可求及
参政孙好古、总兵官黄守魁等,时举、达负伤遁。时九月十有七日也。贼遂据重庆,播
州遗孽及诸亡命奸人蜂起应之。贼党符国祯袭陷遵义,列城多不守。
    崇明僭伪号,设丞相五府等官,统所部及徼外杂蛮数万,分道趋成都。陷新都、内
江,尽据木椑、龙泉诸隘口。指挥周邦太降,冉世洪、雷安世、瞿英战死。成都兵止二
千,饷又绌。燮元檄征石砫、罗纲、龙安、松、茂诸道兵入援,敛二百里内粟入城。偕
巡按御史薛敷政、右布政使周著、按察使林宰等分陴守。贼障革裹竹牌钩梯附城,垒土
山,上架蓬荜,伏弩射城中。燮元用火器击却之,又遣人决都江堰水注濠。贼治桥,得
少息,因斩城中通贼者二百人,贼失内应。贼四面立望楼,高与城齐,燮元命死士突出,
击斩三贼帅,燔其楼。
    既而援兵渐集。登莱副使杨述程以募兵至湖广,遂合安绵副使刘芬谦、石主女土
官秦良玉军败贼牛头镇,复新都。他路援兵亦连胜贼。然贼亦愈增,日发冢,掷枯骸。
忽自林中大噪,数千人拥物如舟,高丈许,长五十丈,楼数重,牛革蔽左右,置板如平
地。一人披发仗剑,上载羽旗,中数百人挟机弩毒矢,旁翼两云楼,曳以牛,俯瞰城中,
城中人皆哭。燮元曰:“此吕公车也。”乃用巨木为机关,转索发砲,飞千钧石击之,
又以大砲击牛,牛返走,败去。
    有诸生陷贼中,遣人言贼将罗象乾欲反正。燮元令与象乾俱至,呼饮戍楼中,不脱
其佩刀,与同卧酣寝。象乾誓死报,复缒而出。自是,贼中举动无不知。乃遣部将诈降,
诱崇明至城下。伏起,崇明跳免。会诸道援军至,燮元策贼且走,投木牌数百锦江,流
而下,令有司沉舟断桥,严兵待。象乾因自内纵火,崇明父子遁走泸州,象乾遂以众来
归。城围百二日而解。
    初,朝廷闻重庆变,即擢燮元佥都御史,巡抚四川,以杨愈懋为总兵官,而擢河南
巡抚张我续总督四川、贵州、云南、湖广军。未至而成都围解,官军乘势复州县卫所凡
四十余,惟重庆为樊龙等所据。其地三面阻江,一面通陆,副使徐如珂率兵绕出佛图关
后,与良玉攻拔之。崇明发卒数万来援,如珂迎战,檄同知越其杰蹑贼后,杀万余人。
监军佥事戴君恩令守备金富廉攻斩贼将张彤,樊龙亦战死。帝告庙受贺,进君恩三官。
燮元所遣他将复建武、长宁,获伪丞相何若海,泸州亦旋复。
    先是,国祯陷遵义,贵州巡抚李枟已遣兵复之。永宁人李忠臣尝为松潘副使,家居,
陷贼,以书约愈懋为内应,事觉,合门遇害。贼即用其家僮绐愈懋,袭杀之,并杀顺庆
推官郭象仪等,再陷遵义,杀推官冯凤雏。
    当是时,崇明未平,而贵州安邦彦又起。安氏世有水西,宣慰使安位方幼,邦彦以
故得倡乱。朝议录燮元守城功,加兵部侍郎,总督四川及湖广荆、岳、郧、襄、陕西汉
中五府军务,兼巡抚四川,而以杨述中总督贵州军务,兼制云南及湖广辰、常、衡、永
十一府,代我续共办奢、安二贼。然两督府分阃治军,川、贵不相应,贼益得自恣。三
年,燮元谋直取永宁,集将佐曰:“我久不得志于贼,我以分,贼以合也。”乃尽掣诸
军会长宁,连破麻塘坎、观音庵、青山崖、天蓬洞诸砦。与良玉兵会,进攻永宁。击败
奢寅于土地坎,追至老军营、凉伞铺,尽焚其营。寅被二枪遁,樊虎亦中枪死。复追败
之横山,入青岗坪,抵城下,拔之,擒叛将周邦太,降贼二万。副总兵秦衍祚等亦攻克
遵义。崇明父子逃入红崖大囤,官军蹙而拔之。连拔天台、白崖、楠木诸囤,抚定红潦
四十八砦。贼奔入旧蔺州城,五月为参将罗象乾所攻克。崇明父子率余众走水西龙场客
仲坝,倚其女弟奢社辉以守。初,贼失永宁,即求救于安邦彦。邦彦遣二军窥遵义、永
宁,燮元败走之。总兵官李维新等遂攻破客仲巢,崇明父子窜深箐。维新偕副使李仙品、
佥事刘可训、参将林兆鼎等捣龙场,生擒崇明妻安氏、弟崇辉,寅、国祯皆被创走。录
功,进燮元右都御史。
    时蜀中兵十六万,土、汉各半。汉兵不任战,而土兵骄淫不肯尽力。成都围解,不
即取重庆;重庆复,不即捣永宁;及永宁、蔺州并下,贼失巢穴,又纵使远窜。大抵土
官利养寇,官军效之,贼得展转为计。崇明父子方窘甚,燮元以蜀已无贼,遂不穷追。
永宁既拔,拓地千里。燮元割膏腴地归永宁卫,以其余地为四十八屯,给诸降贼有功者,
令岁输赋于官,曰“屯将”,隶于叙州府,增设同知一人领之。且移叙州兵备道于卫城,
与贵州参将同驻,蜀中遂靖。而邦彦张甚。
    四年春陷贵州,巡抚王三善军没。明年,总理鲁钦败于织金,贵州总督蔡复一军又
败。廷臣以三善等失事由川师不协助,议合两督府。乃命燮元以兵部尚书兼督贵州、云
南、广西诸军,移镇遵义;而以尹同皋代抚四川。燮元赴重庆,邦彦侦知之。六年二月,
谋乘官军未发,分犯云南、遵义,而令寅专犯永宁。未行,寅被杀,乃已。寅凶淫甚,
有阿引者,受燮元金钱,乘寅醉杀之。寅既死,崇明年老无能为,邦彦亦乞抚,燮元闻
于朝,许之,乃遣参将杨明辉往抚。燮元旋以父丧归,偏沅巡抚闵梦得来代。
    先是,贵州巡抚王瑊谓督臣移镇贵阳有十便,朝议从之。梦得乃陈用兵机宜,请自
永宁始,次普市、摩泥、赤水,百五十里皆坦途,赤水有城可屯兵,进白岩、层台、毕
节、大方仅二百余里。我既宿重兵,诸番交通之路绝,然后贵阳、遵义军克期进,贼必
不能支。疏未报,梦得召还,代以尚书张鹤鸣,议遂寝。鹤鸣未至,明辉奉制书,仅招
抚安位,不云赦邦彦。邦彦怒,杀明辉,抚议由此绝。鹤鸣视师年余,未尝一战,贼得
养其锐。
    崇祯元年六月,复召燮元代之,兼巡抚贵州,仍赐尚方剑。录前功,进少保,世廕
锦衣指挥使。时寇乱久,里井萧条,贵阳民不及五百家,山谷悉苗仲。而将士多杀降报
功,苗不附。燮元招流移,广开垦,募勇敢;用梦得前议,檄云南兵下乌撒,四川兵出
永宁,下毕节,而亲率大军驻陆广,逼大方。总兵官许成名、参政郑朝栋由永宁复赤水。
邦彦闻之,分守陆广、鸭池、三岔诸要害,别以一军趋遵义,自称四裔大长老,号崇明
大梁王,合兵十余万,先犯赤水。燮元授计成名,诱贼至永宁,乃遣总兵官林兆鼎从三
岔入。副将王国祯从陆广入,刘养鲲从遵义入,合倾其巢。邦彦恃勇,拟先破永宁军,
还拒诸将,急索战。四川总兵官侯良柱、副使刘可训遇贼十万于五峰山、桃红坝,大破
之。贼奔据山巅。诸将乘雾力攻,贼复大败。又追败之红土川,邦彦、崇明皆授首,时
二年八月十有七日也。捷闻,帝大喜。以成名与良柱争功,赏久不行。
    乌撒安效良死,其妻安氏招故沾益土酋安远弟边为夫,负固不服。燮元乘兵威胁走
边,遂复乌撒。燮元以境内贼略尽,不欲穷兵,乃檄招安位,位不决。燮元集将吏议曰:
“水西地深险多箐篁,蛮烟僰雨,莫辨昼夜,深入难出。今当扼其要害,四面迭攻,贼
乏食,将自毙。”于是攻之百余日,斩级万余。养鲲复遣人入大方,烧其室庐。位大恐,
三年春,遣使乞降。燮元与约四事:一、贬秩,二、削水外六目地归之朝廷,三、献杀
王巡抚者首,四、开毕节等九驿。位请如约,率四十八目出降。燮元受之,贵州亦靖。
遂上善后疏曰:“水西自河以外,悉入版图。沿河要害,臣筑城三十六所,近控蛮苗,
远联滇、蜀,皆立邸舍,缮邮亭,建仓廪,贼必不敢猝入为寇。鸭池、安庄傍河可屯之
土,不下二千顷,人赋土使自赡,盐酪刍茭出其中。诸将士身经数百战,咸愿得尺寸地
长子孙,请割新疆以授之,使知所激劝。”帝报可。
    初,崇明、邦彦之死,实川中诸将功,而黔将争之。燮元颇右黔将,屡奏于朝,为
四川巡按御史马如蛟所劾。燮元力求罢,帝慰留之。其冬讨平定番、镇宁叛苗,乃通威
清等上六卫及平越、清平、偏桥、镇远四卫道路,凡一千六百余里,缮亭障,置游徼。
贵阳东北有洪边十二马头,故宣慰宋嗣殷地也。嗣殷以助邦彦被剿灭,乃即其地置开州,
又奏复故施秉县,招流民实之。
    四年,阿迷州土官普名声作乱,陷弥勒州曲江所,又攻临安及宁州,远近震动。巡
抚王伉、总兵官沐天波不能御,伉逮戍。燮元遣兵临之,遂就抚。
    龙场坝者,邻大方,邦彦以假崇明。崇明既灭,总兵侯良柱欲设官屯守以自广。而
安位谓己故地,数举兵争,燮元不之禁。会燮元劾良柱不职;良柱亦讦燮元曲庇安氏,
纳其重贿。章下四川巡按御史刘宗祥。宗祥亦劾燮元受贿,且以龙场、永宁不置邑卫为
欺罔。帝以责燮元,燮元乃上言:“御夷之法,来则安之,不专在攻取也。今水西已纳
款,惟明定疆界,俾自耕牧,以输国赋。若设官屯兵,此地四面孤悬,中限河水,不利
应援,筑城守渡,转运烦费。且内激蔺州必死之斗,外挑水西扼吭之嫌,兵端一开,未
易猝止,非国家久远计。”帝犹未许。后勘其地,果如所议。论桃红坝功,进少师,世
廕锦衣指挥使。一品六年满,加左柱国。再议平贼功,世廕锦衣指挥佥事。
    十年,安位死,无嗣,族属争立。朝议又欲郡县其地,燮元力争。遂传檄土目,布
上威德。诸蛮争纳土,献重器。燮元乃裂疆域,众建诸蛮。复上疏曰:
    水西有宣慰之土,有各目之土。宣慰公土,宜还朝廷。各目私土,宜畀分守,籍其
户口,征其赋税,殊俗内响,等之编氓。大方、西溪、谷里、北那要害之地,筑城戍兵,
足销反侧。夫西南之境,皆荒服也,杨氏反播,奢氏反蔺,安氏反水西。滇之定番,小
州耳,为长官司者十有七,数百年来未有反者。非他苗好叛逆,而定番性忠顺也,地大
者跋扈之资,势弱者保世之策。今臣分水西地,授之酋长及有功汉人,咸俾世守。虐政
苛敛,一切蠲除,参用汉法,可为长久计。
    因言其便有九:
    不设郡县置军卫,因其故俗,土汉相安,便一。地益垦辟,聚落日繁,经界既正,
土酋不得侵轶民地,便二。黔地荒确,仰给外邦,今自食其地,省转输劳,便三。有功
将士,酬以金则国币方匮,酬以爵则名器将轻,锡以土田,于国无损,便四。既世其土,
各图久远,为子孙计,反侧不生,便五。大小相维,轻重相制,无事易以安,有事易以
制,便六。训农治兵,耀武河上,俾贼遗孽不敢窥伺,便七。军民愿耕者给田,且耕且
守,卫所自实,无勾军之累,便八。军耕抵饷,民耕输粮,以屯课耕,不拘其籍,以耕
聚人,不世其伍,便九。
    帝咸报可。无何,所抚土目有叛者,诸将方国安等军败,燮元坐贬一秩。已,竟破
灭之。十一年春卒官,年七十三。
    燮元长八尺,腹大十围,饮啖兼二十人。镇西南久,军赀赎锾,岁不下数十万,皆
籍之于官。治事明决,军书络绎,不假手幕佐。行军务持重,谋定后战,尤善用间。使
人各当其材,犯法,即亲爱必诛;有功,厮养不遗赏也。驭蛮以忠信,不妄杀,苗民怀
之。初官陕西时,遇一老叟,载与归,尽得其风角、占候、遁甲诸术。将别,语燮元曰:
“幸自爱,他日西南有事,公当之矣。”内江牟康民者,奇士也,兵未起时,语人曰:
“蜀且有变,平之者硃公乎?”已而果然。
    徐如珂,字季鸣,吴县人。万历二十三年进士。除刑部主事,历郎中。主事谢廷赞
疏请建储。帝怒,尽贬刑曹官,如珂降云南布政司照磨。累迁南京礼部郎中、广东岭南
道右参议。暹罗贡使馈犀角、象牙,如珂不受。天启元年,迁川东兵备副使。击杀奢崇
明党樊龙,复重庆。奉檄捣蔺州土城,贼借水西兵十万来援,前军少却,捍子军覃懋勋
挽白竹弩连中之,贼大溃。转战数十里,斩首万余级,遂拔蔺州,崇明父子窜水西去。
乃召如珂为太仆少卿,转左通政。
    魏忠贤逐杨涟,如珂郊饯之,忠贤衔甚。迁光禄卿,修公廨竣,疏词无所称颂。六
年九月,廷推南京工部右侍郎,遂削籍。归里三月,治具饮客。顷之卒。崇祯初,以原
推起用,死岁余矣。寻录破贼功,赐祭葬,进秩一等,官一子。
    刘可训,澧州人。万历中举乡试。历官刑部员外郎。天启元年,恤刑四川。会奢崇
明反,围成都,可训佐城守有功,擢佥事,监军讨贼。崇明走龙场坝,可训督诸将进剿,
功最多。总督硃燮元汇奏文武将吏功,盛推可训,乃迁威茂兵备参议。崇祯元年,改叙
泸副使,仍监诸将军。二年,与总兵侯良柱破贼十万众于五峰山,斩崇明及安邦彦。御
史毛羽健言:“可训将孤军,出入蛮烟瘴雨者多年。初无守土责,因奉命录囚,而乃见
危授命,解围成都,奏捷永宁,扫除蔺穴,逆寅授首。五路大战,十道并攻,皆抱病督
军,誓死殉国。畀以节钺,谁曰不宜?”帝颇纳其言。未几,畿辅被兵,可训率师入卫。
三年五月恢复遵化,擢右佥都御史,巡抚顺天、永平,督蓟镇边务。兵部尚书梁廷栋嘱
私人沈敏于可训,敏遂交关为奸利。御史水佳允劾可训,落职归。后叙四川平寇功,复
官,世廕锦衣千户。未及起用,卒于家。
    胡平表,云南临安人。万历中举于乡,历忠州判官。天启元年秋,樊龙陷重庆,平
表缒城下,诣石砫土官秦良玉乞师,号泣不食饮者五昼夜,良玉为发兵。巡抚硃燮元檄
平表监良玉军。会擢新郑知县,燮元奏留之,改重庆推官,监军兼副总兵,尽护诸军将。
战数有功,擢四川监军佥事,兼理屯田。迁贵州右参议。崇祯元年,总督张鹤鸣言:
“平表偏州小吏,慷慨赴义。复新都,解成都围,连战白市驿、马庙,进据两岭,俘斩
无算。夺二郎关,擒贼帅黑蓬头,追降樊龙,遂克重庆。用六千人败奢、安二酋十万兵。
请以本官加督师御史衔,赐之专敕,必能枭逆贼首献阙下。”部议格不行,乃进秩右参
政,分守贵宁道,廕子锦衣世千户。久之,擢贵州布政使。四年大计,坐不谨落职。十
三年,督师杨嗣昌荐之,诏以武昌通判监标下军事。嗣昌卒,乃罢归。
    卢安世,贵州赤水卫人。万历四十年举于乡,为富顺教谕。天启初,奢崇明反,遣
贼逼取县印,署令弃城走。安世收印,率壮士击斩贼。无何,贼数万猝至,安世单骑斗,
手馘数人,诣上官请兵复其城。帝用大学士孙承宗言,超擢佥事,监军讨贼,屡战有功。
五年四月,总督硃燮元上言:“自遵义五路进兵,永宁破巢之后,大小数百战,擒获几
四万人,降贼将百三十四人,招抚群贼及土、汉、苗仲二十九万三千二百余人,皆监司
李仙品、刘可训、郑朝栋及安世等功,武将则林兆鼎、秦翼明、罗象乾,土官则陈治安、
冉绍文、悦先民等。”帝纳之。安世进贵州右参议,迁四川副使、遵义监军,功复多。
崇祯初,予世廕武职,进右参政。久之,解官,归卒。
    林兆鼎,福建人。天启中,为四川参将,积功至总兵官,都督同知。崇祯三年,遣
将讨定番州苗,连破十余寨,擒其魁。四年,遣将讨湖广苗黑酋,攻拔二百余寨。加左
都督,召佥南京右府。卒,赠太子少保。
    李枟,字长孺,鄞人。曾祖循义,衡州知府。祖生威,凤阳推官。枟登万历二十九
年进士,授行人,擢御史。例转广东盐法佥事,历山东参议、陕西提学副使、山东参政、
按察使。
    四十七年秋,擢右佥都御史,巡抚贵州。贵州宣慰同知安邦彦者,宣慰使尧臣族子。
尧臣死,子位幼,其母奢社辉代领其事。社辉,永宁宣抚奢崇明女弟也,邦彦遂专兵柄。
会朝议征西南兵援辽,邦彦素桀黠,欲乘以起事,诣枟请行,枟谕止之。邦彦归,益为
反谋。枟累疏请增兵益饷,中朝方急辽事,置不问。
    会枟被劾,乃六疏乞休。天启元年始得请,以王三善代。而奢崇明已反重庆,陷遵
义,贵阳大震,枟遂留视事。时城中兵不及三千,仓库空虚。枟与巡按御史史永安贷云
南、湖广银四万有奇,募兵四千,储米二万石,治战守具,而急遣总兵官张彦方,都司
许成名、黄运清,监军副使硃芹,提学佥事刘锡元等援四川。屡捷,遂复遵义、绥阳、
湄潭、真安、桐梓。
    二年二月,或传崇明陷成都,邦彦遂挟安位反,自称罗甸王。四十八支及他部头目
安邦俊、陈其愚等蜂起相应,乌撒土目安效良亦与通。邦彦首袭毕节,都司杨明廷固守,
击斩数百人。效良助邦彦陷其城,明廷败殁。贼遂分兵陷安顺平坝,效良亦西陷沾益,
而邦彦自统水西军及罗鬼、苗仲数万,东渡陆广河,直趋贵阳,别遣王伦等下甕安,袭
偏桥,以断援兵。洪边土司宋万化纠苗仲九股陷龙里。
    枟、永安闻变,亟议城守。会籓臬、守令咸入觐,而彦方镇铜仁,运清驻遵义。城
中文武无几人,乃分兵为五,令锡元及参议邵应祯、都司刘嘉言、故副总兵刘岳分御四
门,枟自当北门之冲。永安居谯楼,团街市兵,防内变。学官及诸生亦督民兵分堞守。
贼至,尽锐攻北城,枟迎战,败之。转攻东门,为锡元所却。乃日夕分番驰突,以疲官
兵。为三丈楼临城,用妇人、鸡犬厌胜术。云、永安烹彘杂斗米饭投饲鸡犬,而张虎
豹皮于城楼以祓之,乃得施砲石,夜缒死士烧其楼。贼又作竹笼万余,土垒之,高逾睥
睨。永安急撤大寺钟楼建城上,贼弃笼去,官军出烧之。数出城邀贼粮,贼怒,尽发城
外冢,遍烧村砦。又先后攻陷广州、普定、威清、普安、安南诸卫。贵阳西数千里,尽
为贼据。
    初被围,彦方、运清来救,败贼于新添。贼诱入龙里,二将皆败,乃纵之入城曰
“使耗汝粮”,城中果大困。川贵总督张我续、巡抚王三善拥兵不进,枟、永安连疏告
急,诏旨督责之。会彦方等出战频得利,贼退保泽溪,乃遣裨将商士杰等率九千人分控
威清、新添二卫,且乞援兵。贼谓城必拔,沿山列营栅隔内外,间旬日一来攻,辄败去。
副总兵徐时逢、参将范仲仁赴援,遇贼甕城河。仲仁战不利,时逢拥兵不救,遂大败,
诸将马一龙、白自强等歼焉,援遂绝。贼闻三善将进兵,益日夜攻击,长梯蚁附,城几
陷者数矣。枟奋臂一呼,士卒虽委顿,皆强起斫贼,贼皆颠踣死城下。王三善屡被严旨,
乃率师破重围而进。十二月七日,抵贵阳城下,围始解。枟乃辞兵事,解官去。三善既
破贼,我续无寸功,乾没军资六十万,言官交劾,解职候勘。
    我续,邯郸人,刑部尚书国彦子。其后夤缘魏忠贤起户部侍郎,进尚书,名丽逆案
云。
    方官廪之告竭也,米升直二十金。食糠核草木败革皆尽,食死人肉,后乃生食人,
至亲属相啖。彦方、运清部卒公屠人市肆,斤易银一两。枟尽焚书籍冠服,预戒家人,
急则自尽,皆授以刀缳。城中户十万,围困三百日,仅存者千余人。孤城卒定,皆枟及
永安、锡元功。熹宗用都御史邹元标言,进枟兵部右侍郎,永安太仆少卿,锡元右参政。
及围解,当再叙功,御史蒋允仪言安位袭职时,枟索其金盆,致启衅。章下贵州巡按侯
恂核,未报,御史张应辰力颂枟功。恂核上,亦白其诬。帝责允仪。
    初,永安遣运清往新添、平越趣援兵,惧其不济,欲出城督之。锡元疑永安有去志,
以咨枟,枟止永安。及锡元当绝食时,议发兵护枟、永安出城,身留死守,永安亦疑锡
元。而运清因交构其间,三人遂相失。永安诋锡元议留身守城,欲输城于贼,枟亦与谋,
两人上章辨。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孙玮等力为三人解,而言永安功第一,当不次
大用;枟已进官,当召还;锡元已进参政,当更优叙。诏可之。然枟竟不召,锡元亦无
他擢,二人并还里。独永安在朝,连擢太常卿、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再以兵部右侍
郎总督三边,枟及诸将吏功,迄不叙。六年秋,御史田景新颂枟功,不纳。
    崇祯元年,给事中许誉卿再以金盆事劾枟。帝召咨廷臣,独御史毛羽健为枟解,吏
部尚书王永光等议如羽健言,给事中余昌祚诋羽健曲庇。帝下川贵总督硃燮元等再核,
羽健乃上疏曰:“安、奢世为婚姻,同谋已久。奢寅寇蜀,邦彦即寇黔,何用激变?当
贵阳告急,正广宁新破之日,举朝皇皇,已置不问。后知枟不死,孤城尚存,始命王三
善往救,至则围已十月。安酋初发难,崇明欲取成都作家,邦彦欲图贵阳为窟,西取云
南,东扰偏、沅、荆、襄,非枟扼其冲,东南尽涂炭。乃按臣永安不二三载跻卿贰,督
师三边,枟则投闲林壑,又以永安谤书为枟罪。案金盆之说发自允仪,当年已自承风闻,
何至今犹执为实事?”贵州人亦争为枟颂冤。燮元乃偕巡按御史越洪范交章雪其枉,枟
事始白。
    九年冬,叙守城功,进一秩,赉银币。久之,卒于家。
    锡元,长洲人。崇祯中,任宁夏参政。
    永安,武定人。共枟城守,功多。以在边时建魏忠贤祠,后为御史甯光先论罢,不
为人所重云。
    王三善,字彭伯,永城人。万历二十九年进士。由荆州推官入为吏部主事。齐、楚、
浙三党抨击李三才,三善自请单骑行勘,遂为其党所推。历考功文选郎中,进太常少卿。
    天启元年十月,擢右佥都御史,代李枟巡抚贵州。时奢崇明已陷重庆。明年二月,
安邦彦亦反,围贵阳。枟及巡按御史史永安连章告急,趣三善驰援。三善始驻沅州,调
集兵食。已次镇远,再次平越,去贵阳百八十里,方遣知府硃家民乞兵四川。兵未至,
不敢进。疏请便宜从事,给空名部牒,得随才委任。帝悉报可。
    至十二月朔,知贵阳围益困,集众计曰:“失城死法,进援死敌,等死耳,盍死敌
乎?”乃分兵为三:副使何天麟等从清水江进,为右部;佥事杨世赏等从都匀进,为左
部;自将二万人,与参议向日升,副总兵刘超,参将杨明楷、刘志敏、孙元谟、王建中
等由中路,当贼锋。舟次新安,抵龙头营。超前锋遇贼,众欲退,斩二人乃定。贼酋阿
成骁勇,超率步卒张良俊直前斩其头,贼众披靡。三善等大军亦至,遂夺龙里城。诸将
议驻师观变,三善不可,策马先。邦彦疑三善有众数十万,乃潜遁,余贼退屯龙洞。官
军遂夺七里冲,进兵毕节铺。元模、明楷连败贼,其渠安邦俊中砲死,生获邦彦弟阿伦,
遂抵贵阳城下,贼解围去。云、永安请三善入城,三善曰:“贼兵不远,我不可即
安。”营于南门外。明日,破贼泽溪,贼走渡陆广河。居数日,左右二部兵及湖广、广
西、四川援兵先后至。
    三善以二万人破贼十万,有轻敌心,欲因粮于敌。举超为总兵官,令渡陆广,趋大
方,捣安位巢,以世赏监之;总兵官张彦方渡鸭池,捣邦彦巢,以天麟监之。汉、土兵
各三万。别将都司线补衮出黄沙渡。克期并进。超等至陆广,连战皆捷,彦方部将秦民
屏亦破贼五大寨,诸将益轻敌。邦彦先合崇明、效良兵诱官军深入。三年正月,超渡陆
广,贼薄之,独山土官蒙诏先遁,官军大败,争渡河,超走免,明楷被执,诸将姚旺等
二十六人歼焉。贼遂攻破鸭池军,部将覃弘化先逃,诸营尽溃,彦方退保威清,惟补衮
军独全。
    诸苗见王师失利,复蜂起。土酋何中尉进据龙里,而邦彦使李阿二围青岩,断定番
饷道,令宋万化、吴楚汉为左右翼,自将趋贵阳,远近大震。三善急遣游击祁继祖等取
龙里,王建中、刘志敏救青岩。继祖燔上、中、下三牌及贼百五十砦,建中亦燔贼四十
八庄,龙里、定番路皆通。三善又夜遣建中、继祖捣楚汉八姑荡,燔庄砦二百余,薄而
攻之。贼溺死无算。万化不知楚汉败,诈降,三善佯许,而令诸将卷甲趋之。万化仓皇
出战,被擒,邦彦为夺气。群苗复效顺,三善给黄帜,令树营中。邦彦望见不敢出,增
兵守鸭池、陆广诸要害。
    时崇明父子屡败,邦彦救之,为川师败走。总理鲁钦等剿擒中尉,彦方亦追贼鸭池,
而贼复乘间陷普安。总督杨述中驻沅州,畏贼。朝命屡趣,始移镇远。议与三善左,三
善屡求退,不许。会崇明为川师所窘,逃入贵州龙场,依邦彦。三善议会师进讨,述中
暨诸将多持不可。三善排群议,以闰十月,自将六万人渡乌江,次黑石,连败贼,斩前
逃将覃弘化以徇。贼乃栅漆山,日遣游骑掠樵采者。军中乏食,诸将请退师。三善怒曰:
“汝曹欲退,不如斩吾首诣贼降!”诸将乃不敢言。三善募壮士逼漆山。绯衣峨冠,肩
舆张盖,自督阵,语将士曰:“战不捷,此即吾致身处也。”旁一山颇峻,麾左军据其
颠。贼仓皇拔栅争山,将士殊死战,贼大败,邦彦狼狈走。
    三善渡渭河,降者相继。师抵大方,入居安位第。位偕母奢社辉走火灼堡,邦彦窜
织金,先所陷将杨明楷乃得还。位窘,遣使诣述中请降。述中令缚崇明父子自赎,三善
责并献邦彦,往返之间,贼得用计为备。三善以贼方平,议郡县其地,诸苗及土司咸惴
恐,益合于邦彦。三善先约四川总兵官李维新灭贼,以饷乏辞。
    三善屯大方久,食尽,述中弗为援,不得已议退师。四年正月,尽焚大方庐舍而东,
贼蹑之。中军参将王建中、副总兵秦民屏战殁。官军行且战,至内庄,后军为贼所断。
三善还救,士卒多奔。陈其愚者,贼心腹,先诈降,三善信之,与筹兵事,故军中虚实
贼无不知。至是遇贼,其愚故纵辔冲三善坠马,三善知有变,急解印绶付家人,拔刀自
刎,不殊,群贼拥之去。骂不屈,遂遇害。同知梁思泰、主事田景猷等四十余人皆死。
贼拘监军副使岳具仰以要抚,具仰遣人驰蜡书于外,被杀。
    三善倜傥负气,多权略。家中州,好交四方奇士侠客,后辄得其用。救贵阳时,得
邸报不视,曰:“吾方办贼,奚暇及此?且朝议战守纷纷,阅之徒乱人意。”其坚决如
此。然性卞急,不能持重,竟败。先以解围功,加兵部右侍郎,既殁,巡按御史陆献明
请优恤,所司格不行。崇祯改元,赠兵部尚书,世廕锦衣佥事,立祠祭祀。九年冬,再
叙解围功,赠太子少保。
    大方之役,御史贵阳徐卿伯上言:“邦彦招四方奸宄,多狡计。抚臣得胜骤进,视
蠢苗不足平。不知泽溪以西,渡陆广河,皆鸟道,深林丛箐,彼诱我深入,以木石塞路,
断其邮书,阻饷道,遮援师,则彼不劳一卒,不费一矢,而我兵已坐困矣。”后悉如其
言。
    岳具仰,延安人。举于乡,历泸州知州、户部郎中。贵州乱,朝议具仰知兵,用为
监军副使。内庄之败,监军四人,其三得脱还,惟具仰竟死。
    田景猷,贵州思南人。天启二年甫释褐,愤邦彦反,疏请赍敕宣谕。廷议壮之,即
擢职方主事。贼方围贵阳,景猷单骑往,晓以祸福,令释兵归朝。邦彦不听,欲屈景猷,
日陈宝玩以诱之,不为动。贼乃留景猷,遣其徒恐以危祸,景猷怒,拔刀击之,其人走
免。羁贼中二年,至是遇害。具仰赠光禄卿,景猷太常少卿,并录其一子。
    杨明楷者,铜仁乌罗司人。内庄之败,明楷为中军,免死。后从鲁钦讨长田贼,功
最,终副总兵。
    硃家民,字同人,曲靖人。万历三十四年举于乡,为涪州知州。天启二年官贵阳知
府。奉三善命,乞援兵于四川,又借河南兵,共解其围。乃抚伤残,招流移,宽徭赋,
远迩悦服。丁父忧,夺情,擢安普监军副使,加右参政。崇祯时,就迁按察使、左布政,
以平寇功,加俸一级。久之,致仕归,卒。自邦彦始乱,云、贵诸土酋尽反,攻陷安南
等上六卫,云南路断。其后路虽通,群苗犹出没为患。家民率参将许成名等讨平盘江外
阿野、鲁颇诸砦,于是相度盘江西坡、板桥、海子、马场诸要害,筑石城五,宿兵卫民。
又于其间筑六城,廨舍庐井毕备。群苗惕息,行旅晏然。盘江居云、贵交,两山夹峙,
一水中绝,湍激迅悍,舟济者多陷溺。家民仿澜沧桥制,冶铁为纟亘三十有六,长数百
丈,贯两崖之石而悬之,覆以板,类于蜀之栈,而道始通。
    蔡复一,字敬夫,同安人。万历二十三年进士。除刑部主事,历兵部郎中。居郎署
十七年,始迁湖广参政,分守湖北。进按察使、右布政使,以疾归。光宗立,起故官,
迁山西左布政使。
    天启二年,以右副都御史抚治郧阳。岁大旱,布衣素冠,自系于狱,遂大雨。奢崇
明、安邦彦反,贵州巡抚王三善败殁,进复一兵部右侍郎代之。兵燹之余,斗米值一金,
复一劳徠拊循,人心始定。寻代杨述中总督贵州、云南、湖广军务,兼巡抚贵州,赐尚
方剑,便宜从事。复一乃召集将吏,申严纪律,遣总理鲁钦等救凯里,斩贼众五百余。
贼围普定,遣参将尹伸、副使杨世赏救,却之,捣其巢,斩首千二百级。发兵通盘江路,
斩逆酋沙国珍及从贼五百。钦与总兵黄钺等复破贼于汪家冲、蒋义寨,斩首二千二百,
长驱织金。织金者,邦彦巢也,缘道皆重关叠隘,木石塞山径,将士用巨斧开之,或攀
藤穿窦而入。贼战败,遁深箐,斩首复千级。穷搜不得邦彦,乃班师。是役也,焚贼巢
数十里,获牛马、甲仗无算。复一以邻境不协讨,致贼未灭,请敕四川出兵遵义,抵水
西,云南出兵沾益,抵乌撒,犄角平贼。帝悉可之。因命广西、云南、四川诸郡邻贵州
者,听复一节制。
    五年正月,钦等旋师渡河。贼从后袭击,诸营尽溃,死者数千人。时复一为总督,
而硃燮元亦以尚书督四川、湖广、陕西诸军,以故复一节制不行于境外。钦等深入,四
川、云南兵皆不至。复一自劾,因论事权不一,故败。巡按御史傅宗龙亦以为言,廷议
移燮元督河道,令复一专督五路师。御史杨维垣独言燮元不可易,帝从之,解复一任听
勘,而以王瑊为右佥都御史,代抚贵州。
    复一候代,仍拮据兵事,与宗龙计,剿破乌粟、螺虾、长田及两江十五砦叛苗,斩
七百余级。贼党安效良首助邦彦陷沾益,云南巡抚沈儆炌遣兵讨之,未定,迁侍郎去。
代者闵洪学,招抚之,亦未定。及是见云南出师,惧,约邦彦犯曲靖、寻甸。复一遣许
成名往援,贼望风遁。又遣刘超等讨平越苗阿秩等,破百七十砦,斩级二千三百有奇。
至十月,复一卒于平越军中。讣闻,帝嘉其忠勤,赠兵部尚书,谥清宪,任一子官。
    复一好古博学,善属文,耿介负大节。既殁,橐无遗赀。
    瑊既至,见邦彦不易平,欲解去。夤缘魏党李鲁生,迁南京户部右侍郎。崇祯初,
被劾归。流贼陷应城,遇害。
    沈儆炌,字叔永,归安人。父子木,官南京右都御史。儆炌登万历十七年进士。历
河南左布政使,入为光禄卿。四十七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抚云南。神宗末,诏增岁贡黄
金二千,儆炌疏争。会光宗立,如其请。
    云龙州土舍段进志掠永昌、大理,儆炌讨擒之。安邦彦反,诸土目并起。安效良陷
沾益,李贤陷平夷,禄千钟犯寻甸、嵩明,张世臣攻武定,邦彦女弟设科掠曲靖,转寇
陆凉。儆炌起故参将云南人袁善,令率守备金为贵、土官沙源等驰救嵩明,大破之。贼
转寇寻甸,复大败去。乃请复善故官,与诸将分讨贼,数有功。会儆蠙迁南京兵部右侍
郎,而代者闵洪学至,乃以兵事委之去。后拜南京工部尚书,为魏忠贤党石三畏所劾,
落职闲住。崇祯初,复官,卒于家。子允培,礼科都给事中。
    洪学既至,亦任用袁善。贼陷普安,围安南,善攻破之,通上六卫道。王三善之殁,
六卫复梗,善护御史傅宗龙赴黔,道复通。已而败安效良于沾益,又败贼于炎方、马龙。
七年,御史硃泰祯核上武定、嵩明、寻甸破贼功,大小百三十三战,斩四千六百余级,
请宣捷告庙,从之。魏忠贤等并进秩,廕子。善加都督同知,世廕锦衣指挥佥事。崇祯
初,卒官。
    周鸿图,字子固,即墨人。起家岁贡生,知宿迁县。以侯恂荐,迁贵阳同知,监纪
军事,积军功至知府。会匀哈叛苗与邦彦相倚为乱。天启六年春,巡抚王瑊及御史傅宗
龙使监胡从仪及都司张云鹏军,分道搜山,所向摧破。会闻鲁钦败,贼复趋龙场助邦彦。
已而邦彦屡败,贼返故巢。鸿图、从仪等攻之,破焚一百余寨,斩首千二百余级。鸿图
擢副使,分巡新镇道;从仪进副总兵。当是时,鸿图驻平越,辖下六卫,参议段伯炌驻
安庄,辖上六卫。千余里间,奸宄屏息,两人力也。鸿图终陕西参政。
    伯炌,云南晋宁人。由乡举为镇宁知州。力拒安邦彦,超擢佥事,分巡镇宁。邦彦
寇普定,偕从仪击破之,由此擢参议。
    胡从仪,山西人。天启四年,以游击援普定,功多。既而破贼长田。以参将讨平匀
哈,后又与诸将平老虫添。崇祯三年,讨平苗贼汪狂、抱角,召为保定总兵官,卒于京
邸。赠都督佥事。黔人爱之,为立真将军碑。
    赞曰:奢、安之乱,窃发于蜀,蔓延于黔,劳师者几十载。燮元戡之以兵威,因俗
制宜,开屯设卫,不亟亟焉郡县其地,以蹈三善之覆辙,而西南由滋永宁,庶几可方赵
营平之制羌、韦南康之镇蜀者欤。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