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 新闻聚焦

“90后”职场“圆桌会”:我们这样树“三观”

www.guangzhou.gov.cn2021-03-18 17:10:57来源: 广州日报

在今年的春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叮嘱年轻干部,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权力观、政绩观、事业观,使自己的思维方式和精神世界更好适应事业发展需要。

在时代大潮下,从渤海湾畔到边疆沙海,从基层村委会副主任到国企部门副经理,中国的“90后”们开始在职场崭露头角,在新征程中留下奋斗的足迹。今天,他们隔空“围坐圆桌”,进行了一场关于“权力观、政绩观、事业观”的“三观”“圆桌会”讨论,来听听他们怎么说。

如何珍视这份“权力”?

参会人员

姓名:陶宁

职务:天津市商务局市场建设处三级主任科员

出生时间:1991年

我的“权力观”

不在于自己有什么权力,而在于自己做了多少事情。珍视这份权力,把老百姓的安危冷暖放心上,把“小我”融入“大我”,就是我的“权力观”。

【我的故事】

去年为了给天津“夜经济”加油打气,推动夜间街区复商复市,我几乎走遍市区各大夜市,参与策划实施了3个月300多项拉动消费活动。今年春节为了研究节日打折促销活动,我又逛遍了周围大小商场。虽然我是单位年纪最小的一位,但权力的背后,怎么与商家、企业保持“亲清”关系,我有自己的信念来源。

6年多前,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街道办事处负责棚户区的拆迁。面对天津市区内最大的一片棚户区,我每天挨家挨户走访动员,解决纠纷。我发现,帮百姓办事,哪怕算错一点面积都会影响百姓很大利益,因而我始终坚守一个信念——“一切为了百姓的利益”。

参会人员

姓名:赵嘉琦

职务:陕西省西安市鄠邑区孙家硙村驻村工作队队员

出生时间:1990年

我的“权力观”

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是压力、是动力,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年轻的力量体会到权力的重量,更应该时刻反省自身,看看有没有把权力用在正确的地方。

【我的故事】

我在孙家硙工作已经第5个年头了,当初跟着工作队到村里,就体会到了权力的重量。

我们当时调研村里的扶贫工作,发现村里没有产业、村容村貌较差,于是就向上级单位申请了40万元帮扶资金。随着第一批、第二批资金陆续到账,钱怎样精准花在贫困户身上?怎样真正帮到每一位困难村民?——一个个问题摆在了我和同事们面前。

慢慢地我开始明白,基层工作不仅需要有想法,还得能落实。

当然,落实的成果也“美得很”!村里竖起了47盏路灯,废弃小学改造成了村民培训学校,新建了8座草花大棚,21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去年全部脱贫。

初心怎样凝为“政绩”?

参会人员

姓名:李羽晖

职务:天津港中煤华能煤码头有限公司科技信息部副经理

出生时间:1991年

我的“政绩观”

勇于淘汰落后的生产方式,勇于迎接挑战,谋求转型发展,这就是我的“政绩观”。

【我的故事】

大学毕业后我曾是一名码头工人,所以很清楚基层工作的不易。

8年前,我所在的部门是全国劳模孔祥瑞曾经工作过的地方,部门每一位工人身上都有一股不怕吃苦的精气神,这种精神变成了我的“初心”,一直陪伴着我。

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天津港考察时提出:“要志在万里,努力打造世界一流的智慧港口、绿色港口,更好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共建‘一带一路’。”如今的天津港,正在为打造更多碧水蓝天,提升设备智能化水平、建设绿色港口,我也要攻克更多技术难题。

参会人员

姓名:周龙

职务: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膘尔托阔依乡党委委员、组织干事

出生时间:1992年

我的“政绩观”

作为奋战在边疆一线的基层干部,从摆脱千年贫困到走向乡村振兴,让这里的百姓越来越富裕就是我的“政绩观”。

【我的故事】

在帕米尔高原深处的膘尔托阔依乡,没有远洋而来的货轮,只有贫瘠的土地和层叠的山峰。面对这样的现状,从2016年开始,我和同事们把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就业就学作为工作的主要方向。我们知道,只有老乡的腰包鼓起来、孩子的梦想变真切,困扰这里千年的贫困才能彻底消除。

在我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乡里持续改良牛羊品种,借助山区既有牧业,走特色畜牧产业发展的路子。同时鼓励妇女发挥传统刺绣技能,依托刺绣合作社、服装加工作坊增加致富途径。教育也紧跟经济发展的步伐,实现了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全覆盖。

所爱如何汇成“事业”?

参会人员

姓名:王琪

职务:陕西省礼泉县袁家村村委会副主任

出生时间:1993年

我的“事业观”

这一年多的工作让我更加确定,在一件件“琐事”中为家乡的乡村振兴增砖添瓦,服务好袁家村的每一位村民,是一份荣耀的事业。

【我的故事】

我是土生土长的本村人,本来大学毕业后进入央企,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路,但2019年回家时村委会主任的一番话,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当时村委会主任说,村里乡村旅游发展势头正好,就缺年轻人的新思路。犹豫了几个月后,我毅然辞职回乡,成为咱们这个“年度旅游总收入超过10亿元、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乡村旅游“样板村”村委会委员。

现在,尽管每天需要调解村民间的矛盾、解决游客和商户的纠纷,甚至还要帮游客拍视频、找孩子,但我却乐此不疲。这不,今天帮几位跳舞的阿姨拍短视频,就是我的“工作”之一!

参会人员

姓名:于浩然

职务:天津市红桥区西沽街道公共安全办公室四级主任科员

出生时间:1992年

我的“事业观”

“等风来,不如追风去”,这是我微信的签名,以孺子牛、拓荒牛、老黄牛的精神来实现自身价值、创造美好的人生,就是我理解的“事业观”。

【我的故事】

很长时间以来,天津市子牙河畔的北菜园“城中村”因为管理权限不清,成了一块“飞地”。去年,天津着力落实“飞地”基层社会治理属地化责任,我所在的西沽街道将这里纳入了管理范围。

过去这里环境又脏又乱,一下雨就积水,居民生活非常不便。“城中村”居民困难多、诉求也多。为此,我和社区网格员一起逐门逐户登记诉求、解决矛盾,慢慢地,和居民感情越来越深。

去年8月,天津下了一场暴雨,我觉得北菜园的居民可能需要帮助,于是天还没亮就赶到了现场。我们用了近3个小时走访完片区的空巢老人等重点人群,他们安全了,我们也就安心了。

文/新华社记者王明浩、白佳丽、尹思源

(编辑: 刘卓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