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第二十七 礼五(吉礼五)


    庙制  禘佩  时享  荐新  加上谥号  庙讳
    ○宗庙之制
    明初作四亲庙于宫城东南,各为一庙。皇高祖居中,皇曾祖东第一,皇祖西第一,
皇考东第二,皆南向。每庙中室奉神主。东西两夹室,旁两庑。三门,门设二十四戟。
外为都宫。正门之南斋次,其西馔次,俱五间,北向。门之东,神厨五间,西向。其南
宰牲池一,南向。
    洪武元年,命中书省集儒臣议祀典,李善长等言:
    周制,天子七庙。而《商书》曰:“七世之庙,可以观德”,则知天子七庙,自古
有之。太祖百世不迁。三昭三穆以世次比,至亲尽而迁。此有天下之常礼。若周文王、
武王虽亲尽宜祧,以其有功当宗,故皆别立一庙,谓之文世室、武世室,亦百世不迁。
    汉每帝辄立一庙,不序昭穆,又有郡国庙及寝园庙。光武中兴,于洛阳立高庙,祀
高祖及文、武、宣、元五帝。又于长安故高庙中,祀成、哀、平三帝。别立四亲庙于南
阳舂陵,祀父南顿君以上四世。至明帝,遗诏藏主于光烈皇后更衣别室。后帝相承,皆
藏于世祖之庙。由是同堂异室之制,至于元莫之改。
    唐高祖尊高曾祖考,立四庙于长安。太宗议立七庙,虚太祖之室。玄宗创制,立九
室,祀八世。文宗时,礼官以景帝受封于唐,高祖、太宗创业受命,百代不迁。亲尽之
主,礼合祧迁,至禘佩则合食如常。其后以敬、文、武三宗为一代,故终唐之世,常为
九世十一室。
    宋自太祖追尊僖、顺、翼、宣四祖,每遇禘,则以昭穆相对,而虚东向之位,神宗
奉僖祖为太庙始祖,至徽宗时增太庙为十室,而不祧者五宗。崇宁中,取王肃说,谓二
祧在七世之外,乃建九庙。高宗南渡,祀九世。至于宁宗,始别建四祖殿,而正太祖东
向之位。
    元世祖建宗庙于燕京,以太祖居中,为不迁之祖。至泰定中,为七世十室。
    今请追尊高曾祖考四代,各为一庙。
    于是上皇高祖考谥曰玄皇帝,庙号德祖,皇高祖妣曰裕玄皇后。皇曾祖考谥曰恒皇
帝,庙号懿祖,皇曾祖妣曰恒皇后。皇祖考谥曰裕皇帝,庙号熙祖,皇祖妣曰裕皇后。
皇考谥曰淳皇帝,庙号仁祖,皇妣陈氏曰淳皇后。
    诏制太庙祭器。太祖曰:“礼顺人情,可以义起。所贵斟酌得宜,随时损益。近世
泥古,好用古笾豆之属,以祭其先。生既不用,死而用之,甚无谓也。孔子曰:‘事死
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其制宗庙器用服御,皆如事生之仪。”于是造银器,以金涂之。
酒壶盂盏皆八,硃漆盘碗二百四十,及楎椸枕簟箧笥帏幔浴室皆具。后又诏器皿以金涂
银者,俱易以金。
    二年,诏太庙祝文止称孝子皇帝,不称臣。凡遣皇太子行礼,止称命长子某,勿称
皇太子。后称孝玄孙皇帝,又改称孝曾孙嗣皇帝。初,太庙每室用币一。二年,从礼部
议,用二白缯。又从尚书崔亮奏,作圭瓚。
    八年,改建太庙。前正殿,后寝殿。殿翼皆有两庑。寝殿九间,间一室,奉藏神主,
为同堂异室之制。九年十月,新太庙成。中室奉德祖,东一室奉懿祖,西一室奉熙祖,
东二室奉仁祖,皆南向。十五年,以孝慈皇后神主祔享太庙,其后皇后祔庙仿此。建文
即位,奉太祖主祔庙。正殿神座次熙祖。东向。寝殿神主居西二室,南向。成祖迁都,
建庙如南京制。
    宣德元年七月,礼部进太宗神主祔庙仪:先期一日,遣官诣太庙行祭告礼。午后,
于几筵殿行大祥祭。翼日昧爽,设酒果于几筵殿,设御辇二、册宝亭四于殿前丹陛上。
皇帝服浅淡服,行祭告礼毕,司礼监官跪请神主升辇,诣太庙奉安。内使二员捧神主,
内使四员捧册宝,由殿中门出,安奉于御辇、册宝亭。皇帝随行至思善门,易祭服,升
辂。至午门外,仪卫伞扇前导,至庙街门内,皇帝降辂。监官导诣御辇前奏,跪请神主
奉安太庙,俯伏,兴。内使捧神主册宝,皇帝从,由中门入,至寝庙东第三室,南向奉
安。皇帝叩头,毕,祭祀如时祭仪。文武官具祭服行礼。其正殿神座,居仁祖之次,西
向。二年五月,仁宗神主祔庙,如前仪。寝殿,西第三室,南向。正殿,居高祖之次,
东向。其后大行祔庙仿此。正统七年十二月,奉昭皇后神主祔庙,神主诣列祖神位前谒
庙。礼毕,太常寺官唱赐座,内侍捧衣冠,与仁宗同神位。唱请宣宗皇帝朝见,内侍捧
宣宗衣冠置褥位上,行四拜礼讫,安奉于座上。
    孝宗即位,宪宗将升祔。时九庙已备,议者咸谓德、懿、熙、仁四庙,宜以次奉祧。
礼臣谓:“国家自德祖以上,莫推世次,则德祖视周后稷,不可祧。宪宗升祔,当祧懿
祖。宜于太庙寝殿后,别建祧殿,如古夹室之制。岁暮则奉祧主合享,如古祫祭之礼。”
吏部侍郎杨守陈言:“《礼》,天子七庙,祖功而宗德。德祖可比商报乙、周亚圉,非
契、稷比。议者习见宋儒尝取王安石说,遂使七庙既有始祖,又有太祖。太祖既配天,
又不得正位南向,非礼之正。今请并祧德、懿、熙三祖,自仁祖下为七庙,异时祧尽,
则太祖拟契、稷,而祧主藏于后寝,祫礼行于前殿。时享尊太祖,祫祭尊德祖,则功德
并崇,恩义亦备。”帝从礼官议,建祧庙于寝殿后,遣官祭告宗庙。帝具素服告宪宗几
筵,祭毕,奉迁懿祖神主衣冠于后殿,床幔、御座、仪物则贮于神库。其后奉祧仿此。
    嘉靖九年春,世宗行特享礼。令于殿内设帷幄如九庙,列圣皆南向,各奠献,读祝
三,余如旧。十年正月,帝以庙祀更定,告于太庙、世庙并祧庙三主。迁德祖神主于祧
庙,奉安太祖神主于寝殿正中,遂以序进迁七宗神位。丁酉,帝诣太庙行特享礼。九月,
谕大学士李时等,以“宗庙之制,父子兄弟同处一堂,于礼非宜。太宗以下宜皆立专庙,
南向。”尚书夏言奏:“太庙两傍,隙地无几,宗庙重事,始谋宜慎。”未报。中允廖
道南言:“太宗以下宜各建特庙于两庑之地。有都宫以统庙,不必各为门垣。有夹室以
藏主,不必更为寝庙。第使列圣各得全其尊,皇上躬行礼于太祖之庙,余遣亲臣代献,
如古诸侯助祭之礼。”帝悦,命会议。言等言:“太庙地势有限,恐不能容,若小其规
模,又不合古礼。且使各庙既成,陛下遍历群庙,非独筋力不逮,而日力亦有不给,古
者宗伯代后献之文,谓在一庙中,而代后之亚献。未闻以人臣而代主一庙之祭者也。且
古诸侯多同姓之臣,今陪祀执事者,可拟古诸侯之助祭者乎?先臣丘浚谓宜间日祭一庙,
历十四日而遍。此盖无所处,而强为之说耳。若以九庙一堂,嫌于混同。请以木为黄屋,
如庙廷之制,依庙数设之,又设帷幄于其中,庶得以展专奠之敬矣。”议上,不报。
    十三年,南京太庙灾。礼部尚书湛若水请权将南京太庙香火并于南京奉先殿,重建
太庙,补造列圣神主。帝召尚书言与群臣集议。言会大学士张孚敬等言:“国有二庙,
自汉惠始。神有二主,自齐桓始。周之三都庙,乃迁国立庙,去国载主,非二庙二主也。
子孙之身乃祖宗所依,圣子神孙既亲奉祀事于此,则祖宗神灵自当陟降于此。今日正当
专定庙议,一以此地为根本。南京原有奉先殿,其朝夕香火,当合并供奉如常。太庙遗
址当仿古坛墠遗意,高筑墙垣,谨司启闭,以致尊严之意。”从之。
    时帝欲改建九庙。夏言因言:“京师宗庙,将复古制,而南京太庙遽灾,殆皇天列
祖佑启默相,不可不灵承者。”帝悦,诏春和兴工。诸臣议于太庙南,左为三昭庙,与
文祖世室而四,右为三穆庙。群庙各深十六丈有奇,而世室殿寝稍崇,纵横深广,与群
庙等。列庙总门与太庙戟门相并,列庙后垣与太庙祧庙后墙相并。具图进。帝以世室尚
当隆异,令再议。言等请增拓世室前殿,视群庙崇四尺有奇,深广半之;寝殿视群庙崇
二尺有奇,深广如之。报可。十四年正月,谕阁臣:“今拟建文祖庙为世室,则皇考世
庙字当避。”张孚敬言:“世庙著《明伦大典》,颁诏四方,不可改。文世室宜称太宗
庙。其余群庙不用宗字,用本庙号,他日递迁,更牌额可也。”从之。二月,尽撤故庙
改建之。诸庙各为都宫,庙各有殿有寝。太祖庙寝后有祧庙,奉祧主藏焉。太庙门殿皆
南向,群庙门东西向,内门殿寝皆南向。十五年十二月,新庙成,更创皇考庙曰睿宗献
皇帝庙。帝乃奉安德、懿、熙、仁四祖神主于祧庙,太祖神主于太庙,百官陪祭如仪。
翌日,奉安太宗以下神主,列于群庙,命九卿正官及武爵重臣,俱诣太宗庙陪祭。文三
品以上,武四品以上,分诣群庙行礼。又择日亲捧太祖神主,文武大臣捧七宗神主,奉
安于景神殿。
    二十年四月,太庙灾,成祖、仁宗主毁,奉安列圣主于景神殿。遣大臣诣长陵、献
陵告题帝后主,亦奉安景神殿。二十二年十月,以旧庙基隘,命相度规制。议三上,不
报。久之,乃命复同堂异室之旧,庙制始定。二十四年六月,礼部尚书费寀等以太庙安
神,请定位次。帝曰:“既无昭穆,亦无世次,只序伦理。太祖居中,左四序成、宣、
宪、睿,右四序仁、英、孝、武。皆南向。’七月,以庙建礼成,百官表贺,诏天下。
新庙仍在阙左,正殿九间,前两庑,南戟门。门左神库,右神厨。又南为庙门,门外东
南宰牲亭,南神宫监,西庙街门。正殿后为寝殿,奉安列圣神主,又后为祧庙,藏祧主,
皆南向。
    二十七年,帝欲祔孝烈皇后方氏于太庙,而祧仁宗。大学士严嵩、礼部尚书徐阶等
初皆持不可,既而不能坚其议。二十九年十一月,祧仁宗,遂祔孝烈于西第四室。隆庆
六年八月,穆宗将祔庙,敕礼臣议当祧庙室。礼科陆树德言:“宣宗于穆宗仅五世,请
仍祔睿宗于世庙,而宣宗勿祧。”疏下礼部,部议宣宗世次尚近,祧之未安。因言:
“古者以一世为一庙,非以一君为一世,故晋之庙十一室而六世,唐之庙十一室而九世。
宋自太祖上追四祖至徽宗,始定为九世十一室之制,以太祖、太宗同为一世故也。其后
徽宗祔以与哲宗同一世,高宗祔以与钦宗同一世,皆无所祧,及光宗升祔,增为九世十
二室。今自宣宗至穆宗凡六世,上合二祖仅八世,准以宋制,可以无祧,但于寝殿左右
各增一室,则尊祖敬宗,并行不悖矣。”帝命如旧敕行,遂祧宣宗。天启元年七月,光
宗将祔庙。太常卿洪文衡请无祧宪宗,而祧睿宗。不听。
    ○禘佩
    洪武元年祫飨太庙。德祖皇考妣居中。南向。懿祖皇考妣东第一位,西向。熙祖皇
考妣西第一位,东向。仁祖皇考妣东第二位,西向。七年,御史答禄与权言:“皇上受
命七年而禘祭未举。宜参酌古今,成一代之典。”诏下礼部、太常司、翰林院议,以为:
“虞、夏、商、周世系明白,故禘礼可行。汉、唐以来,莫能明其始祖所自出,当时所
谓禘祭,不过祫已祧之祖而祭之,乃古之大祫,非禘也。宋神宗尝曰:‘禘者,所以审
谛祖之所自出。’是则莫知祖之所自出,禘礼不可行也。今国家追尊四庙,而始祖所自
出者未有所考,则禘难遽行。”太祖是其议。弘治元年,定每岁暮奉祧庙懿祖神座于正
殿左,居熙祖上,行祫祭之礼。
    嘉靖十年,世宗以禘祫义询大学士张璁,令与夏言议。言撰《禘义》一篇献之,大
意谓:“自汉以下,谱牒难考,欲如虞夏之禘黄帝,商周之禘帝喾,不能尽合。谨推明
古典,采酌先儒精微之论,宜为虚位以祀。”帝深然之。会中允廖道南谓硃氏为颛顼裔,
请以《太祖实录》为据,禘颛顼。遂诏礼部以言、道南二疏,会官详议。诸臣咸谓:
“称虚位者茫昧无据,尊颛顼者世远难稽。庙制既定高皇帝始祖之位,当禘德祖为正。”
帝意主虚位,令再议。而言复疏论禘德祖有四可疑,且言今所定太祖为太庙中之始祖,
非王者立始祖庙之始祖。帝并下其章。诸臣乃请设虚位,以禘皇初祖,南向,奉太祖配,
西向。礼臣因言,大祫既岁举,大禘请三岁一行,庶疏数适宜。帝自为文告皇祖,定丙、
辛岁一行,敕礼部具仪择日。四月,礼部上大禘仪注。前期告庙,致斋三日,备香帛牲
醴如时享仪。锦衣卫设仪卫,太常卿奉皇初祖神牌、太祖神位于太庙正殿,安设如图仪。
至日行礼,如大祀圜丘仪。及议祧德祖,罢岁除祭,以冬季中旬行大祫礼。太常寺设德
祖神位于太庙正中,南向。懿祖而下,以次东西向。
    十五年,复定庙飨制。立春犆享,各出主于殿。立夏、立秋、立冬出太祖、成祖七
宗主,飨太祖殿,为时祫。季冬中旬,卜日出四祖及太祖、成祖七宗主,飨太祖殿,为
大祫。祭毕,各归主于其寝。十七年定大祫祝文。九庙帝后谥号俱全书,时祫止书某祖、
某宗某皇帝。更定季冬大祫日,奉德、懿、熙、仁及太祖异室皆南向,成祖西向北上,
仁宗以下七宗东西相向。二十年十一月,礼官议,岁暮大祫,当陈祧主,而景神殿隘,
请暂祭四祖于后寝,用连几,陈笾豆,以便周旋。诏可。二十二年,定时享、大祫,罢
出主、上香、奠献等仪,临期捧衣冠出纳。太常及神宫监官奉行。二十四年,罢季冬中
旬大祫,并罢告祭,仍以岁除日行大祫,礼同时享。二十八年,复告祭仪。穆宗即位,
礼部以大行皇帝服制未除,请遵弘治十八年例,岁暮大祫、孟春时享两祭,皆遣官摄事。
乐设而不作,帝即丧次致斋,陪祀官亦在二十七日之内,宜令暂免。从之。
    ○时享
    洪武元年,定宗庙之祭,每岁四孟及岁除,凡五享。学士陶安等言:“古者四时之
祭,三祭皆合享于祖庙,惟春祭于各庙。自汉而下,庙皆同堂异室,则四时皆合祭。今
宜仿近制,合祭于第一庙,庶适礼之中,无烦渎也。”太祖命孟春特祭于各庙,三时及
岁除则祫佩祭于德祖庙。二年,定时享之制,春以清明,夏以端午,秋以中元,冬以冬
至。岁除如旧。三年,礼部尚书崔亮言:“孟月者,四时之首。因时变,致孝思,故备
三牲黍稷品物以祭。至仲季之月,不过荐新而已。既行郊祀,则庙享难举,宜改从旧制。
其清明等节,各备时物以荐。”从之。九年,新建太庙。凡时享,正殿中设德祖帝后神
座,南向。左懿祖,右熙祖,东西向。仁祖次懿祖。凡神座俱不奉神主,止设衣冠。礼
毕,藏之。孟春择上旬日,三孟用朔日,及岁除皆合享。自是五享皆罢特祭,而行合配
之礼。二十一年,定时享仪。更前制,迎神四拜,饮福四拜,礼毕四拜。二十五年,定
时享。若国有丧事,乐备而不作。
    正统三年正月,享太庙。礼部言,故事,先三日,太常寺奏祭祀,御正殿受奏。是
日,宣宗皇帝忌辰,例不鸣钟鼓,第视事西角门。帝以祭祀重事,仍宜升殿,馀悉遵永
乐间例行之。天顺六年,阁臣以皇太后丧,请改孟冬时享于除服后。从之。成化四年,
礼部以慈懿太后丧,请改孟秋享庙于初七日。不从。
    嘉靖十一年,大学士张孚敬等言:“太庙祭祀,但设衣冠。皇上改行出主,诚合古
礼。但遍诣群庙,躬自启纳,不免过劳。今请太祖神主,躬自安设。群庙帝后神主,则
以命内外捧主诸臣。”帝从其请。十七年,定享祫礼,凡立春特享,亲祭太祖,遣大臣
八人分献诸帝,内臣八人分献诸后。立夏时祫,各出主于太庙。太祖南向,成祖西向,
序七宗之上,仁、宣、英、宪、孝、睿、武宗东西相向。秋冬时祫,如夏礼。二十四年,
新庙成,复定享祫止设衣冠,不出主。隆庆元年,孟夏时享,以世宗几筵未撤,遵正德
元年例,先一日,帝常服祭告几筵,祗请诸庙享祀。其后,时享、祫祭在大祥内者,皆
如之。
    ○荐新
    洪武元年,定太庙月朔荐新仪物:正月,韭、荠、生菜、鸡子、鸭子。二月,水芹、
蒌蒿、台菜、子鹅。三月,茶、笋、鲤鱼、鮆鱼。四月,樱桃、梅、杏、鲥鱼、雉。五
月,新麦、王瓜、桃、李、来禽、嫩鸡。六月,西瓜、甜瓜、莲子、冬瓜。七月,菱、
梨、红枣、蒲萄。八月,芡、新米、藕、茭白、姜、鳜鱼。九月,小红豆、栗、柿、橙、
蟹、鳊鱼。十月,木瓜、柑、橘、芦菔、兔、雁。十一月,荞麦、甘蔗、天鹅、鹚老、
鹿。十二月,芥菜、菠菜、白鱼、鲫鱼。其礼皆天子躬行。未几,以属太常。二年诏,
凡时物,太常先荐宗庙,然后进御。三年,定朔日荐新,各庙共羊一、豕一、笾豆八、
簠簋登铏各二、酒尊三,及常馔鹅羹饭。太常卿及与祭官法服行礼。望祭,止常馔鹅羹
饭,常服行礼。又有献新之仪,凡四方别进新物,在月荐外者,太常卿与内使监官常服
献于太庙。不行礼。其后朔望祭祀,及荐新、献新,俱于奉先殿。
    ○加上谥号
    洪武元年,追尊四庙谥号,册宝皆用玉。册简长尺二寸,广一寸二分,厚五分,简
数从文之多寡。联以金绳,藉以锦褥,覆以红罗泥金夹帕,册匣硃漆镂金,龙凤文。其
宝篆文,广四寸九分,厚一寸二分,金盘龙纽,系以锦绶,裹以红锦,加帕纳于盝,盝
装以金。德祖册文曰:“孝玄孙嗣皇帝臣某,再拜稽首上言:臣闻尊敬先世,人之至情,
祖父有天下,传之子孙,子孙有天下,追尊祖父,此古今通义也。臣遇天下兵起,躬披
甲胄,调度师旅,戡定四方,以安人民,土地日广。皆承祖宗之庇。臣庶推臣为皇帝,
而先世考妣未有称号。谨上皇高祖考府君尊号曰玄皇帝,庙号德祖。伏惟英爽。鉴此孝
思。”其宝文曰“德祖玄皇帝之宝”。玄皇后、懿祖以下,帝后册宝并同。建文时,追
尊谥册之典,以革除无考。
    永乐元年五月,进高皇帝、高皇后谥议。前一日,于奉天殿中设谥议案。是日早,
帝衮冕升殿,如常仪。文武官朝服四拜。礼部官奏进尊谥议。序班二员引班首升丹陛,
捧谥议官以谥议文授班首,由中门入,至殿中。赞进尊谥议。驾兴,诣谥议文案。班首
进置于案,跪,百官皆跪。帝览毕,复坐。班首与百官俯伏兴,复位,再行四拜。礼毕。
帝亲举谥议,付翰林院臣撰册文。
    六月,以上尊谥,先期斋戒,遣官祭告天地、宗庙、社稷。鸿胪寺设香案于奉天殿。
是日早,内侍以册宝置于案。太常寺于太庙门外丹陛上,皇考、皇妣神御前各设册宝案。
鸿胪寺设册宝舆于奉天门外,卤簿、乐悬如常仪。百官祭服诣太庙门外立俟,执事官并
宣册宝官,先从太庙右门入,序立殿右。帝衮冕御华盖殿,捧册宝官四员祭服,于奉天
殿东西序立。鸿胪寺奏请行礼。帝出奉天殿册宝案前,捧册宝官各捧前行,置彩舆内,
卤簿大乐前导。帝乘舆,随彩舆行。至午门外降舆,升辂,至太庙门。百官跪俟彩舆过,
兴。帝降辂,随彩舆至太庙中门外。捧册宝官各捧前行,帝随行,至丹陛上。捧册宝置
于案,典仪传唱如常,内赞奏就位,典仪奏迎神奏乐。乐止,内赞奏帝四拜,百官同。
典仪奏进册宝,捧册宝官前行,驾由左门入,至庙中,诣皇考神御前。奏跪,搢圭。奏
进册,捧册官跪进于帝左,帝受册以授执事官,置于案左,奏出圭,赞宣册,宣册官跪
宣于帝左。册文曰:“惟永乐元年,岁次癸未,六月丁未朔,越十一日丁巳,孝子嗣皇
帝臣某,谨拜手稽首言:臣闻俊德赞尧,重华美舜,禹、汤、文、武,列圣相承,功德
并隆,咸膺显号。钦惟皇考皇帝,统天肇运,奋自布衣,戡定祸乱,用夏变夷,以孝治
天下。四十馀年,民乐永熙,礼乐文章,垂宪万世,德合乾坤,明同日月,功超千古,
道冠百王。谨奉册宝,上尊谥曰圣神文武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庙号太祖。
伏惟神灵陟降,阴骘下民,覆帱无极,与天常存。”宣册讫,奏搢圭。奏进宝,捧宝官
以宝跪进于帝左。帝受宝,以授执事官,置于案右。奏出圭。赞宣宝,宣宝官跪宣于帝
右,宝文如谥号。宣宝讫,奏俯伏,兴。帝诣皇妣神御前,进宣册宝如前仪。册文曰:
“臣闻自古后妃,皆承世绪。妫汭嫔虞,发祥帝室,周姜辅治,肇基邦君。钦惟皇妣孝
慈皇后,以圣辅圣,同起侧微,弘济艰难,化家为国。克勤克俭,克敬克诚,克孝克慈,
以奉神灵之统,理万物之宜。正位中宫十有五年,家邦承式,天下归仁。谨奉册宝,上
尊谥曰孝慈昭宪至仁文德承天顺圣高皇后。伏惟圣灵陟降,膺慈显名,日月光华,照临
永世。”宝文如谥号。宣宝讫,帝复位。奏四拜,百官同。行祭礼如常仪。翌日,颁诏
天下。以上谥礼成,赐陪祀执事官宴,馀官人赐钞一锭。
    仁宗即位,九月,礼部同诸臣进大行皇帝仁孝皇后谥议。仁宗立受之,览毕,流涕
不已,以付翰林院撰谥册。礼部奏上谥仪,前期斋戒遣祭如常,内侍置册宝舆于奉天门。
厥明,捧册宝置舆中。帝衰服诣奉天门,内侍举册宝舆,帝随舆后行,降阶,升辂。百
官立金水桥南,北向跪。俟舆过,兴。随至思善门外,序立,北向。帝降辂。册宝舆由
中门入,至几筵殿丹陛上。帝由左门入,就丹陛上拜位。捧册宝官由殿左门入,至几筵
前。导引官奏四拜,皇太孙、亲王、皇孙陪拜丹陛上,百官陪拜思善门外。帝由殿左门
入,诣大行皇帝位前,跪进册、进宝。宣册宝官跪宣毕,奏俯伏、兴。帝诣仁孝皇后神
位前,礼并同。奏复位四拜,皇太孙以下同。礼毕,行祭礼。是日,改题仁孝皇后神主,
诏颁天下。是后,上皇帝及太皇太后、皇太后尊谥,皆仿此。
    嘉靖十七年,世宗用丰坊奏,加献皇帝庙号,称宗配帝,乃改奉太宗为成祖。命制
二圣神位于南宫,遂诣景神殿,奉册宝。尊文皇帝曰成祖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
仁至孝文皇帝,尊献皇帝曰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俭敬文献皇帝。又上皇天
上帝大号。十一月朔,帝诣南郊,恭进册表。礼成,还诣太庙,奉册宝,加上高皇帝尊
号曰太祖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加上高皇后尊号曰孝慈
贞化哲顺仁徽成天育圣至德高皇后。是日,中宫捧高皇后主,助行亚献礼,文武官命妇
陪祀。复择日诣太庙,行改题神主礼。
    ○庙讳
    天启元年正月,从礼部奏,凡从点水加各字者,俱改为“雒”,从木加交字者,俱
改为“较”。惟督学称较字未宜,应改为学政。各王府及文武职官,有犯庙讳御名者,
悉改之。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