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 新闻聚焦

华师现代教育技术专业研究生冯光烈一边准备毕业一边探寻创业出路 学业要通关 创业闯难关

www.guangzhou.gov.cn2020-06-02 18:01:09来源: 广州日报

冯光烈

冯光烈和他的创业搭档们

非常毕业季

受疫情影响,毕业生冯光烈所在的主打教师职前教育公司不仅被打乱计划,营收也受到影响,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难题。来自湖北大冶的冯光烈一边准备毕业事宜,一边思索着公司出路,希望借助他们拥有的教师人力资源优势,帮助教师及公司实现增值创收。

冯光烈说:“疫情之下,初创公司危机四伏,这时大浪淘沙,更需要守住初心,认清目标,稳中求变。”为了维持公司运作和员工生计,冯光烈的公司甚至向国外卖起口罩。

就读院校:

华南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专业研究生

求职经历:

湖北大冶人。2014年本科毕业进入职场。2015年~2017年从事创新创业服务工作。2017年5月,成立广州职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探索大学生职前教育领域,目前聚焦教师职前教育。2017年9月,因创业需要,一边读研一边创业。

目前,他和团队打磨出基于在线学习支持服务的标准化教学产品和服务体系,研发电商、求职、教师三大系列课程,并将于本月上线由他们打造的“职袖学院”教师约单共享平台。三年来,公司曾获20万元扶持资金,总创收近百万元。疫情背景下,公司陷入生存窘境,他一边准备毕业,一边寻求创业出路。

“职”言“职”语:

一辈子很短,年轻无极限,找准目标尽情“折腾”,用梦想的杠杆,活出你的姿态。

公司三分之二营收将受影响

毕业之际,一边准备论文答辩,一边应对疫情给创业带来的冲击,人在湖北家中的冯光烈经历了一个焦虑期。相比创业“求生”的困难,他的研究生学业已算相当顺利。

1月中旬,冯光烈到北京出差,1月20日晚上回到湖北家中。事后冯光烈回忆,原本还打算顺道去哈尔滨旅游两天,1月23日10时,武汉公共交通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关闭,差点他就不能回家了。

3月份,尽管物流快递仍不方便,“学校千辛万苦为每一名湖北籍学生寄去一大包口罩,100个。”口罩包裹直接寄到冯光烈的湖北家中,每每想起他都很感动。

在湖北时,冯光烈每周只能出门买一次菜,其他时间都居家办公。冯光烈的公司从2月1日起线上办公。他回忆说:“当时公司外部创收缩减,内部工作又推不动,脾气也变得暴躁。”紧张焦虑的情绪让冯光烈只能通过布置更多任务给自己和团队来缓解和转移负面情绪。

但他这么做却事与愿违。也许是因为同事之间距离较远,导致沟通不畅;也许是因为大家当时都身处疫情之中,情绪不够稳定;也许是因为当时公司所有人都在担心着未来和出路。

后来,冯光烈意识到这样下去行不通,于是他自我调整,有意识地与同事交流工作之外的生活和网络热门话题,协助大家一起调整心态。度过线上办公的磨合期之后,工作逐步回归正轨。

4月中下旬,冯光烈返回广州后要进行14天自我隔离,“当时觉得还有希望,人回来了,工作节奏好一点。”通过核酸检验后,冯光烈终于可以回公司办公。5月初,公司员工也陆续回到位于广州大学城信息枢纽楼的办公室。

此时,学校也通知他,返校的申请通过之后,就可以在5月20日之后返回学校。学习生活可以恢复原样,但公司的业务却不能。因为公司的业务主要面向大学生市场,受疫情影响,公司的规划被打乱,计划之中三分之二的营收将受到影响。

公司营收缩减,员工收入跟着缩减。有的员工减薪二分之一,有的员工减薪幅度甚至达到三分之二,创业团队成员稳定性也受到威胁。冯光烈说,“这次算是我创业以来遇到最大的坎。”目前公司还有员工未正式到岗,对于冯光烈而言,这意味着公司可以再少发一些工资。

项目停滞 卖口罩帮补

在一边创业、一边读研的日子里,再次成为学生的冯光烈与师弟师妹组成团队,继续磨炼创业技能,参加各种创业大赛。

有大赛经验的他,在学校举办创业比赛时,常常受邀担任评委,为师弟师妹们进行指导。除了帮助师弟师妹参加创业比赛,冯光烈还送上免费的课程等资源,帮助他们提升创业能力。为了总结自己的创业实践和辅导经验,目前他和导师一起撰书,聚焦5G时代下的移动互联网创业。

接受采访时,冯光烈回顾创业三年来的历程。这段时间,他一边兼顾课程任务、毕业论文答辩,一边逐一化解创业中遇到的种种挑战。如今,学业负担即将解脱,创业经历也让他成熟不少。他却说:“折腾快三年,我还不是一个很合格的创业者。不够纯粹,看上去像是创业老手,其实还是新手。”

2015年和2016年,冯光烈开始创业尝试时,在“专插本”项目中赚到“第一桶金”。当时,他有了将“线上教育”作为创业项目的想法。这一想法在未来的日子里不断具体和深化,他要探索面向未来的教育形式——混合式教育,线上和线下相互结合补充的教育形式。

但想法施展总是曲折,总要面对现实的捶打。2017年,他与搭档创建公司后,主打职前培训,其中包括电商公司的职前培训。他们的公司与广州的院校开展长期合作,包括应届生和往届生在内,学员既参加培训,也能得到企业实习的机会。

近期,受全球疫情影响,跨境电商业务受到严重影响。而公司的电商培训业务又多集中在跨境电商,加之高校学生还未返校,项目处于停滞状态。疫情前,这家公司一年能为电商企业培训约130个员工。

疫情期间口罩的需求量较大,为了维持公司运作和员工生计,冯光烈的公司向国外卖口罩。这一短期项目为公司带来了二十多万元的收入,勉强维持住团队的运转,让公司存活下来。

冯光烈十分感慨:“创业就是愿意去折腾,每个阶段都有硬骨头等着你。创业者要做的就是解决问题,逐步通关,享受这个过程就对了。”

同行交流 探索新营收模式

冯光烈的公司位于广州大学城,上课地点则是位于石牌附近的华师本部。过去三年,他总要往返于两地,身影匆匆。在公司周边,有不少同类型公司,多集中在教育培训领域。与冯光烈一样,培训创业者们都在想方设法应对生存危机。

有些连锁教育培训机构为保证现金流,不惜降低加盟费,只为存活下去;有些公司放弃取得成功的营收模式,如过去立足于线下的公司,如今也将重心部分转移到线上。

冯光烈明白,公司不可能靠卖口罩存活下去,必须寻找疫情后的出路。前些天,他参加一个线上交流栏目《求生对话》,大家交流的内容是疫情后教育行业该如何求生。近期,这种线上交流会时常举办,参与者多是培训机构的负责人。

从同行交流中,冯光烈认为接下来公司要找到新营收模式的话,一是要业务结构优化,砍掉一些业务;二是系统优化,尽快解决公司在疫情中暴露的问题;三是丰富营销手段。

目前,冯光烈的公司正在开发新平台,预计将在6月份正式上线。冯光烈说:“疫情加快线上教育的发展速度,促使我们更注意控制公司成本。穷则思变,疫情倒逼我们成长。”接下来,冯光烈他们准备放大现有线上教育模式,招募更多老师入驻,夯实基础,巩固体系,坚定发展下去。

他认为,疫情之下,创业时间不长、规模不大的教育培训机构将迎来转机。疫情之前,这样的机构是“小鱼”,很可能无法与大型老牌机构竞争。现如今,“小鱼”反应足够快的话,变成“快鱼”,就能迎来转机和生机。

创业政策

5月6日,广东省教育厅联合六厅局印发《关于推进2020年广东省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若干政策措施》,用八大措施助力高校毕业生就业。

这八大措施中,第六大措施就是鼓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这一措施的具体实施包括:承办或举办多个创新创业大赛;支持“双创”示范基地、孵化器等发展,增加大学生就业创业机会;鼓励国家、省市级科研项目聘用高校毕业生担任科研助理或辅助人员;加快推动大学科技园发展,加快布局一批省级大学科技园,鼓励现有的国家级、省级大学科技园在疫情期间安排至少500平方米场地或者50个创业工位,免费向高校毕业生开放,降低创业成本。

对创业促就业表现突出的大学科技园,省市协同在科技企业孵化载体运营后的补助中择优给予经费补助。普通高等学校、职业院校、技工院校学生(在校及毕业5年内)成功创办初创企业且正常经营6个月以上,可按规定申请一次性创业资助。

策划/麦蔼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谢泽楷

图/受访者提供

(编辑: 刘卓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