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第二十九 礼七(嘉礼一)


    登极仪  大朝仪  常朝仪  皇太子亲王朝仪诸王来朝仪  诸司朝觐仪中宫受朝仪
朝贺东宫仪  大宴仪  上尊号徽号仪
    二曰嘉礼。行于朝廷者,曰朝会,曰宴飨,曰上尊号、徽号,曰册命,曰经筵,曰
表笺。行于辟雍者,曰视学。自天子达于庶人者,曰冠,曰婚。行于天下者,曰巡狩,
曰诏赦,曰乡饮酒。举其大者书之。仪之同者,则各附于其类云。
    ○登极仪
    汉高帝即位氾水之阳,其时绵蕞之礼未备。魏、晋以降,多以受禅改号。元世祖履
尊既久,一统后,但举朝贺。明兴,太祖以吴元年十二月将即位,命左相国李善长等具
仪。善长率礼官奏。
    即位日,先告祀天地。礼成,即帝位于南郊。丞相率百官以下及都民耆老,拜贺舞
蹈,呼万岁者三。具卤簿导从,诣太庙,上追尊四世册宝,告祀社稷。还,具衮冕,御
奉天殿,百官上表贺。
    先期,侍仪司设表案于丹墀内道之西北,设丞相以下拜位于内道东西,每等异位,
重行北面。捧表、展表、宣表官位于表案西,东向。纠仪御史二人于表案南,东西向。
宿卫镇抚二人于东西陛下,护卫百户二十四人于其南,稍后。知班二人,于文武官拜位
北,东西向。通赞、赞礼二人于知班北,通赞西,赞礼东。引文武班四人于文武官拜位
北,稍后,东西向。引殿前班二人于引文武班南。举表案二人于引文武班北。举殿上表
案二人于西陛下,东向。丹陛上设殿前班指挥司官三人,东向。宣徽院官三人,西向。
仪鸾司官于殿中门之左右,护卫千户八人于殿东西门,俱东西向。鸣鞭四人于殿前班之
南,北向。将军六人于殿门左右,天武将军四人于陛上四隅,俱东西向。殿上,尚宝司
设宝案于正中,侍仪司设表案于宝案南。文武侍从两班于殿上东西,文起居注、给事中、
殿中侍御史、尚宝卿,武悬刀指挥,东西向。受表官于文侍从班南,西向。内赞二人于
受表官之南,卷帘将军二人帘前,俱东西向。
    是日,拱卫司陈卤簿,列甲士于午门外,列旗仗,设五辂于奉天门外,侍仪舍人二,
举表案入。鼓初严,百官朝服立午门外。通赞、赞礼、宿卫官、诸侍卫及尚宝卿侍从官
入。鼓三严,丞相以下入。皇帝衮冕升御座,大乐鼓吹振作。乐止,将军卷帘,尚宝卿
置宝于案。拱卫司鸣鞭,引班导百官入丹墀拜位。初行乐作,至位乐止。知班赞班,赞
礼赞拜。乐作,四拜,兴。乐止。捧表以下官由殿西门入。内赞赞进表。捧表官跪捧。
受表官搢笏,跪受,置于案。出笏,兴,退立,东向。内赞赞宣表。宣表官前,搢笏,
跪,展表官搢笏,同跪。宣讫,展表官出笏,以表复于案,俱退。宣表官俯伏兴。俱出
殿西门,复位。赞礼赞拜。乐作,四拜,乐止。搢笏,鞠躬三,舞蹈。拱手加额,呼万
岁者三。出笏,俯伏兴。乐作,四拜,贺毕。遂遣官册拜皇后,册立皇太子,以即位诏
告天下。
    成祖即位仓猝,其议不详。仁宗即位,先期,司设监陈御座于奉天门,钦天监设定
时鼓,尚宝司设宝案,教坊司设中和韶乐,设而不作。是日早,遣官告天地宗社,皇帝
具孝服告几筵。至时,鸣钟鼓,设卤簿。皇帝衮冕,御奉天门。百官朝服,入午门。鸿
胪寺导执事官行礼,请升御座。皇帝由中门出。升座,鸣鞭。百官上表,行礼,颁诏,
俱如仪。宣宗以后,储宫嗣立者并同。正德十六年,世宗入承大统。先期造行殿于宣武
门外,南向。设帷幄御座,备翼善冠服及卤簿大驾以候。至期,百官郊迎。驾入行殿,
行四拜礼。明日,由大明门入。省诏草,改年号,素服诣大行几筵谒告。毕,设香案奉
天殿丹陛上。皇帝衮冕,行告天地礼。诣奉先殿、奉慈殿谒告,仍诣大行几筵、慈寿皇
太后、庄肃皇后前各行礼,遂御华盖殿。百官朝服入。传旨免贺,五拜三稽首。鸿胪寺
官请升殿,帝由中门出御奉天殿。鸣鞭,赞拜,颁诏,如制。
    ○大朝仪
    汉正会礼,夜漏未尽七刻,钟鸣受贺。公卿以下执贽来庭,二千石以上升殿,称万
岁,然后宴飨。晋《咸宁注》,有晨贺昼会之分。唐制,正旦、冬至、五月朔、千秋节,
咸受朝贺。宋因之。
    明太祖洪武元年九月,定正旦朝会仪,与登极略相仿。其后屡诏更定,立为中制。
凡正旦冬至,先日,尚宝司设御座于奉天殿,及宝案于御座东,香案于丹陛南。教坊司
设中和韶乐于殿内东西,北向。翌明,锦衣卫陈卤簿、仪仗于丹陛及丹墀,设明扇于殿
内,列车辂于丹墀。鸣鞭四人,左右北向。教坊司陈大乐于丹陛东西,北向,仪礼司设
同文、玉帛两案于丹陛东。金吾卫设护卫官于殿内及丹陛,陈甲士于丹墀至午门外,锦
衣卫设将军于丹陛至奉天门外,陈旗帜于奉天门外,俱东西列。典牧所陈仗马犀象于文、
武楼南,东西向。司晨郎报时位于内道东,近北。纠仪御史二,位于丹墀北,内赞二,
位于殿内,外赞二,位于丹墀北,传制、宣表等官位于殿内,俱东西向。鼓初严,百官
朝服,班午门外。次严,由左、右掖门入,诣丹墀东西,北向立。三严,执事官诣华盖
殿,帝具衮冕升座,钟声止。仪礼司奏执事官行礼,赞五拜,毕,奏请升殿。驾兴,中
和乐作。尚宝司捧宝前行,导驾官前导,扇开帘卷,宝置于案,乐止。鸣鞭报时,对赞
唱排班,班齐。赞礼唱鞠躬,大乐作。赞四拜,兴,乐上。典仪唱进表,乐作。给事中
二人,诣同文案前,导引序班举案由东门入,置殿中,乐止。内赞唱宣表目。宣表目官
跪,宣讫,俯伏,兴。唱宣表,展表官取表,宣表官至帘前,外赞唱,众官皆跪。宣表
讫,内外皆唱,俯伏,兴。序班举表案于殿东,外赞唱众官皆跪。代致词官跪丹陛中,
致词云:“具官臣某,兹遇正旦,三阳开泰,万物咸新。”冬至则云:“律应黄种,日
当长至。”“恭惟皇帝陛下,膺乾纳祜,奉天永昌。”贺毕,外赞唱,众官皆俯伏,兴。
乐作,四拜,兴。乐止。传制官跪奏传制,由东门出,至丹陛,东向立,称有制。赞礼
唱,跪,宣制。正旦则云:“履端之庆,与卿等同之。”冬至则云:“履长之庆,与卿
等同之。”万寿圣节则致词曰:“具官臣某,钦遇皇帝陛下圣诞之辰,谨率文武官僚敬
祝万岁寿。”不传制。赞礼唱俯伏,兴。乐止。赞搢笏,鞠躬三,舞蹈。赞跪唱山呼,
百官拱手加额曰“万岁”;唱山呼,曰“万岁”;唱再山呼,曰“万万岁”。凡呼万岁,
乐工军校齐声应之。赞出笏,俯伏,兴,乐作。赞四拜,兴,乐止。仪礼司奏礼毕,中
和乐作。鸣鞭,驾兴。尚宝官捧宝,导驾官前导,至华盖殿,乐止。百官以次出。
    洪武三十年,更定同文、玉帛案俱进安殿中,宣表讫,举置于宝案之南。嘉靖十六
年,更定蕃国贡方物案入于丹陛中道左右,设定时鼓于文楼上,大乐陈奉天门内东西,
北向。他仪亦略有增损。
    立春日进春,都城府县举春案由东阶升,跪置于丹陛中道,俯伏,兴。赞拜,乐作。
四拜,兴,乐止。文武官北向立,致词官诣中道之东,跪奏云:“新春吉辰,礼当庆
贺。”赞拜,乐作。五拜三叩头,兴,乐止。仪礼司奏礼毕。正统十一年,正旦立春,
礼部议顺天府官进春后,百官即诣班行贺正旦礼。旧制,冬至日行贺礼。嘉靖九年,分
祀二郊,以冬至大报,是日行庆成礼。次日,帝诣内殿,行节祭礼。又诣母后前行贺礼
讫,始御奉天殿受贺。
    ○常朝仪
    古礼,天子有外朝、内朝、燕朝。汉宣帝五日一朝。唐制,天子日御紫宸殿见群臣
曰常参,朔望御宣政殿见群臣曰入阁。宋则侍从官日朝垂拱谓之常参,百司五日一朝紫
宸为六参,在京朝官朔望朝紫宸为朔参、望参。
    明洪武三年定制,朔望日,帝皮弁服御奉天殿,百官朝服于丹墀东西,再拜。班首
诣前,同百官鞠躬,称“圣躬万福”。复位,皆再拜,分班对立。省府台部官有奏,由
西阶升殿。奏毕降阶,百官出。十七年,罢朔望起居礼。后更定,朔望御奉天殿,常朝
官序立丹墀,东西向,谢恩见辞官序立奉天门外,北向。升座作乐。常朝官一拜三叩头,
乐止,复班。谢恩见辞官序立奉天门外,北向。升座作乐。常朝官一拜三叩头,乐止,
复班。谢恩见辞官于奉天门外,五拜三叩头毕,驾兴。
    又凡早朝,御华盖殿,文武官于鹿顶外东西立,鸣鞭,以次行礼讫。四品以上官入
侍殿内,五品以下仍前北向立。有事奏者出班,奏毕,鸣鞭以次出。如御奉天殿,先于
华盖殿行礼。奏事毕,五品以下诣丹墀,北向立,五品以上及翰林院、给事中、御史于
中左、中右门候鸣鞭,诣殿内序立,朝退出。凡百官于御前侍坐,有官奏事,必起立,
奏毕复坐。后皇帝行丹墀,常北面,不南向,左右周旋不背北。皇帝升奉天门及丹陛,
随从官不得径由中道并王道。二十四年,定侍班官:东则六部都察院堂上官、十三道掌
印御史、通政司、大理寺、太常寺、太仆寺、应天府、翰林院、春坊、光禄寺、钦天监、
尚宝司、太医院、五军断事及京县官,西则五军都督、锦衣卫指挥、各卫掌印指挥、给
事中、中书舍人。又令礼部置百官朝牌,大书品级,列丹墀左右木栅上,依序立。二十
六年,令凡入殿必履鞋。
    永乐初,令内阁官侍朝立金台东,锦衣卫在西,后移御道,东西对立。四年谕六部
及近侍官曰:“早朝多四方所奏事。午后事简,君臣之间得从容陈论。自今有事当商榷
者,皆于晚朝。”四年,谕行在礼部曰:“北京冬气严凝,群臣早朝奏事,立久不胜。
今后朝毕,于右顺门内便殿奏事。”
    景泰初,定午朝仪。凡午朝,御左顺门,设宝案。执事奏事官候于左掖门外。驾出,
以次入。内阁、五府、六部奏事官,六科侍班官,案西序立;侍班御史二,序班二,将
军四,案南面北立;鸣赞一,案东,西向立;锦衣卫、鸿胪寺东向立;管将军官、侍卫
官立于将军西。府部奏事毕,撤案,各官退。有密事,赴御前奏。
    嘉靖九年,令常朝官礼毕,内阁官由东陛、锦衣卫官由西陛升,立于宝座东西。有
钦差官及外国人领敕,坊局官一人奉敕立内阁后,稍上,候领敕官辞,奉敕官承旨由左
陛下,循御道授之。隆庆六年,诏以三六九日视朝。万历三年,令常朝日记注起居官四
人,列于东班给事中上,稍前,以便观听。午朝,则列于御座西,稍南。
    凡入朝次第,洪武二十四年,令朝参将军先入,近侍次之,公、侯、驸马、伯又次
之,五府、六部又次之,应天府及在京杂职官员又次之。成化十四年令进士照办事衙门
次第,立见任官后。
    ○皇太子亲王朝仪
    前史多不载。明洪武元年十月定制,凡正旦等大朝,皇帝御奉天殿,先设皇太子、
亲王次于文楼,设拜位并拜褥于丹陛上正中。皇帝升座,殿前执事班起居讫。引进引皇
太子及亲王由奉天东门入,百官齐入。乐作,皇太子、亲王升自东阶,至丹陛拜位,乐
止。赞四拜,乐作,兴,乐止。引进导由殿东门入,乐作。内赞引至御座前位,乐止。
唱跪,皇太子跪称贺云:“长子某,兹遇履端之节”,冬至则云“履长”,“谨率诸弟
某等,钦诣父皇陛下称贺”。传制如前,赞俯伏,兴。皇太子、诸王由东门出,乐作。
引进引复丹陛位,乐止。赞四拜,乐作,兴,乐止。降自东阶,乐作。至文楼,乐止。
百官随入贺。其朝皇后则于坤宁宫,略如朝皇帝仪。
    二十六年,改定朝贺于乾清宫。其日,皇帝、皇后升座,侍从导引如仪,引礼引皇
太子及妃、亲王及妃诣上位前,赞礼赞四拜,兴。赞礼引皇太子诣前,赞跪,引礼赞太
了妃、诸王及妃皆跪。皇太子致词,同前,不传制。赞礼赞皇太子俯伏,兴,引礼赞诸
王俯伏,兴,太子妃、诸王妃皆兴。赞礼引皇太子复位。赞拜,皇太子以下皆四拜。礼
毕,引礼引至皇后前,其前后赞拜,皆如朝皇帝仪。致词称“母后殿下”。礼毕,出。
七年更定,不致贺辞,止行八拜礼。朝贺皇太后礼皆同。
    ○诸王来朝仪
    古者,六年五服一朝。汉法有四见仪。魏制,籓王不得入觐。晋泰始中,令王公以
下入朝者,四方各为二番。唐以后,亲籓多不就国。明代仿古封建,亲王之籓不常入朝,
朝则赐赉甚厚。
    明初,凡来朝,先期陈御座于奉天殿,如常仪。诸王次于奉天门外东耳房。鼓三严,
百官入就侍立位。引礼导王具衮冕,由东门入,升东陛,就位。王府从官就丹墀位。赞
拜,乐作,王与从官皆四拜。兴,乐止。王从殿东门入,乐作。内赞导至御前,乐止。
王跪,王府官皆跪。王致辞曰:“第几子某王某,兹遇某时入觐,钦诣父皇陛下朝拜。”
赞俯伏,兴。王由东门出。乐作,复拜位,乐止。赞拜,王兴。从官皆四拜,兴。乐作,
驾兴,王及各官以次出。
    洪武二十六年定,凡诸王大朝,行八拜礼。常朝,一拜。凡伯叔兄见天子,在朝行
君臣礼,便殿行家人礼。伯叔兄西向坐,受天子四拜。天子居中南面坐,以尚亲亲之义,
存君臣之礼。凡外戚朝见,皇后父母见帝行君臣礼,后见父母行家人礼。皇太子见皇后
父母,皇后父母西向立,皇太子东向行四拜礼,皇后父母立受两拜,答两拜。
    ○诸司朝觐仪
    明制,天下官三年一入朝。自十二月十六日始,鸿胪寺以次引见。二十五日后,每
日方面官随常朝官入奉天门行礼,府州县官及诸司首领官吏、土官吏俱午门外行礼。正
旦大朝以后,方面官于奉天殿前序立,知府以下,奉天门金水桥南序立,如常朝仪。天
顺三年,令凡方面官入朝,递降京官一等。万历五年,令凡朝觐,南京府尹、行太仆寺
苑马寺卿、布按二司,俱于十二月十六日朝见,外班行礼。由右掖门至御前,鸿胪寺官
以次引见。其盐运司及知府以下官吏,浙江、江西十七日,山东、山西十八日,河南、
陕西十九日,湖广、南直隶二十日,福建、四川二十一日,广东、广西二十二日,云南、
贵州二十三日,北直隶二十四日,各外班行礼,至御前引见。免朝则止,仍候御朝日引
见。正旦朝贺,俱入殿前行礼。凡朝觐官见辞谢恩,具公服,正旦具朝服,不著硃履。
常朝俱锦绣。
    ○中宫受朝仪
    惟唐《开元礼》有朝皇太后及皇后受群臣贺,皇后会外命妇诸仪。明制无皇后受群
臣贺仪,而皇妃以下,正旦、冬至朝贺仪,则自洪武元年九月诏定。
    凡中宫朝贺,内使监设皇后宝座于坤宁宫。丹陛仪仗,内使执之,殿上仪仗,女使
执之。陈女乐于宫门外。设皇贵妃幄次于宫门外之西,近北;设公主幄次于宫门外之东,
稍南;设外命妇幄次于门外之南,东西向。皇后服祎衣出閤,仗动,乐作。升座,乐止。
司宾导外命妇由东门入内道,东西班侍立,讫。导皇贵妃、众妃由东门入,至陛上拜位。
赞拜,乐作,四拜兴,乐止。导由殿东门入,乐作。内赞接引至殿上拜位,乐止。赞跪,
妃皆跪。皇贵妃致祠曰,“妾某氏等,遇兹履端之节”,冬至则云“履长”,“恭诣皇
后殿下称贺”。致词毕,皆俯伏,兴,乐作,复位,乐止。赞拜,乐作,四拜兴,乐止。
降自东阶出。司宾导公主由东门入,至陛下拜位,以次立,行礼如皇妃仪。司宾导外命
妇入殿前中道拜位。赞拜如仪。班首由西陛升,入殿西门,乐作。内赞接引至殿上拜位,
班首及诸命妇皆跪。班首致词曰:“某国夫人妾某氏等称贺。”贺毕,出复位。司言跪
承旨,由殿中门出,立露台之东,南向,称有旨。命妇皆跪,司言宣旨曰:“履端之庆,
与夫人等共之。”赞兴。司言奏宣旨毕。皇后兴,乐作。入内閤门,乐止。诸命妇出。
太皇太后、皇太后朝贺仪同。
    洪武二十六年,重定中宫朝贺仪:先日,女官设御座香案。至日内官设仪仗、陈女
乐于丹陛东西,北向,设笺案于殿东门。命妇至宫门,司宾引入就拜位,女官具服侍班。
尚宫、尚仪等官诣内奉迎,皇后具服出,作乐,赞拜如前仪。女官举笺案由殿东门入,
乐作。至殿中,乐止。赞跪,命妇皆跪。赞宣笺目,女官宣讫,赞展笺,宣笺女官诣案
前,展宣讫,举案于殿东。命妇皆兴,司宾引班首由东阶升入殿东门,乐作。内赞引至
殿中,乐止。赞跪,班首及诸命妇皆跪。班首致词讫,皆兴,由西门出。赞拜及司言宣
旨,皆如仪,礼毕。千秋节致词云:“兹遇千秋令节,敬诣皇后殿下称贺。”不传旨。
凡朔望命妇朝参,是日设御座于宫中,陈仪仗女乐。皇后升座,引礼女官引命妇入班,
文东武西,各以夫品。赞拜,乐作,四拜。礼毕,出。阴雨、大寒暑则免。后命妇朝贺,
俱于仁智殿。朝东宫妃,仪如朝中宫,不传令。
    ○朝贺东宫仪
    汉以前无闻。隋文帝时,冬至百官朝太子,张乐受贺。唐制,宫臣参贺皇太子,皆
舞蹈。开元始罢其礼。故事,百官诣皇太子止称名,惟宫臣称臣。明洪武十四年,给事
中郑相同请如古制,诏下群臣议。编修吴沈等议曰:“东宫国之大本,所以继圣体而承
天位也。臣子尊敬之礼,不得有二。请凡启事东宫者,称臣如故。”从之。
    凡朝东宫,前期,典玺官设皇太子座于文华殿,锦衣卫设仪仗于殿外,教坊司陈大
乐于文华门内东西,北向,府军卫列甲士旗帜于门外,锦衣卫设将军十二人于殿中门外
及文华门外,东西向,仪礼司官设笺案于殿东门外,设百官拜位于殿下东西,设传令宣
笺等官位于殿内东西。是日,百官诣文华门外。导引官启外备,皇太子具冕服出,乐作。
升座,乐止。百官入赞拜,乐作。四拜兴,乐止。丞相升自西阶,至殿内拜位,俱跪。
丞相致词曰:“某等兹遇三阳开泰,万物维新。敬惟皇太子殿下,茂膺景福。”毕,俯
伏,兴,复位。舍人举笺案入殿中,其捧笺、展笺、宣笺、传令,略与皇后同。令曰:
“履兹三阳,愿同嘉庆。”余俱如仪。冬至致词,则易“律应黄钟,日当长至”。传令
则易“履长之节。”千秋节致词则云“兹遇皇太子殿下寿诞之辰,谨率文武群官,敬祝
千岁寿。”不传令。凡朔望,百官朝退,诣文华殿门外,东西立。皇太子升殿,乐作。
百官行一拜礼。其谢恩见辞官亦行礼。
    洪武元年十二月,帝以东宫师傅皆勋旧大臣,当待以殊礼,命议三师朝贺东宫仪。
礼官议曰:“唐制,群臣朝贺东宫,行四拜礼,皇太子答后二拜。三公朝贺,前后俱答
拜。近代答拜之礼不行,而三师之礼不可不重。今拟凡大朝贺,设皇太子座于大本堂,
设答拜褥位于堂中,设三师、宾客、谕德拜位于堂前。皇太子常服升座,三师、宾客常
服入就位,北向立。皇太子起立,南向。赞四拜,皇太子答后二拜。”
    六年,诏百官朝见太子,朝服去蔽膝及佩。二十九年,诏廷臣议亲王见东宫仪。礼
官议,诸王来见,设皇太子位于正殿中,设诸王拜位于殿门外及殿内,设王府官拜位于
庭中道上之东西,设百官侍立位于庭中,东西向。至日,列甲士,陈仪仗,设乐如常。
诸王诣东宫门外幄次,皇太子常服出,乐作。升座,乐止。引礼导诸王入就殿门外位。
初行,乐作,就位,乐止。导诣殿东门入,乐作。内赞引至位,北向立,乐止。赞跪,
王与王府官皆跪,致词曰:“兹遇某节,恭诣皇太子殿下。”致词毕,王与王府官皆俯
伏,兴,乐作。复位,乐止。赞拜,乐作,王与王府官皆四拜。兴,乐止。礼毕,王及
各官以次出。王至后殿,叙家人礼。东宫及王皆常服,王由文华殿东门入,至后殿。王
西向,东宫南向。相见礼毕,叙坐,东宫正中,南面,诸王列于东西。
    嘉靖二十八年,礼部奏,故事,皇太子受朝贺,设座文华殿中,今易黄瓦,似应避
尊。帝曰:“东宫受贺,位当设文华门之左,南向。然侍卫未备,已之。”隆庆二年册
皇太子,诏于文华殿门东间设座受贺。
    ○大宴仪
    汉大朝会,群臣上殿称万岁,举觞。百官受赐宴飨,大作乐。唐大飨登歌,或于殿
庭设九部伎。宋以春秋仲月及千秋节,大宴群臣,设山楼排场,穷极奢丽。明制,有大
宴、中宴、常宴、小宴。
    洪武元年,大宴群臣于奉天殿,三品以上升殿,余列于丹墀,遂定正旦、冬至圣节
宴谨身殿礼。二十六年,重定大宴礼,陈于奉天殿。永乐元年,以郊祀礼成,大宴。十
九年,以北京郊社、宗庙及宫殿成,大宴。宣德、正统间,朝官不与者,给赐节钱。凡
立春、元宵、四月八日、端午、重阳、腊八日,永乐间,俱于奉天门赐百官宴,用乐。
其后皆宴于午门外,不用乐。立春日赐春饼,元宵日团子,四月八日不落荚,嘉靖中,
改不落荚为麦饼。端午日凉糕粽,重阳日糕,腊八日面,俱设午门外,以官品序坐。宣
德五年冬,久未雪,十二月大雪,帝示群臣《喜雪》诗,复赐赏雪宴。群臣进和章,帝
择其寓警戒者录之,而为之序。皇太后圣诞,正统四年赐宴午门。东宫千秋节,永乐间,
赐府部堂上、春坊、科道、近侍锦衣卫及天下进笺官,宴于文华殿。宣德以后,俱宴午
门外。凡祀圜丘、方泽、祈谷、朝日夕月、耕耤、经筵日讲、东宫讲读,皆赐饭。亲蚕,
赐内外命妇饭。纂修校勘书籍,开馆暨书成,皆赐宴。阁臣九年考满,赐宴于礼部,九
卿侍宴。新进士赐宴曰恩荣。
    凡大飨,尚宝司设御座于奉天殿,锦衣卫设黄麾于殿外之东西,金吾等卫设护卫官
二十四人于殿东西。教坊司设九奏乐歌于殿内,设大乐于殿外,立三舞杂队于殿下。光
禄寺设酒亭于御座下西,膳亭于御座下东,珍羞醯醢亭于酒膳亭之东西。设御筵于御座
东西,设皇太子座于御座东,西向,诸王以次南,东西相向。群臣四品以上位于殿内,
五品以下位于东西庑,司壶、尚酒、尚食各供事。至期,仪礼司请升座。驾兴,大乐作。
升座,乐止。鸣鞭,皇太子亲王上殿。文武官四品以上由东西门入,立殿中,五品以下
立丹墀,赞拜如仪。光禄寺进御筵,大乐作。至御前,乐止。内官进花。光禄寺开爵注
酒,诣御前,进第一爵。教坊司奏《炎精之曲》。乐作,内外官皆跪,教坊司跪奏进酒。
饮毕,乐止。众官俯伏,兴,赞拜如仪。各就位坐,序班诣群臣散花。第二爵奏《皇风
之曲》。乐作,光禄寺酌酒御前,序班酌群臣酒。皇帝举酒,群臣亦举酒,乐止。进汤,
鼓吹响节前导,至殿外,鼓吹止。殿上乐作,群臣起立,光禄寺官进汤,群臣复坐。序
班供群臣汤。皇帝举箸,群臣亦举箸,赞馔成,乐止。武舞入,奏《平定天下之舞》。
第三爵奏《眷皇明之曲》。乐作,进酒如初。乐止,奏《抚安四夷之舞》。第四爵奏
《天道传之曲》,进酒、进汤如初,奏《车书会同之舞》。第五爵奏《振皇纲之曲》,
进酒如初,奏《百戏承应舞》。第六爵奏《金陵之曲》,进酒、进汤如初,奏《八蛮献
宝舞》。第七爵奏《长杨之曲》,进酒如初,奏《采莲队子舞》。第八爵奏《芳醴之
曲》,进酒、进汤如初,奏《鱼跃于渊舞》。第九爵奏《驾六龙之曲》,进酒如初。光
禄寺收御爵,序班收群臣盏。进汤,进大膳,大乐作,群臣起立,进讫复坐,序班供群
臣饭食。讫,赞膳成,乐止。撤膳,奏《百花队舞》。赞撤案,光禄寺撤御案,序班撤
群臣案。赞宴成,群臣皆出席,北向立。赞拜如仪,群臣分东西立。仪礼司奏礼毕,驾
兴,乐止,以次出。其中宴礼如前,但进七爵。常宴如中宴,但一拜三叩头,进酒或三
或五而止。
    凡宴命妇,坤宁宫设仪仗、女乐。皇后常服升座,皇妃、皇太子妃、王妃、公主亦
常服随出閤,入就位,大小命妇各立于座位后。丞相夫人率诸命妇举御食案。丞相夫人
捧寿花,二品外命妇各举食案于皇妃、皇太子妃、王妃、公主前。大小命妇各就座位,
奉御执事人分进寿花于殿内及东西庑。酒七行,上食五次,酌酒、进汤、乐作止,并如
仪。
    ○上尊号徽号仪
    子无爵父之道。汉高帝感家令之言而尊太公,荀悦非之。晋哀帝欲尊崇皇太妃,江
AN以为宜告显宗之庙,明事不在己。宋、元志俱载皇太后上尊号仪,而不行告庙,非
礼也。明制,天子登极,奉母后或母妃为皇太后,则上尊号。其后或以庆典推崇皇太后,
则加二字或四字为徽号。世宗时,上两宫皇太后,增至八字。上徽号致词,而上尊号则
止进宝册。
    上尊号,自宣宗登极尊皇太后始。先期遣官祭告天地宗社,帝亲告太宗皇帝、大行
皇帝几筵。是日,鸣钟鼓,百官朝服。奉天门设册宝彩舆香亭。中和韶乐及大乐,设而
不作。内官设皇太后宝座,陈仪仗于宫中。设册宝案于宝座前,设皇帝拜位于丹陛正中,
亲王拜位于丹墀内。女乐设而不作。皇帝冕服御奉天门。奉册宝官以册宝置舆中,内侍
举舆,皇帝随舆降阶升辂。百官于金水桥南,北向立,舆至皆跪,过兴。随至思善门外
桥南,北向立。皇帝至思善门内降辂。皇太后升座。舆至丹陛。皇帝由左门入,至陛右,
北向立。亲王冕服各就位。奏四拜,皇帝及王以下皆四拜。奉册宝官以册宝由殿中门入,
立于左。皇帝由殿左门入,至拜位跪,亲王百官皆跪。奏搢圭,奏进册。奉册官以册跪
进,皇帝受册献讫,执事官跪受,置案左。奏进宝,奉宝官以宝跪进。皇帝受宝,献讫,
执事官跪受,置案右。奏出圭,奏宣册,执事官跪宣读。皇帝俯伏,兴,由左门出,至
拜位。奏四拜,传唱百官同四拜。礼毕,驾兴。是日,皇帝奉皇太后谒奉先殿及几筵,
行谒谢礼。礼毕,皇太后还宫,服燕居冠服,升座。皇帝率皇后、皇妃、亲王、公主及
六尚等女官行庆贺礼。翌日,外命妇四品以上行进表笺礼。宣德以后,仪同。正统初,
尊太皇太后仪同。天顺八年二月,增命妇致词云:“某夫人妾某氏等,恭惟皇太后陛下
尊居慈极,永膺福寿。”弘治十八年,上两宫尊号,改皇太后致词云:“尊居慈闱,茂
隆福寿。”
    嘉靖元年二月上尊号,以四宫行礼过劳,分为二日。又以武宗服制未满,庄肃皇后
免朝贺,命妇贺三宫,亦分日。
    上徽号,自天顺二年正月奉皇太后始。致词云:“嗣皇帝臣,伏惟皇太后陛下,功
德兼隆,显崇徽号,永膺福寿,率土同欢。”命妇进表庆贺致词云:“某夫人妾某氏等,
恭惟皇太后陛下德同坤厚,允协徽称,寿福无疆,舆情欢戴。”馀如常仪。后上徽号及
加上徽号,仿此。成化二十三年,礼部具仪上,未及皇太子妃礼,特命增之。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