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 羊城古今

首届世博会 广货被点赞

www.guangzhou.gov.cn2019-01-24 15:56:35来源: 广州日报

在广州这个千年商都,外商“走进来”,聚集广州做生意,是硬币的一面,本地商货“走出去”,是硬币的另一面。当然,在古代封建社会,“走出去”的音调远不如“走进来”响亮,但回顾一下广州千年历史上,“广货出岭南 四海去办展”的故事,还是可以给我们不少启迪。

743年

广南香药珍宝亮相盛唐“轻货会”

这幅唐代古画描绘了当时海船远航的场景。

说起盛唐年间声势最浩大的一场“展览会”,就必须提起一个人:此人姓韦名坚,曾是唐玄宗的一个宠臣。他干了一件大事——挖通一条长达三百公里的广通渠,使长安城与潼关直接以水道相连。或许你要问了,广通渠离广州几千里远,提它干什么?世界各地外商运来广州的珠宝香料,以及岭南盛产的柑橘、荔枝、龙眼……都得出北江,入长江,再沿着京杭大运河一路北上。京杭大运河的尽头就在潼关,韦坚挖通了这条广通渠,来自南方的货船就可以一直航行到长安城下,再也不必上岸后还要马拉人扛,坑哧坑哧走远路了,换言之,大大提高了“广货”北上的运输效率,你说怎么跟广州没关系?“要想富,先修路”,是放之古今中外皆准的常识,只不过,古人修路,主要是修水路,毕竟,不管是骆驼,还是骡马,运货量终究有限,哪里能跟巨无霸一样的货船相比?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之所以能超越陆上丝绸之路,渐渐成为对外贸易的主要通道,水运的优势也是一大主要原因。

话又扯远了,说回韦坚。修广通渠的时候,他特意在长安城东的望春楼下挖了一个人工湖,湖泊直接与广通渠相连,起了个吉利的名字,叫做“广运潭”。 广通渠修成后,韦坚就琢磨着搞一场“南方物产博览会”,让唐玄宗开开眼,欣赏一下来自南方的奇珍异宝,以图龙颜大悦。他事先征调了来自南海郡(即今广州)的珍珠、沉香、玳瑁,以及来自广陵郡的丝绸、镜子、铜器,来自豫章郡(今南昌)的名瓷、酒器、茶铛、茶碗……林林总总,让人眼花缭乱。要知道,唐代皇室历来喜爱使用香料,唐玄宗自己就曾在沉香亭中召见李白,让他写诗颂扬杨贵妃的美貌,这才有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千古名句;说到珍珠,广州土产珍珠早在唐代就有质量上乘的美名,是朝廷点名需要的贡品,域外珍珠更以“光彩烁烁”而深受喜爱,以珍珠为原料制成的宝裳穿在身上,就算遇上暴雨,也可“略无沾染”,防水效果奇佳。总而言之,在韦坚征集的诸多南方奇货中,“广货”的确有很重的分量。

公元743年(唐玄宗天宝二年)的一日,望春楼下的广运潭热闹非凡,三百多艘小船首尾相连,排出几十里长,艄工个个头戴斗笠,作“南人”打扮,岸上乐队集结,歌女唱曲(在这种场合,唱的都是雅乐,绝不是小曲),鼓乐齐奏,长安城里的老百姓很少有机会见到船啊,都争相远远看热闹。唐玄宗和诸臣僚端坐望春楼上,韦坚献上一批批南方奇货,看得唐玄宗满心欢喜,当场就将他擢升为三品大员。

不过,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韦坚凭着实干精神修通了广通渠,又凭着让人大开眼界的南方奇货得到宠幸,火速升官,但他也火速招来了朝中权臣的嫉妒,不到几年,就被寻了个大错,远贬岭南,后来还被对手暗杀了。这种事情在封建王朝不胜枚举,对外贸易不稳定的一大症结也在于此。

1851年

广彩牙雕惊艳伦敦“水晶宫“

油画:《1851年伦敦万国博览会水晶宫内》

倏忽一千年过去了。1851年,第一届“世博会”——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在英国海德公园开幕。之前,身在广州的英国商人受维多利亚女王委托,向两广总督徐广缙提出在“博览会上进行合作”的建议,被婉言拒绝了。一来,太平天国运动闹得正凶,地方官头疼到不行,实在没精力去操心这事;二来,在他们看来,这第一届“世博会”不过就是聚集各国的奇珍异宝,让大家见识见识,开开心,对其蕴含的商业价值,几乎没啥感觉。

当时的官方文献,大多把博览会叫做“赛珍会”“聚珍会”。如果有人来游说地方官说:“让商人走出去,带着‘广货’参展,为本地商品开拓国际市场。”地方官多半会斥责说,士农工商,商为四民之末,出去乱晃,成何体统?说来有些令人遗憾,公元743年,韦坚举办盛唐“轻货博览会”,其目的是聚集各地奇珍异货,让皇帝开开眼;一千多年过去了,人们对博览会的认知还是停留在“赛珍、聚珍”的层面上,对外面世界天翻地覆的变化,几乎毫无感知。再想想唐代的外商还可以凭一纸“介绍信”,周游全国做生意;到了清代中期,外商只能被局限在十三行一带,连城门都难进,个中细节,真令人扼腕叹息。

与官员相比,商人的嗅觉要灵敏许多。彼时商人出国,几乎不可想象,但只要动脑子,总会有办法。一个名叫徐荣村的广东丝绸商人,得知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举行的消息后,精选了12包自己经营的“荣记湖丝”,托人紧急用船运往英国,在万国工业博览会上展出。当时,各国商品的包装大多十分精美,“荣记湖丝”几乎是“素面朝天”,但仍以过硬的质量赢得了博览会金、银大奖。之后,徐荣村命人把奖牌上的图案描摹下来,制成了“荣记湖丝”的商标,一时间,“荣记湖丝”畅销国内外,徐荣村也成了“世博会”历史上第一个勇于吃螃蟹的中国商人。

在首届世博会上崭露头角的中国商人凤毛麟角,但亮相伦敦的“广货”还是不少。这些“广货”是身在广州的洋商采购后,送到“水晶宫”(注:第一届世博会展馆是玻璃全覆盖的钢架建筑,在当时十分新颖,故有“水晶宫”之称)参展的。除了早就在伦敦备受追捧的丝绸、广彩与茶叶,还有鼻烟壶、牙雕、雨伞、扇子、蜡烛、家具等“广货”。用博览会评委会的话来说,是“在木制、骨制、象牙、珍珠的雕刻技术上,中国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可见这些“广货”所受赞誉之高。

1915年

巴拿马博览会广东果酒拿大奖

1915年巴拿马博览会,中国馆布置得十分用心。

1851年的伦敦万国博览会,只有个别广东商人“曲线”参展;但到了1876年的费城博览会,情况又有所不同。这一次,十余个中国商人组成代表团前来参展。他们带来的商品中,还是“广货”唱主角,丝、茶、瓷器、铜器、藤器、银器等不一而足,其中尤以瓷器大受欢迎,博览会开幕没多久,就销售一空。

虽说广彩、广绣行销欧美,在当时也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以前吆喝销售的都是洋商,中国商人在国际博览会上亲眼见到“广货”如此受欢迎,这还是头一遭。

此后,在官方文献里,博览会的称谓渐渐由“赛珍会”“聚珍会”变成了“劝业会”,意即借展会促进工商业的发展,国人参加各种国际博览会的热情逐渐高涨,在1915年的巴拿马博览会,中国组成了四十余人的代表团,带了两千多箱商品参展,获奖之多,居参展国之冠,其中,参展的广东果酒也获得了一枚大会最高奖奖牌。

从对国际展会带来的商机漠不关心,到熟谙展会蕴含的“商战”之道,近代国人用了不到70年光阴,持续千年之久的商人为“四民之末”的观念得以颠覆,这段历史,颇可玩味。

(注:本文参考了《百年演绎:中国博览会事业的嬗变》《唐代珍珠考略》等资料。)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编辑: 刘卓莹)

返回首页