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一百二十六


    李成梁(子如松  如伯  如桢  如樟  如梅)  麻贵(兄锦)

    李成梁,字汝契。高祖英自朝鲜内附,授世铁岭卫指挥佥事,遂家焉。成梁英毅骁
健,有大将才。家贫,不能袭职,年四十犹为诸生。巡按御史器之,资入京,乃得袭。
积功为辽东险山参将。隆庆元年,士蛮大入永平。成梁赴援有功,进副总兵,仍守险山。
寻协守辽阳。三年四月,张摆失等屯塞下,成梁迎击斩之,歼其卒百六十有奇。馀众远
徙,遂空其地。录功,进秩一等。四年九月,辛爱大入辽东。总兵官王治道战死,擢成
梁署都督佥事代之。当是时,俺答虽款塞,而插汉部长土蛮与从父黑石炭,弟委正、大
委正,从弟暖兔、拱兔,子卜言台周,从子黄台吉势方强。泰宁部长速把亥、炒花,朵
颜部长董狐狸、长昂佐之。东则王杲、王兀堂、清佳砮、杨吉砮之属,亦时窥塞下。十
年之间,殷尚质、杨照、王治道三大将皆战死。成梁乃大修戎备,甄拔将校,收召四方
健儿,给以厚饩,用为选锋。军声始振。
    明年五月,敌犯盘山驿,指挥苏成勋击走之。无何,土蛮大入。成梁遇于卓山,麾
副将赵完等夹击,断其首尾。乘胜抵巢,馘部长二人,斩首五百八十余级。进署都督同
知,世廕千户。又明年十月,土蛮六百骑营旧辽阳北河,去边二百余里,俟众集大举,
成梁击走之。万历元年,又击走之前屯。已,又破走之铁岭镇西诸堡。增秩二等。朵颜
兀鲁思罕以四千骑毁墙入,成梁御却之。
    建州都指挥王杲故与抚顺通马市。及是,诱杀备御裴承祖,成梁谋讨之。明年十月,
杲复大举入。成梁檄副将杨腾、游击王惟屏分屯要害,而令参将曹簠挑战。诸军四面起,
敌大奔,尽聚杲寨。寨地高,杲深沟坚垒以自固。成梁用火器攻之,破数栅,矢石雨下。
把总于志文、秦得倚先登,诸将继之。杲走高台,射杀志文。会大风起,纵火焚之,先
后斩馘千一百余级,毁其营垒而还。进左都督,世廕都指挥同知。杲大创,不能军,走
匿阿哈纳寨。曹簠勒精骑往,杲走南关。都督王台执以献,斩之。
    三年春,土蛮犯长勇堡,击败之。其冬,炒花大会黑石炭、黄台吉、卜言台周、以
儿邓、暖兔、拱兔、堵剌儿等二万余骑,从平虏堡南掠。副将曹簠驰击,遂转掠沈阳。
见城外列营,乃据西北高墩。成梁邀战,发火器。敌大溃,弃辎重走。追至河沟,乘胜
渡河,击斩以千计。加太子太保,世廕锦衣千户。明年,黑石炭、大委正营大清堡边外,
谋锦、义。成梁率选锋驰二百里,逼其营,攻破之。杀部长四人,获级六十有奇。五年
五月,士蛮复入,联营河东,而遣零骑西掠。成梁掩其巢,得利而还。明年正月,速把
亥纠土蛮大入,营劈山。成梁驰至丁字泊,敌方分骑绕墙入。成梁夜出塞二百里,捣破
劈山营,获级四百三十,馘其长五人。加太保,世廕本卫指挥使。三月,游击陶承喾击
敌长定堡,献馘四百七十有奇。帝已告谢郊庙,大行赏赉,廕成梁世指挥佥事。有言所
杀乃土蛮部曲,因盗牛羊事觉,惧罪来归,承喾掩杀之。给事中光懋因请治承喾杀降罪,
御史勘如懋言。兵部尚书方逢时,督抚梁梦龙、周咏先与承喾同叙功,力为解。卒如御
史奏,尽夺诸臣恩命。六月,敌犯镇静堡,复击退之。十二月,速把亥、炒花、暖兔、
拱兔会土蛮黄台吉,大、小委正,卜儿亥,慌忽太等三万余骑壁辽河,攻东昌堡,深入
至耀州。成梁遣诸将分屯要害以遏之,而亲提锐卒,出塞二百余里,直捣圜山。斩首八
百四十,及其长九人,获马千二百匹。敌闻之,皆仓皇走出塞。论功,封宁远伯,岁禄
八百石。是时,土蛮数求贡市,关吏不许,大恨。七年十月,复以四万骑自前屯锦川营
深入。成梁命诸将坚壁,自督参将杨粟等遏其冲。会戚继光亦来援,敌遂退。俄又与速
把亥合壁红土城,声言入海州,而分兵入锦、义。成梁逾塞二百余里,直抵红土城,击
败之,获首功四百七十有奇。
    迤东都督王兀堂故通市宽奠,后参将徐国辅弟国臣强抑市价,兀堂乃与赵锁罗骨数
遣零骑侵边。明年三月,以六百骑犯叆阳及黄冈岭,指挥王宗义战死。复以千余骑从永
奠入,成梁击走之。追出塞二百里。敌以骑卒拒,而步卒登山鼓噪。成梁大败之,斩首
七百五十,尽毁其营垒。捷闻,并录红土城功,予成梁世袭。其秋,兀堂复犯宽奠,副
将姚大节击破之。兀堂由是不振。
    土蛮数侵边不得志,忿甚,益征诸部兵分犯锦、义及右屯、大凌河。以城堡坚,不
可克,而成梁及蓟镇兵亦集,乃引去。无何,复以二万余骑从大镇堡入攻锦州。参将熊
朝臣固守,而遣部将周之望、王应荣出战,颇有斩获。矢尽,皆战死。敌乃分掠小凌河、
松山、杏山。成梁驰援,始出境。九年正月,土蛮复与黑石炭,大、小委正,卜言台周,
脑毛大,黄台吉,以儿邓,暖兔,拱兔,炒户儿聚兵塞下,谋入广宁。成梁帅轻骑从大
宁堡出。去塞四百余里,至袄郎兔大战。自辰迄未,敌不支,败走。官军将还,敌来追。
成梁逆击,且战且行。先后斩首三百四十,及其长八人。录功,增岁禄百石,世廕一等。
四月,黑石炭、以儿邓、小歹青、卜言兔入辽阳。副将曹簠追至长安堡,遇伏,失千总
陈鹏以下三百十七人,马死者四百六十匹,遂大掠人畜而去。簠等下吏,成梁不问。十
月,土蛮复连速把亥等十余万骑攻围广宁,不克,转掠团山堡、盘山驿及十三山驿,攻
义州。成梁御却之。十年三月,速把亥率弟炒花、子卜言兔入犯义州。成梁御之镇夷堡,
设伏待之。速把亥入,参将李平胡射中其胁,坠马,苍头李有名前斩之。寇大奔,追馘
百余级。炒花等恸哭去。速把亥为辽左患二十年,至是死。帝大喜,诏赐甲第京师,世
廕锦衣指挥使。
    初,王杲死,其子阿台走依王台长子虎儿罕。以王台献其父,尝欲报之。王台死,
虎儿罕势衰,阿台遂附北关合攻虎儿罕。又数犯孤山、汛河。成梁出塞,遇于曹子谷,
斩首一千有奇,获马五百。阿台复纠阿海连兵入,抵沈阳城南浑河,大掠去。成梁从抚
顺出塞百余里,火攻古勒塞,射死阿台。连破阿海寨,击杀之,献馘二千三百。杲部遂
灭。录功,增岁禄百石,世廕指挥佥事。
    北关清佳砮、杨吉砮素仇南关。王台没,屡侵台季子猛骨孛罗,且藉土蛮、暖兔、
慌忽太兵侵边境。其年十二月,巡抚李松使备御霍九皋许之贡市。清佳砮、杨吉砮率二
千余骑诣镇北关谒。松、九皋见其兵盛,谯让之,则以三百骑入。松先伏甲于旁,约二
人不受抚则砲举甲起。顷之,二人抵关,据鞍不逊,松叱之,九皋麾使下,其徒遽拔刀
击九皋,并杀侍卒十余人。于是军中砲鸣,伏尽起,击斩二人并其从骑,与清佳砮子兀
孙孛罗、杨吉砮子哈儿哈麻尽歼焉。成梁闻砲,急出塞,击其留骑,斩首千五百有奇。
余众刑白马,攒刀,誓永受约束,乃旋师。录功,增岁禄二百石,改前廕指挥佥事为锦
衣卫指挥使。方成梁之出塞也,炒花等以数万骑入蒲河及大宁堡。将士防御六日,始出
塞。
    十三年二月,把兔儿欲报父速把亥之怨,偕从父炒花、姑婿花大纠西部以儿邓等以
数万骑入掠沈阳。既退,驻牧辽河,声犯开原、铁岭。成梁与巡抚李松潜为浮桥济师,
逾塞百五十里,疾掩其帐。寇已先觉,整众逆战。成梁为叠阵,亲督前阵击,而松以后
阵继之,斩首八百有奇。捷闻,增岁禄百石,改廕锦衣指挥使为都指挥使。其年五月,
敌犯沈阳,伏精骑塞下,诱官军。游击韩元功追袭之,败死。闰九月,诸部长复犯蒲河,
杀裨将数人,大剽掠,而西部银灯亦窥辽、沈。成梁令部将李平胡出塞三百五十里,捣
破银灯营,斩首一百八级。诸部长闻之,始引去。十四年二月,士蛮部长一克灰正纠把
兔儿、炒花、花大等三万骑,约土蛮诸子共驰辽阳挟赏。成梁侦得之,率副将杨燮,参
将李宁、李兴、孙守廉以轻骑出镇边堡。昼伏夜行二百余里,至可可毋林。大风雷,敌
不觉。既至,风日晴朗,敌大惊,发矢如雨。将士冒死陷阵,获首功九百,斩其长二十
四人。其年十月,敌七八万骑犯镇夷诸堡,阅五日始去。十五年春,东西部连营入犯。
其秋八月,复以七八万骑犯镇夷堡。十月,把汉大成纠土蛮十万骑由镇夷、大清二堡入,
数日始出。
    北关既被创,后清佳砮子卜寨与杨吉砮子那林孛罗渐强盛,数与南关虎儿罕子歹商
构兵。成梁以南关势弱,谋讨北关以辅翊之。明年五月,率师直捣其巢。卜寨走,与那
林孛罗合,凭城守。城四重,攻之不下。用巨砲击之,碎其外郛,遂拔二城,斩馘五百
余级。卜寨等请降,设誓不复叛,乃班师。
    十七年三月,敌犯义州,复入太平堡,把总硃永寿等一军尽没。九月,脑毛大合白
洪大、长昂三万骑复犯平虏堡,备御李有年、把总冯文升皆战死,成梁选锋没者数百人。
敌大掠沈阳蒲河、榆林,八日始去。明年二月,卜言台周,黄台吉,大、小委正结西部
叉汉塔塔儿五万余骑复深入辽、沈、海、盖。成梁潜遣兵出塞袭之,遇伏,死者千人。
成梁乃报首功二百八十,得增禄廕。土蛮族弟士墨台猪借西部青把都、恰不慎及长昂、
滚兔十万骑深入海州。成梁不敢击,纵掠数日而去。十九年闰三月,成梁乘给事侯先春
阅视,谋邀捣巢功,使副将李宁等出镇夷堡潜袭板升,杀二百八十人。师还遇敌,死者
数千人。成梁及总督蹇达不以闻。巡按御史胡克俭尽发其先后欺罔状,语多侵政府。疏
虽不行,成梁由是不安于位。及先春还朝,诋尤力,帝意颇动。成梁再疏辞疾,言者亦
踵至。其年十一月,帝竟从御史张鹤鸣言,解成梁任,以宁远伯奉朝请。明年,哱拜反
宁夏,御史梅国桢请用成梁,给事中王德完持不可,乃寝。
    成梁镇辽二十二年,先后奏大捷者十,帝辄祭告郊庙,受廷臣贺,蟒衣金缯岁赐稠
叠。边帅武功之盛,二百年来未有也。其始锐意封拜,师出必捷,威振绝域。已而位望
益隆,子弟尽列崇阶,仆隶无不荣显。贵极而骄,奢侈无度。军赀、马价、盐课、市赏,
岁干没不赀,全辽商民之利尽笼入己。以是灌输权门,结纳朝士,中外要人,无不饱其
重赇,为之左右。每一奏捷,内自阁部,外自督抚而下,大者进官廕子,小亦增俸赉金。
恩施优渥,震耀当世。而其战功率在塞外,易为缘饰。若敌入内地,则以坚壁清野为词,
拥兵观望;甚或掩败为功,杀良民冒级。阁部共为蒙蔽,督抚、监司稍忤意,辄排去之,
不得举其法。先后巡按陈登云、许守恩廉得其杀降冒功状,拟论奏之,为巡抚李松、顾
养谦所沮止。既而物议沸腾,御史硃应毂、给事中任应徵、佥事李琯交章抨击。事颇有
迹,卒赖奥援,反诘责言者。及申时行、许国、王锡爵相继谢政,成梁失内主,遂以去
位。
    成梁诸战功率藉健儿。其后健儿李平胡、李宁、李兴、秦得倚、孙守廉辈皆富贵,
拥专城。暮气难振,又转相掊克,士马萧耗。迨成梁去辽,十年之间更易八帅,边备益
弛。
    二十九年八月,马林获罪。大学士沈一贯言成梁虽老,尚堪将兵。乃命再镇辽东,
年已七十有六矣。是时,土蛮、长昂及把兔儿已死,寇钞渐稀。而开原、广宁之前复开
马、木二市。诸部耽市赏利,争就款。以故成梁复镇八年,辽左少事。以阅视叙劳,加
至太傅。
    当万历初元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成梁献议移建孤山堡于张其哈剌佃,险山堡
于宽佃,沿江新安四堡于长佃、长岭诸处,仍以孤山、险山二参将戍之,可拓地七八百
里,益收耕牧之利。道昆上于朝,报可。自是生聚日繁,至六万四千余户。及三十四年,
成梁以地孤悬难守,与督、抚蹇达、赵楫建议弃之,尽徙居民于内地。居民恋家室,则
以大军驱迫之,死者狼籍。成梁等反以招复逃人功,增秩受赏。兵科给事中宋一韩力言
弃地非策。巡按御史熊廷弼勘奏如一韩言,一韩复连章极论。帝素眷成梁,悉留中不下。
久之卒,年九十。
    弟成材,参将。子如松、如柏、如桢、如樟、如梅皆总兵官;如梓、如梧、如桂、
如楠亦皆至参将。
    如松,字子茂,成梁长子。以父廕为都指挥同知,充宁远伯勋卫。骁果敢战,少从
父谙兵机。再迁署都督佥事,为神机营右副将。万历十一年,出为山西总兵官。给事中
黄道瞻等数言如松父子不当并居重镇,大学士申时行请保全之,乃召佥书右府。寻提督
京城巡捕。给事中邵庶尝劾如松及其弟副总兵如柏不法,且请稍抑,以全终始,不纳。
十五年,复以总兵官镇宣府。巡抚许守谦阅操,如松引坐与并。参政王学书却之,语不
相下,几攘臂。巡按御史王之栋因劾如松骄横,并诋学书,帝为两夺其俸。已复被论,
给事中叶初春请改调之,乃命与山西李迎恩更镇。其后,军政拾遗,给事中阅视,数遭
论劾。帝终眷之,不为动,召佥书中府。
    二十年,哱拜反宁夏,御史梅国桢荐如松大将才,其弟如梅、如樟并年少英杰,宜
令讨贼。乃命如松为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即以国桢监之。武臣有提督,自如松始
也。已命尽统辽东、宣府、大同、山西诸道援军。六月抵宁夏。如松以权任既重,不欲
受总督制,事辄专行。兵科许弘纲等以为非制,尚书石星亦言如松敕书受督臣节度,不
得自专,帝乃下诏申饬。先是,诸将董一奎、麻贵等数攻城不下。如松至,攻益力。用
布囊三万,实以土,践之登,为砲石所却。如樟夜攀云梯上,不克。游击龚子敬提苗兵
攻南关,如松乘势将登,亦不克,乃决策水攻。拜窘,遣养子克力盖往勾套寇,如松令
部将李宁追斩之。已,套寇以万余骑至张亮堡。如松力战,手斩士卒畏缩者,寇竟败去。
水侵北关,城崩。如松及萧如薰等佯击北关诱贼,而潜以锐师袭南关,攀云梯而上。拜
及子承恩自斩叛党刘东旸、许朝乞贷死。于是如松先登,如薰及麻贵、刘承嗣等继之,
尽灭拜族。录功,进都督,世廕锦衣指挥同知。
    会朝鲜倭患棘,诏如松提督蓟、辽、保定、山东诸军,克期东征。弟如柏、如梅并
率师援剿。如松新立功,气益骄,与经略宋应昌不相下。故事,大帅初见督师,甲胄庭
谒,出易冠带,始加礼貌。如松用监司谒督抚仪,素服侧坐而已。十二月,如松至军,
沈惟敬自倭归,言倭酋行长愿封,请退平壤迄西,以大同江为界。如松叱惟敬憸邪,欲
斩之。参谋李应试曰:“藉惟敬绐倭封,而阴袭之,奇计也。”如松以为然,乃置惟敬
于营,誓师渡江。
    二十一年正月四日,师次肃宁馆。行长以为封使将至,遣牙将二十人来迎,如松檄
游击李宁生缚之。倭猝起格斗,仅获三人,余走还。行长大骇,复遣所亲信小西飞来谒,
如松慰遣之。六日,次平壤。行长犹以为封使也,踔风月楼以待,群倭花衣夹道迎。如
松分布诸军,抵平壤城,诸将逡巡未入,形大露,倭悉登陴拒守。是夜,袭如柏营,击
却之。明旦,如松下令诸军无割首级,攻围缺东面。以倭素易朝鲜军,令副将祖承训诡
为其装,潜伏西南。令游击吴惟忠攻迄北牡丹峰。而如松亲提大军直抵城下,攻其东南。
倭砲矢如雨,军少却。如松斩先退者以徇。募死士,援钩梯直上。倭方轻南面朝鲜军,
承训等乃卸装露明甲。倭大惊,急分兵捍拒,如松已督副将杨元等军自小西门先登,如
柏等亦从大西门入。火器并发,烟焰蔽空。惟忠中砲伤胸,犹奋呼督战。如松马毙于砲,
易马驰,堕堑,跃而上,麾兵益进。将士无不一当百,遂克之。获首功千二百有奇。倭
退保风月楼。夜半,行长渡大同江,遁还龙山。宁及参将查大受率精卒三千潜伏东江间
道,复斩级三百六十。乘胜逐北。十九日,如柏遂复开城。所失黄海、平安、京畿、江
源四道并复。酋清正据咸镜,亦遁还王京。
    官军既连胜,有轻敌心。二十七日再进师。朝鲜人以贼弃王京告。如松信之,将轻
骑趋碧蹄馆。距王京三十里,猝遇倭,围数重。如松督部下鏖战。一金甲倭搏如松急,
指挥李有声殊死救,被杀。如柏、宁等奋前夹击,如梅射金甲倭坠马,杨元兵亦至,斫
重围入,倭乃退,官军丧失甚多。会天久雨,骑入稻畦中不得逞。倭背岳山,面汉水,
联营城中,广树飞楼,箭砲不绝,官军乃退驻开城。二月既望,谍报倭以二十万众入寇。
如松令元军平壤,扼大同江,接饷道;如柏等军宝山诸处为声援;大受军临津;留宁、
承训军开城;而身自东西调度。闻倭将平秀嘉据龙山仓,积粟数十万,密令大受率死士
从间焚之。倭遂乏食。
    初,官军捷平壤,锋锐甚,不复问封贡事。及碧蹄败衄,如松气大索,应昌、如松
急欲休息,而倭亦刍粮并绝,且惩平壤之败,有归志,于是惟敬款议复行。四月十八日,
倭弃王京遁,如松与应昌入城,遣兵渡汉江尾倭后,将击其惰归。倭步步为营,分番迭
休,官军不敢击。倭乃结营釜山,为久留计。时兵部尚书石星力主封贡,议撤兵,独留
刘綎拒守。如松乃以十二月班师。论功,加太子太保,增岁禄百石。言者诋其和亲辱国,
屡攻击之。帝不问。
    二十五年冬,辽东总兵董一元罢,廷推者三,中旨特用如松。言路复交章力争,帝
置不报。如松感帝知,气益奋。明年四月,土蛮寇犯辽东。如松率轻骑远出捣巢,中伏
力战死。帝痛悼,令具衣冠归葬,赠少保、宁远伯,立祠,谥忠烈。以其弟如梅代为总
兵官,授长子世忠锦衣卫指挥使,掌南镇抚司,仍充宁远伯勋卫,复廕一子本卫指挥使,
世袭。恤典优渥,皆出特恩云。世忠未久卒,无子。弟显忠由廕历辽东副总兵,当嗣爵,
朝臣方恶李氏,无为言者。至崇祯中,如松妻武氏诉于朝。章下部议,竟寝。后庄烈帝
念成梁功,显忠子尊祖得嗣宁远伯。闯贼陷京师,遇难。
    如柏,字子贞,成梁第二子。由父廕为锦衣千户。尝与客会饮,砲声彻大内,下吏
免官。再以廕为指挥佥事。数从父出塞有功,历密云游击,黄花岭参将,蓟镇副总兵。
万历十六年,御史任养心言:“李氏兵权太盛。姻亲厮养分操兵柄,环神京数千里,纵
横蟠据,不可动摇。如柏贪淫,跋扈尤甚。不早为计,恐生他变。”帝乃解如伯任。于
是成梁上书乞罢,并请尽罢子弟官,帝慰留不许。久之,起故官,署宣府参将。引疾归。
    如松之御倭朝鲜也,诏如柏署都督佥事,先率师赴援。既拔平壤,如柏疾趋开城,
攻克之,斩首百六十有奇。师旋,进都督同知,为五军营副将。寻出为贵州总兵官。二
十三年,改镇宁夏。著力兔犯平虏、横城,如伯邀之,大获,斩首二百七十有奇。进右
都督。再以疾归,家居二十余年。会辽东总兵官张承廕战殁,文武大臣英国公张惟贤等
合疏荐如柏,诏以故官镇辽东。蒙古炒花入犯,督诸将击却之。
    始成梁、如松为将,厚畜健儿,故所向克捷。至是,父兄故部曲已无复存,而如柏
暨诸弟放情酒色,亦无复少年英锐。特以李氏世将,起自废籍中。顾如柏中情怯,惟左
次避敌而已。我大清师临河,如柏故引军防懿路。及杨镐四路出师,令如柏以一军出鸦
鹘关。甫抵虎拦路,镐闻杜松、马林两军已覆,急檄如柏还。大清哨兵二十人见之,登
山鸣螺,作大军追击状,如柏军大惊,奔走相蹴死者千余人。御史给事中交章论劾,给
事中李奇珍连疏争尤力。帝终念李氏,诏还候勘。既入都,言者不已。如柏惧,遂自裁。
    如桢,成梁第三子。由父廕为指挥使。屡加至右都督,并在锦衣。尝掌南、北镇抚
司,提督西司房,列环卫者四十年。最后,军政拾遗,部议罢职,章久留不下。如桢虽
将家子,然未历行阵,不知兵。及兄如柏革任,辽人谓李氏世镇辽东,边人惮服,非再
用李氏不可,巡抚周永春以为言。而是时如柏兄弟独如桢在,兵部尚书黄嘉善遂徇其请,
以如桢名上,帝即可之。时万历四十七年四月也。
    如桢藉父兄势,又自以锦衣近臣,不肯居人下。未出关,即遣使与总督汪可受讲钧
礼,朝议哗然,嘉善亦特疏言之。如桢始怏怏去。既抵辽,经略杨镐使守铁岭。铁岭故
李氏宗族坟墓所在。当如柏还京,其族党部曲高赀者悉随之而西,城中为空。后镐以孤
城难守,令如桢还屯沈阳,仅以参将丁碧等防守,力益弱。大清兵临城,如桢拥兵不救,
城遂失。言官交章论列,经略熊廷弼亦论如桢十不堪,乃罢任。天启初,言者复力攻,
下狱论死。崇祯四年,帝念成梁勋,特免死充军。
    如樟,亦由父廕,历都指挥佥事。从兄如松征宁夏,先登有功,累进都督佥事。历
广西、延绥总兵官。
    如梅,字子清。亦由父廕,历都指挥佥事。从兄如松征日本,却敌先登。屡迁辽东
副总兵。二十四年,炒花、卜言兔将入犯,如梅谋先袭之。督部将方时新等出塞三百里,
直捣其庐帐,斩首百余级而还。明年,如梅与参政杨镐谋复从镇西堡出塞,潜袭敌营,
失利,损部将十人,士卒百六十人。如梅以血战重创,免罪。
    日本封事败,其年八月,进署都督佥事,充御倭副总兵,赴朝鲜援剿,时麻贵三路
进师,令如梅将左军,与右军共攻蔚山。如梅偕参将杨登山骑兵先进,设伏海滨,而令
游击摆赛以轻骑诱贼,斩首四百有奇,余贼遁归岛山。副将陈寅冒矢石奋呼上,破栅两
重。至第三栅,垂拔,杨镐为总理,宿与如梅昵,不欲寅功出其上,遽鸣金收军。翊日,
如梅至,攻之,不能拔。已而贼援至,如梅军先奔,诸军亦相继溃。赞画主事丁应泰劾
镐,并劾如梅当斩者二,当罪者十,帝不纳。旋用为御倭总兵官。会其兄如松战殁,即
命如梅驰代之。逾年,坐拥兵畏敌,劾罢。久之,起佥书左府。四十年,镐巡抚辽东,
力荐如梅为帅。不得,至以死争。给事中麻僖、御史杨州鹤力持不可,乃止。
    成梁诸子,如松最果敢,有父风,其次称如梅。然躁动,非大将才,独杨镐深信。
后复倚任其兄如柏,卒以致败。
    麻贵,大同右卫人。父禄,嘉靖中为大同参将,从镇帅刘汉袭板升,大获。俺答围
右卫,禄与副将尚表固守,乘间击斩其部长,寇乃引退。辛爱犯京东,禄以宣府副总兵
入卫,与子游击锦并有却敌功。
    贵由舍人从军,积功至都指挥佥事,充宣府游击将军。隆庆中,迁大同新平堡参将。
寇大入,掠山阴、怀仁、应州。将吏并获罪,独贵与兄副将锦拒战有功,受赏。万历初,
再迁大同副总兵。十年冬,以都督佥事充宁夏总兵官。无何,徙镇大同。时诸部纳款久,
撦力克袭封顺义王,奉中国益虔。贵频以安边劳蒙赐赉。
    十九年,为阅视少卿曾乾亨所劾,谪戍边。明年,宁夏哱拜反。廷议贵健将知兵,
且多畜家丁,乃起戍中为副将,总兵讨贼。屡攻城不克。其五月,哱拜以套寇五百骑围
平虏堡,贵选精卒三百间道驰却之。俄以总督魏学曾命抚著力兔、银定、宰僧于横城,
啖以重利,皆不应,贵乃还攻城。宁夏总兵董一奎攻其南,固原总兵李昫攻其西,故总
兵刘承嗣攻其北,牛秉忠攻其东,贵以游兵主策应。哱拜自北门出战,将往勾套部,贵
逐之入城,别遣将马孔英、麻承诏等击套寇援兵,俘斩百二十人。拜初与套部深相结,
诸部长称之为王。日坐著力兔帐中,主筹画,至是不敢复出。俄朝命萧如薰代董一奎,
尽将诸道援兵,以贵为副。而李如松军亦至,攻益急。贼奉黄金、绣蟒于卜失兔等,请
急徇灵州,先据下马关,沮饷道。卜失兔与庄秃赖果合兵犯定边,而宰僧从花马池西沙
湃入。贵迎击,挫宰僧于石沟。会董一元捣土昧巢,诸部长俱解去。贼复乞援于著力兔,
拥众大入。如松率劲骑迎战张亮堡,自卯迄巳,敌锐甚。会贵及李如樟等兵至,夹击之,
寇乃却。逐北至贺兰山,获首级百二十余。持示贼,贼益汹惧。无何城破,贼尽平。贵
以功增秩,子予。寻擢总兵官,镇守延绥。
    二十二年七月,卜失兔纠诸部深入定边,营张春井。贵乘虚捣其帐于套中,斩首二
百五十有奇。还自宁塞,复邀其零骑。会寇留内地久,转掠至下马关。宁夏总兵萧如薰
不能御,总督叶梦熊急檄贵赴援。督副将萧如兰等连战晒马台、薛家洼,斩首二百三十
有奇,获畜产万五千。帝为告庙宣捷,进署都督同知,予世廕。明年,卜失兔复入塞,
掠八日而还。顺义王撦力克约之纳款,不从,复拟大入。贵勒兵万五千人:游击阎逢时
等出红山为中军,参将师以律等出高家堡、神木、孤山为左军,参将孙朝梁等出定边、
安边、平山为右军,而自以大军当一面。衔枚疾趋,逾塞六十里。寇莫知所防,大溃。
俘斩四百有奇,获马驼牛羊千五百。再进秩,予廕。寻以病归。
    二十五年,日本封事败,起贵备倭总兵官,赴朝鲜。已,加提督,尽统南北诸军。
贵驰至王京,倭已入庆州,据闲山岛,围南原。守将杨元遁,全州守将陈愚衷亦遁,倭
乘势逼王京。贵别遣副将解生守稷山,朝鲜亦令都体察使李元翼出忠清道遮贼锋。生颇
有斩获功,参将彭友德亦破贼青山。倭将行长退屯井邑,清正还庆州。经略邢玠、经理
杨镐先后至,分兵三协:左李如梅,右李芳春、解生,中高策。贵与镐督左右协兵专攻
清正。策驻宜宁,东援两协,西扼行长。诸军至庆州,倭悉退屯蔚山,如梅诱败之。清
正退保岛山,筑三砦自固。游击茅国器率死士拔其砦,斩馘六百五十,诸军遂进围其城。
城新筑以石,坚甚,将士仰攻多死。围十日,倭袭败生兵。明年正月二日,行长来援,
九将兵俱溃。贼张旗帜江上,镐大惧,仓皇撤师,以捷奏。既而败状闻,帝罢镐,责贵
以功赎。与刘綎、陈璘、董一元分四路。贵居东,当清正,数战有功。会平秀吉死,官
军益力攻。十一月,清正先遁,贵遂入岛山、西浦,诸路共俘斩二千二百有奇。明年三
月,旋师。进右都督,予世廕。
    三十八年,命贵镇辽东。泰宁炒花素桀骜,九子各将兵,他部宰赛、暖兔又助之。
边将畏战,但以增岁赏为事,寇益无所忌。明年,临边要赏,将士出不意击之,拔营遁,
徙额力素居焉。其地忽天鸣地震,炒花惊惧,再徙渡老河,去边几四百里,其第三子色
特哂之,南移可可毋林,伺隙入犯。贵伏兵败之,追北至白云山,斩馘三百四十有奇。
色特愤,谋复仇。纠宰赛、以儿邓,皆不应。乃东纠卜言顾、伯要儿,西纠哈剌汉乃蛮,
合犯清河,皆溃。以儿邓等惧,代炒花求款,边境乃宁。明年,插汉虎墩兔以三万骑入
掠穆家堡。御之,败去。其夏,贵引病乞罢,诏乘传归。
    贵果毅骁捷,善用兵,东西并著功伐。先后承特赐者七,锡世廕者六。及殁,予祭
葬。称一时良将焉。
    兄锦,少从父行阵,有战功。累官千总,协守大同右卫。千户魏昂者,坐罪亡入沙
漠,引寇至城下,挟取妻子,锦伏甲擒之。俺答围城,数突围,城卒完。寻以杀人,并
父夺官下吏。当事以塞上方用兵,而锦父子兄弟并敢战,曲法贷之。屡迁宣府游击将军。
以勤王功,进秩一等,迁大同参将。隆庆初,进本镇副总兵,从赵岢出塞败寇兵,与弟
贵并有保境功。俺答纳款,锦招塞外叛人归者甚众。万历五年,擢山西总兵官。寻改镇
宣府,卒。
    锦子承勋,辽东副总兵,都督佥事,南京后府佥书。从子承恩,都督同知,宣府、
延绥、大同总兵官。更历诸镇,以勇力闻。后起援辽东,屡退避,下狱当死。诏纳马八
百匹免罪,其家遂破。承诏,宁夏参将。从平哱拜有功。后为苍头所弑。承训,蓟镇副
总兵。承宣,洮、岷副总兵。承宗,辽东副总兵。天启初,战死沙岭。
    麻氏多将才。人以方铁岭李氏,曰“东李西麻”。
    赞曰:自俺答款宣、大,蓟门设守固,而辽独被兵。成梁遂擅战功,至剖符受封,
震耀一时,倘亦有天幸欤!麻贵宣力东西,勋阀可称。两家子弟,多历要镇,是以时论
以李、麻并列。然列戟拥麾,世传将种,而恇怯退避,隳其家声。语曰“将门有将”,
诸人得无愧乎!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