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第六十五 兵一


    明以武功定天下,革元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立卫所。外统之都司,内统于五
军都督府,而上十二卫为天子亲军者不与焉。征伐则命将充总兵官,调卫所军领之,既
旋则将上所佩印,官军各回卫所。盖得唐府兵遗意。文皇北迁,一遵太祖之制,然内臣
观兵,履霜伊始。洪、宣以后,狃于治平,故未久而遂有土木之难。于谦创立团营,简
精锐,一号令,兵将相习,其法颇善。宪、孝、武、世四朝,营制屡更,而威益不振。
卫所之兵疲于番上,京师之旅困于占役。驯至末造,尺籍久虚,行伍衰耗,流盗蜂起,
海内土崩。宦竖降于关门,禁军溃于城下,而国遂以亡矣。今取其一代规制之详,及有
关于军政者,著于篇。
    京营  侍卫上直军皇城守卫  京城巡捕  四卫营
    京军三大营,一曰五军,一曰三千,一曰神机。其制皆备于永乐时。
    初,太祖建统军元帅府,统诸路武勇,寻改大都督府。以兄子文正为大都督,节制
中外诸军。京城内外置大小二场,分教四十八卫卒。已,又分前、后、中、左、右五军
都督府。洪武四年,士卒之数,二十万七千八百有奇。
    成祖增京卫为七十二。又分步骑军为中军,左、右掖,左、右哨,亦谓之五军。岁
调中都、山东、河南、大宁兵番上京师隶之。设提督内臣一,武臣二,掌号头官二,大
营坐营官一,把总二,中营坐营官一,马步队把总各一。左右掖、哨官如之。又有十二
营,掌随驾马队官军,设把总二。又有围子手营,掌操练上直叉刀手及京卫步队官军,
设坐营官一,统四司,以一、二、三、四为号,把总各二。又有幼官舍人营,掌操练京
卫幼官及应袭舍人,坐营官一,四司把总各一。此五军营之部分也。已,得边外降丁三
千,立营分五司。一,掌执大驾龙旗、宝纛、勇字旗、负御宝及兵仗局什物上直官军。
一,掌执左右二十队勇字旗、大驾旗纛金鼓上直官军。一,掌传令营旗牌,御用监盔甲、
尚冠、尚衣、尚履什物上直官军。一,掌执大驾勇字旗、五军红盔贴直军上直官军。一,
掌杀虎手、马轿及前哨马营上直明甲官军、随侍营随侍东宫官舍、辽东备御回还官军。
提督内臣二,武臣二,掌号头官二,坐司官五,见操把总三十四,上直把总十六,明甲
把总四。此三千营之部分也。已,征交阯,得火器法,立营肄习。提督内臣、武臣,掌
号头官,皆视三千营,亦分为五军。中军,坐营内臣一,武臣一。其下四司,各监枪内
臣一,把司官一,把总官二。左右掖、哨皆如之。又因得都督谭广马五千匹,置营名五
千下,掌操演火器及随驾护卫马队官军。坐营内臣、武臣各一,其下四司,各把司官二。
此神机营之部分也。居常,五军肄营阵,三千肄巡哨,神机肄火器。大驾征行,则大营
居中,五军分驻,步内骑外,骑外为神机,神机外为长围,周二十里,樵采其中。三大
营之制如此。
    洪熙时,始命武臣一人总理营政。宣德五年,以成国公硃勇言,选京卫卒隶五军训
练。明年,命科道及锦衣官核诸卫军数。帝之征高煦及破兀良哈,皆以京营取胜焉。正
统二年,复因勇言,令锦衣等卫、守陵卫卒存其半,其上直旗校隶锦衣督操,馀悉归三
大营。土木之难,京军没几尽。
    景帝用于谦为兵部尚书,谦以三大营各为教令,临期调拨,兵将不相习,乃请于诸
营选胜兵十万,分十营团练。每营都督一,号头官一,都指挥二,把总十,领队一百,
管队二百。于三营都督中推一人充总兵官,监以内臣,兵部尚书或都御史一人为提督。
其余军归本营,曰老家。京军之制一变。英宗复辟,谦死,团营罢。
    宪宗立,复之,增为十二。成化二年复罢。命分一等、次等训练。寻选得一等军十
四万有奇。帝以数多,令仍分十二营团练,而区其名,有奋、耀、练、显四武营,取、
果、效、鼓四勇营,立、伸、扬、振四威营。命侯十二人掌之,各佐以都指挥,监以内
臣,提督以勋臣,名其军曰选锋。不任者仍为老家以供役,而团营之法又稍变。二十年,
立殚忠、效义二营;练京卫舍人、余丁。二营,永乐间设,后废,至是复设。未几,以
无益罢。帝在位久,京营特注意,然缺伍至七万五千有奇,大率为权贵所隐占。又用汪
直总督团营,禁旅专掌于内臣,自帝始也。
    孝宗即位,乃命都御史马文升为提督。是时营军久苦工役。成化末,余子俊尝言之,
文升复力陈不可。又请于每营选马步锐卒二千,遇警征调。且遵洪、永故事,五日一操,
以二日走阵下营,以三日演武。从之。时尚书刘大夏陈弊端十事,复奏减修乾清宫卒。
内臣谓其不恤大工,大学士刘健曰:“爱惜军士,司马职也。”帝纳之。会户部主事李
梦阳极论役军之害,并及内臣主兵者。以语侵寿宁侯,下诏狱,遂格不行。
    武宗即位,十二营锐卒仅六万五百余人,稍弱者二万五千而已。给事中葛嵩请选五
军、三千营精锐归团练,而存八万余人于营以供役。惠安伯张伟谬引旧制以争,事遂已,
隐占如故。BH鐇反,太监张永将京军往讨,中官权益重。及流寇起,边将江彬等得幸,
请调边军入卫。于是集九边突骑家丁数万人于京师。名曰外四家。立两官厅,选团营及
勇士、四卫军于西官厅操练,正德元年所选官军操于东官厅。自是两官厅军为选锋。而
十二团营且为老家矣。武宗崩,大臣用遗命罢之。当是时,工作浩繁,边将用事,京营
戎政益大坏。给事中王良佐奉敕选军,按籍三十八万有奇,而存者不及十四万,中选者
仅二万余。
    世宗立,久之,从廷臣言,设文臣知兵者一人领京营。是时额兵十万七千余人,而
存者仅半。专理京营兵部尚书李承勋请足十二万之数。部议遵弘治中例,老者补以壮丁,
逃、故者清军官依期解补。从之。十五年,都御史王廷相提督团营,条上三弊:一,军
士多杂派,工作终岁,不得入操。虽名团营听征,实与田夫无异。二,军士替代,吏胥
需索重贿,贫军不能办,老羸苟且应役,而精壮子弟不得收练。三,富军惮营操征调,
率贿将弁置老家数中,贫者虽老疲,亦常操练。语颇切中。既而两郊九庙诸宫殿之工起,
役军益多。兵部请分番为二,半团操,半放归,而收其月廪雇役。诏行一年。自后边警
急,团营见兵少,仅选骑卒三万,仍号东西官厅。馀者悉老弱,仍为营帅、中官私役。
    二十九年,俺答入寇,兵部尚书丁汝夔核营伍不及五六万人。驱出城门,皆流涕不
敢前,诸将领亦相顾变色。汝夔坐诛。大学士严嵩乃请振刷以图善后。吏部侍郎王邦瑞
摄兵部,因言:“国初,京营劲旅不减七八十万,元戎宿将常不乏人。自三大营变为十
二团营,又变为两官厅,虽浸不如初,然额军尚三十八万有奇。今武备积驰,见籍止十
四万余,而操练者不过五六万,支粮则有,调遣则无。比敌骑深入,战守俱称无军。即
见在兵,率老弱疲惫、市井游贩之徒,衣甲器械取给临时。此其弊不在逃亡,而在占役;
不在军士,而在将领。盖提督、坐营、号头、把总诸官,多世胄纨袴,平时占役营军,
以空名支饷,临操则肆集市人,呼舞博笑而已。先年,尚书王琼、毛伯温、刘天和常有
意振饬。然将领恶其害己,阴谋阻挠,军士又习于骄惰,竞倡流言,事复中止,酿害至
今。乞大振乾纲,遣官精核。”帝是其言,命兵部议兴革。
    于是悉罢团营、两官厅,复三大营旧制。更三千曰神枢。罢提督、监枪等内臣。设
武臣一,曰总督京营戎政,以咸宁侯仇鸾为之;文臣一,曰协理京营戎政,即以邦瑞充
之。其下设副参等官二十六员。已,又从部议,以四武营归五军营中军,四勇营归左右
哨,四威营归左右掖。各设坐营官一员,为正兵,备城守;参将二员,备征讨。帝以营
制新定,告于太庙行之。又遣四御史募兵畿辅、山东、山西、河南,得四万人,分隶神
枢、神机。各设副将一,而增能战将六员,分领操练。大将所统三营之兵,居常名曰练
勇,有事更定职名。五军营:大将一员,统军一万,总主三营副、参、游击、佐击及坐
营等官;副将二员,各统军七千;左右前后参将四员,各六千;游击四员,各三千。外
备兵六万六千六百六十人。神枢营:副将二员,各统军六千;佐击六员,各三千。外备
兵四万人。神机营亦如之。已,又定三大营官数:五军营一百九十六员,神枢营二百八
员,神机营一百八十二员,共五百八十六员。在京各卫军,俱分隶三营。分之为三十营,
合之为三大营。终帝世,其制屡更,最后中军哨掖之名亦罢,但称战守兵兼立车营。
    故事,五军府皆开府给印,主兵籍而不与营操,营操官不给印,戎政之有府与印,
自仇鸾始。鸾方贵幸,言于帝,选各边兵六万八千人,分番入卫,与京军杂练,复令京
营将领分练边兵,于是边军尽隶京师。塞上有警,边将不得征集,边事益坏。鸾死,乃
罢其所置戎政厅首领官之属,而入卫军则惟罢甘肃者。
    隆庆四年,大学士赵贞吉请收将权,更营制。极言戎政之设府铸印,以数十万众统
于一人,非太祖、成祖分府分营本意。请以官军九万分五营,营择一将,分统训练。诏
下廷臣议。尚书霍冀言:“营制,世宗熟虑而后定,不宜更。惟大将不当专设,戎政不
宜有印,请如贞吉言。”制曰“可”。于是三大营各设总兵一,副将二。其参佐等官,
互有增损,各均为十人。而五军营兵,均配二营,营十枝,属二副将分统。以侯伯充总
兵,寻改曰提督。又用三文臣,亦称提督。自设六提督后,各持意见,遇事旬月不决。
给事中温纯言其弊,乃罢,仍设总督、协理二臣。
    万历二年,从给事中欧阳柏请,复给戎政印,汰坐营官二员。五年,巡视京营科臣
林景旸请广召募,立选锋。是时,张居正当国,综核名实,群臣多条上兵事,大旨在足
兵、选将,营务颇饬。久之,帝厌政,廷臣渐争门户,习于偷惰,遂日废弛。三十六年,
尚书李化龙理戎政,条上京营积弊。敕下部议,卒无所振作。及兵事起,总督京营赵世
新请改设教场城内,便演习。太常少卿胡来朝请调京军戍边,可变弱为强。皆无济于用。
    天启三年,协理侍郎硃光祚奏革老家军,补以少壮。老家怨,以瓦砾投光祚,遂不
果革。是时,魏忠贤用事,立内操,又增内臣为监视及把牌诸小内监,益募健丁,诸营
军多附之。
    庄烈帝即位,撤内臣,已而复用。戎政侍郎李邦华愤京营弊坏,请汰老弱虚冒,而
择材力者为天子亲军。营卒素骄,有疑其为变者。勋戚中官亦恶邦华害己,蜚语日闻。
帝为罢邦华,代以陆完学,尽更其法。京营自监督外,总理捕务者二员,提督禁门、巡
视点军者三员,帝皆以御马监、司礼、文书房内臣为之,于是营务尽领于中官矣。十年
八月,车驾阅城,铠甲旌旗甚盛,群臣悉鸾带策马从。六军望见乘舆,皆呼万岁。帝大
悦,召完学入御幄奖劳,酌以金卮,然徒为容观而已。
    时兵事益亟。帝命京军出防剿,皆监以中官。廪给优渥,挟势而骄,多夺人俘获以
为功,轻折辱诸将士,将士益解体。周延儒再入阁,劝罢内操,撤诸监军。京兵班师还。
时营将率内臣私人,不知兵。兵惟注名支粮,买替纷纭,朝甲暮乙,虽有尺籍,莫得而
识也。帝屡旨训练,然日不过二三百人,未昏遂散。营兵十万幸抽验不及,玩愒佚罚者
无算。帝尝问戎政侍郎王家彦,家彦曰:“今日惟严买替之禁,改操练之法,庶可救万
一,然势已晚。”帝不怿而罢。十六年,襄城伯李国祯总戎政,内臣王承恩监督京营。
明年,流贼入居庸关,至沙河。京军出御,闻砲声溃而归。贼长驱犯阙,守陴者仅内操
之三千人,京师遂陷。
    大率京军积弱,由于占役买闲。其弊实起于纨袴之营帅,监视之中官,竟以亡国云。
    京营之在南者,永乐北迁,始命中府掌府事官守备南京,节制在南诸卫所。洪熙初,
以内臣司守备。宣德末,设参赞机务官。景泰间,增协同守备官。成化末,命南京兵部
尚书参赞机务,视五部特重。先是,京师立神机营,南京亦增设,与大小二教场同练。
军士常操不息,风雨方免。有逃籍者,宪宗命南给事御史时至二场点阅。成国公硃仪及
太监安宁不便,诡言军机密务,御史诘问名数非宜。帝为罪御史,仍令守备参赞官阅视,
著为令。
    嘉靖中,言者数奏南营耗亡之弊。二十四年冬,诏立振武营,简诸营锐卒充之,益
以淮扬趫〗捷者。江北旧有池河营,专城守,护陵寝。二营兵各三千,领以勋臣,别设
场训练。然振武营卒多无赖子。督储侍郎黄懋官抑削之,遂哗,殴懋官至死。诏诛首恶,
以户部尚书江东为参赞。东多所宽假,众益骄,无复法纪。给事中魏元吉以为言,因举
浙直副总兵刘显往提督。未至,池河兵再变,殴千户吴钦。诏显亟往,许以川兵五百自
随,事始定。隆庆改元,罢振武营,以其卒千余仍隶二场及神机营。
    万历十一年,参赞尚书潘季驯言:“操军原额十有二万,今仅二万余。祖军与选充
参半,选充例不补,营伍由是虚。请如祖军收补。”已而王遴代季驯,言:“大小二场,
新旧官军二万三千有余。请如北京各边,三千一百二十人为一枝,每枝分中、左、右哨,
得兵七枝。馀置旗鼓下,备各营缺。”从之。巡视科臣阮子孝极论南营耗弊,言颇切中,
然卒无振饬之者。已,从尚书吴文华请,增参赞旗牌,得以军法从事,兼听便宜调遣。
三十一年,添设南中军标营,选大教场卒千余,设中军参将统练。规制虽具,而时狃苟
安,阘茸一如北京。及崇祯中,流寇陷庐、凤,踞上流,有窥留都意。南中将士日夜惴
惴,以护陵寝、守京城为名,幸贼不东下而已。最后,史可法为参赞尚书,思振积弊,
未久而失,盖无可言焉。
    侍卫上直军之制。太祖即吴王位,其年十二月设拱卫司,领校尉,隶都督府。洪武
二年,改亲军都尉府,统中、左、右、前、后五卫军,而仪銮司隶焉。六年,造守卫金
牌,铜涂金为之。长一尺,阔三寸。以仁、义、礼、智、信为号。二面俱篆文:一曰
“守卫”,一曰“随驾”。掌于尚宝司,卫士佩以上直,下直纳之。十五年,罢府及司,
置锦衣卫。所属有南北镇抚司十四所,所隶有将军、力士、校尉,掌直驾侍卫、巡察缉
捕。已又择公、侯、伯、都督、指挥之嫡次子,置勋卫散骑舍人,而府军前卫及旗手等
十二卫,各有带刀官。锦衣所隶将军,初名天武,后改称大汉将军,凡千五百人。设千、
百户,总旗七员。其众自为一军,下直操练如制,缺至五十人方补。月糈二石,积劳试
补千、百户,亡者许以亲子弟魁梧材勇者代,无则选民户充之。
    永乐中,置五军、三千营。增红盔、明甲二将军及叉刀围子手之属,备宿卫。校尉、
力士佥民间丁壮无恶疾、过犯者。力士先隶旗手卫,后改隶锦衣及腾骧四卫,专领随驾
金鼓、旗帜及守卫四门。校尉原隶仪銮司,司改锦衣卫,仍隶焉。掌擎执卤簿仪仗,曰
鉴舆,曰擎盖,曰扇手,曰旌节,曰旗幢,曰班剑,曰斧钺,曰戈戟,曰弓矢,曰驯马,
凡十司,及驾前宣召差遣,三日一更直。设总旗、小旗,而领以勋戚官。官凡六:管大
汉将军及散骑舍人、府军前卫带刀官者一,管五军营叉刀围子手者一,管神枢营红盔将
军者四。圣节、正旦、冬至及大祀、誓戒、册封、遣祭、传制用全直,直三千人,余则
更番,器仗衣服位列亦稍殊焉。凡郊祀、经筵、巡幸侍从各有定制,详《礼志》中。居
常,当直将军朝夕分候午门外,夜则司更,共百人。而五军叉刀官军,悉于皇城直宿。
掌侍卫官输直,日一员。惟掌锦衣卫将军及叉刀手者,每日侍。尤严收捕之令,及诸脱
更离直者。共计锦衣卫大汉将军一千五百七人,府军前卫带刀官四十,神枢营红盔将军
二千五百,把总指挥十六,明甲将军五百二,把总指挥二,大汉将军八,五军营叉刀围
子手三千,把总指挥八,勋卫散骑舍人无定员,旗手等卫带刀官一百八十,此侍卫亲军
大较也。
    正统后,妃、主、公、侯、中贵子弟授官者,多寄禄锦衣中。正德时,奏带传升冒
衔者,又不下数百人。武宗好养勇士,尝以千、把总四十七人,注锦衣卫带俸舍、余千
一百人充御马监家将勇士,食粮骑操。又令大汉将军试百户,五年实授,著为令。幸窦
开而恩泽滥,宿卫稍轻矣。至万历间,卫士多占役、买闲,其弊亦与三大营等。虽定离
直者夺月糈之例,然不能革。
    太祖之设锦衣也,专司卤簿。是时方用重刑,有罪者往往下锦衣卫鞫实,本卫参刑
狱自此始。文皇入立,倚锦衣为心腹。所属南北两镇抚司,南理本卫刑名及军匠,而北
专治诏狱。凡问刑、奏请皆自达,不关白卫帅。用法深刻,为祸甚烈,详《刑法志》。
又锦衣缉民间情伪,以印官奉敕领官校。东厂太监缉事,别领官校,亦从本卫拨给,因
是恒与中官相表里。皇城守卫,用二十二卫卒,不独锦衣军,而门禁亦上直中事。京城
巡捕有专官,然每令锦衣官协同。地亲权要,遂终明之世云。初,太祖取婺州,选富民
子弟充宿卫,曰御中军。已,置帐前总制亲兵都指挥使。后复省,置都镇抚司,隶都督
府,总牙兵巡徼。而金吾前后、羽林左右、虎贲左右、府军左右前后十卫,以时番上,
号亲军。有请,得自行部,不关都督府。及定天下,改都镇抚司为留守,设左右前后中
五卫,关领内府铜符,日遣二人点阅,夜亦如之,所谓皇城守卫官军也。
    二十七年,申定皇城门禁约。凡朝参,门始启,直日都督、将军及带刀、指挥、千
百户、镇抚、舍人入后,百官始以次入。上直军三日一更番,内臣出入必合符严索,以
金币出者验视勘合,以兵器杂药入门者擒治,失察者重罪之。民有事陈奏,不许固遏。
帝念卫士劳苦,令家有婚丧、疾病、产子诸不得已事,得自言情,家无余丁,父母俱病
者,许假侍养,愈乃复。
    先是,新宫成,诏中书省曰:“军士战斗伤残,难备行伍,可于宫墙外造舍以居之,
昼则治生,夜则巡警。”其后,定十二卫随驾军上直者,人给钱三百。二十八年,复于
四门置舍,使恩军为卫士执爨。恩军者,得罪免死及诸降卒也。
    永乐中,定制,诸卫各有分地。自午门达承天门左右,逮长安左右门,至皇城东西,
属旗手、济阳、济川、府军及虎贲右、金吾前、燕山前、羽林前八卫。东华门左右至东
安门左右,属金吾、羽林、府军、燕山四左卫。西华门左右至西安门左右,属四右卫。
玄武门左右至北安门左右,属金吾、府军后及通州、大兴四卫。卫有铜符,颁自太祖。
曰承,曰东,曰西,曰北,各以其门名也。巡者左半,守者右半。守官遇巡官至,合契
而从事。各门守卫官,夜各领铜令申字牌巡警,自一至十六。内皇城卫舍四十,外皇城
卫舍七十二,俱设铜鐸,次第循环。内皇城左右坐更将军百,每更二十人,四门走更官
八,交互往来,钤印于籍以为验。都督及带刀、千百户日各一人,领申字牌直宿,及点
各门军士。后更定都督府,改命侯、伯佥书焉。
    洪熙初,更造卫士悬牌。时亲军缺伍,卫士不获代。帝命选他卫军守端、直诸门,
尚书李庆谓不可。帝曰:“人主在布德以属人心,苟心相属,虽非亲幸,何患焉。”宣
德三年,命御史点阅卫卒。天顺中,复增给事中一人。成化十年,尚书马文升言:“太
祖置亲军指挥使司,不隶五府。文皇帝复设亲军十二卫,又增勇士数千员,属御马监,
上直,而以腹心臣领之。比者日废弛,勇士与诸营无异,皇城之内,兵卫无几,诸监门
卒尤疲羸,至不任受甲。宜敕御马监官,即见军选练。仍敕守卫官常严步伍,讥察出入,
以防微销萌。”帝然其言,亦未能有所整饬。
    正德初,严皇城红铺巡徼,日令留守卫指挥五员,督内外夜巡军。而兵部郎中、主
事各一人,同御史、锦衣卫稽阅,毋摄他务。嘉靖七年,增直宿官军衣粮,五年一给。
万历十一年,于皇城内外设把总二员,分东西管理。时门禁益弛,卫军役于中官,每至
空伍,赁市儿行丐应点阅。叉刀、红盔日出始一入直,直庐虚无人。坐更将军皆纳月镪
于所辖。凡提号、巡城、印簿、走更诸事悉废。十五年,再申门禁。久之,给事中吴文
炜乞尽复旧制。不报。末年,有失金牌久之始觉者。梃击之事,张差一妄男子,得阑入
殿廷,其积弛可知。是后中外多事,启、祯两朝虽屡申饬,竟莫能挽,侵寻以至于亡。
    京城巡捕之职,洪武初,置兵马司,讥察奸伪。夜发巡牌,旗士领之,核城门扃鐍
及夜行者。已改命卫所镇抚官,而掌于中军都督府。永乐中,增置五城兵马司。宣德初,
京师多盗,增官军百人,协五城逐捕。已,复增夜巡候卒五百。成化中,始命锦衣官同
御史督之。末年,拨给团营军二百。弘治元年,令三千营选指挥以下四员,领精骑巡京
城外,又令锦衣官五、旗手等卫官各一,分地巡警,巡军给牌。五年,设把总都指挥,
专职巡捕。正德中,添设把总,分画京城外地,南抵海子,北抵居庸关,西抵卢沟桥,
东抵通州。复增城内二员,而益以团营军,定官卒赏罚例。末年,逻卒增至四千人,特
置参将。
    嘉靖元年,复增城外把总一员,并旧为五,分辖城内东西二路,城外西南、东南、
东北三路,增营兵马五千。又十选一,立尖哨五百骑,厚其月糈。命参将督操,而监以
兵部郎。是时京军弊坏积久,捕营亦然。三十四年,军士仅三百余。以给事中丘岳等言,
削指挥樊经职,而禁以军马私役骑乘。万历十二年,从兵部议,京城内外盗发,自卯至
申责兵马司,自酉至寅责巡捕官,贼众则协力捕剿。是后,军额倍增,驾出及朝审、录
囚皆结队驻巷口。籍伍虽具,而士马实凋弊不足用。捕营提督一,参将二,把总十八,
巡军万一千,马五千匹。盗贼纵横,至窃内中器物。获其童索,竟不能得也。庄烈帝
时,又以兵部左侍郎专督。然营军半虚廪,马多雇人骑,失盗严限止五日,玩法卒如故。
    四卫营者,永乐时,以迤北逃回军卒供养马役,给粮授室,号曰勇士。后多以进马
者充,而听御马监官提调,名隶羽林,身不隶也。军卒相冒,支粮不可稽。宣德六年,
乃专设羽林三千户所统之,凡三千一百余人。寻改武骧、腾骧左右卫,称四卫军。选本
卫官四员为坐营指挥,督以太监,别营开操,称禁兵。器械、衣甲异他军,横于辇下,
往往为中官占匿。弘治末,勇士万一千七百八十人,旗军三万一百七十人,岁支廪粟五
十万。孝宗纳廷臣言,核之。又令内臣所进勇士,必由兵部验送乃给廪,五年籍其人数,
著为令。省度支金钱岁数十万。武宗即位,中官宁瑾乞留所汰人数。言官及尚书刘大夏
持不可,不听。后两官厅设,遂选四卫勇士隶西官厅,掌以边将江彬、太监张永等。
    世宗入立,诏自弘治十八年存额外,悉裁之,替补必兵部查驳。而御马监马牛羊,
令巡视科道核数。既而中旨免核,马多虚增。后数年,御马太监闵洪复矫旨选四卫官。
给事中郑自璧劾其欺蔽,不报。久之,兵部尚书李承勋请以选核仍隶本部,中官谓非便。
帝从承勋言。十六年,又命收复登极诏书所裁者,凡四千人。后五年,内臣言,勇士仅
存五千余,请令子侄充选,以备边警。部臣言:“故额定五千三百三十人。八年清稽,
已浮其数,且此营本非为备边设者。”帝从部议。然隐射、占役、冒粮诸弊率如故。万
历二年,减坐营官二员。已,复定营官缺由兵部择用。其后复为中官所挠,仍属御马监。
廷臣多以为言,不能从。四十二年,给事中姚宗文点阅本营,言:“官勇三千六百四十
七,仅及其半。马一千四十三,则无至者。官旗七千二百四十,止四千六百余。马亦如
之。乞下法司究治。”帝不能问。天启末,巡视御史高弘图请视三大营例,分弓弩、短
兵、火器,加以训练。至庄烈帝时,提督内臣曹化淳奏改为勇卫营,以周遇吉、黄得功
为帅,遂成劲旅,出击贼,辄有功。得功军士画虎头于皁布以衣甲,贼望见黑虎头军,
多走避,其得力出京营上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