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


  这种策略往往用在“热点”题材或者对消息真假的研判。
  (一)个股的利多和利空
  众所周知,实质性的利多或利空往往能阶段性的左右股价,但人们更容易处在朦胧的利多或利空中游走,究竟怎么对待它呢?
  例一:“申华”的并购题材。
  1、1996年年末,“申华”从8元上攻至18元时,市场纷传其关联板块“爱使”将被三家机构举牌,这时的“爱使”从启动价上扬了15%,这时该如何操作它呢?
  首先看资金流向排行榜研判主力动向。当时的资金流向排行榜连续多日名列前茅的是控股板块(“延中”、“飞乐股份”等),且方兴未艾,既然是集团资金的板块式注入,热潮不会马上退却。其次运用联动效应和比价效应分析,该股和“申华、延中”的价差,从中看出“申华、爱使”虽已涨了15%,但仍明显落后于“四小龙”的平均升幅,且理论上的题材并不逊于“申华、延中”。
  再次,分析“爱使”启动时的量价关系,显然主力实力非凡。综上所述,消息还不确定,盘中的反映已提前,然大资金刚介入,不会马上出局,于是宁可信其有三家举牌的消息,采用大胆跟进的操作策略。实战中迅速获利50%以上。
  2、当其股价持续上升至15元以上价位时,日成交量已维持在2000万股的新高量区域,此时“光听楼梯响就是不见人下来”,举牌的兑现杳无音讯,此时市场仍在盛传该股将在21元举牌,那么此时又该如何呢?
  首先,15元的“爱使”市盈率已失去了投资价值,只是有投机价值。其次,其相关板块虽然主宰大盘,但追涨人气已开始低落,反映在众多人都说它不错,就是“光说不练”。再次,从技术上看,该股短期内股价已经翻了一倍,中期获利盘太大,而“申华”持续举牌商不能上冲30元。综上所述,即使消息兑现,上扬空间不会很大,故宁可信其无三家举牌的消息,采用及时了结的操作策略,实战中股价从15元亦涨至17元,但已处强努之末。
  例二:“通化东宝”的转券题材也体现了这种策略。
  1996年4月中旬,“通化东宝”的成交量异常放大,市场纷传其有转券题材。股价从6.80元迅速启动,短短三天,已上升至8.40元。由于新颖的题材往往造就大黑马,故尽管这三天涨势凌历,但增量资金还未入场,仍属第一进攻波。采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操作策略适量追进。实战中迅速获利50%。
  其股价上升至12元时,在其股价迅速走高后,市场对转券题材开始明显升温,每日总有一、二匹转券题材的“马”出来溜哒,同时在北京香山饭店召开的“可转换债券理论与实务国际研讨会”传来汛息:(1)在转券条例出台以前,不批准试点。(2)“通化东宝”为转券的准备工作就绪。盘口显示,成交量过大,而股价基本到达技术指标位6.8x2=13.60元。故采用“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的操作策略,实战中该股升至13.58元后,开始深幅回调。(见图表22)
  这是鉴别消息真伪的好方法,当某个个股刚刚启动之际,市场又在传该股的种种利多,你可以报着一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适当参与,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当某个个股在持续上扬后,市场盛传该股的种种利多,由于风险相对较大,故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以回避风险为上策。

图表22“96.4.16-96.5.16”的通化东宝

  点评:该股的持续上扬本身就是消耗其利多题材,利多题材的强度决定了股价的升幅,一方面利多题材越强,股价升幅越大,一方面这二者已经成正比,甚至股价上扬的幅度已经大于理论上的上扬幅度,即使利多兑现,股价还能有多少“奔头”,更何况利多题材是真的好吗?
  (二)大盘的利多和利空
  沪市在500—1000点箱型运行了4年。1996年的512点,1995年的524点不可谓不低,但正是该指数区域市场还在传健康问题,法人股转配问题,新股额度、保值贴补率等等消息,可事实又如何呢?
  1996年的524点区域正是保值贴补率创新高之际,但当时股价击破546点的敏感位置时,却怎么也击不破500点大关。是量能提前告诉我们:下跌能量已尽。所以在远离成交密集区且人气散淡的500点区域,宁可信其无利空,择优建仓或者补仓,实战中都是先发出笑声的人。
  1995年的928点、1996年的1258点不可谓不高,但正是该指数区域市场充满乐观和遐想,前者看1200点,后者看1700点,视突发性的天量和持续性的高量不见,不注重投资,单纯的依靠价量关系来分析,人人笑逐开,就等股指再上台阶,好抛个好价位。盘口显示,虽然个股依然活跃,但热点转移速率加快,在上升时多头能量消耗太大而步履沉重,可以说随便哪一个个股,没有几千万股的日成交量,就不可能上攻。纯靠增量资金的入市速率来维持日涨夜涨的市场总值,更何况人民日报等主要报刊一再告诫风险意识,回想当初1558点的“高处不胜寒”,当股价击破五日均线后,宁可信其有利空,停损出局,实战中又躲过了一次暴跌。
  点评:在低量低价区域,有利空可视作无利空,在高量高价区域,有利多可见作无利多。
  新兴的证券市场不受消息的干扰是不可能的,关键是看自己如何利用这些消息,排折的人本身就是一种恐惧,盲从的人且不论输赢,永远长不大。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