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 活在广州 专业市场

记者走访广州各地花农花商 盘点节前花卉市场行情 百合银柳行情稳 年桔蝴蝶兰销路愁

www.guangzhou.gov.cn2021-01-19 16:11:16来源: 广州日报

生长期长,雨水适中,石马桃花今年开得特别靓。

花农张健珊正在从化的种植基地打理年桔。

广州花卉研究中心今年培育了4万盆猪笼草。

在珠三角地区,有着“行过花街才是过年”的传统习俗。然而在疫情防控形势下,深圳、珠海、中山、阳江、肇庆等多地陆续宣布取消2021年迎春花市。目前,广州除天河区、从化区花市规模与去年持平外,越秀区、白云区花市规模均有所缩减或简化。开或不开,今年的花市恐怕都不如往年热闹。珠三角多地迎春花市的取消或缩减规模,一定程度缩小了鲜花、盆花尤其是年宵花的销售渠道。

近日,记者走访广州多地花农、花商,了解节前年花行情。为应对潜在风险,一年来广州多地鲜花盆花种植规模进行了调整,实现供需平衡,市场较平稳,而种植周期较长的年桔等年宵花因种植规模来不及调整,部分面临滞销。

生长周期长、种植规模“难掉头”年桔销路愁

“今年我们种了2万盆年桔,目前卖出不到一半。”南沙大岗镇灵山村花农郭泽林“望桔兴叹”,看着精心打理的年桔少人问津,他有些失落。1月13日,南沙区内大岗镇、东涌镇、横沥镇等地已确定取消2021年花市活动,这让不少种植户始料未及。

“迎春花市收缩或取消,对花卉产业尤其是年花年桔行情影响不少。”广州市花卉协会副会长陈宗翔表示,年桔、桃花、蝴蝶兰、大花惠兰等品种种植周期长,早在两三年前甚至四年前就已做好种植规划,“没办法‘掉头’,现在供应量上来了,花市这个最重要的销售渠道却被压缩。”

以南沙区大岗镇为例,当地年桔种植户大概5户,种植约3.5万盆年桔。受疫情影响,大岗年桔价格比去年降了2%~3%左右。榄核镇花农李炳祥说,年桔主要在春节这个时间销售,花市可以说是最大的销售渠道,是一年回本的关键。“我家共投资100万元种植20亩年桔,衷心希望大家可以到这里采购,最大限度帮助我们种植户止损。”李炳祥说。

从化锦二村花农张健珊六年前种起年桔,今年他种了1000盆年桔,“这批年桔是三年前育的苗,数量早就定好,可能卖不完,滞销年桔再长出来新年桔,品相差也卖不出去。”而成本却在上涨,他说,一棵70厘米盆径的年桔成本涨了50元左右,售价达800元~900元,与去年持平。

兰花种植周期为两年,且在华南地区要等到年底才开花,主要供应春节市场。位于广州花卉博览园(下称“花博园”)白兰路的生辉园艺展销场里,成箱的蝴蝶兰正被打包并将运往越南,生辉园艺负责人许先生介绍,他们的种植基地在从化吕田镇,规模有6万平方米,每年出产100多万株蝴蝶兰。许先生介绍,他们的蝴蝶兰主要销给珠三角二级采购商及越南客户,往年因需求量大,常常要向其他厂家采购蝴蝶兰,采购额达到五六百万元。今年,珠三角的二级采购商不见踪影,自家的兰花幸好有渠道销往国外,但自己已无力采购或帮其他种植户找销路。据悉,华南蝴蝶兰种植集中在广州及周边地区,比如广州从化吕田与佛山里水、陈村等地,年产量约有一两千万株,如今总体走货量不足三成,而往年到这个时候走货量会有四五成。许先生说,少了走批发的渠道,兰花滞销会影响明后年的产量。花博园另一家叫作“杏林园”的兰花体验馆属于二级批发商,他们从肇庆翁源采购兰花,其总经理刘活介绍,“以前产量少的稀有品种因炒作涨价,今年没有了,总体价格平稳。”

石马桃花今年开得靓 批发量同比降五成

桃花有“大展宏图”“桃花运”的寓意,是受欢迎的年宵花品种,但其成长周期为两三年。在广州买桃花,有“北有石马,南有海北”的说法。在白云区均禾街石马村,美丽的桃花田映入眼帘,花农正忙着将准备上市的桃花扎起来。“今年的石马桃花特别靓!”57岁的花农陈锐庄指着枝头饱满的花蕾说:“2020年是双春兼闰四月,桃花的生长期多了20多天,养分更充足,加上雨水适中,今年的桃花很好。”

石马经济联社目前种植桃花约1300亩,每亩200棵左右,约26万棵。尽管今年石马桃花收成不错,花农却高兴不起来。“我这一小片矮脚桃花去年就被花卉市场下订了,第一批约1000棵桃花已经交货,现在准备交第二批。我还有好几片桃花,都没人来问。”一位阿姨长叹了口气。今年,各地采购商保持谨慎观望态度,省内外的订单同比减少。“以往春节前夕,珠三角城市、港澳等各地客商陆续汇集石马村,用货车把桃花拉走,今年都没什么人来订货。”石马的花农们普遍反映,桃花批发量同比去年下降约五成左右。荔湾海北村的桃花开得较晚,还处于花骨朵的阶段,七旬老人杜振威种植了200棵桃花,“香港客是没有了,再持续一周的回暖期,花开得正好,会有街坊来挑。”他说,“卖不掉就算了,明年把枝干锯短,再种到地里,矮一点的适合在家里摆放。”

2005年,从化区锦二村被评为从化区桃花生产专业村,近年又以桃花为特色打造了桃花小镇。锦二村花农张先生种植一亩左右的桃花,此前是广州、佛山和深圳的花市档主来拿货,不过今年还没人联系要来取货。“今年如果卖不出,很难留出位置种植花苗,估计会影响接下来几年的产量,种桃花不能太密,被阳光遮挡了,花就开得不好看。”张先生说。

此外,生长周期短的小型年宵盆花也受到一定影响。以往每年,白云区供应全国的年宵花约100万盆左右,主要为一品红、如意、海棠等品种,按照往年的情况,这时白云的年宵花已售出八九成了。受疫情影响,目前全区年宵花销售粗略估计只有两成左右。

广州花卉研究中心今年培育了4万盆猪笼草,在春节前20天进入销售期。该研究中心的花卉种业公司经理曾伟达表示,猪笼草销往全国,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的迎春花市、花店。“取消花市有一定影响”,不过收到各社区、街道会办小型花卉市场的消息,他对销售还是比较乐观。此外,曾伟达提到今年猪笼草价格预计会下调10%~15%。

上游缩减种植规模 鲜切花行情稳甚至有点走俏

百合、银柳、红掌、寸寸金、一品红、北美冬青……迎春花市的年花种类丰富,不仅有种植周期长的年桔、桃花、蝴蝶兰,更有诸多带有好意头的鲜切花、小型平价盆栽。今年,珠三角花市“瘦身”,而鲜切花种植户提前做好了风险预估,进行了种植规模的“瘦身”,从而保证供需平衡、行情稳定。

上周,记者走访岭南花卉新市场,这里是全国60%以上观叶植物与30%的鲜切花交易集散地,在全国花卉行业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去年,疫情淘汰了云南和本地一些小农小户,有实力的种植户存活下来,并缩减了产能。”陈宗翔介绍,鲜花种植周期大多不足一年,来得及调整。他还表示,有些品种因产能压缩太多,或受低温天气影响,导致供不应求,还有一些国产鲜花填补了国外疫情导致的进口花卉空缺,行情有些走俏。“我在市场二十年,头一次听说菊花冻伤。”岭南花卉市场经理何永表示,前阵子持续低温导致从化的百合、菊花冻伤,“百合价格自然上去了”。

而在岭南花卉市场,高端的一些品种出现价格上涨、销路微跌的行情。北美冬青是近年珠三角年宵花市场的“网红”。“属于高档年花,一盆约一米高的北美冬青价格在千元出头,在经济发达、市民爱花的粤港澳地区才有市场。”何永说,北美冬青今年产量高,价格稍微下滑,但除了刚来的一批货卖得好,第二批就出现滞销。他指着一盆盆北美冬青说道,这批货去年11月就到了,现在到1月还没有销出去。

“疫情给我们带来挺大的心理压力。”利达龙进口花卉行负责人叶迎贤表示,尽管珠三角是他们主要的销售区域,但我国北方、香港的疫情以及国外的疫情,带来的不仅是心理的影响。由于境外疫情,进口花材的运输和报关成本提高,包括红柳、寸寸金、北美冬青等年宵花在内的进口花材价格涨了20%左右,来采购年宵花的商家和消费者也少了20%,采购量也更保守。因此,叶迎贤减少花行的进口量以应对风险,一些品种少了一半,有些则减少到两成。

“商家少拿些货,可以平衡铺租和人工,无非是赚得少了。但花农的花销不出去,影响更大。”陈宗翔呼吁,应该尽量帮花农拓宽销售渠道,为他们纾困。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吴多、汤南、何钻莹、董业衡、耿旭静 通讯员荔宣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苏韵桦

策划/麦蔼文

(编辑: 刘卓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