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书香羊城 媒体书评

那些寻常的日子,已穿越千年

www.guangzhou.gov.cn2019-12-02 11:30:46来源: 广州日报

《每日读诗日历2020》廉萍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古人的日子:庚子年历(2020年)》扬之水、廉萍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诗歌

还没认识廉萍时,便已先认识了她的公众号“读读写写(每日读诗、红楼及其他)”,当年,在一片公号汪洋的手机上,她像一股清流。不是每天都更新,但凡更必让人眼前一亮。就那么短短的几句诗,干脆利落的三五句解读,正好让人在繁杂的办公室里喘一口气。她找的诗,不是那种“锄禾日当午”的大众范,但也不会太冷僻,正好应了我这种读过几首诗却又读得不精的人,既是兴趣,又涨知识。

从此对她有了别样的感觉。之后,无意中在朋友家里偶遇她,忍不住惊呼:“就是‘读读写写’的那个廉萍吗?”

2016年还没开始时,收到了廉萍做的《红楼梦日历》,那种惊喜无法言表。对于一直喜欢《红楼梦》的我来说,在芒种前后的日历上读着黛玉的葬花词,在柳絮纷飞的时节读宝钗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几年过去了,那本日历一直放在我的案头,闲时便翻来看看。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之后每一年,都能收到廉萍的日历,以至于大家笑说她成了日历专家。

今年,同时收到廉萍的《古人的日子》和《每日读诗》,我一直都特别喜欢《古人的日子》,喜欢到虽然自己已经有了一本,但双11还会去买来送朋友。这本日历是从大年初一开始的,每一天都有廉萍找的一首古人的诗,扬之水先生找的一件古人器物的图片,那些遥远而诗意的日子,就这么让我们一下子穿越回千年。我不知道如何描述它的美,只知道我2018年的那本,在2019年被一个朋友借去看,至今不回。

来,跟我一起看看古人的日子是如何过的。在2019年这一本正月十五元宵节这一天,廉萍选了宋人何应龙的《元夕戏题》,“从教香月转亭西,贪看灯毬忘却归。挨得玉梅零落尽,蛾儿犹傍鬓边飞。”诗下面,廉萍解释了“灯毬”一物。是不是特别滋养呢?

而刚刚收到的2020年的这一本,同样是正月十五(注意,古人的日子,当然是用农历记录的),廉萍选了明代金幼孜的《元夕午门观灯应制其二》,“鳌山结綵翠重重,万壑千岩锦绣中。报道群仙来献寿,骖鸾驾鹤下瑶空。”而正月十六那天,扬之水先生就选了明朝的《明宪宗元宵行乐图》,来应和“报道群仙来献寿”……

廉萍和扬之水都是较真的人,我不知道这365个日子他们花了多少功夫和精力去寻找,选择,解读,校正……廉萍曾这样描述她跟扬之水先生的合作:“扬之水老师甚至有闲心把这比作‘斗草’。比如她会问:我这儿有件东西,你有诗吗?我就踅摸踅摸,掏出首诗来。或者我问:这首诗挺好玩,您那儿有东西吗?扬之水先生就翻腾翻腾找照片。一旦对上都很高兴。”这两个人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把一本原本属于商品的东西做成了一门学问。

《每日读诗》也做得非常精美,不舍得一下子把它读完,就放在桌上,决定从明年开始每天读一首。来看看2020年这本日历上的今天——12月2日,我们会读到什么诗?这一天,廉萍选了杜牧的《初冬夜饮》:“淮阳多病偶求欢,客袖侵霜与烛盘。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阑干?”

千百年后的今天,在南国这个初冬温暖的夜里,就这么斜倚阑干,望着楼下的一江烟火,读着千年前的“明年谁此凭阑干?”是不是必须要感谢廉萍带给我们的这一份美好。

赵洁

(编辑: 刘卓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