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 羊城古今

“纽小乾坤大,扣微学问多” 沙湾古镇里有个“扣子博物馆”

www.guangzhou.gov.cn2021-03-25 15:53:46来源: 广州日报

精美的纽扣

博物馆藏品

有关扣子的对联

博物馆藏品

番禺沙湾古镇,古色古香的街巷纵横交错。在挂着“蹈和巷”路牌的巷口拐进去,就能看到一个小院落,门上挂着“扣子博物馆”的匾额。朝门里面一望,迎面是一副对联“纽小乾坤大,扣微学问多”。

小小的扣子,也能撑起一座博物馆?

馆藏1万多枚扣子全部由手工制作

博物馆的女主人刘冰青,生于饶平,长于广州。九年前,她在香港古董街,偶然见到一位老妇人堆出一大堆古董扣子,正在待价而沽。这批扣子不但形态各异、材质不同,而且与今天人们日常生活中可见的扣子,看上去似乎大有不同。刘冰清顿时有了兴趣,一来二去,两人谈得投机,老妇人就将这批扣子转让给了她,总数1万多枚。

在扣子博物馆的展厅里,一枚枚精美的扣子被分门别类地放置在小盒里,或者陈列在简约的挂墙玻璃柜中。其中一些通过与金属、织物等材料编织连缀在一起,变成了挂饰、手镯、戒指。多面体形、金字塔形、金丝圆珠……许多扣子乍一眼看上去,更像是精工雕琢的珠宝。刘冰青告诉记者,这批古董扣子的制造年份,集中在距今60年~100年之间。她曾向许多从事纽扣生产、服装设计等领域的专业人士详询这些扣子的发展脉络,却无人能够完全说得清楚。但一位艺术策展人朋友告诉她,这些扣子在今天工业化流水线生产的环境下,已做不出来了,它们都是手工产品,无论加工还是缝缀都只能依靠人手,许多都是独一无二的。

对这批扣子的好奇,驱动着刘冰青开始钻到这个小众的研究领域之中。有一天,她在一幅敦煌壁画的图片中,看到当中的一尊佛像臂上,装饰着一枚蓝色的圆形饰物,这不就是自己收藏的其中一枚扣子的样子吗!这个重要的发现,让她对扣子中深藏的东西文化的交流、互鉴,有了独特的理解。

刘冰青说,要理解扣子里蕴藏的传统文化,需要有更大的视野。展厅中有一张被她称为“馆藏之宝”的江浙风格清代雕花木床,上端中部装饰着象征古罗马的鹰徽和宝球,宝球下是在古埃及文化中地位重要的莲花纹,莲花纹两侧是延伸开去的卷草纹,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极富中国特色的唐草纹。这张床里面蕴藏的东西方文化交融,正和这批古董扣子里的艺术语言呼应。

“这是这批扣子里最珍贵的之一”,刘冰青指着一枚金灿灿的扣子对记者说,“它用的技术,叫作织纹雕金。这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已为金匠们使用,后来逐渐失传的一种雕金技巧。后来始创于意大利的奢侈品牌布契拉提曾将这种技术重新发扬光大,获得盛誉。”另一枚金色覆面的扣子,表面的卷草纹以及基底独特的配色,表现出其中的丝绸之路文化元素,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独特见证。

风格迥异 各自精彩

纽扣虽小,却可以反映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民族的特点:来自中国的纽扣,往往是充满中国风情的,最常见的就是刻有复杂花纹的、漆朱红漆的纽扣,可以是木头扣,也可以是金属扣。来自法国的纽扣,最有名的就是富有彩色绘画的精品陶瓷纽扣。来自波西米亚的纽扣,最常见的就是晶莹剔透的有色玻璃纽扣。此外,还有棕榈树果实经过窑烧烘焙制作而成象牙色纽扣,充满了特有的野性风情……

博物馆收藏的扣子也是风格迥异,各自精彩。从开馆以来,虽然经历了新冠疫情,这座小小的扣子博物馆仍然接待了4万多名观众。

中国人使用纽扣的历史非常早

2018年,刘冰青在始建于南宋的沙湾古镇中,长租下一座300多年历史的老民居。从当年的7月到第二年2月,她用了8个月的时间,把这里变成了一座竹荫静谧,花草葱茏的扣子主题文化体验馆。她将自己收藏的彩色玻璃、雕花床件、古风雕像等安装、布置在这里,营造出一处“方寸间见天地之阔”的闹中取静的空间。

刘冰青说,周朝反映周王朝礼仪的《周礼》《礼记》等书中出现了“纽”字,“纽”是相互交结的纽结,也就是扣结。在秦代兵马俑的衣甲上,就能看到类似纽扣的部件,说明中国人使用纽扣的历史非常早。早期的纽扣是以布帛为主料盘缠而制作,称为“盘扣”,一直在今天还在使用。元代,因为草原游牧民族善骑射,喜游动,在服饰上要求紧身灵便,因此一般所穿貉袖对襟处,自领口向下均匀排置纽扣四枚,扣为圆形硬质物所制,缝钉于襟缘。元末至明代,无论官民,在衣服上已大量使用纽扣,这是社会发展后,当时人们对纽扣的需求和制作水平提高的反映。明代开始出现金属纽扣,贵族、富豪人士衣装上的纽扣多以金、银和玉石之类珍贵材料制作,且大多镂饰吉祥图案花纹,镶嵌珍宝,装饰性远重于实用性,以达到表达身份、地位的象征意义。

刘冰青介绍,14世纪,中国人把子母扣传到了欧洲。当时剪裁合身又带有纽扣的衣服都是由专业的设计师设计的,只有男人使用,女性使用者较少。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甚至曾用1.3万枚珍贵纽扣镶制一件王袍。有名望的家族、重要的建筑、盛大的活动等也都各自留下了相应的纽扣。就连一场小小的农作物比赛,主办方都要使用特别定制的纽扣。十七、十八世纪,男式服装日趋繁复。真丝、刺绣、绸缎、蕾丝,还有天鹅绒等各种华丽的材料都被运用到其中,纽扣自然也要和它们相称。于是,每一粒小小的纽扣都要经过珠宝设计师的精心打造,再由艺术家在其表面进行第二次美化。这样的纽扣堪比艺术品,流传的不多,价格不菲。

一个贵族家庭一般都会收藏50到150个材质、颜色、风格各异的纽扣。除了一件衣服上四五个用来穿衣的固定纽扣外,剩下的纽扣都会像项链一样穿在铁丝上,只在主人出席社交场合时才轮番亮相。而用金银丝精工制作的各种纹饰图案更是纽扣中的“贵族”。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

(编辑: 刘卓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