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雾里看花            

    “从根本上说,我们对于世界的所有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缺陷的,被歪曲了的。”

    第一节 走近感觉

    50年代初,当乔治·索罗斯还是个在伦敦读书的学生的时候。他对世界的运行方式就
有着浓厚的兴趣。他的志向不仅在于对人生重大问题的深思,而且也希望对认识世界作出重
大贡献。

    他的指导教师卡尔·波普,鼓励他思考一些大的问题,提出一个宏伟的皙学方式。这种
方式可能不仅对整个人类有利,也可能会给提出这种方式的人带来好处。索罗斯馒馒地开始
信仰他的挚友柏荣·文的一句话:“你越是能把自己的努力限制在一个抽象的领域,你越是
能在实际操作中做得更好。”

    索罗斯对抽象物的兴趣,及时地把他引到了金融市场如何运作这一实质性问题上。要去
理解他关于金融市场的理论,最好的切人点是他关于人生和社会的一般理论。他的思想有一
个关键词:

    感觉。

    许多人间过同样的问题: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事物一一一大的物体
如宇宙、大脑、人类一一一是怎样运动的?

    仔细思考过这些问题之后,人们又回到自己的生活,回到更为实际的问题,如负担家
庭、谋生、记得倒垃圾等。

    然而,哲学家把这些问题作为他们终生的研究课题。乔治·索罗斯渴望成为一名哲学
家。

    虽然没有任何事件激发索罗斯的哲学兴趣,但他却长时间地保持着这种热情。“自从我
意识到自己的存在。”1987年,在他出版的《点石成金》一书的导言中,他写道,“我就
有去理解它的强烈激情。并且我把我自己的理解作为需要被理解的中心问题”。

    然而,年轻的索罗斯所作的说明仅仅是一个开头,要解决人生的奥秘这一任务几乎是不
可能的。

    理由很简单,即使开始研究我们是谁或我们是什么,我们也必须客观地看待我们自己。

    困难就在于我们不能。

    这就是索罗斯的伟大发现:

    “一个人所思考的东西是他的思想的一部分。因此,一个人的思想缺乏可以彼判所为独
立的参考点——缺乏客观性。”

    索罗斯在他的《点石成金》中这样写过。这一个单独的句子形成了他的理论分析的核
心。由于不能达到独立的参考点,因此,人们不能把握本质,不能透过没有被歪曲的七色光
谱来看待世界。在50年代初,索罗斯得出结论:“从根本上说,我们对于世界的所有观
点,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缺陷的,被歪曲了的。他注意的焦点变成了这种扭曲怎样形成了事
物。

    第二节 奇思异想

    以世界如何运行的总体观念为武器,索罗斯关注华尔街地区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一定程度上说,我们对于世界的所有观点都是有缺陷的或彼扭曲了的。”

    问题在于,那些力图作股市分析的多数人已经得出结论,说在决定股票价格中必定会有
某种逻辑。这太扰乱人心,更不用说,在市场操作中,想这样做,会给人大多的承担风险的
精神压力。

    同意这种理性思维的人论证说、因为投资者可以完全认识一个公司,所以,每一股的价
值都可以有一个精确的价格。以这种认识为武器,每个投资者就会有理性地自动地行动,当
一大批股种出现的时候,就可以选择最好的。而且,股票的价格也可以通过估计公司赢利而
保持合理。

    这就是高效率股市假说,也是有关股市运行的最流行的一种理论。这假定了一个完美
的、理性的世界,也假定所有的股票都反映了可得到股息。

    然而,当古典经济学家在讲授均衡观念、假设作出完美的竞争和达到完美的认识时,索
罗斯相信自己理解地更透彻。他认为,在现实世界,从假定完美的认识中可以获得的任何理
论,都是有缺陷的。在现实世界,买或卖的决定的依据——不是古典经济学家的理想——而
是人们的期望。并且,在现实世界中,人们对任何事物的认识都是不完全的。

    “我总体地理解事物的主要洞察力在于,在形成对事物的看法时,是不完全理解在发生
作用。传统的经济学家以均衡理论为基础,认为供给和需求是平衡的。但是,如果你意识到
不完全理解发挥的重大作用,你就会意识到你处理问题所运用的是不均衡理论。

    同样,在另一个场合,他写道,他是“沉迷于混乱之中。这便是我怎样赚钱:在金融市
场中理解革命发生的过程。”

    在巴岛的那些夏天,乔治·索罗斯进行类似垄断资本的赌博,从此,他完全陷入了金钱
世界。不过,他还时而在知识的王国里自由驰骋,实践迫使他在伦敦经济学院学习经济学。

    然而,使他失望的是,他发现这门学问似乎很浅薄。

    教授们想使他相信,经济学是——或者至少力图成为——一门科学。你可以提出理论和
发现统治经济世界的规律。

    但是,乔治·索罗斯看透了这一切。他得出结论说,如果经济学是一门科学,那么,它
应该是客观的。也就是说,人们可以不彤响它的活动范围而观察它。但是,索罗斯得出结论
说,这是不可能的。

    当人类一毕竟是所有经济活动的中心——缺乏客观性的时候,经济学家们怎么可能认为
它是客观性的呢?当同样是这些人类,从品性来看是包含在经济生活中,不能不影响经济生
活的时候,经济学家们又怎么能认为他们是客观性的呢?

    第三节 杀手锏

    那些假定经济生活有理性和逻辑性的人论证说,金融市场总是对的,对的意义在于市场
价格倾向于贴现——或者考虑到——将来的发展,即使这些是不明确的。

    索罗斯说,这是不正确的。

    他曾经解释说,大多数的投资者相信,他们可以先扣除市场将来的利息,也就是说,在
事情发生之前就考虑到了将来的发展。在索罗斯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他认为“关于将来会
是什么样子的任何观点,肯定都有带有们见,是片面的。我并不是说事实和信念自发地存
在。相反地,我详细地阐述反馈理论,所要论证的是信念所做的会改变事实。”

    “市场参与者不仅在操作中带有们见,而且这种们见影响了事件的发展过程。”

    实际上,市场价格是不正确的,因为它们忽略了将来发展的可能和即将带来的影响。

    市场价格一般都是错误的,因为它们提供的不是关于将来的理性的观点,而是带有偏见
的观点。

    “不过,这种歪曲会沿两个方向发生作用,”索罗斯坚持认为“不仅仅市场参与者们是
带着偏见操作,而且,他们的这种偏见也会影响事情的发展进程。这会给人这样一种印象,
市场精确地参与了将来的发展。但是,事实上,市场提供了一种不是对将来事情负责的当前
期望,是由当前期望所产生的将来的事情。参与者的感觉是有着内在的缺陷的,而在有缺陷
性的感觉和事件真实过程之间存在着双边联系,这种双边联系在二者之间是缺乏对应性的。
我把这种双向联系称之为‘反馈’”。

    “投资者对一种股票的们见,不否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会引起股票价格的上升成下
降。”

    这种感觉和现实之间的双向反馈——索罗斯称之为“反馈”——成了他的理论的关键。
索罗斯坚信,能够解释金融市场行为的,不是高效率市场假说,而是存在于投资者们见和他
称之为事件的事实过程二者之间的反弹关系。事件的真实过程是公司的经济基础的另一个格
言。

    索罗斯认为,投资者对某一种股票的们见,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会引起股票价
格的上升或下降。这种偏见在操作中作为一种“自我加强因素”,与“基础性倾向”相互作
用,彤响投资者的期望,从而引起股票价格的运动,这可能导致经营者去购买更多股份或进
行吞并、获取,或购空存货,依次影响股票的基础。

    那么,一种股票的价格并不是通过对获得的信息敏锐地作出反应来决定的。而是和硬件
一样多的感情产生的感觉的结果。正如索罗斯在《点石成金》中所写的:“当事件中有能思
维的参与者。主观事物就不再局限于事实,而且包括了参与者的感觉,因果链不是直接从事
实到事实,而是从事实到感觉和从感觉到事实。”

    索罗斯的理论包含了这样一个论点,投资者所付出的价格不是对于·价值的简单的消极
反应而是考虑了股票价值的积极组合。

    索罗斯理论的第二个关键,在于把握错觉在形成某一事件中所起的作用。锗觉,有时,
索罗斯把它们称之为参与者的思想与事情的真实状态之间的差异,是经常存在的。

    有时,这种差异很小并且能够自我修正,索罗斯把这种情形称之为准平衡。

    有时,这种差异很大但能自我修正,这种情形他称之为远离平衡。

    当这种差异很大,感觉和现实彼此远离时,不存在使二者拉近距离的技巧,实际上,外
力只能使二者分离。

    这种远离平衡的情形有两种形式。一种极端是,虽然感觉与现实是远离的,但形势是稳
定的。稳定的形势对索罗斯这样的投资者没有丝毫的吸引力。另一种极端是,不管怎样,形
势是不稳定的,事态的发展如此迅猛,以至参与者的思想跟不上形势。这种形势对索罗斯有
特别的吸引力。

    感觉和现实的差距非常大,因为事态已经失控,这种形势就是金融市场上的典型的“繁
荣萧条序列”。索罗斯把这些序列视为癫狂“这些过程起初是自我加强,变得不可忍受,因
而最终发生了逆转。

    “因为市场经常处于波动和不稳定的状态,所以‘富荣——萧条’序列易于产生。

    这种“繁荣——萧条序列”的潜力经常存在。索罗斯的投资哲学认为,因为市场经常处
于波动和不稳定状态,所以“繁荣——萧条”序列易于产生。赚钱的方式就在于寻找使这种
不稳定资本化的途径,寻求意想不到的发展。

    当然,艰难的部分就在于鉴别一个“繁荣一一一萧条序列”。要识别这一序列,投资者
必须了解其他的投资者们怎样把握经济的根本。在任何给定的时间里,都能了解市场一一一
所有这些投资者的想法,这是索罗斯投资技巧的本质。

    一旦一个投资者了解了市场,他就有可能另辟溪径,去赌那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假定一
个“繁荣一一一萧条循环”即将发生或已经开始。

    怎样去把握一个“繁荣一一一萧条序列”呢?

    1994年4月13日,索罗斯在出席银行、金融和城市事务团体会议之前,作了一个简短
的说明,例如不同意“普遍的明智”。大多数人都相信金融市场趋向于平衡,并且可以对将
来准确地贴现。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不可能对将来精确地贴现,因为它们不仅对将来贴
现,而且有助于它的形成。”

    “一旦你了解了市场在闲些什么,你就要从其他方面积极行动,为那些意想不到的事件
下赌注。”

    他说,有时候,金融市场会影响股票发行的基础,虽然,市场只应该去反映它们。“这
种情况发生,市场便进入了动态的不平衡状态,这时行为就会完全不同于高效率市场理论所
设想的一般状态。”

    这种“繁荣——萧条序列”并不是经常发生。当它确实存在时,因为它们就会影响经济
的基础,因为它们极具破坏性。只有当市场受到紧随的倾向行为支配时,“繁荣一一一萧条
序列”才会发生。“紧跟倾向的行为,在这里,我是指人们以一种自我加强的方式行动,价
格上升就去购买,价格下降就抛售。”

    “倾向一面的紧跟倾向的行为对于产生一次强大的市场失败是必要的,但是还不足以使
之发生。此时,你要问的关键问题是,紧跟倾向行为是怎样产生的?”

    乔治·索罗斯的回答:

    有缺陷的感觉引起市场的自我培育。

    市场的自我培育是投资者陷入盲目的狂热或盲目从众心理之中的另一种说法。

    市场狂热地自我培育时常会反应过度,时常会走极端。这种反应过度——走向极端——
引起了一轮“繁荣——萧条序列。”   “有缺陷性的感觉引起市场的自我培育,市场狂热
的自我培育时常会反应过度。”

    因此,投资成功的关键在于把握市场开始自我培育的契机,因为识别这一时机,投资者
就会知道一轮“繁荣——萧条序列”是即将开始,还是已经进行。正如索罗斯所说:“对射
过程紧随一种辩证模式的理由,可以用一般术语加以解释:市场形势越不稳定,人们越容易
被市场趋向影响;这种受市场趋向影响的投资越大,市场的形势越不稳定。”

    一轮典型的繁荣——萧条序列的主要阶段有:

    ●一种还没有被认识到的倾向;

    ●自我加强过程的开始;

    ●市场方向的成功测试;

    ●自信心越来越强;

    ●现实感觉之间的差距;

    ●最终,相反方向的自我强化序列映象的开始。

    索罗斯还论证说,当一种倾向持续存在时,投资交易的意义更大。而且,们见紧随着倾
向,以致倾向越严重,偏见越强烈。最后,当某一倾向固定下来时,这一过程也就开始了。

    柏荣。文是纽约摩根·斯坦尼地区的美国公平投资战略家,也是索罗斯的密友,他把索
罗斯的理论用简单的语言表述为:

    “他的观点是,事情进展良好,然后,就会变得槽糕。你应该知道,当事情进展很顺利
的时候,它将会变得槽糕。把他的理论简单化,最重要的就是要意识到这种趋势的变化是不
可避免的。关键点就是要识别转折点。”

    钱给其他购买人,依次导致更高的价格。最后,价格爬得高高的。市场也如此,不稳定
而且超过票面价值,价格还在不断不上涨。根据索罗斯的反馈理论,崩溃也就成为不可避
免。

    第四节 点石成金

    乔治·索罗斯是一个非正统的投资者。

    他并不按照传统的规则来操作金融市场。

    而其他人却是如此。他们认为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有理性的。

    包括金融市场。

    索罗斯只有在想了解什么时候那些规则将会发生变化时,才会对那些游戏规则感兴
趣。,因为这些规则发生变化时,它们可能会引发一种反馈关系,这种反馈可能开始一轮
“繁荣一一一萧条序列”。

    乔治·索罗斯不断地监视金融市场,搜寻一轮“繁荣一一一萧条序列”。知道金融市场
上偶尔会有这些反馈关系的特征,索罗斯感到他比投资界的其他人更有办法去度过难关。

    尽管拥有这条投资秘密,但是,未必能保证索罗斯可以经常赢利。有时,会出现一些与
他的投资潜能元关的问题。有时,也会出现一些与他的投资潜能密切相关的问题。

    例如,有时候。这种反馈过程根本就不存在。或者,那些过程是有,但索罗斯却没有及
时地发现它们。最糟糕的是,有时,索罗斯去搜寻这一反馈过程,虽然找到了,但是,却发
现已错过了鉴别的时机。

    偶尔,索罗斯去进行投资,不考虑某一市场是怎样运作的——也就是说,不管反馈过程
是否在进行。但是,他时时在寻找反馈过程。当他发现了一个而且能够利用它时,他就会获
得一大笔利润。

    索罗斯承认他的理论不是完全适用的。他认为他的反馈理论并不是许诺去解释在金融市
场中如何赚钱。其目标更为宏大,他认为他的反馈理论可以更清楚他说明世界的运行。

    这就是乔治·索罗斯的哲学式思维,而不是乔治·索罗斯的投资家式的思维。

    “我相信,参与者的偏见是理解有思维的参与者的全部人类历史过程的一把钥匙。这正
如基因变异是理解生物进化的钥匙。”

    然而,索罗斯知道,把他的理论提到如此高度,这是一种幻想。不管他多么想与众不
同,他还是感到极大的失望,他不能提供一个不朽的发现。

    这种理论仍然是有缺陷的。他自己也不能确定“参与者的不完美的理解”意味什么。而
且,他的理论无助于作出正确的预测。

    最后,索罗斯沮丧地承认,他的理论虽然“行之有效而且有趣”,但是,他关于参与者
的偏见的因果关系的观点,还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理论。它太宽泛。如果他的理论能对人有
所帮助,就必须说明清楚,“繁荣一一一萧条序列”会在什么时候出现。然而,它却不能做
到这一点。

    索罗斯对他的理论的范围问题不诚实吗,也不是。他对自己的理论期望太大。而当这些
期望不能变成现实的时候,他本应该保持沉默,但他却没有。虽然他没有提出一个放之四海
而皆准理论,但是,他却相信他的发现部分有用。“我的方法有助于描述当前金融体系的不
确定状态。”

    对索罗斯的反馈理论的反映各不相同一一一有的人认为它大复杂并且难于理解,另一些
人理解了并且印象深刻。在那些困惑者中间,有一些与索罗斯共事多年的人。其中一个就是
罗伯特·米勒,他是爱霍德·布雷彻尔德的高级副总裁,从60年代就一直与索罗斯共事。

    传记作者试图了解米勒对索罗斯理论的理解。

    结果很让人沮丧。

    传记作者:你与他谈论过这种理论吗?

    米勒:谈论得不大多。

    传记作者:你读过《点石成金》吗?

    米勒:看过一部分。

    传记作者:你能谈谈这种理论能为人们提供什么吗?

    米勒:(突然大笑)可能不能。

    在谈及这一理论时,其他人认为它很可信。

    威廉·多吉是公正调查的高级副总裁和纽约市地安·安威特·瑞鲁德公司投资战略的主
管,他承认自己没有读过《点石成金》,但他相信索罗斯的反馈理论是完全可信的。

    “乔治所指出的就是,股票的价格与真实的价值相去甚远,因此,就产生了赚钱的机
会”。

    1994年5月,也就是《点石成金》出版7年之后,和以前相比,索罗斯在商业界的形
象更为高大。因此,这本书的平装版能得以再次发行,并附了一肖新的序言。在这篇序言
中,索罗斯说他想就反馈理论作一点新说明,使他原先的意思更清楚易懂。”

    “在《点石成金》中”,他写道,我提出的反馈理论似乎是在任何时候都适用。从双向
反馈动力学来看,这是在任何时候反馈理论都在发生作用的标志,从这一方面看,这个观点
是正确的。但是,说反馈理论在任何时候都在起作用,从另一方面意义上看,这个观点又是
不正确的。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它是苍“白元力的,以至可以完全忽略不计”。

    索罗斯也作了第二点阐述:

    “我这本书的观点总起来说就是,参与者的价值判断通常是带有偏见的,并且这种盛行
的偏见会影响市场价格。”他认为,如果这些就是他全部要写的东西,就不值得用整整一本
书。“我的观点是,在有些情况下,这些偏见不仅仅影响市场价格,而且影响所谓的股票的
基础,也就是当反馈变得很重要时。这不会经常地发生,但是,一旦发生,市场价格就成为
另一种不同的模式。市场价格也起了不同的作用,它不仅反映所谓的基础;它自身也成为基
础,形成新价格。”

    索罗斯责备那些部分地或全部地读过该书的人,只抓住了第一点——流行的偏见影响市
场价格——而忽视了第二点——流行的偏见在一定情况下,也影响所谓的基础,并且,市场
价格的变化本身也导致市场价格的变化。

    索罗斯非难了他自己。

    他承认,他应该做的,不应当是去提出一种一般性的理论,说反馈所缺乏的是一个特殊
事例。而是应当把反馈作为一个特殊事例。因为反馈的主要特征是,它仅仅有时出现。

    他的主要借口是,他观察过反馈;首先不是在金融市场,而是首先作为一个哲学范畴。
他承认,如果坚持提出反馈这样一个一般性的理论,他可能会走得过头。接下来他写道,他
把经济理论看成是错误的,这一点他也犯了错误。如果反馈的情况只是断断续续的出现,那
么,经济理论只是偶尔出现错误,这一点应该是正确的。

    乔治。索罗斯的反馈理论到底有什么价值?如果索罗斯不去掩盖这一论点,承认自己有
时也不坚持这一理论;有时候人们对金融市场的反应,在方式上与在莽丛中的动物对环境的
反应有些相似,那么,这个问题就要容易回答得多。他自己不能清楚他说明这些陈述的真正
意义。并且,在其他场合,他举证说,金融市场形势即将恶化,因为腰背痛疼开始发作!腰
背疼痛发作似乎只有一个限定的目的,作为一个早期报答系统。这无助于鉴定什么事件将降
临市场。然而,一旦索罗斯鉴定了即将到来的麻烦,这就好像他服用了一粒阿斯匹林。

    他的腰背痛疼突然消失!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