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市场偶像            

    “我们为什么被现代的米达斯所迷恋?

    第一节 追踪索罗斯

    乔治·索罗斯由于1992年9月挑战英镑大获成功而名声大振。

    他似乎具有先知先觉之本领,富有投资之技巧。于是出’现了关于他的神话:他能根据
自己的选择去占有市场份额从而影响市场行情。

    实际上,他似乎是一个拥有巨大权威的领袖。

    如果当他公开谈论一种货币、一种股票或一个公司时,其市场价格就随之升高,这对他
来说似乎很容易。你所应做的就是等待索罗斯的公开谈话,然后冲出去购买这位领袖所提及
的证券和股票。

    但困难是他并不经常讲话。

    那么怎样才能探究出他将要做什么?别的投资者又是如何知道他正在购买什么呢?

    他们在找寻被市场专家津津乐道的“踪迹”,这些线索暗示了投资方向和重点。寻找踪
迹是必须作的事情,因为象索罗斯这样的投资商公开讲话时是不会告诉人们他所取得市场份
额的时间和数量的。

    这些踪迹很难寻找,一个办法是注意一组典型的很少变化的证券在同一方向的稳定走
势。

    比尔·道奇,证券研究所的副所长以及迪恩·雷诺兹公司的首席投资战略家,他就解释
说:“如果道·琼斯工业指数下降50点,并且交易人员说他们没有看见有大的交易量,我
就得开始审慎思考了,通过道·琼斯股票自身变化和美元相对马克疲软,我就会得出结论你
有一个抛售美国股票的商人,他或来自德国或正把财富从美元转换成马克。无论是彼此并无
瓜葛的市场还是相互密不可分的市场,这种行为都是不寻常的。”

    由于对索罗斯极有兴趣,人们极易上当受骗,相信他在背后操纵股票的波动。事实上,
他并没有那样做。“今天使人们很快上当的途径就是说某些事情在迅速变化以及索罗斯正在
操纵”。索罗斯集团的交易人员对于他们正在做什么也是闭嘴不谈。当然,有些交易人员有
时也能查出索罗斯在市场运作的时间。如道奇解释的那样,一组交易人员可能开始注意每次
他们为某些人抛售同一种股票,而价格并不下降,这位他们感到困惑。交易人员仔细听着他
们同行的互相之间即席谈话。一个可能说,他卖了大量石油股票而价格并不下降,另一个可
能回答他’也注意到了。

    没有一点有关索罗斯集团的资料,至少是当前的资料。但他们还是有可能推测出索罗斯
将要做什么。

    道奇对此解释说:“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想购人,你给我指定一个市场。我到那
个市场的交易中心,那里有之个交易商。你告诉我两个月前你同索罗斯做了一大笔生意,你
不必告诉我你做了什么生意,我告诉你我想从你那儿买入而你说不。我们处于竞争中。你是
之人中唯一一个不想抛售的人,而其他的人都在抛售,你好象与索罗斯有点关系,于是通过
市场将推测出你正在为索罗斯买进。

    第二节 点石成金

    作为一名市场领袖,索罗斯似乎具有点石成金的能力。

    房地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直到1993年初,索罗斯还没在房地产方面投资。一个时期以来,这一领域极为萧条,
8o年代由于开发商们过量建筑,使这一领域一肠不振。现在则出现了危机,但这并没吓倒
索罗斯,一夜之间,他对这一领域产生了兴趣。他把危机仅看成是另一个获得时机。当然,
进入这一领域对索罗斯来说还比较陌生,他选择了保罗·雷切曼公司作为他的合伙人。

    1993年2月8日,索罗斯宣布他建立了拥有2.2亿美元资产的房地产基金,由雷切曼
公司进行经营管理。这一新的投资公司被命名为量子房地产投资公司,以代表索罗斯在这一
领域进行投资,衰退的房地产市场在不久的将来即会出现新的发展。

    当房地产市场大沿坡时,雷切曼兄弟:保罗、阿尔伯特和拉尔夫破产了。在这之前,该
家族在加拿大、纽约和伦敦拥有价值几十亿美元的房地产。但是,当其奥匹林亚公司蒙受巨
大亏损时,雷切曼兄弟的公司陷入了破产境地。因为保罗·雷切曼是奥林匹亚公司的往股股
东。

    但这与索罗斯并无大多瓜葛,他告诉《纽约时报》:“他们曾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房地产
开发商,我正想投资,我要与最成功者合作。 索罗斯和雷切曼提出新投资公司资本在745
万美元到1亿美元之间。大部分资金将来源于量子投资公司。

    接下来的9月份,新的索罗斯——雷切曼投资公司作了第一笔生意:购买了特梅勒有限
公司无赎回权的房地产和陷入困境的抵押贷款,共计6.34亿美元。这笔买卖是美国房地产
史上最大的一宗。11月,索罗斯和雷切曼宣布在墨西哥城将投资15亿美元开发三个房地产
项目。

    一旦索罗斯在一定的股票与货币商品市场从事交易为外界所查获,他就能操纵这一市
场。实际上,他成了市场持续变化的催化剂。

    1993年4月,他又瞄准了黄金市场。

    索罗斯认为黄金价格将不久持续攀升,从而使黄金比股票、房地产债券更具有储存价
值,虽然黄金带不来利息。

    于是,量子公司以每盎司345美元的价格购人了价值200万到300万美元的黄金。他又
在新蒙特矿业公司投资了4亿美元。以每股39.50”美元价格从雅各布·罗斯查特那儿购
买了价值l000万美元的股票,改变了詹姆士·哥尔扬密的拄股权。索罗斯以持有13% 的股
票而成为这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哥尔斯密以30%的股份仍列第一,罗斯查特则不足5%。

    索罗斯、哥尔斯密和罗斯查特三人之间相互比较了解。索罗斯和罗斯查特公司之间的联
系者是尼尔斯·培布。此人是罗斯查特公司的投资经理,但不在量子公司任职,是索罗斯多
年的亲密朋友。

    当交易商发现了索罗斯的经营踪这后,黄金的价格便扶摇直上,在近朔最忙的交易日上
出现了大量的投机性的黄金买入。一盎司黄金价格上涨了近5美元,达到每盎司350美元,
这是自1992年10月以来第一次达到这一价格。

    索罗斯投机于黄金市场的一个踪迹是:1993年夏天,索罗斯大获其利,心满意足之
后,使悄然拍身隐退。不料,伦敦《星期六时报》于8月15日作了专门报道,称索罗斯以
每盎司385至395美元的价格抛售了他所持有的全部黄金。在伦敦,黄金价格在两个星期之
前还飞涨到每盎司400美元,然而,好景不长,有关索罗斯退出黄金交易的消息一经传出,
便告急剧下跌。

    1993年初对量子公司来说是比较顺利的。前4个月,公司财富增长18%,部分原因是
该投资公司在日经指戮股票成功的投机,此时日经指数在16,000点左右,到1995年5月
11日,日经指数达到了20000点。

    第三节 现代的米这斯

    在有些人对索罗斯影响市场能力多有不服的情况下,索罗斯仍试图创造新的纪录。1993
年4月13日,索罗斯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广播同黛俗拉·玛奇妮主持的“商业日”节目
采访时,他不同意玛奇妮的看法:认为黄金价格的上升是由于来自俄罗斯有关叶利钦和他的
改革赢得了最近一次全民公决的消息的结果。

    索罗斯争辩道,来自于俄罗斯的消息对黄金价格上升毫无影响。金价的上升应归因于他
购人新蒙特矿业公司的股票。

    除了在CNN作大胆的断言外,索罗斯并不急于利用自己新地位谋利,甚至在所有宣传把
他吹捧为市场的救星时,也是如此。“我对我的权威感到满意”,他告诉《商务周刊》说,
“我承认这一点,我怎么能否认?但这只是一回间的事情。我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我能对人们
的想法有所影响,找到不足和批判性思考是很重要的。”

    但是,在房地产和新蒙特投资的经历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空罗斯在市场的行动信息
一旦传出,将引发市场的进一步行为。新市场行为不过是索罗斯行为的冈版,而这些行为将
有助于进一步增加索罗斯的市场份额。1993年4月30日.《每日电讯》以大标题形式质问
索罗斯:“我们为什么彼现代的米达斯所述恋?”

    答案是明确的,乔治·索罗斯看起来就是现代的米达斯,为他所述恋是极其轻而易举
的。追随他就能发财致富,这样做有什么错呢?

    在索罗斯看来,即使限下声名显赫,他也做不了多少事。“进行交易是我的事,我的职
责,我的职业行为,如果不能在股票、债券和货币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我就不能继续管理
我的公司。因此我要在新蒙特矿业股票市场捞取份额,并注视着所发生的一切。”

    另外一些金融能手为索罗斯的特殊权势极为崇拜,“许多手中握有比索罗斯更大资金量
的投资商对索罗斯的判断奉若神明。”皮特·罗纳说,“这就是索罗斯的影响所在。”

    但是另外一些人受到的影响则不大。许多人喜欢对索罗斯吹毛求疵,认为他并不能影响
市场。其中一人就是亚西·诺兰,他争论道:“虽然有些经理掌握大量资金能短期影响市
场,但他们不可能从根本上影响市场,因为从长期角度来看,市场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

    另有一些人则否认索罗斯具有特殊的直觉,相反,他们坚持认为索罗斯的所做所为是极
不适德的。但是,一个人通常有许多朋友,这些朋友有较高的地位,这不是罪过,他们乐于
承认这一点。他们还感叹没有一项恰当的法律能把某些人造进监狱。另外,他们承认在旧的
关系冈背后有许多邪恶的东西对人具有吸引力。

    例如,《观察家》杂志在提及索罗斯与詹姆士·哥尔斯密和尼尔斯·塔布的密切关系时
说:“这种内部的密切关系使主要投资商对索罗斯所关注的事情感到惊奇。他的合伙者在谈
论索罗斯的第六感觉时,大多数评论都集中于索罗斯为自己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网络以搜集信
息的印象上。”

    那么,在适当的范围内有许多朋友算得上什么真正的错误呢?

    凯利·格拉斯提,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的商务经理,兴致勃勃地解释了索罗斯善于认识
世界宏观经济发展的趋势,他说:“乔治有许多知识界的朋友,从而形成了一个联系全球各
地的巨大网络。他会在他的办公室说,‘我对A国感兴趣,便打电话给某某呢……。’在他
的经历中,他依靠的是全球各地的顾问,你应看一看他的通讯录就心里有数了。

    1993年6月,索罗斯再一次投资于房地产,只不过这一次是在英国。在他与雷切曼建
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四个月后,他又建立了一个开发英国房地产的投资公司,由索罗斯的量子
公司和总部设在伦敦的房地产开发商英国土地有限公司组成,这次他投资了7.75亿美元,
并收购了英国土地公司4.8% 的股份。

    如果索罗斯买入英国的房地产股票,这意谓着英国房地产市场一定看涨。这至少是英国
投资商对索罗斯投资影响的理解。结果,股票市场的房地产公司的股票价格上涨得令人震
惊:这些公司的股票价格升值了6.67亿英镑,而他在英国土地公司的5%的股份直接赢利
为520万英镑。英国土地公司的股票每股从198便士上涨到了434便士。

    显然,索罗斯的魔力仍在发挥作用。《卫报》曾说:“上个月是黄金,昨天是房地产。
世界投资界一致裁定如果索罗斯认为某种东西值得买入,他们也将持同样看法。”

    索罗斯受到了自己所拥有影响鼓舞,他公开宣称,无论他计划买进或拒买,他的看法都
将对市场产生影响,货币市场也是如此。

    1993年7月,索罗斯认为德国马克将下跌。这是索罗斯采取的明显的一个步骤”,人
们对此并不奇怪。这也是一个人利用他的超常影响所做结论的极端行动。

    在6月7日给伦敦《泰晤士报》的信中,索罗斯对安纳托利·凯里斯5月20日的来信
作了回答。在信中,安纳托里·凯利斯要求索罗斯对法郎发难。索罗斯并不同意,他认为并
不是法国的货币和债券应抛售,而是德国的。至于德国的短期利率,索罗斯认为应降低。索
罗斯在信中写道,无论德国的联邦银行要做什么,“我希望德国马克与其他货币的比价下
降,甚至包括英镑。我也希望德国债券在近几个月里与法国的相比也下跌,虽然当德国联邦
银行急剧降低它的短期利率时,德国债券价格从严格意义上讲应上升。

    “联邦银行保持的利率太高,时间太长,它可以不彤响它的信誉而逐渐降低其短期利
率,但它错过了时机。德国现在的经济衰退比法国严重。”

    索罗斯认为要是德国的经济衰退日益严重,它迟早将不得不屈服。“短期利率将不得不
降低,无论联邦银行愿意与否。”索罗斯补充说,德国债券将上涨,但一旦汇率发生作用,
其价格将下降。

    不仅仅是索罗斯,金融专家根据索罗斯的经验和直觉也提出了一些建议,索罗斯承认他
们的建议,如果遵从的话,将给他的投资业务带来直接利益。

    这是索罗斯第三次公开他的投资计划从而帮助他提高这些投资的价值。“这是一种新的
挣钱方式”,总部设在伦敦的摩尔根·斯但利公司的战略决策者戴维·罗彻说,“是明智地
投资和公开发难的结合。”

    在信的结尾,索罗斯试图对他的两种职业投资者和慈善家作一明确区分。“我想划清我
的角色。在你的信中,你同时提到了我在货币市场的活动以及在东欧的恬动,两者是有明显
区别的。在东欧,我试图推动社会的开放,在金融市场,我为我的股东和我自己追求利润,
我在金融市场上的发展能够资助我在东欧的努力。我不想在东欧获得利润,我也不想在金融
市场上成为一名慈善家。我竭力避免那些具有极大破坏性的投机行为,但我找不出理由不参
与即使没有我参与也能发生相同结果的行为。当然,在市场判断方面,我也不是比中央银行
更高明,少犯错误。”

    当市场对他的关于马克的讲话作出积极的反应后,他的权威地位得到了加强。6月11
日,马克比价为61美分,到6月25日,在他写信的两天后,降至59美分。量子公司赢利
上升10%,这归功于索罗斯的货币交易策略。

    6月23日,索罗斯说马克应贬值:美元比值不久就会从1.7马克升至2马克,他又对
德国联邦银行没采取措施帮助东欧国家的行为发难,“德国联邦银行的目前立场对德国经济
以及欧洲经济是十分有害的,对欧洲一体化也是十分有害的。不久前,美元比值已达4马
克,”他补充到,“我相信,只要少于2马克,美元就大使宜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