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傲视群雄            

    “他非常抑郁,像一条冷冰冰的鱼儿。现在人们谈论的是他如何能改变市场,说他是位
首领,这感染了他。他更加开朗,热爱生活。我看到他也笑得多了。”

    第一节 华盛顿的猜疑

    事憎常常颇具讽刺性。长期以来,乔治·索罗斯希望自己能引起政治家们的注意,如今
他们确实做到了这点。不过,索罗斯要的是他们的尊重而不是怀疑,而他得到的却是后者。

    索罗斯在1993年初的令人眩晕的行动连同他在1992年挣了6.5亿美元的新闻,使政
治家们不禁踌躇起来。他们清楚地记得八十年代发生的一切,以及迈克尔·米尔肯,伊
万·波伊斯基和其他收购时代的明星们是以什么方式大把地扮钱的。

    事实表明,米尔肯《波伊斯基和其他一帮不那么耀眼的人物儿是利用内部信息大发其
财。起初,每个人对于这些家伙的聪明劲·儿一直吃惊非浅:但后来憎况告诉他们,这些八
十年代的商业明垦并不象他们所表现的那样智慧过人。

    现在,政治家们认为他们应将目光集中在乔治·索罗斯的身上了。虽然他们并无理由相
信索罗斯的手法和米尔肯、波伊斯基同出一辙,但他们觉得,索罗斯的罪过就是他挣了大多
的钱。于是,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华盛顿生成了。

    由于在华盛顿有着大批的财政专家,他们经手大笔大笔的金钱,元人和华尔街没有过瓜
葛,且看起来深知金融家们如何行事和发财致富,这样,这种观点就逐渐在华盛顿站住了
脚:应向索罗斯和其他套头交易基金组织的人间一些试探性的问题并要求作出说明。

    于是,1993年6月,权力颇大胁众议院银行委员会的主席亨利·冈扎尔斯宣布,他打
算要求联邦储备银行和证券与交易委员会予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会从事的外汇交易以密
切注意。冈扎尔斯在众议院发言时说,他对于知道索罗斯如何赚取如此巨大的利润颇抱兴
趣,并希望弄清索罗斯的资本中有多大一部分来自于银行贷款,以及美国银行在多大程度上
向索罗斯的基金开放。“在今后不久,”这位议员说道,“我将要求联邦储备银行与证券交
易委员会对索罗斯先生对外汇市场的影响作出评估,以便判明象索罗斯先生这样的一位个人
是否可能操纵外汇市场。”

    “操纵”。这可是一个强烈的字眼,对索罗斯来说可不象在公园里来次汉步那般轻松。

    冈扎尔斯还说道,“充分了解索罗斯先生操纵外汇市场的方法极符合联邦储备银行和其
他国家的中央银行的利益。归根结底,他们是和他并头竞争以图操纵各种邀货的价值。”

    这样的听证会在将近一年之内还不会举行,不过冈扎尔斯的声明还是给所有的套头交易
基金组织的活动实上了一层厚厚阴影。在观望之际,索罗斯和所有套头基金组织的人都必须
琢磨在前面等着他们的是什么。

    第二节 从容应对

    不过,到了l993年的夏天,索罗斯的感觉又好了许多。他看起来轻松自如,镇定自若
地大肆谈论着要成为市场上的领袖。与1O年前相比,他显得更为乐悠悠。他在伦敦的合作伙
伴埃德加·阿斯泰尔发现,他比早年要对现状满意得多。那时,“他非常抑郁,象一条冷冰
冰的鱼儿。现在人们谈论的是他如何能改变市汤,说他是位首领,这感染了他。他更加开
阔,热爱生活。我看到他也笑得多了。”

    索罗斯似乎喜欢引人注目.不过他把这只看作很表面的东西。他说:“我没有操纵市
场。但我不能否认,有时有一回把我当成市场支配者的神秘罩在了我的周围。现在人们对于
我的所作所为关注甚多。纽蒙特股份交易之后的金价上升15美元(在l993年5月中旬)确
实和我的买入有关系。不过,如果我行动失当,人们也就安静下来了。”

    索罗斯也会聪明地操纵传媒。在引起了新闻界的兴趣后,他知道他必须抵制记者们蜂拥
提出的一大堆关于他在市场上正有何作为的问题。他要使焦点聚集在他的援助计划上并在这
点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实际上:至1993年和1994年,大部分关于索罗斯的文章主要涉及的
是他的乐善好施。记者们确是觉得有必要报道索罗斯的投资活动,可是由于只能得到一丁点
儿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他们只好粗泛地涉及这个话题。

    索罗斯深知为公众所注意能给他的援助活动带来什么好处,所以他对传媒抱一种热憎姿
态。在1992年9月后的时间里,他更多地安坐下来接受采访,随之而来的是有了许多关于
他的积极报导,尤其是在英国。比如,《观察家报》在1993年1月10日对他的报导的标题
是“征服银行界的人”;3月14日的《伦敦标准报》的报道则名为“宇宙的主宰者”。

    来自于英国和美国的电视制作人还请求索罗斯在拍摄关于其生平的纪录片上提供合作。
于是,他头一次允许在他在纽约的投资办公室和他曾窜身以躲近纳粹的布达佩斯的地答里摄
像。

    对索罗斯来说,这当然是值得的。在一部由美国广播公司拍摄、于1993年12月13日
在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中,他说道:“(我的基金)已变得如此庞大,以致于如果我不花些
饯的话,它就没什么意义了。……似乎挣钱比花钱还容易点。我看起来往挣栈方面而不是在
作出正确的用钱决定方面更具才华”。

    第三节 领袖谈《领袖》

    在对自身的认同方面,索罗斯未辽到多少危机,他似乎是一个极其有满足感的人。不
过,生活的其他方圃的许多东西还是令他有所噎叹,这清楚地体现在了l993年7月《领
袖》杂志对他的著名采访中。

    当记者问索罗斯他如何看待此时的自己时,他答道:“我是一架处于日益良好的运转中
的机器,对于各种事件的发展轨迹,我十分满意。相比于我刚刚涉足于赚钱行当之时,我今
天对于自己要中意得多,感到更加圆满了……如果我的更好地了解事物是怎么被纲合到了一
起,那将令我非常惬意。”

    总而言之,索罗斯依旧想为他;5O年代在伦敦做学生时所关注的那些问题找到答案。

    记者还间他是否有个中止点,意思是他是否会退休。

    索罗斯带者不情愿的口吻答道:“我认为那是一种失败。我会使事情彼保持在某种限度
之内,以使我不会迈向那个阶段。很明显,总有事情过多以致于我无法处理的时候。”

    他是否曾觉得自己不中用了?所有很有饯的人都会不时地这么想。索罗斯呢?

    “不。在注意这种危俭并且避开它方面,我党得自己做得十分好,我把这当成这场游戏
的一部分。”索罗斯口答道。

    记者还问:“你谈到了拥有如此多的饯并以不会使你被视作自私自利者的方式来处理这
些钱的责任。这是不是一件困难的享?”

    索罗斯答道:“我对此并不真正关心。我确信即使故事尚未开始写,它也将会被写。我
不以为我有什么需要辩护的。我党得问题是在其他方面。我究竟是我的成功事业的一个奴
隶,还是我命运的主人?”“有这样一种状态,你觉得自己太成功了,可又感到离成功还有
许多要做。我需要在其间取得良好的平衡,不使我被自己的成功卷至一边。我不必被吸纳进
超出我的能力之外的事情中去。这就是我生命中真正的竞赛,因为这需冒风险。”

    接下来问的是一个极好的问题:如果你并没有挣这么多钱,你现在也许会在于什么呢?

    索罗斯承认他也曾考虑这样的问题。他第一次这样问自己是在六十年代初他首次返口匈
牙利的时候。他说,当时“我的答案是,我会当个接送游客的出租车司机,以图赚点外
汇。”

    索罗斯或许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商人。难道他真地这么想:假如事情的
发展遇然不同,就去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为养家糊口而奔忙?

    第四节 远征欧陆

    当1993年夏天来临的时候,索罗斯正成为金融回内一个越来越大的谜。”此时,在人
们的眼中他几近于一个神话,他的每句话都被看成了是对未来的市场发出的信号。

    不过,在这个夏天出现的欧洲共同体金融动荡期间,索罗斯的观察者们发现,他们日益
难以估测这位金融高手的所思所虑,并猜想他喜欢关注于金融市场的那个方面了。他就象一
个坐在跷跷板上的人,时而浮起,时而落下,这可把那些试图随他而动的人弄得晕头转向。

    每个人都努力想弄清楚,当欧洲的汇率机制看来正在瓦解之时,索罗斯会做些什么。以
往,索罗斯每在这个机制上打一次主意,他就获得一次成功。如今有人又开始担心他会卷土
重来了。

    法国法郎正处于日益增大的压力之下。高高在上的德国利率使资本远离法郎,被德国马
克吸走,这使法国货币跌到了欧共体汇率机制所允许的最低程度。投机者们都在拍售法郎,
但法国人却不愿意将其贬值。

    在7月26日、星期一这天,索罗斯告诉法国的《费加罗报》他不打算拿法郎做文章,
理由是:他不想让任何人谴责他破坏汇率机制。就这个表态的本质而言,索罗斯给法郎投了
一张信任票,向人表明了法郎将会顶住当前的危机,而法国也不必为此而从汇率机制中撤
出。

    此时的索罗斯看起来轻松自如。可是,当德意志联邦银行经内部协商,决定不变更它的
基本贴现率时,索罗斯不由地颇为恼火,好象仙感到自己被出卖了。“我认为这个体制即将
完蛋”,他预言道。

    7月刀日,星期五。索罗斯用传真向伦敦的路透社发了份稿子。他在其中声明:“在德
意志联邦银行做出不降低其贴现率的决定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再受我在《费加罗报》上作的
声明的束缚了。在欧洲货币体系的基石德意志联邦银行不冈其他成员的利益而行事的时候,
还试图置身于货币交易之外以保护这个体系是徒劳无益的。”

    他将法国法郎比做一位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妻子。她尽管饱尝拳脚,却仍与她的丈夫——
在这里是汇率机制——厮守在一起。索罗斯说:“我不相望目前的安排在下星期一上午会产
生效果。 他还宣布,此时他在拿法国法郎做交易方面有着充分自由。

    对索罗斯的迷惑再度充溢了金融界,人们不清楚他到底要干些什么,他想表达的是哪般
意思。在欧洲国家的部长们在布鲁塞尔为拯救汇率机们而紧张忙碌的同时,索罗斯依然超脱
于危机之外,他想给人创造出这种深刻的印象:这一口他根本不打算将另一场汇率机制的危
机搁在心上。

    当《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拨通给索罗斯的电话时,他正在他位于南安普敦的家中的游
泳池旁悠哉游哉。这位记者觉得,索罗斯在电话中听起来更象一个老牌政客而不是个通货交
易商。“正是因为我不想使市场陷入疯狂,我才不准备说出我要做些什么。”索罗斯如此告
诉记者。他压根未透露出什么秘密,他所说的只是:在星期五申午之前,他坯没有时欧洲的
货币有所动作。这听起来似乎意味着他在这个时间之后将开始行动了。

    的确如此?

    索罗斯不想就此再多说什么。他迫切想使他人打消将其仅视为一个投机者的看法,为此
他继续象一个老牌政治家那样行事。他说道:“我坚决认为这个体制应该存在,它的参与者
应关注于如何保全它而不是怎样为自己赚取收益。”

    但接下来索罗斯不再觉得自己可以置身于外了。

    8月4日.索罗斯就德国马克发表了一个公开谈话。他表示相信,德意志联邦银行的政
策正将德国进一步推人衰退中,为此他要抛出马克。“我自己正拟对马克进行投机,卖出马
克。买进美元和日元,”索罗斯对德国电视台说道,“从长远来看,这是对马克应持的态
度。”他还补充说、德意志银行实行高利率政策是自取其拢,它应降低利率以帮助恢复欧洲
经济的活力。

    一开始,索罗斯似乎是有道理的。在索罗斯作出首次预测的6月份,马克对美元的比值
是1.625。在7月底它跌至了1.75。但是。到9月中旬,德国货币针对美元的地位又明显
坚挺了,达到了1.61马克换一美元。

    第五节 围城

    在此刻的节骨限上,很少有人对索罗斯就他自己的交易状况发表公开声明的权利提出疑
问,只有一些头圃人物做到了这点。不过,人们愈来意认为,在对世界上的政治家们提出建
议方面,索罗斯也许走得过远了。

    比如,在8月1日,索·罗斯出现在了一家英国电视台的节目中,谈到了西方在巴尔干
的军事干涉。他断言,容忍实行“种族清洗”的国家哲学标志着文明的终结。

    是谁,又是如何使仙具备了这种地位呢?

    1993年8月5日的《每日电讯报》在一庸社论中恰如其分地总结了许多人在那个夏天
对索罗斯所具有的那种说不清、道不白的感觉。其中言道:

    “自他出l00亿美元为英镑将会撤出汇率机制而打赌以来,他的每番话都被当成圣谕而
备受重视,而他在报纸上发表的信件和文章都被视为神来之笔……”

    “任何人都不应期望索罗斯先生身体出了毛病。欧洲大陆的政治家们和中央银行的头头
们最近几天一直将汇率机制崩溃归咎于象他这样的投机家们,他们应该克制自己的怒气;过
错完全在于他们自身,因为他们试图保持无法得到支撑的汇率和利率……”“不过也有理由
小心谨慎一些。索罗斯先生传送给传媒的、越来越有点夸夸其谈味道的讯息不免让人党得他
有点高做自大

    “当我们在这周得知索罗斯先生支持发动空袭以解萨拉热窝之围,我们开始觉得他需要
去度度假了。他或许逐渐相信,决定外汇市场乃至对外政策对他而言是举手之劳……,但整
个世界乐意倾听索罗斯先生的意见不应使他愚蠢到对化所说的颇为自以为是。

    两天之后的8月7日,《经济学家》杂志在一篇名为“喋喋休”的文章中对索罗斯进行
了更严厉的批评。

    “乔治·索罗斯是不是疯了?这个以纽约为总部、生于匈牙利的投资家关于从金融业到
波斯尼亚的每件事的颇具轰动性的言论日益充斥着报纸和广播。近来,在欧洲汇率机制百病
缠身之时,索罗斯先生的观点所吸引的注意至少和德意志联邦银行的首脑得到的一样多。新
闻界对索罗斯先生感兴趣不是没用的,毕竟他是那个使英格兰银行元气大伤的人……。可
是,有着和他同样力量的其他投资者们们向于保持超常的冷静,为什么他不呢?”

    这家杂志还问,为什么贸罗斯如此频繁地公开指手划脚?它给予了如下回答:

    “第一个原因必定是,索罗斯先生对于被看作当代声名显蠢的投资界领袖并不避讳。他
也确实配得上这种荣誉。”

    “另一个动机也许是索罗斯不再满足于仅是一位有钱人,他想影响关于当代的重大间题
的公共政策。这是一个值得赞扬的雄心,只是实现它的更佳方式或许是通过他正在东欧实施
的慈善事业。”

    “索罗斯先生对于出风头的明显欲望后面的一个最终原因是,和他从前埋身于量子基金
会的日常事务的时候相比,他愈加无所顾忌。”

    传媒继续对索罗斯猛烈开火。8月16日,又一家杂志加入了这场攻击之中。它说道:"

    “以往,索罗斯是属于不声不响类型的。多少年以来,他一直是我们回内一位谷智和受
到很好评价的人士。可是,现在他不是以他的行动来做代言人,天知道他怎么说个没完
呢。”

    “最近,乔治过度地违背了自己保持沉静的允诺。一些星期以来,几乎没有一次你打开
伦敦的电视却未见他的身影占据了荧屏。他给报纸去信,写专栏文章,接受记者采访,公开
地指责德意志联邦银行——总而言之,他在成为一位传奇式投资家之外,还变成了一个公务
活动家。”

    “乔治也许感到有什么东西促使他要为他的慈善话动大声嚷嚷,或以富人们在赚钱已成
为一件元甚意思的活儿时贡有的方式来橄一个俗气的哲人,这并不令我们惊奇。假如我们不
太了解他的话,我们将会怀疑他身上是否有着一丝叫做‘高做’的常见毛病。”

    一位《商业周刊》的记者在那个夏天找到了机会向索罗斯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你变得
如此“喋喋不休”呢?

    “我通常不想为公众所瞩日,除非我有什么要说。”索罗斯一上来如此答道。他接着
说,“在可能的限度之内,我愿意用我自己的词语来表达。但我发觉,在我接受了某次采访
之后,我的话往往在脱离了原来背景的情形下被引用。即使引用的是我的原话,它还是被歪
曲了,和我的本意并不相同。”

    他还说道:“我和传媒不存在一个爱或恨的关系。如果发生了什么,我会远远地避开。
倘若你现在写了一篇不利于我的评论,从我这挑出了什么毛病,这不会对我有什么损害。所
以你尽可以去这么做。”

    索罗斯似乎是说他其实并不怎么在乎传媒,不过这显然不是事实。假如不运用一个庞大
的、运转自如的公共关系机构,索罗斯也会变得像他最好的发言人那样八面玲戏。他的聪明
足以使他认识到,如果他发份传真或写封宿给纪辑们。而不是接受采访。他更有机会让他的
意思为人所理解。这种手法一直行之有效,报纸或杂志收到索罗斯的信件或传真后,都将其
全文发表。他还懂得了有时要对新闻界说些什么,有时则要闭上嘴。当索罗斯在那一年采取
一个大胆步骤,雇佣了纽约颇负声望的科克斯特公共关系公司时,他隔信达家公司对他会尽
可能谈论得少。

    对某些人来说,索罗斯在就投资形势发展公开言论时,也确实是太狡猾了。华尔街的一
位主要的金融业人士曾让索罗斯的所作所为弄得很是尴尬,这位要求匿名的人士说道,“我
不但为什么要作这些公开的表态。”他坚决认为,就索罗斯的憎形而言,作这些声明是不恰
当的。这也许不是一个法律上的问题,但却是一个伦理上的问题。”

    第六节 闭嘴,索罗斯

    索罗斯依然没闭上他的嘴。到了8月底他又引发了另一次和传媒相关的风波。这口,他
的面孔上了《商业月刊》的封同。在以往,他也许会将这种成就视作死亡之吻。他的一些助
手为此事而局促不安,其原因读一读这期封画报道的开头一段就知道了。

    《商业周刊》的记者声称索罗斯将要予这家杂志一次采访机会。这令一直被说成是索罗
斯的资深证券投资经理的吉拉尔德·马罗洛维西很是心烦。

    “格雷。”马罗浴维西一对索罗斯的主要行政管理人员格霄·格拉斯藤说道,“你必须
阻止这件事,我对此十分认真。”

    格拉斯藤转身找到那位记者,抱歉地向他笑了笑,说道:“我们不容欢成为注意的中
心。我们乐意保持一种低姿态。”

    一位颇有见地的华尔街观察家评论道,像索罗斯这样的人爱好吸引公众的注意是既不慎
重,也不定运。“华尔街是一种很俗气的商业场所。乔洽·索罗斯在投资活动中打交遭的是
些对挣钱之外的东面毫不关心的家伙,他们并不在意自己在历史上的位置。索罗斯也许关心
这点,但他们不。在华尔街颇有市场的见识是,一旦你变得引人注目,你也就化作了历史;
一旦你上了《商业周刊》的封面,你也就可以和现实吻别了。而索罗斯恰恰出现在了封面
上”。

    索罗斯辽到了来自于他的助手——包括斯但莱·德鲁肯米勒——的愈来愈大的压力,他
们要求他管住自己的嘴巴。索罗斯的基金机构内部的想法是,他的公开言论限制了基金的行
动自由。如他的一位前同事说道,“他也许认为自己是上帝间给庸人充斥的投资界的一位奇
才,但现状是他的位置变得如此醒目以致于他需要不停地买入卖出以证明这点。而拥有如此
多的通货和固定收入使它的基金失去了在市场上的灵活性。

    这样,在经历了一个“健谈”的1993年夏季之后,索罗斯采取一项新的策略。每当被
记者发间时,他总是拒绝说他喜欢或不容欢什么证券或通货。他看起来已觉察到他的每句话
都处于监控这下。假如他拥有他被赋予的权威,这或许反过来只能给他惹麻烦。他知道这
点。所以他变得不像以前那样多嘴多舌了。

    第七节 愤愤不平

    索罗斯力图和欧洲的政治家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可他从后者那儿几乎未得到什么称赞。
它们对于他一直“干预”欧洲货币事务十分恼火。

    1993年9月底,时任欧共体部长理事会主席的比利时外交大臣威利·克拉斯间接地指
责索罗斯企图颠覆欧洲联合大业。在和法国杂志《观点》的一次谈话中,克拉斯说,“存在
着一种阴谋,在盎格鲁——萨克森世界中,有些组织和个人愿意有一个分裂的、扮演二流的
经济角色的欧洲。不想要一个拥有其自己的货币和对外政策的强大欧洲。

    索罗斯的发言人戴维·克诺菲尔德对克拉斯的言论不屑一回,他声称,“我们不打算对
这种关于什么盎格鲁——萨克森阴谋的无稽之谈作出回答。”他再次强调,索罗斯支持一个
行之有效的欧洲货币体系,但确信在该体系于最近解体之前,它不再对欧洲国家有什么积极
作用了。

    第八节 索罗斯在1993年

    总体上讲,1993年对量子基金会是非常不错的一年,它的资产上升了61.5%。在1969
年投在量子基金会上的1万美元如今已升值为2100万美元。而同期投在standArd&
POOR500的证券上的一万美元仅增幅至12.2万美元。

    索罗斯的每一个基金项目都表现得十分出色。最佳的是“Quantum  Emerging
Growth”,涨幅为1o9%,其次是“量子”和“Quota”,它们分别是72%有余。打1969年
以来,索罗斯已创造出了约为35%的令人惊讶不已的年度增长率。而S&P500的这个指标
只有10.5%。

    索罗斯在1993年最后一个季度的最大一笔买入的对象是拉蒙通讯公司,排在第二位、
第三位的是计算机网络领域内的公司:纽布里奇网络公司和DSC通讯公司。他卖出股份最多
的是MedcoContainnlent  servlces。其他的卖出表明索罗斯正力图使自己少受金融企业的
牵累,他的10项最大卖出中,有5项是在该领域。

    下表列出的是索罗斯控股最多的几家公司,他资产的大约一半是股票: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