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金色大跃进            

    “股市通常是不可信赖的,因而,如果在华东街地区你跟曾别人赶时髦,那么,你的股
票经营注定是十分惨淡的。”

    第一节 改名焕姓

    到1975年,乔治·索罗斯开始在华尔街社区中引人注目。更精确他说,他赚钱的本领
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注定要成为一个知名人士,对这一点几乎没有谁怀疑。

    正如在80年代和索罗斯共事的阿兰·拉裴尔所说:“他勤奋努力,洞察力强,有进取
心。他非常胜任他的职业。这种职业本身并不需要逻辑推理和理性思维。而是一种直觉过
程。你经验的多少对你的业务会产生很大影响。我认为乔治是天生的从事这一职业的料。

    尽管华尔街管区内的一些人接触和认识索罗斯,但对于外部世界来说,他仍然是默默无
闻的无名小卒。

    这有它的原因。

    不像80年代未和90年代,在那个时候,掩没在社会生活中投资者一般是不为人们所重
视的。那时,在华尔街管区的商业传媒对此也毫无热情。相应地,在金融市场上对重要人物
的个性更少兴趣。——不像现在,人们对与之共事的人的私人生活都进行详尽审察。

    即使传媒想做更多的报道,在华尔街管区索罗斯及其同行也对它们怀有极大的戒心。他
们都尽量避免抛头露面。投资被认为是纯粹私人性的活动。

    而且,在华尔街管区人们普遍认为:纯粹的吸引公众的行为是不吉利的,就象和富有诱
惑力的死神亲吻,最终会走向深渊。传统的开明人士也认为,如果一个投资者把他的照片刊
登在华尔街社区的杂志上,广泛流传,那么恶运就会降临、赢得声誉需要付出代价,甚至是
致命的代价。

    因此,乔治·索罗斯远离了聚光灯,这样他觉得非常舒适。与他交往根深的朋友柏
荣·文说:“在我们的接触中,乔治从不自我炫耀,即使这样做对化有利,他也不自我宣
传。”

    不过,1975年5月28  H,华尔街日报在头版着力报道了乔治·索罗斯的事迹。浓墨重
彩,特别是标题,使索罗斯首次品尝到荣誉的喜悦:

    证券市场逆风雨行

    不赶华尔街潮流

    艰难岁月独领风骚

    索罗斯公司认准目标:

    以色列武器生产

    给外国人以厚利

    报纸上这篇文章是否注定·了索罗斯要遭厄运呢?是否改变“他的好运呢?他自称有一
种预感:传媒的注意是破坏性的。——然而,实际上索罗斯有足够的理由为报纸上这篇报道
而高兴。它促使索罗斯下决心独立经营,这种独立经营给他带来极为丰厚的利润。

    为作这篇报道的准备使索罗斯陷入极坏的心境中,当日报记者坐在他对面进行访谈时,
他抱怨说固疾发作,背痛厉害。每次索罗斯公司进入困境的时候,疼痛就加剧。“证券经营
是一件最残酷无情的事情”他说,表情有些痛苦,“你不能伪造或中止,因为真实情况每隔
一天都记录下来了。”

    后来,在一次有趣的评论会上,谈,完索罗斯公司近来取得的惊人的持久成功后,关于
将来,索罗斯用一种悲观的语调说:

    “谁知道公司好景多长呢?历史证明所有的公司经营者最终都要歇火,有一天,我相信
我们也不例外。我只希望不会是今天下午。

    索罗斯说完微笑着走进股票报价器。,他想卖空一家著名的房地产公司大额股票。他预
计股票价格下跌,这家大公司企图购买他抛售的全部股票。

    “看银行信托部也想要,”索罗斯笑着说,“哦,我在最后叫价的基础上加0.5点,
让售一部分股票,会有人抢购。”

    过了几周,股价下跌,索罗斯又得到了一笔票据利润。而在这笔交易中,急切的股票购
买者蒙受了损失。

    这是故事的高潮?这种独立意志表现了索罗斯运作程序上的水平。

    谈及索罗斯和罗杰斯,报纸上称颂道:

    “这些年来。在买卖股票方面。这两个人表现出了他们的独到之处。他们在某一股票流
行之前买进,而在最火红的时候抛售。他们一般不与持有广泛投票的规模较大的合股投资公
司、银行情托部和其他机构打交道,除非是把他们作为抛售对象。”

    “股市通憎是不可怕赖钠,因而,如果在华东匐地区你同普别人超时髦,那么,你的股
票经营注定是十分惨淡的。”

    让我们听听索罗斯的声音:

    “我们是从这一假设前提人手的:股市通常是不可信赖的,因而,如果在华尔街地区你
跟着别人赶时髦,那么,你的股票经营注定是十分惨淡的。华尔街地区的大多数股市分析家
只不过公司经营的宣传者,从公司的年度报告或其他人的报告中抄袭出自己的投资报告,报
告能揭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呢?”

    那么乔治·索罗斯从何处着手呢?

    自由、独立的思考。他成功了!

    1973年和1974年,一些大机构都显得十分沮丧,因为他们持有的股票价格被削减了一
半。而与此同时,索罗斯公司却出现了奇迹,1973年赢利8.4%,1974年赢利17.5%。

    当时索罗斯的贴身助手罗怕特·米勒回忆说:“索罗斯的独特之处在于:在一种股票流
行之前,他能够透过乌云的笼罩看到希望……他很清楚为什么要买或不买。索罗斯的另一长
处在于:当他发现自己处境不利时,他能走出困境。

    卖空是索罗斯公司特别喜爱的招数。索罗斯承认他喜欢通过卖空获胜而赢利,这给他带
来谋划后的喜悦。公司把赌注下在几个大的机构上,然后卖空,最后当这些股价猛跌时,公
司就赚到了大量的钱。

    索罗斯与阿文公司的交易被认为是通过卖空获利的经典事例。为了达到卖空目的,索罗
斯公司在市场价格为每股120美元时,借了阿文公司10000股股份。在这之后,股价猛跌。
两年以后,索罗斯买下了这10000股,每股价格20美元。回顾一下就会朋白什么是以最小
的投入获最大的利润。每一股100美元的利润为公司赚了100万美元。索罗斯之所以这样
做,是因为他注意到这样一种文化倾向,在阿文公司盲目投资之前,他意识到:随着人口老
龄化出现,对化妆品的需求会大力减少。

    索罗斯极为高兴地解释说:“在阿文事件中,银行没有意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化
妆品工业的鼎盛时期已经结束,因为市场已经饱和,而小孩子们不使用这些东西。这是他们
忽视的另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索罗斯加入了美国铁路工业托拉沉而已,当有些人预言纽约城市公司快要破产的时候,
索罗斯却赚了纽约城市公司的钱——通过证券。当然,也有失算的时候。有一次,他在奥莉
瓦提公司观光时,购买这家公司过多的股份。他购买股份的唯一理由是他与办公室人员的一
次会谈,经营者认为公司股票有向上发展的趋势。这些股票上市不是很顺利,索罗斯很是后
悔。

    国外证券投资也蒙受了一部分损失。股种的购买也是如此。索罗斯和罗杰斯在斯普拉哥
电子公司的损失达75万美元。他们误以为半导体股市行情看涨。罗杰斯解释说:“与其说
这是重大事件,不如说这只不过是一次错误的分析加上购买了一个半导体产业外围的公司罢
了。”

    他们的体系仍在运作。如果说在70年代初对华尔街地区的许多人来说道途是布满荆棘
的活,乔治,索罗斯却是幸运的例外者。从1969年1月到1974年12月,公司的资金在价
值上几乎翻了三番,由原来的610万美元上升到1800万美元。每一年公司都保持增长的势
头。

    而同一时的;500家股份公司的平均指数,下降3.4个百分点。

    1976年,乔治公司上涨61.9%,尔后在1977年,陶公司下降13%,而索罗斯公司上
升31.2%。

    1977年底1978年初,索罗斯和罗杰斯决定再度对技术和军事工业进行投资,这与大多
数人意见相悻,因为华尔街地区大多数商人不愿涉足这一领域。“要知道”,摩根和斯但利
家族的巴顿·比格斯说,“正如你会听到吉米·卡特总统谈人权,乔治18个月以前就在谈
那些股票。”索罗斯责怪自己对这些股票买得太迟,但他仍然是唯一购买这些股票的人。

    1978年,公司赢利55.1% ,资产达1.03亿美元。接下来的一年,即1979年,又赢
利59.1%,资产上升为1.78亿美元。索罗斯的高科技股仍富有旺盛的生命力,没有任何
衰亡的迹象。

    1979年,索罗斯将公司更名,改为量子公司,来源于海森怕格量子力学测不准定律。
这一定律认为:在量子力学中,要描述逊原子粒于的运动是不可能的。这与索罗斯的下达观
点相吻合,索罗斯认为:市场总是处在不确定和不停的波动状态,但通过明显的贴现,与不
可预料因素下赌,赚钱是可能的。公司顺利的运转,得到超票面价格,是以股票的供给和要
求为基础的。

    第二节 害怕打官司

    当一个人赚到了像乔治·索罗斯那么多的饯的时候,人们不可避免地会向他提出许多问
题。如他的全部金融活动是否凌驾于董事会之上。这些年,他时不时地同证券与汇兑委员会
发生争沦,没有一次有意退让。

    特别是有一次,在1970年底,似乎争论非常激烈。

    证券与汇兑委员会到纽约地方法院控告了他,宣称他操纵股票市场,有效诈行为,违犯
了联邦证券法反操纵条款。

    根据证券与汇兑委员会的指控,在1977年10月股票公开上中的前一天,索罗斯使计算
机科学股票每股降低了5O美分,他急切地要求经纪人抛售计算机科学股票。经纪人在1977
年10月11日那天,卖出了该公司40100股中的22400股,占当天计算机科学股票成交量的
70%。

    证券与汇兑委员会补充说,在那天结束时,股票的公开价格,是在原来商业价格基础
“人为地压低”了,每股8.375美元。琼斯基金公司,是一家以加利福里亚为基地的非营
利公司,制作了这些股票,同意在1977年6月卖出150万股给公众,另外150万股以公开
上市的价格卖给计算机科学公司。

    因此,涉嫌操纵股票可能使基金公司损失约750万美元。

    证券与汇兑委员会声称,索罗斯公司从股票经营者那里购买了155000股,从其他经纪
人那里购买了10000股,都是以较低价格收购的。在公开上市的那无以及那个月下旬,索罗
斯订购了计算机科学股票中的75100股,每股价格为8.375美元或略高于此价。并劝导别
人去购买。

    对证券与汇兑委员会的控告,索罗斯既不承认也不否定,他表示同意法院的判决,因此
这一案例很快作出结论。他坚持认为因证券与汇兑委员会打官司,将会花费他过多的时间与
金钱。1981年一本杂志的文章引用了索罗斯的辩护:“证券与汇兑委员会不相信有人可以
不通过玩鬼,而做得像我这样好。因此,他们想找些证据理解。”

    加利福里亚州的弗菜彻·琼斯基金公司也向法院指控索罗斯。声称由于股价下跌蒙受了
物质损失。索罗斯和琼斯基金公司最终以l00万美元了结。

    诉讼案并没有使索罗斯受阻。事实上,这丝毫不影响他的赢利。

    索罗斯在英国证券市场运作得罪常顺利。在股市上涨到顶峰时,他把英国英磅卖空。他
对英国股市采取大量措施。以极低的价格买进,并且数量极大,据说价值10亿美元。这一
步棋他最终赚了1亿美元。

    1980年,索罗斯公司创办10年之后,这一年的业绩令人难以相信,增长了102。6%,
至此,公司已发展到3.81亿美元。索罗斯个人财富到1980年底已达1亿美元。

    很滑槽的是,索罗斯投资本领的主要受益者,除了乔治·索罗斯本人以外,是一些欧洲
巨富,也就是开始给索罗斯公司提供资金的人们。吉米·罗杰斯断言:“这些人并不需要我
们使他们富裕,不过,我们已使他们极为富有。”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