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政务信息 宣传教育 政工论坛

“党建引领”下H区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问题与对策

www.guangzhou.gov.cn2022-01-20 09:00:00来源: 中国广州网

【内容摘要】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一直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主体,是实现多元共治的重要力量。通过对广州市H区的60家非公企业发布调查问卷和深度访谈,将“社会治理”具体操作化为“社会服务”和“协同管理”两个方面,调研显示H区的非公企业服务社会的意识强、行动力强。除了“社会服务”外,多数企业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街道或者社区等的基层社会治理工作。但是,H区非公企业参与直接的社会管理案例仍然偏少,参与的程度不深,主要问题是缺乏非公企业参与基层治理的平台和制度。建议从搭建H区社区协商共治平台、建立较完善的社区代表会议制度、协调发挥好商会和协会的作用、引导非公企业优秀带头人发挥引领作用等方面入手解决这些问题。

【关键词】党建引领;非公企业;社会治理;问题;对策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202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进一步提出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指出要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发挥群团组织和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畅通和规范市场主体、新社会阶层、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参与社会治理的途径。社会治理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的工程,涵盖社会生活的不同层次和多个领域,非公有制经济组织一直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主体,是实现多元共治的重要力量,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是新时期社会治理的题中之义。

一、社会治理的内涵与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意义

治理活动涉及三个基本概念:国家治理、政府治理和社会治理。在我国,社会治理是指在执政党领导下,由政府组织主导,吸纳社会组织等多方面治理主体参与,对社会公共事务进行的治理活动,是“以实现和维护群众权利为核心,发挥多元治理主体的作用,针对国家治理中的社会问题,完善社会福利、保障改善民生,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公平,推动社会有序和谐发展的过程”。从三者的关系来看,国家治理与政府治理和社会治理之间具有包容关系,国家治理包含着政府治理和社会治理。同时,国家治理与政府治理之间、政府治理和社会治理之间又具有交集关系[1]

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我国的社会治理是要“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社会协同”是实现社会治理的关键词。“社会协同”需要社会多元主体的参与。国外学界普遍将治理的主体概括为公共机构、私人机构和非营利组织,中国的话语体系的表达则是指政府、市场与社会组织。有学者认为多元共治的主体包含五个层面,即包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和各种市场主体(包括消费者和代表整体利益的行业组织等)、社会组织(公益性和互益性)、公民和公民各种形式的自组织[2]

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对国家社会治理实践和企业自身的发展都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一方面,非公企业积极参与社会治理无论是对我国社会治理理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实践创新,还是对现代社会治理体制的完善都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能够帮助企业本身厘清发展战略,提高企业效益,进一步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对企业本身的发展也发挥着积极的作用[4]。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过程中,非公企业的党组织起着关键作用,如何充分发挥党组织的引领作用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组织深度参与社会治理是一个重要课题。

二、“党建引领”下H区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现状

本研究对广州市H区非公企业党组织进行了调研,旨在梳理H区非公经济组织在党建引领下参与社会治理的经验,挖掘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面临的主要问题,并提出引导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相应对策。

本次调研主要通过发布调查问卷和深度访谈进行,调研重点考察非公企业参与的街道、社区层面的基层社会治理,兼顾更大范围的公共服务,将“社会治理”具体操作化为“社会责任”“社会服务”“协同管理”“精神文明建设”三个方面。本次调研涉及60家非公企业,这60家非公企业中的党组织覆盖面为100%。数据分析显示,H区的非公企业服务社会的意识强、行动力强、参与度高。除了“社会服务”外,多数企业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街道或者社区等的基层社会治理工作。

(一)承担社会责任

H区的非公企业在党组织的引领下积极履行社会责任。60家受访非公企业在问卷所列的社会责任事项中,有85%的企业参与了疫情防控,58.33%的企业参与了助学帮困,50%的企业还参与了社区组织的除了疫情防控和助学帮困外的其他活动。无论是2020年的武汉疫情,还是2021年5月-6月的广州本地疫情,大部分非公企业都在党组织的引领下纷纷以捐款、捐物、组织志愿者帮助抗疫等形式共同抗击疫情影响,扛起了企业的社会责任。

在新冠疫情出现以来,大量非公企业都以不同的形式参与了当地的疫情防控工作。参与调研的60家非公企业中,捐赠过防疫物资占53.33%,捐赠过现金占23.33%,组织过志愿者帮助测核酸占43.33%,组织过志愿者帮助社区运送抗疫物资占21.67%。

在助学帮困、解决就业方面,不同的企业根据自身的特点选择了不同的助学形式,除向学校捐助实物、向偏远山区捐献助学金外,H区非公企业还响应国家的产教融合,产学研一体化的办学政策,与学校共建人才培养基地,助力高校培养复合应用型人才。

在脱贫攻坚方面,多家企业在党组织的引领下响应企业所在的街道或者社区的号召,纷纷向贫困地区或者贫困人群进行定向帮扶,或者捐款至企业所在街道的党工委,由党工委统筹调度扶贫资金。

(二)直接或协同参与基层管理

在受访的企业中,有83.33%的非公企业有意愿参与社区治理问题探讨。从总体数据来看,大多数企业参与治理的意愿强,希望成为协同社会治理体系的有力主体。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企业已经积极投身于各类社区治理的活动中。

在受访的企业中,有超过60%的企业以参加现场会议或者线上会议的形式参与了所在社区或街道组织的基层社会治理问题探讨,还有部分企业里有党员或领导担任街道或社区委员会委员。

(三)参与供给社会公共服务

社会公共服务方面,一些功能类非公企业表现突出,例如,广州联合交易园区经营投资有限公司与工商部门和街道、社区的联系一直非常紧密,配合以上部门进行了诸如宣传办证、消防宣讲等基层治理实践。在H区相关重大事项上,非公企业也提供了相应支持,例如,在“平安H区”建设行动中,企业以交通督导、APP开发等不同服务形式参与其中。在某大型展会活动中,不少非公企业成为展会后勤保障服务供应单位。

(四)参与精神文明建设

企业党组织发起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活动不仅带动了企业内部非党员的员工,还从公司内部走向社区、走向社会,对社区的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成员的精神文明熏陶都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非公企业组织参与到类似活动同时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是一种精神引领层面的社会治理。

在受访的非公企业中,有50%的企业组织或参与过社区组织的文娱活动,如节日庆典、体育比赛等。例如,多家企业表示公司党组织号召公司员工参与了H区红色体育文化节,该文化节加入了党史历史里的小知识,很多家企业(包括国有企业和非公企业)都参与其中。

三、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问题与对策

如前所述,H区的非公企业服务社会的意识强、行动力强、参与度高,在社会服务方面,勇于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树立了具有担当的企业形象。但是,在新政策所倡导的多元主体协同治理的背景下,H区企业参与直接的社会管理案例仍然很少,非公企业参与度不高、程度不深,主要存在的问题是缺乏非公企业参与基层治理的平台和制度。在受访的企业中,选择“想参与,但相关机制不健全,不知道如何参与”的占56.67%。社区基层治理出现问题时,有些社区会邀请企业到社区开会,商量具体事宜,但是目前H区的社区基本没有建立完善的企业代表议事制度。  

表1 非公企业参与基层社区治理的意愿情况

在访谈中发现,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直接或协同参与基层管理、提供社会公共服务、开展精神文明宣传活动时,党组织的引领在其中起到较大作用,企业党组织与非公党委、街道党工委之间联系较为密切,企业得以通过党建来参与社会治理,企业非党员职工也因此获得更多接触与参与机会。在建立多元主体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中,党的领导是核心,非公企业的有序参与是重要的组成部分,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需要党组织的引领。加强党建引领下H区的非公企业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的建设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加快非公企业党组织建设覆盖。应当加快非公企业基层党组织建设,采用单独建、联合建、挂靠建、选派党建指导员等方式,推动成立非公企业党组织,实现非公企业党组织应建尽建、应管尽管,规范党组织内部架构和规章制度的同时,上级党组织应主动与其加强联系,引导企业党组织参加各项党内活动,明确党组织内部分工。

(二)建立较完善的社区代表会议制度。街道及社区等基层治理单元应建立企业代表协商机制,主动加强与辖内非公企业的联系互动,尝试将一些企业党委书记作为兼职党委委员纳入社区党委,鼓励非公企业为基层治理建言献策,倾听和协助解决非公企业发展困难。同时积极创造党组织互动机会,通过主题党日等场景进行共建,组织志愿活动、联谊活动,调动非公企业党员群众积极性,从而加强社区互动黏性。

(三)探索建立企业间协商共治平台。例如H区党工委积极发挥“国企联民企”优势,创建了“红联共建”机制,并利用互联网党校搭建区域化党建联盟的平台,完善区域化党建联席会议制度,通过党组织的力量引导区内非公企业在志愿服务、助学帮困、人员就业、社区活动等各方面反哺社区,实现与党组织、政府、社会组织和社区居民等其他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主体的良性互动。

(四)协调发挥好商会和协会的作用。在参与调查的非公企业中,有23.33%的企业中有领导人同时在工商联或商会任职,有30%的企业中有领导同时加入各类行业组织协会。这些商会和协会在非公企业党建中发挥着枢纽作用。可以通过组织覆盖切实发挥好商会的资源整合、服务管理作用。一方面商会可以在区党工委和街道社区党委的领导下,指导和帮助会员企业建设党组织;另一方面可以发挥商会的枢纽作用,增强非公企业党组织话语权,引导会员企业积极主动参与到基层治理中[4]

(五)引导非公企业优秀带头人发挥引领作用。H区的非公企业有着良好的参与社区共治传统,社会责任感强、社会服务意识强。很多优秀的非公企业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党员。企业的优秀带头人如果认同企业的发展与社区的发展有着共同目标、共同利益和共同需求,往往主动发挥骨干引领作用,带动身边的企业家共同参与到基层社会治理中来[4],因此需要引导这些企业的带头人发挥好他们的引领作用。

【参考文献】

[1]王浦劬,国家治理、政府治理和社会治理的含义及其相互关系[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4(3):11-17.

[2]王名,蔡志鸿,王春婷,社会共治:多元主体共同治理的实践探索与制度创新[J],中国行政管理,2014 (12):16-19.

[3]蒲俊烨,延边州非公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问题及对策[J],学理论,2020(2):65-66.

[4]顾荣,豫园街道党建引领下非公企业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探索[J],上海党史与党建,2016 (3):38-30.

作者:广东中大管理咨询集团有限公司 谢子凤

(编辑: 龙煜广州网)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