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扫荡东南亚            

    “ 自由浮动的货币有某缺陷,因为市场总会发生过度偏差。”

    第一节 不幸的预言

    大约一年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莫里斯·戈尔茨但在英国《经济学家》杂
志上预言:按1994年12月墨西哥金融危机中的危险信号衡量,在东南亚诸国,各国货币正
经受着四面八方的冲击,从而有可能出现墨西哥式的经济大灾难。接着,他又坦言,泰国的
墨西哥征兆比其他亚洲国家多,换言之,如果东南亚发生金融动荡之类的危机,那么,泰国
将首当其冲。

    戈尔茨但及其所代表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东南亚国家并不那么受欢迎,因为前者被亚
洲的后起之秀视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代言人和装饰品。在这些昔日的殖民地国家的领导人看
来,相信他(它)们无异于出卖本国的民族利益。

    这是一道由历史编织的隔阂,人类从此失去了相互信赖、相互协助的可能。偏见使人的
思维狭隘,愚昧又让人难以面对现实。

    戈尔茨但先生并未得到东南亚诸国的重视,尤其是在泰国,朝野上下都为一道描绘未来
的蓝图所陶醉,如何又能接受得了前途未卜的预言。

    就这样,戈尔茨但被赶跑了。然而,被他所最先预言的灾难却如期降临了。

    1997年7月2日,泰国政府和金融当局在手忙脚乱之中宣布放弃长达13年之久的泰铢
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泰铢顿时一泻千里,处于无人救助、无人敢救的悲
惨境地,并创出历史最低点的黑色纪录,货币风暴终于在一夜之间爆发了。随即而来的是,
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国金融市场也开始剧烈动荡,菲律宾比索、马来西亚林
吉特、印尼盾、新加坡元、甚至连经济闭塞的缅甸货币也纷纷走软下滑。人们不禁担心,东
南亚诸国会不会重演一场由索罗斯担任导演而一手策划的类似于墨西哥式的金融大危机?

    直到此时此刻,泰国人乃至整个东南亚诸国人才认识到戈尔茨但先生的预言是何等之准
确,当然,对于戈尔茨但本人而言,东南亚危机只是被不幸言中罢了。

    第二节 泡沫中的六色光

    进入1997年,一直风平浪静的东南亚金融市场动荡不宁,5月以来,外汇市场更是倾
刻间狂风大作,波涛汹涌。泰铣、菲律宾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不断大幅贬值,印尼盾、新
加坡元等国货币也未能逃脱这一大劫难,均处于四面楚歌,风雨飘摇之中。尽管有关国家的
中央银行采取了种种应急措施,打击市场上兴风作浪的货币投机行为,千方百计地维护本国
市值稳定,却事与愿违,屡施各种方策之后仍无法解脱困局。7月2日,泰国被迫实行浮动
汇率制,一天之内泰铢即狂跌20%。与此同时,眼看就要倾家荡产的泰王国政府向国际货
币基金组织、日本、美国等金融大户发出了求救紧急资金援助的申请,使得在泰国酝酿已久
的墨西哥式金融危机终于浮出水面,让世人一睹其面目。

    90年代前期,当西方发达国家在衰退中苦苦煎熬,西方文明的殒落似乎就在眼前闪现
之时,东南亚经济增长却势如破竹,所向无敌,令世界为之惊叹,连那些一向眼中无人的白
人老板也自愧不如,心中充满着嫉恨。

    90年代中期,东南亚国家不约而同地开始了一场大跃进,加快金融自由化步伐,以求
驱动经济新一轮的快速增长,并想当然地认为,21世纪即是亚洲的世纪,而亚洲的世纪即
是东南亚的世纪,世界权力的重心从此将向这个渐露雏形的地区偏移,云云。然而,被舶来
的葡萄酒灌了个头重脚轻的东南亚人却忽视了这样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即:东南亚过去几十
年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是外延投入的增加,而非单位投入产出的增长,因而在如此局
限的增长模式基础上竟相放宽金融管制,与世界顶尖金融强手争吃大金融市场的“蛋糕”,
无疑是在沙滩上兴建摩天文厦,隐患重重,极易被外力击破。

    这一点,老谋深算的乔治·索罗斯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索罗斯是一个惯于钻牛角
尖及吹毛求疵的人,东南亚出现了如此巨大的一个金融漏洞,自然逃不过他的掌心。他一直
在等待着最后机会的到来,他要捞一大笔,创造出另一个类似于击跨英格兰式的奇迹。

    其实,早在1995年,新加坡克罗斯比证券公司曾对亚洲七个国家经济状况作了一份研
究报告,指出东南亚国家劳工素质低下。贸易收支恶化、通货膨胀上扬,正面临经济过热的
危险;而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又因超额生产能力、企业债台高筑以及缺乏高等教育和技术劳
工等,将遭遇“成长性的衰退”(Growth  Recessi0n),有可能陷入一场可怕的经济危机
之中。克罗斯比公司认为由于经济快速成长,东南亚企业普遍高估房地产供给、制造业的产
能和公司人员规模,因此造成了“乐观的错误”。有关当局加快金融市场自由化的步伐,往
往又会对“乐观的错误“推波助澜,火上浇油。届时整个国家经济运行状况突出表现为投机
行为高涨,泡沫经济四处膨胀,整个市场被蒙蔽在一片虚假繁荣的七色光圈之中,从而为诸
如乔治·索罗斯这样的“金融苍蝇”创造出绝好的进攻机会。

    然而,沉浸在“东亚奇迹”的喜悦和梦幻之中的东南亚诸国,对上述忠告均置若罔闻,
态度类同于对待戈尔茨但那样。这一切,索罗斯一直在心中暗暗高兴。

    早在1992年,泰国的经济界人士,特别是金融界人士,就不知从何处冒出了一个奇怪
的念头,以为曼谷应取代即将回归中国的香港,成为东南亚地区的金融中心,成为第二个香
港。在这种简直就等同于大跃进的不切实际的想法的推动和刺激下,泰国政府一厢情愿地对
外国资本敞开了金融市场大门。果然,外国银行带来了大量低息美元贷款,泰国金融业就此
大尝了甜头,财源滚滚,乐不可支,并开始对诸如房地产等基础产业产生浓厚兴趣,结果许
多银行一窝蜂似地把近30% 的贷款投向了房地产业,使房地产业就如同中国北京的小胖子
一样盲目发展,供求严重失衡。随之而来的房地产市场低迷不振使得银行呆帐、坏帐激增,
许多贷款难以收回,资产质量严重恶化。据日本大和综合研究的援引泰国有关方面资料,截
至1997年6月底,泰国金融机构所有的风险债权数额为4860 亿铢,为贷款总额的
31.5% 。更有人估计,泰国金融业坏帐高达8O00亿到9000亿泰株(约合310~350亿美
元)。肆意挥霍低息资本,巨额所需项目赤字极易引发金融危机。1996年泰国所需项目逆
差已相当于它的国内生产总值的8.2%,而1994年墨西哥爆发金融债务危机那一年也只不
过为7.8%。这样,泰国爆发危机就实属正常了。

    泰国正在玩火自焚,索罗斯向部下发出了信息。从1997年初开始,泰国房地产气泡开
始失去了光泽,并很快趋于破灭,外国投资者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便纷纷抛售泰铢。索罗
斯一见时机已到,便浑水摸鱼,亲率国际金融投机大家,集中全力进攻建立在沙滩上的泰铢
堡垒。一时间,泰国金融阵地发发可危,硝烟弥漫,其震动波及到整个东南亚金融市场。

    第三节 进攻!进攻!再进攻

    进入90 年代,国际金融市场风暴迭起,危机四伏。经济学家们均认为国际金融市场周
围游荡着一只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十分明显地感觉得到的“巨手”,一只可怕的魔鬼般的巨
掌。对于这只巨手,经济学家给它冠以了一个比较通俗化的术语:热钱。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粗略统计,目前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流动的短期银行存款和其他短
期证券至少有7.2万亿美元,并且有与日俱增的趋势。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使巨额热
钱的全球快速流动成为可能。要调动巨额资金甚至只需打个电话或接个键盘,天大的交易在
市场上一秒钟之内即可成交,相反,为规避风险。资金的快速撤离也是轻而易举之事。自从
1992年索罗斯率众将英镑打得一败涂地,1994年索罗斯又伙同其他大户在墨西哥大闹天
宫,把这个中美洲最大的国家弄到了几乎要砸锅卖铁的地步,国际社会着实领教了这个来元
踪、去元影的索罗斯的厉害,各国似乎对其均敬畏三分。在索罗斯的率领下,国际金融市场
上的热钱尤如脱组的野马横冲直憧,难以捉摸。当某一地区资本收益率可观时,热钱便会蜂
拥而至,一有风吹草动,尤其达到了目的后,便又会如风卷残云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1997年7月25日,咆哮如雷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大骂闻名于世的大炒家乔治·索
罗斯是东南亚货币受投机者狙击从而大幅贬值的幕后“黑手”。各种迹象显示,这位西方金
融市场“传奇人物”统帅套头交易基金组织自1992年狂沽英镑大获全胜之后,早把“猎
取”目标瞄准了亚洲新兴市场,伺机下手。1993年这伙掌管套头交易基金组织的经理们在
马来西亚“小试牛刀”,初露风头。当时,投资者普遍认为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的市值被低
估,看来必涨无疑,于是在索罗斯的号召下,国际热钱开始围剿林吉特,可是马哈蒂尔却偏
不买索罗斯的帐,坚决捍卫低市值的林吉特,马哈蒂尔和索罗斯各自统帅一方,在金融市场
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捉对撕杀。1994年1月,马哈蒂尔下令加强了对资本市场的控制,索
罗斯一看机会无多,无奈只得率各投机大户全线撤退,休兵养马,以备再战。

    转眼又过了两年,东南亚国家经济爆涨,繁荣日趋明显。由于通货膨胀节节上扬,景气
过热的威胁不断加重,东南亚国家利率在各国中央银行引导下水涨船高,不断攀升,此举虽
可减缓通货膨胀上升的速度,但也因此吸引大批热钱涌人套利,为索罗斯等人出兵再战。创
造了新的机会。花旗银行曼谷分行一位高级主管指出,泰国银行业者每天经手的海外套利热
钱金额高达20至30亿美元。此外.由于有利可图,银行业者本身也大肆从海外借人利率比
泰铢、林吉特等货币低上3一5个百分点的美元、日元和马克,然后出售这些货币,赚取利
差。据统计,泰国各商业银行的海外借款总额已逾1万亿美元,其中95%属于不到一年的
短期借贷。据新加坡外汇市场的消息,在东南亚各地外汇市场上,亚洲货币远期外汇市场每
日交易总值约达60亿美元,其中泰钵成交量增长最快。1997年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布
尔曼发出了警告,在墨西哥金融危机发生仅两年之后,大量的热钱正在以创纪录的步伐注入
亚洲等新兴市场,“不理性的热烈情绪”正在这些市场广泛出现,这种现象可能会导致令人
痛苦不堪的大幅震荡。

    然而,布尔曼的声音还是没有被听见,这就使得索罗斯最后下定决心,要在东南亚以一
个人的力量对抗国家集团的力量。

    面对各国货币市场投机盛行,东南亚各国中央银行对市值的变化率一直在犹豫不决,尤
其担心热钱像流入国内一样迅速流出,从而使汇率急剧波动。但是此时此刻,这只被重新打
开的资金龙头要拧上已很困难了。东南亚各国中央银行已经走到了它们的最后关头。

    看准时机的索罗斯出动了。

    不过,此次索罗斯及其部下不但显得小心、谨慎,而且还选准了从80年代未已成为地
区通货的泰铢下手。因为印尼与菲律宾利率虽然比泰国高,但印尼汇率经常受到印尼官方人
为操控,比较不易投机,而菲律宾也对外汇市场有较多管制,同样不便放开手脚来大战一
场,以决胜负。相比之下,泰国在东南亚各国中金融市场开放程度最高,资本进出自由;除
了利率较高之外,泰铢长期紧盯美元,汇率相当稳定,风险最小:另一方面,泰国经济“虚
假”繁荣景气最旺,低迷的房地产市场正在拖垮原来腰包鼓鼓的金融业,因此泰铢市值实际
上也就最不稳定,最易攻破。

    索罗斯之所以拿泰抹开刀,这在于看中了上述有利条件,这就叫“擒贼先擒王”,打破
泰铣堡垒之后,就能够彻底扫荡东南亚了。就这样,索罗斯吩咐手下,将资金暗中向东南亚
转移,以便最后时机一俟成熟,便可大举登陆东南亚,将这些尚在美梦之中的人群杀个措手
不及。

    索罗斯终于悄悄地向东南亚诸国宣战了。

    1997年3月3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国内9家财务公司和1家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
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问题。索罗斯及其手下认为,这是对泰国金融体系可能出现的更
深层次问题的暗示,便先发制人,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储户在泰国所有财
务及证券公司大量提款。此时,以索罗斯为首的手待大量东南亚货币的西方冲击基金联合一
致大举抛售泰铢,在众多西方“好汉”的围攻之下,泰铢一时难以抵挡,不断下滑,5月份
最低跃至1 美元兑26.70铢。泰国中央银行倾全国之力,于5月中下旬开始了针对索罗斯
的一场反围剿行动,意在打跨索罗斯的意志,使其知难而退,不再率众对泰铢群起发难。

    泰国中央银行第一步便与新加坡组成联军,动用约120亿美元的巨资吸纳泰铣;第二步
效法马哈蒂尔在1994年的战略战术,用行政命令严禁本地银行拆借泰抹给索罗斯大军;第
三步则大幅调高利率,隔夜拆息由原来的10厘左右,升至1O00至1500厘。三管齐下,新
锐武器,反击有力,致使泰抹在5月20日升至2520的新高位。

    由于银根骤然抽紧,利息成本大增,致使索罗斯大军措手不及,损失了3亿美元,挨了
当头一棒。

    然而,索罗斯毕竟还是索罗斯。凭其直觉,索罗斯认为泰国中央银行所能使出的全盘招
术也就莫过于此了,泰国人在使出浑身解数之后,并没有使自己陷入绝境,所遭受的损失相
对而言也只是比较轻微的。从某种角度上看,索罗斯自认为,他已经赢定了。对于东南亚诸
国而言,最初的胜利只不过是大难临头前的回光返照而已,根本伤不了他的元气,也挽救不
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命运。

    索罗斯为了这次机会,已经卧薪尝胆达数年之久,此次他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先头
部队的一次挫折并不会令其善罢甘休,索罗斯还要三战东南亚。

    1997年6月,索罗斯再度出兵,他号令三军,重振旗鼓,下令套头基金组织开始出售
美国国债以筹集资金,扩大索罗斯大军的规模,并于下旬再度向泰铢发起了猛烈进攻。刹那
间,东南亚全融市场上狼烟再起,硝烟弥漫,对抗双方展开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泰国上下
一片混乱,战局错踪复杂,各大交易所简直就像开了锅似的热汤,人们发疯似地奔跑着,呼
嚎着。

    这是一场个人对抗国家的战争,从形式上看,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然而,从结果来
看,则更加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区区3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泰国中央银行历经短暂的战斗,便宣告“弹尽粮绝”,
面对铺天盖地面来的索罗斯大军,他们要想泰铢保持固定汇率已经力不从心。泰国人只得拿
出最后一招,来个挖肉补疮,实行浮动汇率。不料,这早在索罗斯的预料当中,他为此还专
门进行了各种准备。各种反措施纷纷得以执行,泰铢的命运便被索罗斯定在了耻辱的十字架
上了。泰铢继续下滑,7月24日,泰铢兑美元降至32.5:1,再创历史最低点,其被索罗
斯所宰杀之状,实在令世人惨不忍睹,泰国人更是心惊肉跳,捶胸顿足,责问苍天。

    然而,在击破泰铢城池之后,索罗斯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断定泰铢大贬,其他货币也会
随之崩溃,因此下令继续扩大战果,全军席卷整个东南亚。索罗斯暗中发誓,此次定要将东
南亚各国搜刮一空,灭了这帮不识好歹之徒企图取西方而代之的迷梦。

    闻得索罗斯大军兴风作浪,腾云驾雾不来,其他东南亚国家均倾全力进行了殊死抵抗。
菲律宾抛售了25亿美元,马来西亚抛售了10亿美元,以稳定本国货币,但在索罗斯的强大
攻势面前却难以阻止比索、林吉特的贬值。同时印尼盾、新加坡元也剧烈波动,一时间,东
南亚货币市场风声鹤吹,草木皆兵。这究竟是一场金融危机的前兆,还是金融风暴的尾声?
恐怕谁也不敢妄下结论,其秘密也许只有一个人知道,他就是索罗斯。

    第四节	索罗斯飓凤

    大凡与索罗斯交过手的人,每每说起他,都不觉有谈“索”色变之感。有人称他为魔
鬼,也有人称他是天使。然而,索罗斯毫无疑问是一个极具能量的人物,在世界上恐怕只有
北美的飓风能够与之相提并论:风起之前,谁也无法预测;只是一旦成风,所到之处,只见
断壁残垣,生灵茶炭,一派残不忍睹之景色。事过之后,便又立即无影元踪,一派风和日
丽,普照万物之象。

    当年大英帝国倾空国库之所有,耗尽上百亿美元,力图阻挡索罗斯这股北美飓风的袭
击,无奈,曾不可一世的大英王朝之威势早已日薄西山,随江东去,终究没能战胜索罗斯,
被迫将英镑贬值百分之十五,同时退出了欧洲货币蓝子一一一统一汇率机制。区区索罗斯一
人就让欧洲统一货币进程遭受到了最为严重的创伤。至今,元气尚未恢复的英国人和欧洲人
还对索罗斯恨之人骨,提起索罗斯就连声诅咒他是“夏洛克”(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中
的犹太商人,嗜钱如命之徒)。通过这一战役,索罗斯银行帐户里又增加了10亿美元。随
后,索罗斯飓风又向南方席卷而去,在墨西哥金融危机中,将这个拉美大国几乎摧残得国破
家亡,捞足了赚头。

    此次,索罗斯飓风远渡重洋,千里迢迢,不辞艰辛,进攻东南亚众多小虎,虽三次进
攻,楔而不舍,但最终还是大获全胜,尽将这数亿小富民刮得惶惶而不可终日,一天到晚皆
忙于祷告救世主的仁慈。

    索罗斯大举讨伐东南亚诸侯国,着实使他们领教了一番。

    伴随抛售泰铢,抢购美元的狂潮,大批工厂开始倒闭,公司纷纷减员,物价大幅上涨,
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准急剧下降。在索罗斯发起的悄无声息的进攻中,1997年7月29日.泰
国中央银行行长自动宣布辞职,而在此之前,泰国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业已含恨告
老还乡。

    大力光火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厉声点名责骂索罗斯,气急败坏的泰国人则发誓要将
索罗斯绳之以法,抓回泰国判刑人狱。

    沉默,沉默,索罗斯一言不发,后来干脆就说是其手下所为,他冰人根本就是一无所
知,云云。至于索罗斯基金的总管斯但莱·德鲁肯米勒在泰钵贬值之后则喜形于色、按捺不
住内心的欢悦之情。大声宣布:

    “我们赢了!”

    继泰国战役之后,索罗斯飓风很快又扫荡到了印度尼西亚这个东南亚最大的国家。刹那
间,印尼即出现了“黑色星期一, 印尼盾大幅狂泄,民众出现了抢购美元的狂潮。自7月
21日以来,印尼盾汇率开始大幅下跌,其降幅已连破历史纪录。从年初到8月20日,印尼
盾对美元已贬值23%左右,远远超出了政府一厢憎愿所制定的每年5%-6% 的指标,贬值幅
度之大,在东南亚仅次于泰国。受汇率影响,雅加达证券市场的股票综合指数也一降再降。
仅8月份头三月就下降了20% 以上,一个月内降下150.55点。印尼银行界、经济界及社
会大众哭天喊地,捶胸顿足。

    印尼盾贬值后,给印尼经济带来的最明显影响,是以进口原料为主的制造业成本大增,
导致包括汽车、计算机在内的产品价格大幅上扬,建筑材料涨价,主要日常必需品价格也上
涨了5%至13%。业内经济人士认为,物价上涨将使今年的通货膨胀率从预计的6%以下升
至8%以上。盾市贬值,由于货币利率的区制,各公司债务一夜之间剧增l00%,这样将导
致目前已超过1,100亿美元的印尼外债进一步攀升。

    索罗斯飓风之威力又由此可见一斑。

    索罗斯在东南亚大耍淫威震憾了我们居住的这个星球:世界各国政界和经贸界人士纷纷
作出了各种反应。

    由于索罗斯冲击波的余威仍在逞能,它又迅速波及到了巴西证券市场和波兰货币兹罗
提,随后袭击了新加坡、台湾和希腊,促使美国财政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由于东南亚金融
之动荡而处于高度警惕状态,并使从亚洲到拉美和东欧的货币与证券价值纷纷下降。

    7月17日,手忙脚乱的希腊政府承认,他们不得不从国库拿出8亿美元支持德拉克马
(希腊货币),因为投机商纷纷打赌说德拉克马将下跌。

    不稳定的局面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政府官员忐忑不安。他们对1994一1995年索
罗斯在吕西哥兴风作浪所酿成的危机记忆犹新。正是那场危机使吕西哥出现了严重衰退并震
动了整个金融市场,克林顿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说:“我们当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保持着
密切联系,它们当然也与受到影响的国家保持着密切接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政策和研究部负责人杰克·布尔曼说:”对这个问题我们的确是认真
看待的。我们对个别国家表示关切,也对可能开始出现一个市场蔓延到另一个市场的某种现
象感到不安。

    7月19日,泰国货币出现了大幅度贬值,就在此前的一个星阀,中部欧洲的“宠儿”
——捷克共和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取而代之以浮动汇率。在遥远的太平洋的另一头一一一
面半球也立即产生了反响:拉美的巴西和阿根廷感到了地震,它们的股市普遍出现了下跌,
并且风传巴西货币雷亚尔将会贬值。就这样,拉美最大的股票交易所——圣保罗股票交易所
的指数下跌15%,这相当于道一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下跌12oo点。

    索罗斯飓风有可能产生回旋标效应,从而对美国自身经济构成威胁,尤其是如果它继续
蔓延的话。

    俄亥俄州哥伦布银行第一银行投资曰问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陈说:“如果再发生
多次这样的动荡,就会给全球带来更多的不移定,这对任何国家都没有好处。”

    索罗斯在金融市场上的兴凤作浪使得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们务和贸易逆差激增。这最终将
阻曰它们不久前仍在快速发展的经济,从而反过来有可能影响美国对这些国家商品和服务的
输出。货币贬值有可能会助于这些国家向国外销售更多的产品,但同时使美国产品的价格大
大提高,尤其是在美元日益坚挺的时候。马萨诸塞州列克星敦数据一一一麦格劳一一一希尔
公司研究金融的高级经济学家西亚·拉塔元不忧虑他说:“这是美国经济面临的主要危
险。”

    看来,索罗斯给美国带回的并不总是慈善资金。或许有一天,他在美国也会成为某种类
型的不受欢迎的人物。附录一法国《解放报》载文:

    货币台风席卷亚洲寄迹

    龙舌兰烧酒喝醉之后,如今又要被清酒灌醉?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会不会波及到东南亚
所有的新兴国家?自从泰国抹贬值之后(7月2日贬值了20%),从吉隆坡到雅加达,从仰
光到马尼拉,该地区内所有国家都出现了货币危机。德意志银行亚太处首席经济学家说:
“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烟花燃放前的凡个小鞭炮而已。”他
认为,泰国铢贬值而引发的冲击波可能影响到亚洲、东欧以及拉丁美洲十几个新兴国家。

    到目前为止,泰国铢贬值的多米诺效应已经对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以及马来西亚
的货币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星期五(11日),在投机商的压力下,菲律宾不得不任其货币
比索比价波动,几小时内贬值了近7% 。同一天,缅甸的缅元在自由市场上的兑换价也达到
了历史最低纪录:240缅元兑换1美元(几个月来,这一比价一直保持在160 :1左右,几
周前开始出现下跌的趋势)。

    比价的变动对商品贸易产生了影响:一些进口物品的价柏几天内上涨了近30%。林吉
特(马来回亚货币)的投机活动日益猖撅,马亚西亚成了受害者。为此,吉匠坡中央银行不
得不在星期五(11 日)决定将利率从前一天的9%提高到50%。这样,投机活动(从银行
贷款到市场上出售)的成本一下就提高了。

    该地区最具实力的国家——日本试图扑灭这场大火。日本当局决定提供10亿美元的资
金以维持泰国铢的稳定。此举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再度出现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那样的大
灾难。东京方面还试图让亚洲开发银行也行动起来。香港和新加坡也参与了此次拯救行动。
据有关方面的消息说,曼谷正在寻求200亿美元的援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个代表团已
经抵达泰国,查清这里的金融危机的现状,并尽快采取相应的措施。

    迄今为止,亚洲国家的腾飞一直是人们学习的榜样。那么,应如何解释这些“意外”
呢?法国储蓄及信托银行负责新兴国家的经济学家法迪勒·拉库阿说:“该地区大部分国家
都面临着工业投资过多、房地产危机、进口增加、经济增长放慢以及结构不合理等问题。

    泰国金融崩溃的起因就是房地产的投机。5月中旬,那些在投资房地产的金融机构投入
了大量资金的国内外投资者发现,这些金融机构的利润已大不如前。这些金融机构在房地产
领域总共投资了2,300亿法郎,无力偿还的贷款额总计达700亿法郎。已建成的0万平方
米的办公楼中,有一半以上找不到买主。这还仅仅是一个估计的数字。总而言之,大部分金
融机构无法偿还从国际市场上借来的资金。怀疑的情绪开始产生,进而演变成为对出现灾难
的担心。随着经济增长的放慢(今年泰国的经济增长率可能为3.5%,而1996年为7%,
1995年为8% ),泰国银行和外国投资者收回投资的希望越来越小了。钱就这样流失了。

    投机的气泡破灭之后,泰国体制上的种种脆弱性便开始表现出来。首先是汇率体制的脆
弱。泰国铢主要与美元挂钩。一年多来,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比价不断上升。对泰国来
说,美元比价的上升意昧着出口的下降。其次是中国、印度和越南的竞争:泰国的出口还面
临低工资的竞争,这种竞争迫使一些企业家转向工资更低的地区。

    这么一来,泰国的有关经济指标在许多专家眼里变得十分危险了。

    无论是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还是马来西亚,这些国家或多或少都与泰国有着共同
之处。为了帮助国内疾病缠身的银行,为了弥补贸易逆差,为了扩大工业投资,这些国家都
必须从国际市场上借钱。然而,就像这些国家如今意识到的一样,外国的投资(长期以来是
这些经济发展的动力)实际上是有利有弊的。那些昔日十分有信心的投资者和投机者时刻在
警惕着任何贬值的迹象。为了保证国内货币的稳定,有关国家除了大幅度提高利率以外几乎
别元选择,而这将反过来窒息经济活动。

    (法国《解放报》,1997年7月14日)

    附录二《日本经济新闻》载文:

    亚洲经济越来越不明朗

    以泰国铢暴跌为开端发生的货币动荡,使开始趋于回升的亚洲经济的前景又出现了不明
朗的局面。泰国14日大幅度下调了增长率的估计值,此外,香港、新加坡等的出口速度明
显放慢。依赖区域内贸易的程度很大,因此一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形势的变化开始使人担
心会影响整个亚洲经济的回升。

    泰国中央银行6月下旬将199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估计值从7.1%下调到5.9
%,14日又下调到4.6%。货币实际贬值造成的汇兑差额损失使国内最大的制造业厂商萨阿
姆水泥公司也将面临亏损,总之将大大影响企业的盈利。过去一直存在的房地产泡沫经济发
生破裂以后,国内需求出现衰退,1一5月的汽车销售量比前一年同期下降了12.5% 。

    菲律宾的出口形势良好,1一3月的增长率创造了5%的纪录,但是,与泰国一样,房
地产的行情出现了令人不安的形势,再加上为了保护本国货币比索而不得不提高利率,这将
直接打击国内经济。当地的证券公司人士说:“高利率政策如果长期坚持下去,势必会对设
备投资和企业筹措资金产生影响。

    继泰国和菲律宾之后,货币动荡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估计今年经济可望增长8%
左右,但是货币如果继续动荡的话。政府发展经济的计划必然会被打乱。除日本以外的东亚
各国的出口额的38%和直接投资的37%都是面向区域内的。泰国的一位证券分析家说:
“对区域内依赖程度越来越大。货币动荡对东南亚的其他地区的经济的影响是很大的。”

    另外.香港和新加坡的货币虽然没有动荡,但是,人们担心会影响出口。占新加坡出口
70%的是电机和电子仪器,因为需求不旺,进入1997年以后,除4月以外,出口都比前一
年同期有所减少。香港也是如此,1一5月的出口徘徊不前。由于中国的劳务费提高等原
因,把生产据点迁往中国的香港企业的竞争力也受到了影响。

    台湾1一3月的经济增长率是6.8%,但是,由于发生猪传染病而给有关产业罩上了
一层阴影:另外,经济增长率也由6.28%下调到6.24%。中国经济虽然很坚挺,上半年
的增长率可望超过10%,但是,问题仍然很多,例如国有企业的开工率下降等等。

    亚洲货币的动荡对口本经济也将产生影响,东亚在日本的出口中占的比罩由1900年的
30%增加到了1995年的42%。日本同亚洲经济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密切。

    日本在海外建立的企业多数是从日本购买机器和部件,当地的货币贬值使劳务费增加,
迸而影响当地法人的盈利。另外,高利率引起市场冷清也是令人担心的因素。现在已经有人
担心他说:

    “如果当地法人的分红减少,就会影响总公司的收入,甚至有的企业没有利润。”

    (日本《日本经济新闻》,1997年7月15  H)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