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十六


    魏学曾(叶梦熊  梅国桢)  李化龙(江鐸)

    魏学曾,字惟贯,泾阳人。嘉靖三十二年进士。除户部主事,迁郎中。中官为商人
请支刍粮银巨万,学曾持不可,乃已。寻擢光禄少卿,进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隆庆
初,土蛮大入永平。学曾入驻山海,檄诸将王治道等追击至义院口,大捷。进右副都御
史。学曾乃易置将吏,招纳降附,厘屯田二千余顷,数破敌,被赏赉。以疾去。起兵部
右侍郎,提督神枢营。旋改吏部,转左侍郎。
    穆宗崩,大学士高拱欲去冯保,属言官论劾。学曾遗书大学士张居正曰:“外人皆
言公与保有谋,遗诏亦出公手。今日之事,不宜复护此阉。”居正怒。及拱被逐,举朝
失色,学曾独大言曰:“上践阼伊始,辄逐顾命大臣,且诏出何人,不可不明示百官。”
要诸大臣诣居正邸争之。诸大臣多不往,居正亦辞以疾。自是益忤。出为南京右都御史。
未上,给事中宗弘暹希居正指劾之。诏以故官候调,学曾遂归。居正殁逾年,起南京户
部右侍郎。召为右都御史,督仓场。寻以南京户部尚书致仕。
    万历十八年,顺义王扯撦力克西赴青海,火落赤、真相犯洮河,副总兵李奎、李联
芳先后被杀。朝命尚书郑洛经略七镇,兼领总督,洛固辞总督。明年春,阁臣王锡爵荐
学曾。起兵部尚书,总督陕西、延、宁、甘肃军务。时洛专主款,学曾至,与议不合,
陕西巡抚叶梦熊助之。初,顺义王封,梦熊以谏沮坐得罪,学曾亦为高拱言不便。至是,
撦力克助叛,学曾、梦熊欲遂讨之,诋洛玩寇。会撦力克东归,火落赤诸部亦徙去,学
曾奏撦力克虽归,阴留精兵二万于嘉峪,欲助火落赤、真相。其说本采诸道路,朝士乃
争附和之。锡爵意悔,具疏言状,又遗书责梦熊。而兵部尚书石星以顺义既东,宣、大
事急,召洛还定抚议,置学曾疏不问。未几,河套部长土昧明安入市毕,要请增赏。学
曾令总兵官杜桐、神木参将张刚、孤山游击李绍祖出不意击斩明安,俘馘四百八十余级,
夺马畜器械称是。学曾以功加太子少保。而明安子摆言太声言复仇,号召诸部。
    明年,哱拜反,遂煽诸部为乱。拜,西部人也。嘉靖中得罪其部长,父兄皆见杀,
拜跳脱来降,骁勇屡立战功。前督抚王崇古、石茂华先后奏加副总兵,遂多畜亡命。子
承恩,拜梦妖物入妻施胁而生,狼形枭啼,性狠戾。拜老,承恩袭父爵。十九年,洮、
河告警,御史周弘禴举承恩及指挥土文秀、拜义子哱云等。巡抚党馨檄文秀西援,拜谒
经略郑洛,愿与子承恩从出师。馨恶其自荐,抑损之,拜以故心怨。至金城,见诸镇兵
皆出其下。比贼退,取道塞外还,寇骑遇之皆辟易,遂有轻中外心。馨数裁拜,且按承
恩罪箠之二十,云、文秀亦以他故怨馨。会戍卒请衣粮久弗给,拜遂嗾军锋刘东旸、许
朝作乱。二十年三月,杀馨及副使石继芳,逼总兵官张维忠缢死。云、文秀杀游击梁琦、
守备马承光,东旸称总兵,奉拜为谋主,承恩、朝为左、右副总兵,云、文秀为左、右
参将。承恩遂陷玉泉营、中卫、广武,河西望风靡。惟文秀徇平虏,参将萧如薰坚守不
下。贼既取河西四十七堡,且渡河,复诱河套著力兔、宰僧犯平虏、花马池。全陕皆震
动。
    学曾檄副总兵李昫率游击吴显趋灵州,别遣游击赵武趋鸣沙州,沿河扼贼南渡,而
自驻花马池,当贼卫。昫等渡河,贼将多遁去,四十七堡皆复,惟宁夏镇城尚为贼据。
著力兔等中外相呼应,拜、文秀攻赵武于玉泉。云引著力兔攻平虏,如薰设伏射杀云。
昫救武,围亦解。四月,昫引兵与故总兵牛秉忠抵镇城下。帝已擢董一奎为总兵,李蕡
副之,已,复擢如薰代一奎,而以麻贵代蕡。未至,昫等攻城。贼于东西二门各出骁骑
三千搏战,步卒列火车为营。官军击之,夺其车百辆,追奔入湖,贼溺死无算。副总兵
王通战尤力。家丁高益等乘胜入北门,后兵不继被杀,通亦负伤,榆林游击俞尚德战死。
翼日,朝、文秀胁庆王上东城,乞暂罢兵,诡言愿献首恶。会官军粮尽,乃引退,休近
堡。
    学曾日夜趣刍饷,调延绥、庄浪、兰、靖、榆林兵。道回远,所治舟亦未具,乃驻
花马池,俟军至移灵州。顷之,延绥游击姜显谟、都司萧如蕙,甘州故总兵张杰及麻贵
军皆至,复抵镇城攻之。贼计延绥、榆林兵出内虚,勾黄台吉妻,令其子舍达大、从子
火落赤、土昧铁雷掠旧安边、砖井堡以牵我兵。承恩复以间合寇兵,伏延汉渠,掠粮车
二百。学曾自花马池还灵州,被围,救至而解。贵等数攻城不能克,贼杀庆王妃,尽掠
其宫人金帛。牛秉忠战伤右股,乃复退师。帝用尚书星言,赐学曾尚方剑督战。会宁夏
巡抚硃正色、甘肃巡抚叶梦熊、监军御史梅国桢,诸大将刘承嗣、董一奎、李如松先后
至军,六月复攻城,连战不下。
    梦熊,字男兆,归善人。嘉靖四十年进士。由福清知县入为户部主事,转饷宁夏。
改御史,以谏受把汉那吉降,贬郧阳丞。累迁赣州知府,平黄乡贼。迁浙江副使,改永
平。万历十七年冬,由山东布政使擢右佥都御史,巡抚贵州。寻改陕西,进右副都御史。
以请讨撦力克,与经略洛议相左。廷议方右洛,绌其议不用。会撦力克东归,洛亦还宣、
大,乃移梦熊甘肃,与学曾共事。梦熊有胆决,敢任事。会拜反,上疏自请讨贼,帝然
之。以六月至灵州,与学曾合。
    国桢,字克生,麻城人。少雄杰自喜,善骑射。举万历十一年进士。除固安知县。
中官诣国桢请收责于民,国桢伪令民鬻妻以偿。民夫妇哀恸,中官为毁券。擢御史,会
拜反,学曾师久无功。时宁远伯李成梁方被论,廷议欲遣为大将,未敢决,国桢独疏保
之。乃遣成梁子如松为提督,将辽东、宣、大、山西诸镇兵以往。而国桢监其军,遂与
如松至宁夏。
    初,学曾欲招东旸、朝,令杀拜父子赎罪,遣卒叶得新往。四人方约同死,折得新
胫,置之狱。巡抚硃正色以贼诡请降,而张杰尝总宁夏兵,故与拜善,遣杰入城招之。
朝乃舁得新见杰,得新大骂贼,被杀,杰亦系不遣。而学曾以贼求抚为之请,帝切责。
及是,城中百户姚钦、武生张遐龄射书城外,约内应,夜半举火。外兵不至,贼杀其党
五十人,钦缒城出,来奔。当是时,贼外以求抚缓兵,而阴结寇为助,然粮尽,势且困。
七月,学曾与梦熊、国桢定计,决黄河大坝水灌之,水抵城下。时套寇卜失兔、庄秃赖
以三万骑犯定边、小盐池,用土昧铁雷为前锋,而别遣宰僧以万骑从花马池西沙湃口入,
为拜声援。麻贵击之右沟,寇稍挫,分趋下马关及鸣沙洲。学曾令游击龚子敬扼沙湃口,
而檄延绥总兵官董一元捣土昧铁雷巢,斩首百三十余级,寇大惊引去。遇子敬,围之十
重,子敬死,寇亦去,贼援遂绝。学曾益决大坝水。八月,河决堤坏,复缮治之,城外
水深八九尺,东西城崩百余丈。著力兔、宰僧复入李刚堡。如松、贵等击败之,追奔至
贺兰山。贼益惧求款,未决,会学曾得罪罢。朝命以梦熊代,梦熊遂成功。
    初,学曾之遣人招东旸、朝也,留固原十余日以俟之,帝责其玩寇;李昫渡河又稍
迟,松山、河套寇先入,官军用是再失利。学曾尝上疏令监军无与兵事,帝为饬国桢如
其言,国桢颇憾之。及至军,劾诸将观望,而颇以玩寇为学曾罪。给事中许子伟亦劾学
曾惑于招抚,误国事。国桢又言佥事随府从城上跃下,贼令四人下取,我军咫尺不敢前;
又北寇数万断我粮道,杀戮无算,匿不以奏。帝遂大怒,逮学曾至京。然学曾逮未逾月,
城坏而大军入,贼竟以破灭。
    梦熊既代学曾,亦赐尚方剑。时调度灵州,独国桢监军宁夏。贼被围久,食尽无援,
而城受水浸,益大崩。国桢挟诸将趋南关。秉忠先登,国桢大呼,诸将毕登。贼退据大
城,攻数日不下。国桢使间绐东旸、朝、承恩互相杀,以降贳其罪。三人内猜疑,东旸、
朝遂先诱杀承恩党文秀。承恩亦与其党周国柱诱东旸、朝杀之;尽悬东旸、朝、文秀首
城上,开门降。如松率兵围拜家。拜仓皇缢,阖室自焚死。梦熊自灵州驰至,下令尽诛
拜党及降人二千,慰问宗室士庶。宁夏平。梦熊、正色、国桢各上捷奏,而俘承恩献京
师。帝御门受贺,诏磔承恩于市,梦熊、正色、国桢各廕世官,如松功第一,如薰、贵、
秉忠等加恩有差。学曾初夺职为民,叙功,以原官致仕。
    学曾任事劳勚。灌城招降之策,本其所建。及宣捷,帝召见大学士赵志皋、张位,
志皋、位力为学曾解,尚书星以下多白学曾无罪。国桢亦上疏言:“学曾应变稍缓,臣
请责诸将以振士气,而逮学曾之命,发自臣疏,窃自悔恨。学曾不早雪,臣将受万世
讥。”如松亦言:“学曾被逮时,三军雨泣。”梦熊亦推功学曾。帝初不听,既而复其
官。居家数年卒。梦熊以功进右都御史。
    初,卜失兔为都督,其部长切尽台吉最用事。切尽台吉死,卜失兔不能制诸部。经
略郑洛专事羁縻。学曾以洮河之变,恶诸部为逆,袭杀明安。会拜反,著力兔、宰僧遂
声言与拜为一家,而卜失兔、庄秃赖亦引兵助之。及拜诛,切尽台吉之比吉率著力兔、
宰僧、庄秃赖等顿首花马池塞下,悔罪求款。梦熊为奏请。帝以梦熊初主学曾,责其前
后异议,令要诸部缚叛赎罪。著力兔等求款益坚,梦熊乃与巡抚田乐奏上四镇款战机宜,
俟朝议。中外相仗莫敢决,卜失兔遂率诸部大入定边。总兵官麻贵等击却之,梦熊以功
加太子少保。未几,切尽台吉从子青把都儿犯甘肃,总兵官杨浚、副总兵何崇德御之,
斩首六百余级。梦熊复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寻入为南京工部尚书,而以都御史李汶
代。自洮河变后,寇颇轻中国。招抚议既绝,诸部数入犯,四镇遂频岁用兵云。梦熊虽
功多,其品望远出学曾下。卒官。
    国桢既招降承恩,以梦熊贪功杀降,劾其罪。梦熊奏辨,言:“拜所畜家人皆死士,
缓一二日,东旸、朝党复集,必再乱。臣宁负杀降名,以绝祸本。”帝为下诏和解之。
论功,擢国桢太仆少卿。逾年,迁右佥都御史,巡抚大同。久之,迁兵部右侍郎,总督
宣、大、山西军务。在镇三年,节省市赏银十五万两有奇。父丧归,未起而卒。赠右都
御史。
    李化龙,字于田,长垣人。万历二年进士。除嵩县知县。年甫二十,胥吏易之。化
龙阴察其奸,悉召置之法,县中大治。迁南京工部主事,历右通政使。
    二十二年夏,擢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初,总兵官李成梁破杀泰宁速把亥,其子
把兔儿弟炒花据旧辽阳以北,居两河之中,益结土蛮为患。其年四月,把兔儿围辽阳,
朵颜小歹青、福余伯言儿分犯锦、义,掠清细河,巡抚韩取善坐免。化龙受事甫两月,
把兔儿与伯言儿等寇镇武,又约土蛮子卜言台周犯右屯。把兔儿先至吴家坟。化龙与总
兵官董一元定计先击把兔、伯言儿,伯言儿中流矢死,把兔被伤。卜言台周至,攻右屯
不利,亦解去。于是把兔、小歹青、卜言台周益相结,谋复前耻。化龙与一元严备之。
一元又出塞,捣巢有功,而把兔伤重竟死,边塞袭服。详具一元传。化龙进兵部右侍郎。
    明年,小歹青悔祸款塞,请开木市于义州,且告朵颜长昂将犯边。已,长昂果犯锦、
义,副总兵李如梅击却之。歹青言既信,化龙遂许其请。上疏曰:
    环辽皆敌也,迤北土蛮种类多不可数。近边者,直宁前则长昂,直锦、义则小歹青,
直广宁、辽、沈则把兔、炒花、花大,直开、铁则伯言、烧兔,其在东边海西则猛骨孛
罗、那林孛罗、卜寨,皆与辽地项背相望。并墙围猎,则刁斗声相闻,盖肘腋忧也。自
那卜被剿,数年东陲无事。去年把兔、伯言战死,炒花、花大一败涂地。今伯言子宰赛
受罚,入市广宁,辽、沈、开、铁间警报渐希。所未驯伏者,惟小歹青与长昂耳。
    小歹青素凶狡,雄长诸部。西助长昂,东助炒花。大举动以数万,小窃则飞骑出没
锦、义间。自周之望、柏朝翠战殁,无敢以一矢加遗。凌河上下方数百里,野多暴骨,
民无宁宇。远虑者每以河西不保为虞。今乃叩关求市,臣遍询将领及彼地居民,佥言木
市开有五利。
    河西无木,皆在边外,叛乱以来,仰给河东,以边警又不时至。故河西木贵于玉,
市通则材木不可胜用。利一。所疑于歹青者,无信耳。彼重市为生路,当市时必不行掠。
即今年市而明年掠,我已收今年不掠之利矣。利二。辽东马市,成祖所开,无他赏,本
听商民与交易。木市与马市等,有利于民,不费于官。利三。大举之害酷而希,零窃之
害轻而数。小歹青不掠锦、义,零窃少矣。又西不助长昂,东不助炒花,则敌势渐分。
即宁前、广宁患亦渐减。且大举先报,又得预为备。利四。零窃既希,边人益得修备。
利五。
    疏入,从之。化龙寻以病去,木市亦停止。其后总兵官马林复议开市,与巡抚李植
相左,论久不决,小歹青遂复为寇云。
    二十七年三月,化龙起故官,总督湖广、川、贵军务兼巡抚四川,讨播州叛臣杨应
龙。应龙之先曰杨铿。明初内附,授宣慰使。应龙性猜狠嗜杀。数从征调,恃功骄蹇。
知川兵脆弱,阴有据蜀志,间出剽州县。嬖小妻田雌凤,谗杀妻张氏,屠其家。用诛罚
立威,所属五司七姓不堪其虐,走贵州告变。巡抚叶梦熊疏请大征。诏不听,逮系重庆
狱。应龙诡将兵征倭自效,得脱归。复逮,不出。四川巡抚王继光发兵讨,覆于白石,
应龙诿罪诸苗。朝廷命邢玠总督。值东西用兵,势未能穷治,因招抚之。应龙益结生苗,
夺五司七姓地,并湖广四十八屯以畀之,岁出侵掠。是年二月,败官军于飞练堡,都司
杨国柱、指挥李廷栋等皆死。已,复破杀綦江参将房嘉宠、游击张良贤,投尸蔽江下。
伪军师孙时泰请直取重庆,捣成都,劫蜀王为质,而应龙迁延,声言争地界,冀曲赦如
曩时。化龙至成都,征兵未至,亦谬为好语縻之。
    帝闻綦江破,大怒。追褫前四川、贵州巡抚谭希思、江东之职,而赐化龙剑,假便
宜讨贼。贼焚东坡、烂桥,梗湖、贵路,又焚龙泉,走都司杨惟忠。化龙劾诸大帅不用
命者,沈尚文逮治,童元镇、刘廷皆革职充为事官。诸军大集,化龙先檄水西兵三万守
贵州,断招苗路,乃移重庆,大誓文武。明年二月,分八道进兵。川师四路:总兵官刘
綎由綦江,总兵官马孔英由南川,总兵官吴广由合江,副将曹希彬受广节制,由永宁。
黔师三路:总兵官童元镇由乌江,参将硃鹤龄受元镇节制,统宣慰使安疆臣由沙溪,总
兵官李应祥由兴隆。楚师一路分两翼:总兵官陈璘由偏桥,副总兵陈良玭受璘节制,由
龙泉。每路兵三万,官兵三之,土司七之。贵州巡抚郭子章驻贵阳,湖广巡抚支可大移
沅州,化龙自将中军策应。帝以楚地辽阔,又擢江鐸为佥都御史,巡抚偏、沅。湖广设
偏沅巡抚,自鐸始也。
    推官高折枝先以南川兵进,据桑木镇,綎复自綦江入。应龙以劲兵二万属其子朝栋
曰:“尔破綦江,驰南川,尽焚积聚,彼无能为也。”比抗诸路兵,皆大败,应龙顿足
叹曰:“吾不用时泰计,今死矣!”或言水西佐贼,化龙诘之疆臣,斩贼使,二氏交遂
绝。乌江兵败绩,逮下元镇于理,诸将益奋。綎先入娄山关,直抵海龙囤,璘、疆臣兵
亦至。贼势急,上囤死守,遣使诈降。化龙檄诸将斩使,焚书。以綎与应龙有旧,谕无
通贼,綎械其人以自明。八路兵皆会囤下,筑长围困之,更番迭攻。六月,綎破土、月
二城,应龙窘,与二妾俱缢。明晨,官军入城,七子皆被执。诏磔应龙尸并子朝栋于市。
自出师至灭贼,凡百有十四日。播自唐乾符中入杨氏,二十九世,八百余年,至应龙而
绝,以其地置遵义、平越二府,分属川、贵。
    化龙初闻父丧,以金革起复,至是乞归终制。三十一年四月,起工部右侍郎,总理
河道,与淮、扬巡抚李三才奏开淤河,由直河入泇口抵夏镇二百六十里,避黄河吕梁之
险。再以忧去,未代。叙前平播功,晋兵部尚书,加少保,廕一子世锦衣指挥使。
    三十五年夏,起戎政尚书。化龙以京营根本,奏陈十一滥、十二苦、十九宜,又上
屯政十二事,皆置不理。兵部自二十七年后,左、右侍郎皆空署。未几,尚书萧大亨亦
致仕,化龙掌部事。三十七年正月,京师讹言寇至,民争避匿,边民逃入都门者亦数万,
九门昼闭。辅臣言兵部尚书惟一人,何以应猝变,帝亦不报。辽战士二万余皆老弱,而
税监高淮肆虐,辽人切齿。化龙请停税课,且增兵万人,又条上兵食款战之策,帝皆不
报。一品秩满,加柱国、少傅兼太子太保。卒官,年七十。谥襄毅,赠少师,加赠太师。
    化龙具文武才。播州之役,以刘綎骄蹇,先摧挫之而荐其才,故綎为尽力。开河之
功,为漕渠永利,详见《河渠志》。
    江鐸,字士振,仁和人。高祖玭,景泰时为礼科给事中。劾石亨怙宠罔上,有直声。
官至山东参政。曾祖澜,正德时南京礼部尚书。卒谥文昭。祖晓,嘉靖中工部侍郎。父
圻,万历初广西提学佥事。父母疾,尝药舐粪。居丧寝苫三年,经寝室必俯其首,妻经
夫庐亦然。卒,门人私谥为孝端先生。自玭至鐸五世皆进士。而晓弟晖,正德中为庶吉
士,与舒芬等谏南巡受杖。世宗时,由编修出为河南佥事。鐸登第在万历二年。授刑部
主事。累官山西按察使,擢抚偏、沅。夹攻杨应龙有功,与郭子章皆廕一子世锦衣指挥。
丁母艰去。夺情,命留讨皮林诸洞蛮,平之。详具《陈璘传》。以劳疾归。卒,赠兵部
右侍郎。
    赞曰:哱拜一降人耳,虽假以爵秩,而凭藉未厚。仓猝发难,据镇城,联外寇,边
鄙为之骚然,武备之弛,有由来矣。杨应龙恶稔贯盈,自速殄灭。然盘踞积久,地形险
恶,非师武臣力,奏绩岂易言哉!李化龙之功可与韩雍、项忠相埒,较宁夏之役,难易
悬殊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